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再多兩名天主教司鐸被綁架

網上圖片: 伯多祿·烏多神父 (左) and 費勒蒙·奧伯神父 (右)

據《信仰通訊社》報導,尼日利亞再度發生天主教司鐸被綁架事件。2022年7月2日,南部埃多州的烏洛米聖帕特里奇奧堂本堂司鐸伯多祿·烏多神父(Fr. Peter Udo),和聖若瑟中心的費勒蒙·奧伯神父(Fr. Philemon Oboh)駕車行駛在公路上時遭到多名匪徒的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據悉,兩位司鐸正從貝寧城返回,歹徒開槍強迫他們停車,然後將他們帶到了不明地點。警方證實,已經派員前往事發地點追捕兇犯。

僅在一星期前的6月26日,聖彌額爾堂的本堂司鐸,兼任地方教會中學校長的克里斯多福·奧蒂亞神父(Fr. Christopher Odia Ogedegbe)遇害身亡。當時,他正前往埃多州的奧奇主持彌撒聖祭途中被匪徒綁架。不幸的是,在營救他的警察和匪徒交火中中彈身亡。6月25日,維特·波羅格神父(Fr. Vitus Borogo)遇害身亡,他的哥哥仍在綁匪手中。

日前,七百多名尼日利亞司鐸高舉著他們自己親手撰寫的橫幅,在卡杜納州宗徒之後堂為維特·波羅格神父舉行了隆重的追思和安葬儀式。綁架教會人士、政界人士和企業家要挾贖金已經是尼日利亞犯罪團伙熱衷的生意。甚至學生也不放過,特別是家庭條件優越的學生,都淪為犯罪團伙的目標。

來源:信仰通訊社

教宗叮囑剛果信友:向仇恨和貪婪說不,作和平的溫良見證人

CNS photo/Vatican Media

7月3日,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充滿節日的喜樂氣氛。教宗方濟各因健康原因不得不推遲原定於7月初對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訪問,但為表達對剛果人民的關懷親近之情,教宗在7月3日常年期第十四主日,在聖伯多祿特別為旅居羅馬的剛果信友團體主持了彌撒。

教宗在講道中首先問候齊聚一堂的剛果信友。教宗說:「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今天讓我們為你們的祖國、剛果民主共和國,這個傷痕累累、飽受剝削的國家祈求和平與和解。願基督徒能成為和平的見證者,能夠克服任何怨恨、報復的心態;克服那認為和解不可能實現的誘惑,以及對自己團體的各種依附。後者百害而無一利,會導致鄙視其它團體。」

接著,教宗反省當天主日福音的内容(參閲:路十1-12、17-20):耶穌派遣祂的門徒,「兩個兩個地在祂面前」履行使命。教宗強調:「這個使命具有三個特徵,也就是讓我們驚訝的三個驚喜,即裝束、訊息和風格。這三個特徵教導所有的基督徒去如何生活,如何建設一個和平的世界。」

圖片:Vatican Media

裝束

在講到第一個特徵、裝束時,教宗解釋道:「弟兄姐妹們,我們不倚仗財富,也不懼怕我們的貧窮以及物質和人性的匱乏。我們越是自由和簡單、越是渺小和謙卑,聖神就越是引領我們的使命,使我們成為祂奇事的主角。讓我們為聖神留出空間。為基督來説,最重要的裝備是別的:那就是弟兄。這個很奇妙,福音說『兩個兩個地』,意即,不孤單、不獨行,永遠和身邊的弟兄在一起。沒有弟兄不行,因為沒有共融就沒有使命。」

訊息

接著,教宗講到這項使命的第二個驚喜,就是耶穌要他們傳達的訊息,耶穌要求祂的門徒成為和平的大使,去宣布「天國臨近了」。教宗指出:「別人之所以認出我們是基督徒,不是通過令人信服、條理分明的演講,而是因為我們設法帶來和平,因為基督就是和平。這是特別的標誌。如果你生活在祂的平安中,耶穌就會來到,而你的家庭、你的團體會有所改變。如果你的心靈首先沒有戰爭,沒有充斥著怨恨和憤怒的情緒,沒有分裂,沒有表裡不一,沒有虛偽,事情就會隨之改變。每個人要在自己内心建立起和平與秩序;消除貪婪;熄滅仇恨和積怨;遠離腐敗、欺詐和詭計:這就是和平的開始。」

隨後,教宗說:「如果我們生活在這樣的視野中,世界將不再是戰場,而是和平的花園;歷史不是一個爭先恐後的賽跑,而是一個共同的朝聖之旅。讓我們牢記,所有這一切不需要精彩的演講,只需少許的話語和很多的見證。」

風格

我們使命的最後一個驚喜是我們的風格,教宗指出:「耶穌派遣祂的門徒們作為狼群中的羔羊被打發到世界上,這意味著祂希望我們擺脫霸權和壓迫,貪婪和佔有。像羔羊一樣生活的人不會攻擊、不會狼吞虎嚥。這樣的人在羊群中,與他人在一起,並在他的耶穌善牧身上獲得安全感,而不是在勢力或傲慢中感到安全⋯⋯。耶穌的門徒拒絕暴力,不傷害任何人;他溫良、愛所有的人。他要是覺得挫折失敗,就會注視他的牧者耶穌、天主的羔羊,祂在十字架上征服了世界。」

在結束講道時,教宗鼓勵眾人:「要拒絕挑起戰爭的世俗精神,並祈求上主幫助我們成為今日的傳教士,與弟兄姐妹們同行。這傳教士嘴上掛著天主的和平與關懷,心中懷有耶穌的溫柔與良善。」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將於7月3日為羅馬的剛果信友團體主持彌撒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2年6月13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接見了非洲傳教會出席修會大會的會士們。教宗在講話中為不能如期訪問剛果和南蘇丹再次表達歉意,同時,他告訴這些在非洲傳教的傳教士們,他將於7月3日為旅居羅馬的剛果信友團體主持彌撒。

教宗說:「很遺憾,我不得不推遲剛果和南蘇丹之行。事實上,我這把年紀的人,前去傳教並不容易。但是你們的祈禱和表樣給了我勇氣,讓我有信心能夠去探訪我心中惦記的人民。7月3日主日天,我將為在羅馬的剛果信友團體主持彌撒,本來這個日子我是要在金沙薩主持彌撒,那我們就把金沙薩帶到聖伯多祿大殿來吧。」

接著,教宗把話題轉到非洲傳教會本屆修會大會的主題上來,即:「先知性的見證使命。」教宗提到該會會祖拉維熱里(Charles-Martial Allemand Lavigerie)樞機的話,「你們要做使徒,只做使徒。」教宗解釋道:「做耶穌的使徒不是勸人改變信仰、不是做經理、不是學術會議的領導、也不是信息技術的高手,而是見證人。這在教會中何時何地都是如此,但對於你們這些蒙召履行傳教使命的人更是如此,你們在首次福傳和伊斯蘭宗教信徒佔大多數的地區傳福音。」

教宗說:「我想到你們的團體是由來自不同國家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組成。這並不容易,只有依靠聖神的助佑才能接受的挑戰。你們這個度祈禱和友愛生活的小團體,蒙召與所生活的環境、人民和當地文化進行對話。」

最後,教宗鼓勵非洲傳教會的會士們,要懷著感恩之情回顧修會以往的福傳旅程。教宗說:「這種感恩之情點燃了希望之火,一個不知道感謝天主在我們的旅程中散播種子的人,即使他辛苦,有時也會痛苦地行動,那他也不會懷有希望,不會向天主的驚喜敞開心扉,也不相信天主的照顧。」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為推遲訪問剛果和南蘇丹表達歉意

CNS photo/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對推遲訪問剛果和南蘇丹感到非常遺憾,他在6月12日主日誦念《三鐘經》之後,又向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信友們提到此事。教宗說:

「我願意向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南蘇丹的人民及當局表示:親愛的各位,由於腿脚問題,我很遺憾地推遲原定於7月初對你們的國家的訪問。我很重視這次旅行,它的推遲的確令我感到很遺憾。我為此向你們致歉。讓我們一起祈禱,在天主的助佑和醫生的治療下,我能儘快來到你們當中。我們要有信心!」

教宗這次被推遲的剛果和南蘇丹之旅本應於7月份的第一個星期進行,現在需要另擇日期。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於6月10日宣布了推遲此行的消息。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應醫生要求推遲剛果和南蘇丹使徒之旅

CNS photo/Paul Harin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年6月10日,據梵蒂岡新聞網報導,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Matteo Bruni)星期五宣布,教宗方濟各被迫推遲他即將前往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南蘇丹的使徒之旅,具體日期尚未確定。此行原定於七月的第一個星期進行。

布魯尼表示:「應教宗的醫生要求,為了不危及他正在接受的膝蓋治療的結果,教宗被迫遺憾地推遲了他前往剛果民主共和國及南蘇丹的使徒之旅,原定計劃是於7月2日至7日舉行,出訪日期將稍後有待決定。

 

 

教宗為尼日利亞天主教堂遇襲事件發唁電為傷亡者祈禱

CNS photo/Reuters, Stringer

教宗方濟各為尼日利亞翁多州奧沃市聖方濟各沙勿略天主堂襲擊事件寄發唁電,表達他的悲痛之情。這封唁電由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署名,寄給翁多教區主教阿羅貢達德(Jude Arogundade)。在唁電中,教宗保證與所有「遭受這無法言喻的暴力」的人們在精神上同在。

聖神降臨節當天,許多天主教徒歡聚在奧沃市聖方濟各沙勿略堂,多名身分不明的持槍者朝著他們開槍掃射,並在襲擊中使用爆炸物。據報導,死亡人數約有50人,而且這數字預計還會增加。天主教會和民政高層都譴責了這起死亡襲擊事件,尼日利亞政府立誓要把凶手繩之以法。

教宗方濟各在唁電中把亡者的靈魂託付於天主的慈愛,願傷者早日痊癒、哀痛者得到慰藉。教宗也祈願「那些因仇恨和暴力而變得盲目的人」能洗心革面,將來改為「選擇和平與正直的道路」。教宗最後祈求天主向翁多教區主教和信眾廣施安慰和力量之恩,扶持他們「繼續忠信且勇敢地活出福音的訊息」。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7月2日至7日到訪剛果和南蘇丹的行程

CNS photo/Vatican Media

兩個國家、三座城市、八篇講話、三篇講道詞,以及多場與民政當局、教會人士、青年、流離失所者和暴力受害者的會晤。教宗方濟各7月2日至7日將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南蘇丹進行如此緊湊的訪問。教宗終於要實現多年的心願,訪問南蘇丹。而且他將在那裡與聖公會坎特伯里總主教韋爾比(Justin Welby)和蘇格蘭教會領導人格林希爾茲(Iain Greenshields)一起進行大公合一的和平朝聖之旅。

CNS photo/Congo local organizing committee via Holy See Press Office

剛果

2022年5月28日,聖座新聞室公布了教宗方濟各第37次國際牧靈訪問的正式行程。正如先前宣布的那樣,教宗將於(羅馬時間)7月2日上午9時30分從羅馬達芬奇機場出發前往剛果首都金沙薩。經過6個半小時的航程後,教宗專機將降落在恩吉利國際機場,政府要員預計會到場迎接教宗。

隨後,教宗將前往剛果總統府出席歡迎儀式,禮貌拜會總統齊塞克迪(Félix Tshisekedi),並在花園裡會見民政當局和外交使團代表,發表他此行的首篇講話。當天晚上,教宗方濟各將依循他出訪的慣例,在聖座使館接見當地的耶穌會士。

隔天、7月3日主日,教宗方濟各只有兩項活動。他首先將於上午8時在金沙薩恩多洛機場主持彌撒,並在彌撒結束時誦念《三鐘經》。然後,教宗將於當天傍晚6時在剛果之母主教座堂接見主教、司鐸、會士和修生。

7月4日,教宗將從金沙薩前往該國最東邊的北基伍省。前往首府戈馬的教宗專機預計將於上午6時45分起飛、10時15分抵達。教宗當天的首項活動是於中午12時在齊本巴主持彌撒,那裡是意大利大使阿塔納西奧(Luca Attanasio)2021年2月22日遇害身亡的村莊。當天下午5時,教宗將與貝尼的暴力受害者相聚。貝尼是北基伍的第二大城,曾遭遇埃博拉疫情和多場天災打擊,也發生過無數屠殺百姓、慘絕人寰的事件,例如民兵和軍隊的燒殺擄掠。教宗方濟各將在戈馬教區接待中心與受害者們舉行一個多小時的會晤,然後於傍晚6時30分乘車前往機場,返回金沙薩。

CNS photo/courtesy Holy See Press Office

南蘇丹

教宗將於7月5日道別金沙薩,搭乘專機前往南蘇丹首都朱巴。在辭別前,教宗將先於早上8時40分在金沙薩殉道者體育場會見青年和要理教員,再於上午10時10分在恩吉利機場出席歡送儀式。教宗將與韋爾比和格林希爾茲一同啟程前往朱巴,預計於下午3時左右到達。教宗在朱巴的首站是前往總統府禮貌拜會總統基爾(Salva Kiir Mayardi)。此前,教宗曾於2019年4月份在梵蒂岡聖瑪爾大之家接待過南蘇丹宗教和政治最高領導人,舉行大公性質的避靜,旨在懇求天主賜予這個因血腥內戰而飽受折磨的國家和平之恩。教宗這次訪問南蘇丹時,在拜會總統後,將立刻會晤該國副總統,並在總統府花園裡會見民政當局和外交使團代表。教宗預計會在這個場合發表一篇講話。

7月6日週三,教宗首項活動是於上午8時45分在朱巴的流民中心探訪流離失所者。當天上午11時30分,教宗將在聖座使館與南蘇丹耶穌會士私下相聚。當天傍晚5時,教宗將在聖女德肋撒主教座堂接見主教、司鐸和會士。當天傍晚6時30分,教宗將在朱巴的約翰·加朗(John Garang)墓園舉行大公祈禱會。約翰·加朗是已故的蘇丹人民解放運動及解放軍領導人,也是達成和平協議後的首任副總統。

隔天、7月7日上午8時,教宗要回到這座墓園主持他此行的最後一台彌撒。上午10時45分,教宗將前往機場,接受歡送儀式。教宗回程專機預計於上午11時15分起飛,當天傍晚約6時05分抵達羅馬達芬奇機場。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非洲剛果一名神父在奉獻生活日遭武裝份子暗殺

Photo Credit: Caracciolini Fathers, DR Congo

【鹽與光傳媒資訊】據《信仰通訊社》報導,2022年2月2日,在非洲剛果東部的一個小鎮在車廂內被暗殺的 Richard Masivi Kasereka 神父(the Order of the Clerics Regular Minor – Adorno Fathers)的殯葬禮於當地時間2月5日上午10時舉行。

根據當地的初步消息,Richard Masivi Kasereka 神父於2月2日坎亞博永加(Kanyaboyonga)慶祝「奉獻生活日」後返回堂區的途中,在北基伍省(North Kivu)盧貝羅(Lubero)地區基倫巴(Kirumba)和米戈布韋(Mighobwe)之間的武塞薩(Vusesa)被武裝份子暗殺。

布滕博-貝尼(Butembo-Beni)教區 Melchisédec Sikuli Paluku 主教對 Richard Masivi 神父的突然離世深切哀悼,他也是卡塞格(Kaseghe)聖彌額爾總領天使堂的主任司鐸。

該修會的非洲省會長 Jean-Claude Musubao 神父深感沉痛,並悲傷地說:「在他35歲生日前三天,被奪去了生命……」,Richard Masivi 神父自2021年10月31日起才擔任卡塞格堂區的本堂。

由於當地有各種武裝組織的存在,剛果的東部省份,尤其是北基伍省和鄰近的伊圖里(Ituri)省,幾十年來一直處於長期不安全的狀態。早前,2月1日,當地民兵在伊圖里的一個境內流離失所者營地殺害了62人。

此外,據當地媒體報導,這不是該地區針對神父的第一宗暗殺案。2010 年,Saint Jean Baptiste de Kanyabayonga 的堂區神父 Christian Bakulene 在馬佩雷村 (Lubero) 在電單車上遇害。2018 年,另一位對以往政權有意見的 Vincent Machozi 神父在布滕博(Butembo)附近被武裝人員殺害。單單在貝尼(Beni)境內,自2012 年以來,至少有五名神父被武裝人員綁架。

請大家為 Richard Masivi 神父的靈魂祈禱。

望主賜伊等永光,及永光照之,息止安所。
凡諸信者靈魂,賴天主仁慈,息止安所。亞孟。
請為當地人民的安全祈禱。

教宗在機上記者會表示不擔心教會分裂

CNS photo/Paul Haring

2019年9月10日,教宗方濟各結束了在非洲三國:莫桑比克、馬達加斯加和毛里求斯的牧靈訪問。按照慣例,教宗在從塔那那利佛返回羅馬的途中回答隨機記者的提問,談到青年、家庭、排外、意識形態的殖民化,以及生態問題。針對他所受到的批評和教會分裂的誘惑,教宗表示,「我祈願不發生分裂,但我並不擔心」。

在衆多的提問中,美國《紐約時報》記者提出,教會人士對教宗的批評,以及教宗是否擔心美國教會出現分裂的問題。

教宗答道:「首先,批評總是有幫助的…我總是從批評中獲得益處。但我不喜歡在背後批評,這不誠懇,也沒有人性。批評是建樹的一個因素,如果你的批評不公正,你就該準備接受回應、進行對話,並得出正確的結論。這才是真正批評的進行過程。相反地,惡毒的批評有點像扔了石頭又把手藏起來那樣,這無濟於事,沒有幫助。誠懇的批評向回應持開放態度,具建設性,能提供幫助。關於教宗的情況,如果有人說:『我不喜歡這個教宗,我批評他,寫文章請他回答。這是誠懇的態度。』提出批評,但不願意聽到回應、不想對話,這不是愛教會的做法,其背後的想法是換掉教宗,或製造分裂。」

關於教會分裂的問題,教宗表示:「在教會歷史上出現過許多分裂的情況,老派天主教徒和勒菲弗(Lefebvre)便是其中的實例。在教會内總是有分裂的選擇,這是上主留給人類自由的一個選擇。我不擔心分裂,我祈求不發生這樣的事,因為這關係到許多人的靈性健康。如果有錯,就要對話,就要糾正,但分裂不是基督徒的道路。」

教宗說:「分裂常是少數精英的分離,源於一種脫離教義的意識形態…因此我祈願分裂不會出現,但我不擔心。這是梵二大公會議的一個結論,而非這個或那個教宗說的。我談論的社會訓導與若望保祿二世同出一轍,我只是重復他的教導。但有人說『教宗是共產主義者』。這是意識形態進入了教義,而當教義跌入意識形態時,就會有分裂的可能性。」

教宗最後表示:「牧人必須在恩寵和罪惡之間引領羊群,福音的道德觀正在於此。一種白拉奇式的意識形態道德觀使你變得僵硬…倘若你們看到僵硬的基督徒、主教和司鐸,他們背後便會存在問題,沒有福音的聖德。因此,我們必須溫和地對待受到這些攻擊誘惑的人們,他們正陷於困境,我們必須以溫良的態度陪伴他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