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樞機拜會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眾人一起誦念《又聖母經》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與新樞機們於8月27日傍晚在御前會議後一同前往教會之母隱修院,拜會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以簡短問候。聖座新聞室隨後公布了這項消息。

在場的新樞機們領受了本篤十六世與教宗方濟各的降福,眾人一起誦念《又聖母經》。然後,新樞機們前往宗座大樓或保祿六世大廳接受信友們等人士的禮貌拜訪。

自2016年的御前會議起,新樞機在梵蒂岡教會之母隱修院的拜會已成了慣例。2014年和2015年,本篤十六世都親自出席了在聖伯多祿大殿舉行的御前會議。

圖片:Vatican Media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就聖職人員侵犯報告致函慕尼黑和弗賴辛總教區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直接且親自發聲,談論慕尼黑和弗賴辛總教區關於侵犯的報告。本篤十六世曾擔任過該教區總主教不到五年的時間。他為此提筆寫了一封懺悔意味濃厚的信函,蘊含他個人的懺悔己罪,並為他任職期間「在各地方發生的侵犯和錯誤」表達痛苦之情。

圖片:Vatican Media

閱讀英語信函全文

信函的第一部份

榮休教宗提到「報告問世」後,他經歷了「多日的良心省察和反思」。榮休教宗感謝許多對他表示關懷的人,以及他的合作者們。後者閱讀歸檔材料並準備那些回給委員會的答覆。誠如早在前幾天做的那樣,本篤十六世再次為錯誤道歉,表示這絕非有意而為之。這項錯誤涉及拉青格於1980年1月15日出席會議一事,該次會議決定了在慕尼黑教區接待一名必須接受治療的司鐸。本篤十六世也「特別感謝教宗方濟各親自對他表達的信任、支持和祈禱」。

信函的第二部分

榮休教宗指出,教會每天舉行的感恩祭以「懺悔己罪和祈求寬恕」為中心。「我們公開懇求永生的天主寬恕我們的罪、我們的罪、我們的重罪」。本篤十六世表明,「『重罪』一詞所指涉的每天各不相同。但這懺悔詞每天質問我是否今天也該說出『重罪』。而且它每天安慰我,無論今天我的罪有多重,只要我誠懇地讓上主來檢視我並真心改變自己,上主就寬恕我」。

榮休教宗由此回憶起他與遭受聖職人員侵犯的受害者們之間的誠摯交談。「我在所有會晤中,尤其是在許多牧靈訪問期間,與受司鐸性侵犯的受害者們會面時,我在眼神裡看見『重罪』的後果,我明白了一件事,即:我們要是忽視這『重罪』,或者不本著必要的決心和責任感來應對它,我們自己就會在這『重罪』中被拖著走,一如以前和現在太常發生的情況。」

榮休教宗表示:「如同在那些會晤中一樣,我再次只能對所有性侵犯受害者表達我的由衷羞愧、我的莫大痛苦,以及我的誠心請求寬恕。我曾在天主教會裡承擔多項重要職務,而我為在我任職期間在各地方發生的侵犯和錯誤感到的痛苦更為龐大。每個性侵犯案件都很恐怖,絕對不能再發生。我向所有性侵犯受害者致以深深的同情憐憫,並為每一個案件深感悲痛。」

接著,本篤十六世談到他越來越理解「基督在橄欖山上看到自己內心必須克服一切恐怖時,所體驗到的反感和恐懼」。「那時候門徒們睡著,這不幸地代表了今天也再次發生的情況,對此我也感受到質問。為此,我只能祈求上主,並懇請諸位天使、聖人和你們各位親愛的弟兄姐妹,為我祈求上主我們的天主。」

結尾

榮休教宗在信函的結尾處寫道:「我很快就會站在我人生最後的審判者面前。即使回顧我漫長的一生時,我會有惶恐與害怕的重大理由,但無論如何,我心神愉悅,因為我堅信上主不僅僅是個正義的判官,同時也是親自為我的不足受了苦的朋友和兄長,所以祂既是審判者,又是我的護慰者。眼見審判時辰快到,基督徒身份的恩寵為我顯得清晰明朗。基督徒的身份使我認識我生命的審判者,而且賜給我與祂的友情,並讓我懷著信賴之情跨越死亡幽暗的大門。」

本篤十六世的這封信函隨著短短三頁的附件一同發表。附件的執筆人是四名與他合作的法律專家,分別是:穆克(Stefan Mückl)、普里(Helmuth Pree)、寇塔(Stefan Korta)和布倫內克(Carsten Brennecke)。他們早先參與了回答委員會提問的82頁文件編撰工作。那些附在慕尼黑報告中的答覆引起了軒然大波,其中一個騰抄錯誤導致文句顯示出拉青格總主教並未出席那次決定接納有侵犯汙點的司鐸的會議。

在新的答覆中,專家重申,拉青格樞機在接納這名必須在慕尼黑接受治療的司鐸時,並不知道他是侵犯者的事實。在1980年元月份的那次會議上,沒有提及他必須接受治療的原因,更沒有決定讓他參加牧靈工作。眾多文件證明了拉青格所說的。

接著,這四名專家詳細解釋了為什麼會發生拉青格最初否認出席的錯誤:當時,只有穆克教授獲准閱讀電子版的文件,但他不得存檔、打印或複印文件。在接下來的撰寫階段,寇塔博士不經意地在謄抄時犯錯,認為拉青格沒有出席1980年元月15日的會議。因此,這抄寫的錯誤不能歸咎於本篤十六世,不可視之為故意提供假證詞或「說謊」。再者,早在2010年,媒體就已發表多篇文章,指出拉青格曾出席那次會議,而且有關出席的報導從未遭到否認。另外,榮休教宗在由西瓦德(Peter Seewald)執筆、2020年出版的傳記中,也表明他出席了那次會議。

專家們表示,在報告分析的每個案件裡,拉青格對司鐸曾經或疑似犯下的性侵都不知情。存檔的文件並未提供任何相反的證據,而且事實上,在發布報告的記者會上,撰寫報告的律師們在回答相關特定提問時,也表明他們推測拉青格可能知情,但沒有任何證據或文件可以佐證。

最後,這些專家也澄清,在他們為榮休教宗撰寫的答覆裡並未把司鐸裸露癖的行徑大事化小。「在記憶中,本篤十六世沒有把裸露癖的行徑大事化小,卻是公開譴責。那個拿來當成可能把裸露癖大事化小的證據的句子,是斷章取義。」在答覆中,本篤十六世肯定地表示,包括裸露癖在內的侵犯都是「恐怖」、「有罪」,以及「在道德上當受譴責的」。專家們只是在評估中提醒,根據當時通行的法律,裸露癖行徑不列入「教會法的罪行,因為相應的刑法沒有涵蓋那類型的行爲」。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就慕尼黑侵犯報告發出澄清聲明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校正了日前關於德國慕尼黑總教區處理侵犯問題報告中他的一份聲明。在本篤十六世私人秘書甘斯魏(Georg Gänswein)總主教交由德國天主教通訊社(KNA)刊登的聲明中,榮休教宗表示,不同於先前所載明的那樣,他在擔任慕尼黑總主教期間(1977年至1982年),出席了該總主教區於1980年1月15日舉行的會議。

在德國天主教通訊社刊登的聲明寫道,這項失誤並非「惡意為之,而是他在書寫意見時筆誤的結果。就如可能會發生的這樣,他將在第二時間陳述意見時,加以澄清。他為這項失誤深感抱歉,並懇請見諒」。

新的聲明表示,「但無論如何,正如文件所呈現的一樣,確定在這次會議上沒有做出任何關於涉事司鐸牧靈職務的決定,這客觀來說是正確。而當時所接受的請求,只是在他治療期間提供慕尼黑的住宿」。

榮休教宗將於今年4月16日年滿95歲。他在教宗牧職期間大力打擊侵犯的禍患,這點教宗方濟各也多次強調過。因此,榮休教宗之後將發表有關這份報告的聲明。據德國天主教通訊社刊登的聲明,本篤十六世此刻正在努力迅速閱讀這份報告,但他請眾人諒解,「考量到他的年紀和健康,以及這文件涉及的範圍廣泛」,他需要時間來全面檢視內容:這是一份厚達一千多頁的文件。

至於本篤十六世目前已閱讀的部分,聲明指出,他心中「對受害者所蒙受的苦難充滿羞愧和痛苦」。這份聲明最後寫道,榮休教宗表示由衷關懷他之前的總教區,並致力於提供澄清。更重要的是,「他關心那些以前必須忍受性侵犯和冷漠的受害者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拉青格獎得主探望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圖片:facebook.com/Fondazione-Vaticana-Joseph-Ratzinger-Benedetto-XVI-566735950151496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會見了4位拉青格獎獲獎者。頒獎典禮於11月13日上午在宗座大樓的聖克萊孟廳舉行,教宗方濟各親臨現場。當天下午,這些獲獎者來到「教會之母」隱修院拜會本篤十六世,陪伴他們的是若瑟·拉青格-本篤十六世梵蒂岡基金會主席隆巴爾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

這幾位學者是:馬里翁(Jean-Luc Marion)教授、羅蘭(Tracey Rowland)教授,以及格爾-法爾科維茨(Hanna-Barbara Gerl-Falkovitz)教授和施維恩霍斯特-勳伯格(Ludger Schwienhorst-Schönberger)教授。 前二位於2020年榮獲拉青格獎,由於疫情未能舉行頒獎儀式;後二位是2021年該獎項的獲獎人。

在這次一個小時的會晤中,甘斯魏(Georg Gänswein)總主教也在場。這幾位學者向本篤十六世匯報了自己的工作,每個人都與他進行了交談。會晤結束時,衆人誦念了《聖母經》,榮休教宗降福了他們,並送給每個人一枚聖牌和一串《玫瑰經》念珠。

圖片:facebook.com/Fondazione-Vaticana-Joseph-Ratzinger-Benedetto-XVI-566735950151496

圖片:facebook.com/Fondazione-Vaticana-Joseph-Ratzinger-Benedetto-XVI-566735950151496

圖片:facebook.com/Fondazione-Vaticana-Joseph-Ratzinger-Benedetto-XVI-566735950151496

圖片:facebook.com/Fondazione-Vaticana-Joseph-Ratzinger-Benedetto-XVI-566735950151496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Fondazione Vaticana Joseph Ratzinger Benedetto XVI

教宗方濟各和本篤十六世都接受了疫苗注射

圖片:Vatican Media

梵蒂岡城國在疫苗運抵後,於1月13日上午開始接種疫苗。教宗方濟各和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也於隔天14日接受了第一劑疫苗注射。

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我可以確認,在梵蒂岡城國疫苗接種計劃的範圍内,教宗方濟各和榮休教宗都被注射了第一劑新冠病毒疫苗。」

數日前,教宗方濟各在接受意大利電視台第5頻道的訪談中已經宣布,他會在這個星期接受疫苗注射。本篤十六世的私人秘書甘斯魏主教也曾證實,榮休教宗將會接受疫苗注射。

值得一提的是,教宗方濟各在上述訪談中稱,接種疫苗「是道德行為。因為你拿你的健康、你的生命當賭注,也拿別人的生命當賭注」。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為本篤十六世的兄長祈禱

圖片: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得知本篤十六世的兄長格奧爾格(喬治)·拉青格(Georg Ratzinger)去世的消息後,給他的這位前任寫了一封信,表示為亡者的靈魂祈禱,也為榮休教宗祈禱,使他在這悲痛時刻受到安慰。若瑟·拉青格曾於上個月6月18日不顧旅途艱辛,前往德國與兄長見了最後一面。

教宗在信中寫道:「您如此周到,最先將您親愛的兄長格奧爾格蒙席去世的消息告訴了我。我願意再次向您表達我最真誠的哀悼和在此悲痛時刻精神上的臨近。我一定為這蒙受鍾愛的亡靈祈禱,求生命之主以祂的慈悲的美善將亡者引入天鄉,賜予他為福音的忠僕所預備的賞報。陛下,我也為您祈禱,因著榮福童貞瑪利亞的轉禱,呼求天父賜予基督徒望德的支持和祂神性的親切慰藉。因著對復活基督,希望與和平泉源的歸屬,我們永遠結合在一起。」

最後,教宗方濟各以「孝愛和兄弟」的詞語表達了他與這位前任的情感和對他的敬愛。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兄長格奧爾格·拉青格(Georg Ratzinger)7月1日在雷根斯堡(Regensberg)安息主懷,享年96歲。本篤十六世曾於上個月18日前去探望臨終的兄長,現在兄長的辭世使他失去了尚在人世的唯一家庭成員。兄弟二人在同一天晉鐸,後來一個成為知名合唱團的指揮,另一個成為神學家、主教、樞機及教宗。

格奧爾格·拉青格1924年1月15日生於德國巴伐利亞的普萊斯基興(Pleiskirchen),11歲時開始在家鄉的本堂彈管風琴。1935年進入特勞恩施泰因(Traunstein)的小修道院,二戰爆發後於1942年被迫入伍。戰爭結束後,他同弟弟若瑟於1947年進入慕尼黑的修道院。1951年6月29日,兄弟二人及其他40幾位同伴一起在弗賴辛的主教座堂由福爾哈貝爾(Michael von Faulhaber)樞機祝聖為司鐸。格奧爾格自1964年至1994年在特勞恩施泰因擔任唱經班的領班達30年之久,後來又成為雷根斯堡主教座堂合唱團的指揮,並巡遊世界,演奏了許多場音樂會。

2008年8月22日,格奧爾格被授予羅馬南郊岡道爾夫堡(Castel Gandolfo)榮譽市民,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在那次機會上感謝該市市長並談到他的兄長說:「從我生命的開始,我的哥哥對我來說不僅是一個夥伴,更是一個可信賴的嚮導。他在決策中所展示的清晰和果斷始終是我的方向和參照點。他總是給我指出所應走的道路,在艱困情況下也是如此。」

格奧爾格·拉青格11年前接受採訪時則表示:「我和我弟弟都擔任過輔祭員,二人都服事教會。」談到他們童年的往事,他說:「若瑟在蒂特莫寧(Tittmoning)由福爾哈貝爾樞機手中領了堅振聖事。這件事令他深受感動,說他日後也願意成為樞機。可是,幾天後當他看到為家裡的墻壁粉刷顔色的工人時,又說他長大後要做粉刷工。」

他回憶了戰爭的黑暗年代和做警察的父親對納粹的抵制,之後也談到全家人對音樂的共同愛好,「我們全家人都喜愛音樂,父親有一把齊特琴,他經常在晚上奏樂。我們則一起唱歌,這為我們常是一件盛事。在馬克特爾(Marktl)時有一個樂隊讓我很著迷,我總是在想音樂是天主創造的最美的一個事物。我的弟弟也喜愛音樂,大概是受了我的影響。」

格奧爾格·拉青格是個坦誠且不善於外交的人,例如他從不隱瞞自己對弟弟於2005年的當選並不欣喜。他說:「我必須承認我沒有料到這件事,我有點失望。由於他事務繁多,我明白我們的往來該當會減少許多。無論怎樣,在樞機們人性決定的背後必有天主的旨意,我們必須予以服從。」

2011年,格奧爾格·拉青格接受德國一家期刊採訪時表示:「如果身體狀況無法支撐,我的弟弟該當有勇氣引退。」他正是最先知道本篤十六世因年邁放棄伯多祿牧職消息的人之一。格奧爾格評論這件事說,「歲數不饒人,我弟弟希望更平靜地度過晚年」。這位榮休教宗的兄長雖然腿脚不便,眼睛又有困難,卻接連不斷地從雷根斯堡來到羅馬留在教會之母隱修院陪伴本篤十六世。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前往德國探望患病的兄長

CNS photo/REUTERS

2020年6月18日清晨,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離開梵蒂岡教會之母隱修院寓所,赴德國雷根斯堡(Regensberg)探望健康狀況不佳、96歲的兄長喬治(Georg Ratzinger)神父。榮休教宗是在他的私人秘書甘斯魏(Georg Gänswein)總主教、一位醫生、一位護士、來自「緬懷救主」(Memores Domini)團體的協作人員和梵蒂岡憲兵隊副司令的陪同下離開梵蒂岡。

雷根斯堡教區發表公告說,榮休教宗於大約11時45分抵達慕尼黑,並在沃德霍爾澤(Rudolf Voderholzer)主教的陪同下來到雷根斯堡。


圖片:Fondazione Vaticana Joseph Ratzinger – Benedetto XVI

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表示,本篤十六世將在德國停留一段必要的時間,下榻於雷根斯堡教區修道院。雷根斯堡教區要求教友們尊重教宗弟兄倆的意願,讓這次聚會保持完全的私人性質,因此,榮休教宗將不會公開露面。

在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抵達德國之際,德國主教團主席貝辛格(Georg Bätzing)主教表示願意以祈禱陪伴榮休教宗與他兄長共聚的時日,並說:「他許多年曾是我們主教團的成員,我們非常高興他返回家鄉,即使是在這令人難過的時刻。」

年紀相差三歲的拉青格兄弟彼此的關係始終很親密,他們於1951年6月29日的同一天在弗賴辛主教座堂晉鐸。生活的環境讓他們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哥哥喬治神父是一位出色的音樂家,弟弟若瑟則是頂級的神學家。但他們始終保持牢固的兄弟情誼,這可從哥哥喬治神父在弟弟拉青格2005年至2013年宗座任期內以及榮休後,多次來梵蒂岡探訪得以印證。

2008年,在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哥哥喬治神父被授予岡道爾夫堡(Castel Gandolfo)榮譽市民的機會上,本篤十六世說:「從我生命的開始,我的哥哥對我來說不僅是一個夥伴,更是一個可信賴的嚮導。他在決策中所展示的清晰和果斷始終是我參考和指引的方向。」教宗的此番話表明了他對兄長的深愛。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本篤十六世:教宗只有一個,即方濟各

CNS photo/Vatican Media

「世世代代以來,教會的合一總是處於危險之中,她整個的歷史都是如此。戰爭、内部衝突、離心推力,以及裂教的危險。但最終都是教會合一,以及必須保持合一的意識得勝。教會的合一總是比内部的爭論更強而有力。」

本篤十六世的這個堅定信念提醒衆人:「教宗只有一個,即方濟各。」

本篤十六世對教會合一的殷切關注在當今時代更為強烈,如今基督徒經常在公開場合呈現分裂狀態,甚至用激烈的言詞彼此較量,而且以絕對不恰當的方式使用拉青格的名字。本篤十六世的這些言論由意大利《晚郵報》刊登,該報宣布在新一期的週刊上發表這位榮休教宗的訪談内容。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榮休本篤十六世撰文:回歸天主,跨越侵犯的危機

「我們一旦拒絕天主的愛,邪惡的勢力遂由此而生……。因此,學習敬愛天主是人類的救贖之路。」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投書德國「聖職人員期刊」(Klerusblatt)的長篇文章中如此寫道。這篇文章探討的是聖職人員侵犯未成年人的問題。

本篤十六世提到,教宗方濟各今年2月舉辦了「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以提供「強烈的信號,恢復教會作為萬民之光的信譽,讓人再次相信教會是有助於打擊毀滅性勢力的一股力量」。「儘管榮休教宗不再肩負任何直接責任」,但本篤十六世仍渴望為這使命貢獻己力,並感謝教宗方濟各努力讓我們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榮休教宗的文章分成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談到1960年代掀起性革命浪潮的社會環境。他寫道,在那個時代,戀童癖得到「認可」,甚至獲得正面評價。那段時間,「司鐸聖召衰竭,喪失聖職身分的案件數量龐大」,而且「天主教倫理神學式微」,開始陷入相對主義的誘惑。

榮休教宗引用了15名天主教神學家1989年在科隆的聲明,稱之演變成「對教會訓導和若望保祿二世的抗議呼聲」。就在那段時期,《真理的光輝》通諭於1993年問世;這份文件闡明,「有些行為絕不可能成為良善的」。拉青格指出,「在倫理神學的諸多領域」,發展出「教會沒有也不能擁有自身道德訓導的論點」,這種觀念導致「教會的道德權威徹底受到質疑」,最終「在真理與謊言的界線瀕臨危險時,教會被迫保持沉默」。

第二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談到這段司鐸培育和生活進程的後果。他寫明:「在某些修院內形成了同性戀小圈子,他們或多或少行事開放。」「聖座知道這些問題,卻沒有接獲相關的細節」。「針對時至當年一直盛行的傳統,梵二大公會議的精神事實上被解讀為批評或負面的態度。那種傳統必須以新的關係取而代之,也就是向世界徹底敞開的關係」,甚至是「培養出煥然一新、與時俱進的『至公性』」。

本篤十六世強調,就他的記憶來說,戀童癖的問題「要到1980年代後期才變得棘手」,而第一時刻的處理方式相當緩慢,格外保障被告的權益,幾乎造成無法判罪。為此,在與若望保祿二世商議後,處理未成年侵犯案件的職權交給了聖座教義部,好能透過「真正的懲戒程序,在法律上處以最高刑罰」:也就是喪失聖職身分。儘管如此,延誤辦案時機的情況經常發生,這「理當加以避免」。為此,「教宗方濟各採取了進一步的改革」。

第三個部分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自問,哪些是教會的正確回應。他表明,「為了對抗那威脅我們和全世界的邪惡,最好的解藥莫過於全然信靠」天主的愛。「一個沒有天主的世界,只會是個沒有意義的世界」,缺少「分辨善惡的標準」,崇尚弱肉強食的法則,真理再也不重要。本篤教宗強烈譴責西方社會將天主從公共領域中挪去,「因此愈加丟失以人為本的準則,造成人被摧毀」,如同戀童癖的案例:「它被理論化,不久前還被視為完全正確的事,並且廣為流傳」。這一切的應對之道是「重新學習承認天主是我們生命的基石」。

秉持著回歸天主的願景,榮休教宗也提到必須更新對感恩祭的信仰。感恩祭往往被貶低為「儀式性的舉動」,破壞基督死而復活的「奧跡的偉大」。相反地,要「再次理解祂受難、犧牲的偉大。我們必須竭盡所能地保護神聖感恩祭的恩典不被侵犯」。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接著告誡道,「今天大部分的人把教會當成純粹的政治工具。許多司鐸施加侵犯案的危機促使我們以為,教會竟是如此糟糕,務必果斷地親手重新打造。然而,我們塑造的教會不會帶來任何希望」。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點出魔鬼的行動:這個控告者「想要展現出義人並不存在」,藉此詆毀天主。「不,包括今天在內,教會不只是有腐臭的魚和莠子。天主的教會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就連在今天,她始終是天主用來拯救我們的工具。至關重要的是,以全然的真理來對抗魔鬼的謊言:是的,教會內存在著罪與惡。但即使是今天,聖潔的教會依然堅不可摧。今日的教會是未曾有過的殉道者的教會,因此成為永生天主的見證人」。

結尾

在文章的結尾,榮休教宗表示,「發現教會的活躍是一項美妙的任務,使我們更加堅定,不斷品嚐信仰的喜悅」。拉青格教宗最後向教宗方濟各表達感激之情,因為他努力讓所有人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教會透視:教宗擢升14位新樞機

最新內容:
-教宗擢升14位新樞機
-教宗方濟各與新樞機們拜會本篤十六世教宗
-教宗主持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宗徒瞻禮彌撒
-教宗與窮人共進晚餐
-河北保定主教座堂慶祝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宗徒瞻禮
-澳門教區隆重慶祝聖若翰洗者誕日
-《鹽與光》即將推出全新紀錄片“The Francis Impact”
-最新官方國際版巴拿馬世青主題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