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效法耶穌,為他人成為被掰開的餅

復活期第三周 星期五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9:1-20

那時,掃祿還是向主的門徒口吐恐嚇和凶殺之氣,遂去見大司祭,求他發文書給大馬士革各會堂,凡他搜查出信這道的人,不拘男女,都綁起來,解送到耶路撒冷。當他前行,快要臨近大馬士革的時候,忽然從天上有一道光,環射到他身上。他便跌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向他說:「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他答說:「主!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但是,你起來進城去,必有人告訴你當作什麼。」陪他同行的人站在那裏,說不出話來;只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什麼人。掃祿從地上起來,睜開他的眼,什麼也看不見了。人們牽著他的手,領他進了大馬士革。三天看不見,也不吃,也不喝。在大馬士革有個門徒,名叫阿納尼雅,主在異象中向他說:「阿納尼雅!」他答說:「主,我在這裏。」主向他說:「起來,往那條名叫「直街」的地方去,要在猶大家裏找一個名叫掃祿的塔爾索人;看,他正在祈禱。」 ─ 掃祿此時在異象中看見一個名叫阿納尼雅的人進來給自己覆手,使他復明 ─ 阿納尼雅卻答說:「關於這個人,我聽許多人說:他在耶路撒冷對你的聖徒作了許多壞事!他在這裏也有從大司祭取得的權柄,要捆綁一切呼號你名字的人。」主卻向他說:「你去吧!因為這人是我所揀選的器皿,為把我的名字帶到外邦人、國王和以色列子民前,我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字該受多麼大的苦。」阿納尼雅就去了,進了那一家給他覆手說:「掃祿兄弟!在你來的路上,發顯給你的主耶穌打發我來,叫你看見,叫你充滿聖神。」立刻有像鱗甲一樣的東西,從他的眼中掉了下來,他便看見了,遂起來領了洗。進食以後,就有了力量。他同大馬土革的門徒住了幾天之後,即刻在各會堂中宣講耶穌,說他是天主子。

福音:聖若望福音 6:52-59

那時,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麼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不像祖先吃了『瑪納』仍然死了;誰吃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這些話是耶穌在葛法翁會堂教訓人時說的。

2018年4月20日,教宗方濟各在貝羅(Antonio Bello )主教履行主教牧職的莫爾費塔(Molfetta)市進行牧靈訪問,並在城市港口主持彌撒,約4萬名信友參與禮儀。教宗在彌撒講道中多次引用貝羅主教的著作,邀請眾人反省基督徒生活的兩個核心要素聖體和聖言,指出以耶穌為生命食糧的人,將被祂的思維方式所同化。

25年前,貝羅主教因罹患腫瘤,僅僅 58歲就英年早逝。他把宣講福音的教會定義為「穿上圍裙的教會」。貝羅主教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曾擔任基督和平運動主席。他扶弱濟貧,倡導非暴力、和平與接納。《公教文明》期刊列舉了這位意大利主教和阿根廷教宗之間的許多相似之處。舉例而言,貝羅主教常說,「需要一個『外向』的教會」;教宗方濟各則強調「走出去的教會」。耶穌會士帕尼(Giancarlo Pani)神父在《公教文明》期刊中指出:「莫爾費塔主教遺留給我們的第一個教導便是做個祈禱、默觀的人。祈禱是他的嚮導,給他的牧靈使命賦予意義。他的願景遂由此而生,也就是若望廿三世和梵二大公會議的路線:觀察時代的記號,勇敢回應我們蒙受的召叫。對貝羅主教而言,教會的聖召是為人服務,尤其是為最貧困、最弱小的人。他不僅將弱小者視為牧靈工作的優先對象,更視之為救恩史的主角。」

教宗說:「耶穌對猶太人說:『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若六58)。麵包對生活至關重要,對我們而言,與耶穌建立一種充滿活力的個人關係同樣至關重要。聖體聖事不是一個美麗的儀式,而是我們所能想像到的與天主最親密、最具體、最令人驚訝的共融。貝羅主教曾說:『行動中若沒有愛德,不足以稱為愛德行動。如果缺乏行動的源頭愛德,倘若缺乏泉源,缺乏起點即聖體聖事,任何牧靈工作都只能在事務層面打轉。』」

教宗繼續說:「誰以聖體聖事為食糧,就能被上主的思維方式同化,像祂那樣,為他人成為被掰開的餅,不再為自己活著,卻為了耶穌,像耶穌那樣,為別人而活著。貝羅主教也說:『在領受聖體聖事時我們不能坐著不動,若不從席位中起身,那將是一個未完成的聖事』。」

教宗對此解釋說:「我們應該自問:這項聖事是否在我內完成呢?具體而言,我只喜歡坐著由上主服侍,或者我如同耶穌那樣起身去服侍他人?在生活中我是否將彌撒中所領受的給予他人呢?身為教會肢體,我們可以自問:領受這麼多共融聖事後,我是否成為共融的人呢?」

教宗繼續說:「耶穌也是和平的食糧。這和平的食糧不能被獨自享用,卻應放在桌上供眾人分享。我們這些分享合一與和平食糧的人,蒙召去愛每一張面孔,彌合一切裂痕;我們也蒙召做和平的建設者,無論在何時何地。」

教宗也談到謙卑指出:「謙卑並不意味著羞怯或低三下四,而是順從天主和自我空虛,一如聖保祿所說的。實際上,天主聖言使人自由、向上,前行、謙卑且勇敢。」

最後,教宗勉勵信眾以貝羅主教為榜樣,成為希望、喜悅與和平的泉源。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福傳不可坐而言,卻要起而行

復活期第三周 星期四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8:26-40

上主的天使向斐理伯說:「起來,往南行,沿著由耶路撒冷下到迦薩的路走,即曠野中的那條路。」他就起來去了。看,有個厄提約丕雅人,是厄提約丕雅女王甘達刻的有權勢的太監,也是她寶庫的總管;他曾來到耶路撒冷朝聖。他回去的時候,坐在車上誦讀依撒意亞先知。聖神就向斐理伯說:「你上前去,走近這輛車子!」斐理伯就跑過去,聽見他誦讀依撒意亞先知,便說道:「你明白所誦讀的嗎?」他答說:「若沒有人指教我,怎麼能夠?」於是,請斐理伯上車與他同坐。他所誦讀的那段經正是:「他如同被牽去宰殺的羊,又像羔羊在剪毛者前緘默,他也同樣不開口。在他屈辱之時,無人為他申辯。誰能描述他的後代呢?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被奪去了。」太監向斐理伯發言說:「請你說:先知說這話是指誰呢?是指自己或是指別人?」斐理伯便開口,從這段經文開始,給他宣講了耶穌的福音。他們沿路前行的時候,來到了一個有水的地方,那太監就說:「看,這裏有水;還有什麼阻擋我受洗呢?」斐理伯答說:「你若全心相信,便可以。」他答說:「我信耶穌基督就是天主子。」他就命車停住,斐理伯和太監兩人下到水中,斐理伯給他付了洗。當他們從水中上來的時候,主的神把斐理伯提去,太監就再看不見他了。他就喜喜歡歡地往前行自己的路。斐理伯卻在阿左托出現,以後經過各城,宣講福音,直到凱撒勒雅。

福音:聖若望福音 6:44-51

那時候,耶穌對群眾說:「凡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誰也不能到我這裏來,而我在末日要叫他復活。在先知書上記載:『眾人都要蒙天主的訓誨。』凡由父聽教而學習的,必到我這裏來。這不是說有人看見過父,只有那從天主來的,才看見過父。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信從的人,必得永生。我是生命的食糧。你們的祖先在曠野中吃過『瑪納』,卻死了;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誰吃了,就不死。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

2018年4月19日,教宗方濟各在清晨彌撒中表示,每個基督徒都有福傳的「義務和使命」,必須聽從聖神,走出去親近人群,從具體處境展開福傳工作。

當天取自《宗徒大事錄》的讀經章節,講述上主的天使告訴斐理伯:「起來,往南行,沿著由耶路撒冷下到迦薩的路走,即曠野中的那條路。」(若8:26)

教宗解釋道:「斯德望殉道以後,爆發了針對基督徒的大規模迫害,門徒們四處逃散。然而,正是這股迫害的風把門徒們吹往遠處福傳。如同植物的種子隨風飄到別處播種那樣,這段經文也是如此:門徒們帶著天主聖言的種子前往遠方並且播種。迫害的風促使門徒們傳揚福音。上主就是這樣福傳、宣講的,祂也希望我們以同樣的方法傳報福音。聖神不僅催促斐理伯,也催促我們每個基督徒宣揚福音。」

教宗為此提出福傳的三個關鍵詞:起來、走近、從具體處境著手。

他指出:「福傳不是一個規劃完善的勸人改教計劃,而是聖神告訴你該如何前行,把天主聖言、把耶穌聖名傳揚出去。聖神首先說:『起來,前行。』福傳不可坐而言,卻要起而行,不斷走出去,向前邁進。你要前往那片你得宣講聖言的地方。」

隨後,教宗提及許多離開故鄉和家人、前往遠方宣講天主聖言的男女:「他們當中有些人缺乏抗體來抵禦異國他鄉的疾病,因而英年早逝,或是所謂的殉道。有一位樞機向我談及這種情況,稱之為『福傳的殉道者』。」

教宗表明:「『福傳手冊』的作用並不大。我們需要的是親近人群,走近察看所發生的事,然後從個別處境著手,而非從理論切入。福傳不能靠理論。福傳的要點在於人與人的近距離接觸,從具體處境著手,而非理論。斐理伯宣講耶穌基督,剛毅之神催促他給太監付洗。這位宗徒不斷前行,直到他覺得完成了使命。這便是福傳的方法。」

最後,教宗提醒說:「唯有在聖神的威能下秉持這三個態度才能傳揚福音。少了聖神,這三個態度也無濟於事,因為是聖神催促著我們起來、走近,並且從具體處境著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公開接見:別忘了自己是受過洗的人

若望福音

耶穌向尼苛德摩說: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人除非由水和聖神而生,不能進天主的國:由肉的生的屬於肉,由神生的屬於神。」

2018年4月18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舉行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繼續以聖事為主題的要理講授,指出聖洗聖事是一段行程的開始,它激發了一種持續整個生命的靈修動態。教宗再次勉勵信眾記住自己領洗的日子,因為這是我們的第二個生日。教宗也勉勵眾人妥善教導孩子劃十字聖號。

教宗首先談及聖洗聖事中的《歡迎禮》:「主禮呼喚受洗者的名字,是為了指出其個人身份。通過這個名字,受洗者走出無名的狀態。實際上,聖洗聖事點燃了活出基督徒身份的聖召,這個聖召將持續整個生命。這意味著一種個人的回應,而不是一種輕易的複製粘貼。」

教宗解釋說:「基督徒的生命實際上由一系列召喚和回應交織而成:天主經年累月不斷地呼喚著我們的名字,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召叫我們與祂的聖子耶穌相契合。因此,名字至關重要!」

教宗繼續說:「信德是買不到的,卻是可以藉著祈求而領受的恩典。因此,我們要為能領受這恩典而祈禱。慕道者接受的培育和父母對子女的準備可以激發和重新激活信德。實際上,成年慕道者需要親口表明意願領受這恩典,兒童則由父母或代父母作為代表。在額頭上劃十字聖號正是這一意願的具體表達。十字聖號象徵性地表明我們是誰,它如同一個復活的記號,使基督徒面對生活的方式成為明顯可見的。」

因此,教宗邀請眾人:「在我們醒來時、吃飯前、遇到危險時,為了抵抗邪惡時,臨睡覺前劃十字聖號,因為這意味著我們向自己和他人表明我們屬於誰,我們想成為誰。」

最後,教宗勉勵信眾教導孩子妥善劃十字聖號:「教導孩子妥善劃十字聖號至關重要。一如我們在進堂時所做的,我們在家裡也可以這樣做,在合適的器皿中保存一些聖水,有些家庭會這樣做。每當我們回家或出門時,蘸一點聖水劃十字聖號,提醒自己是領過洗的人。我再強調一遍,你們不要忘記教導孩子劃十字聖號,明白了嗎?謝謝!」

此外,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日在美國華盛頓召開年度春季會議。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時向與會者表示問候,呼籲他們創造一種尊重人性尊嚴的發展。教宗說:「我鼓勵透過普惠金融體系,努力提升窮人的生活狀況,促進一種整體和尊重人性尊嚴的真正發展。」

參加春季會議的人士包括各國中央銀行行長、財政和發展部部長、私營企業高管和學者。他們將討論有關全球的問題,包括全球經濟前景、消除貧窮、經濟發展和援助效率等。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真先知為不聽勸言的子民哭泣

復活期第三周 星期二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7:51-8:1

那時,斯德望對民眾、長老和經師說:「執拗和心耳未受割損的人啊!你們時常反抗聖神,你們的祖先怎樣,你們也怎樣。那一位先知,你們的祖先沒有迫害過?他們殺害了那些預言義人來臨的人,現在你們都成了那義人的出賣者和兇手。你們這些人接受了藉天使所傳佈的法律,卻不遵守。」他們一聽這些話,怒從心起,向他咬牙切齒。斯德望卻充滿了聖神,注目向天,看見天主的光榮,並看見耶穌站在天主右邊,遂說道:「看,我見天開了,並見人子站在天主右邊。」他們都大聲亂嚷,掩著自己的耳朵一致向他撲去,把他拉出城外,用石頭砸死了。證人脫下自己的衣服放在名叫掃祿的青年人腳前。當他們用石頭砸斯德望的時候,他祈求說:「主耶穌!接我的靈魂去吧!」遂屈膝跪下,大聲呼喊說:「主,不要向他們算這罪債!」說了這話,就死了。掃祿也贊同殺死他。

福音:聖若望福音 6:30-35

那時候,群眾問耶穌說:「那麼,你行什麼神蹟給我們看,好叫我們信服你呢?你要行什麼事呢?我們的祖先在曠野裏吃過『瑪納』,正如經上所記載的:『他從天上賜給了他們食物吃。』」於是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並不是梅瑟賜給了你們那從天上來的食糧,而是我父現今賜給你們從天上來的真正的食糧。因為天主的食糧,是那由天降下,並賜給世界生命的。」他們便說:「主!你就把這樣的食糧常常賜給我們吧!」耶穌回答說:「我就是生命的食糧;到我這裏來的,永不會饑餓;誰信我的,總不會渴。」

2018年4月17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表示,真正的先知會為不聽勸言的子民哭泣。

教宗談及聖斯德望的榜樣指出:「教會需要我們人人成為先知,以加強我們對天主的歸屬感。」

教宗說:「當天禮儀的第一篇讀經選自《宗徒大事錄》,記載教會的首位殉道者聖斯德望斥責那些把他解送到公議會的百姓、長老和經師,說:『心耳未受割損的人啊!你們時常反抗聖神。』這些人心靈封閉,不願意聆聽斯德望,並遺忘了以色列的歷史。正如他們的祖先迫害了從前的先知,這些長老和經師也怒從心起,一致向斯德望撲去,把他拉出城外,用石頭砸死了。」

教宗評論道:「當先知宣揚真理、打動人心時,人們要麼就敞開心扉,要麼就變得更鐵石心腸,而且觸發怒火和迫害。一位先知就這樣斷送性命。真理有時令人不悅,難以入耳。先知經常因宣揚真理而遭遇困難、迫害。那麼,對我來說,哪一點最能檢驗出一位先知是否奮力宣揚真理呢?那就是,這位先知不僅能宣揚真理,還會為拋棄真理的子民哭泣。耶穌一方面嚴厲譴責,比如祂痛斥『邪惡淫亂的世代』(瑪12:39),另一方面祂也為耶路撒冷哭泣。檢驗即在於此。一位真正的先知絕不溫吞,卻總是直言不諱。」

「此外,真正的先知並不是災難預言家,卻是希望的先知。他開啟大門,醫治根基,修復天主子民的歸屬感,好能向前邁進。他的職務不是譴責。不,他是個充滿希望的人,只在必要時刻斥責。他敞開大門,展望前景,迎向希望。然而,先知一旦善盡職責,就會面臨生命危險。於是,斯德望在掃祿眼前死亡,只因他奉行了真理。」

教宗引用教會初期一位教父的名言說:「『殉道者的血是基督徒的種子』。教會需要先知。更有甚者,教會需要我們人人成為先知,而非批評家。後者是另一回事:一個愛批評的判官難以取悅,他什麼都不喜歡,這也不行,那也不好。這種人不是先知。先知是個祈禱的人,他仰望天主,注視子民,在子民犯錯時感到痛苦、落淚。他不只會為子民哭泣,還會為宣揚真理甘冒生命危險。」

最後,教宗祈願:「教會永遠不缺少這種先知性的服務,好能始終向前邁進。」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跟隨耶穌不是為了利益,而是為了信仰

復活期第三周 星期一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6:8-15

斯德望充滿恩寵和德能,在百姓中顯大奇跡,行大徵兆。當時,有些稱為「自由人」會堂中的人,以及基勒乃和亞歷山大里亞人的會堂的人,還有些屬基里基雅和亞細亞會堂的人,起來同斯德望辯論;但是他們敵不住他的智慧,因為他是藉聖神說話。於是他們便慫恿一些人,說:「我們聽見他說過褻瀆梅瑟和天主的話。」他們又煽動了百姓、長老和經師,一同跑來,捉住了他,解送到公議會。他們並設下假見證,說:「這人不斷地說反對聖地和法律的話,因為我們曾聽見他說:這個納匝肋人耶穌要毀滅這個地方,並要改革梅瑟給我們傳下的常例。」所有坐在公議會的人都注目看他,見他的面容好像天使的面容。

福音:聖若望福音 6:22-29

那時候,留在海對岸的群眾,看見只有一隻小船留在那裏,也知道耶穌沒有同他的門徒一起上船,只有他的門徒走了─然而從提庇黎雅有別的小船來到了,靠近我主祝謝後,人們吃餅的地方─當群眾一發覺耶穌和他的門徒都不在那裏時,他們便上了那些小船,往葛法翁找耶穌去了。當群眾在海對岸找著他時,就對他說:「辣彼!你什麼時候到了這裏?」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尋找我,並不是因為看到了神蹟,而是因為吃餅吃飽了。你們不要為那可損壞的食糧勞碌,而要為那存留到永生的食糧勞碌,即人子所要賜給你們的,因為他是天主聖父所印證的。」他們問說:「我們該做什麼,才算做天主的事業呢?」耶穌回答說:「天主要你們所做的事業,就是要你們信從他所派遣來的。」

2018年4月16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提醒我們跟隨耶穌,不要出於利益,也就是不要為了耶穌所行的奇跡,卻是為了信仰、為聆聽祂的聖言而尋求祂。因此,我們必須重溫上主在我們生命中所成就的事,用愛來回應祂。

教宗說:「當天的福音取自《若望福音》,記述群眾在耶穌行了五餅二魚的奇跡後想要擁立耶穌為王,尋求祂,不僅為了聆聽祂,也出於利益考量。但耶穌隱退了,當他們發現祂時,耶穌責備他們說:『你們尋找我,並不是因為看到了神跡,而是因為吃餅吃飽了』。(若6:22-29)」

教宗指出同時存在的兩個態度:「一方面,他們尋找耶穌想聽祂講道,因為祂的話直入人心,他們為信仰而來;另一方面,他們也出於利益考量。他們都是好人,但他們的信仰有點受利益驅使。因此,耶穌斥責他們是小信德的人。這種態度也透過革辣撒驅魔的奇跡隱約顯露出來(路8:26-39)。當人們看到魔鬼進入了豬內,豬群從山崖上直衝到湖裡淹死時,就認為這事不划算,因為他們損失了錢財。因此,他們要求耶穌離開。還有是在治癒十個麻風病人的事跡中。他們中只有一個人回來感謝耶穌,其他人在痊癒後都忘記了祂。

為此,耶穌邀請我們不要為吃的而操勞,卻要投注於那永恆的生命,即“天主聖言和天主的愛。」

教宗接著說:「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種態度,聖斯德望的態度,一如在第一篇讀經中所記載的。斯德望宗徒的話清晰有力,與他辯論的人『敵不住他的智慧』。(宗6:8-15)他不計後果地跟隨耶穌,他不想這是否對自己划算,不考慮利益得失。他愛耶穌,跟隨耶穌,相信耶穌,直到最後。人們設計謀誹謗他,將他關入監牢,最後用石頭砸死他。但他為耶穌做了見證。」

「福音的群眾和斯德望都跟隨了耶穌,但跟隨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付出生命,另一種是帶著一絲個人利益。」

在此,教宗邀請每個人自問:「『我們如何跟隨耶穌?』我們會在許多偉大的事上發現耶穌白白賞賜了我們,因為祂愛我們,愛我們每個人。一旦我看到耶穌為我所做的,就該問自己第二個問題:『我應該為耶穌做些什麼?』藉由這兩個問題,我們或許能夠淨化自己,使自己的信仰不帶任何形式的利益。當我看到耶穌賜給我的一切時,就會心生慷慨,說道:『是的,主啊,我願意奉獻一切!我不會再犯這些錯誤、這些罪,我要在這方面徹底改變……』。我將因愛而走上皈依的道路,因為祢給了我這麼多愛,我也要向祢回報這愛。」

最後,教宗重申了這兩個自省的問題對淨化信仰的重要性。教宗說:「這是檢視我們如何跟隨耶穌的最佳方式:是否出於利益考量?我們要透過這兩個問題更新記憶。耶穌因著愛在我的生命中為我做了什麼?看到祂的愛,我應該為耶穌做些什麼?如何回應這份愛呢?如此,我們將能夠淨化我們的信仰,使其免於一切的利益。願上主幫助我們走這條路。」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耶穌是真正自由的榜樣

復活期第二周 星期五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5:34-42

有一個法利塞人,名叫加瑪里耳,是眾百姓敬重的法學士,他在公議會中站起來,命宗徒們暫時出去。他便向議員們說:「諸位以色列人!你們對這些人,應小心處理!因為在不久以前,特烏達起來,說自己是個大人物,附和他的人數約有四百;他被殺了,跟從他的人也都散了,歸於烏有。此後,加里肋亞人猶達,當戶口登記的日子,起來引誘百姓隨從他;他喪亡了,跟從他的人也都四散了。對現今的事我奉勸你們:不要管這些人,由他們去吧!因為若這計劃或工作是由人來的,必要消散;但若是從天主來的,你們不但不能消滅他們,恐怕你們反而成了與天主作對的人。」他們都贊成他的意見。他們遂把宗徒們叫來,鞭打了以後,命他們不可再因耶穌的名字講道,遂釋放了他們。他們喜喜歡歡地由公議會前出來,因為他們配為這名字受侮辱。他們每天不斷在聖殿內,或挨戶施教,宣講基督耶穌的福音。

福音:聖若望福音 6:1-15

那時候,耶穌往加里肋亞海,即提庇黎雅海的對岸去了。大批群眾,因為看見到他在患病者身上所行的神蹟,都跟隨著他。耶穌上了山,和他的門徒一起坐在那裏。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即逾越節,已臨近了。耶穌舉目看見大批群眾來到他前,就對斐理伯說:「你們從那裏買餅給這些人吃呢?」他說這話,是為試探斐理伯;他自己原知道要作什麼。斐理伯回答說:「就是二百塊『德納』的餅,也不夠每人分得一小塊。」有一個門徒,即西滿伯多祿的的哥哥安德肋說:「這裏有一個兒童,他有五個大餅和兩條魚;但是為這麼多的人這算得什麼?」耶穌說:「你們叫眾人坐下吧!」在那地方有很多青草,於是人們便坐下,男人約有五千。耶穌就拿起餅,祝謝後,分給坐下的人;對於魚也照樣作了;讓眾人任意吃。他們吃飽以後,耶穌向門徒說:「把剩下的碎塊收集起來,免得糟蹋了。」他們就把人吃後所剩下的五個大麥餅的碎塊,收集起來,裝滿了十二籃。眾人見了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人確是那要來到世界上的先知。」耶穌看出他們要來強迫他,立他為王,就獨自又退避到山裏去了。

2018年4月13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指出,當天的禮儀為我們提供了三個自由的榜樣。

為此,教宗邀請眾人自我反省:「我是否如同加瑪里耳一般,自由地冷靜思考,在我的生命中為天主騰出空間?我是否像是伯多祿和若望,即使在磨難中,依然自由且喜樂地跟隨耶穌?我是否自由自在,不受情欲、野心、時尚所束縛?或是跟有點精神分裂的世界一樣,高呼自由,卻更像個奴隸?」

「我們在復活期談論的自由,乃是天主子女的自由;耶穌藉著祂的救贖工程重新賜予我們這個身分。在當天的讀經中,加瑪里耳是第一個自由的榜樣。《宗徒大事錄》記載,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經師,說服公議會釋放伯多祿和若望。」

教宗解釋道:「加瑪里耳是一個自由的人,懂得冷靜思考,跟議員們講道理」,讓他們相信時間自會證明一切。自由的人很有耐心。加瑪里耳雖然是猶太人,既不是基督徒,也不承認耶穌是救主,但他是個自由的人。他懂得獨立思考,向別人表達意見,而且意見得到採納。自由的人不會急躁。比拉多也懂得冷靜思考。他察覺到耶穌是無辜的,卻沒能解決問題,因為他並不自由,而是一心想升官。他缺少自由的勇氣,因為他是功名、野心、成就的奴隸。」

教宗表示:「第二個自由的榜樣是伯多祿和若望。儘管公議會將他們無罪釋放,卻鞭打他們。他們受到不公義的懲罰後,喜喜歡歡地由公議會前出來,因為他們配為耶穌的名字受侮辱(宗5:41)。這是效法基督的喜樂,是另一種更偉大、更寬闊、更符合基督信仰的自由」。伯多祿大可去找判官,控告公議會,並索求賠償;但他反倒滿心喜悅,因為他們因耶穌之名受了苦。誠如耶穌所言:『幾時人為了我而辱罵迫害你們,你們是有福的』(瑪5:11)伯多祿和若望在磨難中保持自由,以跟隨耶穌。」

教宗指出:「基督徒會說:『上主,祢已經賜給我太多恩惠,為我受了太多苦。我能為祢做什麼呢?上主,請取走我的生命、我的意志、我的心靈,一切都是祢的。』這是愛戀耶穌基督的自由,因著信仰耶穌基督,蒙聖神所印證。今天也有許多在監獄裡受折磨的基督徒將這自由向前推進,宣認耶穌基督。」

「第三個榜樣便是耶穌本人。祂施行增餅奇跡後,看出熱情的群眾『要來強迫祂,立祂為王,就獨自又退避到山裡去了』(若6:15)。耶穌並不好大喜功,不為勝利的滋味所蒙蔽。祂很自由,正如祂在曠野裡三退魔誘那樣,因為祂自由地承行天父的旨意,最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最大的自由榜樣就是耶穌,祂承行天父的旨意是為了恢復我們作為天主兒女的身分。」

最後,教宗勉勵眾人默觀自由的三個榜樣,反省自己的自由:「我的自由是否符合基督信仰?我自由嗎?或者,我是情欲、野心、俗事、財富、時尚的奴隸嗎?這聽起來很滑稽,但有多少人是時尚的奴隸啊!這世界有點『精神分裂』,它高呼『自由』,卻更像個奴隸。讓我們思索天主在耶穌內賜給我們的這份自由。」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在復活喜悅中獲得服從、見證和具體務實

復活期第二周 星期四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5:27-33

聖殿警官與差役把宗徒領來之後,叫他們站在公議會中,大司祭便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這名字施教。你們看,你們卻把你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你們是有意把這人的血,引到我們身上來啊!」伯多祿和宗徒們回答說:「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我們祖先的天主復活了你們下毒手懸在木架上的耶穌。天主以右手舉揚了他,叫他做首領和救主,為賜給以色列人悔改和罪赦。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證人,並且天主給那些服從他的人所賞的聖神,也為此事作證。」他們一聽這話,大發雷霆,想要殺害他們。

福音:聖若望福音 3:31-36

那由上而來的,超越一切。那出於下地的,是屬於下地,且講論下地的事;那自上天而來的,超越萬有之上,他對所見所聞的,予以作證,卻沒有人接受他的見證。那接受他見證的人,就是證實天主是真實的。天主所派遣的,講論天主的話,因為天主把聖神無限量地賞賜了他。父愛子,並把一切交在他手中。那信從子的,便有永生;那不信從子的,不但不會見到生命,反有天主的義怒常在他身上。」

2018年4月12日,教宗方濟各經過復活期的短暫休息後恢復了在聖瑪爾大之家的清晨彌撒。教宗表示,基督徒的見證給人帶來麻煩,從不出賣真理,一如許多被殺害和迫害的基督徒所見證的那樣。相反地,妥協使基督徒的特色淡化、變得膚淺。因此,我們需要懇求恩寵,記得那與耶穌的第一次相遇,祂曾改變了我們的生命。

教宗圍繞門徒們在復活喜悅中獲得的三個特性:服從、見證和具體務實,展開彌撒講道。

服從

教宗說:「復活期的50天對宗徒們而言是慶祝基督復活的喜悅時期。這是真正的喜悅,但依然存在遲疑、恐懼,不知事情如何進展,然而,因著聖神降臨而化為一種英勇的喜悅。起初他們明白,因為他們看得見上主,但理解得不透徹,他們滿心歡喜卻無法完全理解。使他們徹底明悟的是聖神。雖然門徒們被禁止宣講耶穌,但他們由天使從監獄中逃脫後,再次返回了聖殿。正如今日取自《宗徒大事錄》的第一篇讀經所記述的,他們被帶到公議會上,大司祭便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耶穌的名字施教。』伯多祿答道:『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宗5:27-33)服從就是跟隨耶穌的道路,祂服從到底,一如祂在橄欖園所做的那樣。服從在於承行天主旨意。服從是聖子為我們開啟的道路,因此基督徒應當服從天主。」

見證

教宗說:「宗徒們從復活喜悅中獲得的第二個特性是『見證』,給人帶來麻煩的基督徒見證。我們或許在世俗和我們之間尋求一條妥協的道路,但基督徒的道路與妥協的道路無關。基督徒的道路是耐心地陪伴那些與我們的想法、與我們的信仰不同的人,給予容忍和陪伴,但絕不出賣真理。」

教宗表示:「首先是服從,其次是給人帶來麻煩的見證。迫害從那時起到現在一直存在。你們想想在非洲、在中東受迫害的基督徒。但今天受迫害的基督徒比初期更多,他們因宣認耶穌而被投入監獄、斬首、吊死。他們見證至死。」

具體務實

教宗然後談到宗徒們的第三個特性「具體務實」:「門徒們所宣講的是具體的事,不是童話故事。一如宗徒們所看見、所觸摸的,我們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觸摸了耶穌。罪惡、妥協和恐懼常常發生,使我們忘記我們與耶穌的初次相遇,那一次我們的生命被徹底改變。我們或許還有些印象,但這記憶已經模糊不清;這使我們成為『玫瑰水』的基督徒,顏色被沖淡、變得膚淺。耶穌穿越了我的生命,進入了我的心。聖神進入我內。然後,或許我會忘記,但要祈求恩寵,牢記那初次的相遇。」

最後,教宗勉勵我們祈求復活的喜悅。教宗說:「讓我們彼此代禱,祈求那源自聖神、由聖神所賜的喜悅:服從的復活喜悅、見證的復活喜悅、具體務實的復活喜悅。」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公開接見:聖洗聖事使我們沉浸在基督內

瑪竇福音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

2018年4月11日上午,約有2萬2千名信友在聖伯多祿廣場上參加了教宗方濟各主持的週三公開接見。教宗開啟了以教會聖事為主題的系列要理講授,當天講解了聖洗聖事。教宗說,聖洗聖事是基督徒生活的基礎,每個人都應記住自己領洗的日子。

「我們是基督徒,因此我們要讓耶穌基督住在我們內。聖洗聖事是第一件聖事,因為它是上主基督入住我們內的門戶,它使我們浸入上主的死亡和復活,在聖洗之泉淹沒舊人,從而誕生耶穌再造的新人。因此,聖洗聖事是再一次誕生,是藉著聖神的再生,是每位基督徒生活的中心事件。」

教宗勉勵信眾說:「我確信,我們大家都記得我們的出生日期。但我問自己,我也問你們:你們每個人都記得自己領洗的日期嗎?有人說記得,這很好。但回答的聲音有些微弱,也許因為很多人不記得。如果我們慶祝出生的那一天,我們怎能不慶祝,至少不忘記我們重生的日子呢?我給你們一份家庭作業。那些不記得自己領洗日期的人,問一問自己的母親、阿姨、叔叔、甥侄們,向他們詢問自己是什麼時候領洗的,之後就再也不要忘記。當那一天來到時,我要感謝上主,因為那正是耶穌進入我內、聖神進入我內的日子。那是另一個生日:重生的生日。拜託你們不要忘記這樣做。」

教宗繼續說:「聖洗聖事將我們浸入基督內,使我們成為祂的身體—教會的肢體,並參與祂在世界上的使命。聖洗聖事使基督生活在我們內,也使我們生活在與祂的契合中,好使每個人在教會內按照自己的狀況為改變世界而提供合作。」

「成年人在經歷慕道的信仰旅程後領洗,兒童則因著父母的信德而領洗。有人會問,為什麼給一個不明事理的孩子施洗呢?我們希望他長大明理後,由他自己提出領洗的請求。」

教宗解說道:「這意味著你對聖神沒有信心,因為當我們給一個孩子施洗時,聖神將進入這孩子內,聖神將使他成長,讓他從小就發展基督徒的美德,然後結出碩果。我們要儘量給每個孩子、給所有孩子這個機會,讓聖神在他們內指引他們的一生。你們不要忘記給孩子領洗。」

最後,教宗總結道:「聖洗聖事對每個人而言都是無償的恩典,但它如同種子那樣,需要在以信仰為養分的土地上生長並結出果實。如此一來,聖洗聖事使那些領受它的人基督化,使他成為另一個真正的基督。」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方濟各祝福Formula E電動方程式賽車

【鹽與光電視】2018年4月11日,教宗方濟各前往主持公開接見活動前,在他的住所聖瑪爾大之家入口的廣場前祝福了一輛Formula E電動方程式賽車。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後也接見了本週六(4月14日)舉行的首屆羅馬Formula E電動方程式汽車大獎賽的代表團和車手們。

這賽車是全電能驅動和零排放,響應了教宗方濟各在《願祢受讚頌》通諭中的教導。

圖片: Vatican Media/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為慈善工作拍賣「林寶堅尼」跑車禮物

教宗接見慈悲傳教士

來自五大洲的550多位慈悲傳教士從4月8日天主慈悲主日起開始在梵蒂岡舉行第二次聚會,並於4月10日上午在與教宗方濟各的會晤中結束活動。教宗在宗座大樓國王廳接見他們時,勉勵他們不要使天主的恩寵落空,因自己的態度而使那些悔改的罪人遠離天主。

教宗反省了傳教士所領受的特殊牧職—修和聖事,以及天主的慈悲說:「我們必須承認天主的慈悲沒有疆界,藉著你們的牧職你們成為一個具體標記,即教會不能、不可、也不願創造任何障礙或困難來阻止人們獲得天主的寬恕。」

教宗期望慈悲傳教士們妥善履行他們所肩負的責任,為此提出了一些反省,特別從《依撒意亞先知書》和保祿的書信獲得啟發。

「首先,我們要意識到自己是天主的合作者,祂的使者:我們以基督的名義帶來的訊息是與天主修和的訊息。誠如所見,天主需要人把祂的寬恕和慈悲帶到全世界。然而,成為慈悲合作者的前提是生活在我們首先經驗到的慈悲的愛內。因此,我們必須首先在個人存在的情境中認出天主的慈悲。」

教宗然後即席說道:「我告訴你們,很多次我注視這節經文:『我受到慈悲的恩待』。這對我有好處,給了我勇氣。可以這麼說,我覺得好似身在父親的擁抱中,被父親所愛撫。對我個人而言,重複這一舉動給了我如此強大的力量,因為這是事實:我也可以說:『我受到慈悲的恩待』。」

教宗的第二點反省是不要使天主的恩寵落空,卻應給予支持和推進。教宗解釋說:「辦告解的人已經與上主相遇,我們必須小心,不要因我們的態度而使他們遠離天主。沒有必要讓那些已經認識到自己是罪人、已經知錯的人感到羞愧;沒有必要去盤查,因為天父的恩寵已經介入其中;不可侵犯一個人與天主交往的神聖空間。」

教宗舉了一位樞機的故事說:「這位樞機是一位教廷的部長,他每週兩、三次去堂裡聽告解。有一天樞機說:『當我覺得對方開始難以啟齒時,我會立即意識到其中的難言之處,於是說:我明白了,繼續吧。』對方於是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然後,有時候我們會感到天主的沉默和捨棄。關於這第三點反思,教宗指出:「不僅在每個時代人類經歷重大黑暗時刻,會引發許多關於天主捨棄的疑問,我現在就想到了今天的敘利亞。但這些疑問也會臨在於個人事件中,對聖人同樣如此。」

教宗說:「耶穌在十字架上就親身經歷過極為深沉的捨棄。耶穌在十字架上呼喊道:『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我?』這是從遺棄深淵發出的呼聲。但天主沒有回答。十字架的言語似乎落入了虛無,因為聖父對聖子的沉默乃是任何人不再覺得被天主捨棄的代價。」

最後,教宗引用依撒意亞先知的話說:「看哪!我已把你刻在我的手掌上。(依49:16)」天主絕不會忘記祂的子民,祂不會忘記我們每一個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