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默觀、見證、宣講天主的慈悲

「慈悲」這兩個字是我在2016年的工作中接觸最多的「動詞」。的確,天主藉着慈悲禧年特別讓我透過日常工作來感受到真正的「慈悲」。

默觀

在日常工作中,我其中一項的工作是上載教宗的活動及彌撒講道在本台的網頁。當我每一次閱讀教宗的講話時,也是一個十分豐富的靈修時間:默想當天的福音,反省教宗的道理,繼而默觀天主要告訴我的訊息是什麼。接著,反省在生活中應如何實踐慈悲,在家庭中如何慈悲如天父,如何去踐行「現在就是慈悲的時刻」。

見證

2016年,我分別在2月及7月去了聖地及波蘭世青節工作。我也視這些工作為朝聖和一個靈修的旅程。

  

 

在聖地,我深深感受到平安。首次踏足這片耶穌足跡遍佈的土地,在加里肋亞海上深深呼吸當地的氣息,聆聽悠揚的浪聲,張開眼睛看到耶穌曾經看過的畫面,也盡在我的眼簾下,整部福音活生生的就在我眼前,而我也身在其中。天主使我見證了2000年前所發生的一切:聖母領報、耶穌誕生、祂行過奇蹟之處、祂走過的苦路、祂被釘上的十字架、祂被埋葬的墳墓、耶穌升天之地等等。天主使我成為祂的見證人。

在波蘭,我跟隨鹽與光攝製隊到普世青年節作實地報導及採訪。在開幕彌撒中,我們身為傳媒工作者的會得到一個通行證,這使我能夠通往祭台前的位置。當我到達祭台前,當時是奉獻餅酒的一刻,在下着微微細雨灰灰的天空下,我看到了天上有兩道光柱,就像慈悲耶穌身上發出的光一樣,光柱從天射向祭台,我跪下來,哭了,眼淚停不下,天主讓我感受到那份難以用筆墨形容的「慈悲」。聖祭禮中,主祭舉起麵餅祝聖的一刻,兩度光柱更加強烈地射向祭台。感謝天主! 感謝祢! 讓我切切實實地見證祢的臨在。

  

宣講

當我經過默觀、見證之後,我們身為基督徒的就要去宣講。這可是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以媒體的方式在社交平台及電視媒體上宣講天主的喜訊,在節目中傳遞教會的資訊,在生活中分享天主的喜樂。天主更巧妙地在世青節中, 透過來自不同國家的青年,特別是中華大地的青年,告知他們也有收看我們的節目,並鼓勵我繼續努力,我們也在世青中彼此代禱。

在這一年裏,喜、怒、哀、樂總會遇上,但只要你學懂感恩,凡事也變得美麗。當你感到疲累時,請仰望十字架上的耶穌,世界上沒有什麼人或事比祂更苦。當你喜悅時,看看耶穌聖聖嬰,因為祂帶來了喜樂。讓我們一起抱起祂在懷中,並感受祂帶來的溫暖吧!

感謝天主!

撰文:

鹽與光節目監製

梁樂彥 Rodney Leung

教宗接受比利時天主教《第三》週刊訪問

比利時天主教《第三》週刊在2016年12月7日刊登了教宗方濟各的長篇訪問,內容涉及慈悲禧年、教會的眾議精神、傳媒工作者的責任,以及給司鐸的建議。

教宗表明:「慈悲禧年不是我靈光乍現的想法,而是始於真福保祿六世教宗。保祿六世已先邁出步伐,重新探索天主的慈悲;之後,聖若望保祿二世也很強調這一點,他做了三件大事:頒布《富於仁慈的天主》通諭,冊封傅天娜修女為聖人,以及立定復活節後第八天為天主慈悲慶日」。

關於慈悲禧年的開啟

教宗方濟各表示,他在與宗座推廣新福傳委員會主席菲西凱拉總主教的談話中萌生了這個心願。

教宗說:「慈悲禧年並非人的構想,而是來自高天。我相信是上主親自啟發了慈悲禧年,而且一切顯然進展得很順利。此外,這次禧年不僅在羅馬,也在全世界每個教區內慶祝,人們得以踴躍參與。許多人回應了與天主和好的召叫,再次與主相遇,體驗到天父的撫慰。」

天主的慈悲可謂是「價廉物美」。

教宗解釋道:「天主的慈悲『價廉』,因為它不用花任何錢,我們不必購買赦免;它純粹是一份禮物,純粹是一份恩典。天主的慈悲『物美』,因為它是最珍貴的禮物。」

關於教會的眾議精神

教宗指出:「教會由團體而生,由基層而生,由洗禮而生,圍繞著一個主教;主教則召集教會,給予力量,他是宗徒們的繼承人。這就是教會。然而,全世界有許多主教,有許多地方教會,也有伯多祿。因此,教會或是金字塔形的教會,對伯多祿言聽計從;或是具備眾議精神的教會,那裡伯多祿依然是伯多祿,但他必定陪伴教會,讓教會成長,聆聽教會,甚至會學習現況,協調各地教會,並加以分辨。」

教宗以最近兩屆以家庭為題的世界主教會議為例,闡述眾議精神之美。教會擁有各種的色澤,充滿多元的富饒。

教宗指出:「這是差異中的合一,這是眾議精神。它並非由上而下,卻聆聽各地教會,予以協調和分辨。世界主教會議後勸諭《愛的喜樂》便是在這背景下問世,那是兩屆世界主教會議的成果,整個教會在會議中盡心竭力,教宗也盡了自己的本分。」

拉丁文中有句話說:「教會始終『與伯多祿同在,並接受伯多祿的領導』。」

教宗解釋道:「伯多祿是教會合一的保證人。他是保證人,這即為其涵義。再者,教會必須秉持眾議精神前行。東正教和天主教東方教會保存了這項傳統,這是他們的財富。」

面對傳播媒體

教宗語重心長地表示:「傳媒負有非常重大的責任。它們能夠形成正面和負面的輿論,也能締造巨大的福祉。傳媒是社會的建設者,它們使人思考,教育群眾。傳媒本身具有建設性,但由於我們都是罪人,傳媒也會變得有害。」

教宗列舉傳媒的三大誘惑,分別是不實毀謗、揭人瘡疤和扭曲報導。

他指出:「有些人會利用傳媒來毀謗他人,潑人髒水;這在政治界尤其嚴重。不實毀謗是以謊言傷害他人,揭人瘡疤則是揭發他人以前的過失。這個人或許已經為他的那個過失付出代價,坐監服刑,付清罰款等等。我們沒有揭人瘡疤的權利,這是個罪過,會造成傷害。」

至於扭曲報導,教宗告誡傳媒工作者:「這會造成很大的傷害,而且可能是傳播媒體所能造成的最大傷害,因為傳媒誘導輿論的走向,忽略事實的另一面。傳媒要清晰透明,切莫做個逐臭之夫,總是追求報導醜聞和壞事。」

最後,教宗在訪談中勉勵司鐸們要始終孝愛童貞聖母瑪利亞,別覺得自己是個孤兒。司鐸們要接受耶穌的帶領,在弟兄姊妹身上尋找耶穌受苦的骨肉;一切的根源即在於此。司鐸們應內心溫良,不以溫柔為恥。事實上,今日需要一場溫柔的革命,因為這世界罹患了心臟硬化症。」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我們學習要容忍令我們厭煩的人

11161

恭讀路加福音

耶穌說:怎麼,你看見你兄弟眼中的木屑,而你眼中的大樑,倒不理會呢?你怎能對你的兄弟說:兄弟,讓我取出你眼中的木屑吧! 而你竟看不見自己眼中的大樑呢?假善人啊!先取出你眼中的大樑,然後纔看得清楚,以便取出你兄弟眼中的木屑。

2016年11月16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慈悲禧年最後一次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來自世界各地的許多朝聖信友在場參加了這項活動。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繼續以慈悲善工為主題,邀請信友們耐心容忍那些令我們厭煩的人,時常反省自己並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

在當天選讀的《路加福音》中,耶穌要求祂的門徒們不要只看兄弟眼中的木屑,卻要先取出自己眼中的大樑。

教宗對此解釋說:「我們很容易認出那些會給我們增添麻煩的人,不願聽他們抱怨、閒談、提出要求或自吹自擂。這些令我們討厭的人有時也是那些最接近我們的人:在親屬當中總有一些這樣的人;在工作崗位上也會有,甚至在休閒時間我們也避不開他們。我們該如何對待那些令我們厭煩的人呢?不過,我們不是也經常令別人厭煩嗎?」

在《聖經》的記載中,天主經常以慈悲耐心地對待子民的抱怨。子民先是懷念在埃及為奴的日子,後來又抱怨沒有食物吃。天主耐心地對待梅瑟和祂的子民,聆聽梅瑟一次又一次地為子民請願。天主教導梅瑟和子民,耐心也是信德的基本要素。這要求我們應首先承認自己是罪人,這樣我們才能耐心對待別人。

教宗說:「這馬上讓我想到一個首要問題:難道我們從來不省察自己,看看我們是否有時也會惹人討厭嗎?指責別人的缺點和不足確實容易,但我們應學會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

耶穌在3年的公開傳教生活中經常持有耐心。有一次,雅各伯和若望的母親請求耶穌,讓這兩個兒子一個坐在祂的右邊,一個坐在祂的左邊。耶穌利用這個機會施教,教導門徒們抓住緊要的事並要看得更遠。因此,從負面事物中能得出一個積極的訊息。

教宗說:「讓我們想想那些為幫助別人在信仰和生命中成長的人所付出的巨大努力。我想到要理教員,他們當中有許多母親和許多修女;他們奉獻時間向孩子們傳授信仰的基本要素。多大的辛勞啊!若孩子們寧願玩耍,不願聆聽要理講授,那他們的辛勞就更大了!」

「陪伴他人去尋求緊要的事實在美好和重要,因為這讓我們體味到生命的意義。我們經常看到有些人只停留在短暫的事物上,因為沒有人激勵他們去尋找真正的寶藏。」

「教導人關注緊要事物乃是為他提供重大的幫助,在迷失方向和滿足於短淺幸福的當今時代,尤其如此。教導人去發現上主希望我們做什麽,以及我們如何作出回應,意味著我們要踏上在個人聖召中成長的道路,真正喜樂的道路。」

最後,教宗總結道:「耶穌教導雅各伯和若望的母親以及全體門徒免陷於嫉妒和野心的誘惑,我們基督徒也常常陷入這些誘惑。我們要警惕自己不應覺得高人一等,而應重返自己的内心,檢驗我們是否做到了自己要求別人做的。」 [Read more…]

羅國輝神父-「慈悲特殊禧年」閉幕儀式反思

禧年與聖門

教會首次禧年是在1300年,而首次提及開啟朝聖地聖門是在 1433 年(第五次教會禧年),教宗瑪爾定五世(Martin V, 1417-1431 年)開啟拉特朗大殿的聖門。

1500年的禧年(1499 年平安夜開始),教宗亞歷山大六世(Alexander VI,1492-1503 年)不單在拉特朗大殿開啟聖門,也在聖伯多祿大殿、聖母大殿,及城外聖保祿大殿開啟聖門。當時,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是擴建自聖伯多祿大殿門廊右側的便門。

聖門的作用,是讓朝聖者經此特殊聖門進入大殿,尋得禧年大赦的恩寵。禧年過後,便以牆壁在大殿內外把這門封閉。

禧年閉幕與封閉聖門儀式沿革

按成文紀錄,自1500年,禧年的開幕和閉幕,便包括了開啟和封閉聖門。當時宗座禮節司 John Burchard 所編訂的聖門儀式遂成為範本。

禧年閉幕封閉聖門儀式基本如下:

1.教宗經聖門進入聖伯多祿大殿,舉行晚禱

2.教宗派遣樞機代表他去關閉拉特朗大殿、聖母大殿,以及城外聖保祿大殿的聖門

3.教宗與襄禮者遊行到聖門,途中向印有基督苦難面容的巾帕,及刺透耶穌肋傍的長矛致敬

4.教宗是最後一人經聖門離開聖伯多祿大殿

5.教宗在大殿門廊祝福及給封閉聖門的磚石灑聖水

6.教宗以泥鏟在聖門門檻三處抹上水泥,放上三塊封磚和幾個金幣和銀幣(1575 年後以盒盛載金幣銀幣,放入封牆)

7.主管告解者也放上封磚,再由泥水匠在大殿內外築起封牆。歌詠團唱出Caelestis Urbs Jerusalem。

8.教宗祈禱(Deus qui in omni loco)後,唱謝主辭(Te Deum),然後,登上陽台,以宗座祝福,祝福會眾。

以上16世紀的禧年閉幕封閉聖門儀式基本上一直用至 1975 年。

1975年禧年閉幕關閉聖門儀式,不再重砌封牆,而是關上銅門的兩頁門扇;這銅門(1949 年造)原本裝在大殿內的,現在裝於大殿外。

兩月後,才在大殿內再建封牆,並把盛載錢幣和文件的盒放入牆內。從此,習慣在開啟和封閉聖門儀式中所用的鎚、泥鏟,水泥、磚和聖水,不再在儀式中應用了。而且,整個儀式強調的是門,而不再是牆。「門」,在社會生活、歷史及聖經中的意義,更為豐富。

1975年禧年閉幕關閉聖門儀式在平安夜舉行,分作三個步驟:

1.在聖伯多祿大殿內:教宗由聖瑪爾大門進入大殿,在聖伯多祿墓前靜默祈禱片刻,然後遊行經聖門離開大殿;教宗應是最後一位跨過聖門。

2.在門廊:教宗致候,向基督呼求、垂憐頌和禱文。唱 O Clavis David;教宗到聖門前跪下默禱。教宗起立關上兩頁門扇,並說:「基督昨天,今日,是原始也是終末。他開了,無人能關;他關了,無人能開;光榮與王權歸於他,世世無窮。」唱「光榮頌」;教宗遊行到廣場。

3.在廣場: 舉行彌撒。

1984年的聖門閉幕禮在復活主日舉行。首先在聖伯多祿廣場舉行彌撒,隨後按 1975 的儀式關閉聖門。

2001年的關閉聖門儀式在主顯節舉行。

在主顯節前夕,先由代表教宗的樞機,往拉特朗大殿、聖母大殿、城外聖保祿大殿,先關閉聖門,隨後舉行主顯節第一晚禱。

翌日,教宗在主顯節早上關閉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儀式如下:

-教宗、共祭樞機、執事、襄禮者,以及教友代表遊行到大殿門廊,就位。唱聖詠 95(94)。

-教宗致候及祈禱。唱 O Clavis David。

-教宗到聖門前,跪下默禱,然後起立關上聖門。全體詠唱「基督昨天,今日,是原始也是終末……」

-然後,全體遊行進入大殿。

-執事把福音書恭放祭台前寶座;教友代表獻花和蠟燭。

-唱光榮頌……

-在唱福音後,執事唱出「逾越節的日子」……

-「領聖體後經」後,教宗啟唱謝主辭(Te Deum)

-再後,在 2001 年 1 月底才在大殿內重砌封牆。

時任宗座禮節司 Piero Marini 這樣說:「雖然,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門關了,但門上的 16 塊展示救恩史的銅雕聖像,仍吸引着我們的目光,要我們繼續默觀天父藉着基督,在聖神內,指引着我們回歸父家之途。就讓基督嚮導陪同我們,越過現世,到達天國大門;他要親自打開天國大門,領我們進去,參加婚宴……世上的聖門雖然關上,但天父慈悲和恩寵之門,仍常常開着,等待我們進去。」

地方教會「慈悲特殊禧年」閉幕謝恩:但願「慈悲之門」常開

2015-2016年的「慈悲特殊禧年」首次在羅馬以外的各地方教會也以開啟「慈悲之門」來開始聖年。這措施把禧年朝聖的神功,推展到各地方教會。羅馬提供給各地方教會的禧年儀式中,包括開啟「慈悲之門」的儀式,也有禧年閉幕式,但當中却沒有關閉聖門儀式,而只有隆重的閉幕感恩聖祭和詠唱聖母的「謝主頌」。事實上,各地方教會所開啟的「慈悲之門」,是主教座堂和其他指定聖堂的日常大門;這不同於羅馬四大聖殿的聖門是專用的側門,讓朝聖者在禧年進入。

因此,地方教會的「慈悲特殊禧年」閉幕式,非常簡單,就只於 11 月 13日在設有「慈悲之門」的聖堂舉行一台感恩彌撒,頌謝天父慈悲所賜下的各項恩典,在「領聖體後經」後,隆重唱出「聖母謝主頌」,尤其突顯「因為他的仁慈(慈悲)世世代代於無窮世之世」這句話。

「慈悲特殊禧年」既是人間的時間,總會過去和結束,但天父的慈悲之門卻永遠不會關閉; 同樣,我們心裡的「慈悲之門」也不能關閉。我們經歷了這世上的「慈悲特殊禧年」,應「滿懷慈悲如同天父」,繼續世上的朝聖旅途,直到跨越天上的慈悲之門,進入天父永遠的慈悲之國。

香港教區主教座堂的「慈悲特殊禧年」閉幕儀式,也是按此安排。在當日(11 月 13 日)下午,首先,朝聖領禱員以及神形哀矜各單位成員,聚會反思。然後,偕同主教、司鐸、教友代表,如同朝聖,遊行到主教座堂的大門:「慈悲之門」,再次隆重呼求天父慈悲,進入聖堂,舉行感恩彌撒。在「領聖體後經」後,隆重唱出「聖母謝主頌」。 [Read more…]

教宗公開接見:基督徒應照顧病人和探望囚犯

ga1109

恭讀馬爾谷福音

那時,西滿的岳母正躺著發燒;有人就向耶穌提起她來,耶穌上前去,握住她的手,扶起她來,熱症隨即離開了她;她就伺候他們。到了晚上,日落之後,人把所有患病的和附魔的,都帶到他跟前,閤城的人都聚在門前。耶穌治好了許多患各種病症的人,驅逐了許多魔鬼,並且不許魔鬼說話,因為魔鬼認識他。

2016年11月9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他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講解施行慈悲善工的意義,這一次談及基督徒應照顧病人和探望囚犯,做天主慈悲的工具。

耶穌在3年的公開使命中接觸了許多病人,祂還治好了伯多祿的岳母。教宗表示,無論是病人還是囚犯,他們的人身自由都受到限制。正是在缺乏自由時,我們才感到自由是多麽可貴啊!然而,儘管我們因疾病和坐監而受到了限制,耶穌仍賜予我們自由。這自由源自我們與祂的相遇。

教宗首先談到探望囚犯的意義說:「基督徒不應判斷有過犯的人,卻應做他們的近人。探望坐監的人是一項慈悲善工,在今天面對各種刑法的情況下尤其具有特殊價值。因此,任何人都不可指責他人。相反地,我們人人都應以分享和尊重的態度做慈悲的工具。若一個人坐監,那是因為他有過犯而正在服刑,但他仍舊蒙受天主的愛。誰能進入他的良心深處去明白他有什麽感受呢?誰能理解他的痛苦和内疚呢?」

教宗說:「我經常想到囚犯,我常常想到他們,我把他們放在心坎上。我想知道,是什麽導致他們犯罪,他們又為何屈服於不同形式的惡。不過,我總是覺得他們每個人都需要我們的親近和溫柔,因為天主的慈悲能產生奇跡。我看到多少淚水掛在囚犯的臉上,他們也許一生都從未哭過。他們只因為感到被接納和被愛,才淚流滿面。缺乏人身自由對一個人而言是最大的喪失;倘若他的生活環境又沒有人性,那他就會墮落。因此,基督徒應關懷有過犯的人,幫助他明白自己的錯誤,從而恢復自己的尊嚴。」

談到照顧病人,教宗說:「對一個病人而言,最好的醫治就是有人前去探望他。微笑,撫摸,握住他的手是簡單的動作,但對一個自暴自棄的人來説,非常重要。因此,到醫院探望病人是一項難能可貴的義務善行,倘若以主耶穌的名去做,就會成為具有説服力和有效的慈悲善舉。我們不可讓病人感到孤單,我們不可阻止他們得到慰藉!接近病苦者反而會使我們變得富饒。醫院確實是『痛苦的殿堂』,但也是彰顯愛德力量的地方,讓病人得到扶持和同情。」

耶穌也曾親自坐監,祂被逮捕,頭戴茨冠,如同犯人那樣被推來搡去。但只有祂才是清白的!聖伯多祿和聖保祿也曾坐過監。《宗徒大事錄》生動地敘述了聖保祿在坐監時感受到的孤獨,因為大多數的人都離棄了他。

教宗接著談到上個主日的在囚人士慈悲禧年,並表示他於當天下午會晤了一個在囚人士團體。教宗表示:「他們對我說:『我們要去馬梅爾定監獄分擔聖保祿的孤獨。』多麽美啊!這話讓我受益。這些在囚人士願意去探望坐監的保祿。這是一件美好的事,讓我受到益處。」

教宗最後總結道:「這些慈悲善工歷來已久,卻永遠常新。耶穌放下手頭的事務,前去探望伯多祿的岳母。慈悲其實是一項具體行動。我們人人都能做天主慈悲的工具,施行慈悲受益最大的是我們自己而不是別人。慈悲是藉著一個舉動、一句話、一次探訪而得以傳遞,這慈悲之舉能使人重新得到喜樂和尊嚴。」 [Read more…]

教宗主持在囚人士禧年彌撒

blog_1478550203

2016年11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了在囚人士禧年彌撒,來自12個國家的在囚人士、他們的親屬、監獄工作人員、監獄司鐸和獄警共4千人參與了彌撒,其中有1000位在囚人士。教宗表示,哪裡有人犯了錯,哪裡就有更多的天父慈悲,激發人尋求悔改與寬恕。

聖伯多祿大殿內充滿了感人的氣氛。當教宗進入大殿時,有些人眼睛濕潤,有些人雙手蓋著面孔,有些人合掌祈禱。教宗以「寬恕和望德」展開彌撒講道。

他說:「親愛的在囚人士,今天是你們的禧年!今天在天主台前,我祈願你們燃起望德之火。禧年因其本身的特性,具有宣告自由的意義。望德是我們應該向天主祈求的恩典,它存在於每個人的內心深處。我們要始終堅信天主的臨在和憐憫,即使我們犯了罪。人心中沒有一處地方是天主之愛無法觸及的。哪裡有人了犯錯,哪裡就有更多天父的慈悲,好能激發人尋求悔改、寬恕、修和與平安。」

教宗坦承道:「不尊重法律的人應當受到懲罰,被剝奪人身自由。缺乏自由是最嚴厲的懲罰措施,因為自由與人密切相關。然而,希望不能減少。實際上,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是一回事,渴求希望是另一回事,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遏制這種渴求。」

教宗解釋說:「天主是希望的天主,祂的慈悲令祂不得安寧。倘若找不到迷失的羊,天主是不會停歇或安寧的。」

教宗然後談到指責他人的偽善態度。

教宗說:「每次我走入監獄都會自問:『為什麼坐牢的是他們而不是我?』我們每個人都可能犯錯。我們都犯過這樣或那樣的錯。偽善的人認為無法改變生活,對回歸正途和重新融入社會缺乏信心。」

「當我們沉溺於自己的偏見,或者被虛假幸福的偶像所奴役時,當我們按照意識形態的邏輯行事,或者把壓迫人的市場法則極端化時,我們其實就是走入了個人主義和自我滿足的狹小牢房,失去了使人自由的真理。指責有錯之人並不能作為我們掩蓋自身矛盾的藉口。」

「沒有人可以在天主面前自稱義人,也沒有人能在得不到寬恕的信念下生活!」

教宗勉勵在囚人士:「不要固守過去的錯誤,陷入認為自己無法獲得寬恕的誘惑,因為『天主比我們的心大』(若一3:20),我們只要信靠祂的慈悲即可。」

教宗鼓勵道:「歷史始於今日,在於明天,一筆一劃都取決於天主的恩寵和你們每個人的責任。從過去的錯誤汲取教訓,便可開啟新的生命篇章。」

教宗最後總結道:「唯有天主的力量,天主的慈悲能醫治創傷。在以寬恕回應暴力的地方,那消融一切惡的愛也能贏得有錯之人的心。如此一來,在受害者和有過之人當中,天主興起了慈悲的見證人和匠人。」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公開接見:抽象地談論貧窮不會令我們有所震撼

general-audience-1019

恭讀聖雅各伯書

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德,卻沒有行為,有什麼益處?難道這信德能救他嗎?假設有弟兄或姐妹赤身露體,且缺少日用糧,即使你們中有人給他們說:「你們 平安去罷!穿得暖暖的,吃得飽飽的!」卻不給他們身體所必需的,有什麼益處呢?信德也是這樣:若沒有行為,自身便是死的。

2016年10月19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他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講解《新約聖經》的天主慈悲。教宗指出,在朝生暮死的生活模式面前,一個赤身露體的男人、女人或兒童的處境向我們發出質問,要求我們給飢餓者食物吃,給口渴者水喝。

在所謂的福利社會中,人們習慣於自我封閉,對他人的需求無動於衷,崇尚朝生暮死的生活模式。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更加需要給飢餓者食物吃及給口渴者水喝,因為今天實在有許多忍饑挨餓的人。

對於這些缺乏食物和水的人民,尤其是深受其害的兒童。教宗說:「抽象地談論貧窮不會令我們有所震憾,只會令我們思索,令我們痛惜;我們只有親眼看到在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一個兒童身上的貧窮狀況,我們才會被震撼!雖然關懷運動和捐獻活動是一種重要的愛德形式,能減輕許多人的痛苦,但我們卻沒有與他們直接接觸。倘若我們在路上或家門口遇到需要幫助的人,我們就親身接觸到他們。我們習慣於避開需要幫助的人,不去接近他們,多少以我們慣常的作風來粉飾他們的現實,不去談這個現實。倘若我遇到一個窮人,在我與他之間就不再有任何距離。」

教宗問道:「在遇到窮人時我該怎麽做?我避開他們,從他們身旁走過去?還是停下來與他們交談,關心他們的處境?」

教宗接著說:「若這樣做,肯定有人會說:『這人瘋了,居然與一個窮人交談!』挨餓的經驗難以忍受,從戰爭或飢荒過來的人都曉得飢餓的滋味。然而,這種經驗每天都在重覆發生,與富足和浪費共存。」

教宗指出:「忍饑挨餓的人所求的只是必需品:一些吃的和一些喝的。雅各伯宗徒的話仍具有現實意義,他說『信德若沒有行為,自身便是死的』(雅2:17),因為它無法施展作為,無法行善,無法行愛德。」

教宗說:「總是有一些人忍受飢渴並需要我的幫助。我不可委託任何一個人作代表。這個窮人需要的是我,需要我的幫助、我的話語、我的熱忱。在幫助窮人上,人人都有份。耶穌向我們保證,我們若把僅有的東西託付在祂的手裡,憑著信德與人分享,這不多的東西就能變成大量的財富。基督對我們說:『我就是生命的食糧』(若6:35);『誰若渴,到我這裡來喝吧!』(若7:37)

教宗總結道:「耶穌的話對我們眾信徒是一項挑戰,激勵我們明認憑著給飢餓者食物吃及給口渴者水喝,我們才能與天主建立關係。天主在耶穌身上揭示了祂的慈悲面容。」

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之際,提及本主日23日是第90屆世界傳教節,因而鼓勵信友們把握傳教節的寶貴良機,反省教會和每個基督徒傳教使命的迫切性。教宗表示:「我們都蒙召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環境中傳揚福音。」

此前,教宗於今年5月15日頒布了本屆世界傳教節的文告,題名為《傳教的教會,慈悲的見證者》。文告寫道:「教會照顧那些尚未認識福音的人,因為教會希望所有的人都得救並體驗到上主之愛。教會肩負使命,傳報天主的慈悲,也就是福音跳動的心,並將天主的慈悲傳遍世界的各個角落。」基督徒蒙召「走出去」,成為傳教的使徒,人人貢獻自己的才華,將天父溫柔慈悲的訊息帶給整個人類大家庭。

教宗解釋天主的慈悲說:「當天父遇到每個受造的人時,慈悲便會在祂的內心激發深切的喜樂,因為祂的偉大與威能恰恰顯示在祂有能力成為幼小者、被丟棄者和受壓抑者的一分子。上主善良、關心人又忠實,祂作了有需要者的近人,而且格外親近窮人。天主溫柔地參與人的現況,猶如一位父親或母親在他們子女的生活中的所作所為。」

「慈悲在降生成人的天主聖言內得到最崇高且完滿的展現。祂啟示天父充滿慈悲的聖容」。為此,教宗說:「我們通過福音和聖事接納並追隨耶穌。在聖神的行動中,我們得以慈悲如同天父,學會像祂愛我們那樣去愛,使我們的生活成為一份無償的恩典,一個天主美善的標記。」

教宗接著論及女性和家庭在福傳事業中的重要性。

他表示:「天主母性之愛深具說服力的標記在於傳教世界中人數眾多且不斷增加的女性。今日許多平信徒和度奉獻生活的女性,以及不少家庭通過各種形式實現自身的傳教聖召,包括直接宣講福音和愛德服務。女性和家庭往往更恰當地理解人的問題,懂得以適當,甚至以嶄新的方式處理。他們在照顧生命時,特別關注人,而不是機構。他們在人際關係和社會、文化生活中,建立和諧、交流、和平、團結互助、對話、合作,以及友愛。」

最後,教宗強調:「各民族和各文化都有獲享救恩訊息的權利,這是天主賜予眾人的恩典。寬恕與慈悲的福音能帶來喜樂、修和、正義與和平。在世界的許多地方,福傳從教育活動開始,傳教事業因而為此投入精力和時間。事實上,信德是天主所賜的恩典,但信德的增長得益於福傳者的信德與愛德,他們是基督的見證人」。

此外,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問候聚集聖伯多祿廣場上的波蘭信友時,特別提到當天教會禮儀紀念真福耶日‧波比耶烏什科神父(Jerzy Popiełuszko)。這位波蘭神父在1984年被波蘭共產政權殺害,教會於2010年6月6日冊封他為真福。

教宗說:「波比耶烏什科神父率先照顧工人和他們的家庭,在波蘭伸張正義,要求合乎人性尊嚴的生活條件,社會和宗教自由。他以聖保祿的話『你不可為惡所勝,反應以善勝惡』(羅12:21)作為牧靈使命的座右銘。這句話今天為你們、為所有家庭和波蘭人民仍是一項挑戰,催促你們在日常生活中尋求符合福音的福祉,建設一個公正的社會秩序。」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主持聖母慈悲禧年彌撒

blog_1476151187

2016年10月9日主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聖母慈悲禧年彌撒並帶領信眾誦念三鐘經。教宗強調:「我們需要一顆謙卑之心才會懂得感恩,懂得接納天主的恩典。聖母瑪利亞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主日福音講述耶穌治好了十個癩病人,只有一個撒瑪黎雅人回來感謝祂。這個福音事蹟藉此教導我們要常懷驚訝和感恩之心認明天主的恩典。

教宗說:「懂得感謝和讚美天主為我們做的事,非常重要!我們可以反省一下:我們有能力說聲謝謝嗎?我們在家庭、團體和教會內經常說謝謝嗎?我們對那些幫助我們、關懷我們、在我們生命旅程中陪伴我們的人經常說謝謝嗎?」

教宗指出:「我們總是不懂得感謝和讚美上主。我們的感謝常是隨口一說!對天主也是這樣。跑去天主那裡求恩容易,回來謝恩卻難!」

「我們的母親聖母瑪利亞是我們學習的榜樣。聖母在領受天使的宣報後,從內心發出對天主的讚美與感謝之歌。讓我們祈求聖母幫助我們明白一切都是天主的賞賜,幫助我們懂得感恩。我向你們保證,我們的喜悅必將圓滿無缺。只有懂得感恩的人,才能明白喜悅的圓滿。」

為能懂得感恩,人需要謙卑。

教宗繼續說:「聖母的心首先是一顆謙卑之心,懂得接納天主的恩典。我們應該好好反省是否願意接受天主的恩典,或者更喜歡把自己封閉在物質、理智和我們計劃的安全島內?」

最後,教宗提到:「天主之母與她的淨配若瑟經歷了背井離鄉之苦,在埃及做了外鄉人。我們可以從外鄉人身上獲得巨大的恩典。多少外鄉人和其他宗教的人為我們作了榜樣,喚醒我們時而忘記或忽略的價值觀。我們身邊有多少人或許只因為是外鄉人而受到歧視和排擠,他們能夠教導我們如何按照上主聖意走生命之路。」

誦念三鐘經前,他特別念及遭受颶風馬修襲擊的加勒比海地區人民,尤其是海地人民。

教宗說:「日前颶風襲擊加勒比海若干地區,尤其是海地,導致許多人死亡和流離失所,以及嚴重的物質損失。我為此深感悲痛,我保證與所有災民同在,我也深信國際社會、天主教機構和善心人士對他們的關懷之情。我邀請你們與我一起,為這些受到如此嚴峻考驗的弟兄姐妹們祈禱。」

教宗也提到前一天在西班牙奧維也多(Oviedo)被冊封為真福的4位殉道者。他們在1936年宗教迫害時期殉道。教宗稱新真福是信德的英勇見證人,他們加入了殉道者的行列,為基督之名獻出自己的生命。

最後,教宗提到聖母慈悲禧年。他重複聖若望保祿二世於2000年10月8日在聖伯多祿廣場把教會和人類的未來託付於花地瑪聖母時說的話:「母親啊!今天我們願意把前途託付於你。人類可以讓這個世界變成一個花園,也可以把它變成一堆瓦礫。在這個抉擇關頭,祈願聖母瑪利亞幫助我們選擇生命,接受和實踐基督救主的福音。」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慈悲週五:教宗方濟各探望新生兒和臨終病人

hospital1

2016年9月16日下午,教宗方濟各的「慈悲週五」之行強調:生命從受孕第一刻到自然死亡的整段歷程都很重要。

當天他先後訪問了羅馬聖若望醫院新生兒科和「希望別墅」臨終關懷醫院。希望別墅內住著30幾個生命已近尾聲的病人,該機構屬於天主教聖心大學傑梅利綜合醫院基金會的項目。在新生兒科內有8名嬰兒處在重症監護下,另外16名嬰兒病情較輕,卻需要住院治療。新生兒科的上一層是健康新生兒的育嬰室。教宗的訪問出乎意料,沒有事先預告,但醫療工作人員、病患及其家屬對教宗的問候充滿感激和激動。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禧年公開接見:天主賜予我們真自由,祂了解我們的軟弱

blog_1473695695

2016年9月10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慈悲禧年特別公開接見活動,3萬多名信友和朝聖者參加。教宗強調,即使在苦惱和迫害中,我們也總能找到上主的慈悲之手,獲得自由與救恩。天主賜予我們真正的自由,現世的虛假幻想則打著自由的旗幟囚禁我們。教宗在問候朝聖者時,特別念及援助意大利地震災民的民防局義工。

教宗在理講授中特別強調天主的「慈愛與救贖」。他首先指出:「今天人們似乎不再渴望因天主的介入而獲得自由與救恩,卻幻想著個人自由就是為所欲為的能力,並以此為榮。實際上,今天許多幻想被包裝成自由而出售;許多新的奴役形式打著自由的旗幟四處生根。」

教宗感歎道:「多少人因而被淪為了奴隸!『我這樣做,因為我願意;我吸毒,因為我喜歡;我是自由的,想要幹什麼就幹什麼。』『這些人都是奴隸!成了自由名下的奴隸』。我們都遇見過類似的人,他們最終都沒有好結果。我們該祈求天主救我們脫離一切形式的冷漠、自私和妄自尊大。上主救贖我們,為我們犧牲,賜予我們基於寬恕、愛和喜悅的新生命。有時候,我們會遇到考驗並因此而受苦,但這正是我們受邀注視耶穌苦像的時刻。耶穌為我們受苦,與我們共苦,成了天主不遺棄我們的可靠證據。」

教宗說:「我們絕不要忘記,天主的慈悲之手必會救我們脫離苦惱和迫害,以及每日的勞苦,把我們提升到祂的高度,領我們進入新的生命。天主的愛無邊無際,我們總能發現天主愛我們的常新標記。我們一生雖免不了罪惡的脆弱,卻蒙受天主愛我們的目光。祂向我們顯示祂的親近與溫柔,特別是對需要幫助的人。」

教宗說:「天主對幼小、弱勢和被社會丟棄的人充滿了溫柔體貼和深情厚愛。我們越是需要幫助,祂就向我們投來越多的慈悲目光。祂對我們懷有惻隱之心,因為祂了解我們的軟弱。祂知道我們的罪過,但祂寬恕我們;祂始終寬恕!我們的天父實在太好了!」

要理講授結束後,教宗問候了正在慶祝「兒童節」的公教進行會青年,以及參加大學禧年活動的人士。教宗還特別念及意大利民防局的義工,他說:「我首先想到今天本應該在場的意大利民防局。他們取消了今天的活動,繼續為8月24日大地震災民提供寶貴的援助工作。我為他們的奉獻精神和這幾日的慷慨相助表示感謝。」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