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哈薩克斯坦,一個文明和勇敢的模範國家

CNS photo/Paul Haring

9月21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例行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重提他最近在哈薩克斯坦訪問的幾個重要時刻。教宗感謝哈國總統、當局、主教和那些負責接待工作的人員。

教宗首先提到,他這次訪問的主要目的是出席第7屆世界和傳統宗教領袖大會。這項創舉是在該國政府的推動下已走過20年的路程,為向世界展示這個國家是「相遇與對話的場所」。今年的大會依然在哈國首都努爾蘇丹舉行,宗教領袖們與各代表團和國際組織為在世界上推動和平及人類兄弟情誼共襄盛舉。

教宗表示:「這表明,為建設一個在差異中彼此聆聽和相互尊重的世界,應將宗教置於努力的中心。這並非相對主義,不是的。這是聆聽和尊重。哈國政府為此付出努力,該國在擺脫了無神論政權的桎梏後,現在指出一條文明的道路,促使政治和宗教一起行走,彼此既不混淆,也不分離,明確譴責原教旨主義和極端主義。這是一種平穩和團結的姿態。」

教宗强調:「大會的《最後宣言》是2019年2月在阿布扎比簽署的關於人類兄弟情誼文件的繼續,邁出這一步乃是“從遠方開啓的一段行程的果實。」教宗提到1986年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亞西西召集的各宗教為和平祈禱的歷史性會晤,以及聖若望廿三世和聖保祿六世的遠見。

「還有其它的宗教也心懷遠大視野,我只提起聖雄甘地。但是,我們怎能不記得這麽多的殉道者,這些為忠於和平和友愛的天主而付出了生命代價的不同年齡、語言和國家的男人和女人呢?我們知道:隆重莊嚴的時刻是重要的,但隨後是日常生活中的努力,是建設一個讓人人都感到美好的世界的具體見證。」

教宗繼續表示,他此行也是會晤哈國當局和教會團體的時機,並再次强調,這個有150個族裔團體共同生活且有80多種語言的國家,也具有特殊的使命,那就是成為「相遇的國家」。這項使命應得到鼓勵和支持。

「正如我所希望的那樣,但願繼續建設一個日益成熟的民主制度,能有效地回應整個社會的需求。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需要時間,但必須承認,哈薩克斯坦作出了非常積極的選擇,例如對核武器說『不』,以及採行良好能源和環境政策的選擇。這是勇敢的作為。在這慘烈戰爭的時刻,有些人想訴諸核武器,面對這種瘋狂,這個國家從一開始就對核武器說出『不』。」

關於當地的教會,教宗强調了喜樂和滿腔的熱情。他說:「這個國家的天主教徒屬於少數團體,但如果憑著信德活出這種境遇,就能結出福音的果實。」

教宗指出幾個重點:「首先是微小、成為酵母、鹽和光的福氣,只依靠上主,而不是依靠人性上重要的某些形式。此外,人數上的不足要求我們去發展與其它教會基督徒的關係,也包括與所有人建立友愛關係。因此,這是小小的羊群,的確如此,但這是開放而非封閉的羊群,不設防線,而是敞開的,仰賴聖神的行動,任由祂隨意在哪裡及願意怎樣地吹氣。」

「在哈薩克斯坦,曾有過許多男人和女人在教會受迫害的時期為福音獻出了生命。他們是殉道者,是那個天主的聖潔子民的殉道者,因為這個子民遭受了數十年無神論的壓制,直到30年前獲得自由,這些男人和女人在漫長的受迫害時期為信仰而承受了巨大痛苦。他們因信仰,有的被殺,有的受酷刑及坐監。」

教宗還提到一個記憶和和一個圖像,那就是「2017年世博會的大廣場,周圍都是超現代的建築」,在光榮十字聖架慶日那天,教宗就是在這裡主持了彌撒。教宗說:「在一個進步與退步交織的世界上,基督的十字架仍是救恩的希望:一個希望不會落空的標記,因為這希望是以天主的愛為根基。」

教宗最後表示:「希望他這次的訪問之旅能為哈薩克斯坦和該國教會的生活帶來果實。」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進入專頁,閱覽更多資訊。

教宗在機上記者會談論了與中國的對話

CNS photo/Paul Haring

我們始終需要對話。教宗方濟各9月15日在從哈薩克斯坦返回羅馬的專機上向隨行記者們強調了這點。教宗依循他的慣例,在結束國際牧靈訪問時舉行機上記者會,回答隨行記者的提問。被問及關於同一時間蒞臨哈薩克斯坦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問題,教宗答說:「他在那裡進行國事訪問,但我沒見到他。」

與中國的對話

與中國的對話是這次機上記者會的一大焦點。在記者的提問下,教宗表示:「為了理解中國,需要花一個世紀的時間,而我們的壽命不到一百歲。中國有著豐富的思維方式,而一旦出現些許毛病、豐富性就會流失,就能出錯。為了理解,我們選擇了對話的道路,向對話敞開。」

教宗繼續說:「梵蒂岡與中國有個雙邊委員會,運作良好且緩慢地進行,因為中國的節奏慢,他們為了前行,有耐心等待:那是一個持有無限耐心的民族。就先前的經驗來說:我們想想以前去那裡的意大利傳教士,他們作為科學家而受到敬重;我們也想想今天許多司鐸或信徒受到中國大學的邀請,因為這能給文化增添價值。理解中國思維並不容易,但必須予以尊重,我始終抱持尊重的態度。而在梵蒂岡這裡有個運作良好的對話委員會,由帕羅林樞機主持。他現在是最了解中國和與中國對話的人。事情雖然緩慢,卻總是向前邁進。」

面對記者的提問,教宗也回答說:「要給中國貼上反民主的標籤,我不覺得應該如此,因為這個國家如此複雜⋯⋯。的確有些事情在我們看來不民主,的確有這樣的看法。我想陳樞機這幾天將要出庭。他說出他的感受,可以看到那裡存在若干侷限。」教宗強調:「我盡力支持對話的道路。」「在對話中,人們釐清許多事,不只關乎教會,也涉及其它領域。舉例來說,中國幅員遼闊,各省份的官員都不一樣,中國有不同的文化。中國很龐大,理解中國是個龐大的工程。但是,切莫失去耐心,這需要耐心,需要很大的耐心。而我們必須藉由對話前行,我努力使自己避免貼標籤,而是向前邁進。」

與莫斯科的對話

談到對話,與莫斯科的對話也備受矚目。教宗指出,「我相信,理解與那些發動戰爭的國家進行對話總是件困難的事。這雖然很難,但是我們不該放棄對話,我們必須給所有人對話的機會,要給所有的人!因為在對話中總是有機會改變事情,並且能提供另一個觀點、另一個思考點。我不排斥與任何當權者對話,不論他處於戰爭中,或者是侵略方」。教宗強調務必進行對話,總是要向前邁進、伸出手去。

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問題

關於此時此刻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問題,教宗闡明,「這是一個政治決策。倘若依循道德準則行事,這會是合乎道義、在道義上是可以接受的。然而,假若做這項決策的意圖是挑起更多戰爭,或者販賣軍火,或者丟棄那些自己不再用的武器,這就會是不道義的」。「自我防衛不僅合情合理,而且是愛國的表現。誰若不自衛,誰若不保護某樣東西,他就不愛它;相反地,誰要是防衛,就有愛」。

教宗不僅念及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局勢,也關心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的情況,以及敘利亞、非洲之角、莫桑比克、厄立特里亞、埃塞俄比亞、緬甸等地方和羅興雅人的處境。教宗由此向在場記者們講述了他童年的記憶:在1945年戰爭期間,有一天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全城響起了警報聲,一名鄰居婦女來到貝爾格里奧家,告訴他們「警報響了」,然後哭著說:「戰爭結束了。」教宗吐露道:「母親和鄰居婦女為了戰爭的結束喜極而泣的一幕,我至今歷歷在目。⋯⋯這些婦女懂得和平勝過於所有戰爭,並且為達致和平而高興得哭了。我忘不了那一幕。」

教宗最後重申,人們擁有防衛的權利,但這只能在必要時才行使。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進入專頁,閱覽更多資訊。

教宗方濟各在努爾蘇丹接見耶穌會士

圖片:Vatican Media

關懷和大公運動,這是教宗方濟各在9月15日上午在聖座駐哈薩克斯坦大使館私下會見耶穌會同會弟兄時的兩個關鍵詞。羅馬《公教文明》期刊主編習安東神父(Fr.Antonio Spadaro)說,就如往常那樣,教宗在他的牧靈訪問期間會與耶穌會士見面。這是兄弟友愛的時刻。會晤在當地時間早上9點之前開始,持續了約一個小時又一刻鐘。耶穌會《公教文明》期刊將刊登整個談話內容。

在整個俄羅斯區域共有25位耶穌會士,這個區域包括白俄羅斯、俄羅斯、吉爾吉斯談和塔吉克斯坦,在哈薩克斯坦則沒有耶穌會士。這次與教宗見面的會士有19位。習安東神父說:「這是個非常友愛、輕鬆和坦率的會晤,以素來十分關注的牧靈幅度談論了當前的地緣政治框架。」

習安東神父接著表示,教宗特別關懷雖小卻極為活躍的教會團體,也關懷在俄羅斯區域的教會團體。他叮囑耶穌會士的使命尤其是「關懷」。

在這次機會上,就如所有在國際牧靈訪問期間會見同會弟兄那樣,這是一個無拘無束和坦承談話的時刻,每個人談到自己的經歷和如何看待政治和教會的局勢。會晤中談到的另一個關鍵詞是「大公運動」,這對於這個亞洲地區極其重要,那裡的天主教徒是少數群體。教宗的表達和耶穌會士們對他的款待常體現出一種親切感。

圖片:Vatican Media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進入專頁,閱覽更多資訊。

教宗方濟各會見哈薩克斯坦民政當局

CNS photo/Paul Haring

2022年9月13日,教宗方濟各抵達哈薩克斯坦,展開他的第38次國際牧靈訪問。當地時間當天傍晚,教宗在首都努爾蘇丹與民政當局和外交使團舉行了會晤,向眾人致以誠摯問候,並表示他很「榮幸」以「和平的朝聖者」的身份訪問該國,「尋求對話與團結」。

教宗開門見山強調了當今世界迫切需要和平,以及「恢復和諧」。教宗以哈薩克民族傳統樂器冬不拉(dombra)的圖像貫穿他的講話,闡述他的思想。冬不拉又稱為二弦琴,起源於中世紀,伴隨著傳說故事和詩歌流傳下來,將過去和當下連結在一起。

冬不拉象徵了在求同存異中承繼傳統,其旋律與哈薩克斯坦的記憶如影隨形。教宗指出,因此,冬不拉「用於提醒人們,在當前經濟和社會的快速變化下,不可忽視那使我們與前人相連結的紐帶」。哈薩克斯坦的記憶蘊含了「文化和人性的光榮歷史,以及痛苦磨難」。該國曾有過拘禁囚犯的營地和大規模的流放。儘管如此,「哈薩克人民不讓自己一直受困於這些不正義:自由受到限制的記憶使他們由衷關切包容性的課題」。

回到冬不拉的圖像,教宗提到這是用兩根弦彈撥的樂器。兩根平行的弦象徵了哈薩克斯坦嚴冬與酷暑的和諧、現代化與歷史性城市的協調。「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聽見亞洲與歐洲這兩個靈魂的『樂音飄揚』,這賦予它長久的『連結兩個大洲的使命』。」哈薩克斯坦境內有550個族裔、80多種語言,各族人民的歷史、文化和宗教傳統各不相同。這使得該國成為「一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獨特工坊」,注定要做個「相遇的國度」。

懷著這份願景,教宗強調,他來到哈薩克斯坦是為了「強調相遇這個面向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而且各宗教蒙召特別為此做出貢獻」。宗教自由代表了「公民社會和睦共處的最佳渠道」。再者,哈薩克一詞使人想到一條自由且獨立的道路。講到這點,教宗稱哈薩克斯坦「藉著廢除死刑而肯定人的生命價值、承認每個人都有懷抱希望的權利」,教宗對此「表示讚賞」。

關於哈薩克斯坦最近幾個月展開的民主進程,教宗指出「其目標是增進國會和地方當局的職能,更廣義地說,是為促進權力更好地分配」。這件事值得讚許,但它是個艱辛的過程,需要堅毅地邁向目標,切莫走回頭路。

在講話的結尾,教宗方濟各感謝在場眾人的款待,謝謝他們讓許多宗教領袖這幾天有機會進行友愛的對話。教宗說:「我向你們這些對公眾利益肩負首要責任的人,向貴國的所有人民,表達我很高興臨在於此,以及我隨時以祈禱和關懷陪伴一切確保這個偉大國家擁有繁榮且和諧未來的努力。」

Pope Francis speaks during a meeting with President Kassym-Jomart Tokayev, government authorities and members of the diplomatic corps at the Kazakh Central Concert Hall in Nur-Sultan, Kazakhstan, Sept. 13, 2022. (CNS photo/Paul Haring)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進入專頁,閱覽更多資訊。

教宗方濟各抵達哈薩克斯坦展開使徒之旅

CNS photo/Paul Haring

一隻鴿子、一根橄欖枝,以及合起的雙手,那是「和平與團結的使者」的手。教宗方濟各在9月13日以這個徽標和座右銘展開他的第38次國際使徒之旅。他於早上7點36分從羅馬達芬奇國際機場起飛,當地時間下午大約5點20分抵達哈薩克斯坦首都努爾蘇丹。

直到9月15日,這位羅馬的主教將在這個中亞前蘇聯共和國,沿著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古絲綢之路進行朝聖,這裡是不同文化、信仰和民族的一個交匯點。教宗此行的一項重要活動是在努爾蘇丹出席第7屆世界和傳統宗教領袖大會,以重申信仰對各國人民和諧的積極貢獻。

教宗在飛往努爾蘇丹的途中與隨行記者們進行了交談。《十字架報》記者詢問教宗,這次會不會與前來哈薩克斯坦訪問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教宗答道,他沒有關於習近平主席訪問的消息。但教宗重申,他隨時準備前往中國。

習近平主席近日訪問哈薩克斯坦和烏兹別克斯坦,9月14日將在努爾蘇丹會晤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教宗方濟各曾在多次機會上表明希望前往中國,在過去的南韓、美國及日本的使徒之旅的回程中,尤其在回答隨行記者的提問時表達了這個渴望。教宗也經常表示他對中國人民的情感、敬佩這個國家的歷史和文化遺產,同時保證隨時做好準備,「甚至明天」都能動身去北京。

Pope Francis is welcomed by Kazakh President Kassym-Jomart Tokayev as he arrives at the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Nur-Sultan, Kazakhstan, Sept. 13, 2022. The pope is attending the Congress of Leaders of World and Traditional Religions in Nur-Sultan. (CNS photo/Paul Haring)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進入專頁,閱覽更多資訊。

教宗將哈薩克斯坦的訪問託付於聖母

CNS photo/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9月13日至15日對哈薩克斯坦進行牧靈訪問。依照慣例,他每次在開始國際牧靈訪問前,都先到羅馬市中心的聖母大殿祈禱。9月12日下午,他來到聖母大殿,把他的第38次國際牧靈訪問託付於聖母。教宗坐在輪椅上,獨自一人在羅馬人民救援之母像前靜默祈禱片刻。

教宗在童貞聖母像前,為這次行程、為他在9月11日在三鐘經祈禱活動中所說的為期三天的“對話與和平的朝聖之旅”祈禱。他在這次訪問中,將參加世界和傳統宗教領袖大會。

聖座新聞室9月12日的公告指出:「今天下午,教宗方濟各前往聖母大殿,就如往常那樣,把在哈薩克斯坦的牧靈訪問託付於羅馬人民救援之母。教宗祈禱後返回梵蒂岡。」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進入專頁,閱覽更多資訊。

教宗訪哈薩克斯坦:卡拉干達主教介紹當地天主教團體

The Cathedral of Our Lady of Fatima

教宗方濟各即將於9月13日啟程前往哈薩克斯坦,當地天主教徒洋溢著期待之情。卡拉干達教區主教戴爾奧羅(Adelio Dell’Oro)在教宗出訪前接受本新聞網採訪,談論了當地教會的情況和挑戰。

哈薩克斯坦分成四個教會轄區,每個教區以所在地的主教座堂來命名,而非依照地理行政區來稱呼。因此,該國四個教區的名稱分別是:阿斯塔納-努爾蘇丹至聖聖母總教區、阿拉木圖至聖聖三教區、卡拉干達教區,以及阿特勞宗座署理區。該國境內共有70個堂區、約一百多名司鐸。在這次教宗來訪的機會上,許多天主教朝聖團也滿心期待地從聖彼得堡、莫斯科、新西伯利亞、鄂木斯克和吉爾吉斯斯坦等地而來。

戴爾奧羅主教向本新聞網介紹卡拉干達這個地廣人稀的教區。他說:「眾所周知,在蘇聯政權的70年當中,禁止了任何形式的宗教表達,不僅是天主教徒,各宗教的信徒都被迫在暗地裡度信仰經驗。舉例來說,6年前的9月份,沃伊蒂瓦教宗的朋友布科文斯基(Władysław Bukowiński)神父榮列真福品。布科文斯基神父曾在勞改營度過了13年半的時光,他獲得釋放後,正是在卡拉干達、在這個地區勤奮工作,因為他們不能離開。包括許多天主教徒在內的勞改營的倖存者們也在此地生活。當時也有一位名叫德澤爾(Gertrude Detzel)的婦女:她也在勞改營裡度過了13年的歲月,她獲得釋放後,私底下組織了許多天主教團體,地點正是在卡拉干達這裡。去年8月份,我們為德澤爾的列真福品案啟動了教區程序。」

卡拉干達教區主教接著解釋道,1991年哈薩克斯坦獨立建國,所有人終於能公開地活動。「許多司鐸也應邀而來,他們主要來自德國和波蘭,以建立教會架構、興建聖堂、組織堂區生活。而我在這裡一方面看到首批傳教士的勇氣,另一方面看到侷限,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只照顧與自己國籍相同的天主教徒。再者,建國後有許多天主教徒,特別是德國人和波蘭人返回祖國。因此,這些團體雖然在1991年後非常活躍、人數眾多,卻也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萎縮。有鑒於這段歷史,我最大的擔憂是要自問,我們前輩信徒所做的一切犧牲是否還有效益,我們是否注定會消失,或者天主正在對我們做出別的要求?」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9月中旬訪問哈薩克斯坦的徽標及格言

圖片:Vatican Media

第7屆世界和傳統宗教領袖大會將於9月14日至15日在哈薩克斯坦首都努爾蘇丹召開,教宗方濟各在這機會上於9月13日至15日訪問該國。聖座新聞室8月23日在一份公告中公布了教宗這次訪問的徽標和格言。

徽標中央有一隻銜著橄欖枝的鴿子,牠的翅膀繪成合攏的雙手,象徵那些和平與團結使者的雙手。鴿子的翅膀上有一顆心,代表愛,以及相互理解、合作與對話的果實。仿效細工風格繪的橄欖枝呈現的是「哈薩克典型的裝飾圖像」。

公告繼續說,徽標的背景有一個天藍色的天窗,天窗是哈薩克民族的傳統住宅:氈房的一個元素,在其內有一個黃色十字架。徽標中所使用的顏色為天藍色和黃色,這也是哈薩克斯坦國旗的顏色;黃色和白色是梵蒂岡國旗的顏色。小樹枝的綠色象徵希望。教宗訪問哈薩克斯坦的格言是「和平與團結的使者」,這格言出現在徽標的上下方,上方的格言是用哈薩克語寫的,而下方則是用俄語寫成。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佩齊總主教:教宗出訪哈薩克斯坦期間,俄羅斯天主教徒也要前去朝聖

圖片:Vatican Media

適逢教宗方濟各將於9月13日至15日訪問哈薩克斯坦、出席第七屆世界和傳統宗教領袖大會之際,莫斯科天主之母總教區組織了一次朝聖活動,主題為「我們是合一的見證人」。該教區佩齊(Paolo Pezzi)總主教向梵蒂岡新聞網表示,這次朝聖意義深遠,旨在把握教宗方濟各訪問哈薩克斯坦的良機,表達俄羅斯天主教徒對教宗的敬愛。

朝聖者們將於9月12日從莫斯科出發,首站是俄羅斯西伯利亞城市鄂木斯克,隔天抵達哈薩克斯坦卡拉干達,從該城前往卡爾拉格。那裡曾經是蘇聯時期數一數二龐大的古拉格,在1930至1960年代有數萬名囚犯斷送了性命;卡爾拉格則是包括俄羅斯人在內許多基督徒的殉道地點。9月14日,這個朝聖團將在努爾蘇丹參加教宗方濟各主持的彌撒聖祭,隔天15日啟程返回莫斯科。

佩齊總主教說:「教宗的哈薩克斯坦之行為我們俄羅斯信友來說意義重大。首先是因為我們知道教宗如果能來我們這裡,哈薩克斯坦是教宗訪問的較鄰近國家之一,所以這是一大機會;其次是因為我們能相當自由地前往哈薩克斯坦。再者,這也是個我們向教宗表達忠貞、追隨,特別是敬愛的機會,因為俄羅斯人民愛戴教宗。因此,我們動身展開朝聖之旅,前去與教宗方濟各相遇。」

莫斯科天主之母總教區的網站不僅公布了朝聖的邀請和行程,也轉達了中亞區域主教團主席、阿拉木圖至聖聖三教區主教孟比拉(José Luis Mumbiela Sierra)的話語。孟比拉主教在接受本新聞網採訪時表明,「我們不是那種尋求無法達成合一的朝聖者,而是我們早已活出的團結一心的見證人,因為唯一的天主住在我們內,並邀請我們所有賴祂而受造、肖似於祂的人能獲享祂的生命與愛」。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當教會團結時,奇跡就會發生

Pope Francis meets with Jesuits working in Canada during a meeting at the archbishop’s residence in Quebec July 29, 2022. Pictured with the group is Cardinal Michael Czerny, prefect of the Dicastery for Promoting Integral Human Development. (CNS photo/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在訪問加拿大的最後一天7月29日在魁北克主教府與耶穌會同會弟兄私下聚會。8月4日週四,耶穌會主辦的《公教文明》期刊刊登了談話内容,談話的全文由該期刊的主編習安東(Antonio Spadaro)神父記錄撰寫。

首先,教宗講到世界主教會議同道偕行的進程。他指出:「世界主教代表會議不是一個政治會議,也不是一個為議會決策的委員會。這是教會的表達,其中主角是天主聖神,正如《宗徒大事錄》中所敘述的事實一樣。主教會議意味著同道偕行,而『並肩同行』正是剛剛結束的加拿大懺悔朝聖之旅的格言:這是一個教會展現團結的時刻,“如果你要想走得快,那你就獨自前進吧,如果你要穩健前行,那你就應與他人結伴同行。」

接著,教宗談到了與加拿大原住民的和解進程,教宗表示:「與原住民的和解進程並沒有結束,但最重要的是主教們已經產生共識,接受挑戰,繼續前行。如果這個和解的進程進展順利的話,不是因為我訪問的原因,我只是錦上添花而已,是主教們團結所做的一切。當教會團結一心時,奇跡就會發生。於是,教宗提醒在場的衆位同會弟兄說,教會團結的一大敵人就是意識形態。一個耶穌會士的真正力量是意識到自己的脆弱。賜給我們力量的是上主。」

在談到教會的禮儀生活時,教宗指出:「重要的是要尊重真正的傳統,即信友的活潑記憶,而不是傳統主義的墨守成規,它是信友死氣沉沉的生活。用『總是如此而為』的理由來查證每一個行動的正確性,這種想法不符合基督信仰。我在這方面的行動是遵循若望保祿二世和本篤十六世的路線,他們允許使用舊禮儀並要求日後要進行檢驗。最近的檢驗清楚地表明,有必要管制舊禮儀的使用,避免它成為一個『時尚行為』,卻要把它維持在牧靈課題的層面。」

教宗也對美洲國家海地表達了特別的關注,因為海地是加拿大耶穌會省服務的區域範圍。教宗說:「海地目前處於危急的情況中。它正經歷著磨難,好像找不到正確的前進方向。我認為,國際組織似乎不知道該怎麽做。」

最後,教宗敦促在場的耶穌會士們反省如何能夠給予海地人民幫助。教宗強調:「海地人民是高尚的人民。我們必須幫助他們在希望中成長,並鼓勵他們通過祈禱和懺悔補贖來做到。」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