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主持真福斯卡拉布里尼和真福澤德封聖大典

CNS photo/Guglielmo Mangiapane, Reuters

五萬名信友於2022年10月9日主日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喜迎普世教會的兩位新聖人:斯卡拉布里尼(Giovanni Battista Scalabrini)和澤德(Artemide Zatti)。教宗方濟各在封聖大典的彌撒講道中指出兩大重點:並肩前行和心存感激。教宗邀請眾人克服以自我為準則的誘惑,真正做個「同道偕行」的教會、包容眾人的社會。談到常懷感恩的重要性,教宗期勉要克服不滿情緒和冷漠待人的誘惑。在此機會上,教宗特別提到排斥移民的現象,稱這是種犯罪。

Pope Francis celebrates Mass for the canonization of new Sts. Giovanni Battista Scalabrini and Artemide Zatti in St. Peter’s Square at the Vatican Oct. 9, 2022. (CNS photo/Guglielmo Mangiapane, Reuters)

教宗的講道從主日福音出發:那時,有十個癩病人蒙耶穌得到痊癒,卻只有一個人回來感謝祂(參閱:路十七11-19)。教宗指出:「這疾病不只是身體的、也是社會性的。這些癩病人並肩同行,向排斥他們的社會高聲喊叫。這群自成小團體的癩病人中間有個撒瑪黎雅人,儘管他被視為外鄉人,卻也加入到這個小團體中。教宗闡明:「這是因為「共同的疾病和脆弱使得藩籬倒下。」

「當我們誠實面對自己時,我們會記得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些毛病,人人都是罪人,所有人都需要天父的慈悲。於是,我們不再基於各自的功勞、所承擔的角色,或者生活中其它外在因素而彼此疏離,於是內在的藩籬倒下,偏見不復存在。如此一來,我們終於重新發現彼此是弟兄姊妹。」

此外,這段章節也透露出「並肩同行」的福音風格。教宗指出:「基督信仰始終要求我們與他人並肩同行,而非獨自前進;總是邀請我們走出自我,邁向天主和弟兄姊妹,絕對不要自我封閉;時時刻刻敦促我們承認自己需要治癒和寬恕,需要分擔近人的脆弱,不感到自己高人一等。」

教宗由此鼓勵眾人做良心省察:「我們要自問,我們是否真正是個向所有人開放、包容所有人的團體;司鐸與平信徒是否一起工作,為福音效勞;我們是否抱持接納的態度,不只以言語,更以具體舉動,來對待那些疏遠的人、所有接近我們又因他們人生的崎嶇旅途而覺得當不起的人。我們讓他們覺得是團體的一員,或者把他們排斥在外?」

教宗說:「每當我看到基督徒團體把世界分成好人與壞人、聖人與罪人,我就感到擔心。這樣會導致有些人覺得自己比別人好,把天主渴望擁抱的許多人拒之門外。」

「要包容所有的人。今天,在斯卡拉布里尼列聖品的日子,我要念及移民。把移民排斥在外是個醜聞。更好地說:把移民排斥在外等同於犯罪,讓他們在我們面前喪命。」

回到主日福音,耶穌治好的十個癩病人裡,只有一個回來道謝。教宗表示:「這不光是禮貌的舉動,更蘊含『朝拜』的意義。這段福音章節教我們所有人的一堂課是:不要忘記天主賜予我們的恩寵。我們往往自顧自地前行,忘記培養與天主的活潑關係。這是糟糕的靈性疾病: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連信仰、連我們與天主的關係都如此,甚至成了基督徒也不再有驚奇之心,不再懂得說『謝謝』,不表達感恩,看不見上主的美妙。」

教宗勉勵眾人懂得說謝謝,以肯定天主愛的臨在。「這需要每天在家庭、在工作關係、在基督徒團體內多加鍛煉。「承認他人的重要性,克服不滿和冷漠。」

封聖大典的講道到了結尾,教宗提出兩位新聖人的若干特質。「斯卡拉布里尼主教成立了兩個關懷移民的修會,並說過:『因著當今的移民潮,教會將成為萬民彼此和平、共融的工具』。

教宗由此念及國際現況,特別是在烏克蘭的衝突。「當下在歐洲這裡的移民潮,格外使我們感到痛苦,催促我們敞開心扉:那是烏克蘭人民逃離戰爭的移民潮。我們今天不要忘記飽受磨難的烏克蘭。」

教宗最後也談到慈幼會士澤德的聖德芳表:「他騎著自行車,成了感恩的活典範。澤德的結核病痊癒後,一生慈愛地照顧病患。他常懷有一顆感恩的心,細心照料別人的創傷。」

Pope Francis celebrates Mass for the canonization of new Sts. Giovanni Battista Scalabrini and Artemide Zatti in St. Peter’s Square at the Vatican Oct. 9, 2022. (CNS photo/Guglielmo Mangiapane, Reuters)

在冊封真福斯卡布拉里尼(Giovanni Battista Scalabrini)和真福澤德(Artemide Zatti)為聖人的彌撒結束時,提及60年前召開的「梵二大公會議」,並強調「我們不應忘記當時威脅世界的核戰爭的危險」。

教宗說:「我們為什麼不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即使在那時刻,存在著衝突、局勢非常緊張,但最終選擇了和平的道路。」

接著,教宗將思緒轉到了泰國,那裡日前「發生了瘋狂的暴力行為」。泰國東北部烏泰沙旺鎮(Uthai Sawan)發生槍擊事件,造成37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兒童。教宗說:「我懷著感傷的心情,尤其是把幼童和他們的家庭託付給掌管生命的天父。」

最後,教宗說:「讓我們向聖母瑪利亞祈禱,願她幫助我們成為福音的見證者,並因諸聖人的榜樣而活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相關資訊

教宗:澤德修士一生度服務病患者的奉獻生活

介紹聖人及觀賞電影:柯蒂美‧澤德修士

真福斯卡拉布里尼和真福澤德將於10月9日榮列聖品

教宗:澤德修士一生度服務病患者的奉獻生活

CNS photo/Vatican Media

Pope Francis walks near an image of Blessed Artemide Zatti, during an audience with Salesians gathered for Blessed Zatti’s canonization, at the Vatican Oct. 8, 2022. The pope celebrated the canonization Mass of new St. Zatti and St. Giovanni Battista Scalabrini, the founder of the Scalabrinians, at the Vatican Oct. 9.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2年10月8日星期六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慈幼會終身修士、真福澤德(Artemide Zatti)封聖的前夕,在保祿六世大廳接見慈幼家庭的成員。教宗的講話圍繞著新聖人的四大特質展開,即:移民、窮人的朋友、慈幼會終身修士,以及聖召的代禱者。

教宗在講話中首先指出,在很多移民丟失信仰的背景下,澤德保持了自己的信仰。教宗接著強調澤德對窮人的關懷。教宗說:「澤德在因進教之佑聖母瑪利亞的轉禱而獲得病癒之恩後,就“將他的一生奉獻於病患者,尤其是那些最貧窮、被拋棄和被遺棄的人……他度著全然奉獻於天主和竭盡全力服務於鄰人的福祉。」

接著,教宗講到:「澤德作為一個忠實的慈幼會終身修士,將他的聖召歸於他所獲得的病癒之恩,他相信是賴聖母的護佑而得到治癒,並承諾照顧病患。」教宗解釋道:「相信、承諾和治癒這三個動詞表達出天主的祝福與安慰貫穿於澤德的生命之中。」

最後,教宗說真福澤德是聖召的代禱者。教宗談到他個人的經驗,說他在做耶穌會省會長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澤德的非凡聖德,於是,就為耶穌會終身修士的聖召請求他的代禱。通過澤德的代禱,年輕的耶穌會終身修士聖召顯著增加了,他為奉獻生活作出了特殊的見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相關資訊

介紹聖人及觀賞電影:柯蒂美‧澤德修士

圖片:sdb.org.hk

介紹聖人及觀賞電影:柯蒂美‧澤德修士

圖片:sdb.org.hk

普世教會將於2022年10月9日迎來兩位新聖人,其中一位就是慈幼會會士真福澤德(Artemide Zatti),讓我們一起認識柯蒂美‧澤德修士(Artemide Zatti)。

《鹽與光》將於10月9日,
東岸中午12時,西岸上午9時,中港台澳晚上12時,
電視及網上英語播放封聖大典。
按此收看

 

電影:我們的修士-澤德
【粵語配音及中文字幕】

 

電影:我們的修士-澤德
【普通話中文字幕】

 

電影:我們的修士-澤德
【原聲及中文字幕】

 

仁心神醫:聖澤德修士的第二個奇蹟
(The Second Miracle of Saint Zatti)

內容:慈幼會會士張心銳神父專訪Roberto Narvaez修士來細說聖澤德修士的第二個奇蹟。

 

手繪描述聖人故事簡介【粵語】

聖人生平簡介【粵語】:

柯蒂美‧澤德於1880年10月12日在義大利南部波樂托(Boretto)的一個貧窮家庭出生。當他十七歲時,他與家人一起移民到阿根廷布蘭卡港(Bahia Blanca)。年青的他常與本堂,慈幼會會士嘉祿‧嘉華里神父(Carlo Cavalli)去探望病人。澤德十分信任他,在與他一同服務時發現了自己的聖召。

澤德在賈烈勞主教手中成為慈幼會的備修生。他被召去照顧一位患了肺病的年輕神父時,不幸也染上此病;之後,他被送往聖若瑟醫院,並祈求若他得到進教之佑聖母的恩佑,便會貢獻自己的一生為照顧病人。他的疾病奇跡般地得到了痊癒。他便認真投入醫院的生活,全情為病人服務。醫院成了他成聖的地方。

澤德修士每天四點半起床,祈禱及參與彌撒後,便巡視醫院病人,再踏單車到鎮內各家探訪病人,然後處理雜務或到藥房工作,一直到晚上八時。夜晚,他會陪伴病重者,直到晚上十一時。他還會自修醫學的知識,有時半夜還要為急症病人應診。他每天這樣工作了半個世紀,直至因癌病去世前的四十一天。

澤德修士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是他對天主的信心、他的堅毅與幽默感。一如其他的慈善機構,醫院經費長年不足,但澤德修士相信『只要求,主必給他。』所以他常說:「我不祈求上主賜我金錢,只求祂告訴我錢在哪裏,我會自己去取!」他不會叫人捐錢給醫院,而是問人可否「借錢給主」。

有一次,有一位窮人急需旅費,澤德修士搜了全身,湊足錢給他;稍後他卻碰到另一個人捐錢給他,剛好是剛才的金額,外加五比索。他說:「那是天主額外打賞的小費!」 有時病房滿了,他會讓病人睡自己的床。有次病人鼾聲如雷,他很高興地說:「我整晚都肯定他還活著!」甚至當殮房滿了,他也把屍體抬回自己睡房。別人問他怕不怕,他說:「怕甚麼?我倆都在睡覺,死人還不會打鼾呢!」 澤德修士行醫不忘傳道。有次,一位小孩到醫院求診,他跟修女說:「你有沒有熱湯和衣服給十歲的耶穌?」有病人衣服太髒,他問附近的家庭「借」衣服,別人給他一些舊衣物,他則說:「你們沒有更好的嗎?要給上主最好的啊!」

澤德修士一生都在為那些最有需要的人工作,認識他的人都見證了他的樸實和喜樂。他的嘴邊時常掛著微笑,飄著的歌聲。

1951年3月15日他因肝癌去世,享年七十一歲。他的遺體安放於越瑪(Viedma)的慈幼會小堂內。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2年4月14日宣佈他為真福。2022年10月9日,他將被教宗方濟各冊封為聖人。

按此閱讀
詳盡的聖人生平

柯蒂美‧澤德修士的重要日期:

  • 1880年-生於意大利南部波樂托。
  • 1897年-與父母移居阿根廷。
  • 1900年-加入慈幼會備修院。
  • 1908年-宣發聖願。
  • 1911年-負責管理越瑪醫院。
  • 1912年-興建新醫院。
  • 1933年-加建醫院新翼。
  • 1941年-醫院遷址。
  • 1950年-失足墮下梯子。
  • 1951年-與世長辭。
  • 1997年-榮列可敬者
  • 2002年-榮列真福品。
  • 2022年-冊封為聖人。

來源:鮑思高慈幼會聖母進教之佑中華會省

按此閱覽相關資訊

真福斯卡拉布里尼和真福澤德將於10月9日榮列聖品

Blessed Artemide Zatti, a Salesian brother who died in Argentina in 1951, is pictured in an undated photo. Pope Francis has approved the canonization of Blessed Zatti. (CNS photo/courtesy Agenzia Info Salesiana)

普世教會將於10月9日迎來兩位新聖人,他們是:真福斯卡布拉里尼(Giovanni Battista Scalabrini)和真福澤德(Artemide Zatti)。教宗方濟各8月27日在御前會議上宣布了這項消息。

在教宗宣布日期前,冊封聖人部部長塞梅拉羅樞機在聖伯多祿大殿介紹了這兩位愛德使徒的生平:他們全心全力照顧病患、最弱小者、移民,以及許多在世界上受苦的基督的面容。教宗稱他們是“基督徒生活和聖德的典範”;“特別考慮到我們時代的處境”,他們該當成為整個教會的典範。教宗指出,在御前會議前,樞機們已在“書面”報告中陳述了“各自”的見解。

塞梅拉羅樞機向教宗介紹這兩位真福時解釋道,“他們的見證促使基督信徒關注有關移民的議題”。就如教宗多次所提到的那樣,“如果移民融入社會,就能幫助我們呼吸一種豐富多彩的空氣,使合一得到更新;就能滋養公教信仰的面貌;就能見證教會的使徒性;就能促成聖德的事跡”。

冊封聖人部部長接著略述了斯卡拉布里尼和澤德的生平。樞機強調,斯卡拉布里尼有關移民的牧靈工作“被很多人認為是教會本著先知性去關懷人們和他們的具體問題”。關於澤德,他“不折不扣地詮釋了慈幼會精神,始終和藹可親、性格開朗,即使是在最艱困的情況中也不例外”。

這兩位新聖人都生活於19世紀和20世紀。斯卡拉布里尼曾是意大利皮亞琴察的主教,創立了嘉祿傳教會和嘉祿傳教女修會,其特殊使命是為移民服務。今年5月21日,教宗授權冊封聖人部免除確認因真福斯卡布拉里尼的代禱而顯得的第二個奇跡的條件,直接將其冊封為聖人。

斯卡拉布里尼列聖品案申請人巴蒂斯泰拉(Graziano Battistella)神父提到斯卡拉布里尼獻身於移民的精神:他把這精神轉變成具體行動,並且深愛孩童,因而得到“要理使徒”的美名。巴蒂斯泰拉神父也提到,斯卡拉布里尼芳表的現實意義是要記住我們都參與在使命中,因為這是我們信仰的固有的一部分”。

在阿根廷別德馬為病患服務的慈幼會修士澤德,對今天的人們仍有很多話要說。他出生於意大利埃米利亞大區,後來與家人移居阿根廷。在他心中渴望成為司鐸,但事實上他成了一名護士,他患有結核病,親身經歷了疾病的兇猛。在他講述這段歷程和藉著進教之佑聖母獲得痊癒時,他的座右銘是“相信、許諾和治癒”。

慈幼會列聖品案總申請人卡梅洛尼(Pierluigi Cameroni)神父簡單講述了一些具有現實意義的要素,提到在傳染病大流行時期應對疾病的方式,這類似於我們正在經歷的。澤德也是一名移民,這是一個現今依然存在的現實。他是一位能活出福音的喜樂的人,這喜樂始終源自與上主的相遇。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叮囑新聖人故鄉的青年:保存這份聖德遺產並使之增長

CNS photo/Vatican Media

新聖人富高(Charles de Foucauld)、新聖女里維耶(Marie Rivier)和真福隆格維爾(Gabriel Longueville)都來自法國維維耶教區。教宗方濟各於5月14日、富高和里維耶封聖大典前夕,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接見了法國該教區的青年代表團,叮囑青年效法這三位前人的芳表。富高神父向圖瓦雷克人福傳,在撒哈拉地區蒙主恩召;里維耶修女創建了獻聖母於聖殿女修會;隆格維爾神父是貝爾格里奧教宗在阿根廷的舊相識,2019年以殉道者身份列真福品。

教宗首先向這群法國青年談起他所熟識的隆格維爾神父:「這位司鐸捨身為人,關懷堂區裡最貧困的人,為他出生地的眾位司鐸樹立典範。維維耶教區接連迎來真福和聖人,這清楚展現出該教區的富饒。」教宗期盼該教區青年「能妥善保存這份聖德的遺產,並使之增長」。

接著,教宗提到隔天列聖品的富高,期許青年向富高學習:「這位新聖人經驗到天主帶領他以親身臨在去福傳。這是一種謹慎的福傳形式,但也極具挑戰性,因為它需要言行合一的生活見證;也就是說,要真正符合天主鍾愛的每個人的盼望,而非追求轉眼即逝的歡愉或立竿見影的效果。」

教宗由此鼓勵青年以新聖人富高的三個靈修關鍵詞來善度自己的基督徒生活,即:福音、聖體聖事和福傳。再者,青年也要學習並時常默觀新聖人富高全然信靠天主的禱詞,特別是在做選擇以及面對生活的十字架時,從而進入教會富有福音精神的動力。維維耶教區表現出渴望在撒哈拉地區的獨修中活出普世的手足情誼。在這個機會上,教宗特別念及所有以富高為主保的童軍團體。

談到新聖女里維耶,她創建的修會遍布世界許多地方。教宗勉勵該修會,「繼續孜孜不倦地投身於照顧孩童、青年和被排斥者的工作」,同時也期勉眾人效法新聖女,幫助最弱小者認識天主、「關懷近人並欣賞萬物」。教宗說:「我希望未來還有更多婦女發揮這重要作用,謙遜又勇敢地讓人認識天主對弱小者的愛。」

會晤結束之際,教宗預祝在場青年從羅馬回家時「更愛教會」。教宗也指出,隔天的封聖大典將體現出「教會的普世性和多種面貌,且人人轉向唯一的救主」。

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聖德不是個人英雄主義,而是愛與服務他人

CNS photo/Paul Haring

5月15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封聖大典,隆重冊封聖教會的十位新聖人。他們分別是:荷蘭記者布蘭茲馬(Tito Brandsma)神父;印度平信徒拉匝祿,人稱“天主的助佑”(Devasahayam Lazzaro);天主教教理司鐸會創始人德比斯(Cesare de Bus)神父;貧窮姐妹會和聖家兄弟會的創始人帕拉佐洛(Luigi Maria Palazzolo)神父;聖召會和聖召修女會創始人魯索利洛(Giustino Maria Russolillo)神父;在撒哈拉地區傳教的法國籍富高(Charles de Foucauld)神父;獻聖母於聖殿女修會創始人里維耶(Maria Rivier)修女;露德無玷聖母嘉布遣修女會創始人桑托卡納萊(Maria di Gesù Santocanale)修女;意大利洛阿諾嘉布遣第三會創始人魯巴托(Maria Francesca di Gesù Rubatto)修女;聖家小姐妹會共同創始人曼托瓦尼(Maria Domenica Mantovani)修女。

CNS photo/Paul Haring

當天羅馬的清晨陽光明媚,十位新聖人的肖像畫高高懸掛在聖伯多祿大殿正面上方,格外引人注目。這十位聖人的生活見證得到了教會的認可,成為普世信友效法的芳表。教宗以耶穌說的「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十五12)展開他的講道,提醒在場的五萬信衆説:「為了解我們是否是耶穌門徒的尺度有兩個基本要素:耶穌對我們的愛和愛他人。」

耶穌對我們的愛

在談到第一個要素,教宗強調:「一切都源自於天主的愛,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核心不是我們的才能與功勞,而是天主給予我們無條件和無償的愛。這個世界讓我們相信我們的價值在於我們是否能生產出東西,但福音告訴我們“生命的真相:即,我們是被愛的。」教宗引用當代靈修導師亨利·盧雲(Henri Nouwen)的話作解釋:「早在任何人看到我們之前,我們就被天主的慈愛之眼所看見。」

教宗說:「有時候,我們過分強調自己努力行善,就創造了一種聖德的理想。這種理想過分著重於我們自己、個人英雄主義、捨棄的能力和為獲得獎賞而犧牲自己,這是一種過於‘白拉奇主義’的生活觀和聖德觀。我們把聖德變成一個不可企及的目標,把它從日常生活中分離開來,而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在街道的塵土中、在現實生活的考驗中,以及正如阿維拉的聖女大德肋撒對她同會姐妹們所說的那樣‘在鍋碗瓢盆中’,尋找並擁抱它。」

愛他人

接著,教宗繼續談基督徒生活的第二個要素,即「彼此相親相愛」。這話不僅是耶穌對我們的邀請,也指示出祂愛我們並賜給我們天主聖神。因著天主聖神我們能夠愛那些與我們相遇的弟兄姐妹。教宗說:「恰恰如同祂愛了我,所以我能夠去愛。基督徒的生活本來就那麽簡單,是我們用很多的東西把它搞得複雜了,但它本來就那麽簡單。」

那麽,這愛到底是什麽?教宗指出:「耶穌在宣布彼此相愛的命令之前,祂先給宗徒們洗腳,而祂最後死在了十字架上。」教宗解釋道:「愛就是服務和給予生命。也就是說,不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卻分享天主賜給我們的特恩和恩典。生活出服務的精神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捫心自問『我能為他人做些什麽』,給予生命就是把自己奉獻出去。在現實生活的具體行動非常重要。」

於是,教宗引用《你們要歡喜踴躍》(Gaudete et exsultate)宗座勸諭中的話説:「聖德不是由一些個英雄的行為組成,而是由日常生活滿溢的愛所構成。『你是獻身生活者嗎?那麼你的成聖之道就是喜樂地活出你的奉獻。你是已婚者嗎?那麼你的成聖之道就是愛護和照顧你的丈夫或妻子,一如基督怎樣愛了教會。你正在為謀生工作嗎?那麼你的成聖之道就是正直稱職地完成工作’,為你的同伴爭取正義,不讓他們繼續失業,卻讓他們始終享有合理的薪資。『你是父母或祖父母嗎?那麼你的成聖之道就是耐心教導子女跟隨耶穌。』告訴我,你掌權嗎?今天這裡有許多掌權者,我問你們,你們掌權嗎?『那麼你的成聖之道就是努力爭取公益,摒棄私利。』(參閲:《你們要歡喜踴躍》,第14號)這就是成聖之道,就是這麽簡單!就是在他人身上看到耶穌。」

隨後,教宗把話題轉回到當天封聖的新聖人身上,這些聖人以不同的身份回應了天主的召叫,活出了福音的聖德。教宗在結束講道時,鼓勵在場的信衆:「讓我們也努力嘗試。通往聖德的道路不是封閉的,它涉及每一個人,是對我們所有人的召叫。我們每個人都蒙召走成聖之路,一個獨特且不重複的聖德。天主對每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計劃,讓我們以喜樂之情繼續前行。」

CNS photo/Vatican Media

在感恩祭結束時帶領信眾誦念《天皇后喜樂經》。在念經前的講話中,教宗念及當今世界的衝突和戰爭,祈願新聖人能為和平轉求,啟發世界各國的領導人。

教宗祈願道,正值世界上局勢緊張、戰火延燒之際,「願新聖人能為共同的解決方法、對話之路帶來啟發」,特別啟發「那些肩負重責大任的人的心靈和理智」。他們「蒙召成為和平、而非戰爭的主角」。

當天在聖伯多祿廣場上參禮的信眾約有五萬人,他們來自意大利和世界各地,例如:烏拉圭、阿爾及利亞、突尼斯、荷蘭、法國和印度。在聖伯多祿大殿前的台階上,許多樞機、主教、司鐸和修會會士與教宗共祭。大殿正面的外牆懸掛著五張壁毯,上面繪製著十位新聖人的容貌。

在誦念《天皇后喜樂經》前,教宗向在場眾人致意,說道:「我渴望向你們大家表達問候和感謝:樞機弟兄,以及主教、司鐸、男女會士,尤其是新聖人的靈修大家庭成員,還有你們各位信友、天主忠信的子民,你們從世界許多地方來到這裡。」此外,教宗也向各國的官方代表團表示問候,特別是向坐在第一排的意大利共和國總統馬塔雷拉致敬,總統女兒也連袂出席。

接著,教宗把眾人的目光引向當天列品的十位聖人,指出他們「藉著符合福音教導的見證,增進了各自國家和整個人類大家庭的靈性和社會幅度的成長」。為此,教宗祈願他們能照亮和平之路。「現在讓我們轉向童貞聖母瑪利亞,請她幫助我們喜樂地效法新聖人們的榜樣。」

念經後,教宗走向若干共祭神長,親自逐一問候。隨後,教宗坐上白色的敞篷吉普車,進入信眾之間問候他們。教宗座車繞行了聖伯多祿廣場、庇護十二世廣場及和解大道,車道旁的群眾以歌聲和掌聲向教宗歡呼,許多人拿手機拍照紀錄這熱情非凡的一刻。一名坐輪椅的婦人向教宗送上飛吻,而教宗則是偶爾停下來親吻並降福嬰孩。

教宗乘車繞行了約20分鐘之久。在這過程中,有人在教宗的吉普車上放置了藍黃色的烏克蘭國旗。活動結束之際,還發生了個小插曲:教宗的敞篷吉普車經由大殿側邊的城門開往聖瑪爾大之家時,一陣強風吹走了教宗的小白帽。

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CNS photo/Paul Haring

CNS photo/Paul Haring

CNS photo/Paul Haring

CNS photo/Paul Haring

CNS photo/Paul Haring

CNS photo/Paul Haring

教宗將於5月15日冊封殉道者布蘭茲馬神父為聖人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3月4日在梵蒂岡主持公開常務御前會議,批准冊封三位真福為聖人。他們分別是:在達豪集中營遭殺害的布蘭馬茲(Tito Brandsma)神父,以及法國修女里維耶(Maria Rivier)和意大利修女耶穌的瑪利亞(Maria di Gesù)。他們的封聖日期是5月15日,冊封大典將在梵蒂岡舉行。屆時,與這三位真福一起榮利聖品的還有另外七位真福,其中一位是富高(Charles De Foucauld)神父,他們的冊封為聖人的法令已在2021年5月3日批准,因信新冠疫情的緣故,當時未能確定冊封日期。因此,教宗5月15日冊封的聖人共十位。

冊封聖人部部長塞梅拉羅(Marcello Semeraro)樞機在3月4日舉行的御前會議,一開始就宣讀了三位真福的名字,並簡短地介紹了他們的生平,他指出,新聖人們「在心中接納了天主的光,每個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把這光傳到世界各地」。塞梅拉羅樞補充說,因他們的代禱而顯的奇跡已獲得普世教會的承認。

(CNS photo/courtesy Titus Brandsma Institute)

在這三位新聖人中,布蘭茲馬神父是加爾默羅會會士、教授和記者,其聖德被普世教會所承認。布蘭茲馬神父於1881年2月23日在荷蘭出生,1935年獲任命為天主教記者協會教會事務監理。在納粹主義時期,他探訪荷蘭天主教新聞編輯部,鼓勵他們抗拒納粹政權。布蘭馬茲神父在1942年1月遭逮捕,同年7月26日在德國達豪集中營被殺害。1985年9月3日,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宣布布蘭茲馬神父為真福、信仰的殉道者,當今教宗方濟各將冊封他為聖人。因他的代禱於2004年在美國顯的奇跡得到確認。

新聖人里維耶修女(Maria Rivier)於1768年12月19日在法國出生。她16個月大的時候從床上摔下來,致使她臀部受傷,在成長中也遇到嚴重問題。到了1774年,她可以拄著拐杖站起來,3年後才完全康復。這疾病給了她一種直覺,就是渴望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天主。里維耶在1786年開辦學校,致力於照顧貧困者和病患。法國大革命期間,儘管修會被關閉,她卻在1796年創立了一個小團體。5年後,該團體取名為獻聖母於聖殿女修會。里維耶修女於1838年2月3日在法國去世。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在1982年冊封她為真福。

新聖人耶穌的瑪利亞修女(Maria di Gesù)是露德無原罪聖母加布遣女修會創始人。她於1852年10月在意大利巴勒莫出生,1923年1月在奇尼西去世。她一生為病患、被遺棄者、窮人和弱小者服務。

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天主教教理司鐸會創始人德比斯神父將榮列聖品

圖片:Vatican Media

天主教教理司鐸會創始人德比斯(Cesare de Bus)神父將於5月15日主日榮列聖品。新聖人於1544年在法國卡瓦永出生,1607年的復活節在阿維農去世。離世前,他的眼睛幾乎失明,而且他最初的同伴也離他而去。如今,天主教教理司鐸會的中心已從法國遷到意大利羅馬,真福德比斯的遺骸也在這裡。

天主教要理司鐸會會士萬扎吉(Vanzaghi)神父日前向梵蒂岡新聞網介紹說,「今天,為了使德比斯神父的神恩活躍起來,重要的是用易懂和接近人們的方式來講授要理。這需要從兩個方面來進行:首先是在家庭中講要理,讓父母培育子女的信德,因為他們是最先的要理教員。另外是大眾媒體,今天媒體在福傳中是不可或缺的工具。」

真福德比斯神父榮列聖品對天主教要理司鐸會意味著什麼呢?萬扎吉神父說:「對我們而言,確實是上主給予我們的重大恩典,因為我們已經等待了400多年。德比斯神父於1592年創立了修會,一代一代的會士們都渴望這份極大的恩典。這也是因為德比斯神父在世的時候就被認為是聖人。大家都認為他是提出要理講授的先驅。現在,在諸多痛苦、期待和祈禱後,在1975年他被冊封為真福後,終於榮列聖品。」

萬扎吉神父也提到新聖人顯的奇跡。他說,在他們服務的薩萊諾堂區,有一名女孩突然患有腦膜炎,因著真福德比斯神父的代禱,她獲得了痊癒。數個世紀以來,天主教教理司鐸會會士也成了傳教團,尤其是在20和21世紀,他們先後在巴西、印度和布隆迪服務。今天,非洲是他們進行新福傳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地區。

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烏拉圭首位聖女:方濟加·魯巴托修女

圖片:Vatican Media

洛阿諾嘉布遣第三會創會人方濟加·魯巴托修女(Francesca Rubatto)是教宗方濟各今年5月15日冊封十位聖人中的一位。1993年10日10日,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冊封她為真福時,曾特別指出了這位修女一生的兩大支柱,就是:熱愛至善的天主和不知疲勞地服務弟兄,特別是有需要的和遭拋棄的人。

魯巴托修女於1844年2月14日在意大利都靈的一個城鎮誕生,許多年一直以志工身份侍奉天主和服務弟兄,直到1884年她的生命作了重大的改變。當時已經40歲的她,決定將自己全盤奉獻給天主,創立洛阿諾嘉布遣第三會,並親自率領她的修女們到拉丁美洲傳教、服務。魯巴托修女於1904年8月6日在烏拉圭的蒙得維的亞去世,遺體依照她本人的意願在當地安葬。

修女在獲冊封為真福後,2000年,由於她的代禱,一名因車禍嚴重腦震盪昏迷不醒的烏拉圭青年獲得痊癒。這個奇跡於2020年得到教宗方濟各確認,她的名字於是被寫入聖人名冊。正如亞西西的聖方濟各,魯巴托修女也通過貧窮受苦的人與基督相遇。人們指她是現代的方濟各精神女性版本,是今天的方濟各精神偉大人物之一。

魯巴托修女列聖品申請人、方濟各嘉布遣會會士卡羅尼神父在接受梵蒂岡新聞網的採訪時,談了改變這位新聖人生命的一個特殊事件:1884年,她曾在當時屬熱那亞教區的洛阿諾為一名被石頭砸中受重傷的工人進行急救,這件事促使她對負責洛阿諾一個服務有需要者新機構的邀請,在與神師和鮑思高神父商討後,毫不猶豫地立刻作出肯定的答覆。她這種對有需要的人隨時作出樂意的回應的熱情,也促使她決定追隨意大利移民前往拉丁美洲,在那裡為他們服務。

因此,隨時隨地回應有需要者,是這位新聖人給後人留下的訊息。她的封聖申請人卡羅尼神父還舉出了另一個實例:當嘉布遣會總會長要求她派修女前往巴西,協助主持該修會在那裡新開辦的學校時,她立刻答應了,而且很快便親自率領修女們抵達那裡,不幸其中的7位修女遭殺害。但這沒有令她害怕,她繼續向拉美國家派遣修女為有需要的人服務。她自己在烏拉圭停留了兩年,直到去世。烏拉圭人以魯巴托修女是為他們奉獻一生的聖女,許多信徒追隨她的榜樣,為基督信仰作見證。

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5月6日-聖多明我‧沙維豪瞻禮日

blog_1462552752

(攝於:聖若望鮑思高大殿, Colle Don Bosco, Photo taken by Rodney Leung)

5月6 日-聖多明我‧沙維豪瞻禮日

聖多明我‧沙維豪-輔祭、兒童合唱團成員、待孕母親的主保。

他在1842年4月2日,出生於意大利都靈基愛里的里瓦(Riva)。他出生後八小時便領洗,取名多明我若瑟。雖然家境清貧,但他自小整潔有禮。多明我自幼便明白,青年最大的美德就是潔德,因此他常祈求說:「我寧死也不願犯有違潔德的罪。」他很快便學會自制,懂得控制雙目,只看他願意看的事物。有人問他為何進了城也不到處張望,他答說:「我的眼睛只看聖母。」

多明我天性善良,熱心虔敬。他四歲時,便懂得自動自覺做早晚禱、飯前祈禱和誦念三鐘經。他母親說,有時他會退到房子一角祈禱。一天,多明我注意到有個親戚還未祈禱便坐到餐桌旁,於是說:「爸爸,我們還未求天主降福我們的飯菜呢。」然後他便劃十字聖號,朗聲祈禱。另一次,有個訪客也是沒有祈禱便坐下來,他便退到一邊去,後來解釋說,他不願意與沒有作飯前祈禱的人同坐一桌。

dominic_savio

輔祭主保

他自小已有當輔祭的神恩。他的本堂神父形容在五歲時多明我說:「他神色平安,舉止虔敬,獲得許多人愛戴。他認得往聖堂的路後,有時聖堂還沒開門,已在那裡跪在階梯上祈禱,直至聖堂開門,風雨不改。他五歲已懂得輔彌撒。主祭常把經書放在祭台旁邊,讓這個孩子能把經書拿到另一端。」

「寧死不犯罪」

初領聖體的年齡一般為十一歲或十二歲,但多明我神修成熟,且熱切渴望領聖體,因此獲准在七歲時初領聖體。他以祈禱和閱讀聖書作好準備,並在初領聖體時作出以下決志:

1. 我要勤辦告解,並按告解神師的指引勤領聖體。

2. 我要謹守瞻禮主日。

3. 我要視耶穌和聖母為朋友。

4. 我寧死不犯罪。

當中的「寧死不犯罪」更是他做人處事的座右銘。

dominiquedonbosco-3

聖人相遇

1854年10月2日,多明我十二歲的時候,他的父親把他帶到碧基。首次與聖若望‧鮑思高神父相遇。當時,鮑思高神父正帶領青年到那裡郊遊。他們在碧基房子前面的操場上攀談起來。

多明我:「我是多明我沙維豪。我的老師古利羅神父曾向你提起我。我們來自蒙多尼奧。」

鮑思高神父得知他的家庭背景和學業進度後說:「我們已非常瞭解對方了。」他們彼此信任。

鮑思高神父正想找多明我的父親時,多明我問道:「你對我印象如何?你會帶我到杜林讀書嗎?」
鮑思高神父:「我認為你具備優良的素質。」

多明我:「甚麼優良素質?」

鮑思高神父答說:「你可成為上主的華衣。」

多明我:「那麼我是衣料,你就是裁縫。請帶我離開,用我給上主縫製華衣。」

其後,鮑思高神父曾寫道:「我在這孩子身上,看見一個完全獻給聖神的靈魂。我看見他年紀小小,便充滿上主的恩寵,真是非常感動。」

鮑思高神父願意帶他到都靈。多明我很高興到青年中心接受培育。

多明我親吻鮑思高神父的手說:「我以後也要聽話受教,讓你沒有對我不滿的理由。」

鮑思高神父說:「我怕你身體孱弱,妨礙你學習。」

多明我:「神父,別擔憂。天主一直賜我健康和力量,他不會棄我不顧的。」

鮑思高神父說:「你學成後,有甚麼打算?」

多明我:「如果天主賜我恩寵,我希望成為神父。」

鮑思高神父對他說:「我會帶你到都靈。從今以後,你也是我的兒子。」

image-box-St-Dominic-Savio-lg

成聖之路

多明我十分渴望成聖,1854年,教會宣布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為信理。於聖母無玷始胎節當天,多明我寫下九個決志,每天抽籤實踐其中一項。他當日辦告解和領聖體,晚上重申初領聖體時所作的決志,並反覆誦念這些決志。他亦有感而發,寫下一些禱文,日後廣為流傳:

「瑪利亞,我獻上我心,以後全屬於你。
願耶穌和瑪利亞永遠是我的朋友。
我寧死也不願犯罪。」

在1855年3月左右,他聽了鮑思高神父一篇講道。鮑思高神父說:

「我要你們記得三件事:第一,天主願意你們成聖;第二,青年要成聖並不難;第三,天上有豐厚的賞報給成聖的人。」

於是,多明我當場下定決心說:

「我此生一直渴望成聖!我沒有失敗的理由,我要全心全靈投入。不論要付出多少代價,我必須成聖。」

其後,他也曾說:

「我的名字解作完全屬於上主,我應該屬於他,也必會屬於他,而且在未成聖之前,不會滿足。我非常渴望成聖;若我沒有成聖,便一事無成。」

saint_dominic_savio

敬愛聖母

多明我一生恭敬聖母,也常規勸友伴在聖母月勤領聖體。他每天向聖母獻上一些克己。有一次,他在上學途中,同學在談論一些他們看到的不雅事物。多明我沒有注意這些事物,甚至看看也沒有興趣。他說:「我的雙目只想注視天上之母的面容。」每次進入聖堂,他也會跪在聖母的祭台前,求聖母讓他寧死也不要犯有違潔德的罪。

逢星期五的餘暇,他也帶朋友到聖堂,一同誦念七苦禱文或聖母德敘禱文。某冬季的週六,他邀請朋友與他一同誦念聖母小日課,但對方推說雙手太冷,不願外出到聖堂去。多明我便把自己的手套給他,兩人一同到聖堂祈禱。另一次,他在同類情況下把大衣借給別人。在五月,他經常向友伴講述有關聖母的故事。他亦曾在宿舍寢室搭起一個獻給聖母的祭台。

1854年12月,因教廷宣布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為教會信理,此事鼓舞了他,使他思量該為聖母作甚麼事。他在逝世前八個月說:「我要為聖母作點事,而且要盡快,因為我怕自己時日無多了。」他更發現會院的學生開始懶散。他擔憂起來,渴望同學恪守院規。於是,他心想:「何不聚集這些善心青年為聖母工作?」

他與幾個摯友商議後,建議成立恭敬「始胎無原罪聖母」的善會,祈求聖母今生及來世的護佑。他與朋友協定後,由沙維豪擬定會章。鮑思高神父稍加修訂,強調因愛德而行的小事也是重要的。6月8日,多明我在聖母祭台前宣讀會章。他們強調善盡本分、樹立榜樣、善用時間、完全服從、彼此相愛、互相規勸、勤領聖事,並要每日誦念玫瑰經,避免口出怨言。各成員須照顧較年少的青年,如果他們沒有盡本分,便要提點他們。

st-dominique-savio-eucharistie

勤辦告解與善領聖體

多明我是一個勤辦告解與善領聖體的人。他辦了總告解後,起初兩星期辦告解一次,其後每周一次。他最初每周領聖體三次,後來每天也領聖體。他完全信任告解神師。聖事造就他溫良喜樂的品格。他就寢時已開始準備領聖體,領聖體後的謝恩時間像沒完沒了。如果沒有人提醒他,他有時會忘記吃早餐,更曾錯過了上課時間。

鮑思高神父作證說,多明我領聖體或明供聖體後,經常神魂超拔。他在讀書、上課和遊玩期間,或別人提及屬靈事物時,他也會神魂超拔。有一次,他感到天主的感召,要他促請教宗繼續照顧英國教會,因為天主將使教會在該國凱旋。鮑思高神父在1858年將此事轉告教宗。他亦曾在聖堂神魂超拔至二時,定睛注視聖體櫃,直至鮑思高神父呼喚他,他才回過神來。

他出外探訪時,每天也誦念耶穌聖心串經,且每天也有特別意向。星期六的意向是祈求聖母今生及來世的護佑。他也樂於陪伴神父送臨終聖體。一次,他遇上神父送聖體,竟在地面舖上手帕,讓身旁的軍人可跪下來。他也很喜歡穿上長袍參加聖體遊行。

blog_1462552828

(鮑思高大殿內聖多明我旁掛上了多個求恩及謝恩物品, Photo taken by Rodney Leung)

待孕母親的主保

1856年9月12日,鮑思高神父批准多明我回家探望患病的母親。多明我的母親當時正在懷孕期,但身體十分痛楚。多明我回家後,他擁抱和親吻了他的媽媽,然後離開了。之後他的母親感覺不到痛楚,也順利產下他的妹妹加大肋納,而幫助她接生的女人,發現了多明我掛了一個綠色的聖母聖衣在他母親的頸上。其後,他的姊姊入產房時也帶著同一個聖母聖衣。

St-Dominique-Savio-2

健康衰退

他14歲時,身體出現奇怪的症狀。起初,他只是身體虛弱,但多明我一直抵抗,拒絕休息,繼續緊湊的學習和祈禱生活,並在同學間履行愛德工作。1856年夏季,他的健康開始衰退。鮑思高神父遣他回家,希望家鄉的空氣和親人的陪伴有助他恢復健康。1857年2月,他病情嚴重,出現頑咳,長出凍瘡和發熱。鮑思高神父請來幾位醫生為多明我檢驗。他們都搖頭說:「他命不久矣!」

沙維豪知道自己病情嚴重,於是加倍努力成聖,且更積極行善,尤其照顧病人。然而,他的健康每況愈下。他堅持要求鮑思高神父讓他留在青年中心,讓他死在那裡。

鮑思高神父說:「你回家後會好轉的。」

他反駁說:「如果我離開,便沒有機會回來。」

鮑思高神父仍然沒有批准。

於是,多明我說:「好吧,神父。你不要我這個虛弱的軀殼了,我帶它回家吧,但還要多負累你幾天啊。」

a77e46730ca6058d99c52d5394134aae

英年早逝

他回家後,到了3月4日,他再度臥病在床,再次出現發熱和咳嗽症狀。他在青年中心時,經多次追問後,鮑思高神父向他保證,他的罪全獲赦免,必會上天堂,且在天堂會看見父母和青年中心的生活情況。因此,他一無所懼。

當時盛行的療法就是放血。醫生為多明我動手術時,他完全沒有抱怨。

因此他們對多明我說:「你真勇敢啊!」

他說:「相比基督在十字架所受的釘傷,這小小的傷口算不了甚麼。」

他要放血十次,但一次也沒有抱怨。

3月9日,他對父母說:「請叫神父來,我要領臨終聖事。」

本堂神父抵達時,多明我完全清醒。他領過聖體,並熱誠地辦最後一次告解,傅油時還能夠回答神父所有禱文。

晚上9時,他從沉睡中醒來,叫父親說:「爸爸,時間到了!拿祈禱書給我,誦念善終禱文吧。」

祈禱過後,多明我休息一會。他沒有睡,像在想甚麼想得出神。突然,他張開眼睛,嘗試坐起來。他父親看見多明我面帶微笑,煥發神采。

多明我喊說:「啊!爸爸!我看見非常美麗的東西啊!」

然後,他臥在枕頭上,閉起雙目,兩手疊在胸前,離世返回天主身邊了。

列入聖品

1933年7月9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告多明我憑藉崇高品德,榮列「可敬者」。1950年3月5日,碧岳十二世在四十萬名朝聖者前,舉行隆重禮儀,宣告多明我沙維豪榮列「真福品」。1954年是聖母年(教會頒布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的信理及多明我沙維豪首次奉獻給耶穌和聖母的第一百週年),這位教宗碧岳十二世於該年6月12日在聖伯多祿廣場舉行隆重禮儀,宣告多明我榮列聖品。教會更宣告聖多明我沙維豪為兒童歌詠團(Pueri Cantores)及輔祭的主保。

歷代教宗的稱許

碧岳十世:多明我沙維豪確是這個時代的青年模範。這位青年至死保存領洗時的純潔,在短短一生中沒有犯任何罪,確是聖者。我已讀過鮑思高神父為他撰寫的傳記。他堪稱眾人成聖的典範。」

本篤十五世:他常憶述年少時喜歡和兄弟一起閱讀多明我沙維豪的傳記。他說:「沙維豪是為這個時代而生的聖人之一……多明我沙維豪善待眾人,熱愛娛樂活動,青年受他吸引,在他身上找到共鳴。」

碧岳十一世:「多明我沙維豪雖然沒有甚麼偉大的成就,但在很短時間內成為一個小聖人,在十五歲已成為基督徒真正的完美典範。他擁有這個時代的青年迫切需要的特質,確是基督徒生活的完美典範。他的力量來自潔德,虔敬和熱誠。天主賜下多明我,作為現今青年的榜樣。」

碧岳十二世:「他年紀小小……我們便驚訝地發現,恩寵在他身上發揮奇妙的作用。他為了天上的事物,毫無保留地交付自己。憑藉信德,他擁有少見的直覺。」

今天是聖多明我‧沙維豪瞻禮日,

願天主之母為所有青年祈禱,

讓青年人能以聖多明我為學習對象。

我們也祈求聖多明我為所有青年及待孕的母親祈禱。

《向聖多明我沙維豪頌》

聖沙維豪!

你純潔如天使,你得到良師聖鮑思高的指導,

榮登青年聖德的高峰。求你幫助我效法你,

熱愛耶穌,孝敬聖母,盡心救人靈魂,

並使我堅心定志,寧死不敢犯罪,以得永生。

亞孟。

聖多明我‧沙維豪,為我等祈。

 

資料來源:

鮑思高慈幼會

iBreviarium 我靈讚頌主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