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頒布《手諭》打擊教會内性侵或包庇罪行的新規範

2019年5月9日,聖座新聞室公布了教宗方濟各的新手諭,題為《你們是世界的光》。這道《手諭》為預防和阻止對未成年人、脆弱者,或因當局濫權而導致的暴力,制定了新措施。梵蒂岡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為此撰文,介紹和解釋了其中的新意。

“Vos estis lux mundi, 你們是世界的光…主耶穌基督召喚每一位信友做德行、正直、聖善的光輝榜樣”。以上是教宗方濟各新手諭取自《瑪竇福音》的標題和句首。頒發這道《手諭》,是為了對抗教會中聖職人員與修會會士犯的性侵惡行,以及主教和修會長上“干預或迴避”性侵事件的調查或忽略的行為。

教宗提醒衆人,「性侵罪行冒犯我們的天主,對受害者造成身體、心理和精神上的傷害,並給信友團體帶來損害」。《手諭》同時也提到宗徒們的繼承人在預防這類罪行上的特殊責任。新《手諭》是2019年2月在梵蒂岡召開保護未成年人會議的又一成果。《手諭》制定了打擊性侵的新法律程序,並確定了主教和修會長上的問責制度。這是一項普世性的法規,需在整個天主教會内實行。

在每個教區設立舉報「窗口」

《手諭》的新意之一是要求全球每一個教區在2020年6月之前「設立一個或多個固定且便於公眾呈報的機制」,揭發聖職人員與修會人士性侵犯、使用兒童色情物品、以及包庇這些罪行的行徑。新機制沒有說明這些「機制」的內涵,這是為了讓各教區自行採取運作方案,因其文化與情況相異而使用不同的機制。這樣,性侵惡行的受害者得以求助於本地教會,確保會受到良好接待,深知能得到保護而不至於受到反擊,而且當局也必會以最嚴謹的方式處理他們所反映的情況。

舉報的義務

《手諭》的另一個新意是要求所有聖職人員、修會會士和修女將他們所知道的關於性侵的全部信息以及在處理性侵事件時可能出現的忽略和包庇事實,向教會當局及時呈報。到目前為止,呈報的義務,從某種意義來說,只關係到個人的良心問題,但從今以後,這項義務成為在全球制定的法律規則。此一義務雖然是為聖職人員和修會人士制定的,所有教友也可以,而且被鼓勵使用教區的機制向教會有關當局呈報侵犯和騷擾的罪行。

關注的不僅是對未成年人性侵問題

新文件所關注的,不僅是對未成年人和脆弱成年人的騷擾和侵犯行徑,還包括了因當局濫權而導致的性暴力和騷擾。一切有關聖職人員性侵犯修女以及對修生和修會初學生的騷擾事件,也屬於呈報義務範圍。

包庇

在《手諭》的重要内涵中,包括識別出特定情況,即包庇行為,其中涉及「干預或避開有關聖職人員性侵罪行的調查,或予以忽略,不論是地方當局或教會的調查,行政性或刑事性的調查」。這裡所指的是那些在教會中擔負特殊重責的人,他們非但不對他人的侵犯罪行提出訴訟,反而為其隱瞞,掩護涉嫌罪犯而不保護受害者。

保護脆弱者

《手諭》強調保護未成年人(18歲以下)和脆弱者的重要性,將所謂的「脆弱者」的概念擴大,不再僅限於不能「習慣性使用」理智的人,而是延伸到偶而或暫時沒有理解和表達意願能力,以及生理有障礙的情況。在這方面,新手諭回應了最近頒布的梵蒂岡法律(CCXCVII, 2019年3月26日)。

遵守國家法律

向地方教會或修會長上呈報的義務並不改變本國法律規定的舉報義務:「遵行教會法律的同時,也應該遵守國家法律在每一個地區規定的權利與義務,特別是向地方當局呈報的義務。」

保護舉報者和受害者

有關保護舉報者的段落也非常重要。根據《手諭》的規定,舉報侵犯事件的人不可因他們的舉報而受到「偏見、反擊或歧視」。文件也關注到受害者,他們在過去被迫保持緘默。新法律則規定「不可約束他們對舉報內容保持緘默」。當然,有關告解必須保密的規定絕對不變,而且不可侵犯。此外,《你們是世界的光》手諭也規定,必須尊重受害者和他們家人的尊嚴,並且必須善待他們,給予他們適當的精神、醫療、心理援助。

主教負責調查工作

《手諭》規定由主教、樞機主教、修會長上和其他擔任教區和地方教會領導職責的人,即便是臨時性職務,負責調查工作。這個規定,不論是在調查直接性侵事件或在調查有關“包庇”或不盡本分、對所獲侵犯事件的消息不追查時,都必須遵守。

教省總主教的角色

《手諭》也提出了一項重要的新措施:在被告為一位主教的情況下,教省總主教接受聖座委託參與初步調查工作。在教會傳統中一向有教省總主教這個角色,如今,此個角色進一步加強,而且這表明在對主教進行調查時,也願意重視地方人力資源。教省總主教在接受任命調查了30天後,應向聖座呈遞「一份有關調查工作進展的資料性報告,而且該項調查應該在90天內完成」(此一限期因“正當理由”可以延長)。這份新文件規定了一定的期限,而且首次要求有關部會及時作出行動。

平信徒的參與

《手諭》引述《教會法典》所強調的平信徒的寶貴貢獻,規定教省總主教在進行調查時可按照個案的需要邀請「適任人選」給予協助,尤其應考慮到平信徒所能提供的合作。教宗多次表示,平信徒的專長和專業能力是教會的一項重要資源。如今新法律規定各主教團和各教區應準備一份願意提供合作者的適任人選的名單,不過,調查工作的最終責任仍然屬於教省總主教。

無罪推定

《手諭》重申對於被調查者要用無罪推定的原則。被告在接受主管部會調查時,應先得到通知,知道已經啓動調查工作。只有在實際展開正式訴訟時,才可以也必須通知此人對他的起訴。如果為保證調查或證據的完整性,在初步階段可以省略通知的流程。

結束調查

《手諭》沒有更改對罪行所規定的處罰,而是制定呈報和進行初步調查的流程。調查工作結束後,教省總主教(或在特定的情況下,晉陞最早的省區主教)必須將調查結果傳送給梵蒂岡主管部會,就此結束他的任務。梵蒂岡主管部會於是繼續「依照教會法對特殊個案的規定」,根據現有的教會法規行事。聖座根據初步調查的結果,可立刻對接受調查者採取預防和約束措施。

具體工作

透過教宗方濟各的這個新法律工具,天主教會在預防和對抗侵犯罪行的工作上邁出了新而果斷的一步,更加強調以具體行動來進行。正如教宗在《手諭》開端所寫的,「要使各種形式的這類現象不再出現,就需要持續且深入的心靈皈依,而這種皈依應該以教會全體成員的具體而有效的行動來證明」。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榮休本篤十六世撰文:回歸天主,跨越侵犯的危機

「我們一旦拒絕天主的愛,邪惡的勢力遂由此而生……。因此,學習敬愛天主是人類的救贖之路。」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投書德國「聖職人員期刊」(Klerusblatt)的長篇文章中如此寫道。這篇文章探討的是聖職人員侵犯未成年人的問題。

本篤十六世提到,教宗方濟各今年2月舉辦了「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以提供「強烈的信號,恢復教會作為萬民之光的信譽,讓人再次相信教會是有助於打擊毀滅性勢力的一股力量」。「儘管榮休教宗不再肩負任何直接責任」,但本篤十六世仍渴望為這使命貢獻己力,並感謝教宗方濟各努力讓我們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榮休教宗的文章分成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談到1960年代掀起性革命浪潮的社會環境。他寫道,在那個時代,戀童癖得到「認可」,甚至獲得正面評價。那段時間,「司鐸聖召衰竭,喪失聖職身分的案件數量龐大」,而且「天主教倫理神學式微」,開始陷入相對主義的誘惑。

榮休教宗引用了15名天主教神學家1989年在科隆的聲明,稱之演變成「對教會訓導和若望保祿二世的抗議呼聲」。就在那段時期,《真理的光輝》通諭於1993年問世;這份文件闡明,「有些行為絕不可能成為良善的」。拉青格指出,「在倫理神學的諸多領域」,發展出「教會沒有也不能擁有自身道德訓導的論點」,這種觀念導致「教會的道德權威徹底受到質疑」,最終「在真理與謊言的界線瀕臨危險時,教會被迫保持沉默」。

第二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談到這段司鐸培育和生活進程的後果。他寫明:「在某些修院內形成了同性戀小圈子,他們或多或少行事開放。」「聖座知道這些問題,卻沒有接獲相關的細節」。「針對時至當年一直盛行的傳統,梵二大公會議的精神事實上被解讀為批評或負面的態度。那種傳統必須以新的關係取而代之,也就是向世界徹底敞開的關係」,甚至是「培養出煥然一新、與時俱進的『至公性』」。

本篤十六世強調,就他的記憶來說,戀童癖的問題「要到1980年代後期才變得棘手」,而第一時刻的處理方式相當緩慢,格外保障被告的權益,幾乎造成無法判罪。為此,在與若望保祿二世商議後,處理未成年侵犯案件的職權交給了聖座教義部,好能透過「真正的懲戒程序,在法律上處以最高刑罰」:也就是喪失聖職身分。儘管如此,延誤辦案時機的情況經常發生,這「理當加以避免」。為此,「教宗方濟各採取了進一步的改革」。

第三個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自問,哪些是教會的正確回應。他表明,「為了對抗那威脅我們和全世界的邪惡,最好的解藥莫過於全然信靠」天主的愛。「一個沒有天主的世界,只會是個沒有意義的世界」,缺少「分辨善惡的標準」,崇尚弱肉強食的法則,真理再也不重要。本篤教宗強烈譴責西方社會將天主從公共領域中挪去,「因此愈加丟失以人為本的準則,造成人被摧毀」,如同戀童癖的案例:「它被理論化,不久前還被視為完全正確的事,並且廣為流傳」。這一切的應對之道是「重新學習承認天主是我們生命的基石」。

秉持著回歸天主的願景,榮休教宗也提到必須更新對感恩祭的信仰。感恩祭往往被貶低為「儀式性的舉動」,破壞基督死而復活的「奧跡的偉大」。相反地,要「再次理解祂受難、犧牲的偉大。我們必須竭盡所能地保護神聖感恩祭的恩典不被侵犯」。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接著告誡道,「今天大部分的人把教會當成純粹的政治工具。許多司鐸施加侵犯案的危機促使我們以為,教會竟是如此糟糕,務必果斷地親手重新打造。然而,我們塑造的教會不會帶來任何希望」。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點出魔鬼的行動:這個控告者「想要展現出義人並不存在」,藉此詆毀天主。「不,包括今天在內,教會不只是有腐臭的魚和莠子。天主的教會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就連在今天,她始終是天主用來拯救我們的工具。至關重要的是,以全然的真理來對抗魔鬼的謊言:是的,教會內存在著罪與惡。但即使是今天,聖潔的教會依然堅不可摧。今日的教會是未曾有過的殉道者的教會,因此成為永生天主的見證人」。

結尾

在文章的結尾,榮休教宗表示,「發現教會的活躍是一項美妙的任務,使我們更加堅定,不斷品嚐信仰的喜悅」。拉青格教宗最後向教宗方濟各表達感激之情,因為他努力讓所有人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為保護兒童提出多項計劃

2019年4月7日,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結束全體大會並發表公告。這份結束公告提到,教宗方濟各2月24日在梵蒂岡保護兒童峰會閉幕時表明:「我們能提供給受害者、神聖慈母教會的子民和全世界的最好結果,以及最有效的解決之道,就是努力改變牧靈方針,集體改弦易轍,謙卑地學習、聆聽、協助並保護最脆弱的人。」

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第10屆全體大會4月4日在羅馬展開,沿著教宗指示的方向前行,聆聽了一名非洲婦女的見證:她來自撒哈拉沙漠以南,年幼時遭到聖職人員的性侵犯,如今已經為人母親。委員會會持續竭盡所能地細心聆聽教會內侵犯受害者的親身經歷。在這次大會上,這名婦女作出令人難忘的見證,針對受害者在自身文化環境中的複雜難題提出了見解,委員會成員為此向她致以由衷感激。

在全體大會開幕式上,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主席奧馬利樞機向成員轉達了教宗的問候和讚賞。在他們的提議和協助下,各地主教團主席今年2月參加了保護兒童會議,梵蒂岡城國和聖座近日公布了保護措施的綱領和法規。2月份會議的成果顯示出,牧者們明確意識到教會在保護兒童領域扮演的關鍵性角色,以及仍有許多工作有待完成。

有鑒於該委員會的特殊職責在於向教宗提出建言,並透過教宗支持地方教會的領導工作,因此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提出了多項計劃,諸如:

一、成立倖存者線上顧問團 “Virtual Survivor’s Advisory Panel” (Sap),透過工作小組與倖存者們合作。如此一來,能在安全又親切的空間聆聽倖存者,並從他們身上加以學習。目前,巴西、贊比亞和菲律賓教會內已發展了當地的倖存者線上顧問團。

二、舉辦研討日活動,與國際專家一起深入了解性方面的罪行及其影響,以便於未來預防侵犯行為。認識這個現象乃是為兒童創造安全環境的關鍵因素。

三、建立審核機制,包括審查保護兒童綱領的相關材料,以及分析各種監督落實程度的模型,以期創造資源來支持地方教會保護兒童項目的制定、落實、修正和審核。

四、針對天主教學校內保護兒童的教育和培訓項目的落實狀況,進行評估和研究。試驗項目首先在南非、哥倫比亞、印度、菲律賓和湯加推展。

五、預計於2019年12月舉行國際學術研討會,探討「謹慎和透明度」的議題,格外關注教會法的懲戒訴訟程序。

六、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與波哥大總教區聯合舉辦「拉丁美洲在教會和公民社會保護機制專題研討會」,與會單位有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男女修會會士聯盟(Clar)、拉丁美洲主教團委員會(Celam)、天主教學校、政府機構、國際和地區非政府組織、國際媒體,以及其它不同宗派的教會。

此外,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的工作小組還與教廷其它在保護兒童領域負有特殊職責的部會進行對話,包括:教廷教義部、宗座平信徒、家庭和生命部、宗座奉獻生活和使徒團體部、教廷聖職部,以及主教部。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感謝希克魯納總主教在全體大會期間與委員會成員分享了他的時間和專長。

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於2014年3月由教宗方濟各成立,旨在提出最恰當的舉措來保護所有兒童和脆弱的成年人,以促使地方教會在當地負起責任。

 

教會透視: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 (2)

2019年2月21日至24日在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此會議已經圓滿結束。在會議上,有不同界別的人士就3天會議討論的主題發表講話:即主教的責任、問責、透明度。發表者中包括樞機、主教團主席、修會代表、記者、還有性侵倖存者的見證。

教宗方濟各在會議的最後一天,更與神長們一同參加懺悔禮儀作良心省察並告明己罪。在2月24日主日,教宗方濟各為會議主持了閉幕彌撒,他嚴厲譴責性侵的禍患,呼籲世界當局和每個人全面打擊未成年人遭性侵和其它侵犯的罪行。

教會透視: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 (1)

相關中文資訊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專頁

教會透視: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 (1)

2019年2月21日至24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這是一個首次在全球層面邀請世界各地所有主教團主席和修會負責人以福音的目光應對這個問題的會議。本次會議的目標其中包括: 聆聽受害者,增進大眾意識,提升相關認識,發展新的法規和程序,分享良好方法等等。是次會議出席人數一共190位,其中有114位主教團主席,當中包括天主教會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洪山川總主教。另外,有15位非主教團類別的獲邀出席者,當中包括天主教澳門教區主教李斌生。

本台《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行政總監羅思家神父也被邀請參與會議,他已飛抵羅馬並為我們在當地介紹此會議。此外,澳洲主教團主席、布里斯本總主教馬爾谷·柯勒律治總主教(Mark Coleridge) 及加拿大主教團主席、聖若望-朗基爾教區主教利昂內爾讓德龍(Lionel Gendron)向本台談及了他們對這次歷史性會議的期望。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專頁

回顧教會打擊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問題上的歷史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即將召開之際,《梵蒂岡新聞網》回顧了歷任教宗、梵蒂岡和地方教會在打擊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問題上的歷程。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是一個首次在全球層級邀請世界各地所有主教團主席和修會負責人以福音的目光應對這個問題的會議,具備前所未聞的「同道偕行」特質,標誌了在當前的歷史背景下,對教宗方濟各而言,打擊聖職人員施加侵犯的禍患乃是首要之務。聆聽受害者,增進大眾意識,提升相關認識,發展新的法規和程序,分享良好作法,這些是本次會議的部分目標。

漫長歷程的里程碑

然而,本次會議並非聖座或各地主教團在這方面邁出的第一步,卻是天主教會歷程中歷史性的里程碑。加拿大、美國、愛爾蘭、澳洲等國已在這領域努力了30多年,歐洲則推展了10年左右;本次會議結束後,這歷程還將持續推進。18年前,梵蒂岡修訂了有關聖職人員侵犯未成年人的教會法規。與此同時,這20年來,歷任教宗在這痛苦的議題上作出了數不盡的舉措、講話和文件。法規和規範的公布往往無法立即改變思維,從而打擊侵犯問題。然而,在本次會議即將展開之際,當然不能稱之為教會保護兒童的「元年」。

最初的舉措:加拿大、美國、愛爾蘭和澳洲

在世界各地的教會內,加拿大主教團於1987年最先頒布了有關兒童性暴力的指示。1989年,聖職人員對兒童施加性暴力的消息造成輿論一片譁然,隨後加拿大教會成立了專門委員會,並於1992年公布了《從痛苦到希望》文件 (From Pain to Hope),對天主教徒、主教,以及司鐸培育負責人提出了50點「建議」。

在美國,主教團大會1992年6月首次正式應對司鐸對兒童施加性暴力的問題,制定「五大原則」,其中包括「倘若一項指控的證據充足」,就要立即解除「犯罪嫌疑人的牧職」,移交「相關的司法和醫療單位」。儘管如此,在接下來幾年內,這現象仍持續蔓延,而且處理不當,在《波士頓環球報》的歷史性調查中招致譴責,這促使若望保祿二世召集美國樞機們2002年4月前來羅馬開會。

在愛爾蘭,教會於1994年成立了天主教主教處理司鐸和會士性侵犯兒童問題諮詢小組,並於隔年12月公布首份《總結報告》。然而,在全球範圍內,澳洲首先公布相關規範,以處理教區內聖職人員的戀童案件。

1996年12月,澳洲所有教區通過了《走向治癒》文件 (Towards Healing),並於1997年3月實施。

新的教會法規:侵犯乃嚴重罪行

在21世紀初,聖座在處理侵犯案件上著手並落實了教會法規的深刻革新,針對懲處、程序和職權進行修訂;這尤其歸功於拉青格樞機,即後來當選教宗的本篤十六世。2001年,若望保祿二世的《保護聖事的神聖性》手諭將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的罪行列入所謂的「最嚴重的罪行」,其處理權保留給聖座教義部。2010年,本篤十六世要求聖座教義部針對「最嚴重的罪行」頒布了新的法規,加快程序,引進「訴訟外的法令」,將法律追訴期從10年延長為20年,並加入了「兒童色情罪」。同一年,柏林爆發了耶穌會嘉尼削公學案件;早於2002年就公布相關《準則》的德國主教團,在這案件的催促下修訂了《準則》,增加與當局的合作。

2009年,愛爾蘭在政府專門委員會的多年努力下,公布了《瑞安報告》和《墨菲報告》,前者涉及學校體系的侵犯案,後者是都柏林總教區成員30年來犯下的侵犯兒童案。這些報告引起廣大迴響,顯示出教會在處理侵犯案件上的不足,促使本篤十六世召集愛爾蘭主教們前來羅馬開會;然後,2010年3月公布了致愛爾蘭全體天主教徒「牧函」,敦促信友們採取真正符合福音精神的舉措,公正而有效地回應這種背信之舉,並於2010年11月至2012年3月派遣教宗特使視察該國。2008年起,本篤十六世在牧靈訪問美國、澳大利亞、英國、馬耳他和德國期間都會晤了侵犯受害者。後來,教宗方濟各也經常在聖瑪爾大之家私下這麼做。

要求各地主教團制定《準則》

這個歷程中另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教義部隨後於2011年5月公布的一封通函,要求世界各地的主教團制定《準則》來處理侵犯案件,協助受害者,並提供相關指示,以便於協調同一個地區內各教區的措施。文件指出,處理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的罪行,首先是教區主教的責任。

額我略大學專題研討會

正是為了協助所有主教團和修會在制定《準則》上作好充分準備,聖座鼓勵籌備一場國際專題研討會,並於2012年2月在宗座額我略大學舉行,主題為「走向治癒和更新」,它與2019年2月的保護兒童會議一樣面向「全世界」;當時共有110名主教團代表和35名修會長上與會。在這場國際專題研討會期間,宣布了在額我略大學成立保護兒童中心,在措爾納神父的領導下,培養專業人才來預防侵犯。

新的宗座委員會

教宗方濟各牧職期間防治侵犯的首要重大一步,是2013年12月宣布成立新的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為《準則》制定樣板、為主教籌辦新法規的學習課程、舉行為侵犯受害者祈禱日活動,這些是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的若干成果。

此外,教宗方濟各也在有關侵犯的法規和程序方面,推動了教會法典的革新。針對教會當局的問責議題, 2016年6月頒布了《如同一位慈母》手諭,首次確定根據教會法的程序,將那些在處理性侵犯案件上有所「疏忽」的主教們撤除職務。

2014年11月,教宗在教義部之下成立了一個審查教會內「最嚴重罪行」申訴案的調查團隊,並委託給希克盧納總主教負責。其目的在於確保侵犯兒童案件也能儘快審查。

為了促進教會在保護兒童的努力,不僅要展望教會內部,更要加強教會與整個社會的合作。為此,教宗方濟各於2017年10月支持並推動了「在數字世界的兒童尊嚴」國際研討會於宗座額我略大學舉行。

打擊侵犯等同於打擊教權主義

在牧靈訪問智利期間,教宗方濟各2018年1月必須直接應對司鐸卡拉迪馬事件在地方教會製造分裂的醜聞;此前,聖座於2011年確認了這名司鐸的侵犯案件有罪。在2月份委託希克盧納總主教進行調查後,教宗4月致函智利主教們,承認「由於缺乏真實的訊息,在評估和理解情況方面犯下嚴重的錯誤」。之後,教宗召集智利主教團全體成員5月前來羅馬開會;所有主教在會議結束時向教宗提出辭呈,只有其中少數辭呈獲准。

在這個背景下,教宗近來針對這個議題頒布了幾份牧靈文件。2018年5月,教宗致函「在智利的旅途中的天主子民」,感謝侵犯受害者的勇氣,並要求全體天主子民一同打擊教權主義這個侵犯的禍根。再者,在2018年8月的《致天主子民書》中,教宗指出性侵犯、濫權和踐踏良心之間的關聯,表明向侵犯說不,等同於向教權主義說不。在同一個月,教宗前往愛爾蘭出席世界家庭大會,說道:「教會當局沒有妥善處理這些令人厭惡罪行的失責行為,當然引發了義怒,成了天主教團體痛苦和恥辱的原因。」

最後,在最新的一份牧靈文件,也就是在2019年1月「致美國主教信函」裡,教宗強調,侵犯導致信譽受損,這不僅需要改善行政組織,還需要「改變我們的心態、我們祈禱的方式、管理權力和財務的方法,以及履行職權的作風」。

《在教會内保護兒童會議》

更多相關資訊

《在教會内保護兒童會議》記者會

2019年2月18日上午,聖座新聞室舉行記者會,介紹將於2月21日至24日在梵蒂岡召開的「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本次會議籌備委員會的幾位成員,包括芝加哥總主教庫皮敕(Blase J. Cupich)樞機和馬耳他總主教、時任教廷教義部副秘書長希克盧納(Charles J. Scicluna)回答了在場記者的提問。

希克盧納總主教首先闡明:「這次會議是長期以來在這段旅程中行走的一個階段,其目的在於建立正確的先決條件,好能在今後予以具體的跟進。換句話說,主教們在返回自己的教區後能繼續這項工作,起草相關程序,意識到自己的責任。」

他堅決表示:「否認事實是初期的一種應對機制,但我們必須棄絕緘默的規則,消除形成同謀的機會,因為『保密禁規』無法令人接受。在涉及保護無辜者時,我們不能讓步:需要找到更適當的解決問題的措施,因為教會應是衆人,尤其應是兒童的安全場所。」

談到對這次會議的期待,希克盧納總主教明確指出:「我們首先應談合乎情理的期待。事實上,3天的時間無法解決所有問題,重要的是,今後在對每個情況採取的決定上能滿足人們的期待。」

庫皮敕樞機則談到「透明度上的新曙光」,説明前來參加會議的主教們大部分都是主教團主席,他們必須清楚了解在這個願景上哪些是自己的責任。樞機也談到「預防計劃」,藉此將避免過去的事再次發生。他說:「許多與會者在前來梵蒂岡之前,已經按照教宗方濟各的要求會晤了受害者,他們每個人心中都帶著受到教會成員侵犯者的創傷。」

被問及同性戀的問題,庫皮敕樞機闡明:「同性戀不是導致性侵的原因。」他也表示:「那些有意修道的人也應接受適當的篩選,將有可能造成侵犯未成人個案的候選人排除在外。」

本次會議的主持人、若瑟·拉青格-本篤十六世梵蒂岡基金會主席隆巴爾迪神父(Federico Lombardi)在記者會上介紹了3天會議討論的主題:即主教的責任、彙報機制,也就是主教或修會長上該向誰彙報自己在這方面的工作,以及透明度。

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成員、宗座額我略大學保護兒童中心主任措爾納神父(Hans Zollner, S.J.)介紹了這次會議已經開通的官方網站:

《在教會内保護兒童會議》網址

pbc2019.org

措爾納神父表示:「這網站將是開展未來創舉的工具,將定期更新,問卷已經提交給與會者。」

鹽與光《在教會内保護兒童會議》專頁

相關資訊

教義部裁定麥卡里克性侵罪成被撤聖職身份

2019年2月16日,教廷教義部發表公告宣布現年88歲的前任樞機及美國華盛頓榮休總主教麥卡里克(Theodore Edgar McCarrick)已被撤銷聖職身分。以下是公告全文:

2019年1月11日,教義部大會針對華盛頓榮休總主教麥卡里克的懲戒訴訟程序作出結案裁決,宣判他在擔任聖職人員期間被控告的下述罪行有罪:他藉著聽告解的機會引誘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犯下第六誡之罪,並因濫權加重案情。為此懲罰撤銷他的聖職身份。

2019年2月13日,教義部例行會議審查了申訴書所陳訴的理由,並決定確認大會的裁決。這項決定已於2019年2月15日通知麥卡里克。教宗依法確認了這是最終決定,使它成為既判事項,換言之,此案不得再申訴。

2017年9月,紐約總教區向聖座舉報,有一名男子指控時任樞機麥卡里克曾在上個世紀70年代對他施加侵犯。教宗遂下令在紐約總教區展開初步的全面調查,並在調查結束後,把相關報告移交給聖座教義部。2018年6月,在教宗的指示下,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要求麥卡里克不得繼續公開履行司鐸牧職。與此同時,由於浮現重大線索,教宗於2018年7月28日接受了麥卡里克辭去樞機團成員身分的請求,命令他不得公開履行牧職,並且務必度祈禱和懺悔的生活。

2018年10月6日,聖座一份公告大力肯定:「無論是侵犯行徑或是掩蓋事實,我們都不再予以容忍;而對於犯下如此惡行或者加以袒護的主教們作出差別待遇,其實是一種絕對無法接受的教權主義形式。」

公告再次重申,教宗方濟各「懇切呼籲同心協力打擊在教會內外的嚴重侵犯禍患,預防這種罪行再次發生,以免社會上最無辜弱小者受傷。如同早已宣布的那樣,教宗召集了世界各地主教團主席2019年2月一同開會,而教宗最近在《致天主子民信函》中的話語仍在迴盪著:『我們回應這殃及許多生命的災難的唯一方法,是要把它當作關乎我們天主子民每個成員的任務。這種感到我們是天主子民的一分子並擁有共同歷史的意識,將能幫助我們承認我們以前的罪過,秉持懺悔的開放態度讓自己從內在得到更新。』(2018年8月20日)」

2018年10月7日,奧萊特(Marc Ouellet)樞機發表一封公開信,以回應宗座前任駐華府大使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總主教有關麥卡里克事件的指控。奧萊特樞機以主教部部長的身分作出個人見證。當然,他問道:「今天眾所周知他言行不一的人,當年怎麼會步步高升,甚至擔任華盛頓總主教和樞機這種高層職務。」

奧萊特樞機對此表示訝異,並承認當事人的遴選過程有瑕疵。無論如何,他指出,歷任教宗作出的決定立基於在那切確時刻所掌握的信息,由此形成的謹慎判斷並非不會出錯。再者,奧萊特樞機也觀察到,麥卡里克懂得自我防衛,很擅長打消種種針對他的疑慮。先前之所以沒有對他作出後續如此嚴厲的決定,是因為今日不同往昔,當時沒有足夠的證據來定他的罪。

主教部部長解釋道,在本篤十六世教宗的牧職期間,麥卡里克「被嚴正告誡」不得旅行或公開露面,以免引起更多的流言蜚語,但麥卡里克卻置若罔聞。將本篤十六世的這些舉措扭曲為「制裁處分」,並聲稱教宗方濟各加以取消,這是不實的說法,奧萊特樞機予以強烈譴責。更何況,教宗方濟各「與麥卡里克在紐約、梅塔欽等地的升遷毫無關聯;當麥卡里克侵犯兒童的指控證據明確時,教宗還撤除了他的樞機尊位」。

 

梵蒂岡打破沉默回應前任樞機麥卡里克的指控

在有關麥卡里克總主教(Theodore McCarrick)行徑的指控公諸於世後,教宗方濟各意識到並且擔憂這些指控正在信眾良心內造成迷惘,因此決定發表以下公告:

2017年9月,紐約總教區向聖座舉報,有一名男子指控時任樞機麥卡里克曾在上個世紀70年代對他施加侵犯。教宗遂下令在紐約總教區展開初步的全面調查,並在調查結束後,把相關報告移交給聖座教義部。與此同時,由於在調查期間浮現了重大線索,聖父接受了麥卡里克總主教辭去樞機團成員身分的請求,命令他不得公開履行牧職,並且務必度祈禱和懺悔的生活。

聖座也將在適當時機公布麥卡里克總主教案件的結論。此外,至於其它針對麥卡里克總主教的指控,聖父決定針對聖座各部會檔案室裡現存有關時任麥卡里克樞機的所有資料進行詳細的研究,並將它與初步調查中蒐集到的信息匯整在一起,以釐清所有重大事件,將一切放在其歷史背景中客觀地評估。

聖座知道在審查事實和情況的過程中,或許會發現當時的一些選擇與今天應對這類問題的態度相左。然而,誠如教宗方濟各所言,「我們將走真理之路,不論這條路將帶我們前往何處。」(費城,2015年9月27日)無論是侵犯行徑或是掩蓋事實,我們都不再予以容忍;而對於犯下如此惡行或者加以袒護的主教們作出差別待遇,其實是一種絕對無法接受的教權主義形式。

教宗方濟各再次懇切呼籲同心協力打擊在教會內外的嚴重侵犯禍患,預防這種罪行再次發生,以免社會上最無辜弱小者受傷。如同早已宣布的那樣,教宗召集了世界各地主教團主席明年2月一同開會,而教宗最近在《致天主子民信函》中的話語仍在迴盪著:「我們回應這殃及許多生命的災難的唯一方法,是要把它當作關乎我們天主子民每個成員的任務。這種感到我們是天主子民的一分子並擁有共同歷史的意識,將能幫助我們承認我們以前的罪過,秉持懺悔的開放態度讓自己從內在得到更新。」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召集世界各地主教團討論有關侵犯的議題

2018年9月12日,聖座新聞室副主任格拉西亞女士(Paloma Garcia Ovejero)在九人樞機咨議會結束之際的記者會上宣布,教宗方濟各將於2019年2月21日至24日在梵蒂岡接見世界各地主教團的主席,討論「如何預防對未成年人和脆弱成年人的侵犯」。

格拉西亞女士說:「教宗親自出席了樞機咨議會。在宗座保護兒童委員會主席奧馬利(Sean Patrick O’Malley)樞機匯報了該委員會的工作進展後,教宗詢問了相關事務。此外,所有與會的樞機也為第九屆世界家庭會議的圓滿成功表示欣喜。」

關於樞機們9月10日會議首日對教宗提出的請求,也就是「懇請教宗思考咨議會本身的工作、架構和組成,同時顧及到某些成員年事已高」,聖座新聞室副主任對此表示沒有新的消息。記者會上只公布了樞機咨議會下次開會的日期將是2018年12月10日至12日。

樞機咨議會從2013年成立至今已有5年之久。本次會議大多是在討論羅馬聖座新版憲章草稿的最後校正工作,這份憲章的名稱暫定為《你們去宣傳福音》。如此一來,咨議會得以呈交給教宗一份暫定文件,該文件有待「校訂文字,並按照《天主教法典》重新審閱」。

本次出席會議的樞機只有6位,缺席者是智利聖地亞哥榮休總主教埃拉蘇里斯(Francisco Javier Errázuriz Ossa)樞機、金沙薩總主教帕西尼亞(Laurent Monsengwo Pasinya)樞機,以及教廷經濟秘書處處長佩爾(George Pell)樞機。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