教廷教義部發布「有關接種若干新冠病毒疫苗的道德性」公告

「在新冠疫苗的研發和製作過程中,使用了來自於墮胎胚胎的細胞株。施打這樣的新冠疫苗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正值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當製作疫苗所使用的細胞是從墮胎中取得的時候,人們要明確意識到訴諸於這些疫苗並不意味著與墮胎的正式合作,便可以使用所有在臨床上承認它安全又有效的疫苗」。

教廷教義部在一份公告中如此表示。這份公告的簽署人為教義部部長拉達里亞(Luis Ladaria)樞機和秘書長莫蘭迪(Giacomo Morandi)總主教;教宗方濟各已於今年12月17日明示批准公告。

在教義部公布這份文件之際,許多國家正在準備實施疫苗接種運動。有鑒於針對這個議題的爭論,浮現出若干疑惑和問題,教義部藉由權威性的發言加以釐清。這份「有關接種若干新冠病毒疫苗的道德性」的公告,提及三個關於同一主題的意見:

-第一個是宗座生命科學院2005年的文件;

-第二個是聖座教義部2008年的《人性尊嚴》訓令;

-第三個是宗座生命科學院2017年的新公告。

教義部的用意不在於評價現有新冠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這屬於藥物研究人員和醫藥機構的職權範圍。該部門關注的是道德層面,因為某些疫苗在研發過程中使用了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非自然流產的兩個胚胎中組織的細胞株。

《人性尊嚴》訓令

本篤十六世教宗所批准的《人性尊嚴》訓令 (《位格的尊嚴》)明確指示,「會有不同的責任程度」,因為「對使用不道德來源細胞株的組織而言,決定使用這類細胞株的人的責任,與對這個決定沒有機會發聲的人不相同」(35號)。因此,今天發表的公告引用了2008年的訓令,並指出基於種種原因,得不到任何「在倫理上無可指摘」的新冠疫苗,那麼接種那些使用了墮胎胚胎細胞株的疫苗,「在道德上就是可接受的」。

教義部表示,之所以授予許可,是因為我們正處於新冠病毒「蔓延等嚴峻的危險中,否則重症的因子就會無法控制」;而且對於接種疫苗的人來說,與墮胎之惡配合的關係「遙遠」,在道德方面「沒有強制要求」加以避免的義務。為此,聖座教義部澄清,人們應當謹記,在接種疫苗的情況下,「當製作疫苗所使用的細胞是從墮胎中取得的時候,人們要明確意識到訴諸於這些疫苗並不意味著與墮胎的正式合作,便可以使用所有在臨床上承認它安全又有效的疫苗」。

在特殊條件下使用這疫苗,不會使墮胎行為合法化

再者,教義部也表明,「在特殊條件下使用這類型的疫苗固然合情合理,但這本身並不會使得墮胎行為,包括間接墮胎的行為成為合法的,而是為訴諸於墮胎的行為提出相反的預設立場。這甚至也不該牽扯到在道德上准許使用墮胎胚胎的細胞株。事實上,這份公告是在呼籲醫藥公司和政府衛生部門製造、核准、分配並提供在道德上可接受的疫苗,而不造成良心問題。」

疫苗必須是自願接種

然而,教義部一方面指出,「疫苗接種就法規而言並非道德義務,所以它必須是自願接種」;另一方面,教義部也強調追求公眾福祉的責任。由於「沒有其它遏止疫情的方法,或者毫無預防傳染病的途徑」,這公眾福祉「能要求實行免疫接種,尤其是為了保護最弱小者和暴露於危險中的人」。至於那些出於良心原因、拒絕一切由墮胎胚胎細胞株製作而成的疫苗的人,他們必須採取措施,藉由其它預防途徑和適當舉措,以免成為傳播感染性因子的載體。這麼做,是為了避免「最容易受到傷害的人面臨任何健康風險」。

對最貧困的國家的道德義務

教義部最後強調,確保「最貧困的國家也能獲得平價、有效且在倫理上可接受的疫苗」乃是一項「道德義務」。這是因為得不到接種疫苗的機會,「恐怕會形成另一個歧視和不公義的理由」。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位格的尊嚴》訓令
(35)

當研究者使用違反道德來源的「生物材料」,不管這些生物材料是來自他們的研究中心,或是由買賣取得,都會引發不同的情況。《生命的恩賜》訓令所制定的基本原則,在這些情況下必須要被遵守:「人類胚胎和胎兒的屍體,不論是否由於墮胎致死,都必須像其他人的屍體一樣受到尊重。尤其在未經證實死亡以及未經其父母或母親同意時,均不得切除肢體或解剖。此外,尤應確保道德需要,避免蓄意合謀墮胎,引起惡表。」

在這點上,由一些倫理委員會成員制定的「獨立原則」是不足為據的。根據這項原則,製造胚胎、冷凍胚胎和導致胚胎死亡的人,以及從事研究死亡胚胎的人,只要兩者區分清楚,僅使用來源違反道德的「生物材料」,是合符道德的。當有人說他不贊成其他人犯下不正義的罪,但同時卻接受自己使用他人用不正義方式得來的生物材料,「獨立原則」已經不足以避免這種矛盾的立場。當不道德的行為被規定衛生保健和科學研究的法律認可時,吾人有必要與這種系統罪惡的一面保持距離,以避免給人默認,或暗自接受這種嚴重不正義行為的印象。若表面上接受,也會在某些醫療界或政治界中助長冷漠的風氣,不然就是代表同意。

有時,有人提出反對聲音,指出上面所說的參與研究的善心人士要有責任主動反對所有在醫界違反道德的行為,這是過度擴張他們的倫理責任。但事實上,避免與罪惡醜事合作,這責任與他們每日的專業表現相關。這些表現必須有著正直的態度,極力反對嚴重不公義的法律,並為生命的價值作見證。這裡有必要提出,即便研究者和凡是參與人工生殖或墮胎者的行為之間沒有緊密的關連,或是與人工生殖中心沒有事先達成協議,人們都有責任拒絕使用「生物材料」。這種責任源自於在他們本身的研究領域中,絕對不能參與嚴重不正義但卻合法的情況中,同時也要清楚地肯定人類生命的價值。因此,上述的獨立原則雖有必要,但倫理上不足為據。

當然,一般狀況下,會有不同的責任程度。有時或許以道德上相稱的嚴重理由為使用「生物材料」辯護。例如孩子的健康有問題時,可能會允許父母使用由違反道德來源的細胞株所發展的疫苗,只是心裡必須明白,每個人有責任表達自己並不同意,同時也必須要求他們的醫療保健系統取得其他種類的疫苗。再者,對使用不道德來源細胞株的組織而言,決定使用這類細胞株的人的責任,與對這個決定沒有機會發聲的人不相同。

在當前這種急迫的背景下,需要為保護生命來喚起大眾的良心,要提醒醫療衛生界的人們:「他們的責任大大地加重了。其最深的激勵及最強的支持來自醫護界固有及無可爭議的倫理幅度,這倫理幅度也早已由古老但仍十分適切的『醫師誓言』所承認,這誓言要求每一位醫師承諾,絕對尊重人類的生命及生命的神聖。」

相關節目:

疫症下的將臨期默想:寫在聖誕前

Photo taken by Rodney Leung

2020年,疫症蔓延的一年。普世教會受到深遠的影響,教堂被迫關門,公開彌撒也要暫時取消等等。基督徒彷彿頓時失去了一道光,一個方向,一種精神上的支持,一個信仰生活上的缺失。

領受聖體不再是必然的事,反之,在這個疫症之下,天主再次提醒我們耶穌聖體是多麼的可貴。

今天是將臨期第三主日,即是喜樂主日。難得的是,身處於多倫多約克區的基督徒(包括本人)可以在聖堂內參與實體彌撒,聆聽聖言,領受修和聖事,領受聖體,這些都是值得喜樂的事。

另一方面,我的心情同時也非常矛盾,因為我所居住的地區又要再次因着疫情緊張而需要封城,聖堂再一次要有限度開放,公開彌撒也要暫停,所以今天很可能是在2020年最後一次在聖堂參與實體彌撒,很大機會堂區不會舉行公開的聖誕彌撒,大家只可以參與網上彌撒試問我們又怎能喜樂呢?

就在這一刻,領聖體前的一刻,天主再次帶給我們希望,祂在「領主詠」告訴我們:

告訴心怯的人說:「鼓起勇氣來,不要畏懼!看,你們的天主,祂要親自來拯救你們!」(依 35:4)

將臨期就是要我們去期待,去做好準備,來迎接主耶穌的來臨。我們只要有信德,全心信賴天主,那麼我們還要害怕什麼?我們還要畏懼什麼?我們該畏懼的就是自己對天主失去信心,忘記了上主與我們同在,喪失了在主內的一份平安。

但是這一切為我帶來的都不是這些,反之,對天主更有信心,更依賴,因為我在生活中多了祈禱的時間。「祈禱」不單單是可以去幫助我們與天主的距離拉近,「祈禱」更是我和天主的關係。人與人之間有交談才會突顯彼此的關係,人與天主也是一樣,有祈禱才能提醒自己與天主的關係。

記得,天主是我們的父親,不要怕向祂說出自己心裏的疑問,祂永遠是蕩子比喻中的父親,祂的慈悲沒有離開我們,反而是我們離開了祂,往往是我們犯了罪,傷害了祂。

今天的福音告訴我們:

「曾有一人,是由天主派遣來的,名叫若翰。這人來,是為作證,為給光作證,為使眾人藉他而信。他不是那光,只是為給那光作證。」若望福音1:6-8

有否想過你和我也是「若翰」?

我們因為「信」而領洗,成為基督徒;因為「愛」而得到這份恩寵;因為基督降生成人,成了血肉,死而復活,而帶來了「主與我們同在」及永生的「希望」。

我們又如何用自己的生命為「那光」作證?

我們的信仰不是常常那麼堅定,尤其是在逆境下的生活。聖經中有一句話為我特別深刻,也是一個簡短的禱告:

那位附魔的小孩子的父親立刻喊說:「我信!請你補助我的無信罷!」馬爾谷福音9:24

主基督,我信,請祢補助我的無信。

天主的計劃,我們人類無法估計,但天主的慈悲使我們還活著,繼續賜予我們機會去悔改和補贖,去愛近人。

在疫症下我們無法參與彌撒,因此我們更要時刻警醒,準備好自己去迎接耶穌基督的來臨,以一個非一般喜樂的心情在家慶祝聖誕節,並以祈禱來期待世界得到上主的治癒,我們可再參與公開彌撒,實領聖體。

主基督,我信,請祢補助我的無信。請幫助我在生活中為給那光作證!

基督徒!加油!

祝您

聖誕快樂!主內平安!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大聖若瑟,為我等祈。

撰文:梁樂彥 Rodney Leung (鹽與光傳媒製作人)

多倫多總教區在灰色封鎖級別下的最新防疫措施安排 (更新2020年12月11日)

圖片:Archdiocese of Toronto

【鹽與光傳媒訊】2020年12月11日,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宣布最新防疫措施安排,繼多倫多和皮爾地區列入灰色封鎖級別後,約克區也被列入灰色封鎖級別,於12月14日(星期一)起生效。新措施中,在多倫多、皮爾、約克區的宗教場所的聚會人數限制的最新上限是10人。因此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也在12月11日公布了對這措施作出的安排。

  • 堂區必須將教堂內的人數限制為10人,包括神父、員工/義工在內。位於多倫多、皮爾、約克區的堂區將於12月14日起必須暫時取消所有公開的平日及主日彌撒,但要求神父為了堂區教友和因新冠病毒Covid-19的受害者的意向,每天奉獻私人彌撒。
  • 鼓勵堂區盡可能並根據主任司鐸的判斷,保持開放供私人祈禱,並讓信徒領受修和聖事、婚禮、殯葬禮和領洗禮(不設彌撒),人數限制為10人(包括神父、領唱,及其他工作人員)。初領聖體和堅振聖事需延期進行。
  • 鼓勵堂區教友收看網上串流直播或電視播放的彌撒。詳情請瀏覽教區網頁:www.archtoronto.org,哥連士樞機將繼續每天早上7時30分在聖彌額爾主教座堂舉行現場直播的英語彌撒。
  • 目前,不得在堂區禮堂或其他教堂內的地方舉行任何集會,除了那些被視為「必須」的服務,但這些會議應限於10人,並確保所有人遵守適當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使用口罩,洗手液,社交距離等等)。應盡量以網上會議代替面對面的會議。
  • 堂區辦事處應回到「防疫第一階段」的有限運作。辦事處需關閉或有限度運作。辦公室中只有必須的工作人員,其他的應盡可能在家工作。辦事處對公眾的服務,僅限於必須的服務安排。

其他在紅色戒備中的地區【Durham, Simcoe Muskoka & Wellington-Dufferin-Guelph (Orangeville)】措施安排如下:

  • 目前,不得在堂區禮堂或其他教堂內的地方舉行任何集會,除了那些被視為「必須」的服務,但這些會議應限於10人,並確保所有人遵守適當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使用口罩,洗手液,社交距離等等)。應盡量以網上會議代替面對面的會議。
  • 堂區辦事處應回到「防疫第二階段」的有限運作。
  • 總主教同意在可行的情況下允許堂區安排多台的彌撒。 如果主任司鐸打算這樣做,請與地區主教協商。限制講道於一個適當長度在此情況下會有所幫助。
  • 堂區不妨延長教堂開放供祈禱的時間,但要遵守教區指示的人數限制。

有關其他措施,請與堂區查詢。

此外,哥連士樞機表示他深知這對於神職人員,牧民團隊和堂區教友來說是一個極具挑戰性和困難的局面。 他鼓勵大家必須銘記我們的首要關切的是愛我們的鄰人,我們要在這疫症大流行期間減少Covid-19新冠病毒的傳播。教區將繼續為大家提供相關的信息。

資料來源: 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

溫哥華總教區最新防疫公告:平日及主日公開彌撒暫停

圖片:holyrosarycathedral.org

【鹽與光傳媒訊】2020年11月19日,加拿大卑詩省首公布了該省最新的防疫措施,由即日起至2020年12月7日,當中包括限制聚會及活動,包括宗教在內,要禁止一切室內和室外活動,但葬禮、婚禮、洗禮除外,這些禮儀最多只容納10名人士參加,包括主禮在內。

因此,天主教溫哥華總教區為遵循卑詩省政府的指引,即日起各堂區暫停舉行平日及主日公開彌撒,直至另行通知。總主教彌額爾‧米勒(J. Michael Miller)表示感到非常難過,此時必須暫停公開彌撒。此外,鼓勵信徒參與網上的彌撒,同時,教堂將繼續開放供私人祈禱和辦告解。 葬禮,婚禮和洗禮將繼續進行,但人數不得超過10人。主教希望大家齊心減少病毒的傳播,但願能夠一起喜樂地參與慶祝聖誕節。

温哥華各華人堂區網上彌撒視頻

其他粵語及國語網上彌撒視頻

來源:天主教溫哥華總教區

 

教宗致函宗座科學院:以平等而一致的方案應對疫情

教宗向宗座科學院全體大會與會者致函表示:「感謝你們在研究工作和合作方面的努力:最近幾個月,全世界都依靠著你們,指望你們的工作能帶來希望和治療方法。」宗座科學院10月7日至9日在梵蒂岡召開全體大會,本次大會的主題是「科學與生存」(Scienza e sopravvivenza)。

教宗方濟各對科學家們的感謝之意貫穿於整個信函,他的思緒全部集中於疫情大流行,大流行對世界、人類、特別是對窮人和科學技術方面的影響。

教宗在信函中多次引用他的最新通諭《衆位弟兄》(Fratelli tutti)。教宗強調:「科學院的努力很重要,因為科學是為人類的生存而服務,需要協調一致的工作、共同的使命。他表示,疫情大流行給我們上了一課,它不僅讓我們認識到我們錯誤的確定感,也認識到世界各國無法共同努力工作,以及支離破碎導致更難以解決攸關眾人的問題。」

教宗提醒道:「病毒不僅損害了人的健康,而且損害了整個社會結構、經濟和精神生活,使人際關係、工作、商業活動乃至許多『精神生活』陷於癱瘓。簡而言之,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危機,今天的窮人尤其為此付出了生存的代價。」

接著,教宗在信函中強烈呼籲政府和當權者以「平等的方案」首先回應人類大家庭中最需要幫助的人。「從最具包容性的衛生醫療保健系統開始,這系統應優先考慮那些生活在低收入國家的人,不管收入多少,都要保證人們公平獲得疫苗。」

教宗也呼籲人們尊重並支持國際性組織機構,比如: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世界糧農組織。它們創建的宗旨是 「促進全球性的合作與協作」,以造福普世共同福祉。

最後,教宗再次回到「科學與生存」的主題上,鼓勵科學家像政治家一樣負起道德責任。他特別提醒科學家們要為停止生產、擁有和使用核武器而努力,也要為制止具有毀滅性的「生物武器的發展」而努力。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以默觀和關懷的態度成為生命和地球的守護者

圖片:Vatican Media

2020年9月16日,教宗方濟各於在梵蒂岡城的聖達瑪索庭院,舉行例行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繼續他的「治癒世界」要理講授,他從教會的社會訓導來闡釋如何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危機。教宗強調,默觀和關懷這兩種態度顯示出糾正和重新平衡人類與受造物關係的方式。

教宗強調:「為了克服疫情大流行,人類必須彼此照顧和彼此關懷。我們必須支持那些照顧脆弱者、病人和年長者的人,因為,他們在當今社會中起著重要作用,雖然他們常常得不到表揚和應有的酬報。」教宗繼續說:「我們也必須照顧我們的共同家園。所有的生活方式都是相互關聯的,我們的健康依賴於天主創造並委托與我們的生態系統。」

教宗說:「對濫用我們共同家園最好的解藥是默觀,如果沒有默觀,就很容易淪為不平衡和絕對人類中心主義的犧牲品,這種思想過度重視我們人類的角色,把我們人類定位為所有其它受造物的絕對統治者。」

教宗解釋說:「對聖經關於創造的曲解造成了這種誤解,因而導致對地球的剝削,以至於使其窒息。我們自以為我們處於中心地位,聲稱擁有天主的家;因此,我們破壞了祂創造的和諧,我們變成了掠奪者,忘記了我們是生命守護者的使命。」

教宗接著指出:「地球需要我們經營才適合生活,但絕不能剝削地球。相反地,我們的任務是照顧我們的共同家園。我們最貧窮的弟兄姐妹和大地母親正為我們造成的破壞和不公正而哀嚎,他們哀求我們要改變路徑。」因此,教宗強調:「重新找回默觀的面向很重要。當我們這樣做時,人們就會發現天主賜予我們事物的内在價值。」

教宗繼續解釋:「那些懂得默觀的人,將更容易著手改變導致退化和損害健康的因素。他們將努力教育並推動新的生產和消費習慣,為新的經濟增長模式作出貢獻,好能確保尊重我們的共同家園。」

教宗最後在結束要理講授時強調:「所有人都能在關懷受造物方面發揮作用。我們每個人都能而且必須成為共同家園的守護者,能夠因天主的受造物而讚美天主,並能夠默觀和保護它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以無窮盡的愛應對新冠疫情大流行

圖片:Vatican Media

2020年9月9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城的聖達瑪索庭院,舉行例行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他將當日有關「治癒世界」的要理講授聚焦於「共同福祉」的概念上。

教宗說:「如果我們衆人一起追求共同福祉,我們就比以往能更好地擺脫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危機。」教宗感嘆:「我們已經開始看到集團利益正在顯露,有些人出於自私的目的試圖利用這場危機。」

教宗解釋道:「基督徒應以愛,特別是天主對我們的愛來應對疫情大流行和隨之而來的社會經濟危機。我們蒙召去愛每一個人,不僅要愛我們的朋友和家人,甚至要愛我們的敵人。要將這愛付諸實踐是困難的,但這是一門可以學習和改進的藝術。愛不僅可以幫助我們建立人際關係,而且可以使社會、文化、經濟和人際關係蓬勃發展,從而使我們能夠建設『愛的文明』。」

教宗表示:「當前的危機正在幫助我們体認到每個人的個體利益都與整個社會的共同福祉緊密相連。」教宗堅信:「一個不受柵欄、邊界、文化和政治差異阻擋的病毒,必須用一種沒有柵欄、邊界和差異的愛來面對。」

教宗繼續解釋道:「從另一方面來説,如果以自私或利己的方法來解決危機,也許我們能走出新冠病毒疫情危機,但肯定不能走出疫情所帶來並加劇的人類和社會危機。相反,每個人,特別是基督徒都有責任為促進共同福祉而努力工作。」

教宗承認:「政治常常有不良的聲譽,也許並非沒有道理。好的政治是可能的,當它將人和共同福祉置於其職責的中心時。因此,這就要求所有人,特別是那些承擔社會和政治責任的人,將自己的行為植根於倫理原則,並以社會和政治之愛來培養他們。」

因此,教宗強調說:「現在是以所有人的共同奉獻改善我們社會仁愛的時候了,每個人都必須盡自己的一份力量,沒有人該置身於外,袖手旁觀。通過我們的舉動,即便是一個最簡單的舉動,也會讓不可見天主的形象成為可見的,因為天主是愛。」

教宗最後總結道:「在慈悲天主的助佑下,如果我們攜手為共同福祉而齊心協力地工作,我們就能治癒世界。」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疫情下的家書》- 湯漢樞機

(鹽與光天主教傳媒訊) 2020年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就香港疫情持續嚴重向香港人發表家書,作出慰問、表達關懷和送上一份勉勵及祝福,以下是家書全文。

主內的兄弟姊妹:

疫情嚴峻,致使醫生、護士和醫院員工、病者及其家人,飽受折磨;加上連日酷熱天氣,使戶外的工友,在烈日當空下仍需要戴著口罩工作,異常辛苦。學校的師長同學,都受疫情阻礙學習進度。

這些日子,不少企業更因面臨倒閉或裁員,愁眉不展。很多僱主僱員收入大減,家庭入不敷支。不少僱員被迫放無薪假期或減薪,失業人數不斷上升。唯望政府正視失業人士的需要,開展失業保障制度,消減他們的焦慮。

主耶穌在復活後顯現給伯多祿時,三次問他: 「你愛我嗎? 」伯多祿回答說: 「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最後對他說: 「你餵養我的羊群。」 (若望福音 21: 15-17 ) 自二月以來,教區也因應疫情而多次呼籲大家戴口罩、保持清潔、遵守社交距離和限聚令,合力做好防疫措施,為疫情早日減退及為疫情受害者祈禱。各堂區司鐸和牧職團關懷信友的牧民需要。這一切努力正體現耶穌對伯多祿的囑託。

近日,政府進一步收緊抗疫措施,的確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不便,但願政府在制訂政策時,多聽從專家意見和市民心聲,同時亦希望大家繼續忍耐,團結共度時艱。

此刻,我謹代表教區,向醫護人員和所有在疫情中作出無私奉獻的人士,致以衷心謝忱,也感謝社會各階層的重要服務。

耶穌說: 「你們這些勞苦和負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裡來吧!」(瑪竇福音11:28) 當我們乏力無助時,讓我們加強信靠天主,也虔求祂賜給我們勇氣和智慧,共度難關。

願主賜大家喜樂平安!

牧末

+ 湯漢樞機

香港教區宗座署理

Family Letter from Cardinal Tong under the Pandemic

The 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 has worsened. The doctors, nurses and staff working in hospitals, as well as the sick and their families, are all suffering serious hardship. Added to that, the weather is extremely hot, and those who work outside or do menial labour must still wear a mask. To go to work in such conditions is really uncomfortable. School teachers and students all worry about their academic progress.

These days, many companies are facing the problem of closing or downsizing because business is bad. Both owners and staff face a drop in salary. Families have barely enough to live on. Many workers are laid off. Unemployment is on the rise.

It is hoped that the government will embrace the plight of the unemployed, and start a system of unemployment insurance in order to lessen their worries.

When Jesus appeared to Peter after the Resurrection, He said to him three times: “Do you love me?”  Each time Peter answered: “Yes, Lord,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Finally, Jesus said to him: “Feed my sheep” (John 21: 15-17). Since February, because of the coronavirus, the diocese has made several appeals to the faithful: to wear masks, to maintain personal hygiene, to observe social distancing, to limit gatherings of people, and to pray for those who have contracted the virus. Our clergy and their pastoral teams have shown their pastoral concern for the faithful, even offering financial help. They are implementing what Jesus asked Peter to do.

As the local government has further tightened the restrictions to combat the coronavirus, this brings a lot of discomfort to our daily lives. We hope the government will listen to the advice of experts and the voices of the citizens. We also hope that everyone will continue to be patient, and to be united to overcome this pandemic.

Now on behalf of the diocese, I would like to offer our deepest gratitude to all the doctors, nurses and hospital staff for the sacrifices they have made, and our deepest thanks to all levels of society for their unstinting service during these difficult times.

Jesus said: “Come to me all you who labour and are burdened, and I will give you rest.” (Matthew 11:28) When we have no strength and no help, let us still trust in God, because He is always with us. Let us also ask Our Lord to give us the courage, wisdom and strength so that we can together overcome this present crisis.

May God grant everyone happiness and peace!

+ Cardinal John Tong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Hong Kong

29th July 2020

 

來源:天主教香港教區

耶穌會總會長:新冠疫情危機時刻,我們也要「照顧」民主

CNS photo/Don Doll, S.J.

「新冠病毒席捲全球,世界因而變得疏離,因為疫情非但沒有逐漸消退的跡象,反倒在許多地方愈加擴散。在這危急關頭,政治人物務必要心懷百姓的福祉。眾人應當同心協力保護弱小者,因為在新冠病毒的肆虐之下,移民等弱勢群體很少有機會,或是根本沒機會保護自己。」

在普世教會慶祝耶穌會會祖聖依納爵主保瞻禮之際,該修會總會長蘇薩(Arturo Sosa)神父接受梵蒂岡新聞網採訪,語重心長地表達了上述觀點。這位委內瑞拉籍的總會長宏觀地分析該修會的使命、聖依納爵靈修的基石,以及在新冠疫情的迫切現實情況下,耶穌會扮演的角色。

蘇薩神父表示:「在使命中,我們與受影響的民眾共患難,尤其感受到這次疫情造成的社會影響。我渴望多談談這個層面,因為疫情雖然無疑是衛生問題,假以時日或許能克服,但是在社會、經濟和政治層面的影響確實需要嚴肅以對。我們首先努力理解,在這種環境中,我們能如何繼續為最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我的腦海裡浮現了耶穌會南亞印度省會的工作。各省會竭盡所能送達糧食和藥物,慷慨熱心地分發給難以自食其力的人。因此,我們明白了,倘若無法照料別人,就照顧不好自己,反之亦然。」

在疫情的艱難時刻,耶穌會士想方設法陪伴眾人。

蘇薩神父指出:「這經驗肯定了在全球優先使徒工作中的分辨使命。我們所選擇的四大優先使命獲得教宗的批准;在全球疫情下,這些優先使命在心中告訴我們該做的事:看見天主能指引我們該如何前行,如何改變顯然不公義的社會架構,如何照料受造界,如何聆聽青年。青年乃是未來希望的種子。」

面對嚴峻的疫情,蘇薩神父表明:「如果我們不關心政治環境,民主恐怕會成為全球疫情的受害者之一。舉例而言,許多政府,包括所謂的民主政府,現在面臨一大誘惑,也就是採取威權主義的路線。眾所周知,耶穌會致力於陪伴移民。若干國家利用當前的疫情來改變移民政策,朝著限制移民經過或縮減接納移民的方向前進。我們要是想想讓世界變得更友愛、更公正的願望,就看得出這種改變是個嚴重的錯誤。此時此刻,再次歧視移民是個極其危險的舉動,或許是個我們不樂見的世界的記號。」

值此危難之際,在聖依納爵的眾多特質當中,關懷窮人無疑是個關鍵準則。

耶穌會總會長說:「我們如果無法透過窮人的目光,也就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目光,就近觀察世界,必然會做出錯誤的抉擇。這是個非常明確的準則。倘若窮人無法受到照顧、沒有工作,世界就難以順暢運作。再者,這段時期凸顯的一個準則是照料共同的家園。大地要是受苦,我們就無法居住在其中。」

在會祖瞻禮的機會上,蘇薩神父重申:「依納爵靈修的核心在於個人深入地與耶穌基督相遇,與死而復活的那位相遇,從而建立與天主的親密關係,能隨時在一切事物上找到天主。正因為如此,與耶穌基督的相遇成了使人重獲自由的經驗,因為獲得那份內在自由,乃是接受聖神引領的條件。換句話說,就是全然隨時待命,一心承行天主的旨意,不依戀任何人、任何地方或任何機構。因此,與天主的親密關係意味著真正祈禱和服務的生活,以及真正的自由,樂於隨時投入該做的事。」

此外,省察也很重要。耶穌會總會長稱之為「在依納爵靈修中比較不為人知的特徵之一。省察有如一種感謝天主的方式:感謝天主在歷史中彰顯自己,讓人能接受聖神的引領」。在以分辨使命為基礎的生活中,聚精會神注意聖神的引領乃是一大要求。

談到耶穌會士與平信徒的合作,蘇薩神父提醒道:「依納爵在撰寫《神操》時,也是個平信徒;《神操》是平信徒的經驗。」

今天,耶穌會總會長的一大喜樂在於「看到依納爵的靈修在天主子民之間廣傳,越來越多的人能在這條道路上陪伴他人」。

蘇薩神父最後說道:「我們的確渴望在我們耶穌會士的工作中格外強調這個層面。我們願努力把這經驗盡量傳給更多的人。我認識十幾位平信徒擅長於《神操》,他們能夠陪伴他人並使生命得到改變,從而感謝上主。」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為新書作序:我們受到的感染應是愛而非病毒

CNS photo/Edgard Garrido, Reuters

「神學省思應激起一種新的希望和新的團結互助」。這是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書局新近出版的《共融與希望》(Comunione e speranza) 一書的序言中所表達的期望。

該書的出版人是宗座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榮休主席卡斯帕(Walter Kasper)樞機和卡斯帕學院創始人德國的奧斯定(George Augustin)神父。

教宗在序言中談到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指出新冠病毒好似一場暴風雨,令所有人措手不及,同時它也改變了家庭生活、工作場所和公衆活動,造成了死亡和經濟困窘,以及人們無法參與感恩聖祭和聖事。這種悲慘處境揭露了人類的脆弱和不穩固,以及需要救贖,讓我們對生活中的許多確定性産生了質疑,對何為幸福和我們基督信仰的寶藏提出了詢問。

「在這暴風雨中,支撑我們衆人最深的根基在哪裡呢?哪些是真正重要和需要的事物呢?」

教宗表示:「這次疫情大流行正是一個警號,讓我們對此進行反省。這是考驗和選擇的一個時期,好讓我們將自己的生命重新引向天主,祂是我們的救援和我們的終向。」

教宗再次喚醒衆人「團結互助和服務」的意識,抵拒「全球性的不義和冷漠」。

教宗指出:「這次危急情况讓我們懂得我們是多麽有賴於別人的關懷,促使我們以新的方式服事身邊的人。全球性的不義該當撼動我們,讓我們醒悟並聆聽窮人和那已患重病的地球的呼聲。」

教宗繼續寫道:「今年的復活期正處於疫情爆發的階段,而那光照今日和未來、讓我們免於癱瘓處境的訊息正是源自基督的復活,這是生命戰勝死亡的訊息。基督的復活賜予我們希望、信賴和勇氣,堅固我們的團結互助和兄弟情誼。受病毒感染的危險該當讓我們認識到另一種『感染』,即心心相連的愛的感染。」

教宗再次感謝許多醫護人員和司鐸主動幫助別人和英勇的舉止,强調在那段時期「我們感受到了來自信德的力量」。

在序言的結尾,教宗談到信德。他提到許多基督徒都經歷了暫停公開舉行禮儀和透過媒體直播參與彌撒的時期,他們感受到「缺乏感恩祭典的痛苦」。教宗强調:「任何虛擬傳播都無法取代上主在感恩聖祭中的真實臨在。」在此,教宗也表達了對恢復正常禮儀生活的喜悅,「復活的上主臨在於祂的聖言和感恩祭典中,給予我們所需要的力量來應對危機過後的困境」。

最後,一如耶穌叮囑厄瑪烏門徒那樣,教宗懷著對未來充滿希望之情,向整個人類重複耶穌對門徒們說的那句話:「你們不要害怕,我已戰勝了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