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篤十六世:教宗只有一個,即方濟各

CNS photo/Vatican Media

「世世代代以來,教會的合一總是處於危險之中,她整個的歷史都是如此。戰爭、内部衝突、離心推力,以及裂教的危險。但最終都是教會合一,以及必須保持合一的意識得勝。教會的合一總是比内部的爭論更強而有力。」

本篤十六世的這個堅定信念提醒衆人:「教宗只有一個,即方濟各。」

本篤十六世對教會合一的殷切關注在當今時代更為強烈,如今基督徒經常在公開場合呈現分裂狀態,甚至用激烈的言詞彼此較量,而且以絕對不恰當的方式使用拉青格的名字。本篤十六世的這些言論由意大利《晚郵報》刊登,該報宣布在新一期的週刊上發表這位榮休教宗的訪談内容。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榮休本篤十六世撰文:回歸天主,跨越侵犯的危機

「我們一旦拒絕天主的愛,邪惡的勢力遂由此而生……。因此,學習敬愛天主是人類的救贖之路。」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投書德國「聖職人員期刊」(Klerusblatt)的長篇文章中如此寫道。這篇文章探討的是聖職人員侵犯未成年人的問題。

本篤十六世提到,教宗方濟各今年2月舉辦了「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以提供「強烈的信號,恢復教會作為萬民之光的信譽,讓人再次相信教會是有助於打擊毀滅性勢力的一股力量」。「儘管榮休教宗不再肩負任何直接責任」,但本篤十六世仍渴望為這使命貢獻己力,並感謝教宗方濟各努力讓我們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榮休教宗的文章分成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談到1960年代掀起性革命浪潮的社會環境。他寫道,在那個時代,戀童癖得到「認可」,甚至獲得正面評價。那段時間,「司鐸聖召衰竭,喪失聖職身分的案件數量龐大」,而且「天主教倫理神學式微」,開始陷入相對主義的誘惑。

榮休教宗引用了15名天主教神學家1989年在科隆的聲明,稱之演變成「對教會訓導和若望保祿二世的抗議呼聲」。就在那段時期,《真理的光輝》通諭於1993年問世;這份文件闡明,「有些行為絕不可能成為良善的」。拉青格指出,「在倫理神學的諸多領域」,發展出「教會沒有也不能擁有自身道德訓導的論點」,這種觀念導致「教會的道德權威徹底受到質疑」,最終「在真理與謊言的界線瀕臨危險時,教會被迫保持沉默」。

第二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談到這段司鐸培育和生活進程的後果。他寫明:「在某些修院內形成了同性戀小圈子,他們或多或少行事開放。」「聖座知道這些問題,卻沒有接獲相關的細節」。「針對時至當年一直盛行的傳統,梵二大公會議的精神事實上被解讀為批評或負面的態度。那種傳統必須以新的關係取而代之,也就是向世界徹底敞開的關係」,甚至是「培養出煥然一新、與時俱進的『至公性』」。

本篤十六世強調,就他的記憶來說,戀童癖的問題「要到1980年代後期才變得棘手」,而第一時刻的處理方式相當緩慢,格外保障被告的權益,幾乎造成無法判罪。為此,在與若望保祿二世商議後,處理未成年侵犯案件的職權交給了聖座教義部,好能透過「真正的懲戒程序,在法律上處以最高刑罰」:也就是喪失聖職身分。儘管如此,延誤辦案時機的情況經常發生,這「理當加以避免」。為此,「教宗方濟各採取了進一步的改革」。

第三個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自問,哪些是教會的正確回應。他表明,「為了對抗那威脅我們和全世界的邪惡,最好的解藥莫過於全然信靠」天主的愛。「一個沒有天主的世界,只會是個沒有意義的世界」,缺少「分辨善惡的標準」,崇尚弱肉強食的法則,真理再也不重要。本篤教宗強烈譴責西方社會將天主從公共領域中挪去,「因此愈加丟失以人為本的準則,造成人被摧毀」,如同戀童癖的案例:「它被理論化,不久前還被視為完全正確的事,並且廣為流傳」。這一切的應對之道是「重新學習承認天主是我們生命的基石」。

秉持著回歸天主的願景,榮休教宗也提到必須更新對感恩祭的信仰。感恩祭往往被貶低為「儀式性的舉動」,破壞基督死而復活的「奧跡的偉大」。相反地,要「再次理解祂受難、犧牲的偉大。我們必須竭盡所能地保護神聖感恩祭的恩典不被侵犯」。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接著告誡道,「今天大部分的人把教會當成純粹的政治工具。許多司鐸施加侵犯案的危機促使我們以為,教會竟是如此糟糕,務必果斷地親手重新打造。然而,我們塑造的教會不會帶來任何希望」。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點出魔鬼的行動:這個控告者「想要展現出義人並不存在」,藉此詆毀天主。「不,包括今天在內,教會不只是有腐臭的魚和莠子。天主的教會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就連在今天,她始終是天主用來拯救我們的工具。至關重要的是,以全然的真理來對抗魔鬼的謊言:是的,教會內存在著罪與惡。但即使是今天,聖潔的教會依然堅不可摧。今日的教會是未曾有過的殉道者的教會,因此成為永生天主的見證人」。

結尾

在文章的結尾,榮休教宗表示,「發現教會的活躍是一項美妙的任務,使我們更加堅定,不斷品嚐信仰的喜悅」。拉青格教宗最後向教宗方濟各表達感激之情,因為他努力讓所有人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教會透視:教宗擢升14位新樞機

最新內容:
-教宗擢升14位新樞機
-教宗方濟各與新樞機們拜會本篤十六世教宗
-教宗主持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宗徒瞻禮彌撒
-教宗與窮人共進晚餐
-河北保定主教座堂慶祝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宗徒瞻禮
-澳門教區隆重慶祝聖若翰洗者誕日
-《鹽與光》即將推出全新紀錄片“The Francis Impact”
-最新官方國際版巴拿馬世青主題曲

恭賀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91歲生日

2018年4月16日是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的91歲生日。

1927年4月16日,本篤十六世在德國馬克特爾鎮出生。2005年4月19日當選為伯多祿繼承人,2013年2月11日宣布辭去伯多祿的牧職,並於2月28日榮休。

據梵蒂岡電台的報導,在慶祝本篤十六世91歲生日的機會上,聖伯多祿廣場上來自世界各地的男女老幼都向本篤十六世祝賀生日快樂,並為他對神學做出的重要貢獻表示感謝。

祝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生日快樂! 主內安康!

 

教會透視:中國河南商丘教區天主教南堂十字架被強拆

最新內容:
-教宗方濟各當選5週年
-教宗本篤十六世指出與教宗方濟各牧職的內在連續性
-教宗公開接見講解天主經
-中國河南商丘教區天主教南堂十字架被強拆
-河北黎明之家善度四旬期
-中國地方教會積極回應教宗舉行奉獻24小時給天主活動
-台灣高雄教區「墾丁天主教中心」落成

請為患病的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祈禱

2018年2月15日,梵蒂岡報章引述德國雜誌 “Neue Post” 的報導,現年94年歲,本篤十六世的哥哥格奧爾格蒙席(Georg Ratzinger)接受訪問時說:「本篤十六世患上的癱瘓性疾病令他要坐上輪椅。最令人擔心的是,疾病最終可能會蔓延到他的心臟,生命就很可能會很快結束。因此,我每天都向天主祈禱,為了我和我的弟弟,求賜善終,有一個美好的時刻。我們兩人也有這共同的願景。」

格奧爾格蒙席也表示他每天也與本篤十六世通電,也計劃去梵蒂岡探望本篤及在4月16日為他慶祝生日,但他表示:「(距離4月16日)還有一段時間,世事難料……」

 

求賜善終經文

溫良的天主、廣施恩慰的慈父,祢是我生命的造主、救贖的恩主、聖化的導師,求賜我將來能通過死亡的關頭,由這個世界抵達祢座前,在祢無限的愛情中獲得永遠的安息。亞孟。

貞女瑪利亞、天主聖母、我的慈母,求妳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陪伴着我,使我能帶著上主的寵愛而去世,我的靈魂也能同妳一起到達天主公義的座前。

大聖若瑟,你在臨終時,幸得耶穌和瑪利亞陪伴著,求你也賜我將來能獲得一個聖善的死亡。

:在主人回來時,醒寤著的僕人才是有福的。
:主耶穌,在祢來召喚我時,使我也醒寤著。在那最後關頭,求祢垂憐我!
:死亡藉著罪惡入了世界。
:聖父、求祢以救主耶穌的犧牲,光照我接納死亡的奧蹟。
:聖父、我願偕同在山園垂死的耶穌,奉獻我自己的終期,以補贖我的罪過。
:願遵行祢的聖意!
:聖父、我願偕同在十字架上受苦的耶穌,奉獻我的死亡,以挽救眾人的靈魂。
:願遵行祢的聖意!
:聖父、我願偕同世人所拋棄而行將氣絕的耶穌,奉獻我的死亡,當作祭品,以光榮祢。
:願遵行祢的聖意! (默靜片刻)
:你們若是死了,你們也要同基督一起復活。
:因著聖洗,我偕同基督一起死亡而被埋葬。基督既從死者中復活了,我也應當渡一個聖善的新生活。所以我應該是誓死遠離罪過,而活於天主的人。
:求使聖體聖事在現世的旅途中,成為我的力量,永福的憑證。
:主、請偕同我留在一起!
:彌撒聖祭是祢死而復活的奧蹟,求祢使我們每日在這奧蹟內找到力量,為天主及近人終身服務。
:主、請偕同我留在一起!

:請眾同禱:
:主耶穌、祢曾說過:「誰相信我,即使死了,也要活看。」祢以復活戰勝了死亡,求賜我能以希望將來的復活而生活。亞孟。

(默靜片刻)

:請為我們當中首先去世者祈禱:
:死在主懷中的人是有福的。
:請為諸已亡者祈求安息(聖詠130篇) : 上主、我自深淵向祢呼號。
:我主、求祢俯聽我的呼號,求祢側耳俯聽我的哀禱。
:上主、你若細察我的罪辜,我主、有誰還能站立得住?
:可是祢以寬恕為懷,令人對祢起敬起愛。
:我仰賴上主,我靈期待祂的聖言。
:我靈等候我主,比更夫待旦更迫切。
:請以色列民仰賴上主,應切於更夫待旦,因為上主富於仁慈,祂必慷慨救援。
:祂必要拯救以色列民,脫離一切罪根。
:望主賜他們永遠的安息。
:並以永光照耀他們。
:使他們永享安寧。
:亞孟。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我在內心深處進行走向父家的朝聖之旅

2018年2月5日,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回函給意大利《晚郵報》的讀者,提及他的「體力緩慢衰退」,並為他所感到的關懷表達感謝。此前,眾多《晚郵報》的讀者向榮休教宗致函問安,他遂親自回信給《晚郵報》記者弗朗科(Massimo Franco)致意。

本篤十六世寫道:

「親愛的弗朗科博士,貴報的許多讀者想知道我如何度過人生的最後時期,令我深受感動。關於這點,我只能說,當體力緩慢衰退時,我在內心深處進行走向父家的朝聖之旅。在這時而艱辛的最後一程中,擁有我想像不到的關愛和善意圍繞在側,為我是個莫大的恩寵。在這層意義上,我也將貴報讀者的詢問視為旅程的陪伴。因此,我能做的只有感謝。我保證為你們大家祈禱。」

弗朗科在《晚郵報》中指出:「本篤十六世教宗這封信函字句斟酌、微言大義,並透露出榮休教宗本篤與教宗方濟各這五年來為人表率的品行。他們之間的相處沒有法律依據,完全取決於這兩位截然不同的人物的個性,儘管他們兩位的教宗牧職明顯具有連貫性。出乎預料的是,『兩位教宗』同住在梵蒂岡內竟能維持如此迥異的特質,而不因此強加,甚至傳達分裂的訊息。倘若差異偶然存在,也是他們兩人守口如瓶的秘密。這是精神力量和謙卑的標記;當榮休教宗本篤向許多持續關心他的人,以近乎家人般的口吻致意說『我能做的只有感謝』時,這標記便得到昇華。」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方濟各:本篤十六世仍不停為教會服務

blog_b16

梵蒂岡於6月28日慶祝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晉鐸65週年。教宗方濟各在致詞中表示,榮休教宗一直在「為愛天主作見證」,這份愛「充滿我們的心」,令我們在暴風雨中也能安全地前行。隨後,本篤十六世教宗向教宗方濟各致謝說:「我住在您的仁愛內。」

若瑟‧拉青格於1951年6月29日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領受鐸品;為此,梵蒂岡於今年6月28日舉行相關慶祝活動。教宗方濟各與榮休教宗互相擁抱後發表講話,並引用榮休教宗的名言,稱神學是「所愛之人的研究」。

教宗方濟各解釋道:「我們一天中具決定性的事物就是上主的真實臨在。我們渴慕上主,在心中接近祂,愛著祂。我們著實深刻地相信祂,由於相信祂,我們便真心愛祂。」

教宗方濟各向本篤十六世教宗說:「您熱切又明確地活出這唯一的決定性事物,作出見證,將目光和心靈轉向天主。您正是如此繼續為教會服務,不停以活力和智慧促使教會成長。您在狹小的梵蒂岡『教會之母』隱修院內做到這一切,這便顯示出這座隱修院不是一個被遺忘的小角落。今日的丟棄文化試圖將年邁體弱的人棄置在被遺忘的小角落。」

教宗方濟各指出:「這使您以方濟各為名號的繼承人能高聲說出這一點!因為聖方濟各的靈修道路始於聖達彌盎堂,但真正受到喜愛的地點、方濟各會跳耀的心臟,也就是聖方濟各成立修會及安息主懷的地方是寶尊堂。寶尊的原意是『一小份』,那是教會之母的一個小角落。」

教宗方濟各親切地稱呼榮休教宗為「親愛的兄弟」,說道:「親愛的兄弟,天主安排您的地方,可以說恰好符合了『方濟各精神』。那裡散發出寧靜、平安、力量、信任、成熟、信德、奉獻和忠信,這些對我大有益處,並為我和整個教會注入豐沛的力量。我大膽地說:您身上也散發一種健康又喜樂的幽默感。」

教宗方濟各對榮休教宗表達的祝願,也是對眾人和全教會的祝願。他說:「願您能持續感受到慈悲天主的手在扶持您;願您體驗到天主的愛,並向我們作出見證;因著聖伯多祿和聖保祿,願您能繼續歡欣喜樂,同時朝向信德的目標邁進。」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接著表達他的感激之情。他指出,65年前有一位與他一同晉鐸的弟兄,在首台彌撒的紀念小卡片上寫道:「讓我們獻上感恩。」正是這句話貫穿了榮休教宗當天的講話。

本篤十六世教宗說:「這句話的許多意義已經傳達了我們此刻能說的一切。『讓我們獻上感恩』這句話指的是人的感恩,對所有人的感恩。我尤其感謝聖父您:從您當選的那一刻起,在我生活於此的每時每刻,您的仁愛都令我感動,確實帶領我的內心。與其說我是住在景色優美的梵蒂岡花園內,不如說我是住在您的仁愛內,而且我感覺受到保護。」

榮休教宗最後祝願道:「願世界不屬於死亡,而屬於生命。那是一個以愛戰勝死亡的世界。」

來源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在機上記者會回答多方面的問題

blog_1467052157

6月26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從亞美尼亞返回羅馬途中回答記者提問,内容包括:使用「滅族屠殺」一詞、英國退出歐盟、馬丁‧路德500年前發起的宗教改革運動、對待同性戀者的態度,以及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滅族屠殺」

關於使用「滅族屠殺」一詞描述亞美尼亞人民遭受的大屠殺,教宗回答說:「在阿根廷,每當談到亞美尼亞人民遭受大屠殺,人們常用『滅族屠殺』一詞。我不知道還有其它的詞彙。後來,我來到羅馬,又聽到另一個詞彙,亞美尼亞語言中的『大災難』或『窮兇極惡』。」

教宗接著表示:「人們對我說,滅族屠殺是冒犯人的話,而該說『大災難』。可是,聽了總統講話的語氣後,也想到我過去用過的詞彙,以及去年我在聖伯多祿大殿公開表達的這詞彙,倘若不用同一個詞,至少會感到很奇怪。但我說這個詞時,是在強調另一件事:在這次滅族屠殺中,一如希特拉和史太林那兩次的行徑,國際上的強權都在隔墻觀望。」

「英國脫歐」

記者問教宗,英國通過公投脫離歐盟,他是否會擔心歐洲解體,甚至導致戰爭。教宗回答說:「歐洲已經存在戰爭!分裂的氣氛不僅在歐洲有,在歐洲國家内部也有。我們切莫忘記加泰羅尼亞(Catalogna),以及去年蘇格蘭的事。我認為,合一總能勝過衝突,總是如此!歐洲聯盟為恢復自身力量,必須走出有創意的一步,即使是‘健康的不聯合’措施:應給予歐盟國家更大的自主權,更多的自由。」

「馬丁‧路德宗教改革運動500週年」

教宗方濟各將在4個月後前往瑞典參加紀念教會改革500週年活動。關於如何給馬丁‧路德定位,教宗表示,路德的意向「沒有錯」,但「一些方法可能不正確」。教宗說,在發動宗教改革運動的進程中,教會也有責任。

「教會那時有腐敗、世俗、貪戀金錢和權力的現象。路德為此奮起反抗。他是個聰明人,在前進當中解釋他這樣做的理由。今天,信義會教徒和天主教徒,新教徒及所有教徒在成義教義上都意見一致:路德在這極為重要的一點上沒有看錯。今天的對話非常友好,我認為那份關於成義的文件是内容最富饒和最深刻的大公運動文件之一。不錯,我們之間的確存在著分裂,但責任也在於各教會。」

「教會應向受到傷害的同性戀者道歉」

德國樞機馬克斯(Marx)不久前曾表示,天主教會必須向遭到教會排斥的同性戀團體道歉。教宗回答記者有關的提問,重申《天主教教理》對這方面的教導,強調任何人都不能指責這些人。同性戀者不該受到歧視,而應受到尊重和牧靈陪伴。

「我認為,教會不僅應向受到傷害的同性戀者道歉,就如馬克斯樞機所言,也該向窮人、在工作上遭受剝削的婦女和兒童道歉。教會必須因祝福了許多武器而道歉,必須因許多次的不良表現而道歉。我說到『教會』時,指的是基督徒:教會是聖的,我們是罪人。基督徒因沒能陪伴許多人作選擇,沒有陪伴許多家庭而應當道歉。」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最後,教宗談到本篤十六世說:「本篤是榮休教宗。他在2013年2月11日宣布要於2月28日辭去牧職時說得很清楚,他要引退,好以祈禱來幫助教會。對我而言,他是個有智慧的祖父,是以祈禱保護我的人。我從未忘記他在2013件年2月28日對我們,對樞機們說的話:『在你們中間將有我的繼承人。我承諾將服從他。』他的確做到了。他是一個守信用的人,一個正直的人。」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方濟各:本篤十六世是「跪著研究神學」的典範

blog_1466620720

慶祝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晉鐸65週年之際,坎塔加利出版社將出版有關本篤十六世見證司鐸生活核心:祈禱的價值的新書。將於6月28日面世的新書的書名為《傳授和學習天主的愛》,意大利«共和國報»提前刊登了教宗方濟各為新書撰寫的序言。

「一個人在司鐸職務中把自己奉獻給天主的「決定性因素」不是不知疲倦地工作、處理日常事務,而是毫不中斷,身心投入地跪著為他人祈禱,堅定不移的沉浸在天主內,一直誠心的轉向祂,就如一位愛人,無論在做什麽事,每時每刻都想著深愛的人。司鐸職務的真實性是在人們中讓基督的臨在具體化,否則一切都不是真實的,一切都成了慣例,司鐸幾乎成了領工資的人,主教成了官僚主教,教會不再是基督的教會,而是我們製造的一個產品,一個無用的非政府組織。」

教宗說:「我每次讀若瑟‧拉青格 / 本篤十六世的作品,我就越清楚知道,他一直是『跪著研究神學』的人。跪著,因為首先他是一位偉大的神學家,信仰的模範,看得出他確實是一位有信仰的人,祈禱的人,一位和平的人、天主的人。他在司鐸職務中所做的一切行動都將自己的心全部投入其中,他的深深地根植於天主…… 他的與主耶穌建立永久的關係。」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