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念及因殘酷戰爭而受苦的烏克蘭人

CNS photo/Oleksandr Ratushniak, Reuters

教宗方濟各再次提到在烏克蘭衝突的悲劇,以及那些穿越多個地區和海域的人,他們經常冒著巨大危險希望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教宗8月10日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後作了上述表示。他說:「在家庭中,在教會中,成為和平與團結的建造者並非易事,但是我們必須做,因為這是一項美好的工作。」

教宗强調,他「想到烏克蘭人民,他們仍在因這殘酷戰爭而受苦。我們也要為正在不斷到來的移民祈禱」。在烏克蘭,俄羅斯空襲造成的死亡人數不斷增長。最近在尼科波爾地區,至少兩名平民死於空襲。戰爭和其它情況、貧困及暴力也不斷導致移民潮。

Smoke and fire billow over a large oil storage facility that exploded near Cuba’s supertanker port in Matanzas Aug. 8, 2022. The deadly fire is threatening to plunge the island into a deeper energy crisis as it forced officials to shut down a key thermoelectric plant. (CNS photo/Alexandre Meneghini, Reuters)

教宗講完要理後,以西班牙語問候朝聖者時,談到古巴馬坦薩斯的儲油基地爆炸起火事件,向那些因這場悲劇而受打擊的人表達關懷之情。「我們懇求我們的母親、天上母皇守護這悲劇的罹難者和他們的家庭。願她在上主前為我們所有人轉求,好使我們能夠在未來世界的生命中為信德和望德做見證。」

數日前,教宗方濟各在一封由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署名、寄給古巴主教團主席阿朗古倫・埃切瓦里亞(Emilio Aranguren Echeverría)主教的唁電中,向「古巴人民和所有受災家庭表達精神上的關懷」。教宗「祈求上主賜力量給所有受此事故打擊的人,以及幫助滅火和搜救工作的人」。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接受路透社採訪並否認他打算引退

CNS photo/Remo Casilli, Reuters

教宗方濟各否認他打算引退,並否認他患有癌症的謠言;他重申願意盡快前往莫斯科和烏克蘭,或許是在九月份;他尊重美國高等法院關於墮胎的裁決,並重申對墮胎的譴責。這是教宗在上週六7月2日接受英國路透社採訪時談到的幾個話題,這次採訪持續了大約90分鐘。本篇是路透社發表第一部分的摘要。

教宗有意引退的傳言

就近期關於教宗有意引退的傳言,教宗予以否認,表明了這想法「從未在我的腦海中浮現過,此時沒有,此時真的沒有!」教宗解釋道:「如同歷史上所發生的一樣,引退的可能性列入考慮中,特別是本篤十六世在2013年作出這個決定後,他因健康原因,無法繼續他的牧職而選擇隱退。若我覺得力不從心了,我會選擇引退。」

教宗稱:「本篤教宗的舉動為教會和教宗都是一件好事,他給我們立了傑出的榜樣。」當被問及何時引退時,教宗回答說:「我們不知道,天主將會説出。」

膝蓋問題

談到膝蓋問題,教宗談到了非洲之行的推遲以及治療與休息的需要。他說,推遲訪問非洲的決定給他帶來了很大的痛苦,因為他願推動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南蘇丹的和平。教宗說:「醫生說不能去非洲旅行,因為我的情況不允許;我能去加拿大,因為醫生說,再過20天我就可恢復。」然後,教宗講到他膝蓋的一些詳細情況,此前韌帶發炎時不小心跌倒,導致輕微骨折。目前在激光和磁療的幫助下,骨折正在癒合。教宗說:「現在,我必須開始走動,以免肌肉萎縮。現在情況好多了。」

患有癌症的謠言

教宗隨後否認了關於一年前他被診斷出患有癌症的謠言,當時,他因乙狀結腸憩室狹窄接受了六個小時的外科手術,這種病是老年人的常見病。教宗表示:「手術取得了巨大成功。」並嘴角帶著笑容說:「他們沒有告訴我任何關於癌症的事情。」接著,教宗告訴路透社的記者,他不願做膝蓋手術,因為去年手術實施的全麻醉有副作用。

烏克蘭的局勢

在這次的採訪中,自然也觸及國際問題。在談到烏克蘭的局勢時,教宗指出,聖座國務卿帕羅林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就他可能前往莫斯科訪問的事宜進行了接觸。最初的信號並不好。幾個月前,第一次談到了這個可能的訪問,莫斯科方面的回答是時機不合適。教宗說:「我願意去烏克蘭,但我想先去莫斯科。我們就此事交換了信息,因為我想為和平事業服務,如果俄羅斯總統給我開一個小窗口的話……現在有這個可能性。我從加拿大回來後,有可能去烏克蘭。第一個要做的是去莫斯科,嘗試以某些方式提供幫助,但這兩個首都我都願意去。」教宗表示:「與俄羅斯存在著非常開放和熱情的對話,大門是敞開的。」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對「羅訴韋德案」的裁决

最後談論的是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對「羅訴韋德案」的裁决,教宗說他尊重這一裁決,但他沒有足夠的訊息從法律上談論這件事。教宗再次強烈譴責墮胎:「我要問:為了解決一個問題,而消滅一個人的生命是否合法,是否正確?」

教宗還被問及美國正在進行的辯論,即一個反對墮胎但支持他人選擇權利的天主教政治人物是否能領受聖體的問題。例如,美國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女士被她所在的舊金山總主教禁止領受聖體,但她通常還是在華盛頓的一個堂區領聖體。教宗評述道:「當教會失去她牧靈的性質、當一位主教失去他牧靈的性質時,就會引發一個政治的問題,我只能這麽說。」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修女在烏克蘭的使命:我的祈禱是從天主那裡獲得幫助

Svitlana Matsiuk 修女 (圖片:Vatican Media)

戰爭改變了現實,也考驗著聖神傳教會修女的信仰。

「天主從不和我們開玩笑,如果祂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意味著祂知道我們會度過難關,祂將把我們抱在懷裡度過這一切。」

在羅馬求學的聖神傳教修女會(Congregation of the Missionary Servants of the Holy Spirit)的斯維特拉娜·馬修克(Svitlana Matsiuk)修女去年1月返回了烏克蘭,她本應在9月恢復學習,但此刻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做到這一點。斯維特拉娜修女對《羅馬觀察報》說:「戰爭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生活,並將繼續改變它。」戰前,她的團體生活在赫梅利尼茨基(Khmelnytskyj),她們自1995年以來一直在那裡,現在她們不得不搬到一個叫馬特基夫茨(Matkivtsi)的小村莊,借宿方濟各小兄弟會的地方,好能繼續幫助那些從受戰爭影響最嚴重地區逃出來的人們。

戰爭不僅擾亂了修女們的外在生活,「我在心理和精神上也發生了變化,這種情況給我與天主的關係以及我的信仰生活帶來問題」。2月24日,斯維特拉娜修女和其他修女在文尼察附近的一個小村莊,早上她們被爆炸聲驚醒。在片刻的困惑和慶倖之餘,不禁要問:「這怎麼可能?這真的發生了嗎?」。引起這些問題的「極度痛苦」揮之不去,當斯維特拉娜修女見到並傾聽那些曾經注視過死亡的人時,這樣的痛苦更為劇烈。她在軍事醫院探望過受傷的士兵和九死一生的難民。

「聆聽他們的述說,引發了很多對天主的問題,其中有關於惡的本質的問題。在戰爭之前,我知道惡的存在,但它並沒有像現在這樣觸及我們的生活。這是另一個現實,天主也臨在其中,祂在那裡受苦,被釘在十字架上。而天主回答我說:『你想和我一起進入這個現實嗎?』我不想為自己創造虛幻的世界而逃避現實,我想進入這個現實,在那裡做盡可能多的好事。」

在馬特基夫茨,聖神傳教會修女在花地瑪聖母朝聖地與方濟各住院會的會士們一起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在戰爭開始時的幾個星期,他們為難民組織了一個避難所。隨著時間的推移,國內流離失所者的人數減少了,所以修女們決定建立一個小型的人道主義援助中心:她們向難民分發衣服、食物和藥品,還花時間傾聽他們的心聲。斯維特拉娜修女說:「重要的是讓他們知道,他們可以來這裡,他們將得到幫助和傾聽。」

她的同會姊妹維多利亞(Victoria)修女也分享了自己的祈禱經驗。戰爭開始時,她在希臘,從2019年起她一直在耶穌會難民服務社(Jesuit Refugee Service)服務。

「第一週的時候我只會哭泣,看新聞,給我在烏克蘭的朋友和家人打電話,日夜祈禱。我告訴他們,如果他們處於危急情況下,可以寫信給我。我的一個朋友住在基輔地區的一個村莊,這些村莊在戰爭開始時被俄羅斯軍隊佔領。有一段時間,她和家人躲在一個地窖裡,他們不知道是該逃還是該留。她一直要求我祈禱。我祈求天主說:『拯救他們吧,幫助他們逃跑,並且不被發現。』當他們成功逃脫時,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在那些時刻,祈禱變得像呼吸一樣重要。所以她決定返回烏克蘭。她在赫梅利尼茨基的姐妹們都反對,因為全國各地都有爆炸的風險。維多利亞修女說:「但我來自克里米亞,我已經失去了一次祖國。這就是為什麼我決定要回到烏克蘭。我想與我的人民分享他們的恐懼、痛苦,同時也分享他們的信仰。」她坦言,看到馬特基夫齊的花地瑪聖母朝聖地每天都有這麼多祈禱和慶祝活動,她感到很驚訝。來到這裡的流離失所者經常要求修女們與他們一起祈禱,或為留在受災最嚴重地區的親人祈禱。

斯維特拉娜修女補充說:「過去的兩個月,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緊張的傳教時間,見證天主在這裡的臨在。過去我對天主的經歷給了我信心,儘管我們會經歷巨大的考驗和痛苦,儘管代價會很高,但回報也會很高。我的經驗告訴我,天主從不和我們開玩笑,如果祂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意味著祂知道我們會度過難關,祂將把我們抱在懷裡度過這一切。」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俄羅斯導彈襲擊烏克蘭一座古老的正教隱修院

圖片:svlavra.church.ua

位於烏克蘭頓涅茨克州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聖母安眠隱修院5月30日遭到俄羅斯的導彈襲擊。莫斯科正教宗主教區官方網站於6月1日宣布了這一消息,報導了頓涅茨克和馬里烏波爾大主教區的一份聲明:「我們痛心地宣布,5月30日,在衝突期間,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聖母安眠隱修院内第三和第四建築物遭到破壞。」

該聲明寫道,在襲擊中,隱修院院長、一位隱修士和一位修女遇難,另有三位隱修士受傷,平信徒死傷人數不詳。宗主教區籲請衆人「為遇難者安息和受傷者快速康復祈禱」。

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聖母安眠隱修院歷史悠久,它隸屬於莫斯科宗主教區管轄的烏克蘭正教會。據某些史料記載,該隱修院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3世紀,當時基輔石窟隱修院的隱修士因蒙古人的入侵而逃離,躲避到斯維亞托戈爾斯克建立了這所隱修院。

另據宗教新聞社(Sir)6月2日報導,在近一百天的戰爭中,儘管該隱修院曾多次遭到襲擊,但流離失所的平民在此找到了避難所。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教宗方濟各:不要把烏克蘭的小麥作為戰爭的武器

教宗方濟各在6月1日週三的公開接見活動結束前,呼籲國際社會,應努力解決因持續的戰爭使烏克蘭出口的小麥滯留在港口的問題。

教宗這樣説道:「烏克蘭出口的小麥被封鎖,這引起極大的擔憂,數百萬人的生命,尤其是最貧窮的國家,都依賴這些小麥生存。我痛心地呼籲有關方面,應盡一切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並保障享有糧食的普遍人權。請不要把小麥這基本的糧食作為戰爭的武器!」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梵蒂岡新聞網專訪:與教宗一起念玫瑰經的烏克蘭家庭

圖片:Vatican Media

在羅馬聖索非亞堂從事志願服務的博伊科(Oksana Boyko)把孩子送去聖艾智德團體開設的「和平學校」上課後,得空通過電話與梵蒂岡新聞網講述她在羅馬避難和服務的經歷,以及她對於跟教宗一起誦念《玫瑰經》的期盼。這名40歲的烏克蘭婦人曾於2008年在羅馬宗座天使大學求學,後來返回家鄉。烏克蘭陷入戰亂後,她們一家人逃離祖國,在羅馬尋得棲身之地,並為逃難的同胞提供志願服務。

圖片:Vatican Media

博伊科表示,當羅馬聖索非亞堂的本堂神父邀請她與教宗一起誦念《玫瑰經》時,她剛開始有些恐懼不安,擔心四個孩子裡面年紀比較小的兩個會不守規矩。但是,博伊科明白這次祈禱活動的重要性。她說:「戰爭應該從地球消失,絕不可被視為正義之戰。我希望這次祈禱活動將能有助於走出這場凶殘的戰爭,但願戰爭的概念就此消失。」

這名婦人十分親近聖母瑪利亞,而且總是向她的孩子們解釋:「天主和聖母不是外人。聖母向天主旨意說了『是』,成了我們眾人的母親」。博伊科出生在虔誠的教友家庭裡,從小跟著祖母熱心敬禮聖母,特別是在五月聖母月期間。《玫瑰經》是她家裡的日常祈禱。博伊科分享道:「我每懷上一個孩子,就買一串玫瑰念珠,在懷孕期間用它來念經。現在孩子們知道,他們每個人都有一串屬於自已的玫瑰念珠。」

談到在羅馬聖索非亞堂為烏克蘭逃難同胞的服務,博伊科說:「起初,我常在聖堂裡仰望著耶穌像和聖母像,注視著他們的眼神,懇求他們幫助我不要犯錯。事實上,很多人想要幫忙,但這善意卻會犯錯,例如:提供了錯誤信息,助長了不正確的期待。」

這名婦女認為,在處理難民事務時,最微妙的關鍵是溫柔:對難民要溫柔,對不得不因炸彈而拋棄一切的人要溫柔。接著是要迅速理解如何幫忙。博伊科說:「有些人想要講述他們的一切經歷,但我們沒有時間聆聽。於是,我們安排了我們烏克蘭裔的心理醫師。」

今年3月份,每天約有500人前來羅馬聖索非亞堂提供協助,他們的背景「各不相同,膚色也不一樣」。博伊科向所有伸出援手的人表達感謝。令她最感動的是,才抵達一週的難民就投入志願服務。「剛撒下的善的種子,一週就長成另一個善。我在每個人身上看見了與生俱來的行善意願」。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教宗將在2022年5月31日於聖母大殿為和平誦念玫瑰經

 

教宗方濟各將於5月31日,聖母月最後一天,在羅馬的聖母大殿與世界各地的信徒為和平誦念玫瑰經。屆時,將與一些有戰爭的地方的朝聖地進行連線。

《鹽與光》將於電視及網上進行英語直播
歡迎大家與教宗一起誦念玫瑰經。
播放詳情如下:

按此收看直播

日期:2022年5月31日

加拿大東岸時間:中午12時

加拿大西岸時間:上午9時

中港台澳:晚上12時

英國時間:下午6時

位於羅馬聖母大殿左側的和平之后聖母瑪利亞雕像(CNS photo/Cindy Wooden)

宗教座促進新福傳委員會的一份公告指出,教宗將於羅馬時間5月31日下午6點,在聖母大殿左側和平之后聖母瑪利亞雕像前誦念玫瑰經,渴望為世界帶來希望的標記。與教宗方濟各在聖母大殿一起祈禱的人士中,有最近初領了聖體和已領受堅振聖事的青少年、童軍、在羅馬的烏克蘭團體的家庭、梵蒂岡警衛隊和教宗瑞士衛隊成員,以及3個以和平之后聖母瑪利亞為名的堂區信友和聖座各部會成員等。

此外,宗座促進新福傳委員會的公告稱,屆時,將與世界各地的國際朝聖地,以及一些目前受到戰爭或政治極不穩定影響的國家的朝聖地進行連線,好能同時參與這項祈禱活動。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再次念到烏克蘭,也表示隨時願意去莫斯科會見普京

CNS photo/Alexander Ermochenko, Reuters

教宗方濟各於5月1日誦念《天皇后喜樂經》之後,談到從當天開始的聖母月,邀請「衆信友和基督徒團體在5月份每天都為和平誦念《玫瑰經》」。接著,教宗的思慮轉向烏克蘭的馬里烏波爾城,即「瑪利亞城」,她遭到了殘酷的轟炸和摧毀。教宗說:「此時此刻我再次要求,為困在那個城市鋼鐵廠的民衆開啓的人道走廊暢通無阻。」

「我痛苦悲傷,牽掛著烏克蘭人民的痛苦,尤其是最弱小、老年人和兒童。從那裡甚至傳來兒童被逐出和流放的可怕消息。在看到人性可怕倒退的同時,我與許多感到悲痛的人一起質問,人類是否真的在尋求和平;是否願意避免軍事和舌戰的不斷升級;是否在盡一切可能讓武器消聲。」

最後,教宗沉痛呼籲:「我們不要屈服於暴力和武器惡性循環的邏輯。應走上對話與和平的道路。」

CNS photo/Paul Haring

此外,意大利《晚郵報》5月3日發表了教宗方濟各與該報社長馮塔納(Luciano Fontana)和副社長薩爾扎尼尼(Fiorenza Sarzanini)進行的訪談,内容主要涉及烏克蘭戰爭。教宗簡述了聖座從2月24日至今為停止戰爭所盡的努力,並表示他向普京總統提出了願意立即前往莫斯科的意願。

教宗說:「開戰20天後,我請帕羅林樞機轉告普京,我願意前往莫斯科。當然,這需要克里姆林宮領導人允許敞開幾個門窗。我們還未得到答覆,我們仍繼續提出這要求,即使擔心普京無法也無意在此時進行這會晤。但這種暴行怎能不去制止呢?25年前,我們在盧旺達經歷了同樣的事。」

關於這場戰爭的原因和武器「貿易」,教宗指出,只有少數國家反對提供武器的醜聞。

至於引起戰爭的原因,教宗表示:「也許是北約在俄羅斯的門前叫囂,因而激起一種憤怒,導致克里姆林宮反應惡劣,引發衝突。」

關於向烏克蘭人供應武器是否正確,教宗說:「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離得太遠了。但明顯的是,那裡正在試驗武器。俄羅斯人現在知道裝甲車沒什麽用處,正在考慮其它的東西。戰爭的原因正在於此:測試人們所生産的武器。」

教宗現在不會去基輔,他認為必須先去莫斯科。在重申為停止暴力升級已作和能作的努力後,教宗表明:「現在我不去基輔。我感到不能去。我必須先去莫斯科,先與普京會晤。但我也是一個司鐸,我能做什麽?我盡我所能,如果普京敞開大門的話。」

關於去莫斯科的話題,教宗也著眼於與正教宗主教基利爾聯手行動的可能性。他談到3月15日與宗主教的40分鐘視頻通話、基利爾對這場戰爭的「辯解」,以及取消6月在耶路撒冷的會晤。

教宗表示:「我聽了他的述説,然後對他說:我對此一無所知。兄弟,我們不是國家的輔祭員,我們不能使用政治言辭,而應說耶穌的話語。我們是天主同一個聖潔子民的牧人,因此我們必須尋求和平的道路,讓武器停火。宗主教不能變成普京的輔祭員。我與他定於6月14日在耶路撒冷見面,這將是我們第二次面對面地相見,與戰爭毫無關係。但現在他也同意我們先停下來,免得成為曖昧的信號。」

教宗的視野進一步擴大,談到在一個有戰爭的世界中人民的權利,那是常被提起和令人擔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教宗表明:「這不是一個 警報,而是對事物的觀察:叙利亞、也門、伊拉克,以及在非洲一場又一場的戰爭。這裡面都有國際利益。一個自由國家能對另一個自由國家開戰,這不可思議。在烏克蘭似乎是其他人在製造衝突。唯一關乎烏克蘭人的,是他們在頓巴斯作出的反應,但這是十年前的事,是陳舊話題了。當然,他們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民族。」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教宗與聯合國共同呼籲烏克蘭戰爭在復活節停戰

2022年4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與烏克蘭難民會面時親吻來自遭俄軍屠殺平民的基輔西北方的小鎮布查(Bucha)的烏克蘭國旗。(CNS photo/Paul Haring)

聖座新聞室在4月21日發表公告,公告表示,羅馬聖座和教宗方濟各加入到聯合國的停戰呼籲中,根據儒略曆,復活節將在4月24日慶祝。該停戰呼籲是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Manuel de Oliveira Guterres)與烏克蘭東方天主教會大總主教舍夫丘克(Sviatoslav Shevchuk)於4月19日共同發出的。

聖座公告指出,「要祈求上主的護佑,讓那些被困在戰區的民衆能夠撤離,祈願和平很快恢復;並要求各個國家的領導人要傾聽人民和平的呼聲。」

烏克蘭資訊

烏克蘭的求救聲:教宗,求你救救掉入馬里烏波爾陷阱的人民

2022年4月20日,烏俄衝突期間,烏克蘭南部港口馬里烏波爾的撤離市民在等待登上公共汽車離開該市。(CNS photo/Alexander Ermochenko, Reuters)

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的局勢是個死亡陷阱。人民試圖讓求救聲盡量傳得又高又遠,甚至傳到教宗耳裡,因為對他們來說,教宗是「最後一個希望堡壘」。

切爾尼樞機在復活節八日慶期內向梵蒂岡新聞網表示,他接獲了一封由「馬里烏波爾捍衛者的母親和妻兒」聯合署名的求救信,信函的最終收件人是聖父教宗。樞機表示,這封信函凸顯出教宗「從一開始就表明的事」,即:「戰爭毫無理性可言」;教宗在今年度的復活節文告中再次強調了這點。

這封信函輾轉來到梵蒂岡,經由烏克蘭國家電視台一名記者的手、送到了宗座促進人類整體發展部臨時部長切爾尼樞機那裡。信中寫道:馬里烏波爾這座城市在一天廿四小時的襲擊下「化為灰燼」,成了「歐洲第廿一世紀未曾有過的人道主義災難」的中心。「圍城的不可接受性的問題勢必會再興起」,整座城市遭受「無差別攻擊」、毫無道理的毀滅和苦不堪言的磨難,而城裡的百姓理當得到國際人道法的保護。

雖然每天撐不下去的人數「與日俱增」,但是「聖父教宗仍然能幫助受苦者」。在馬里烏波爾奮勇抵抗的人們的妻小向教宗發出如此呼聲。這些婦女約有一百人,主要分成醫療組和膳食組。她們指出,現在有上百個受傷的平民和戰士得不到任何治療,因為藥品和消毒器材用完了。為此,「他們應該撤離戰場」。

信函中也描述了亞速鋼鐵廠的情況:那裡成了衝突前線,而在鋼鐵廠內除了烏克蘭軍隊以外,還有大約一千名平民。信函寫道:「從戰鬥之初,這些人就認為跟戰士生活在一起不僅能保障安全,而且有機會得到糧食、飲用水和醫藥治療。然而,對許多婦女和孩童來說,那裡現在似乎變成了一個『陷阱』,就連糧食和飲用水都無法送達。」

切爾尼樞機表明,「這個在絕望中發出的哀求也面向所有能通過人道走廊和停火來提供援助的人;此時此刻,如此局勢需要的正是停火」。值此復活節八日慶期,我們懷著堅信上主已經復活的信德和喜樂,同時也要「承擔起我們在烏克蘭和在世界其它地方忍受這個恐怖又不理性的戰爭的弟兄姊妹的磨難和痛苦」。

這封寫給教宗方濟各的求救信最後表示,婦女、孩童和傷員不該在世人眼中這麼死去。他們是「今天的殉道者」。「您幫助他們撤離馬里烏波爾的援助,將成為真正的父愛舉動、善牧的協助和真正的慈悲善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烏克蘭資訊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