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希望與中國續簽臨時協議

CNS photo/Remo Casilli, Reuters

教宗方濟各在接受《路透社》的菲利普·普萊拉 (Philip Pullella) 的採訪時談到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教的任命。教宗表示,羅馬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臨時協議「進展順利」,他希望今年10月可以續簽。

2018年簽署的臨時協議,其文本目前處於保密狀態,將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內未經教宗授權祝聖的主教重新與羅馬完全共融。該協議賦予教宗關於任命新主教的最終決定權,同時提供了就主教提名達成協議的共同途徑。

捍衛協議

在《梵蒂岡新聞網》對此訪問的報導中,它引用《路透社》採訪的轉錄稿指出,教宗方濟各為該協議進行了辯護,並對國務卿帕羅林樞機在達成該協議中所發揮的作用表示讚賞:「處理該協議的人是帕羅林樞機主教,他是最好的聖座外交官,外交地位高的人。他知道如何進行,他是一個會對話的人,他與中國當局對話。我相信他主持的委員會已經盡了一切努力向前邁進並尋找出路。他們已經找到了。」

可能性的藝術

教宗方濟各隨後為冷戰期間梵蒂岡與蘇聯、東歐國家關係的東方政策(Ostpolitik)的主要策劃者,卡薩羅利樞機 (Cardinal Agostino Casaroli) 在《耐心的殉道》(“Martyrdom of patience”) 所描述的小步政策進行了辯護。 

教宗解釋說:「很多人說了很多話來反對若望二十三世、保祿六世、卡薩羅利,但外交就是這樣。當你面對一個受阻的情況時,你必須找到可能的方法,而不是理想的方法。外交是一種可能性的藝術,是一種使可能成為現實的事情。」他補充說:「教廷一直有這些偉人。但這次與中國的[外交]是由在這方面非常出色的帕羅林進行的。

重生的希望

教宗方濟各將目前的情況與1989年蘇維埃政權垮台前的現實進行了比較,他表示,自2018年以來,中國的主教任命進展緩慢,但指出已經取得了成果。教宗說:「進展緩慢,但 [一些主教] 已被任命。 就像我說的『中國方式』,它進展緩慢,因為中國人有一種時間觀念,沒有人可以催促他們。」

他還指出:「中國方面也有問題,因為全國每個地區的情況都不一樣」—指的是中國地方當局的不同態度— 而且「因為『與教會交往的方式』取決於地方領導人,那裡有不同的領導人。」

儘管如此,教宗說:「協議很好,我希望它可以在10月續簽。」

按此閱讀
《路透社》英語原文報導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翻譯: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福州主教呼籲當地教會不要因「司鐸是否進行民事登記」而敵對分裂

自2020年6月9日就職福州教區主教以來,林家善主教一直致力於推進當地官方教會和非官方教會的合一工作。但有一些人在其要求教區司鐸進行民事登記一事上持反對意見,在教友間引發諸多混亂。今年10月30日,林家善主教(Peter Lin Jiashan)就上述相關事項發表牧函,呼籲教區內的天主子民不要互相攻擊而要走向合一。

在這封名為《天主教福州教區致教區全體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平信徒》的牧函中,林家善主教首先表示,自己是在聽聞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及閱讀《教宗方濟各致中國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會文告》後,鑑於福州教區的現狀及教區合一的必要,並在《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南》的指導下,要求司鐸進行民事登記的。

隨後,福州教區經過多次商討並請示聖座和香港代辦後,於2020年6月9日舉行了合一的就職儀式。對於此就職儀式,中梵對話工作小組梵方組長切利總主教致函福州教區表示,這是一個「令人欣慰的消息」。

林主教繼續在牧函中指出,在開展合一工作的進程中,福州教區有些人就其推進的司鐸民事登記一事大做文章,宣講一些相反教會共融原則和分裂教會的言論,給許多教友帶來思想的混亂,給一些堂區帶來嚴重的不良後果。

因此,為避免更嚴重的混亂和分裂,林主教特別在牧函中作出五點申明。

他在申明中強調,該教區司鐸所做的民事登記與備案手續,在中梵協議的前提下,根據聖座的牧靈指南的精神,沒有相反教會的信仰原則;而他也尊重不進行民事登記的司鐸的選擇,承認他們依然是該教區的神職。

同時,林主教表明,該教區司鐸,不管有沒有進行民事登記備案,其所舉行的聖事,都是合法有效的,除非有其他特殊原因。所謂「簽字的神父舉行的彌撒是非法無效的」說法,是毫無根據的錯誤言論。

此外,林主教亦告誡福州教區司鐸,要服從他的管理,且與其保持應有的聯繫,不能與教區斷絕來往、獨斷獨行,不能攻擊教區的合一工作、做出分裂教區的行為、宣講分裂的言論。

在申明的最後一點,林主教要求該教區所有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和教友們,都要在合一共融的精神中,走上修和之路,互相包容、接納,在基督內合而為一,嚴禁互相攻擊和分裂的行為和言論。

崔慶琪神父獲教宗任命為漢口/武漢的主教

2021年9月8日(星期三),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崔慶琪(聖名:方濟各)神父被祝聖為主教,他於2021年6月23日獲教宗任命為漢口/武漢的主教。崔慶琪神父是在聖座與中國簽署關於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框架中獲任命的第六位主教,祝聖典禮在武漢教區主教座堂舉行。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

祝聖典禮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馬英林主教主禮,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副主席、海門教區沈斌主教,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北京教區李山主教襄禮;江西省天主教「兩會」主席、江西教區李穌光主教,山西省天主教「兩會」副主席兼秘書長、長治教區丁令斌主教參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了批准書。

為響應宗教領域常態化疫情防控要求,典禮堅持簡約隆重原則,湖北各教區33名神父,以及修女、教友200餘人參加了祝聖典禮。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

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證實了這一消息。

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於2018年9月22日由聖座和中國的代表在北京簽署,雙方共同祝願促進對話的行程,為在中國天主教會的生活、中國人民的福祉及世界和平作出積極的貢獻。

該協議於2020年續簽兩年,協議不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外交關係,也不涉及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地位或神職人員與政府當局的關係,而只涉及主教任命的程序,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友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

崔慶琪主教簡介

  • 生於1964年2月,山西襄垣人;

  • 1987年9月至1991年9月在天主教原漢口教區修院攻讀神哲學;

  • 1991年12月晉鐸;

  • 2012年12月擔任天主教武漢教區負責人兼主教座堂主任司鐸;

  • 2016年12月擔任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

  • 2018年1月擔任湖北省天主教「兩會」主席;

  • 2020年9月17日當選為天主教武漢教區主教候任人;

  • 2021年9月8日晉牧為天主教武漢教區主教。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天主教網

信德網

中國甘肅省平涼教區舉行李輝助理主教祝聖典禮

2021年7月28日,甘肅天主教平涼教區李輝助理主教祝聖典禮在平涼教區主教座堂隆重舉行。他是在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後,任命的第五位牧者。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證實,教宗於2021年1月11日頒布了這一任命。

祝聖典禮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馬英林主教主禮;平涼教區韓紀德主教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兼秘書長、承德教區郭金才主教襄禮;甘肅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參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了批准書。來自「一會一團」和省內教區的30多位神父,20多位修女和教友代表共200多人參加了祝聖典禮。

李輝助理主教1972年生於陝西眉縣,聖名安多尼。 1990年加入平涼教區備修院,1996年畢業於中國天主教神哲學院,同年晉鐸留校工作,並在中國人民大學中文系進修,1998在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工作至今。 2020年7月24日當選為平涼教區助理主教。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天主教網

成立中國教會聖統制75週年

成立中國教會聖統制75週年

撰文:Gabriel Chow

2021年4月11日是中國教會聖統制成立的75週年。1946年4月11日(聖教宗良一世之瞻禮日),教宗庇護十二世簽署《Sinarum》宗座憲令,在中國成立教會聖統制。99個「宗座代牧區」升格為「教區」或「總教區」,20個教省同時成立,是天主教會史上在同一時間成立最多教區的一次。這一天可算是中國教會歷史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里程碑。

宗座憲令《Sinarum》這樣記載中國教會的發展情況:

十三世紀末,著名的孟高維諾主教和真福和德理,把天主教信仰傳入中國。方濟各會的傳教士,在整個十四世紀中,更將信仰廣泛傳揚。其後,傳教事業曾經完全停頓。十六世紀的末期,在範禮安神父的英明領導下,羅明堅、利瑪竇及其它耶穌會神父的活動,表現特別出色,使傳教事業很有成就。不久之後,方濟各會、多明我會、聖奧斯定會、遣使會及巴黎外方傳教會,亦紛紛加入,共同參與傳教工作。一九二二年八月九日,教宗庇護十一世頒布牧函,成立宗座代表處,旋即執行任務。一九二四年在上海舉行了第一次全國主教會議;在選出了若干名中國主教後,並在新成立的修會和團體協助下,發展出一百三十七個傳教區;其中九十九個晉升為代牧區,餘下則為監牧區。中國人任首長的有二十八人,當中二十一人被祝聖為主教,管理代牧區。至此,天主教之聲名大噪。現有三百餘萬人領洗入教,七十萬慕道者,五千名神職人員,其中二千名是中國人;亦有一千二百六十二名會士,六千一百三十三名修女,協助傳教工作。在各個宗座代牧區及若干監牧區,設有小修院,培育青年,繼承傳教事務,俾受訓期滿,轉入大修院,接受神職訓練。全國目下有十二所區域性大修院、五所超地區性大修院。

《Sinarum》宗座憲令

1946年成立的教省及其教區

以下是20個新成立的教省及99個被升格至教區的宗座代牧區:

  1. 蒙古教省──綏遠總教區,寧夏、西灣子、集寧為隸屬教區。
  2. 滿洲教省──瀋陽總教區,吉林、撫順、四平街、延吉、熱河為隸屬教區。
  3. 河北教省──北平總教區,安國、趙縣、獻縣、正定、保定、邢台、宣化、天津、永年、永平為隸屬教區。
  4. 山東教省──濟南總教區,煙台、周村、沂洲、曹州、青島、陽谷、兗州為隸屬教區。
  5. 山西教省──太原總教區,汾陽、潞安、朔州、大同、榆次為隸屬教區。
  6. 陝西教省──西安總教區,鳳翔、漢中、三原、延安為隸屬教區。
  7. 甘肅教省──蘭州總教區,天水為隸屬教區。
  8. 江蘇教省──南京總教區,海門、上海、徐洲為隸屬教區。
  9. 安徽教省──安慶總教區,蚌埠、蕪湖為隸屬教區。
  10. 河南教省──開封總教區,鄭州、駐馬店、歸德、洛陽、信陽、衛輝、南陽為隸屬教區。
  11. 四川教省──重慶總教區,成都、嘉定、寧遠、順慶、敘府、康定、萬縣為隸屬教區。
  12. 湖北教省──漢口總教區,漢陽、宜昌、蘄州、老河口、施南、武昌為隸屬教區。
  13. 湖南教省──長沙總教區,常德、衡陽、沅陵為隸屬教區。
  14. 江西教省──南昌總教區,贛州、吉安、南城、余江為隸屬教區。
  15. 浙江教省──杭州總教區,寧波、台州為隸屬教區。
  16. 福建教省──福州總教區,廈門、福寧為隸屬教區。
  17. 廣東教省──廣州總教區,香港、嘉應、北海、龍州、汕頭為隸屬教區。
  18. 廣西教省──南寧總教區,梧州為隸屬教區。
  19. 貴州教省──貴陽總教區,安龍為隸屬教區。
  20. 雲南教省──昆明總教區,大理為隸屬教區。

地區教會的種類簡介

羅馬天主教會由教宗(即羅馬主教、聖伯多祿的繼承人)領導。因應國家及自然地理,全球地域現分為三千多個管轄範圍,也稱之為地區教會(particular Churches)。每個地區教會的管理人稱為教長(ordinary),是一位主教或司鐸。

成熟的地區教會通常由「教區」(dioceses)組成,教區的教長稱為「主教」(bishop)。通常鄰近的數個教區組成一個「教省」(ecclesiastical province),其中一個教區有「總教區」(metropolitan archdiocese)的榮譽,總教區的教長有「總主教」(metropolitan archbishop)的銜頭,其他教區則稱為「隸屬教區」(suffragan dioceses)。通過主教神品聖事(晉牧禮),主教是由天主制定繼承宗徒位者,成為教義的導師,神聖敬禮的司祭和治理的服務者。

在傳教區內,當地區教會未成熟,例如當司鐸或教友人數不足,地區教會以「宗座代牧區」(apostolic vicariates)、「宗座監牧區」(apostolic prefectures)或「自治傳教區」(missions sui juris)的形式作為管轄範圍。宗座代牧區由一位名為「宗座代牧」(vicar apostolic)的主教作為教長,宗座監牧區由一位名為「宗座監牧」(prefect apostolic)的司鐸管理,而自治傳教區由一位名為「傳教區神長」(ecclesiastical superior)的司鐸作為教長。這些教長並無正職權,而是用教宗的名義治理教會,有別於教區主教。對於有主教品的教長,他們會被任命為已被廢除教區的「領銜主教」(titular bishop)。

1946年後中國教區的現況

1946年,當時因為還未成熟,2個宗座代牧區及38個宗座監牧區未被升格。1947年,景縣、汀州及大名三個監牧區升格至教區。1948年,麗水代牧區及大理監牧區同樣升格至教區。1949年,永嘉教區、蘇州教區、營口教區、海州監牧區、揚州監牧區成立,赤峰代牧區升格至教區。1950及1951年,洪洞、平涼、蒲圻、襄陽、盩厔五個監牧區也升格為教區。2018年,教宗方濟各解除了對最後七位主教的絕罰,同時成立了承德教區。

另外,哈爾濱羅馬禮宗座管理區(apostolic administration)及哈爾濱俄羅斯禮督主教區(excharate),因其特別政治及教會原因,一直未升格。

澳門教區早於1586年已成立,隸屬印度果亞(Goa)教省,1976年脫離教省成為直屬教區(無教省的教區)。香港教區雖然法理上仍然屬於廣州教省,但現時實際上也是直屬聖座的教區。

除澳門及香港外,根據聖座正式承認,中國大陸境內現有20個總教區、93個教區、29個宗座監牧區、1個宗座管理區及1個督主教區。可惜,隨著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教會一直受到嚴重干預及控制,福音的傳播受限制。政府私自把這些地區教會任意重整,廢除了教省制度,甚至自選自聖主教,嚴重損害了聖統制。雖然教宗已解除了對所有中華主教的絕罰,希望中國教會能正常化,但法理上及實際上讓中國教會正常化的距離仍然很大。

讓我們藉佘山聖母的轉禱祈求天父,讓中國教會可重現如75年前完整的聖統制,與羅馬完全共融,為中華子民帶來天主的救恩。

撰文:Gabriel Chow

聖座證實中國青島教區陳天浩主教是在臨時協議的框架下獲任命

圖片:chinacatholic.cn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的臨時協議正在結出果實。自2018年9月簽署協議以來,一位新的,也就是第三位主教在與伯多祿繼承人的共融中獲任命且被祝聖。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證實了這個消息。

關於在山東青島最近祝聖主教的消息,布魯尼說:「我能證實陳天浩(多默)是在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規範框架下獲任命及被祝聖的第三位主教。」

在回答記者的提問時,聖座新聞室主任表示:「我可以補充說,無疑,預計在未來將有其他主教祝聖的情況,因為一些新的主教任命程序正在進行中。」

需要一提的是,不久前又續簽兩年的《臨時協議》並非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邦交、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身份,或聖職人員與國家政府的關係。《臨時協議》唯一涉及的是主教任命的程序:這對於教會生活,以及中國天主教會的牧人與羅馬主教和世界主教的共融,是基本的問題。

因此,《臨時協議》的目的向來純屬牧靈性質。換言之,它的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徒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相關報導: 天主教青島教區舉行陳天浩主教祝聖典禮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天主教青島教區舉行陳天浩主教祝聖典禮

圖片:信德網

據中國天主教網消息,2020年11月23日,天主教青島教區陳天浩主教祝聖典禮在青島教區主教座堂舉行。

祝聖儀式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山東省天主教愛國會主任、臨沂教區房興耀主教擔任主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山東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周村教區楊永強主教、山東省天主教兩會副主任、濟南教區張憲旺主教襄禮。為響應宗教領域常態化疫情防控要求,儀式堅持簡約隆重原則,山東各教區21名神父共祭,修女、210多位教友參禮。

陳天浩主教(聖名:多默)簡介:

-生於1962年12月,山東平度人;
-1989年12月畢業於山東省天主教聖神修院,同年晉鐸,之後在青島教區負責牧靈工作;
-1998年擔任青島天主教愛國會主任;
-2010年擔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常委;
-2012年擔任山東省天主教兩會副主任;
-2019年11月19日當選為青島教區候任主教。

來源:信德網

圖片:chinacatholic.cn

2018年5月,當時的陳天浩神父曾參與中國國家民宗部門組織五大宗教愛國主義宣傳活動,活動邀請五大宗教相關愛國愛黨人士參加了井岡山的紅色之旅,參加井岡山學習的包括佛教、道教、天主教,其中天主教的參與者有主教、神父、修女等,活動中他們不是穿上神職服飾、會衣或便服,他們是穿上紅軍的制服。

左起:張新祥神父、張家齊神父(濟南教區神父)、
張憲旺主教(濟南教區主教)、呂培森主教(兗州教區主教)、
陳天浩神父(青島天主堂神父),修女。

來源:公教福傳團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延長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公告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關於延長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公告,2020.10.22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在北京簽署、一個月後生效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有效期屆滿後,雙方同意將這一協議的試驗性實施階段延長兩年。

得益於締約雙方在商定事項方面的良好溝通與合作、考慮到上述具有重大教會和牧靈價值的協議的啟動執行是積極的,聖座有意繼續開放性的和建設性的對話,從而促進天主教會的生活和中國人民的利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關於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緣由及動向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18年9月22日簽署了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協議在一個月後正式生效,因此將於今年10月22日到期。聖座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Andrea Tornielli)為此發表文章,談論這個受到媒體關注的問題。他强調,這項協議在考慮予以最後敲定或作出其它決定之前,預計試行兩年。

托爾涅利表示,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最近解釋說:「有意建議中國當局考慮延期,繼續以臨時的形式采用這項協議,就如近兩年所行的那樣,需要進一步檢驗協議為在中國的教會的益處。」帕羅林樞機指出:「儘管最近10個月以來的疫情加重了緩慢和困難的進程,在我看來,則標示了一個值得繼續的方向,然後我們拭目以待。」

聖座與中國政府於2018年9月22日發表首項聯合聲明後,便清楚説明協議的内容並非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邦交、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身份,以及聖職人員與國家當局的關係。《臨時協議》唯一涉及的是主教任命的程序:這對於教會生活,以及中國天主教會的牧人與羅馬主教和世界主教的共融,是基本的問題。

因此,《臨時協議》的目的絕不是純粹外交性的,更不是政治性的,而向來純屬牧靈性質。換言之,它的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徒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教宗方濟各在《臨時協議》簽署後,立即於2018年9月發表《致中國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會文告》,提到數十年來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内部留下的「創傷和分裂」,這尤其集中在「作為教會純正信仰的守護者和共融的保證者主教們身上」(3號)。政治機構在天主教會團體内部生活的介入造成所謂「地下」團體的現象,這些團體設法避開政府宗教政策的控制。

教宗方濟各清楚意識到,由於「軟弱及錯誤」,甚至「不當的外在壓力」給教會共融造成傷害,在他的前任們開啓並向前推進的漫長談判的歲月之後,他恢復了與未經教宗授權而祝聖的中國主教們的圓滿共融。這是一項經過思索、祈禱和審視了每個人的個別情況後,作出的決定。教宗闡明。《臨時協議》的唯一目的乃是 「支援和推動在中國的福音傳播及重建教會圓滿與有形可見的共融」(同上,3號)。

臨時協議簽署後的最初兩年,在羅馬的同意下促成了新的主教任命,而一些主教也得到北京政府的正式認可。即使疫情的緣故在最近幾個月使雙方的接觸處於凍結狀態,所取得的成果雖然有限,卻是積極的,它提示我們繼續在今後一段時間實行這項協議。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讀更多相關資訊

聖座國務卿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

CNS/Paul Haring:攝於2017年3月22日教宗公開接見活動。

【轉載自天亞社‧香港訊】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然而,中國教會續簽協議行動意見不一。

帕羅林樞機2020年9月14日對傳媒表示,他認為北京會想延長協議,他自己亦希望如此。

據《路透社》2020年9月15日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指,若中方也同意延長協議效期,這會按照先前協議的原樣繼續實施,又認為中方對此不會有異議。該消息人士認為,參與協議事宜的教廷官員提議延長效期,教宗方濟各已批准將該份主教任命協議延長兩年,「我們認為,謹慎的做法是將協議再延長兩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十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梵就續簽臨時性協議進行磋商事宜時,他回應說,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協議近兩年來得到順利實施。

梵蒂岡目前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中梵關係改善令人擔心促使台梵斷交。教會媒體《America Magazine》在9月15日報道,教廷希望在華設常設代表處,而且可望促成帕羅林樞機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晤。報道指,他們雙方會面將是為中梵建立外交關係鋪路,但大陸當局的前提是教廷必須與台灣斷交。對此教廷消息來源表示,「這些問題尚未在目前的雙邊談判中被觸及」。

據《中央社》報道,台灣外交部於同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歐江安表示,台灣已注意到帕羅林樞機的相關談話,將密切觀察教廷與中國大陸的聯繫。而台灣與教廷也有保持密切聯繫,且溝通管道相當暢通。

歐江安又說,有接獲教廷再三保證,跟中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屬教務性質,不涉及邦交,請台灣毋須擔心。

中國教會受協議影響深遠,信眾對協議續簽意見不一

華北地下教會保祿神父對帕羅林樞機的回應表示不滿,認為他根本不了解大陸教會的真實狀況,也沒有面對現實,令人遺憾。

他指出:「帕羅林樞機說教廷簽署協定的目標是盡可能使教會生活正常化,但自從中共掌權之後,大陸教會生活一天都沒有正常化過,不是被壓迫,就是被管制,連反對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並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更加惡劣,對教會的打擊越來越嚴重,我都不知道樞機所說的正常化是什麼。」

保祿神父表示自從2018年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後的這兩年時間,他所處的教堂不僅幾次被政府威脅要封禁,連孩子都不能進教堂,更不用說瞻禮時舉辦慶典活動,一切教會活動都被當地政府管控,牧靈工作苦不堪言。

他說:「如果如樞機所言,這個協議是一個實驗性的,那麼地下教會就是那實驗品。這兩年內被打擊最大的就是地下教會,即使有些教區的地下主教公開,但地下團體依然是中共打擊的目標,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想要尋求和平的協議,而是做成更多災難的協議。」

安徽公開教會團體教友李達旦對簽署協議表示看不懂,兩年過去了沒有看到這份協議的益處在哪裡。「如果說兩年前沒有看清中共政府的真面目,所以簽署,這還說得過去,但這兩年間發生種種針對教會的迫害,教廷還沒看到嗎?」

他續說:「即使沒有人從大陸向教廷傳遞消息,但國際新聞也有關注吧,他們也沒看到嗎?河南被破壞掉了,今年我們安徽省又開始拆十字架,難道這就是協議所要求的嗎?」

李達旦對教廷的表現頗為失望,他認為教廷應該是維護教友和教會的利益,但沒想到這協議卻是為當局助威。「清末時期,清政府和義和團迫害教會的時候,西方國家都知道為教會討個公道,如今梵蒂岡作為教會最高機構,卻不敢對中共有半點聲討,感覺天主都睡覺了。」

李達旦對帕羅林樞機所說的協議,能夠使中國教會與聖座和教宗保持聯繫表示懷疑,他說如果真的能夠保持聯繫,教廷就不會裝糊塗,「明明大陸教會被中共迫害,他們卻視若罔聞,連個譴責的態度都沒有」。

據悉,李達旦所在的宿州天主堂十字架已經被當局強拆。

不過也有教友贊成續簽協議,山東濟南教區劉瑪利亞就表示歡迎。她認為不要太急於給協議下定義,既然教宗簽署了,就代表了這是天主的意思,作為教友只要服從就好。

她說:「既然樞機都說這個協議是實驗性的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要給雙方時間,要看最後的結果,不要被眼前一時的變化而蒙蔽眼睛。暫時的困難是有的,但這並不表示永遠都這樣。」

對於大陸政府對教會的壓迫,劉瑪利亞表示這或許是為了更好執行協議而做的暫時舉動,「政府對地下教會的打擊其實能夠理解,就是要讓他們歸到咱們(地上)教會來,哪有在中國還不聽政府的教會?地下的神父到處亂跑,一點也不受政府控制,這是不對的,家有家規,國有國法。」

劉瑪利亞對協議的續簽持樂觀態度,她表示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服從國家的管理,聽從教宗的教誨,就不會亂了。

來源: 天亞社中文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