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深化與原住民一起走上治癒與和解之旅的承諾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年9月26至29日,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召開一年一度的主教會議。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就一系列與寄宿學校慘痛事件相關的後續步驟達成一致。這項工作建立在之前所承諾的基礎上,即使其更容易獲取以往的資料記錄,教育神職人員有關原住民文化和他們的精神,並為加拿大各地的治癒與和解項目籌募3000萬加元。

以下是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在9月29日發出的聲明:

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主席泊松主教(Raymond Poisson)表示:「2022 年是傾聽、學習和努力重建長期關係的歷史性的一年,這些關係曾因寄宿學校而遺留的問題而受到嚴重破壞。」

泊松主教續說:「教宗方濟各代表教會為她孩子的罪孽道歉,承認寄宿學校系統的災難性影響,並呼籲我們促進原主民的權利,並支持治癒與和解的進程。我們知道這是一個需要長期承諾、對話和協商的旅程,我們祈願在這次全體會議上的討論是朝著更充滿希望的未來,並邁出的有意義的一步。」

根據最近教宗訪問加拿大、羅馬代表團會見教宗、以及過去一年與地方、國家和地區各類別的原住民合作夥伴的對話,加拿大主教們作出以下承諾:

  • 支持「原住民和解基金」,因為它接受來自全國73個天主教教區的捐款。該基金旨在推進治癒與和解的措施,有望在五年內籌募超過3000萬加元的目標,迄今已籌集到550萬加元。該基金於2022年3月註冊成為慈善機構,並由董事會監督,其成員擁有大量倡導原住民權利的往績記錄。 
  • 繼續擁護《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UNDRIP),並尋找機會利用我們的聲音陪伴原住民追求正義、治癒與和解。 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之前發布有關UNDRIP的聲明按此閱覽。 
  • 繼續支持天主教機構、神學院和修道團體,以加深對原住民文化、語言和精神傳統和價值觀的理解。與原住民合作夥伴合作,我們希望這種支持將導致與原住民社區更直接的相遇,讓神職人員和平信徒從原住民的角度去聆聽這片土地的歷史,並關注殖民化和寄宿學校的問題。 
  • 與原住民團結一致地管理土地和造物,即造物主的恩賜,並承認原住民文化和智慧對我們在加拿大未來生活的貢獻。 我們將與當地社區領袖一起應對社會挑戰,包括成癮、自殺、暴力、貧困和監禁,並努力支持他們關注社區中年輕人的精神健康。

  • 繼續提供有助於寄宿學校倖存者和研究人員找到真相的文件或記錄。針對原住民研究人員發現的關於識別和請求記錄的繁瑣流程的問題,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集體批准了一套針對加拿大教區的指導方針,其中透明和簡化作為指導原則。 
  • 今年繼續與梵蒂岡就原住民代表所提出的問題進行對話。為此,我們發起了關於許多原住民希望聽到教會討論通常被稱為「發現教義」 “Doctrine of Discovery” 的歷史政策和原則的對話,並積極與梵蒂岡合作,目標是發表新聲明。加拿大的主教們繼續以最強烈的方式拒絕和抵制與發現教義相關的想法。 
  • 繼續我們的對話,並與第一民族、因紐特人和梅蒂斯人建立關係。在羅馬代表團和隨後的教宗訪問中,加拿大主教們在國家、地區和地方各級與原住民代表進行了相互尊重的合作。大會一致承諾繼續進行這些討論,並就最有效的機制尋求回回饋,以確保永久保持規劃這些里程碑的合作精神。

我們認識到和解是一段漫長的旅程,加拿大主教們將繼續每年報告在兌現這些承諾方面取得的進展,並將採取更多措施,加強我們在國家和地方層面與原住民的關係和對話。

鼓勵任何希望向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提供有助為後續步驟支援的利益相關者,請聯繫 gensec@cccb.ca

按此閱讀英語全文

中文翻譯:鹽與光傳媒

按此閱覽加拿大天主教團會議2022

 

按此閱覽更多相關資訊

並肩同行-教宗方濟各加拿大使徒之旅特輯

教宗公開接見:記憶、和解與治癒為教會帶來希望

CNS photo/Paul Haring

經歷了7月份暫停一個月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後,教宗方濟各於8月3日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再次與信眾相聚,並在要理講授中回顧了他於7月24日至30日在加拿大進行的「懺悔朝聖之旅」。教宗表示:「這段與原住民並肩同行的進程充滿了記憶、和解與治癒,由此在加拿大和各地為教會帶來了希望。」教宗期勉眾人:「恢復現代性與祖先傳下來的文化之間,以及世俗化與靈性價值觀之間的和諧關係。教會蒙召撒播普世友愛的種子,尊重並促進地方層級許許多多的富饒。此行也有不少悲痛不已的時刻,加拿大原住民、長者因同化政策而失去子女的痛苦,有如一記耳光。然而,我們理當正視我們的錯誤、我們的罪過。」

教宗回憶起這次牧靈訪問的重要行程。教宗指出,他向該國執政當局、原住民領袖和外交使團重申了聖座與當地教會在促進原住民文化方面的「積極」意願,途徑包括「適當的靈修進程,以及關注各民族的習俗和語言」。教宗強調,他譴責了「殖民思想」。這種思想如今體現在「各種形式的植入意識形態上,對各民族的傳統、歷史和宗教聯繫構成威脅,試圖抹去差異」,而且往往忽視「對最弱小、脆弱者的義務」。教宗勉勵所有原住民族跟隨「加拿大原住民堅強且和平行動」的榜樣,不要封閉自己,卻要「為增進人類的兄弟情誼作出必不可少的貢獻,促使人們更懂得愛護受造界、敬愛天主」。

教宗此行不同於其它旅行,因為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與原住民會晤」。當年在加拿大有些包括天主教徒在內的基督徒,配合了時任政府的同化政策等措施,對原住民造成傷害;教宗此行是為了向原住民「表達關懷、悲痛之情,並請求寬恕」。在加拿大,教會長期與原住民同行,此刻正走在一條新開展的進程上,以譜寫新篇章。為此,教宗此行的格言是「並肩同行」。

當初在加拿大,不少教會男女果決又勇敢地支持原住民尊嚴,捍衛他們的權益,並在推廣原住民語言和文化方面作出貢獻,卻也有些司鐸、男女會士和平信徒「參與了那些今天我們明白它們不可接受、違背福音的計劃」。教宗說:「為此,我前去以教會的名義請求寬恕。因此,這是一次懺悔的朝聖之旅。很多時刻洋溢著喜樂,但是整體的意義和語氣是反省、懺悔及和解。」

在這次訪問中,教宗首先在馬斯克瓦西斯與加拿大全國各地主要原住民族的成員和領導人會面。教宗說:「我們一起回憶過往:那是這些民族千年歷史的美好記憶,與他們的土地和睦共處。原住民族最美的就是與大地的和諧關係。他們從不糟蹋受造界,從不如此,卻與大地和諧共處。我們也網羅了被壓迫的痛苦記憶,包含因文化同化政策而在寄宿學校裡的記憶。」

進程的第二步是和解。教宗解釋道,這並非「我們之間的妥協」,而是「由基督來使我們修和」,得到「我們的平安」。進程的第三步是治癒。教宗指出,這點在聖若亞敬和聖婦亞納瞻禮當天在聖亞納湖畔實現了。在那裡,「在耶穌內,我們看見了天父的關愛,祂治癒我們的創傷並寬恕我們的罪過」。這進程充滿了「記憶、和解與治癒」,由此「湧出了在加拿大和各地對教會的希望」。厄瑪烏的門徒們與復活主耶穌同行後,與耶穌並因著耶穌,從挫敗走向希望。

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教宗為加拿大主教們的團結表示感謝。教宗指出,我們之所以能成就這一切,「是因為主教們很團結;哪裡有團結,那裡就能前行」。關於這次在加拿大的最後一項活動,教宗指出,在因紐特人的土地上與青年和長者的相聚「帶著希望的記號」。「我向你們保證,在這些會晤中,特別是最後一項會晤,我必然因那些人的傷痛而感到被打了耳光。他們因同化政策而失去了許多,長者失去了子女,不知道孩子最終去了哪裡。這是悲痛不已的時刻,但我們理當予以正視:我們必須正視我們的錯誤、我們的罪過。」

教宗最後總結道,在加拿大,青年與長者互相對話,好能在記憶與先知性恩賜的歷史中並肩同行。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機上記者會:對原住民所做的是滅族屠殺行為

CNS photo/Paul Haring

「對原住民實施的同化政策是一種滅族屠殺行為。」

教宗方濟各結束加拿大訪問後,在從伊魁特返回羅馬途中的記者會上如此表示。他談到剛結束的訪問、新老殖民主義,並回答記者們關於退位的議題,説明他目前沒有考慮引退,儘管這是一種可能性。教宗也談及教義的發展和女性在傳遞信仰上的重要性。

加拿大原住民媒體的記者首先提出,殖民者在掠奪原住民的土地時,以原住民低於天主教徒為理論根據。

教宗答道:「這是每個殖民主義的一個問題,今天也存在。今天植入的意識形態秉持同樣的公式:誰不進入他們的行程、他們的道路,就被視為次等的人。原住民不僅被視為低劣的人,一些荒謬的神學家甚至想知道他們是否有靈魂。」

教宗說:「我們總是有一種殖民主義的態度,將他們的文化套入我們的文化。這種情況源自我們發達的生活方式,有時我們會失去他們所擁有的價值。例如,原住民有一種重大的價值觀,那就是與受造界的和諧。至少我認識的一些人對幸福生活的表達,並不是我們西方人所理解的那樣,度美好的時光或過上甜蜜的生活。不是的。幸福生活是守護和諧。對我而言,和諧就是原住民的重大價值。」

教宗繼續這個議題說:「回到我們的殖民化,在美洲的殖民化,無論是英國人的、法國人的,還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一直存在著這種危險,甚至這種心態:我們是優越的,這些原住民算不得什麽。這是很嚴重的。因此,我們必須在這個問題上下功夫。就是說,回過頭去治癒已經造成的傷害。」

《特萊維薩》媒體的記者提出教宗方濟各的健康狀況,詢問這次加拿大之行是否也是一次對他所稱的「身體限制」的檢驗?

教宗答道,他認為不能像過去那樣有同樣的旅行節奏。「在我這個年紀和受到這種限制,我必須節省體力,以便為教會服務。否則,我會考慮讓位的可能性,老實説這不是一個灾難,教宗可以換人,沒有問題。但我認為,我必須努力限制我自己。膝關節手術在我的情况沒起到作用。技術人員說可以,但全都是麻醉的問題,10個月前我接受了6個多小時的麻醉,現在還有些影響。」

《宗教新聞社》的記者提出,在使用避孕措施上教會的教義需要有所發展。

教宗闡明:「教義、倫理總是處在發展的道路上,但在同一個方向上發展。我想我在其它的場合也談到這個問題:對於倫理道德或教義問題的神學發展,有一個極其明確和具有啓發性的規則。那就是萊蘭的聖味增爵(Vincenzo di Lerins)在第十世紀左右提出的思想。他說,真正的教義要前進,要發展,不能安於現狀。」

「因此,神學家的職責是研究、進行神學省思,不能在一個‘不’字面前做神學學問。然後,將由教會訓導當局來說不,說你走得太遠了,回來吧,但神學發展必須是開放性的,神學家的存在就在於此。教會訓導當局必須幫助他們瞭解這些限度。關於避孕問題,我知道就這個議題和其它關於婚姻的議題出來一份刊物。」

教宗指出:「這些都要召開會議討論,然後神學家們再提出建議。我們必須清楚:參加會議討論的人盡了他們的職責,因為他們設法在教義方面向前邁進,但要本著教會的意識,而不是在教會之外,正如我提到的萊蘭的聖味增爵所制定的規則那樣。然後教會訓導當局將作出決斷,行或是不行。」

西班牙媒體(Cadena Cope)再次詢問教宗是否考慮退位,如果有這個想法,那麽願意他的繼承人有哪些特徵呢?

教宗說:「要知道,這是聖神的工作。我絕不敢去想……聖神比我做得更好,比我們所有人都做得更好。因為祂啓發教宗作決定,總是在啓發。因為祂生活在教會内,如果沒有聖神,我們就無法理解教會。聖神製造差异,也製造噪音,五旬節的早晨就是這種情況,聖神還製造和諧。談『和諧』比談『合一』更重要。」

ABC新聞的記者繼續追問教宗的健康狀況,以及是否到了退位的時候?

教宗答道:「門是敞開的,這是一個正常的選擇,但直到今天我還沒有敲過這扇門,我沒有說過我要進入這個房間,沒有感覺要去考慮這種可能性。但這並不意味著後天我不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但現在我確實沒有考慮。」

接著,教宗說,在他離開之前,想談談對他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這次加拿大之行與聖婦亞納有很大關係。「我談了一些關於女性的事,尤其關於年長者的女性,關於母親和祖母。我强調了一個很明確的事:信仰是用方言傳遞的,而方言就是母親的語言、祖母的語言。」

「是母親或祖母教人如何祈禱,是母親或祖母給孩子解釋最初他們不理解的信仰。我可以說,這種用方言進行的信仰傳遞是女性的。有人會問我:這如何作出神學上的解釋呢?我說,因為那傳遞信仰的是教會,教會則是女性,是新娘,教會不是男性,而是女性。我們必須進入女性教會、慈母教會的思維,這比男性職務或男性權力的任何想象更重要。」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在魁北克會見原住民代表團

CNS photo/Paul Haring

「很多個人和民衆在我內留下印記,我將他們大家擁有的無與倫比的寶藏銘記在心;許多面容、微笑和訊息常留在我心中;歷史和自然美景令我難忘;那些聲音、色彩和情感深深打動了我。」

這是教宗7月29日上午在離開魁北克前,在總主教公署接見一個原住民代表團時所講的一席話。

教宗在講話中回顧他此次牧靈之旅的格言「並肩同行」時說:「這個土地的廣袤讓我們想到我們共同面臨的治癒與和解之路十分漫長。」教宗表示,他作為朝聖者和朋友的身份是來與原住民會面,是看、是聼、是學習和欣賞這個國家原住民的生活方式。

教宗説道:「我作為一個兄弟來到這裡,是為了親自了解地方天主教會成員多年來結出的好果子和壞果子。我懷著懺悔的精神來到這裡,我為不少的天主教徒因支持壓迫和不公正政策而對你們犯下的錯誤,表達由衷的悲傷。」教宗表示,希望他的牧靈訪問能夠推動「尋找真相」,幫助治癒及和解,同時為子孫後代播下「希望的種子」。

接著,教宗說到:「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敢說,在某種意義上說,我也感受到我是你們家庭的一份子,為此,我感到榮幸。」

教宗繼續表示:「在此次訪問中,慶祝聖婦亞納的瞻禮是一個特別的亮點,因為它提醒人們要保持年輕人與年長者之間的聯繫,並與所有受造物保持健康和諧的關係。」

教宗鼓勵所有的加拿大人,無論是原住民還是非原住民,把他這次訪問的果實託付於三位聖善的女性:聖亞納、聖母瑪利亞和聖泰卡維達。教宗解釋道:「這些女性可以幫助我們走到一起,開始重新編織和解,從而維護我們中間最弱勢群體的權利,並在審視歷史時既不怨恨也不遺忘。」

最後,教宗鼓勵加拿大人民跟隨這三位聖潔女性的芳蹤,以「溫柔和果斷」追隨天主在他們心中種植的夢想。教宗說:「願她們祝福我們現在分享的旅程,並為我們和這個天主所喜悅的治癒與和解的偉大工程代禱。」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People listen as Pope Francis meets with a delegation of Indigenous peoples in the archbishop’s residence in Quebec City July 29, 2022. (CNS photo/Paul Haring)

教宗方濟各在馬斯克瓦西斯:我為許多基督徒的惡行向原住民請求寬恕

圖片來源:Rodney Leung, Salt + Light Media

7月25日上午, 教宗方濟各來到亞爾伯塔省的 Maskwacis (馬斯克瓦西斯),在那裡會見第一民族、梅蒂斯人和因紐特人原住民,這是他在加拿大訪問行程中的第一項公開活動。此地位於埃德蒙頓市以南大約100公里,第一民族的兩個團體就居住在那裡。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來自全國的原住民領袖親臨會場。

列出4千多個寄宿學校兒童及其家人名字的長長的紅色橫幅。圖片來源:Rodney Leung, Salt + Light Media

教宗抵達會見場所後,先去了原住民的墳地,在無任何裝飾的木十字架前祈禱,然後進入聖母七苦堂,降福了寫上當時寄宿學校兒童名字的長長的紅色橫幅。教宗表示:「我來到你們出生的土地,為親自向你們表達我的悲痛,同時向天主請求寬恕、治癒及和解,並表示我的關懷,以及與你們一起並為你們祈禱。」

教宗在講話中提到原住民4個月前來梵蒂岡時送給他的兩雙鞋子,這是「原住民兒童遭受痛苦的象徵」。事實上,馬斯克瓦西斯是前厄米尼斯克印第安(Ermineskin Residential School)寄宿學校的所在地,該結構是當時加拿大最大的寄宿學校之一。為了紀念這些孩子,教宗將這鞋子還給原住民,作為若教會有所行動便可獲得寬恕的象徵。

教宗說:「他們要求我一來到加拿大就歸還這鞋子;我把它們帶來了,並在講話結束時將這樣做。為此,我想從這象徵物説起,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它重新喚起我的悲傷、憤慨和羞愧。對這些孩子的記憶讓人感到悲痛,並呼籲採取行動,使每個孩子都能得到愛和敬重。」

「不過,這鞋子也在述説一段行程,我們渴望並肩同行的進程。」教宗說:「並肩同行、一起祈禱、一起工作,讓過去的痛苦給正義、治癒及和解讓路。記住過去是合情合理的,忘記就會導致冷漠,因為愛的反義詞不是仇恨,而是冷漠。」

「有必要記住,同化和解放政策,包括寄宿學校制度在内,它們對這些土地上的人造成了多麽大的損害。當歐洲殖民者首次來到這裡時,曾有發展文化、傳統和靈性富有成效相遇的大好時機。但多數的人並沒有這樣做。」

教宗特別為教會的許多成員和修會團體對待原住民的方式,以及與當時政府的“同化政策”合作,請求寬恕。他說:「雖然有基督徒的愛德,也有不少為兒童奉獻的模範實例,但與寄宿學校相關政策的總體後果是災難性的。基督教信仰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毀滅性的錯誤,與耶穌基督的福音不相容。」

教宗表示:「道歉並不是終點,而是走出的第一步,是起點。在這層意義上,重要的是認真尋找過去的真相,幫助寄宿學校的倖存者走上治癒所遭受創傷的道路。同時希望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和社會團體增長接納和尊重原住民身份及經驗的能力。」教宗也希望他們找到具體的方法來認識和欣賞原住民,學會衆人並肩同行。

教宗的講話結束後,許多原住民來到教宗跟前問候他,與他握手,向教宗獻上禮物和羊皮。教宗站起身來,贈送給他們每人一串玫瑰經念珠。最後,教宗身穿橙色粗布祭披降福群衆,並用英語領念了《天主經》。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原住民信友為在堂區中保有民族身份感到自豪

圖片來源:Rodney Leung, Salt + Light Media

2022年7月25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加拿大的訪問活動是在埃德蒙頓聖心堂會見其他原住民和堂區團體成員。在本次聚會上發言的堂區成員,除了主任司鐸蘇薩伊(Susai Jesu)神父外,還有兩名原住民教友,坎迪達(Candida Shepherd)和比爾(Bill Perdue)。

圖片:Vatican Media

坎迪達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是聖心堂的成員。她說:「為能屬於亞爾伯塔的梅蒂民族感到自豪。作為天主教徒,我會永遠感謝我們的團體將我們原住民祖先的精神和我們與造物主深厚的關係聯繫在一起。」

比爾是聖心堂財務委員會的主席。他在這一社區成長,並於1963年在該堂區領洗。從那時起,他就一直在此祈禱。比爾也提到自豪感。他本身來自混血家庭,他很榮幸能在一個承認和尊重原住民和愛爾蘭祖先的堂區善度天主教信仰生活。

聖心堂建於1913年,最初由各國來到加拿大的移民聚集的堂區,起先是意大利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克羅地亞人,以及最近有厄立特里亞人。在原住民獻主會會士加里(Gary Laboucane)神父的領導下,該堂區開始在天主教禮儀中表達原住民的傳統。聖心堂於1991年被指定為加拿大全國原住民堂區。現今,從種族的觀點來看,耶穌聖心堂是一個多元融合的團體,那裡有眾多的加拿大第一民族原住民、梅蒂人、因紐特人、厄立特里亞天主教教徒,以及埃德蒙頓麥考利社區的居民。坎迪達和比爾見證說:「雖然被指定為原住民堂區,我們依然歡迎所有民族,因為我們人人都是唯一生物界的一部分。我們的堂區尊重整個生物界,並活出基督宗教信仰、禮儀生活和服務。」

這個堂區的基本價值是照顧貧困者和有需要者,給予無家可歸者和原住民幫助。在這方面,該堂區是埃德蒙頓總教區最活躍的一個堂區。坎迪達和比爾見證道:「我們每天回應數百人的迫切需求。他們來到我們的門前,尋找充飢的食物、衣服、一些應急的糧食,或只是單純的鼓勵和祈禱。通過這兩位見證人的見證,人們瞭解到與其它堂區和組織的網絡能加强團體間的聯繫。他們說,我們在經濟上貧窮,但在天主教信仰和實踐慈悲善功上非常富有。」

此外,坎迪達和比爾也感謝教宗方濟各聆聽他們的見證。「今天,教宗的臨在,讓我們有機會互相交流、瞭解、釋放和超越我們的創傷。」他們也提到在堂區推進的「和解」工作。「今天,我們的教宗來到這裡,他本人也捍衛兒童的普遍權利,强調家庭的重要性。他的臨在是對我們信念的認可,我們堅信每個兒童在其生命中有擁有父母和祖父母的權利、有慶祝他們的文化的權利,無論是否原住民,以及每名孩童有發出自己聲音的權利”。最後,坎迪達和比爾也强調務必建設一個包容眾人的團體。」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到訪愛民頓第一民族聖心堂:在寄宿生內受難的基督,使我們在十字架上修和

圖片來源:Rodney Leung, Salt + Light Media

圖片來源:Rodney Leung, Salt + Light Media

「這是一條向前邁進的道路:我們要一同注視基督,去愛那為我們而被出賣和被釘十字架的基督;要注視基督,祂在許多寄宿學校的學生內被釘十字架。」教宗方濟各7月25日在加拿大唯一的原住民堂區聖心堂向信眾如此表示。此前,教宗為了教會成員在管理寄宿學校中的角色公開道歉。

面對聖心堂的堂區信眾,教宗表示他很高興有機會「以朋友和朝聖者的身份」踏上他們的土地。教宗這次在加拿大的牧靈訪問是他渴望支持治癒進程的具體記號。埃德蒙頓教區的原住民聖心堂不僅接納第一民族、梅蒂人和因紐特人團體,也向其它國家來的移民開放。教宗讚許該堂區為教會樹立了優良榜樣,讓人看到教會該如何成為「眾人的家,一個人人都會感到接納的家,不分他的過往經驗和個人經歷」。

接著,教宗解釋了他將本次加拿大之行稱為「懺悔的朝聖之旅」的原因。教宗說:「我一想到天主教徒在同化政策和拔除根基方面的推波助瀾,就感到痛苦。這情況導致自卑感,奪走團體和個人在文化和精神層面的身份認同,斬斷他們的根基,助長偏見和歧視態度。這也以教育體系的名義來實行,而且當初人們以為那是基督信仰教育。」教宗強調,教育該當以尊重為基礎,絕對不可強加既定的模式。相反地,教育應當是個「一起發現生命奧妙」的旅途。

關於和解、修和的主題,教宗指出,基督帶來的修和方式遠超過事物的表面。「耶穌在十字架上、在『生命樹』上,使我們彼此修和」。以前的基督徒喜歡稱十字架為生命樹。教宗闡明,十字架這顆生命樹連接天地、擁抱萬物,即使是看似「意想不到、不可寬恕」的情況下也不例外。原住民為這些核心要點提供了「強而有力的世界觀」。這座原住民的聖心堂恰恰運用了這些象徵符號,並賦予了基督學意義。「耶穌通過祂十字架的四端,擁抱了四個核心要點,使天涯海角的萬民團結在一起;祂為一切帶來治癒及和平」(參閱:弗二14)。

許多原住民和家庭因加拿大的寄宿學校問題而飽受痛苦。教宗表明,那些本該做出基督徒生活榜樣的人,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痛苦。教宗深知,對於這些受苦者來說,任何和解、修和的願景都是艱難挑戰。「任何事都無法抹去那段尊嚴受侵犯、遭罪受苦和信任遭到背叛的經歷,也不能消除我們信徒心中的羞愧。但是我們需要重新出發,而耶穌給我們的不是好話和善意,卻是十字架:那份使人跌倒的愛,讓祂的手腳被鐵釘貫穿、祂的頭戴上荊棘冠冕」。

教宗指出,向前邁進的道路,是一同注視基督,擁抱基督的修和之恩。那是「從耶穌聖心綻放光芒的和平,是必須尋求的恩寵」。「如果我們想要彼此修和,與自己和好,與過去和好,與忍受的錯事及受傷的記憶和好,與人的慰藉無法治癒的創傷經驗和好,那麼我們就必須舉目仰望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和平必須從祂十字架的祭台那裡獲得」。

教會是「修和的活奧體」,因為她是基督與我們和好的唯一奧體。教宗表示,教會將子民引向基督時,絕不可通過勸說悔改的方式來強加於人。相反地,在宣講耶穌時,必須用「耶穌渴望的方式來宣講」,即:「自由與仁愛」。教會必須是個慷慨接納的地方,由聖神來醫治那些受傷的記憶。在地方層級的實踐方法是祈禱,以及彼此分享生活。

在這個原住民堂區,教宗也提到帳幕的圖像。這座聖堂的祭台上有四根木柱,象徵原住民傳統的帳幕。教宗指出,這令人想起以色列子民在曠野的四十年期間,天主居住在會幕裡(參閱:出卅三7)。「帳幕提醒我們,天主在我們的旅途中陪伴我們,祂喜愛與我們相會」。天主是與子民同在的天主,「祂在基督內教導我們憐憫與慈愛的語言」。

教宗最後祈求天主「牽著我們的手,即使要走過歷史的曠野也不例外」。求主「在和解的道路上繼續引領我們的步伐」。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在加拿大的懺悔朝聖之旅:促進和解與治癒

CNS photo/Jennifer Gauthier, Reuters

教宗方濟各即將對加拿大進行的牧靈訪問,首先是個懺悔的朝聖之旅,旨在促進治癒及和解。7月20日,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在記者會上強調了這點。布魯尼指出,在此之前,教宗今年春天在羅馬與多個加拿大原住民代表團舉行了會晤。

這次加拿大之旅將是教宗方濟各第37次國際牧靈訪問,這個北美洲的國家將是貝爾格里奧教宗到訪的第56個國家。此前,聖若望保祿二世曾前往該國三次,最後一次是於2002年。聖座新聞室主任表示,教宗方濟各也將前往魁北克的聖亞納全國朝聖地,同他的前任一樣,在那裡主持彌撒,並且紀念首位美洲原住民聖女泰卡維達(Kateri Tekakwitha)。

聖座新聞室主任解釋道,聖婦亞納對原住民格外重要,這是「出於對長者的尊敬,以及祖父母的概念」。聖婦亞納和聖若亞敬是耶穌的外公外婆,被奉為祖父母和年長者的主保聖人。

教宗方濟各是在加拿大教會、民政當局和原住民的邀請下前去訪問的。7月24日至30日,教宗將到訪埃德蒙頓、魁北克和北方城市伊魁特。布魯尼表示,伊魁特天寒地凍,只有像冰島和挪威那樣的國家才能在緯度更高的地方形成聚落群。

此行的禮節安排與其它國際訪問略有不同,因為教宗將只在旅行的第二站、魁北克拜會當局一次。再者,這種會晤通常僅限於民政當局和外交使團參加,而這一次加拿大原住民代表團也將出席。教宗此行的第一站在埃德蒙頓主要就是要與原住民會晤。在魁北克,教宗將會見更多的原住民。

這次加拿大行期間,意義格外重大的時刻將發生在伊魁特。屆時,教宗將會見前「寄宿學校」的若干校友。當年在這些「寄宿學校」裡,原住民孩童經常受到嚴厲管教,有時遭到體罰和虐待。人們如今承認,當初的寄宿學校體系是企圖抹滅原住民的文化。

在這體系下,許多原住民孩童往往不情願地與家人分離,被迫離開故土,前去寄宿學校讀書。這些學校的死亡率相當高。它們由加拿大政府成立並提供經費,但是管理工作則託付給基督信仰教會機構,包括天主教教區和修會。梵蒂岡發言人重申,教宗方濟各今年春天在羅馬接見加拿大原住民代表團時,為他們的經歷表示義憤和羞愧。

這次陪同教宗一起出訪的隨行人員裡,將有兩位加拿大籍樞機。他們分別是:聖座主教部部長奧萊特(Marc Ouellet)樞機,以及聖座促進人類整體發展部部長切爾尼(Michael Czerny)樞機。在加拿大的活動和彌撒中,教宗預計將以西班牙語發表九篇講話。屆時,在埃德蒙頓和魁北克,現場將會架設大型屏幕,以提供英文和法文同步翻譯。布魯尼指出,這次之所以選擇使用西班牙語,是因為西班牙語比意大利語更廣泛使用,而且考慮到當地翻譯人員的經驗。另外,由於加拿大若干地方有許多人講西班牙語,選擇使用西班牙語有助於接近更多的人。

在專機上,教宗預計會在去程時問候記者,回程時依慣例舉行機上記者會。本次教宗專機將有大約六十多名記者同行。然而,聖座新聞室主任提醒到,這些活動的進行方式仍在研究當中。他建議記者不要期待教宗會全程站立說話,或者機上記者會的時間會很長。

在回答有關教宗因膝蓋疼痛而行動不便的問題時,梵蒂岡發言人表示,教宗在此行中或許偶爾會坐輪椅,如同他在羅馬所做的一樣。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