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蒙特利爾教區為尋求庇護者提供住宿及法律援助

教宗方濟各在第104屆世界移民和難民日文告中提出接納和融入的兩大重點。移民現象已遍及世界各地;以美洲為例,數百萬人橫跨墨西哥,試圖前往美國或加拿大尋求更好的未來。加拿大教會在接納移民方面付出了不少心力。

加拿大蒙特利爾總教區接納難民部門負責人梅內根(Fanny Ménéghin)女士在教宗公布下屆世界移民和難民日文告翌日8月22日,向梵蒂岡電台講述該教區的現況說:「我們從今年1月開始陪伴尋求庇護者,為他們提供住宿和法律援助等。蒙特利爾教區這裡有個海地人的團體,儘管他們人數眾多,但政府必須核實他們的難民身分是否確實得到承認。」

「此外,蒙特利爾教區今年9月將開放一間堂區神父寓所來接待懷孕婦女和單親家庭,因為他們最為脆弱,而且這樣也能讓他們的子女就學。這些人可以在這裡工作,但最大的問題是等待居留證的時間會長達1至2年。」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美國主教呼籲該國政府接受更多難民

美國主教團移民委員會主席暨奧斯丁教區主教若瑟·斯德望·瓦斯克斯(Joe Stephen Vásquez)在2017年7月14日發表公告呼籲特朗普政府把接待難民的限額增加到7萬5千名。在上個星期,美國2017年接受難民的5萬名限額已滿。

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三月簽發一項政令,把美國今年接受難民的名額從11萬減少至現在的5萬。瓦斯克斯主教之前曾以該國主教團的名義表達教會的擔憂,在這新的公告中他更加關切“這種限額對人產生的後果,對弱勢移民群體的影響,例如無人陪伴者、老年人、病人,以及對宗教少數群體的影響。這些需要幫助的人無法得到必要的保護,仍將面臨危險和被剝削。我們應該意識到每個難民不僅僅是一個數字而已,而是天主的子女。”

瓦斯克斯主教在呼籲中強調,考慮到全球大約有2200萬移民,美國把名額限制在5萬既不能回應真實的接待需求,也體現不出我們的憐憫和我們國家的實力。主教說:「我們堅信美國擁有幫助弱勢群體和尋求庇護者的資源。教會將不斷地接納和陪伴抵達該國的難民,保證提供必要的服務。」

美國克利夫蘭主教納爾遜·赫蘇斯·佩雷斯(Nelson Jesus Perez)也表示:「教會蒙召陪伴移民,提供精神之外的支持。國家雖然完全有權捍衛自己的領土,但也要尊重人的權利和尊嚴。」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方濟各探訪希臘萊斯沃斯島難民

教宗方濟各接受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巴爾多祿茂一世(Bartolomeo I)和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Paulopoulos)的邀請,於2016年4月16日星期六前往萊斯沃斯(Lesbos)訪問。同時,教宗與巴爾多祿茂一世宗主教和雅典及全希臘正教總主教希羅尼穆斯二世(Hieronimus II)一起探訪難民,以這基督徒合一的行動表達基督信仰教會對難民、移民重大問題的關懷與接近。教宗此行旨在激勵每個人承擔起責任和義務。

相關資訊:

教宗方濟各將於4月16日前往希臘萊斯沃斯島探訪難民

blog_1460054689

教宗方濟各接受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巴爾多祿茂一世(Bartolomeo I)和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Paulopoulos)的邀請,將於4月16日星期六前往萊斯沃斯(Lesbos)訪問。聖座新聞室4月7日公布了上述消息,同時表示教宗將與巴爾多祿茂一世宗主教和雅典及全希臘東正教總主教希羅尼穆斯二世(Hieronimus II)一起在萊斯沃斯探訪難民。

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向本台談到教宗這次訪問說:「我們知道,教宗素來都非常留意今日世界的重大緊急情況,尤其是有人在受苦,需要我們關懷和幫助的情況。教宗上任之初便去了蘭佩杜薩(Lampedusa)島,在非洲和意大利交匯的地中海邊界表達他的關懷。現在,愛琴海上的危急情況這麽嚴重,教宗自然渴望以實際行動表達他關心並願分擔難民的憂苦。」

隆巴爾迪神父接著說:「從基督信仰教會的視角看,萊斯沃斯島主要是東正教會管轄的地區。因此,教宗將與東正教有關當局,即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和雅典總主教一起探望難民,以大公行動表達基督信仰教會對難民、移民重大問題的關懷與接近。」

此外,教宗的探訪行動旨在激勵每個人承擔起責任和義務。

隆巴爾迪神父解釋道:「教宗的行動不是政治性的,卻具有人性、道義和宗教性質的重大意義。教宗藉此提醒每個人應按照自己的職責、社會狀況及人際關係負起責任。因此,在今日世界人員流動的重大問題上,教宗的舉動也是在邀請政界人士行動起來,尋求更有人性、尊重及同情這些受苦人的解決方案。」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為難民濯足: 我們全是同一個天父的子女

2016年3月24日聖週四下午5點,教宗方濟各在羅馬北郊的波爾托新堡(Castelnuovo di Porto)難民中心主持主的晚餐彌撒,為該中心的11名難民和一名職員施行濯足禮。教宗在彌撒中表示:「我們全是弟兄姊妹;穆斯林、印度教徒、天主教徒和福音派基督徒都是同一個天主的子女。」

教宗方濟各效法耶穌為門徒濯足的事跡,屈膝清洗並親吻難民的腳。他們的腳曾為逃離暴力,尋求生機而橫跨沙漠,渡過海洋。教宗親吻他們的腳後,溫柔地抬頭望著他們,這些肩負許多痛苦和殘暴記憶的難民忍不住淚流滿面。

教宗在濯足禮前的彌撒講道中強調,「行動重於言語」。《若望福音》記載了兩個行動,一個是耶穌為門徒濯足,另一個是猶達斯為了30塊銀錢而出賣耶穌。教宗藉此展開彌撒講道,指出今天也有兩個同樣的行動:一個是兄弟友愛之舉,另一個是3月22日在布魯塞爾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

教宗說道:「前者是今晚的行動,也就是我們大家雖然分別是穆斯林、印度教徒、天主教徒、科普特禮基督徒、福音派基督徒,但我們全是弟兄姊妹,都是同一個天主的子女。我們渴望和睦共處,彼此共融。後者則是3天前的那個行動:那是一個戰爭的行動,一個毀滅歐洲城市的行動,一個不願和睦共處的人的行動。然而,在那個行動背後,如同在猶達斯背後那樣,還有其他的人。猶達斯背後有那些付錢要耶穌被交出來的人;3天前在『歐洲首都』的那個行動背後,則有軍火製造商和貿易商,他們想要流血而非和平,想要戰爭而非友愛。」

福音的事跡與當今的現實如出一轍。教宗解釋說:「耶穌濯足,猶達斯則為了錢而出賣耶穌。如今你我眾人雖然宗教和文化有所不同,但全是同一個天主的子女,互為弟兄姊妹;同時那些可憐人卻購買軍火來摧毀友愛。此時此刻,當我效法耶穌的行動,為你們中的12個人濯足時,我們大家就是在作友愛的行動,就是在說:『我們雖然不同,有所差異,文化和宗教有別,但我們都是弟兄姊妹,我們願意和睦共處。』」

人人肩負著自己的歷史,「有許多十字架和痛苦,但也有渴望友愛的開放心胸」。教宗邀請在場眾人「以自己宗教的語言向上主祈禱,祈求這份友愛能感染世界,好使那為了30塊銀錢而殺害弟兄的事不再發生,以及友愛和仁愛永遠常存」。

在彌撒結束後,教宗面帶笑容地逐一問候波爾托新堡難民中心所收容的892名難民,握手致意。教宗勉勵他們讓人看到,不同文化、宗教和傳統的人以弟兄姊妹的身份和睦共處是多麼美好。「這一切擁有一個名字,也就是和平與愛」。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CNS

加拿大主教團週年會議: 新版英文《福音書》面世

cccb

2015年9月17日,加拿大主教團週年會議進入第四天。早上,主教們專程前往蒙特利爾聖若瑟大殿舉行感恩聖祭。超過1500名修會會士、獻身生活會會士和使徒生活團會士,參加了這台特別為獻身生活年中的會士而奉獻的彌撒。在禮儀中,剛卸任的主教團主席迪羅謝(Paul-André Durocher)總主教和加拿大修會團主席Rita Larivée修女共同發表了一道文告。

當天,加拿大主教團發表聲明,表示支持由「發展與和平」加拿大天主教組織(CCODP)、加拿大「協助有需要的教會」組織(ACN)和加拿大「天主教近東福利協會」(CNEWA)為敘利亞難民聯合籌款計劃。

前一天,主教團推出了新版英文《福音書》,將在全國英語彌撒使用。《福音書》得到教廷聖禮部的認可,採用「新標準修訂譯本」(NRSV)的聖經譯本。《福音書》包含所有主日、節日、主要慶日、典禮彌撒(Ritual Masses)、求恩彌撒(Masses for Various Needs)、敬禮彌撒(Votive Masses)、追思彌撒(Masses for the Dead)以及加拿大的特別紀念日(如感恩節、國殤紀念日)的福音經文。主教團國家英文禮儀辦事處也推出了《福音書的簡介和應用》小冊子

加拿大主教團週年會議將於週五閉幕。《鹽與光電視》連續第四年為加拿大主教團週年會議作現場直播和報導。請瀏覽本台專頁

 

撰文:鹽與光
圖片:聖若瑟大殿 Facebook

教宗為敘利亞伊拉克呼籲: 國際社會不可遺棄危機的受害者


教宗方濟各9月17日上午在梵蒂岡御前會議廳接見出席宗座一心委員會會議的70位代表。教宗在講話中談到一心委員會這次會議討論的中東人道危機,指出面對敘利亞和伊拉克遭受的極大痛苦,國際社會似乎無力找到適當的回應。

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衝突導致當地人民痛苦萬分,這兩個國家的文化遺產也繼續遭受難以癒合的創傷,數百萬人離開故鄉。衝突的殘暴及人權遭侵犯的鏡頭透過新聞媒體傳入世人眼目。

教宗說:「任何人都不可裝作不知道!眾人都應意識到這場戰爭重壓在窮人的肩膀上,令他們越來越難以忍受。必須找出決不可訴諸暴力的解決途徑,因為暴力只會造成新的創傷,衍生新的暴力。」

教宗指出,受戰爭之苦的是弱勢群體:家庭、年老患病的人及兒童。基督信徒也無自衛能力,他們被趕出故土,「被扣押甚至被殺死」。教宗特別呼籲天主教組織協助國際機構,繼續履行人道工作。

最後,教宗向國際社會表示:「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邪惡摧毀大廈和基礎設施,更摧殘著人的良知。即使世界不夠關心他們,請你們不要遺棄這危機的受害者。」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梵蒂岡兩個堂區將接納難民家庭


教宗方濟各9月6日主日在梵蒂岡帶領信眾誦念三鐘經時,呼籲全歐洲每個堂區、每個修會團體、每座隱修院和朝聖地接納難民。教宗同時也說,梵蒂岡的兩個堂區將接納兩個難民家庭。

羅馬教區梵蒂岡城國代牧科瑪斯特里(Angelo Comastri)樞機向梵蒂岡電台解釋說:「聖亞納堂區和聖伯多祿堂區是教宗方濟各的堂區。我們應以身作則,首先回應教宗的呼籲,為此我們即刻採取行動。教宗希望在梵蒂岡附近為這兩個家庭找到兩間公寓,他同時也希望這兩個家庭成員的醫療保健不應該由意大利承擔,而能享有梵蒂岡職員同樣的醫療保健。我認為,這是一個極其慎重和關懷的舉動,也是尊重意大利的一個舉動。當然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為這兩個家庭找到公寓。住進梵蒂岡公寓的難民家庭將由意大利阿格里真托和蘭佩杜薩明愛會推薦」。

科瑪斯特里樞機接著說:「當這兩個家庭安置妥當後,梵蒂岡聖亞納堂區和聖伯多祿堂區的本堂神父,還有教宗救濟所所長,將與我一同看顧和幫助他們」。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CNS

多倫多總教區展開「希望計劃」,為難民提供緊急移民申請服務

photo1

2015年9月8日,多倫多總教區召開記者會,宣布推動「希望計劃」(Project Hope),協助戰亂國家的難民移民到加拿大。目標是在100日內籌得三百萬加元,令100個難民家庭能盡快順利移民到大多倫多市。

近年來,在敘利亞、伊拉克、厄立特里亞、蘇丹等國家,數百萬人因動亂、迫害和暴力被逼逃離家園。最近中東發生的難民情況更令人擔憂。天主教會更時常為難民提供援助,而多倫多教區成立時已實行這善工。1847年,第一任多倫多主教Michael Power迎接當時因旱災而逃離愛爾蘭的四萬名難民,而他就因照顧這些難民染上了傷寒病而死亡。

2009年,多倫多總教區成立「難民辦事處」,專責為協助難民移民到加拿大及事後事情。到現時為止,共有2,519名難民經由辦事處協助而移民到加拿大,他們是由160個堂區贊助。這個新的「希望計劃」正是希望為「難民辦事處」所做的工作再下一城,為最近的難民問題提供緊急的解決。

在記者會上,多倫多總主教哥連士樞機(Thomas Collins)宣布,希望總教區內的堂區和其他有心人士能在100日內籌得三百萬加元,以幫助100個難民家庭能盡快移民到大多倫多市。從以往的經驗,一個四人的家庭共需10,000加元,為難民申請程序和第一年在加拿大適應之用。捐款也會為他們尋找住屋、學習語言、尋找工作和建立友誼。雖然教會時常關注在中東地區受逼害的基督徒,但總教區會幫助任何宗教背景的家庭,為最需要幫助的家庭提供優先協助。

阮文生主教

阮文生主教

越南裔多倫多輔理主教阮文生(Vincent Nguyen)也有在席上,並向傳媒指出他是1980年代六萬名被加拿大收留的越南難民之一。當時,他與另外19人乘坐一隻13米的漁船,離開他的父親和六個兄弟姊妹,經過五日漂流大海後遇上海盜,劫去了他們所有貴重物品和衣物。三日後被一隻船所救,然後在日本的難民營住了18個月。他到多倫多後進入修院進修,成為神父,更在2010年被祝聖為多倫多總教區輔理主教。阮主教在記者會中作出呼籲,他懇請所有加拿大人,特別本身是移民的人,去為落實這計劃而努力。

此外,在會上,「難民辦事處」主任Martin Mark博士宣布,除了金錢捐助外,堂區也需要招募義工團隊,為難民到步後,幫助他們尋找住屋、醫生等服務,幫助他們登記英文班,為他們接送,和最重要的,就是為他們提供友誼和一個臨在的標記。

欲知更多有關「希望計劃」的詳情,可瀏覽多倫多總教區網站

撰文、圖片: 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教宗要求全歐洲教會團體接納難民家庭

教宗方濟各9月6日主日在三鐘經祈禱活動中再次為難民發出呼籲,要求全歐洲教會在慈悲禧年來臨之際做出具體和慷慨接納難民的舉動。

教宗說:「面對數以萬計的難民因戰爭和饑餓而逃亡的悲劇,在他們走上生命的希望道路時,福音召喚我們,要求我們成爲最弱小者和被遺棄者的近人,給予他們真正的希望,而不只是對他們說:『加油,忍耐吧!』」

這是使福音精神具體化的呼籲。教宗說:「歐洲每個堂區、每個修會團體、每座隱修院和朝聖地都應接納一個難民家庭,首先從羅馬教區開始」。教宗要求全體歐洲主教弟兄支持他的呼籲,提醒他們說:「慈悲是愛的第二個名稱」。梵蒂岡城的兩個堂區以身作則,在這幾天內將分別接納一個難民家庭。

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就教宗當天的呼籲發表簡短聲明,指出教宗要求全歐洲的各堂區、修會團體、隱修院和朝聖地接納難民。值得注意的是,教宗說的是「全歐洲」,而不僅是歐洲的一些地方。在目前嚴重難民危機時刻,天主教會團體應做接納難民的推動者。在準備慈悲禧年到來的背景下,教宗由衷發出的是關愛和接納的呼籲,要求人們以創意和慷慨作出回應。慈悲禧年應在具體行動中實現,而不是策略一套籌備工作的計劃。

隆巴爾迪神父接著表示:教宗所說的堂區,指的當然是在那個地方的堂區團體,而不僅是本堂神父和「他的住所」。堂區團體能找到多種和適當的途徑來接納難民。當教宗方濟各提到修會團體時,他腦海中浮現的是他於2013年9月10日訪問羅馬阿斯塔里中心時所說的『閒置的修院』。教宗當時說:「上主召喚我們勇敢地在團體內活出接納的精神。親愛的會士、修女們,閑置的修院不是為了讓教會把它們變成旅館來賺錢。閒置的修院不屬於你們,而屬於基督的身體——難民。當然這不是易事,需要有準則和責任,但也需要勇氣」。

至於梵蒂岡的兩個堂區,隆巴爾迪神父表示,教宗指的是聖亞納堂和聖伯多祿大殿。這兩個堂區的情況完全不同,因此每個堂區都要看各自的情況來回應教宗的呼籲。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C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