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司鐸們該如同鮑思高神父那樣喜悅

讀經一(我們應以完備的信德,堅持所明認的望德,也應該彼此關懷,激發愛德。)
恭讀致希伯來人書 10:19-25

弟兄們!我們既然懷著大膽的信心,靠著耶穌的寶血得以進入聖殿,即進入由他給我們開創的一條又新又活,通過帳幔,即他肉身的道路;而且我們既然又有一位掌管天主家庭的偉大司祭;我們就應在洗淨心靈,脫離邪僻的良心,和用淨水洗滌身體以後,懷著真誠的心,以完備的信德去接近天主;也應該堅持所明認的望德,毫不動搖,因為應許的那位是忠信的;也應該彼此關懷,激發愛德,勉勵行善,決不離棄我們的集會,就像一些人所習慣行的,反而應彼此勸勉;你們見那日子越近,就越該如此。

福音﹙燈應放在燈台上。你們用什麼尺度量人﹐也要用什麼尺度量你們。﹚
恭讀聖馬爾谷福音 4:21-25

那時,耶穌向門徒們說:「人拿燈來,豈是為放在斗底或床下嗎?不是為放在燈台上嗎?因為沒有什麼隱藏的事,不是為顯露出來的;也沒有隱密的事,不是為彰明出來的。誰若有耳聽,聽吧!」耶穌又向他們說:「要留心你們所聽的:你們用什麼尺度量給人,也要用什麼尺度量給你們,且要多加給你們,因為凡有的,還要給他;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從他奪去。」

2019年1月31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的清晨彌撒中表示,司鐸應當喜悅,具有人的眼光和天主的眼光,一如聖若望鮑思高那樣。

教宗說:「在鮑思高晉鐸的日子,他的母親,一位從未在神學院讀過書的謙卑農婦,對他說:『今天你就要開始受苦了』。母親是想強調一個現實,但也在提醒兒子若沒有意識到苦難,則意味著某些事情出了問題。對司鐸而言,苦難是事情正常運作的一個記號,這並不是因為神父要當個苦行僧,而是為了像鮑思高神父那樣,有勇氣以人的眼光和天主的眼光看待現實。在共濟會不斷興起的時代,鮑思高神父看到了對聖職的激烈反對,看到封閉的貴族,窮人真的是窮困潦倒,被遺棄,他在街上看到了年輕人。」

教宗說:「鮑思高神父以兄長和父親的角色,以人的眼光看待這些青年,心想:『不,他們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這些年輕人可能會死在絞刑架上,躺在卡法索(Giuseppe Cafasso)神父懷裡。』作為人,他心生憐憫,作為人,他開始想辦法讓年輕人成長,讓他們成熟。這是人的道路。然後,他也有勇氣以天主的眼光看待,他去求天主說:『這是不公平的!面對這狀況該如何做呢?祢創造這些人,是為了使他們獲得豐富的生命,可他們卻生活在悲劇當中』。一方面,鮑思高神父以父親的愛看待現實,另一方面他以乞求的眼光注視天主,祈求被光照,好能開啟前進的道路。實際上,在十九世紀的都靈,若瑟·卡法索神父常常去監獄安慰囚犯,甚至陪伴被判處死刑的人直到絞刑架上。他是聖若望鮑思高的好朋友。因此,司鐸必須以人的眼光和天主的眼光看待現實。這意味著花很長時間在聖體龕前祈禱。鮑思高神父走到青年身邊,安排他們做遊戲,把他們組織成一個團體,彼此為弟兄姐妹。鮑思高神父與他們同行,聆聽他們,與他們一同哭泣,鼓勵他們不斷前行。」

教宗然後強調:「司鐸不應該成為公務員、只在規定時間內上班的職員。我們有很多稱職的公務員,他們履行職務,做公務員應該做的事。但司鐸不是公務員!」

最後,教宗感謝天主賜予我們聖若望鮑思高神父:「他從小就開始幹活,他知道每天賺取麵包意味著什麼,他懂得什麼是憐憫,現實到底是什麼。他從天主那裡獲得了一顆做父親和老師的偉大心腸。司鐸的牧靈工作做得好,有能力以人的眼光和天主的眼光看待現實,會有哪些跡象呢?喜悅。當一位司鐸感受不到內在喜悅時,就應該立即停下來,找出原因。眾所周知,鮑思高神父是個喜悅的人,他是個快樂的老師。因為他讓別人感到喜悅,同時他自己也感到喜悅。今天,讓我們因著鮑思高神父的代禱,向上主祈求恩寵,好使我們的司鐸感到喜悅。他們之所以喜悅,是因為他們真正懂得了為什麼要以人的眼光和天主的眼光看待牧靈事物、看待天主子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聖母進教之佑大殿祝聖150週年

聖母進教之佑大殿位於意大利都靈市華道角,亦是整個慈幼會大家庭的核心所在。1875 年,首批傳教士是在這裡被派遣出外傳教的,直到今日,所有慈幼會的傳教士也在這裡受派遣到世界各個角落去的。

慈幼會會祖-聖若望‧鮑思高神父於 1844 年的夢境中預見大殿,鮑思高神父敘述自己的夢境說:

「我彷彿是在一塊很大的草地上。那裡有無數的青年:有的打架,有的咒罵。他們所投的石子像雨點似的在空中亂飛。我正想離開那個地方,忽然出現一位女人;她給我說:『你到那些青年們中間工作去吧!』我服從她的命令,朝著那些青年們那裡走去。可是,我能做些甚麼呢?沒有一個可收容他們的地方。

我就央求那位女人了。她對我說︰『看!這裡有地方。』說著她指給我看一塊草地。

我說:『這裡只有一塊草地。此外,甚麼都沒有。』

她回答說:『我的兒子和使徒們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啊!』

我就到那塊草地上去工作,講道理、聽告解,教導那些青年。但我發覺若無一處四周有圍牆的地方,和幾間房屋為收容那些無家可歸的青年,不管甚麼工作也沒有用。

那位女人便對我說:『你看!』

我望了望,只見一間又小又低的聖堂,一個小小的運動場和許多青年。我就繼續工作。但因為那間聖堂太小,我再向她請求。她又給我看一座比方才那間寬大得多的聖堂,旁邊還有一座房屋,我還看到一處種滿了玉米、馬鈴薯、捲心菜和其他疏菜的田園。

她又對我說:『都靈城的光榮殉道者亞文道雷和屋大維奧是在這裡壯烈成仁的。就在這塊被他們熱血濺濕和聖化的地方,我要天主受人特別的恭敬』。

在那一座宏偉的大聖堂裡面掛著一張橫額,上面用拉丁文寫著幾個大字: “Hic Domus mea, inde gloria mea”。意即:『這是我的家,從這裡將發顯我的光榮。』

我於是記著這塊種滿了馬鈴薯和玉米的地方。我很快就發現這正是青年中心外面的那塊田地,從此,我就稱它為「夢境之地」,即現在聖母進教之佑大殿所在的地方。」

就在1850年6月20日,鮑思高神父購買了那塊田,可是後來於1854年,由於急欲還債,而把它賣去。 直到1863年2月11日,他又再度獲得了那塊田的主權。

1862年,鮑思高神父認為當時所使用的聖堂太小了,容納不下所有的學生。所以,他要造一座更美更大的聖堂,要造得很壯麗。要給它取名為:聖母進教之佑堂。雖然,鮑思高神父沒有一文錢,也不知道什麼地方去找;可是,他認為這沒有關係;只要天主願意,一定會成功的。

正當教會面對「悲慘的時局」、「劇烈的衝突」的時刻,鮑思高神父亦做了「兩根大柱」的奇夢。在夢中,教會這艘巨艦由教宗掌舵著,在炮彈和波浪之中,安穩地前進。教宗最後把巨艦駛進兩根大柱中,找到安全的地方。而兩柱分別有耶穌聖體和無原罪聖母像,無原罪聖母像下則寫了「進教之佑」這個名稱。就是這樣,鮑思高神父就發動建造聖母進教之佑大殿的浩大工程。

鮑思高神父說:

「1862 年,我對賈理哀勞神父說:聖母希望我們以『進教之佑』的稱號來恭敬她。因為現在時勢不好、環境惡劣,我們十分需要聖母的幫助和保護公教的信仰。我們要在這裡建一座聖堂,那將是一座雄偉、敬禮聖母的聖堂。

我於是選了 Antonio Spezia 工程師來建設這座聖殿。他採用了威尼斯聖佐治大教堂的外牆設計;聖堂的圓頂上有聖母的雕像;兩座鐘樓;在外牆上有八位聖人,而在每個鐘樓上有天使;在外牆的中間有耶穌與兒童的塑像;在下面有聖若瑟和聖類斯。在鐘上面有都靈的主教、聖默示 (Maximus) 和聖方濟沙雷氏主教;外牆正上面,有都靈市的三位殉道者:Solutor, Adventor 和 Octavian。

政府官員批准了這個設計,但他們覺得稱它為「進教之佑」大殿卻有些不妥,我照樣讓他們去談論,但我仍堅持用這稱號。

我將建築的工程交託給 Charles Buzzetti,他是我在廿年前所遇到的一位磚匠,但現時已成了一位有名的建築商了。

財務長安琪‧沙維豪神父卻不希望我開始建這聖堂,因為我們沒有錢。但我對他說:『我們在哪個時候是因手上有錢才開始我們的工作呢?我們要讓上天去安排呀!』當 Buzzetti 向我索取首批的建築費時,我將我口袋內所有的錢、八毛錢,都放在他的手中!Buzzetti 驚愕地望著我,但我對他說:『不要怕,聖母會送錢給我的。』

她真的送錢給我。當這座宏偉的聖殿於 1868 年落成及祝聖的時候,我清楚地記著:這個聖殿內每一塊磚頭,都代表著聖母所給予的恩寵。當時都靈的報章這樣記載著:這座聖殿是由窮人所建,亦為窮人而建的。」

關於聖殿正中的那塊大壁畫,鮑思高神父描述:

「當進入大殿後,會立刻注意到聖殿正中的那塊大壁畫。我有著這樣的構思,邀請 Tommaso Lorenzoni 用了三年的時間將它繪畫成畫。讓我向你們解釋吧:

聖母站在光耀的雲彩中,她的四周有天使包圍著,尊敬她為母后。她的右手拿著權杖,代表著她的權威;左手抱著耶穌,而耶穌的手而向外伸出的,把恩寵賜給那些恭敬祂母親的人。在她的周圍有宗徒及聖吏們,他們都仰望著這位童貞女。在壁畫的一端繪畫了杜林市,特別見到聖母進教之佑大殿,和背景所見的 Superga 山崗。」

關於鮑思高神父的遺體安放處,鮑思高神父表示:

「這祭臺原來的地方,是特別為恭敬聖伯多祿、宗徒之長的。我每天早上都在那裡獻彌撒。但當我去世後,被立為真福品時,我的神子 ─ 慈幼會士便將它重建,特別為恭敬我,並將我的遺體安放在一個尊貴的水晶棺木內。你們見到我所穿的那件祭衣,是教宗本篤十五世數年前所送贈的。雕塑家 Cellini 用臘做了我的臉和手。現在,很多朝聖人士不斷繞過這祭臺的後面,靜靜地祈禱。」

來源:

鮑思高慈幼會聖母進教之佑中華會省

basilicamariaausiliatrice.it

教宗接見慈幼會士:「我對那份慈幼會的喜樂永誌不忘!」

blog_1435005451

6月21日,教宗方濟各在都靈牧靈訪問首日,在聖母進教之佑大殿接見慈幼會大家庭,強調「能應對危機的教育措施」是首要工作。今年是慈幼會會祖聖若望鮑思高神父誕辰二百週年,教宗的接見意義格外非凡。

在慈幼會大家庭面前,教宗方濟各放下講稿,回憶起他與慈幼會的不解之緣,他所受的薰陶正是以鮑思高神父的教育模式為基礎。慈幼會士幫助他勇敢面對人生,在喜樂和祈禱中向前邁進。

教宗強調,今日極為貧困的青年需要那能應對危機的教育措施,需要有一種應急教育,在短時間內培養學生學會一種專業技能。教宗說:「我們不要想這些街頭少年能立刻唸文科或理工中學,但我們必須提供給他們能作為工作泉源的一些事。」

在一個失業問題嚴重的世界,慈幼會的培育模式對青年格外珍貴。慈幼會的創意把握住今日的挑戰,即教育,以慈幼會的喜樂,帶領青年喜樂。教宗最後說:「慈幼會的喜樂是我學會的另一件事,我對那份喜樂永誌不忘。」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