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國輝神父-「慈悲特殊禧年」閉幕儀式反思

禧年與聖門

教會首次禧年是在1300年,而首次提及開啟朝聖地聖門是在 1433 年(第五次教會禧年),教宗瑪爾定五世(Martin V, 1417-1431 年)開啟拉特朗大殿的聖門。

1500年的禧年(1499 年平安夜開始),教宗亞歷山大六世(Alexander VI,1492-1503 年)不單在拉特朗大殿開啟聖門,也在聖伯多祿大殿、聖母大殿,及城外聖保祿大殿開啟聖門。當時,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是擴建自聖伯多祿大殿門廊右側的便門。

聖門的作用,是讓朝聖者經此特殊聖門進入大殿,尋得禧年大赦的恩寵。禧年過後,便以牆壁在大殿內外把這門封閉。

禧年閉幕與封閉聖門儀式沿革

按成文紀錄,自1500年,禧年的開幕和閉幕,便包括了開啟和封閉聖門。當時宗座禮節司 John Burchard 所編訂的聖門儀式遂成為範本。

禧年閉幕封閉聖門儀式基本如下:

1.教宗經聖門進入聖伯多祿大殿,舉行晚禱

2.教宗派遣樞機代表他去關閉拉特朗大殿、聖母大殿,以及城外聖保祿大殿的聖門

3.教宗與襄禮者遊行到聖門,途中向印有基督苦難面容的巾帕,及刺透耶穌肋傍的長矛致敬

4.教宗是最後一人經聖門離開聖伯多祿大殿

5.教宗在大殿門廊祝福及給封閉聖門的磚石灑聖水

6.教宗以泥鏟在聖門門檻三處抹上水泥,放上三塊封磚和幾個金幣和銀幣(1575 年後以盒盛載金幣銀幣,放入封牆)

7.主管告解者也放上封磚,再由泥水匠在大殿內外築起封牆。歌詠團唱出Caelestis Urbs Jerusalem。

8.教宗祈禱(Deus qui in omni loco)後,唱謝主辭(Te Deum),然後,登上陽台,以宗座祝福,祝福會眾。

以上16世紀的禧年閉幕封閉聖門儀式基本上一直用至 1975 年。

1975年禧年閉幕關閉聖門儀式,不再重砌封牆,而是關上銅門的兩頁門扇;這銅門(1949 年造)原本裝在大殿內的,現在裝於大殿外。

兩月後,才在大殿內再建封牆,並把盛載錢幣和文件的盒放入牆內。從此,習慣在開啟和封閉聖門儀式中所用的鎚、泥鏟,水泥、磚和聖水,不再在儀式中應用了。而且,整個儀式強調的是門,而不再是牆。「門」,在社會生活、歷史及聖經中的意義,更為豐富。

1975年禧年閉幕關閉聖門儀式在平安夜舉行,分作三個步驟:

1.在聖伯多祿大殿內:教宗由聖瑪爾大門進入大殿,在聖伯多祿墓前靜默祈禱片刻,然後遊行經聖門離開大殿;教宗應是最後一位跨過聖門。

2.在門廊:教宗致候,向基督呼求、垂憐頌和禱文。唱 O Clavis David;教宗到聖門前跪下默禱。教宗起立關上兩頁門扇,並說:「基督昨天,今日,是原始也是終末。他開了,無人能關;他關了,無人能開;光榮與王權歸於他,世世無窮。」唱「光榮頌」;教宗遊行到廣場。

3.在廣場: 舉行彌撒。

1984年的聖門閉幕禮在復活主日舉行。首先在聖伯多祿廣場舉行彌撒,隨後按 1975 的儀式關閉聖門。

2001年的關閉聖門儀式在主顯節舉行。

在主顯節前夕,先由代表教宗的樞機,往拉特朗大殿、聖母大殿、城外聖保祿大殿,先關閉聖門,隨後舉行主顯節第一晚禱。

翌日,教宗在主顯節早上關閉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儀式如下:

-教宗、共祭樞機、執事、襄禮者,以及教友代表遊行到大殿門廊,就位。唱聖詠 95(94)。

-教宗致候及祈禱。唱 O Clavis David。

-教宗到聖門前,跪下默禱,然後起立關上聖門。全體詠唱「基督昨天,今日,是原始也是終末……」

-然後,全體遊行進入大殿。

-執事把福音書恭放祭台前寶座;教友代表獻花和蠟燭。

-唱光榮頌……

-在唱福音後,執事唱出「逾越節的日子」……

-「領聖體後經」後,教宗啟唱謝主辭(Te Deum)

-再後,在 2001 年 1 月底才在大殿內重砌封牆。

時任宗座禮節司 Piero Marini 這樣說:「雖然,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關了,但門上的 16 塊展示救恩史的銅雕聖像,仍吸引着我們的目光,要我們繼續默觀天父藉着基督,在聖神內,指引着我們回歸父家之途。就讓基督嚮導陪同我們,越過現世,到達天國大門;他要親自打開天國大門,領我們進去,參加婚宴……世上的聖門雖然關上,但天父慈悲和恩寵之門,仍常常開着,等待我們進去。」

地方教會「慈悲特殊禧年」閉幕謝恩:但願「慈悲之門」常開

2015-2016年的「慈悲特殊禧年」首次在羅馬以外的各地方教會也以開啟「慈悲之門」來開始聖年。這措施把禧年朝聖的神功,推展到各地方教會。羅馬提供給各地方教會的禧年儀式中,包括開啟「慈悲之門」的儀式,也有禧年閉幕式,但當中却沒有關閉聖門儀式,而只有隆重的閉幕感恩聖祭和詠唱聖母的「謝主頌」。事實上,各地方教會所開啟的「慈悲之門」,是主教座堂和其他指定聖堂的日常大門;這不同於羅馬四大聖殿的聖門是專用的側門,讓朝聖者在禧年進入。

因此,地方教會的「慈悲特殊禧年」閉幕式,非常簡單,就只於 11 月 13日在設有「慈悲之門」的聖堂舉行一台感恩彌撒,頌謝天父慈悲所賜下的各項恩典,在「領聖體後經」後,隆重唱出「聖母謝主頌」,尤其突顯「因為他的仁慈(慈悲)世世代代於無窮世之世」這句話。

「慈悲特殊禧年」既是人間的時間,總會過去和結束,但天父的慈悲之門卻永遠不會關閉; 同樣,我們心裡的「慈悲之門」也不能關閉。我們經歷了這世上的「慈悲特殊禧年」,應「滿懷慈悲如同天父」,繼續世上的朝聖旅途,直到跨越天上的慈悲之門,進入天父永遠的慈悲之國。

香港教區主教座堂的「慈悲特殊禧年」閉幕儀式,也是按此安排。在當日(11 月 13 日)下午,首先,朝聖領禱員以及神形哀矜各單位成員,聚會反思。然後,偕同主教、司鐸、教友代表,如同朝聖,遊行到主教座堂的大門:「慈悲之門」,再次隆重呼求天父慈悲,進入聖堂,舉行感恩彌撒。在「領聖體後經」後,隆重唱出「聖母謝主頌」。 [Read more…]

格魯吉亞開啟在草地上的慈悲聖門

blog_1452801454

我們正在經歷的慈悲禧年也有一些令人心酸又心喜的特殊插曲,例如開啟一個還不存在的聖堂的聖門。這事去年12月7日在格魯吉亞的魯斯塔維(Rustavi)發生。天主教高加索宗座署理若瑟‧帕索托(Giuseppe Pasotto)主教開啟了一個在草地上臨時搭建的聖門。這裡的聖堂原該在3年前建好,然而卻遲遲沒有動工,原因令人費解,因為缺乏該市市長的授權。關於這一特殊儀式的意義,梵蒂岡電台採訪了帕索托主教。他說:

答:搭建聖門的想法源自我與司鐸們的商討。我們要在這塊我們多年來一直想為天主慈悲建築聖堂的土地上搭建聖門。這樣做出於多個原因:我們擁有一切許可,卻無法把聖堂建築起來,建造這座聖堂成了真正的難題。與此同時,這對我們而言也是一個標記:慈悲常常需要耐心,需要多次改變計劃,願意接受一個我們不曾期待的未來或另一種觀察方式。這是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是為了向公民社會發出一個訊號,因為慈悲與正義分不開。因此,這也是對當局和社會的呼籲。我在發給信徒的牧函中寫道:「你們設想一下,我們大家站在一扇門前,站在慈悲聖門前;我們應該打開這扇門,之後我們將看到什麼呢?什麼也沒有看到!沒有牆,因為天主的慈悲沒有界限;看不到屋頂,因為天主的慈悲使我們仰望天上;看不到座位,因為天主的慈悲要求我們不斷行走;看不到上等或下等的座位,因為我們大家都是平等的。」這幅圖像有助於我們理解天主的奧秘。搭建聖門標記的想法就是這樣誕生的。

問:這是一個充滿象徵意義的舉動,它也表明真正的教會不僅用磚瓦建造,還有其它更重要的因素。格魯吉亞天主教團體作為該國少數群體,正在如何度過這慈悲禧年呢?
答:我們制定了一個非常緊湊的計劃。我們絕不願意浪費這一年;相反地,對於繁忙的工作我感到非常欣喜。這有助於我們善盡職責。我認為有一項個人的工作最為重要,那就是每個人都要有一顆慈悲的心。

問:教宗方濟各強調慈悲禧年應該從邊緣地區開始。您在歐洲的東部,願意向羅馬發出什麼訊息呢?

答:一扇敞開的門永遠是一扇令人驚喜的門。注視著羅馬,我們知道驚喜將持續不斷;但是從羅馬、從基督宗教的中心觀察邊緣,肯定會看到更多的驚喜,即使這些驚喜處在重重困難之中。我認為聖父必會更加認同這個觀點。在這裡,我們得面對與東正教、與其它基督宗派共融的問題。目前令人悲痛的是,這裡不同基督宗派的代表還不能聚在一處共同祈禱。因此,我們必須打開某些門,開門意味著向未來開放,願意去明白這是天主所決定的未來。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L’Osservatore Romano

教宗開啟聖母大殿聖門: 天主之母是慈悲之母和寬恕之母

blog_1451918409

1月1日天主之母節下午,教宗方濟各前往位於羅馬市區的聖母大殿主持彌撒聖祭並開啟聖門。教宗在彌撒講道中指出,誰若不懂得寬恕,他就還不認識圓滿的愛。我們人人都應奉聖母瑪利亞為慈悲之母,滿懷信心並毫無畏懼地沉浸在天主的愛内。

教宗以《天主之母頌》的古老歌詞為依據,解釋了天主之母的兩個特性:慈悲之母和寬恕之母。

天主之母首先是慈悲之母。

教宗表明:「我們方才開啟的聖門其實就是慈悲的聖門。無論誰跨越這門檻,都應滿懷信心且毫無畏懼地沉浸在天主的愛内,從這座大殿重新啟程,堅信身旁有聖母瑪利亞的陪伴。聖母瑪利亞是慈悲之母,因為她生育了耶穌,祂是天主慈悲的面容,萬民期待的厄瑪奴耳,『和平之王』(依9:5)。」

教宗表示,降生成人的天主子將祂的母親賜予我們。聖母瑪利亞則與我們一起同行,她絕不留下我們在人生的旅途上孤獨行走,在我們感到沒有把握和痛苦的時刻,更是如此。

天主之母又是寬恕之母。

教宗繼續解釋說:「在十字架下,聖母瑪利亞看到她的兒子將自己全盤奉獻出來,見證了什麽是愛人如同天主。在那一時刻,她聽到耶穌說出可能是她教導年幼耶穌的那句話:『父啊,寬赦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麽。』」(路23:34)。

教宗說:「從那時起,瑪利亞就成了我們眾人的寬恕之母。她本人也效法耶穌並藉著自己的恩寵,寬恕了那些正在殺死她無辜聖子的人。為我們而言,瑪利亞成了教會也必須寬恕所有請求寬恕者的典範。寬恕之母瑪利亞教導教會,在加爾瓦略山上奉獻的寬恕沒有止境。無論是處處與人作對的法律,還是受人敬重的塵世智慧都阻擋不住寬恕。教會必須具有耶穌在十字架上和聖母在十字架腳下的那種寬大為懷的心胸,別無其它選擇。」

「寬恕的力量是一劑良藥,能化解怨恨和復仇的心態。寬恕令人心靈喜悅和祥,不再受死亡念頭的擺布;怨恨和復仇則擾亂心智,使人心碎,不得安寧。怨恨和復仇真是可憎惡的東西。」

最後,教宗表示:「我們在跨越這慈悲聖門時,應堅信童貞聖母,至聖天主之母在陪伴著我們並為我們轉禱。我們應讓她陪伴我們去重新發現與她的聖子耶穌相遇的美好。我們應向寬恕的喜樂敞開心懷,明認寬恕能使我們重新獲得可靠的希望,在每日的生活中做天主慈愛的謙卑工具。」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開啟慈悲禧年

blog_1449602956

12月8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瞻禮彌撒,敞開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宣布慈悲禧年正式開啟。在場參禮的有眾多樞機、主教、司鐸和5萬名信友,以及意大利共和國總統和政府總理以及駐聖座外交使節。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也出席了禮儀。

教宗方濟各在開啟聖門禮儀中,祈求天主顯示祂慈悲和寬恕的大能,賜予我們善度恩慈之年,在福音的喜樂中愛主愛人。「請給我敞開正義的門,我要進去向上主謝恩。」。教宗和信眾對答了以上《聖詠》中的詩句後,走到聖門前,用雙手推開,第一個跨越聖門,步入聖伯多祿大殿,跟在他身後的是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這時,聖伯多祿大殿的時鐘標出的是上午11時11分。隨後,參禮的樞機、主教、司鐸、男女會士、信友們也列隊經由聖門進入大殿,與先到的遊行隊伍匯合。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談到跨越聖門的意義說:「跨越聖門意即發現天父慈悲的深奧,祂接納眾人,與每個人相遇。這禧年將是增強慈悲信念的一年。若我們先斷定天主以祂的審判來懲罰我們的罪,而看不到天主仁慈的寬恕,我們對天主及祂恩寵的錯怪將有多麽大啊!是的,正是如此。我們必須視仁慈比審判更重要;無論如何,天主將總是依照祂的仁慈來審判我們。因此,跨越聖門是使我們感受到自己參與了這愛及溫柔的奧跡。」

慈悲禧年於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瞻禮當天開啟,教宗由此談到慈悲禧年與童貞聖母的關係說:「我們在童貞聖母瑪利亞身上看到伊甸園的罪惡歷史已化為愛的救恩計劃。我們總是受到誘惑不聽命,想撇開天主的旨意來安排自己的生活。這種敵意不斷傷害人的生命,使人對抗天主的計劃。然而,我們只有憑著愛的寬恕才能明白罪的歷史,只有在這道光的光照下才能認識罪。若一切仍留在罪中,我們便是受造物中最沮喪的人。然而,在天父的慈悲中涵蓋了基督許諾的愛的勝利。」

當天適逢梵二大公會議閉幕50週年。教宗談到慈悲禧年與梵二大公會議的信德財富,他說:「梵二大公會議是一項會晤,是教會與當今時代的人真正的會晤。這會晤以聖神的力量為標記,促使教會走出多年以來自我封閉的困境,滿腔熱忱地重新走上使徒道路。這是一段與每個人相遇的新旅程,在城市、家庭及工作場所與人相遇;哪裡有人,那裡就有教會。」

最後,教宗祝願整個教會在這恩慈之年活出半個世紀前大公會議神長們心中激發出的「同一力量、同一熱忱及同一使徒動力」。教宗說:「慈悲禧年激勵我們敞開大門,要求我們牢記真福保祿六世教宗在結束梵二大公會議時提倡的慈善撒瑪黎雅人的精神。今天跨越聖門正是要求我們努力做慈善的撒瑪黎雅人。」

來源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開啟中非班吉聖門: 慈悲能克勝仇恨與報復

blog_1448895863

11月29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班吉主教座堂開啟聖門,使中非共和國提前進入慈悲禧年。教宗開啟聖門後,最先跨過聖門,進入主教座堂主持彌撒聖祭。彌撒當中,教宗與在場的班吉伊斯蘭教長和當地福音派代表互祝平安。 [Read more…]

教宗為中非共和國開啟慈悲禧年

blog_1448895522

11月29日,教宗方濟各在中非共和國牧靈訪問最重要的一項活動,是在班吉主教座堂主持彌撒,開啟慈悲禧年的聖門。

教宗在11月1日的三鐘經祈禱活動中,特別為中非和平發出呼籲,宣布他打算在該國首都班吉開啟聖門。他在那個機會上指出:「近日發生的悲慘事件激化了中非共和國脆弱的局勢,令我在心靈上深切擔憂。我呼籲有關各方停止這場連續不斷的暴力。班吉法蒂瑪聖母堂區的金邦尼神父們接納了許多流離失所的人,我在精神上與他們同在。此刻,中非教會、各修會和全體人民面臨嚴峻考驗,他們盡一切力量克勝分裂,重歸和平之路。為彰顯普世教會在祈禱中關懷這個備受折磨的國家,為籲請所有中非人民日漸成為慈悲與修和的見證人,我打算於11月29日主日,在該國牧靈訪問期間開啟班吉主教座堂的聖門。」

教宗方濟各在今年4月11日於聖伯多祿大殿公布《慈悲面容》詔書,強調「慈悲是支撐教會生活的基礎」。慈悲禧年將於12月8日開啟,同時打開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隨後,教宗也公布了在羅馬各宗座大殿開啓聖門的日期,指示各地方教會和朝聖堂在禧年當中都要敞開一道聖門,使禧年在與整個教會共融的標記下,也能在各地慶祝。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在中非開啟聖門 , 鼓勵動盪局勢下的人民

blog_1448401461

教宗方濟各在11月1日主日的三鐘經祈禱活動中表示,他為中非共和國首都班吉近日動盪的局勢感到擔憂,並將於11月29日在班吉主教座堂「開啟聖門」。這項消息令中非人民喜樂不已,充滿希望。

聖座駐中非共和國大使科波拉(Franco Coppola)總主教於11月2日向梵蒂岡電台講述班吉目前的動盪局勢。他說:「首都班吉這幾天十分艱苦。雖然只有兩三個區域陷入動盪之中,動盪尚未蔓延到全國或整個首都,但已經造成很多損壞,成千上萬的家庭被迫離開家園。這些民兵經常燒殺擄掠,與衝突毫不相干的善良百姓因而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科波拉總主教表示:「班吉成千上萬的居民在暴力面前毫無防備和保護,教宗為他們的處境發聲,並且想要鼓勵法蒂瑪聖母堂區。這個堂區受到聯合國安全部隊的保護,如今只有這個堂區還有3名司鐸、1名修士和將近7百名在堂區避難的流離失所者。周圍的區域都成了荒漠,許多幫派在那裡燒殺擄掠。因此,教宗想要鼓勵、慰問這些還留在堂區的人,讓他們感受到他的關懷,同時也要宣布這項特別的盛事,給予中非人民一個機會。開啟慈悲禧年幾乎是一項特殊使命,另一個使命是從他們彼此之間開始,為這慈悲與修和作出見證。這裡的總主教和整個教會喜樂不已地接納這份美好的驚喜、獨特的禮物。教宗決定將這豐厚的恩惠贈予這種境況下的中非教會」。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魁北克市聖母主教座堂大殿創立350週年紀念,歐洲以外第一座聖門打開

holy door 1

為紀念北美洲墨西哥以北的首個堂區加拿大魁北克市聖母主教座堂大殿(Basilica Cathedral Notre Dame )的創立三百五十週年,魁北克總教區宣佈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 日至二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將是「聖年」( Jubilee year)。

為了隆重地紀念並得到聖座允許,主教座堂安裝了一座聖門。這是全世界第七座聖門,除在羅馬的四座外,法國及西班牙也有一座。

十二月八 日,聖母無原罪始胎瞻禮日的晚上,身為加拿大首席主教的魁北克總主教(Archbishop Gérald Lacroix)舉行了聖門祝聖及開啟儀式。祝聖後,總主教進入主教座堂,跟隨著的是一個遊行十字架。這是魁北克第一位主教在在一六六六年時用作祝聖此主教座堂的十字架。接著,所有加拿大聖人及真福的聖觸也在蠟燭伴隨下進入聖門。其後所有信友及主教們一起慶祝隆重的晚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