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四旬期避靜週主題:「拉皮拉的夢想」

教宗今年四旬期避靜中一場默想的主題為「拉皮拉的夢想」。拉皮拉是意大利天主教政治家,致力於和平與扶貧。2019年3月10日主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羅馬近郊阿里恰展開了四旬期避靜。他出發前在推特帳戶上發表推文,寫道:「今晚我們開始避靜週,請大家在祈禱中紀念我和聖座各部會的合作者。」這次避靜活動將於15日週五結束,期間暫停一切接見活動,包括3月13日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當天適逢教宗方濟各當選6周年紀念日。

3月10日下午6時,佛羅倫薩山上聖米尼亞托本篤會修院院長賈尼(Bernardo Francesco Maria Gianni)神父為教宗和教廷神長們帶領了第一場默想。本次默想的主題為:「熾熱渴望之城;塵世生活中的逾越目光和舉動」。從11日週一開始,每天各有兩場默想,一場於上午10時、另一場於下午4時30分舉行;15日週五僅有上午一場默想,隨後教宗與神長們便返回梵蒂岡。

本次避靜的10場默想主題分別是:

主日

「我們為此在這裡」;「拉皮拉的夢想」

首場默想

第二場默想

週一

「我們在這裡以氣息讓死灰復燃」;「當下的恥辱、血腥和冷漠」

第三場默想

週二

「你們記得嗎?」;「熾熱的渴望」

第四場默想

第五場默想

週三

「他和平與友誼的旗幟」;「讓我們手拉著手」

第六和第八場默想

第七場默想

週四

「黑夜群星閃耀」

週五

「山上之城」

第九和第十場默想

默想的主題取自於意大利詩人盧齊(Mario Luzi)1997年撰寫的一首詩:〈我們為此在這裡〉,內容提及意大利20世紀重要的天主教政治家──喬治‧拉皮拉(Giorgio La Pira)。拉皮拉於1904年出生在西西里,攻讀法律,曾在佛羅倫薩大學任教,1945年成為意大利制憲大會議員;拉皮拉於1951至57年,以及60年至64年擔任佛羅倫薩市長。

默想的主題之一「拉皮拉的夢想」遂由此而來。在他的夢想中,「佛羅倫薩散發著基督信仰的光彩,吸引全世界的矚目」。他積極促進就業,提高生活條件,讓城市更適合人居住,推動國民住宅,大力反對墮胎。拉皮拉同時也是道明會第三會和方濟各會第三會成員。在大學教書時,他勤於祈禱和研究,投入公教進行會等教會團體的活動,濟弱扶貧。

此外,拉皮拉也是個和平的匠人。他曾於1959年前往莫斯科,試圖舒緩緊張氣氛,促進裁軍;1964年在美國支持少數種族的公民權;1965年在河內拜會胡志明,為越南呼籲和平。他與眾多國家領導人保持良好關係,其中包括周恩來。為此,拉皮拉在市長任職內,使佛羅倫薩成為文化和政治運動中心,在那裡舉辦多場和平大會,以促進和平、人文精神與基督信仰文明。

放下‧讓自己看得更多

圖片:Rodney Leung

近年,我發現一個社會現象,就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多了一份束縛,它不是工作,也不是金錢,而是「智能手機」…… 我也被其所束縛。

我們開始經常「機」不離手,一離手,心裏就會不自在,習慣要隨時看著,隨時按著。臉書(Facebook)、WhatsApp、微信,很想要知道別人的貼文或者是急不及待地讓人家知道,去「分享」我們所見所聞。

這些事情由最初的快感、自豪感、滿足感,直到現在有些時候竟然會覺得像一個枷鎖。得不到一個「讚」便會不平安;沒有人關注就會失落;有時候連不到線,甚至會憤怒;不見了手機,便會心神恍惚。一切都被這個充滿物質的精神食糧所充斥。有時候,手機更像「手扣」一樣,吃飯、睡覺、甚至去洗手間都帶著它。

您有同感嗎?

在四旬期,何不讓我們嘗試放下手機,把頭抬起來,看看每天跟您一起生活的家人、朋友、同事、還有天主,十字架上的耶穌。

在飯桌上,面對面與他們說說笑笑。在家中,不再用電子短信交流的方式溝通,而是直接與家人相遇傾談。在教堂內,面向聖體櫃或面向耶穌苦像,好好的與主交談,而不是看著手機屏幕。

科技的確給我們生活帶來了方便,但這一份方便又為我們帶來了多少的平安呢?

反之,有一個「軛」更為我們帶來徹底的平安。

「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你們背起我的軛,跟我學吧! 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這樣你們必要找到你們靈魂的安息,因為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11:28-30)

我們在與時並進的同時,控制自己用手機的時間,也是在四旬期內活在當下的克己善功。

讓我們彼此代禱。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梁樂彥 Rodney Leung
協進慈幼會士
聖若望鮑思高慈幼協進會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五場默想

2018年3月23日上午,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Raniero Cantalamessa)在梵蒂岡救主之母小堂進行四旬期第五場,也是最後一場默想,主題為「佩戴光明的武器,基督徒的純潔」(羅13:12-14)。教宗和教廷各部門首長在場參加。神父表示,我們應喚醒人心中存有的純真和質樸。

坎塔拉梅薩神父表示:「聖保祿宗徒勸勉格林多信友不可淫亂,卻要穿上主耶穌基督,這是對抗淫亂的武器(格前6:12-20)。這位宗徒又說,不可淫亂,不可出賣自己的身體。坎塔拉梅薩神父對此強調,保祿宗徒談到道德淫亂時,指的不僅是賣淫,也包括一種賣身行為,即我出賣自己或是為了金錢,或是為了自己的享樂。因此,聖保祿告誡格林多的基督徒不可淫亂或隨意支配自己的身體,其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不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基督。由此可知,基督徒的純潔並非在於讓理性控制本能,而是讓基督做人的理性和本能,即整個人的主人。」

坎塔拉梅薩神父解釋道:「純潔不是要我們輕視身體,而是對身體的尊嚴懷有極大的尊重。純潔是一種生活型態,遠勝於一種獨特的美德。純潔所能表達的範圍也超越了性本身的範疇。純潔有身體上的,心靈上的,口唇上的,以及眼目和神情上的。聖保祿稱純潔有如光明的武器。」

談到當今社會把性當作偶像來崇拜,以致對他人施暴和傷害他人自由的現象,坎塔拉梅薩神父指出:「這些行為以極度的輕率摧殘著家庭。然而,有人會說:『這有什麼壞處?我有權利追求我的幸福。』某些傳統的性道德判斷的確需要予以重新審視。」

「現代科學幫助我們了解到,因著人在心理上的某些機制和制約,某些行為的責任得以除去或減輕,而這些行為在過去則被視為罪行,甚至死罪,因為那時還不存在這方面的知識。但這種進步與某些試圖否認各種客觀準則的泛性戀主義毫不相干,後者把性道德問題簡化為一種風俗的自然演變,即一種文化現象。」

坎塔拉梅薩神父最後強調:「這種當今的性革命不僅反對過去,也反對天主,有時甚至違反人的天性。性不再使人平和,反而成為一種曖昧和危險的力量,叫人違抗天主的法律,違反我們自己的意願。因此,我們應在聖神的推動下,向世界見證受造物原本的純潔。」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一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二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三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四場默想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四場默想

2018年3月16日上午,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在梵蒂岡救主之母小堂帶領四旬期第4場默想,教宗方濟各和聖座神長均出席參加。在反省了愛德與謙卑後,本場默想的內容是服從,主題為聖保祿宗徒的勸言:「每個人都要服從上級有權柄的人」(羅13:1)。

坎塔拉梅薩神父解釋道:「保祿宗徒也說明了納稅和普遍履行各自的社會責任,不僅是一項公民義務,更是一項道德和宗教義務」。它是愛近人這個概念的要求:「國家並非一個抽象的實體,而是人民組成的團體。假如我不納稅、損害環境、違反交通規則,我就傷害並表現出輕視近人。然而,這課題不只侷限於服從國家的層面,還要進一步發現本質上的服從;所有其它形式的服從都是由此而生,包括對民政當局的服從。」

坎塔拉梅薩神父說:「事實上,存在著一個關乎眾人,包括上司和下屬、修道人和平信徒在內的服從,它在所有服從當中最為重要,支撐並激勵所有其它的服從。這並非人對人、而是人對天主的服從。原祖亞當是抗命者的始祖,基督則是服從者的始祖。在所有抗命的根源內都存在著對天主的違抗,而在所有服從的起源裡都存在著對天主的服從。在精神上服從天主,絕不阻撓人們服從可見和體制上的權威;相反地,前者更新、強化並激勵後者。如此一來,對人的服從遂成了判斷一個人是否真正服從天主的標準。」

「對愛德而言正是如此。首條誡命雖是愛天主,但它的檢驗標準卻是愛近人。聖若望寫道,那不愛自己所看見的弟兄的,怎能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若一4:20)在服從方面也該這樣說:你如果不服從你所看見的上司,怎能自稱服從你所看不見的天主?倘若唯有在上司的指令完全符合我們的想法和選擇,我們才予以服從,那麼我們服從的就不是天主,而是自己;所承行的便不是天主的旨意,而是自己的意願。」

最後,坎塔拉梅薩神父勉勵眾人畢生活出這句經文:「天主!我來為承行祢的旨意。」(希10:7)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一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二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三場默想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三場默想

2018年3月9日,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Raniero Cantalamessa)神父在梵蒂岡救主之母小堂主持四旬期第三場默想時表示:「天主喜愛謙卑的人,因為謙卑的人存在於真理內,他是真正、實在的人。相反地,天主懲罰傲慢自大,因為傲慢意味著謊言。」

坎塔拉梅薩神父當天探討了基督徒的謙卑,將重點放在聖保祿宗徒的勸言:「你們不可自作聰明。(參閱:羅12:3、16)」

神父闡明:「聖保祿要我們對自己有正確適中的評價,幾乎可稱之為客觀評價;而人在謙卑低下時接近真理。誠如這位宗徒所言:『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既然是領受的,為什麼你還誇耀,好像不是領受的呢?』(格前4:7)我們只有罪不是從天主領受的。因此,對自己的『正確評價』就是承認我們的一無所有。」

「然而,連聖保祿也坦承,當他深入自己的內心時,發現心裡存在另一條法律,發現在自己內的罪惡(參閱:羅7:14-25)。那在我們內的罪惡,首先是自誇、傲慢、虛榮。我們往下深究的旅程結束之際,不會在我們內找到謙卑,而是傲慢。我們發現自己根深蒂固的傲慢,而且我們由於自己的罪過、並非天主的罪過,成了傲慢的;這個發現正是謙卑,因為它是事實。透過天主聖言察覺到這個目標,或者只是從遠處瞥見它,就是一個帶來全新平安的莫大恩寵。」

「福音為我們提供了無與倫比的謙卑-真理的典範:聖母瑪利亞。聖母在《讚主曲》中詠唱道,天主垂顧了祂婢女的卑微(路1:48)。那麼,聖母的『卑微』在此處有何涵義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解釋道:「這並非謙卑的美德,而是她的卑微狀態。這是為了強調卑微的重要性,因為聖母除了自己的卑微以外,並不以任何美德為榮。謙卑的美德有一個很獨特的規則:不相信自己擁有謙卑美德的人,實則謙卑;相信自己謙卑的人,其實不然。唯獨耶穌能自稱『心謙』,並且果真如此;因為這是真人-真天主之謙卑的獨一無二特質。因此,聖母的謙卑美德只有天主曉得,她自己卻渾然不知。其馨香唯有天主感受得到,散發這馨香的人卻感受不到。」

此外,坎塔拉梅薩神父警惕道:「天主聖言和聖母瑪利亞的芳表引領我們發現自己的一無所是,但我們不該只因為如此,便誤以為自己達到了謙卑。事實上,我們必須將主動權從我們手上交給別人,才能達致謙卑;換言之,就是我們不僅要承認自己的缺點和過失,還要接受他人的譴責、糾正、批評和羞辱。」

最後,坎塔拉梅薩神父總結道:「謙卑不僅對個人的成聖之路至關重要,也對團體生活的順利運作、對教會的建設裨益良多。謙卑有如教會生活的絕緣體、靈修生活的巨大絕緣體,讓天主恩寵的電流通過一個人,卻不消散,或者併發傲慢、敵對的火花。」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一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二場默想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二場默想

2018年3月2日,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Raniero Cantalamessa)神父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主持第二場四旬期默想指出:「基督徒的聖德在於效仿基督,與主完美結合。」教宗方濟各和教廷各部門首長也參加了默想,其主題為:「『你們該當穿上主耶穌基督』,保祿宗徒勸勉的基督徒聖德」(羅13:14)。

坎塔拉梅薩神父指出:「在《羅馬人書》中聖保祿強調了基督徒的一切重要美德,或者說是聖神的效果,即服務、愛德、謙卑、服從、純潔(參閱:迦5:22)。」

教宗府講道神師把焦點放在愛德上表示:「這位外邦人宗徒具體說明,愛德不應虛偽,也就是說,愛不偽善,愛應當是真實的、可靠的,不假裝的。因為根據耶穌的教導,內心是決定一個人秉持何種價值觀的地方(參閱:瑪15:19)。」

坎塔拉梅薩神父解釋說:「愛德是含忍,慈祥的,愛不嫉妒,不動怒,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所以這一切並非與做善事或行愛德本身有直接關係,反而指向渴求善的根源。仁愛先於善行。」

「聖保祿然後解釋說,外在愛德的最大舉動,即將自己全部的財物分給窮人,若沒有內在的愛,也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益處,這與真誠的愛德背道而馳。偽善的愛德實際上就是做好事卻不尋求善,向外界所顯示的與內在的不相稱。在這種情況下,他所擁有的是一種愛德的表像,這表像至少可以隱藏他的自私自利、自我追求、對兄弟姐妹的利用,甚至是單純的良心懺悔。」

「因此,這不是貶損愛德善行的重要性,卻是在確保它有堅實的基礎,從而對抗自私及自私的各種詭計。聖保祿希望基督徒紮根於愛,以愛為基礎,因為愛是根源,是一切的基礎。當我們發自內心地愛時,便是天主本身透過我們去愛,祂的愛藉著聖神已傾注在我們心中了(羅5:5)。實際上,成為有分於天主性體的人意味著參與天主的愛,參與天主愛的行動,因為天主是愛。這是天主通傳給我們的愛。」

「保祿宗徒然後表明,真誠的愛應該轉化為團體生活中的行動。當時的羅馬基督徒團體在外邦人社會的敵海中只是一個小島。我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巨大的誘惑乃是自我封閉,在一個迷失的世界裡產生少數人得救的精英情緒和嚴肅態度。保祿所描述的羅馬基督徒團體,也是整個教會現狀的縮影。我不談我們眾多弟兄姐妹在世界許多國家遭受迫害,殉道;我說的是敵意、拒絕,常常被嚴重鄙視,這不僅指基督徒,也包括相信神的人,所有相信神的人。在一個世俗化和發達的社會中,信徒被視為異類。」

教宗府講道神師繼續說道:「我們要明白基督面對一個整體上拒絕祂的人類所懷有的心態,即深刻的憐憫;這種感情促使基督愛他們並為他們受苦,在天主面前背負起他們,如同耶穌在天父面前背負起我們每個人,以仁慈對待我們。」

最後,教宗府講道神師談及團體內的關係,如何處理不同成員之間出現的意見衝突。坎塔拉梅薩神父繼續說:「在這種情況下,保祿宗徒所諄諄教誨的愛德的要求,我們最該給予關注,因為這正是我們處理一切教會內部衝突的要求,包括我們今天所遇到的衝突,無論在普世教會的層面,還是在我們每個人所生活的特定的團體中,例如堂區。」

最後,他以聖保祿所提供的三個標準結束當天的默想:「跟從你的良知;尊重他人的良知且不要判斷兄弟;避免讓弟兄跌倒。」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一場默想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府講道神師:穿上基督,成為聖人

「聖人就在我們當中,在我們日常的環境中生活,而且他們在大部分人眼中經常隱而不見,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他們不是超人。他們穿上了基督,是基督的門徒。」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Raniero Cantalamessa)今年四旬期講道的主題正是「你們該當穿上主耶穌基督」(羅13:14)。

該講道神師近日接受《羅馬觀察報》採訪,解釋為何選擇這個主題。他說:「教會必須面對無數的挑戰,履行無數的任務,但對天主而言,教會絕對最重要的事無非是成聖。基督建立教會,為使教會『藉著愛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的』(弗1:4)。其它的一切都應為這個目標服務,例如聖事、職責、訓導和牧靈創舉。我感到需要讓這四旬期講道提醒我自己和其他人這唯一必要的事情。萊昂‧布盧瓦(Léon Bloy)曾說:『生命中只有一件無法挽回的不幸,那就是沒能成聖。』」

神父接著談到促使他選擇這主題的另一個原因説:「關於成聖的普世聖召,梵二大公會議對在基督信仰内成聖的含義作出明確指示,即『成聖就是與基督完美的共融』(《教會憲章》,50號)。這是讓我們醒悟到成聖的新觀念,使之落實到教會的實際生活中,包括成為聖人。」

我們如何能穿上基督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解釋道:「『穿上基督』是聖保祿使用的一個隱喻,卻很到位,表達了基督徒聖德具有基督學本質的真正特性。聖保祿勉勵斐理伯人『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斐2:5)時,表達了同一思想。因此,這並非力求達到一種抽象的道德生活規範,也非所謂的英雄美德,而是能與保祿宗徒一起說:『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迦2:20)。在此我們看到基督徒聖德與許多人提出的一種非宗教、甚至無神論聖德之間的區別。」

坎塔拉梅薩神父最後談到識別聖人的標記說:「我在此只想提出一個可靠的標記,它正是謙卑。天主教會經歷了許多個世紀,為聖人的封聖制定了一系列客觀準則,在盡善盡美的道路上積累了無可置疑和充滿智慧的經驗。」

「我祝願這些準則越來越能反映出梵二會議倡導的聖經理想,給迄今為止占主導地位且基於‘德行’的經院教義注入新的活力。有鑑於此,我選擇了較為完善和堅實的聖經綱要作為四旬期默想的主題。這是聖保祿在《羅馬書》中指明的一種建立在『初傳』基礎上的聖德(羅12至15章)。」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默想:改變世界首先需要改變我們自己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Raniero Cantalamessa)神父從2018年2月23日起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主持四旬期默想,主題為「『你們該當穿上主耶穌基督』(羅13:14),保祿宗徒勸勉的基督徒聖德」。神父在當天的第一場默想中強調,改變世界首先需要改變我們自己。

由於教宗方濟各和教廷各部門首長當天上午還在羅馬近郊阿里恰(Ariccia)參加最後一天的四旬期避靜,因此坎塔拉梅薩神父的第一場默想並未進入特定的主題,只是針對聖保祿的教導進行反省,即「你們不可與此世同化」(羅12:2)。

神父首先表示:「聖保祿宗徒在此並未說你們要改變世界,而是邀請我們改變你們自己。耶穌身在世界上,但不屬於世界,這就是他對待世界的態度。世界受造於天主,儘管充滿邪惡,本身卻是一個美好的現實。那麽,這個我們不可與之同化的世界是怎樣的呢?我們已經知道哪種是《新約》勸勉我們不可與之同化的世界:它不是天主所創造和所愛的世界,也不是世上的人群,相反地,我們必須常走向他們,尤其是窮人、最弱小者和受苦的人。與這個受苦和被邊緣化的世界打成一片,這看似很矛盾,卻是遠離世界的最好方式,因為這是前往那裡,來到這世界竭盡全力避開的地方。這也是遠離那支配世界的利己主義原則。」

神父指出:「基督徒與世界首要抗衡的領域乃是信仰。無信仰的科學家們和其他人從對宇宙的觀察得出結論,其中不乏天主被貶抑成一種模糊和主觀的神秘感,耶穌基督也未納入他們所考慮的範圍。如此一來,附和時代精神就是允許世界使眾人麻木不仁,然後再吸走他們的精神活力,給他們注射一種催眠劑。」

神父解釋道:「基督徒不可與此世同化,這並非因為物質是敗壞的,或是精神的敵人,就如柏拉圖理論所鼓吹的那樣,而是因為這個世界終將過去。約伯說得好,『我赤身脫離母胎,也要赤身歸去』(約1:21),同樣,今天錢財萬貫的富翁和令世界顫抖的權勢者也終將如此。」

坎塔拉梅薩神父最後提出一項告誡:「對世界的圖像要有所節制,勿沉迷於互聯網。如果我們因一些圖像而心緒不寧,就應注視十字苦像或來到基督聖體前。因此,在這四旬期初始,我們需要遠離世界,好不與世界同歸於盡。」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二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三場默想

來源:梵蒂岡電台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六天默想

第十場避靜默想

2018年2月23日上午,托倫蒂諾神父在教廷四旬期最後一場避靜默想中,以山中聖訓的真福八端為主題。托倫蒂諾神父表示:「真福八端是耶穌自己的面容和生活,教會應向聖母瑪利亞學習憐憫、溫柔和關心,這是每個人不言而喻的渴求。」

「我們在《瑪竇福音》中讀到的真福八端不僅僅是一條法律,更代表了一種生活配置、一個真實的生命召叫。它描繪了此時此刻的藝術,但也表明了我們所趨向的末世圓滿的視野。然而,真福八端也是“耶穌最精確和迷人的自畫像,是祂生命的關鍵所在,耶穌神貧、溫良、憐憫、渴求和平、渴望正義、並有能力接納眾人。」

托倫蒂諾神父說:「真福八端是祂的自畫像,是祂不斷向我們揭示並銘刻在我們心中的祂自己的肖像。然而,我們也應當把祂的肖像作為我們的典範,來改換我們自己的面容,並深刻理解那使我們與耶穌命運與共的靈性『肖像和模樣』。天主的口渴意在使祂的受造物生活在真福之中。祂如何做到呢?祂藉著愛和無條件的信任贖回我們的生命。這就是祂的方法,這就是祂拯救我們的真福,這就是讓我們重新開始的愛的驚嘆。天主的口渴能使我們擺脫流亡的生活。」

「因此,倖存的基督信仰或維護中的天主教信仰對我們而言並不夠。一個真正的信徒、一個信徒團體,不能只生活在維護當中,而需要一顆年輕而愛慕的心,懷著尋找和發現喜悅,敢於在現實生活中接納天主聖言,首先從會晤現在和未來的兄弟姐妹開始,並在祈禱中活出信賴和隱秘的對話。」

「我們的當務之急是重新發現口渴的真福。對於信徒而言,最糟糕的莫過於厭膩天主。反之,那些對天主保持飢渴的人是有福的。事實上,信仰的經驗不是為了解除渴望,而是為了增加我們對天主的渴望、我們的尋求。或許我們需要多次與我們的渴望修和,不斷重複道:『我的渴望是我的真福』。」

在以真福為題的最後一場四旬期默想中,神父籲請教會把聖母瑪利亞作為旅途教會的老師和楷模。

托倫蒂諾神父說:「我們在註視聖母瑪利亞的真福時,不要只做抽象的摘要,而要著眼於真實和具體的層面。聖母與天主對話,她在天使報喜時持“坦誠”態度,從激動、驚訝和懷疑,直到無條件的信任並順從地接受。因此,我們要向教會展示聖母瑪利亞的風範:聖母瑪利亞好客,懂得聆聽,向生活開放;聖母瑪利亞對天主誠懇;聖母瑪利亞為一項更偉大的工程服務。倘若沒有瑪利亞,教會將面臨非人性化的危險,變得功能主義,成為一個無法停止的火熱工廠。」 [Read more…]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五天默想

第八場默想

2018年2月22日上午,葡萄牙神學家托倫蒂諾神父在第八場避靜默想中闡述了兄弟之間的嫉妒情懷和天父的慈悲,神父援引《福音》中「蕩子的比喻」,説明在人的内心旅程中將自我作為一切事物的原始和終結,這是一個極大的危險。

「在蕩子比喻中,我們看到一個人類家庭的場面,我們每個人都出自這個家庭。家庭是一面鏡子,從中映出一切人情世故。這個故事將我們拉入其中,讓我們看到兄弟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問題。我們意識到兒子面對父親的微妙含意,以及我們彼此相連的細微而脆弱的情感。」

托倫蒂諾神父解釋道:「這個比喻幫助我們反躬自問。事實上,在我們内心不只存在美好、和諧,以及沒問題的事,也存在感到窒息的情緒、許多需要釐清的事物、病態,以及需要連接的頭緒。我們既有痛苦的區域,也有需要和解的範圍,還有需要讓天主來治癒的記憶和停頓點。我們的時代被離經叛道的渴求所佔據,促使我們如同蕩子那樣,放蕩任性而且好享樂。這一切都在消費社會強加於人的欺騙的漩渦中產生和發展。這種社會許諾能滿足一切渴求和所有人,將幸福與滿足欲望劃上等號。」

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我們如此充足、滿盈、滿意並被馴服。但這充足是靠消費得來的,成了欲望的牢獄。此外,除了比喻中的小兒子在虛假腳步和幻想萬能的驅使下渴求自由自在,大兒子的病態期望也值得我們警惕。這些期望同樣也很容易進入我們内心。這個大兒子難以活出手足之情並且左右父親的決定,拒絕為別人的好事而喜樂。這一切在他内心產生一種潛在的怨恨,使他沒有能力接受慈悲的思維。」

「大兒子另一個潛在的危險就是嫉妒,這是一種欲望的病態。這種欲望缺乏愛,只求“討回那無益且不幸福的公道。大兒子未能與弟弟和好,心中還在因暴怒、隔閡及強硬而憤憤不平。與嫉妒相反的則是感恩之情,它建設和重建世界。在蕩子比喻中,除了這兩個兒子外,還有他們的父親。這父親是慈悲的典範。他有兩個兒子,懂得應以不同的方式,但相同的目光對待他們。可見,慈悲不是把別人所應得的給予他。」

托倫蒂諾神父最後闡明,慈悲是憐憫、仁愛及寬恕;慈悲是“給的更多,給的過量,而且超越現狀;慈悲是醫治創傷的極度的愛;慈悲是天主的一個屬性。因此,相信天主就是相信慈悲。慈悲是一部需要發現的《福音》。

第九場默想

2月22日下午,托倫蒂諾神父在聖座四旬期第九場避靜默想中表示,:「持續睜開眼睛觀察世界上所發生的事,對於靈修生活至關重要。否則,我們將會耽於安逸,規避自己的社會責任。事實上,天主不斷向我們提出那原始的質問:『你弟弟在哪裡?』(創4:9)。」

這場默想的主題是「傾聽邊緣地區的口渴」。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渴求的靈修課題如果不能引領我們更接近字面上的基本渴求,便是不完整的。身體的口渴此刻折磨並限制我們當代為數眾多人民的生存,全世界有高達30%的人口無法在自家住屋裡取得飲用水。這種邊緣地區的口渴要求眾人迫切採取生活上和心靈上真正的皈依。」

「耶穌理解邊緣地區的居民。祂正是出生在白冷城的偏遠之地,而非市中心;祂生活的納匝肋名不見經傳,是巴勒斯坦的冷門地點,《舊約》從未提到它。令人意想不到的加里肋亞成了蒙選之地,天主國度在那裡廣受傳揚。耶穌的訊息進入邊緣地區,一如《馬爾谷福音》所記載的,耶穌復活後渴望在邊緣地區與眾門徒重逢:『祂在你們以先往加里肋亞去。』(谷16:7)。」

托倫蒂諾神父接著強調:「邊緣存在於基督徒的基因內。無論何時何地,基督徒都能在邊緣與耶穌相遇和重逢。因此,基督信仰就是邊緣世界。對教會而言,邊緣並非一個問題,而是一種視野。教會唯有走出自我,才能發掘新的傳教熱忱;換言之,教會唯有走出自我,才能重新發現她自己。」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一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二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三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四天默想

來源: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