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慶琪神父獲教宗任命為漢口/武漢的主教

2021年9月8日(星期三),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崔慶琪(聖名:方濟各)神父被祝聖為主教,他於2021年6月23日獲教宗任命為漢口/武漢的主教。崔慶琪神父是在聖座與中國簽署關於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框架中獲任命的第六位主教,祝聖典禮在武漢教區主教座堂舉行。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

祝聖典禮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馬英林主教主禮,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副主席、海門教區沈斌主教,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北京教區李山主教襄禮;江西省天主教「兩會」主席、江西教區李穌光主教,山西省天主教「兩會」副主席兼秘書長、長治教區丁令斌主教參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了批准書。

為響應宗教領域常態化疫情防控要求,典禮堅持簡約隆重原則,湖北各教區33名神父,以及修女、教友200餘人參加了祝聖典禮。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

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證實了這一消息。

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於2018年9月22日由聖座和中國的代表在北京簽署,雙方共同祝願促進對話的行程,為在中國天主教會的生活、中國人民的福祉及世界和平作出積極的貢獻。

該協議於2020年續簽兩年,協議不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外交關係,也不涉及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地位或神職人員與政府當局的關係,而只涉及主教任命的程序,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友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

崔慶琪主教簡介

  • 生於1964年2月,山西襄垣人;

  • 1987年9月至1991年9月在天主教原漢口教區修院攻讀神哲學;

  • 1991年12月晉鐸;

  • 2012年12月擔任天主教武漢教區負責人兼主教座堂主任司鐸;

  • 2016年12月擔任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

  • 2018年1月擔任湖北省天主教「兩會」主席;

  • 2020年9月17日當選為天主教武漢教區主教候任人;

  • 2021年9月8日晉牧為天主教武漢教區主教。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天主教網

信德網

中國甘肅省平涼教區舉行李輝助理主教祝聖典禮

2021年7月28日,甘肅天主教平涼教區李輝助理主教祝聖典禮在平涼教區主教座堂隆重舉行。他是在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後,任命的第五位牧者。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證實,教宗於2021年1月11日頒布了這一任命。

祝聖典禮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馬英林主教主禮;平涼教區韓紀德主教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兼秘書長、承德教區郭金才主教襄禮;甘肅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參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了批准書。來自「一會一團」和省內教區的30多位神父,20多位修女和教友代表共200多人參加了祝聖典禮。

李輝助理主教1972年生於陝西眉縣,聖名安多尼。 1990年加入平涼教區備修院,1996年畢業於中國天主教神哲學院,同年晉鐸留校工作,並在中國人民大學中文系進修,1998在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工作至今。 2020年7月24日當選為平涼教區助理主教。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天主教網

成立中國教會聖統制75週年

成立中國教會聖統制75週年

撰文:Gabriel Chow

2021年4月11日是中國教會聖統制成立的75週年。1946年4月11日(聖教宗良一世之瞻禮日),教宗庇護十二世簽署《Sinarum》宗座憲令,在中國成立教會聖統制。99個「宗座代牧區」升格為「教區」或「總教區」,20個教省同時成立,是天主教會史上在同一時間成立最多教區的一次。這一天可算是中國教會歷史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里程碑。

宗座憲令《Sinarum》這樣記載中國教會的發展情況:

十三世紀末,著名的孟高維諾主教和真福和德理,把天主教信仰傳入中國。方濟各會的傳教士,在整個十四世紀中,更將信仰廣泛傳揚。其後,傳教事業曾經完全停頓。十六世紀的末期,在範禮安神父的英明領導下,羅明堅、利瑪竇及其它耶穌會神父的活動,表現特別出色,使傳教事業很有成就。不久之後,方濟各會、多明我會、聖奧斯定會、遣使會及巴黎外方傳教會,亦紛紛加入,共同參與傳教工作。一九二二年八月九日,教宗庇護十一世頒布牧函,成立宗座代表處,旋即執行任務。一九二四年在上海舉行了第一次全國主教會議;在選出了若干名中國主教後,並在新成立的修會和團體協助下,發展出一百三十七個傳教區;其中九十九個晉升為代牧區,餘下則為監牧區。中國人任首長的有二十八人,當中二十一人被祝聖為主教,管理代牧區。至此,天主教之聲名大噪。現有三百餘萬人領洗入教,七十萬慕道者,五千名神職人員,其中二千名是中國人;亦有一千二百六十二名會士,六千一百三十三名修女,協助傳教工作。在各個宗座代牧區及若干監牧區,設有小修院,培育青年,繼承傳教事務,俾受訓期滿,轉入大修院,接受神職訓練。全國目下有十二所區域性大修院、五所超地區性大修院。

《Sinarum》宗座憲令

1946年成立的教省及其教區

以下是20個新成立的教省及99個被升格至教區的宗座代牧區:

  1. 蒙古教省──綏遠總教區,寧夏、西灣子、集寧為隸屬教區。
  2. 滿洲教省──瀋陽總教區,吉林、撫順、四平街、延吉、熱河為隸屬教區。
  3. 河北教省──北平總教區,安國、趙縣、獻縣、正定、保定、邢台、宣化、天津、永年、永平為隸屬教區。
  4. 山東教省──濟南總教區,煙台、周村、沂洲、曹州、青島、陽谷、兗州為隸屬教區。
  5. 山西教省──太原總教區,汾陽、潞安、朔州、大同、榆次為隸屬教區。
  6. 陝西教省──西安總教區,鳳翔、漢中、三原、延安為隸屬教區。
  7. 甘肅教省──蘭州總教區,天水為隸屬教區。
  8. 江蘇教省──南京總教區,海門、上海、徐洲為隸屬教區。
  9. 安徽教省──安慶總教區,蚌埠、蕪湖為隸屬教區。
  10. 河南教省──開封總教區,鄭州、駐馬店、歸德、洛陽、信陽、衛輝、南陽為隸屬教區。
  11. 四川教省──重慶總教區,成都、嘉定、寧遠、順慶、敘府、康定、萬縣為隸屬教區。
  12. 湖北教省──漢口總教區,漢陽、宜昌、蘄州、老河口、施南、武昌為隸屬教區。
  13. 湖南教省──長沙總教區,常德、衡陽、沅陵為隸屬教區。
  14. 江西教省──南昌總教區,贛州、吉安、南城、余江為隸屬教區。
  15. 浙江教省──杭州總教區,寧波、台州為隸屬教區。
  16. 福建教省──福州總教區,廈門、福寧為隸屬教區。
  17. 廣東教省──廣州總教區,香港、嘉應、北海、龍州、汕頭為隸屬教區。
  18. 廣西教省──南寧總教區,梧州為隸屬教區。
  19. 貴州教省──貴陽總教區,安龍為隸屬教區。
  20. 雲南教省──昆明總教區,大理為隸屬教區。

地區教會的種類簡介

羅馬天主教會由教宗(即羅馬主教、聖伯多祿的繼承人)領導。因應國家及自然地理,全球地域現分為三千多個管轄範圍,也稱之為地區教會(particular Churches)。每個地區教會的管理人稱為教長(ordinary),是一位主教或司鐸。

成熟的地區教會通常由「教區」(dioceses)組成,教區的教長稱為「主教」(bishop)。通常鄰近的數個教區組成一個「教省」(ecclesiastical province),其中一個教區有「總教區」(metropolitan archdiocese)的榮譽,總教區的教長有「總主教」(metropolitan archbishop)的銜頭,其他教區則稱為「隸屬教區」(suffragan dioceses)。通過主教神品聖事(晉牧禮),主教是由天主制定繼承宗徒位者,成為教義的導師,神聖敬禮的司祭和治理的服務者。

在傳教區內,當地區教會未成熟,例如當司鐸或教友人數不足,地區教會以「宗座代牧區」(apostolic vicariates)、「宗座監牧區」(apostolic prefectures)或「自治傳教區」(missions sui juris)的形式作為管轄範圍。宗座代牧區由一位名為「宗座代牧」(vicar apostolic)的主教作為教長,宗座監牧區由一位名為「宗座監牧」(prefect apostolic)的司鐸管理,而自治傳教區由一位名為「傳教區神長」(ecclesiastical superior)的司鐸作為教長。這些教長並無正職權,而是用教宗的名義治理教會,有別於教區主教。對於有主教品的教長,他們會被任命為已被廢除教區的「領銜主教」(titular bishop)。

1946年後中國教區的現況

1946年,當時因為還未成熟,2個宗座代牧區及38個宗座監牧區未被升格。1947年,景縣、汀州及大名三個監牧區升格至教區。1948年,麗水代牧區及大理監牧區同樣升格至教區。1949年,永嘉教區、蘇州教區、營口教區、海州監牧區、揚州監牧區成立,赤峰代牧區升格至教區。1950及1951年,洪洞、平涼、蒲圻、襄陽、盩厔五個監牧區也升格為教區。2018年,教宗方濟各解除了對最後七位主教的絕罰,同時成立了承德教區。

另外,哈爾濱羅馬禮宗座管理區(apostolic administration)及哈爾濱俄羅斯禮督主教區(excharate),因其特別政治及教會原因,一直未升格。

澳門教區早於1586年已成立,隸屬印度果亞(Goa)教省,1976年脫離教省成為直屬教區(無教省的教區)。香港教區雖然法理上仍然屬於廣州教省,但現時實際上也是直屬聖座的教區。

除澳門及香港外,根據聖座正式承認,中國大陸境內現有20個總教區、93個教區、29個宗座監牧區、1個宗座管理區及1個督主教區。可惜,隨著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教會一直受到嚴重干預及控制,福音的傳播受限制。政府私自把這些地區教會任意重整,廢除了教省制度,甚至自選自聖主教,嚴重損害了聖統制。雖然教宗已解除了對所有中華主教的絕罰,希望中國教會能正常化,但法理上及實際上讓中國教會正常化的距離仍然很大。

讓我們藉佘山聖母的轉禱祈求天父,讓中國教會可重現如75年前完整的聖統制,與羅馬完全共融,為中華子民帶來天主的救恩。

撰文:Gabriel Chow

聖座證實中國青島教區陳天浩主教是在臨時協議的框架下獲任命

圖片:chinacatholic.cn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的臨時協議正在結出果實。自2018年9月簽署協議以來,一位新的,也就是第三位主教在與伯多祿繼承人的共融中獲任命且被祝聖。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證實了這個消息。

關於在山東青島最近祝聖主教的消息,布魯尼說:「我能證實陳天浩(多默)是在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規範框架下獲任命及被祝聖的第三位主教。」

在回答記者的提問時,聖座新聞室主任表示:「我可以補充說,無疑,預計在未來將有其他主教祝聖的情況,因為一些新的主教任命程序正在進行中。」

需要一提的是,不久前又續簽兩年的《臨時協議》並非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邦交、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身份,或聖職人員與國家政府的關係。《臨時協議》唯一涉及的是主教任命的程序:這對於教會生活,以及中國天主教會的牧人與羅馬主教和世界主教的共融,是基本的問題。

因此,《臨時協議》的目的向來純屬牧靈性質。換言之,它的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徒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相關報導: 天主教青島教區舉行陳天浩主教祝聖典禮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天主教青島教區舉行陳天浩主教祝聖典禮

圖片:信德網

據中國天主教網消息,2020年11月23日,天主教青島教區陳天浩主教祝聖典禮在青島教區主教座堂舉行。

祝聖儀式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山東省天主教愛國會主任、臨沂教區房興耀主教擔任主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山東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周村教區楊永強主教、山東省天主教兩會副主任、濟南教區張憲旺主教襄禮。為響應宗教領域常態化疫情防控要求,儀式堅持簡約隆重原則,山東各教區21名神父共祭,修女、210多位教友參禮。

陳天浩主教(聖名:多默)簡介:

-生於1962年12月,山東平度人;
-1989年12月畢業於山東省天主教聖神修院,同年晉鐸,之後在青島教區負責牧靈工作;
-1998年擔任青島天主教愛國會主任;
-2010年擔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常委;
-2012年擔任山東省天主教兩會副主任;
-2019年11月19日當選為青島教區候任主教。

來源:信德網

圖片:chinacatholic.cn

2018年5月,當時的陳天浩神父曾參與中國國家民宗部門組織五大宗教愛國主義宣傳活動,活動邀請五大宗教相關愛國愛黨人士參加了井岡山的紅色之旅,參加井岡山學習的包括佛教、道教、天主教,其中天主教的參與者有主教、神父、修女等,活動中他們不是穿上神職服飾、會衣或便服,他們是穿上紅軍的制服。

左起:張新祥神父、張家齊神父(濟南教區神父)、
張憲旺主教(濟南教區主教)、呂培森主教(兗州教區主教)、
陳天浩神父(青島天主堂神父),修女。

來源:公教福傳團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延長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公告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關於延長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公告,2020.10.22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在北京簽署、一個月後生效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有效期屆滿後,雙方同意將這一協議的試驗性實施階段延長兩年。

得益於締約雙方在商定事項方面的良好溝通與合作、考慮到上述具有重大教會和牧靈價值的協議的啟動執行是積極的,聖座有意繼續開放性的和建設性的對話,從而促進天主教會的生活和中國人民的利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關於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緣由及動向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18年9月22日簽署了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協議在一個月後正式生效,因此將於今年10月22日到期。聖座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Andrea Tornielli)為此發表文章,談論這個受到媒體關注的問題。他强調,這項協議在考慮予以最後敲定或作出其它決定之前,預計試行兩年。

托爾涅利表示,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最近解釋說:「有意建議中國當局考慮延期,繼續以臨時的形式采用這項協議,就如近兩年所行的那樣,需要進一步檢驗協議為在中國的教會的益處。」帕羅林樞機指出:「儘管最近10個月以來的疫情加重了緩慢和困難的進程,在我看來,則標示了一個值得繼續的方向,然後我們拭目以待。」

聖座與中國政府於2018年9月22日發表首項聯合聲明後,便清楚説明協議的内容並非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邦交、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身份,以及聖職人員與國家當局的關係。《臨時協議》唯一涉及的是主教任命的程序:這對於教會生活,以及中國天主教會的牧人與羅馬主教和世界主教的共融,是基本的問題。

因此,《臨時協議》的目的絕不是純粹外交性的,更不是政治性的,而向來純屬牧靈性質。換言之,它的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徒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教宗方濟各在《臨時協議》簽署後,立即於2018年9月發表《致中國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會文告》,提到數十年來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内部留下的「創傷和分裂」,這尤其集中在「作為教會純正信仰的守護者和共融的保證者主教們身上」(3號)。政治機構在天主教會團體内部生活的介入造成所謂「地下」團體的現象,這些團體設法避開政府宗教政策的控制。

教宗方濟各清楚意識到,由於「軟弱及錯誤」,甚至「不當的外在壓力」給教會共融造成傷害,在他的前任們開啓並向前推進的漫長談判的歲月之後,他恢復了與未經教宗授權而祝聖的中國主教們的圓滿共融。這是一項經過思索、祈禱和審視了每個人的個別情況後,作出的決定。教宗闡明。《臨時協議》的唯一目的乃是 「支援和推動在中國的福音傳播及重建教會圓滿與有形可見的共融」(同上,3號)。

臨時協議簽署後的最初兩年,在羅馬的同意下促成了新的主教任命,而一些主教也得到北京政府的正式認可。即使疫情的緣故在最近幾個月使雙方的接觸處於凍結狀態,所取得的成果雖然有限,卻是積極的,它提示我們繼續在今後一段時間實行這項協議。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讀更多相關資訊

聖座國務卿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

CNS/Paul Haring:攝於2017年3月22日教宗公開接見活動。

【轉載自天亞社‧香港訊】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然而,中國教會續簽協議行動意見不一。

帕羅林樞機2020年9月14日對傳媒表示,他認為北京會想延長協議,他自己亦希望如此。

據《路透社》2020年9月15日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指,若中方也同意延長協議效期,這會按照先前協議的原樣繼續實施,又認為中方對此不會有異議。該消息人士認為,參與協議事宜的教廷官員提議延長效期,教宗方濟各已批准將該份主教任命協議延長兩年,「我們認為,謹慎的做法是將協議再延長兩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十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梵就續簽臨時性協議進行磋商事宜時,他回應說,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協議近兩年來得到順利實施。

梵蒂岡目前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中梵關係改善令人擔心促使台梵斷交。教會媒體《America Magazine》在9月15日報道,教廷希望在華設常設代表處,而且可望促成帕羅林樞機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晤。報道指,他們雙方會面將是為中梵建立外交關係鋪路,但大陸當局的前提是教廷必須與台灣斷交。對此教廷消息來源表示,「這些問題尚未在目前的雙邊談判中被觸及」。

據《中央社》報道,台灣外交部於同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歐江安表示,台灣已注意到帕羅林樞機的相關談話,將密切觀察教廷與中國大陸的聯繫。而台灣與教廷也有保持密切聯繫,且溝通管道相當暢通。

歐江安又說,有接獲教廷再三保證,跟中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屬教務性質,不涉及邦交,請台灣毋須擔心。

中國教會受協議影響深遠,信眾對協議續簽意見不一

華北地下教會保祿神父對帕羅林樞機的回應表示不滿,認為他根本不了解大陸教會的真實狀況,也沒有面對現實,令人遺憾。

他指出:「帕羅林樞機說教廷簽署協定的目標是盡可能使教會生活正常化,但自從中共掌權之後,大陸教會生活一天都沒有正常化過,不是被壓迫,就是被管制,連反對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並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更加惡劣,對教會的打擊越來越嚴重,我都不知道樞機所說的正常化是什麼。」

保祿神父表示自從2018年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後的這兩年時間,他所處的教堂不僅幾次被政府威脅要封禁,連孩子都不能進教堂,更不用說瞻禮時舉辦慶典活動,一切教會活動都被當地政府管控,牧靈工作苦不堪言。

他說:「如果如樞機所言,這個協議是一個實驗性的,那麼地下教會就是那實驗品。這兩年內被打擊最大的就是地下教會,即使有些教區的地下主教公開,但地下團體依然是中共打擊的目標,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想要尋求和平的協議,而是做成更多災難的協議。」

安徽公開教會團體教友李達旦對簽署協議表示看不懂,兩年過去了沒有看到這份協議的益處在哪裡。「如果說兩年前沒有看清中共政府的真面目,所以簽署,這還說得過去,但這兩年間發生種種針對教會的迫害,教廷還沒看到嗎?」

他續說:「即使沒有人從大陸向教廷傳遞消息,但國際新聞也有關注吧,他們也沒看到嗎?河南被破壞掉了,今年我們安徽省又開始拆十字架,難道這就是協議所要求的嗎?」

李達旦對教廷的表現頗為失望,他認為教廷應該是維護教友和教會的利益,但沒想到這協議卻是為當局助威。「清末時期,清政府和義和團迫害教會的時候,西方國家都知道為教會討個公道,如今梵蒂岡作為教會最高機構,卻不敢對中共有半點聲討,感覺天主都睡覺了。」

李達旦對帕羅林樞機所說的協議,能夠使中國教會與聖座和教宗保持聯繫表示懷疑,他說如果真的能夠保持聯繫,教廷就不會裝糊塗,「明明大陸教會被中共迫害,他們卻視若罔聞,連個譴責的態度都沒有」。

據悉,李達旦所在的宿州天主堂十字架已經被當局強拆。

不過也有教友贊成續簽協議,山東濟南教區劉瑪利亞就表示歡迎。她認為不要太急於給協議下定義,既然教宗簽署了,就代表了這是天主的意思,作為教友只要服從就好。

她說:「既然樞機都說這個協議是實驗性的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要給雙方時間,要看最後的結果,不要被眼前一時的變化而蒙蔽眼睛。暫時的困難是有的,但這並不表示永遠都這樣。」

對於大陸政府對教會的壓迫,劉瑪利亞表示這或許是為了更好執行協議而做的暫時舉動,「政府對地下教會的打擊其實能夠理解,就是要讓他們歸到咱們(地上)教會來,哪有在中國還不聽政府的教會?地下的神父到處亂跑,一點也不受政府控制,這是不對的,家有家規,國有國法。」

劉瑪利亞對協議的續簽持樂觀態度,她表示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服從國家的管理,聽從教宗的教誨,就不會亂了。

來源: 天亞社中文網

中國浙江寧波教區舉行金仰科助理主教就職主教儀式

圖片:中國天主教

據《中國天主教》報導,2020年8月18日上午,經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同意並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天主教寧波教區舉行金仰科助理主教就職主教儀式。62歲的金主教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第六位公開就職的主教。

就職儀式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主教馬英林主持,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書。金仰科在就職儀式上莊嚴宣誓,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金仰科主教主祭彌撒。

參加本次活動的有浙江省天主教愛國會、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負責人和寧波教區教職人員、教友近200人。

金仰科主教個人簡介

金仰科主教,浙江慈溪人,1958年1月出生,畢業於上海佘山修院,1990年晉鐸後一直在寧波教區服務。金主教於2012年,由其前任寧波教區胡賢德主教秘密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2014年任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副主任,2017年任寧波市天主教愛國會主任。

一、貧苦童年 空白信仰

1958年金仰科出生於浙江慈溪新浦鎮浦沿村的一個貧窮的家庭,一個姐姐,三個弟弟,他排行老二。父親在藥店裡幫忙配中藥,直到退休,工資不高。媽媽從年輕時就體弱多病,長年吃藥,一家人生活得很是艱難。因為全家是城市居民戶口,而城市居民戶口是沒有土地的,在當時來說,沒有土地,溫飽都可能成問題。對於金仰科一家來說更是如此,全家七口不僅沒有土地,父親又掙錢不多,再加上母親長年生病吃藥,是全村中最窮的一家。孩子們讀書時,學校同情他們家的處境,免去了全部的學費和書費。就連建房的土地也是教會幫忙找的,鑑於金神父一家的情形,老神父茹公跟管堂的胡歧先先生商量後,決定在教堂對面的一塊空地上給他們家蓋三間房子。

父母雖然是老教友,但在那個沒有信仰氛圍的年代,也只是自己做個祈禱,沒有聖事禮儀的滋養,金仰科雖然從小領了洗,但從來沒有進過教堂,很少聽到過信仰的道理,信仰為他來說幾乎是一片空白。

二、突遇事故 發現真神

雖然人人厭恨痛苦,但它往往會把人帶入生命的深處,引人尋求人生的意義,把人引向真理的思考。很多人是在痛苦中找到了天主,卻在狂歡中迷失了方向。聖依納爵就是藉著戰場上的一顆子彈走出了虛幻,歸依了天主,成為了聖人。金仰科也是在一場變故中發現了天主並跟隨了祂。

1974年金仰科高中畢業,在校期間成績不錯,深受老師的器重,一直是語文課代表。

1975年,他成了開花機(社辦廠)的一名機修工,工作非常出色。有一次,金仰科在工作中抬著齒筒機,不小心被尖銳的石頭割破了腳,腳底嚴重受傷,臥床將近三個月,一動都不能動。在這孤獨難熬、寂寞無聊的日子裡,如何打發時間成了金仰科的難題。

金仰科的姐姐是一位知青,自從落戶到六甲村以後,就非常熱心,在這個時候,她向王先寶老教友借了一本聖書《露德聖母與伯爾納德》,給弟弟送了過去。於是金仰科就靠看這本書打發時間,沒想到,就在這本書裡他發現了生命的根源,天主,並把他帶進了探索真理的道路。

他說:「看完此書之後,我就想這個世界上也許真的有一個神,否則很多奇蹟無法解釋。但這時也沒絕對的把握,於是我下定決心,繼續把這個問題探究下去,如果真的有神,我願意把自己完全獻給祂,如果沒有神,我就可以隨心所欲了,不需要約束自己了。」

隨後他找來了很多聖書,希望在這知識的海洋裡找到「神」的答案。其中聖奧斯定的《懺悔錄》這本書改變了他的命運,透過奧斯定的一生,他確定了天主的存在,奧斯定的歸依深深地打動了他,扭轉了他的人生方向。 「我也願意和奧斯定一樣歸依天主。」金神父回憶說。

當然,從認識天主到順服天主,金神父還有一段路要走,這是一個充滿了掙扎的過程。姐姐知道了弟弟的心願後,滿心歡喜,當弟弟可以下地走動的時候,便帶著他去六甲村的教堂參加祈禱。自從有人類以來,魔鬼就和天主爭奪人靈。當金仰科祈禱時,魔鬼也來搗亂,剛開始祈禱就汗流浹背,很累很艱難,他說:「當時我感覺有很多邪惡的東西跟著我,讓我放棄天主,誘惑很大,掙扎強烈,但同時我也感覺有另一種力量讓我不要放棄。」在這個時候金仰科開始默想耶穌的苦難,求主助佑他犧牲享受,跟主前行。慢慢地誘惑退去了,從這以後金仰科開始享受犧牲帶來的果實,他愛上了祈禱,喜歡在祈禱中與天主交往,汲取恩寵和力量。

病癒之後,金仰科回到了單位上班,工作之餘便和教友們一起祈禱。除了祈禱之外,聖書是他閒時的精神食糧,他看了很多的靈修書籍,藉著閱讀,他的信仰在不斷地成長,與天主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他說:「通過看聖書,我懂得了世界是暫時的,一切都要過去,人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注目永恆,生命最大的自由就是生活在天主的愛里。」

三、蒙主寵召 犧牲前程

1976年年底,茹公老神父在家裡做彌撒,彌撒後很慈祥地對金仰科說:「阿科!你可以去做神父了!」

金神父表示:「聽到老神父的這句話,我想,這是天主在藉著神父召叫我。當時我們教區教友多神父少,只有幾位老神父,我作為年輕人,願意擔負這個責任。」

就是在這一天,聖召的種子深深地埋在了金仰科的心田。

1977年12月,金仰科被招工到國營企業慈溪第一棉紡廠工作,一直到1985年離開,他工作勤奮,成績突出,倍受領導重視。這裡70%以上都是女員工,三班倒,工作很辛苦,然而不管多累,金仰科的祈禱堅持不輟,經常是邊工作邊祈禱,趕上歇班時便回家參加教友們的聚會;只要閒下來,聖書依然會捧在他的手上,為靈性汲取營養。他說:「透過我的經驗,我認為看聖書非常重要。」後來通過考試,金仰科進入到廠財務科,後來又被提升為副科長。

1983年,廠裡的書記派金仰科去上海參加培訓,為期一年。臨走之前,書記對他說:「好好接受培訓,回來後給你找個好對象。」同時也告訴了他那個女孩子的名字。然而金仰科說:「我不需要了。」

培訓期間,金仰科聽說教區的修道院,教會沒有認可,教區也沒有再往那裡送修生,看到這樣的情況,金仰科不知道自己的修道夢想要拖到什麼時候,開始有些動搖了,並有了結婚的念頭。後來,寧波的袁克凡老修女(平時經常給他做靈修輔導)知道了這事,寫信給他說:「我願意做莫尼加,哭著把你這個奧斯定給找回來。」聽到這句話金仰科哭了,藉著這句話,他肯定了自己的聖召,無論如何一定要繼續自己的聖召之路。

1984年培訓結束,他回到棉紡廠繼續工作。

1985年金仰科放棄一切準備,去了上海佘山修院讀書。但當他向領導提出辭職時,他們不肯放手,開會給他做思想工作。書記說:「上海的主教為信仰受了很多苦,坐了那麼多年的牢,你也願意走他的路嗎?如果你留在這裡你會有很好的發展前途。」在領導們看來,金仰科是放著幸福不享,主動去找罪受,簡直不可思議。保祿宗徒曾說:「我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其餘一切我都視為糞土。」同樣,對於金仰科來說,在天主面前,再好的前途也失去了亮色。他拒絕了挽留,毅然隨主召叫,離開了棉紡廠。面對金仰科的離去,領導們失望至極。

四、走進修院 再遭誘惑

1985年10月,金仰科來到了上海佘山修院,修道期間學習成績優異,每年都考第一,各科老師都非常喜歡他,曾經做了兩年班長,當時修院設了神修獎,由金仰科和邢文之兩位修士獲得。

1989年,馬上要祝聖執事的時候,魔鬼再次向金修士展開了猛烈攻擊。他說:「快要被祝聖為執事時,突然間我不想做神父了,感覺在我面前有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尤其是獨身方面我受不了,想到將來的挑戰,我對自己沒有了信心。」

這種掙扎和分辨持續了半年的時間,最後,金修士給教區呈上一封不想修道的信。教區的徐吉偉神父知道這事後鼓勵他說:「你這個是誘惑,在衝動中不能做決定,先靜下心來,找上海的陳雲棠老神父做個避靜,他很有經驗,相信對你會有幫助。」

金修士照神父的話做了,陳神父讓他把想法都寫下來,做靈修筆記,默想耶穌苦難和基督的召叫。在近一月的神操中,天主又從魔鬼手中把金修士奪了回來。從這以後,他的聖召再沒有動搖過。

1990年11月金修士被祝聖為執事。同年11月18日在上海佘山聖母大殿由金魯賢主教祝聖為神父。

五、堂區牧靈 帶病堅持

「基督第二」是神職人員的光榮稱號,要想相似基督,為救人靈,捨生致命的精神必須在牧靈行動中體現出來。犧牲自我是他們的信念,拯救人靈是他們的目標。

1991年,金神父被分配到了舟山市定海區天主堂擔任本堂。從修院來到堂區,金神父帶著滿腹學識和一腔熱火走上了牧靈崗位。他說:「我要把在修院裡所學的知識全都推廣出去。」

剛開始教友們對年輕神父的到來非常歡迎,神父在各方面的工作也很順利。首先為提高教友們的信仰素質,他想方設法辦培訓,廢寢忘食搞福傳。然而,當金神父推廣一些禮儀改革的時候,那些老教友們一時接受不了,不干了。當時教區要求手領聖體,老教友不接受,甚至強烈反對;按梵二要求把祭台上的聖體放到旁邊,教友們也接受不了。在這些事上,金神父的牧靈工作受到了很大的阻礙,他說:「感覺推廣點新的東西很難。」然而,在困難面前金神父沒有退縮,而是耐心地給教友們解釋,後來教友們也慢慢地接受了。

2001年,他著手修建大教堂,因原先的小教堂已無法滿足教友們的需要。為了讓教友們有一個參與禮儀的好環境,金神父不辭辛苦,無怨無悔,甘作奉獻。

長時間的奔波勞碌,再加上工作的壓力,金神父的身體漸漸地有些支撐不住,尤其是每天的彌撒講道,壓力很大。他說:「在修院學的東西都講完了,然而彌撒每天都在繼續,彌撒中的講道不能缺少,所以講道成了我的一大難題,非常焦慮,有時為了第二天的講道半夜都不能入睡,很是苦惱,雖然教友們都說講得不錯,但我自己覺得就跟炒冷飯一樣,很糟糕。」

神父的身體開始虛胖,渾身浮腫,肝臟也出現了問題,很是痛苦。在這種情況下,神父卻沒有因此而停止牧靈的腳步,工作依然在繼續,他說:「當時神父少,帶病也要工作,有時在去往堂口的路上,頭暈腦脹、噁心不止,但腳下的路還是要繼續。聽告解時,有時由於疲憊邊聽邊打磕睡,不管怎樣,我只有一個信念:天主召叫我做神父,我就要做個好神父!把一切奉獻給天主。」

後來不僅是自己的堂區,也去沈家門堂區、象山堂區幫忙。在壓力和病苦面前,天主成了金神父唯一的安慰、支持,神父祈禱和拜聖體的時間更多更長了,在祈禱中奉獻病痛,在奉獻中獲得安慰和力量。

1997年,金神父去河北獻縣教區參加一個神恩研討會,在這裡他領受了聖神的恩寵,充滿了活力,每天呼求聖神和他一起準備彌撒中的講道,焦慮竟然消失了。他說:「神恩對我很有幫助,使我在牧靈的勞累中也體驗到了做神父的輕鬆和喜樂。」

六、慈溪牧靈有特色 升任副主教

2004年,金神父被派到慈溪滸山服務。這裡的一個特色就是外地來打工的教友很多,這些人離開了家鄉,如果沒有教會的牧養,他們的信仰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出於對主內兄弟姐妹的愛護,為了讓他們能體驗到教會大家庭的溫暖,為了讓他們的靈性繼續得到滋養,金神父為他們成立了「教友之家」團體,把他們組織起來,在教堂裡給他們找地方,讓他們舉辦教會活動,例如:定期學聖經、家訪、朝聖等等,讓他們感受到了教會不分地域、不分種族的家庭溫暖。

不僅如此,每逢春節時,金神父犧牲與親人團聚的歡樂,去和那些回不了家的外來打工的教友們一起過年,這份大愛讓他們感動至極,雖然離開了家,但卻享受著一份無言的溫暖和感動。金神父說:「每年都和這些外來打工的教友們一起過年,我感到十分快樂。

2007年,金神父被選為教區副主教,「這完全是天主聖神的禮物,我知道自己無德無才,實不堪當,只有盡全力配合主教,做好我應做的工作。」在擔任副主教的同時,也兼任堂區本堂。談到堂區管理時他說:「在與副本堂合作時要考慮他們的感受,分配工作時以商量的口氣,不下命令,定期開堂區會議,邀請修女也參加,爭取大家的意見,不搞一言堂。」

堂區牧靈方面,注重培育教友們的福傳意識,尤其是把男教友組織起來,培育他們的信仰,成立佈道團體,在下面的堂口開展佈道會等等。在金神父的帶動和神父修女們的配合下,堂區的牧靈事業正邁著成熟穩健的步伐前進。

七、神職界面臨的挑戰

金神父說:「今度奉獻生活者的最大挑戰就是『世俗化』。今天是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媒體、電腦、網絡等,這些對神職人員衝擊力很大,在給人們帶來方便和知識的同時,也給度奉獻生活的人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很多神職人員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了網絡上,以致於忽略了自己的牧靈工作和自身的靈修。上網佔用了祈禱和拜聖體的時間,聊天佔用了讀聖經和聖書的時間,甚至有教友請終傅時都還捨不得放下手中的鼠標,這些都是神職人員非常危險的信號,如果長年累月地繼續下去,勢必會掉進時代的大染缸裡,讓天主的事業遭受損失。所有度奉獻生活的人都應該在網絡方面把握一個『度』。因為一位好神父會帶領很多的人升天堂,一位不好的神父也不會隻身一人下地獄。」

「現在神職人員在貞潔方面面臨著很多的誘惑,尤其是在網絡方面,有時一開電腦就會跳出一些『低級趣味』的畫面,所以有所選擇地上網非常重要,必須犧牲想看又不應該看的一些東西。既然完全奉獻給了天主,就需要時刻提醒自己,在這方面已經沒有了享受權力。作為一位度奉獻生活者,最重要的是與天主之間的關係,靈修第一,知識第二,沒有靈修,知識便是空殼。神父們自己要多看聖書和聖人傳記,並鼓勵大家也要多看,從中汲取靈性的營養。」

2020年11月18日,是金仰科神父晉鐸銀慶紀念日,他很喜樂地告訴大家:「現在回顧我的司鐸生涯,我很感恩,使我學會了對天主更深地信賴和交託。同時也感謝教區主教和司鐸團及修士、修女、教友們為我慶祝和感恩。願主恩賜本教區有更多地青年人回應修道的聖召。」

祈求天主恩寵的陽光撒滿金神父的每一步牧靈之路,願主之大愛陪伴他、護佑他生命的每一天!使他不斷地彰顯天主的光榮。

 

資料來源:

中國天主教

天主教信德網

神州佳音

中國山西朔州教區馬存國主教公開就職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頁

據天亞社(香港訊)報導,中國山西省朔州教區馬存國主教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公開就職。年僅四十九歲的馬主教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第五位得到中國政府認可而公開就職的地下主教。

就職禮儀在朔州教區主教座堂舉行,由同省的省天主教愛國會主任、省教務委員會副主任、太原教區孟寧友主教主持,中國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主教團批准書,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運城教區武俊維主教,和省兩會(愛國會及教務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長治教區丁令斌主教參禮。當天連同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代表、省天主教「兩會」和省內其他教區代表,以及朔州教區教職人員、教友,一共約有100多人出席。

馬存國在就職儀式上莊嚴宣誓,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馬存國主教主祭彌撒。

被問到有否向教廷匯報就職禮事宜,馬主教對天亞社說,因為還在疫情期間,具體事情他不清楚。他又說,就職禮的日子和禮儀,也是由省兩會決定的,然後報到一會一團。

就職禮低調完成,由意媒率先報道。雖然就職禮於九日舉行,但直至十三日才由意大利媒體《La Stampa》旗下專門報道教會新聞的《Vatican Insider》首次披露有關消息。

馬主教曾在二零一五年三月接受該報的記者詹尼‧瓦倫特(Gianni Valente)訪問,強調對中梵交談「寄予厚望」,認為「與政府對話還有助推動教會合一」。

圖片:信德網

馬主教在二零零四年獲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十六年後由「地下」轉為「公開」,馬主教坦言沒有什麼看法,「沒有感覺有啥變化,一樣的」。至於為何要公開,他只說:「不公開有些工作不好做。」

一九七一年出生,畢業於山西天主教神哲學院,九六年晉鐸。在他晉鐸八年後,就以三十三歲之齡,獲祝聖為朔州教區年青的助理主教。直至二零零七年,他的前任雒雋主教於三月安息主懷,馬主教自動繼承朔州正權主教一職。

按此閱讀更多內容

來源:天亞社中文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