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山川總主教:教宗不會放棄主教任命權

2018年5月16日,台灣地區主教團完成「主教宗徒述職」任務返抵台灣。根據天主教真理電台報導,主教們紛紛表示教宗有如一位慈祥謙遜的父親接見他們,他們也能坦率、自由地向教宗傾述心聲,這樣親近的溝通讓他們感動。對於梵蒂岡各部會對兩岸及台灣現況的熟識度,也讓主教們頗感意外。除了蘇耀文主教和林吉男主教仍在羅馬洽公外,其他主教皆已返回教區。

關於教宗有否答應牧靈訪問台灣,台北總教區洪山川總主教在機場接受真理電台訪問時表示:「我說明年3月1日(全國聖體大會)有一個機會,然後第二個就是『福傳大會』如果不能夠來的話,停留一下也可以,他一直笑,當然他不能夠當場答應,他要跟國務卿商量。」

關於中梵關係,洪總主教說:「我們有主教問:『到底有沒有協議,有什麼困難?』教宗表示兩邊的態度也很堅持。教廷不像媒體說會投降,因為該堅持的教義,該堅持的立場,主教任命權在教宗,這個是不會放棄。當然對方絕對不會說『按照你的這種計劃』,所以僵持在哪裏。我也告訴他,每次風吹草動,媒體在猜測,台灣人民就要受苦,因為大家活在一個恐懼的空間,『會不會再有一個邦國斷交呢?』可是,台灣人民不能理解的是,台灣是教會,教會跟梵蒂岡聯合在一起,教宗怎麼會作出一個跟我們背離,跟其他世界各國有同樣的行為,會離我們而去? 當然說:『不會。』因為牧人不會放棄他的羊群,所以他叫我們這件事要放心,教會是教會,國家是國家,他知道我們的處境,他知道中國大陸的狀況,我們還以為他不是很清楚,其實他很清楚。」 [Read more…]

與中國對話(2):有賴於微小卻重大的步伐

與中國對話系列(2)

「有賴於微小卻重大的步伐」

作者:梵蒂岡電台

為什麼要跟中國當局對話呢?在中國,天主教徒保持忠貞,儘管敵視宗教的政權造成了種種嚴峻的苦難。怎樣才能達致這種對話呢?

對話是教會生活的一個要素,在教會的行事模式中居於首位,不論是在教會內部,或是她與世界的互動關係上。對話意味著與社會、與各宗教、與各文化接觸……。梵二大公會議早已鼓勵採用對話作為牧靈行動的風格,不僅在教會成員之間實行,也如此對待非基督徒、政府當局和善心人士。《教會憲章》這樣寫道:「人無論有無信仰,都該有助於建設人人共同生活其間的世界。為此,絕對需要坦誠而明智地交換意見。」(21號)

關於對話,教宗保祿六世也在《祂的教會》通諭中清楚談論道:「聖教會應當與其本身生活於內的人類社會會談,在會談中,她本身就以語言,訊息和會談的形式出現。」(67號);天主教會「必須隨時準備與具有善意的各方人士磋商會談,不論他們是在教會圈內或圈外」。(97號)

在人與人之間、機構之間、人的團體之間,對話有益於互相理解,也能促成友誼。在各種情況下,對話都格外滋養信任。互相信任是在眾多機會上簡單而極其慎重地具體實踐許多小步伐、舉動和會晤的成果。如同聖父所言:「總會有些門沒有關閉。」(2017年5月13日)

聖座與中國達到現前的對話氣氛,也有賴於近幾任教宗邁出的微小卻重大的步伐;他們每個人都開闢了道路,給新建築添加了磚頭,啟發了充滿希望的思想和行動。讓我們想想保祿六世平穩的行動,以及本篤十六世和聖若望保祿二世有關主動與中國當局對話的明確指示。最後,讓我們想想,教宗方濟各以他的性格、舉止、訓導正在加快各民族、包括中華民族之間彼此接近和相遇的進程。

當然,教會選擇對話所尋求的並非方法本身,也非不計一切代價地追求妥協或放棄權益的態度,一如典型的甘願「出賣」自己原則的那種人;他們這麼做是為了不費吹灰之力地取得政治或外交成就,因而忘記天主教會團體的苦難旅程。對教會而言,對話必須不斷尋求真理與正義,力求人類完整的善,尊重各項基本權利。然而,教會,包括在中國的教會之使命,不是改變國家的體制或行政,抵抗那體現於政治生活的世俗權力。事實上,教會在實踐自身的使命時,如果只作政治性的戰鬥,就是背叛自己真正的本質,成為泛泛的政治角色,放棄自身的超性聖召,把自己的行動貶低到純粹的世俗層面。

反之,真切而誠懇的對話讓社會內部得以運作,以保護天主教徒的合理期待,促進人人共享的公益。在這種背景下,當天主教會發出批評聲音時,不是為了挑起爭端,作出無效的譴責,而是為了秉持建設性的精神促使社會更加正義。如此一來,批評也是牧靈愛德的具體實踐,因為它集結最弱小者受苦的哀號,他們往往沒有力氣或頭銜來讓人聆聽自己的聲音。

根據聖座的判斷,即使是在中國,開誠布公又互敬互重的對話方法,縱然辛苦且蘊藏著風險,但必將創造更加彼此信賴的氣氛,有助於互相認識,能逐漸克服過往和近期的嚴重誤解。

再者,今天從不同的訊號可以得知,中國愈加注重「軟實力」,也就是聖座在國際層級發揮的軟實力。在中國,歷史順其自然地發展,這要求在教會內肩負特殊使命的人們細心分辨。正因此,聖座運用了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時間,與中國當局對話,如今為那些渴望解讀時代的訊號並認出臨於歷史中的天主的人們,這對話呈現出真正牧靈職責的輪廓。天主上智的安排引領著歷史,祂也正在為中國天主教徒的將來具體地施展作為。

圖片: catholicnews.com

與中國對話(1)

聖座國務卿談梵中談判的進展狀況

日前,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Pietro Parolin在一個研討會上,主題為「1978年的三位教宗」(即保祿六世、若望保祿一世、若望保祿二世)的演講,之後也回答了提問,內容包括朝鮮半島的和平希望、梵蒂岡和中國的談判進程、敘利亞危機、小男孩阿爾菲(Alfie Evans)事件等。以下是關於梵中談判進程的內容:

問:教廷和中國政府的談判到了什麼地步?

答:對話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需要許多耐心,有不少成功和失敗。有人說這就像「聖維托舞步」(St Vitus’ dance),向前兩步,後退一步。但是,重要的是我們在往前走。

問:有人問為什麼梵蒂岡要和干涉宗教信仰自由的共產黨政府談判?

答:如果那政府不是共產黨而也尊重宗教信仰自由,那就沒必要談判了,因為我們已經有了想要的。

問:教會進行談判的目的何在?

答:我們的目的不是政治的。他們指控我們說只想為了外交關係而尋求某些成功,但對聖座而言,正如教宗經常說的那樣,著重的並非什麼外交方面的成功。我們著重的在於教會能獲得自由,好能正常地生活並同教宗保持共融。這生活的共融對我們的信仰至關重要。

問:協議想實現的主要目的是什麼呢?

答:關鍵在於教會是合一的,也就是說在政府掌控下的官方團體和今天仍然在各走各路的地下團體能夠合一。教宗本篤十六在他寫給中國天主教徒的牧函中已經說了,所有為中國所做的工作都是為了兩個團體的共融,以及與普世教會和教宗的共融。我們希望能夠達成一種協議,尤其在主教任命方面。我們也希望該協議能夠得到尊重。我們有意願這樣做,也希望中國政府有同樣的意願。

意大利原文訪問

來源: 天主教在线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