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耶穌會士在墨西哥遇害身亡,遺體被武裝分子帶走

Photo:CNS/Cortesía de la provincia jesuita en México

據《信仰通訊社》報導,耶穌會墨西哥省會會長路易斯·杰拉多·莫羅·馬德里神父發表聲明指出:「我滿懷著巨大的悲痛和焦慮向你們通告,七十九歲的耶穌會士夏維爾·坎波斯神父(Javier Campos)和八十歲的約阿金·莫拉神父(Joaquín Mora)於六月二十日下午在聖堂內試圖保護一位逃到堂裡躲避一名武裝分子追捕的人時被殺害。這事件發生在這個國家正在經歷的暴力之中。」

據耶穌會表示,修會正在積極配合聯邦和州政府當局保障耶穌會士以及堂區牧靈團隊的安全。最後,省會長強調:「我們公開譴責這一慘案、要求迅速展開調查並確保團體的安全。」

相關聲明中,耶穌會總會長蘇薩神父對這一令人痛心的消息感到震驚和悲痛:「我的思緒和祈禱湧向了墨西哥的耶穌會士以及兩位同會兄弟的家人們。我們要在世界制止暴力、制止這麼多不必要的痛苦。」

中美洲教會生態網絡主席,墨西哥尤卡坦總主教區總主教古斯塔夫·羅德里格斯也就奇瓦瓦地區塞拉-塔拉烏馬拉會兩位耶穌會士慘遭殺害發表了措辭強烈的聲明,嚴正譴責這一野蠻非人暴行。「希望兩位會士的鮮血化作堅定基督徒的種子;要求當局為他們伸張正義、展開及時調查、保障為失去親愛的牧人而哭泣的民眾的安全」。

據《信仰通訊社》獲悉,奇瓦瓦州州長在昨天二十一日的記者會上宣布,聯邦和州政府當局正在竭盡全力將歹徒繩之以法、保障地方團體的安全。同樣,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奧布拉多爾也在記者會上承認,北部奇瓦瓦州塞拉-塔拉烏馬拉地區塞羅卡匯被暴力席捲,他保證將查明兇手。

和兩位耶穌會士一起遇害的還有一人,兩位耶穌會士的遺體被武裝分子帶走。為此,耶穌會墨西哥省會強烈要求立即歸還兩位會士的遺體。耶穌會繼續指出:「此類事件絕非孤立。塔拉烏馬拉山地區以及國內許多地區都面臨著暴力和從未得到解決的問題。我們在墨西哥的耶穌會士們不會對煎熬著整個社會的現象保持沉默。我們將通過我們的牧靈、教育以及社會工作繼續堅守在這裡,努力致力於正義、和解與和平的事業。」

來源:信仰通訊社

耶穌會士朱育德神父細說瓜達盧佩聖母

網上圖片(真理電台):耶穌會士朱育德神父

撰文:耶穌會士朱育德神父

公曆2019年為我,主的卑微僕人,耶穌會神父朱育德,實為充滿主之恩典和美好回憶的一年。 在各種恩典中,對我這個89歲的高齡之人來說,還能遠涉萬里之行,飛越大西洋,圓了我親身去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朝聖之夢,這是天主借聖母媽媽的手恩賜我的最大恩典!到墨西哥瓜達盧佩朝聖,是我多年夢寐以求的夙願!雖然心裡很清楚,以我當年的處境和身體的狀況去墨西哥朝聖是一個不太切實的想法和奢望,但慈愛的天父為我做了在人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來安慰祂孩子日夜思念媽媽的心!

為我奇妙地安排了這次讓我永世難忘的朝聖之旅和在瓜達盧佩聖地與聖母媽媽相遇的驚喜和恩典。為了感謝讚美聖母媽媽,為了邀請和鼓勵主內的兄弟姐妹們與我一同敬愛聖母,藉此見證我在墨西哥瓜達盧佩聖地朝聖的喜樂與奇異恩典,來為慶賀瓜達盧佩聖母顯現490週年的盛典添上幾朵小玫瑰花。

2019年5月,我患中風已有(一年多了),雖然治療康復的還算不錯,但走路行動還是不太方便,只能勉強走上百十米。所以,為了這次朝聖,熱心的教友們只能全程為我配備了輪椅。我們的朝聖路線是:意大利的聖城羅馬- 亞西西- 佛羅倫薩- 威尼斯- 米蘭- 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聖地。整個朝聖途中,除了在飛機和大巴車上之外,我的有形護守天使金瑪竇弟兄和幾位熱心教友,輪流用輪椅一步步的推著我,直到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朝聖地。

5月20號,我們從上海啟程,飛行近13個小時,順利抵達聖城羅馬。在羅馬,我的耶穌會同會弟弟朱立德神父和我的哥哥朱建德,已經分別從台灣和美國舊金山提前趕到耶穌會總院等我,與我會合,準備陪伴我覲見聖父教宗方濟各。

5月22號,弟弟朱立德神父和我如期幸蒙與教宗方濟各共祭和接見。共祭彌撒後,聖父口親我手,安慰和鼓勵我勇敢地堅守我的牧職。那是如此激動人心的一刻,通過我的手,教宗親吻的是所有在中國大陸為主耶穌基督福音受苦和做見證的手……。覲見教宗和在羅馬朝聖的第二天,按照已定路線,我們朝聖團一行30多人,乘坐大巴車開往聖五傷方濟各和聖女佳辣的故鄉亞西西。

圖片:教宗方濟各親吻朱立德神父的手

亞西西這座美麗寧靜的小城是建在幾個山丘上的,如今依然到處散發著聖人聖德的迷人芬芳。 徒步穿越整個城市時,因為需要爬坡下坡,我很快發現推我輪椅的天使們臉上流淌著汗水,衣衫濕透,卻個個笑開了顏。 人生何嘗不是一次上坡下坡的朝聖之旅,有汗水有笑顏,有辛苦有安慰,有到達時的興奮也有離別時的留戀不捨,但心中的信念告訴我們必須往前走,因為我們的家還在前方。亞西西的聖人再次提醒我們,世界和教會需要和平與貧窮的精神,但更需要耶穌基督,因為祂才是真正的和平之王與和平的締造者,因著祂的貧窮,世人成為富有的。

圖片:意大利亞西西

離開亞西西,我們的朝聖大巴士,開往佛羅倫斯,這座在教會史上享有盛譽的鮮花之城,因為教會的數次大公會議都是在這裡召開的,她的美麗百花大教堂見證了佛羅倫薩信友對聖母的孝愛,當然也見證了15-16世紀意大利文藝的輝煌。

威尼斯,這座水上之城,讓我們每人體驗了數小時的「水上漂」仙境,但讓我感受最深的,還是她中心的那座宏偉壯觀的聖瑪爾谷大殿,在這裡虔供著聖史馬爾谷的聖遺骸。我們在聖人墓穴旁邊的側堂奉獻了感恩祭,祈求聖史馬爾谷幫助我們明了他筆傳給教會的天主聖言,在生活中忠實實踐天主聖言,勇於見證對天主子耶穌基督的信仰。

圖片:威尼斯聖瑪爾谷大殿

在意大利,迎接同時也是歡送我們的最後一個聖地是米蘭聖心主教座堂。 她是一座聞名世界的哥德式大教堂,規模僅次於梵蒂岡伯多祿大殿,整個教堂於1386年開工建造,到1965年才完工,歷時5個世紀。 我們能在這個神聖壯觀的大殿內舉行彌撒聖祭實在是一個很大的恩典。

圖片:米蘭聖心主教座堂

5月26日,清晨彌撒和早餐之後,我們的朝聖團分成兩隊,一隊從米蘭乘機飛回上海,結束了將近一周的意大利朝聖之旅,另一隊則繼續陪伴我,從米蘭飛往墨西哥城,飛越大西洋,開始我們一行七人的美洲墨西哥朝聖之旅。

5月27日,滿載聖父教宗的祝福和意大利聖人們的恩典,我們平安順利到達墨西哥城。 稍作休息,第二天,5月28日,我們就迫不及待地乘車趕往渴望已久的瓜達盧佩聖母聖地,媽媽住在這裡,我們終於到家了!

圖片:瓜達盧佩聖母聖地

由於聖母在世界不同地域中的施恩顯現,在教會內,天主之母瑪利亞於是有了許多不同的地域性的稱呼,如法國路德聖母,葡萄牙法蒂瑪聖母,中國佘山聖母等。 但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的稱呼成為我的最愛。 在我一生的歲月裡,聖母時刻陪伴和保護我:從家庭的兒時到入耶穌會修道的青年時,從漫長的牢獄中的中年到出獄後為教友們服務傳教時的中老年,直到今天,我每天每時都經驗到聖母媽媽的保守和照顧,包括我的衣食住行。我的聖召和我的司鐸生活都歸功於聖母的引導與垂愛,為了報答聖母的大恩,我渴望像她一樣愛她的聖子耶穌,每日祈禱忠於聖教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我在上海出生長大,也一直在上海工作,自然,佘山聖母一直是我祈禱和生命中最喜歡的親切稱呼。然而,一個偶然的歷史事件,影響了我對聖母媽媽的稱謂的個人喜好。從那個事件開始,瓜達盧佩聖母便成了我最喜愛的甜美稱呼。每每想到或聽到瓜達盧佩聖母的名字,我就由衷地覺得有力量,有喜樂,有希望。 雖說是個偶然事件,但在天主的上智安排中,沒有偶然事件,我認為那是天主給我,甚至給整個中國教會的一個記號。它似乎為我們指明了應該努力奮進的正確方向:依賴瓜達盧佩聖母,借她慈愛大能的手臂,為我們中華億兆人民打開迎接耶穌基督是主的信仰之門。

圖片:瓜達盧佩聖母

那個歷史事件的原委是這樣的:1900 年12月18日,到訪的墨西哥總統,作為國禮,送給了時任中國人民共和國主席兩幅瓜達盧佩聖母聖像,其中一張,保存在上海徐家匯主教座堂裡。這件事讓我記起,在1531年的冬天,瓜達盧佩聖母,藉著一個貧窮謙卑的印第安青年教友-胡安弟迭埃戈(Juan Diego Guahtlatoatzin),為整個墨西哥,開啟了基督信仰的大門。 為天主沒有不可能的事!

今天,天主派遣曾經在墨西哥大力施恩的聖母來到中國,來到上海,我相信這是天主給我們的一個記號:讓瓜達盧佩聖母打開中國信仰耶穌基督的大門。中國教友應該特別祈禱恭敬瓜達盧佩聖母。我認為這是天主讓我在上海,在中國,宣揚敬禮瓜達盧佩聖母的信號。從那時起,我心中逐漸地燃起了要到墨西哥瓜達盧佩朝拜聖母的熱願。雖然當時我根本沒有出國的希望,但我把這一隱藏在心底的渴望告訴了聖母,一切交託給她,如果是天主的聖意,為她沒有做不來的事。2019年5月28日,在我89歲的時候,還需要坐著輪椅被推著行走,我卻依然如奇蹟般地來到了瓜達盧佩聖母膝前。

這是我一生最遠的旅行朝聖,是我第一次來到,站在聖母曾經站在的地方。當我們的車接近瓜達盧佩時,透過車窗,從遠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宏偉的大教堂。這是一座壯觀的現代式圓形大教堂,建於1976年。 (由於地震造成的損壞,1706年建成的大教堂已經不被允許使用)。這座奉獻給聖母的大教堂最引人眼目的獨特地方,是它的蔚藍色的巨大圓形穹頂,從遠處觀望,它就像漂浮在空中的一位貴夫人身上穿的漂亮長裙,把整座大教堂和在裡面祈禱的信友掩蓋在她長衣的蔭蔽下。當朝聖者從遠處一步步走近這座聖母大教堂,抬頭仰視它的蔚藍穹頂時,就會油然而生一種能得到瓜達盧佩聖母保護的感覺。穹頂的頂端設有一頂皇冠,皇冠之上矗立著一尊十字架,就像主耶穌基督,天地的君王,正在為自己的母后加冕。

我在教友們的幫助下,下了車,又把我扶上輪椅,一直推進大教堂,裡面正在舉行彌撒聖祭,有許多青年教友參與彌撒,我們只好在人群後面靜靜地祈禱,感謝聖母。這裡全天每個小時都有彌撒在舉行。教堂的內部空間寬闊的驚人,也非常敞亮,一次能容納兩萬教友參與彌撒不成問題。此時,雖然我們不能靠近中央祭台,但從後面還是能一眼看到,祭台後面牆壁上有一副瓜達盧佩聖母像。在1531年12月,聖母以奇蹟的方式,借胡安弟的手,把自己的肖像畫展示給時任墨西哥城的主教蘇馬拉加(Juan de Zumarraga)時的原版像,就供奉保存在這個大教堂的中心祭台的背後牆壁的後面。 這幅經歷近500年曆史的天賜聖母畫像至今完好無損,二十一世紀的科學家們依然不能解釋其中的奧秘,而教會相信這幅非人手完成的畫像本身就是天主顯示給人的一個奇蹟,它邀請世人投奔聖母的懷抱和庇護,效法她做耶穌基督的忠實門徒。

圖片:瓜達盧佩聖母像

5月28日當天,由於做彌撒的時間已經排滿,因為我們沒能提前預定彌撒時間,聖地接待處秘書只能為我們安排在瓜達盧佩聖母大教堂主祭台對面的配堂小祭台上舉行感恩彌撒,但在這座小祭台上舉行彌撒時,站在主祭司鐸對面的教友,在彌撒中,卻能直面供奉在正對面的瓜達盧佩聖母的原像。弟弟朱立德神父讓我主祭彌撒。除了感謝聖母賜我們這次朝聖的大恩,這台彌撒聖祭是為整個中國教會奉獻的,因為我相信天主賜我來墨西哥瓜達盧佩朝聖是帶有重要使命的:我要懇求瓜達盧佩聖母為我們中國敞開信仰耶穌基督的大門。

從1531年瓜達盧佩聖母顯現,不到7年的時間內,800萬以上的印第安人歸信了天主聖教。490後,同一瓜達盧佩聖母同樣有能力做類似的事情,就看我們是否能有聖胡安第迭埃戈和當時墨西哥教會信徒們的信德和順服。 彌撒後,我們排隊到瓜達盧佩聖母原像前瞻仰聖母和祈禱,因為人多,教友不允許在此停留,只能站在一直循環移動的傳送帶上從聖母像前經過一兩分鐘。為了能和瓜達盧佩聖母多呆一會兒,我的聰明有形護守天使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反复排隊,重新登上傳送帶在瓜達盧佩聖母原像前多經過幾次,這樣有更多和聖母當面說話的時間;真是辛苦了他們。傍晚,我們又回到墨西哥城下榻的酒店休息,但我們的心和思想還留在瓜達盧佩聖母大教堂裡。

第二天,5月29日上午,我們又興奮地乘車返回瓜達盧佩聖母朝聖地。 這是一個讓我一生難忘的日子。 按照提前約定的時間,在上午11時,我們和一位墨西哥樞機,在聖母大教堂中心大祭台上,共祭彌撒。彌撒後,我們每位共祭的神父領受了一枝白色的鮮美玫瑰花,按照瓜達盧佩聖地的傳統,這朵鮮豔的白玫瑰花代表聖母親手賜給每位來瓜達盧佩聖地做彌撒的司鐸的禮物,就像在1531年寒冷的冬天,聖母賜給聖胡安第鮮活的玫瑰花一樣。

彌撒後,我們簡單吃過午餐,繼續我們的朝聖,聖地接待處秘書,一邊用英文給我們講解聖母顯現的經過和瓜達盧佩聖地的事蹟,一邊帶我們來到當年聖母與聖胡安第迭埃戈說話的地方。這裡也建成了一座小教堂,小教堂正門的前右邊,埋葬著聖胡安第和主教蘇馬拉加的遺體。在小聖堂內,我要求下輪椅,讓兩個教友攙扶著我跪倒在聖母與聖胡安第談話的地方祈禱,大約默默祈禱了十來分鐘,我毫不吃力地自己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旁的教友們驚得目瞪口呆,「神父自己能走路了,瓜達盧佩聖母媽媽治癒了我們的阿公」,(阿公是上海教友對神父的稱呼),站在一旁的許瑪利亞姊妹不由自主地驚呼起來。我感覺真的痊癒了,全身有一股力量,甚至能輕盈的跳起來。

當時,有點兒不敢相信自己,但我確實自己能走路了,還能輕盈的跳起了。接下來,我竟能自己爬上聖地一側的一座兩三百米高的小山丘,在山丘頂端建有一座小聖堂,這裡是聖胡安第,依照聖母的要求,採摘玫瑰花的地方。來時,我是坐在輪椅上被教友一路推著走,現在我自己能徒步上山下山了,這是瓜達盧佩聖母賜給我的何等大恩典。這時,我記起了耶穌曾經對被人用床抬到祂跟前的攤子說的話:祂對那癱瘓的人說: 「我吩咐你:起來! 拿起你的小床,回家去吧!」 那人立刻在他們面前站起來,一路讚美著天主,回家去了。大家震驚不已,且光榮讚美天主,滿懷對天主的敬畏,說: 「今天,我們看見了奇事」(路 5,24b-26)。

現在我不需要再坐在輪椅上被推回家,聖母讓我在人前重新站了起來,讓我一路讚美著天主回家,站立著繼續執行聖教會交託給我的使命。 天主借聖母的手對我施予的這一奇恩,可能只是暫時的,但很明顯這是用它來肯定和鼓勵我和中國教友們敬禮信靠瓜達盧佩聖母的信念是正確的:瓜達盧佩聖母願意幫助中國打開信仰耶穌基督的大門!不管這扇大門看似被關的如何牢不可破。因為聖母相信:「在天主前沒有不能的事」(路 1,37)。

瓜達盧佩聖母請賜我們妳「fiat —爾旨承行」的雙倍精神。

朱育德神父 (副主教),2021,12月10日於上海

《公教文明》公布教宗方濟各在斯洛伐克與耶穌會會士交談內容

教宗方濟各不久前在斯洛伐克訪問時,於9月12日在布拉迪斯拉發的聖座大使館會見了該國的耶穌會士們,與他們進行了一個半小時的談話。教宗談到人們害怕成為自由的人、相對於實際生活的抽象觀念的危險,以及接近天主子民的方式。

教宗的健康狀況

教宗在談話中言論坦誠,被問及他的健康狀況時,他淡淡地調侃道:「我還活著,儘管有人想我死。」他補充說,他知道「甚至神長們彼此見面,他們認為教宗的情況比所公布的要嚴重。他們已經在準備選舉教宗會議」。教宗指的是今年7月份的外科手術,提到是一位護士説服他做了這個手術。

耶穌會會士們四種形式的接近

此外,教宗叮囑在斯洛伐克工作的耶穌會會士們四種形式的接近,即與天主接近;同會兄弟間的接近;接近主教和教宗,直言而非論長道短,以及接近天主子民。他說,聖保祿六世向耶穌會第32屆修會大會與會者發表的講話中,説了最美的一句話,即哪裡有十字路口,那裡就有耶穌會士。「我們或許會製造問題,但讓我們免於愚蠢的意識形態的,正是接近天主子民。」

教會此刻的痛苦是什麽?

有會士問道,教會此時的痛苦是什麽,教宗答道:「是走回頭路的誘惑。」教宗稱:「這是一種在思想上植入意識形態,它不是一個普遍問題,而是有些國家内教會的特殊問題。這表現出在牧靈經驗上向前邁進令我們畏懼;陪伴性別多樣性的人令我們擔心,保祿六世提及的十字路口讓我們感到恐慌。」

教宗解釋說:「這正是此時的災禍。在僵硬和教權主義這兩種墮落中尋找道路。」教宗認為:「上主今天要求耶穌會藉著祈禱和分辨成為自由的團體。這並非讚揚輕率,而是因為向後退不是正確的道路,在分辨和服從中向前邁進才是正確的道路。」

植入意識形態和社會性別的問題

對會士們提到植入意識形態和社會性別的問題,教宗說:「意識形態總有一種惡魔般的魅力,社會性別的意識形態是危險的。這是因為相對於一個人的具體生活,它是抽象的,好似一個人能抽象地隨意決定是否、以及何時是男人或女人。」

教宗强調:「對我而言,抽象總是一個困局,但這與同性問題毫不相干。如果是一對同性戀者,我們可以對他們做牧靈工作,幫助他們在與基督的相遇中前行。但説到意識形態,所論的是一切皆有可能的抽象概念,而不是人們的具體生活及其真實情況。」

如何面對人們對教宗的猜疑

接著,教宗談到如何面對人們對他的猜疑。他說:「有一間天主教大電視台不斷對他説長道短。就個人而言,我可以受到攻擊和辱駡,因為我是一個罪人。但教會不應受到這樣的對待:這是魔鬼的行徑。」教宗也知道一些聖職人員對他進行惡意評論,於是吐露有時他沒有耐心,尤其是看到在沒有進入真正對話的情況下對他發表的評論。

不過,教宗保證無論如何他都會繼續前進,而不會進入「他們的觀念和想象的世界」。教宗說:「我寧願宣講和規勸。」他也提到有人指控他不談聖德,只談社會,是個「共產分子」。教宗强調:「然而,我卻寫了整篇論聖德的宗座勸諭《你們要歡喜踴躍》。」

對舊彌撒禮儀規程的決定

最後,談到針對舊彌撒禮儀規程的決定,教宗說:「停止自行使用舊禮儀,回到本篤十六世和若望保祿二世的真正意向,這是與全世界所有主教商議的成果。從今以後,誰想用舊彌撒禮儀規程舉行慶典,必須請求羅馬的許可。」

教宗在此提起一位樞機的經歷。他說:「有兩個剛被祝聖的神父到樞機那裡,要求讓他們學習拉丁文,以便更好地舉行彌撒。樞機幽默地勸他們先學西班牙文,然後學習越南語,要顧及在教區内的信友狀況。」教宗解釋說:「我繼續這麽做,這倒不是我喜歡進行革新。我所做的,乃是我感到有義務做的事。這需要很有耐心、多祈禱和很大的愛德。」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接見斯洛伐克耶穌會士

圖片:Vatican Media

2021年9月12日晚上,斯洛伐克的53位耶穌會士在布拉迪斯拉發的聖座使館以微笑迎接了教宗方濟各。身為耶穌會士的教宗在每次牧靈訪問中會晤當地的同會弟兄,已經成了慣例。他聆聽他們的提問,同時也向他們提出一些問題。在這世俗化和聖召減少的時期,教宗鼓勵會士們努力履行傳教使命。

教宗與斯洛伐克耶穌會士的交談持續了一個半小時。在現場的梵蒂岡電台-梵蒂岡新聞網特派員、斯洛伐克語言部門負責人巴爾特科雅克(Jozef Bartkovjak)神父(耶穌會士)描述了當時的情景。他說:「這次會晤是在寧靜的氣氛中順利進行,是一次家庭式的會晤。」巴爾特科雅克神父表示:「我們聆聽教宗的話語,我們可以告訴他我們的渴望,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

在斯洛伐克的耶穌會士共有80位。教宗勉勵在場會士繼續在該國展開的不同傳教使命,他特別强調了他們通過一所神學院和兩個避靜院所進行的教育和培育工作。這兩個機構即使在共產政權的黑暗歲月中,也沒有停止運作。今天,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以及整個歐洲的俗化、人口和聖召減少的情況下,教宗的鼓勵極為重要。

也是耶穌會士的巴爾特科雅克神父表示:「現在我們面前有新的挑戰,但是我們從教宗那裡得到鼓舞,他讓我們真正感受到他的臨在,他稱贊我們在重重困難中所做的工作。教宗幫助我們不要失去勇氣。」巴爾特科雅克神父强調:「事實上,每位耶穌會士把自己的使命與伯多祿繼承人的使命聯繫起來,都會體認到自己的身份得到加强。」

教宗接見耶穌會士是在無拘無束的家庭氣氛中進行的,沒有媒體在場。這次會見活動是以集體合影結束。

圖片:Vatican Media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鹽與光》新任行政總裁霍格提神父與全體員工會面

2020年2月13日,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鹽與光傳媒)新任行政總裁,耶穌會士霍格提神父(Reverend Alan J. Fogarty, S.J.)與全體員工會面。
當天,他也在《鹽與光》的聖十字架小堂舉行上任後首台感恩祭。他希望《鹽與光》繼續為教會發放天主的喜訊,發掘及製作更多的好故事,彰顯在信仰中的希望。
霍格提神父將於2020年8月1日正式上任。
請大家為霍格提神父(Reverend Alan J. Fogarty, S.J.)祈禱,也請為《鹽與光》的福傳工作祈禱。
感謝您對我們的支持及奉獻。

鹽與光禱詞

我們的天父,

祢的愛子耶穌在加里肋亞山,

召喚我們成為地上的鹽、世界的光。

求祢賜給我們力量及智慧,

在生活中成為真福的人。

我們的說話道出福音的甘飴,我們的生命煥發基督的真光。

以上所求是靠我們的主基督。

亞孟。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4集 曾慶導神父(耶穌會士) (下集)

上一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跟我們講述了靈修的幅度,靈修的三個階段「煉、明、合」,也為我們介紹了教會聖師聖女小德蘭及聖女的靈修。今天我們教會要面對很多關於社會公義上的挑戰,如同性婚姻、安樂死、墮胎等等。在生活上,我們怎樣去應用「小德蘭的靈修」? 本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會繼續與我們講解聖女小德蘭的靈修生活。

訪問後感:
在與曾神父的傾談中,使我反省到靈修的真正意義。當我們為身體健康而去做運動的時候,有否想過我們的靈魂也需要健康?在靈性上也要有所操練呢?聖女小德蘭就是我們在段練靈修的榜樣,謙虛自己、全心祈禱、在生活中行愛德,這些都是靈修的練習。
聖女小德蘭曾說:「在靈性上我們要作一個『小孩子』,把自己放在天主手中,變得微小而謙遜,意識到自己的軟弱,大膽地信頼天主的愛。」在聖女小德蘭的《自傳手稿》中,她說:「對我來說,祈禱是內心的奮發之情,向蒼天的淳樸凝視,是困苦中或歡樂中感恩報愛的頌謝聲。」
讓我們在生活中使祈禱成為習慣,像小德蘭一樣,在祈禱中與主結合。

更多《談說天地》專訪

曾慶導神父談說靈修(下集)

 

談說天地 (第三季第4 集)

在忙不休的生活中,基督徒每日的靈修,猶如心靈一角留白,一度無框的窗,放空給聖神祝福!

教會內有豐富的靈修寶庫,本集談說天地的嘉賓,是遠道從台灣而來的耶穌會士 – 曾慶導神父,繼續他上集訪問的分享,深入講解聖女小德蘭的靈修生活。在她短暫的二十四年人生中,最後十年在加爾默羅修院隱修度過;一生不曾出外傳教,卻是教會尊為傳教主保之一,她的靈修對後世有莫大啟發。

 

不到兩星期的時間,我們就進入四旬期了,如何作好準備,本集曾慶導神父的靈修講論,定給你無限裨益。若想重溫曾神父上集專訪,先了解靈修的重要,靈修的幅度與不同階段,請按此觀看

曾慶導神父談說靈修(下集)

談說天地 (第三季第4 )

主持:梁樂彥

嘉賓:曾慶導神父

播出時間: 2 月21日(四)晚6時 (東岸時間)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3集 曾慶導神父(耶穌會士) (上集)

本集主持人Rodney請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細說「靈修」是什麼、有何幅度、有多少階段,與及分享教會聖師小德蘭的靈修生活。

更多《談說天地》專訪

Witness主角:漢斯·措爾納神父(耶穌會士)

Witness《主角》,由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行政總監羅思家神父,邀請教會及社會領導人物,從天主教的信仰及神學的反思,進行一系列的深入訪談,識辨爭議的問題,站立穩定,為主作證。

本集專訪主角是宗座額我略大學兒童保護中心主席﹣漢斯·措爾納神父, 耶穌會士 (Fr.Hans Zollner,SJ)。

耶穌會士在敘利亞被槍殺

04083 blog

4月7日,荷蘭籍耶穌會士范德盧格特(Frans Van der Lugt)神父在敘利亞霍姆斯被一群武裝分子槍殺。現年75歲的范德盧格特神父,於1966年抵達敘利亞,他的工作表現倍受讚賞。他生前居住在被圍攻的高危險地區;當敘利亞百姓被撤離時,范德盧格特神父為了陪伴當地人,拒絕離開該區。

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表示,一位締造和平的人如此死去;對敘利亞人民和長期奉獻生命、提供靈修服務的人來說,那是個極度危險又艱苦的環境,范德盧格特神父有無比的勇氣,願意保持忠誠。哪裡有民眾死亡,就有許多忠誠的牧者隨之喪生。隆巴爾迪神父說:「在這悲傷萬分的時刻,我們在祈禱中共患難。我們十分感激,也很驕傲有這位同會弟兄,他如此親近最痛苦的人,並為耶穌的愛作見證直到最後。」 [Read more…]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