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河北邯鄲(永年)教區主教座堂舉行落成啟用儀式

圖片:信德網

2020年10月6日,中國河北邯鄲(永年)教區主教座堂舉行落成啟用儀式。邯鄲教區主教座堂自2016年開始建設,歷時4年多,終於完工啟用。今後,主教座堂周邊的教友們將可以在這一宏偉現代的教堂內參與主日彌撒。

當天上午10時,主教座堂落成感恩祭隆重舉行,由邯鄲教區孫繼根助理主教主禮,24位神父共祭,20 多位修女及800多位教友參禮。彌撒後,邯鄲教區秘書長周慶剛神父主持了主教座堂啟用儀式。

孫繼根主教在啟用儀式上,回顧了邯鄲教區主教府及主教座堂的建設歷史和過程。主教表示,自1980年邯鄲教區正式確立以來,一直沒有主教座堂。如今,邯鄲教區終於有了主教座堂,這不但是天主特別的眷顧,也離不開所有神長教友及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

最後,孫主教代表教區對大家致以感謝,並希望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以耶穌基督為榜樣,活出信仰的美好,樹立教會的良好形象,為信仰作生活的見證。

據悉,因現在仍處於疫情常態化防控時期,主教座堂的祝聖時間還要視情況而定。在條件允許的時候 ,再舉行祝聖典禮。主教座堂之外的其他附屬建設仍在陸續裝修當中。

來源:信德網

中國福建省閩東(福寧)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辭職

各位敬愛的主內兄弟姊妹們:

願天主的恩寵充滿你們的心靈!

各位敬愛的主內兄弟姊妹們:現在我先給你們說句「對不起」,今晚要多佔你們一點點時間,與你們分享近期內所發的一些事情與本人的一些立場;但這些事情與立場跟你們可能也有一點點間接關係:就是有關中國教會或直接說就是我們教區的狀況,這可能是新時代標記,教會的新篇章;在這樣多采多姿的歷史時刻,需要有大才、大智、大德與大學問識時務的俊傑,才能跟上時代或與時代同步伐甚至趕到時代的前頭領導時代。本人天性愚蠢、頭腦陳舊又不通,出生西隱窮村的看牛仔,無才、無德、無智、無能、無學問:面對這變化快速的時代,眼花撩亂,頭暈目眩。但感謝天主賜給一點自知之明,明白自己被已時代甩了一大段,自己跟不上時代但不要拖時代的後腿,成為時代進步的障礙。因此,自己八正一點,就退避三舍—自行離職,並且此離職的決定以於上個月呈稟聖座。

因此,現在決定:

1.自明天開始就不再參加所有的公開活動,今晚是最後一台公開彌撒;明天開始只舉行私人彌撒(就是沒有教友參與的)每位教友可以就近領受聖事參與彌撒;去年聖母升天瞻禮本人也已經在這裏講過,不論簽字與不簽字的神父所施行的聖事都是合法的。

2.退出教區管理組織,專務念經,除了個人良心問題,需要辦告解以外,其他事務一律向所屬本堂神父或直接到寧德向詹思祿主教請示。

3.有關彌撒獻儀的去向與用途,自去年以來,就有很多人來詢問;本人現在可以明確告訴大家:所收的彌撒獻儀一分一釐都須上交教區(這是我們教區三四十年來的慣例與規定),統一由詹主教以及詹主教所領導的神長們管理監督;本人已退出這監督機構,無能力也無資格再進行監督;你們也沒必要將你彌撒獻儀轉交到我這裏,從明天開始我這裏就拒收彌撒獻儀,教友們所有彌撒獻儀可就近交給本堂神父或其他可靠的人。

4.教友們要牢牢記住,你們信的是天主的教,不是人的教;人會變,天主不會變。

最後叮囑:不論在什麼情況下,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產生了什麼就變化,你們都不要忘記天主丶不要對天主的誡命忽略丶不要讓完整的信德受到損害、不要放鬆救靈魂的大事。

現在本人就要離職了,請求大家寬恕我的軟弱無能,特別是在職期間給大家造成的冒犯!願慈愛的天主天天跟你們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

你們不稱職看牛仔郭希錦味增爵

2020年10月4日星期日晚

郭希錦主教簡介:

1958年12月20日出生於福安市溪潭鎮西隱村。自幼領洗入教,聖名:味增爵。

1975年於留洋在徐忍成神父手下初領聖體;

1978年,在西隱由葉而適神父手中領受堅振聖事;

1980年1月1日,入教區文藻神哲學院學習;

1984年元月26日,由甘肅天水教區李新生主教手中領受鐸品。晉鐸後與朱如慈神父共同負責修院工作,並為修生授課;

1985年開始協助主教處理教區事務;

1988年,擔任文藻神哲學院院長;

1990年首度被捕,1992年釋放。獲釋後開始編寫“仁愛聖心小姐妹會”會規,並全面負責籌備成立修會工作;

1993年兼任中國大陸主教團秘書,協助魏景義秘書長的工作。不久後再次被捕,1994年釋放;

1994年秋,帶領福寧教區和溫州教區修生到陝西師範大學學習;

1996年,第三次被捕,數月後獲得釋放;

1999年溫州主教及司鐸全部被捕,教友成為無牧之羊,郭希錦神父兼任溫州教區署理,為時短暫;

2005年9月,被選為福寧教區秘書長並繼續兼任修院院長與參議員;

2008年12月28日由黃守誠主教祝聖為福寧教區助理主教,並獲得教宗本篤十六世委任;

2016年7月30日,黃守誠主教去世。根據教會法,郭希錦助理自動升任福寧教區正權主教。

臨時協議簽署後,詹思祿副主席成為合法正權主教,郭主教被降格為輔理主教。

相關報導:

【天亞社】閩東輔理主教郭希錦辭職,觀察家:與羅馬指示不一致有關

聖座國務卿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

CNS/Paul Haring:攝於2017年3月22日教宗公開接見活動。

【轉載自天亞社‧香港訊】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然而,中國教會續簽協議行動意見不一。

帕羅林樞機2020年9月14日對傳媒表示,他認為北京會想延長協議,他自己亦希望如此。

據《路透社》2020年9月15日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指,若中方也同意延長協議效期,這會按照先前協議的原樣繼續實施,又認為中方對此不會有異議。該消息人士認為,參與協議事宜的教廷官員提議延長效期,教宗方濟各已批准將該份主教任命協議延長兩年,「我們認為,謹慎的做法是將協議再延長兩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十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梵就續簽臨時性協議進行磋商事宜時,他回應說,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協議近兩年來得到順利實施。

梵蒂岡目前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中梵關係改善令人擔心促使台梵斷交。教會媒體《America Magazine》在9月15日報道,教廷希望在華設常設代表處,而且可望促成帕羅林樞機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晤。報道指,他們雙方會面將是為中梵建立外交關係鋪路,但大陸當局的前提是教廷必須與台灣斷交。對此教廷消息來源表示,「這些問題尚未在目前的雙邊談判中被觸及」。

據《中央社》報道,台灣外交部於同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歐江安表示,台灣已注意到帕羅林樞機的相關談話,將密切觀察教廷與中國大陸的聯繫。而台灣與教廷也有保持密切聯繫,且溝通管道相當暢通。

歐江安又說,有接獲教廷再三保證,跟中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屬教務性質,不涉及邦交,請台灣毋須擔心。

中國教會受協議影響深遠,信眾對協議續簽意見不一

華北地下教會保祿神父對帕羅林樞機的回應表示不滿,認為他根本不了解大陸教會的真實狀況,也沒有面對現實,令人遺憾。

他指出:「帕羅林樞機說教廷簽署協定的目標是盡可能使教會生活正常化,但自從中共掌權之後,大陸教會生活一天都沒有正常化過,不是被壓迫,就是被管制,連反對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並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更加惡劣,對教會的打擊越來越嚴重,我都不知道樞機所說的正常化是什麼。」

保祿神父表示自從2018年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後的這兩年時間,他所處的教堂不僅幾次被政府威脅要封禁,連孩子都不能進教堂,更不用說瞻禮時舉辦慶典活動,一切教會活動都被當地政府管控,牧靈工作苦不堪言。

他說:「如果如樞機所言,這個協議是一個實驗性的,那麼地下教會就是那實驗品。這兩年內被打擊最大的就是地下教會,即使有些教區的地下主教公開,但地下團體依然是中共打擊的目標,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想要尋求和平的協議,而是做成更多災難的協議。」

安徽公開教會團體教友李達旦對簽署協議表示看不懂,兩年過去了沒有看到這份協議的益處在哪裡。「如果說兩年前沒有看清中共政府的真面目,所以簽署,這還說得過去,但這兩年間發生種種針對教會的迫害,教廷還沒看到嗎?」

他續說:「即使沒有人從大陸向教廷傳遞消息,但國際新聞也有關注吧,他們也沒看到嗎?河南被破壞掉了,今年我們安徽省又開始拆十字架,難道這就是協議所要求的嗎?」

李達旦對教廷的表現頗為失望,他認為教廷應該是維護教友和教會的利益,但沒想到這協議卻是為當局助威。「清末時期,清政府和義和團迫害教會的時候,西方國家都知道為教會討個公道,如今梵蒂岡作為教會最高機構,卻不敢對中共有半點聲討,感覺天主都睡覺了。」

李達旦對帕羅林樞機所說的協議,能夠使中國教會與聖座和教宗保持聯繫表示懷疑,他說如果真的能夠保持聯繫,教廷就不會裝糊塗,「明明大陸教會被中共迫害,他們卻視若罔聞,連個譴責的態度都沒有」。

據悉,李達旦所在的宿州天主堂十字架已經被當局強拆。

不過也有教友贊成續簽協議,山東濟南教區劉瑪利亞就表示歡迎。她認為不要太急於給協議下定義,既然教宗簽署了,就代表了這是天主的意思,作為教友只要服從就好。

她說:「既然樞機都說這個協議是實驗性的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要給雙方時間,要看最後的結果,不要被眼前一時的變化而蒙蔽眼睛。暫時的困難是有的,但這並不表示永遠都這樣。」

對於大陸政府對教會的壓迫,劉瑪利亞表示這或許是為了更好執行協議而做的暫時舉動,「政府對地下教會的打擊其實能夠理解,就是要讓他們歸到咱們(地上)教會來,哪有在中國還不聽政府的教會?地下的神父到處亂跑,一點也不受政府控制,這是不對的,家有家規,國有國法。」

劉瑪利亞對協議的續簽持樂觀態度,她表示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服從國家的管理,聽從教宗的教誨,就不會亂了。

來源: 天亞社中文網

中國浙江寧波教區舉行金仰科助理主教就職主教儀式

圖片:中國天主教

據《中國天主教》報導,2020年8月18日上午,經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同意並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天主教寧波教區舉行金仰科助理主教就職主教儀式。62歲的金主教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第六位公開就職的主教。

就職儀式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主教馬英林主持,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書。金仰科在就職儀式上莊嚴宣誓,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金仰科主教主祭彌撒。

參加本次活動的有浙江省天主教愛國會、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負責人和寧波教區教職人員、教友近200人。

金仰科主教個人簡介

金仰科主教,浙江慈溪人,1958年1月出生,畢業於上海佘山修院,1990年晉鐸後一直在寧波教區服務。金主教於2012年,由其前任寧波教區胡賢德主教秘密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2014年任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副主任,2017年任寧波市天主教愛國會主任。

一、貧苦童年 空白信仰

1958年金仰科出生於浙江慈溪新浦鎮浦沿村的一個貧窮的家庭,一個姐姐,三個弟弟,他排行老二。父親在藥店裡幫忙配中藥,直到退休,工資不高。媽媽從年輕時就體弱多病,長年吃藥,一家人生活得很是艱難。因為全家是城市居民戶口,而城市居民戶口是沒有土地的,在當時來說,沒有土地,溫飽都可能成問題。對於金仰科一家來說更是如此,全家七口不僅沒有土地,父親又掙錢不多,再加上母親長年生病吃藥,是全村中最窮的一家。孩子們讀書時,學校同情他們家的處境,免去了全部的學費和書費。就連建房的土地也是教會幫忙找的,鑑於金神父一家的情形,老神父茹公跟管堂的胡歧先先生商量後,決定在教堂對面的一塊空地上給他們家蓋三間房子。

父母雖然是老教友,但在那個沒有信仰氛圍的年代,也只是自己做個祈禱,沒有聖事禮儀的滋養,金仰科雖然從小領了洗,但從來沒有進過教堂,很少聽到過信仰的道理,信仰為他來說幾乎是一片空白。

二、突遇事故 發現真神

雖然人人厭恨痛苦,但它往往會把人帶入生命的深處,引人尋求人生的意義,把人引向真理的思考。很多人是在痛苦中找到了天主,卻在狂歡中迷失了方向。聖依納爵就是藉著戰場上的一顆子彈走出了虛幻,歸依了天主,成為了聖人。金仰科也是在一場變故中發現了天主並跟隨了祂。

1974年金仰科高中畢業,在校期間成績不錯,深受老師的器重,一直是語文課代表。

1975年,他成了開花機(社辦廠)的一名機修工,工作非常出色。有一次,金仰科在工作中抬著齒筒機,不小心被尖銳的石頭割破了腳,腳底嚴重受傷,臥床將近三個月,一動都不能動。在這孤獨難熬、寂寞無聊的日子裡,如何打發時間成了金仰科的難題。

金仰科的姐姐是一位知青,自從落戶到六甲村以後,就非常熱心,在這個時候,她向王先寶老教友借了一本聖書《露德聖母與伯爾納德》,給弟弟送了過去。於是金仰科就靠看這本書打發時間,沒想到,就在這本書裡他發現了生命的根源,天主,並把他帶進了探索真理的道路。

他說:「看完此書之後,我就想這個世界上也許真的有一個神,否則很多奇蹟無法解釋。但這時也沒絕對的把握,於是我下定決心,繼續把這個問題探究下去,如果真的有神,我願意把自己完全獻給祂,如果沒有神,我就可以隨心所欲了,不需要約束自己了。」

隨後他找來了很多聖書,希望在這知識的海洋裡找到「神」的答案。其中聖奧斯定的《懺悔錄》這本書改變了他的命運,透過奧斯定的一生,他確定了天主的存在,奧斯定的歸依深深地打動了他,扭轉了他的人生方向。 「我也願意和奧斯定一樣歸依天主。」金神父回憶說。

當然,從認識天主到順服天主,金神父還有一段路要走,這是一個充滿了掙扎的過程。姐姐知道了弟弟的心願後,滿心歡喜,當弟弟可以下地走動的時候,便帶著他去六甲村的教堂參加祈禱。自從有人類以來,魔鬼就和天主爭奪人靈。當金仰科祈禱時,魔鬼也來搗亂,剛開始祈禱就汗流浹背,很累很艱難,他說:「當時我感覺有很多邪惡的東西跟著我,讓我放棄天主,誘惑很大,掙扎強烈,但同時我也感覺有另一種力量讓我不要放棄。」在這個時候金仰科開始默想耶穌的苦難,求主助佑他犧牲享受,跟主前行。慢慢地誘惑退去了,從這以後金仰科開始享受犧牲帶來的果實,他愛上了祈禱,喜歡在祈禱中與天主交往,汲取恩寵和力量。

病癒之後,金仰科回到了單位上班,工作之餘便和教友們一起祈禱。除了祈禱之外,聖書是他閒時的精神食糧,他看了很多的靈修書籍,藉著閱讀,他的信仰在不斷地成長,與天主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他說:「通過看聖書,我懂得了世界是暫時的,一切都要過去,人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注目永恆,生命最大的自由就是生活在天主的愛里。」

三、蒙主寵召 犧牲前程

1976年年底,茹公老神父在家裡做彌撒,彌撒後很慈祥地對金仰科說:「阿科!你可以去做神父了!」

金神父表示:「聽到老神父的這句話,我想,這是天主在藉著神父召叫我。當時我們教區教友多神父少,只有幾位老神父,我作為年輕人,願意擔負這個責任。」

就是在這一天,聖召的種子深深地埋在了金仰科的心田。

1977年12月,金仰科被招工到國營企業慈溪第一棉紡廠工作,一直到1985年離開,他工作勤奮,成績突出,倍受領導重視。這裡70%以上都是女員工,三班倒,工作很辛苦,然而不管多累,金仰科的祈禱堅持不輟,經常是邊工作邊祈禱,趕上歇班時便回家參加教友們的聚會;只要閒下來,聖書依然會捧在他的手上,為靈性汲取營養。他說:「透過我的經驗,我認為看聖書非常重要。」後來通過考試,金仰科進入到廠財務科,後來又被提升為副科長。

1983年,廠裡的書記派金仰科去上海參加培訓,為期一年。臨走之前,書記對他說:「好好接受培訓,回來後給你找個好對象。」同時也告訴了他那個女孩子的名字。然而金仰科說:「我不需要了。」

培訓期間,金仰科聽說教區的修道院,教會沒有認可,教區也沒有再往那裡送修生,看到這樣的情況,金仰科不知道自己的修道夢想要拖到什麼時候,開始有些動搖了,並有了結婚的念頭。後來,寧波的袁克凡老修女(平時經常給他做靈修輔導)知道了這事,寫信給他說:「我願意做莫尼加,哭著把你這個奧斯定給找回來。」聽到這句話金仰科哭了,藉著這句話,他肯定了自己的聖召,無論如何一定要繼續自己的聖召之路。

1984年培訓結束,他回到棉紡廠繼續工作。

1985年金仰科放棄一切準備,去了上海佘山修院讀書。但當他向領導提出辭職時,他們不肯放手,開會給他做思想工作。書記說:「上海的主教為信仰受了很多苦,坐了那麼多年的牢,你也願意走他的路嗎?如果你留在這裡你會有很好的發展前途。」在領導們看來,金仰科是放著幸福不享,主動去找罪受,簡直不可思議。保祿宗徒曾說:「我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其餘一切我都視為糞土。」同樣,對於金仰科來說,在天主面前,再好的前途也失去了亮色。他拒絕了挽留,毅然隨主召叫,離開了棉紡廠。面對金仰科的離去,領導們失望至極。

四、走進修院 再遭誘惑

1985年10月,金仰科來到了上海佘山修院,修道期間學習成績優異,每年都考第一,各科老師都非常喜歡他,曾經做了兩年班長,當時修院設了神修獎,由金仰科和邢文之兩位修士獲得。

1989年,馬上要祝聖執事的時候,魔鬼再次向金修士展開了猛烈攻擊。他說:「快要被祝聖為執事時,突然間我不想做神父了,感覺在我面前有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尤其是獨身方面我受不了,想到將來的挑戰,我對自己沒有了信心。」

這種掙扎和分辨持續了半年的時間,最後,金修士給教區呈上一封不想修道的信。教區的徐吉偉神父知道這事後鼓勵他說:「你這個是誘惑,在衝動中不能做決定,先靜下心來,找上海的陳雲棠老神父做個避靜,他很有經驗,相信對你會有幫助。」

金修士照神父的話做了,陳神父讓他把想法都寫下來,做靈修筆記,默想耶穌苦難和基督的召叫。在近一月的神操中,天主又從魔鬼手中把金修士奪了回來。從這以後,他的聖召再沒有動搖過。

1990年11月金修士被祝聖為執事。同年11月18日在上海佘山聖母大殿由金魯賢主教祝聖為神父。

五、堂區牧靈 帶病堅持

「基督第二」是神職人員的光榮稱號,要想相似基督,為救人靈,捨生致命的精神必須在牧靈行動中體現出來。犧牲自我是他們的信念,拯救人靈是他們的目標。

1991年,金神父被分配到了舟山市定海區天主堂擔任本堂。從修院來到堂區,金神父帶著滿腹學識和一腔熱火走上了牧靈崗位。他說:「我要把在修院裡所學的知識全都推廣出去。」

剛開始教友們對年輕神父的到來非常歡迎,神父在各方面的工作也很順利。首先為提高教友們的信仰素質,他想方設法辦培訓,廢寢忘食搞福傳。然而,當金神父推廣一些禮儀改革的時候,那些老教友們一時接受不了,不干了。當時教區要求手領聖體,老教友不接受,甚至強烈反對;按梵二要求把祭台上的聖體放到旁邊,教友們也接受不了。在這些事上,金神父的牧靈工作受到了很大的阻礙,他說:「感覺推廣點新的東西很難。」然而,在困難面前金神父沒有退縮,而是耐心地給教友們解釋,後來教友們也慢慢地接受了。

2001年,他著手修建大教堂,因原先的小教堂已無法滿足教友們的需要。為了讓教友們有一個參與禮儀的好環境,金神父不辭辛苦,無怨無悔,甘作奉獻。

長時間的奔波勞碌,再加上工作的壓力,金神父的身體漸漸地有些支撐不住,尤其是每天的彌撒講道,壓力很大。他說:「在修院學的東西都講完了,然而彌撒每天都在繼續,彌撒中的講道不能缺少,所以講道成了我的一大難題,非常焦慮,有時為了第二天的講道半夜都不能入睡,很是苦惱,雖然教友們都說講得不錯,但我自己覺得就跟炒冷飯一樣,很糟糕。」

神父的身體開始虛胖,渾身浮腫,肝臟也出現了問題,很是痛苦。在這種情況下,神父卻沒有因此而停止牧靈的腳步,工作依然在繼續,他說:「當時神父少,帶病也要工作,有時在去往堂口的路上,頭暈腦脹、噁心不止,但腳下的路還是要繼續。聽告解時,有時由於疲憊邊聽邊打磕睡,不管怎樣,我只有一個信念:天主召叫我做神父,我就要做個好神父!把一切奉獻給天主。」

後來不僅是自己的堂區,也去沈家門堂區、象山堂區幫忙。在壓力和病苦面前,天主成了金神父唯一的安慰、支持,神父祈禱和拜聖體的時間更多更長了,在祈禱中奉獻病痛,在奉獻中獲得安慰和力量。

1997年,金神父去河北獻縣教區參加一個神恩研討會,在這裡他領受了聖神的恩寵,充滿了活力,每天呼求聖神和他一起準備彌撒中的講道,焦慮竟然消失了。他說:「神恩對我很有幫助,使我在牧靈的勞累中也體驗到了做神父的輕鬆和喜樂。」

六、慈溪牧靈有特色 升任副主教

2004年,金神父被派到慈溪滸山服務。這裡的一個特色就是外地來打工的教友很多,這些人離開了家鄉,如果沒有教會的牧養,他們的信仰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出於對主內兄弟姐妹的愛護,為了讓他們能體驗到教會大家庭的溫暖,為了讓他們的靈性繼續得到滋養,金神父為他們成立了「教友之家」團體,把他們組織起來,在教堂裡給他們找地方,讓他們舉辦教會活動,例如:定期學聖經、家訪、朝聖等等,讓他們感受到了教會不分地域、不分種族的家庭溫暖。

不僅如此,每逢春節時,金神父犧牲與親人團聚的歡樂,去和那些回不了家的外來打工的教友們一起過年,這份大愛讓他們感動至極,雖然離開了家,但卻享受著一份無言的溫暖和感動。金神父說:「每年都和這些外來打工的教友們一起過年,我感到十分快樂。

2007年,金神父被選為教區副主教,「這完全是天主聖神的禮物,我知道自己無德無才,實不堪當,只有盡全力配合主教,做好我應做的工作。」在擔任副主教的同時,也兼任堂區本堂。談到堂區管理時他說:「在與副本堂合作時要考慮他們的感受,分配工作時以商量的口氣,不下命令,定期開堂區會議,邀請修女也參加,爭取大家的意見,不搞一言堂。」

堂區牧靈方面,注重培育教友們的福傳意識,尤其是把男教友組織起來,培育他們的信仰,成立佈道團體,在下面的堂口開展佈道會等等。在金神父的帶動和神父修女們的配合下,堂區的牧靈事業正邁著成熟穩健的步伐前進。

七、神職界面臨的挑戰

金神父說:「今度奉獻生活者的最大挑戰就是『世俗化』。今天是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媒體、電腦、網絡等,這些對神職人員衝擊力很大,在給人們帶來方便和知識的同時,也給度奉獻生活的人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很多神職人員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了網絡上,以致於忽略了自己的牧靈工作和自身的靈修。上網佔用了祈禱和拜聖體的時間,聊天佔用了讀聖經和聖書的時間,甚至有教友請終傅時都還捨不得放下手中的鼠標,這些都是神職人員非常危險的信號,如果長年累月地繼續下去,勢必會掉進時代的大染缸裡,讓天主的事業遭受損失。所有度奉獻生活的人都應該在網絡方面把握一個『度』。因為一位好神父會帶領很多的人升天堂,一位不好的神父也不會隻身一人下地獄。」

「現在神職人員在貞潔方面面臨著很多的誘惑,尤其是在網絡方面,有時一開電腦就會跳出一些『低級趣味』的畫面,所以有所選擇地上網非常重要,必須犧牲想看又不應該看的一些東西。既然完全奉獻給了天主,就需要時刻提醒自己,在這方面已經沒有了享受權力。作為一位度奉獻生活者,最重要的是與天主之間的關係,靈修第一,知識第二,沒有靈修,知識便是空殼。神父們自己要多看聖書和聖人傳記,並鼓勵大家也要多看,從中汲取靈性的營養。」

2020年11月18日,是金仰科神父晉鐸銀慶紀念日,他很喜樂地告訴大家:「現在回顧我的司鐸生涯,我很感恩,使我學會了對天主更深地信賴和交託。同時也感謝教區主教和司鐸團及修士、修女、教友們為我慶祝和感恩。願主恩賜本教區有更多地青年人回應修道的聖召。」

祈求天主恩寵的陽光撒滿金神父的每一步牧靈之路,願主之大愛陪伴他、護佑他生命的每一天!使他不斷地彰顯天主的光榮。

 

資料來源:

中國天主教

天主教信德網

神州佳音

中國山西朔州教區馬存國主教公開就職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頁

據天亞社(香港訊)報導,中國山西省朔州教區馬存國主教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公開就職。年僅四十九歲的馬主教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第五位得到中國政府認可而公開就職的地下主教。

就職禮儀在朔州教區主教座堂舉行,由同省的省天主教愛國會主任、省教務委員會副主任、太原教區孟寧友主教主持,中國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主教團批准書,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運城教區武俊維主教,和省兩會(愛國會及教務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長治教區丁令斌主教參禮。當天連同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代表、省天主教「兩會」和省內其他教區代表,以及朔州教區教職人員、教友,一共約有100多人出席。

馬存國在就職儀式上莊嚴宣誓,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馬存國主教主祭彌撒。

被問到有否向教廷匯報就職禮事宜,馬主教對天亞社說,因為還在疫情期間,具體事情他不清楚。他又說,就職禮的日子和禮儀,也是由省兩會決定的,然後報到一會一團。

就職禮低調完成,由意媒率先報道。雖然就職禮於九日舉行,但直至十三日才由意大利媒體《La Stampa》旗下專門報道教會新聞的《Vatican Insider》首次披露有關消息。

馬主教曾在二零一五年三月接受該報的記者詹尼‧瓦倫特(Gianni Valente)訪問,強調對中梵交談「寄予厚望」,認為「與政府對話還有助推動教會合一」。

圖片:信德網

馬主教在二零零四年獲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十六年後由「地下」轉為「公開」,馬主教坦言沒有什麼看法,「沒有感覺有啥變化,一樣的」。至於為何要公開,他只說:「不公開有些工作不好做。」

一九七一年出生,畢業於山西天主教神哲學院,九六年晉鐸。在他晉鐸八年後,就以三十三歲之齡,獲祝聖為朔州教區年青的助理主教。直至二零零七年,他的前任雒雋主教於三月安息主懷,馬主教自動繼承朔州正權主教一職。

按此閱讀更多內容

來源:天亞社中文網

中梵臨時協議後第四位中國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舉行公開就職

6月22日上午,經省教務委員會同意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天主教鳳翔教區舉行李會元就職主教儀式。

就職儀式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秘書長、省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西安教區黨明彥主教主持,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湖北省天主教兩會主席崔慶琪神甫宣讀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書,李會元作了莊嚴宣誓,他表示,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李會元主教主祭彌撒。

參加本次活動的有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代表、省天主教兩會人員、省內其他教區代表及鳳翔教區教職人員、信教群眾共155人,參會人員全部進行了核酸檢測。

李會元主教,聖名伯多祿,陝西岐山人,1965年10月出生,2011年5月任鳳翔教區候任助理主教,2019年4月任寶雞市天主教愛國會主席。

來源:陝西天主教

據天亞社(香港訊)報導,李會元主教是繼福建省福州教區林家善主教就職後,兩周內第二位得到中國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亦是中梵臨時協議後的第四位。

就職禮於六月廿二日在教區聖若瑟主教座堂舉行,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秘書長、西安教區黨明彥主教負責授予禮冠、權杖和權戒。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區神父對天亞社說,就職禮後的彌撒由李主教親自主祭,陝西各教區主教均有出席共祭,包括黨主教、漢中教區胥紅偉主教、榆林教區楊曉亭主教、周至教區吳欽敬主教、三原教區韓英進主教,和渭南同長平主教。

該教區神父又說,出席者不到二百人,包括鳳翔教區全體神父外,還有該省的一些神父,及該教區的各堂區會長和教友代表參加,「當局說還在疫情期間,所以人數還是要限制」。

中梵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廿二日就主教任命問題簽訂臨時的秘密協議,期間陸續有地下教會團體的主教公開就職,包括廣東省汕頭教區莊建堅主教、河南省南陽教區靳祿崗主教,福建省福州教區林家善主教,而李主教便是第四位獲中方承認的地下主教。

據時任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在二零一七年的文章指,全國有三十多位地下主教有待中國政府承認。

為期兩年的臨協議於九月屆滿,有傳新的談判將於七月進行。

據就職典禮手冊介紹,李主教在一九六五年十月十日出生於該省的岐山縣曹家鎮。二零一一年五月在教區召開的第二次擴大會議、按照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及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規定和教會法典,李會元獲選為教區候任助理主教,以協助時任教區主教李鏡峰管理教區事務。但有關資料卻沒有提到李會元主教的祝聖日期。

據悉,李會元主教於二零一四年二月獲李鏡峰主教秘密祝聖。

當時的報道指,該次主教選舉沒有愛國會人員參與,一切由李鏡峰主教安排,並稱有宗教官員到場監督選舉,確認選舉符合國家規定,選舉結果合法有效。然而,李鏡峰主教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安息主懷後,當時的李會元助理主教卻沒有在官方教會裡馬上繼任成為教區正權主教。

寶雞市的天主教愛國會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在當地的天主教第一次代表會議中成立,而李會元主教亦在同一的會議上當選為該市愛國會的主席。當時的報道未有提及李會元為「主教」,而李主教的公開就職亦在一年後才舉行。

按此閱讀更多內容

來源:天亞社中文網

中國福建省福州教區林家善主教公開就職

圖片來源:福建省民族與宗教事務廳;福州教區林家善主教(首排右三)。

據天亞社(香港訊)報導,中國福建省福州教區地下團體林家善(又稱林佳善)主教公開就職,成為中梵簽訂的臨時秘密協議後,第三位獲雙方承認的地下主教。

2020年6月9日,就職禮在福州教區泛船浦天主堂舉行,由同省的廈門教區蔡炳瑞主教主持彌撒,四十多位共祭神父全數來自福州教區。蔡炳瑞主教也是福建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

這是中梵於2018年9月簽訂了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後,繼廣東省汕頭教區莊建堅主教,和河南省南陽教區靳祿崗主教後,第三位獲中方承認的地下主教。

據福建省民族與宗教事務廳報道,就職禮由蔡主教代表省天主教愛國會和教務委員會致賀詞,並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教務部主任王玉亮神父宣讀主教團的批准書。

83歲的林主教宣誓時說:「願遵守天主誡命,善盡主教牧職,忠實宣講福音,帶領福州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

就職儀式按照當地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的要求,在限制人數下,該教區的一百多位神職人員中,只有不到一半出席,其中包括泛船浦天主堂主任司鐸武小樂神父,他也是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秘書長。此外,參加者中也有修女和教友代表。

請到天亞社中文網閱讀更多內容。

來源:天亞社中文網

教宗為在中國的天主教徒祈禱:願你們做個信德堅毅的好公民

圖片:Vatican Media

2020年5月24日主日,教宗方濟各於在梵蒂岡帶領信眾誦唸天皇后喜樂經。在念經後,他立刻提及當天「在中國的天主教徒特別虔誠地慶祝中國主保、進教之佑聖母瞻禮」,上海佘山聖母朝聖地正是敬獻於進教之佑聖母。為此,教宗邀請眾人「在精神上與在中國的天主教徒團結一心」,並且說:「讓我們將那泱泱大國的天主教會牧者和信友託付給我們天上母親的引領及庇佑,願他們信德堅毅,鞏固友愛團結,喜樂地見證並促進手足之間的愛德與望德,同時做個好公民。」

隨後,教宗對在中國的信眾說:「在中國的最摯愛的天主教弟兄姊妹,你們是普世教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渴望向你們保證,普世教會與你們同心盼望,在你們生活的考驗中給予支持。她陪伴你們,祈求聖神新的傾注,好使你們身上能閃耀著福音的光芒與美好、天主拯救每個信者的威能。我再次向你們大家表達我深切而誠摯的情感,並向你們頒賜獨特的宗座降福。願聖母時時護佑你們。」

與此同時,教宗也將眾多基督徒及善心人士託付於進教之佑聖母瑪利亞的轉禱。教宗說:「值此艱難時期,這些人在世界各地熱忱又努力地為和平奮鬥,促進國與國之間的對話,為窮人服務,守護受造界,並竭力促使人類戰勝各種身心靈的疾病。」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河南南陽教區朱寶玉主教安息主懷,享年九十八歲

2020年 5月7日,中國河南南陽教區榮休朱寶玉主教安息主懷,享年98歲。

朱寶玉主教
1921-2020

朱寶玉主教,聖名若瑟,1921年7月2日在河南省南陽市蒲山出生;

6歲時父親去世,隨母親到靳崗教會孤兒院;

8歲領洗,聖名若瑟,其後入讀靳崗小修院;

1946年於河南開封總修院攻讀神哲學;

1957年3月19日,由河北保定教區范學淹主教祝聖為神父;

1958年,被劃為「右派」,接受勞教;

1964年轉到西華「五一」農場

1967年獲釋;

1981年,聖誕節前,他被逮捕,隨後以「反革命罪」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據報他組織了一次前往佘山進教之佑聖母大殿的朝聖活動;

1988年獲得假釋,在李灣天主堂服務;

1992年,到靳崗天主堂服務;

1993年,到南陽市天主堂服務;

1995年3月19日(大聖若瑟節),由南陽教區靳德臣主教主禮,安陽教區張懷信主教與商丘教區史景賢主教襄禮,祝聖為南陽教區助理主教,當時他已年屆73歲;

2002年11月23日,靳德臣主教去世後,成為南陽教區正權主教;

2010年教宗本篤十六世接納朱主教的退休呈辭;

2011年6月30日,他公開就職(楊曉亭主教主持)成為中國政府承認的南陽教區主教。朱寶玉主教解釋說,他接受這提議是希望能影響中國政府將文化大革命期間沒收的教會財產歸還給教會;

2020年,中國暴發新冠病毒疫情,他於朱主教於2月3日被確診患上肺炎,需入南陽市第二人民醫院隔離進行治療,2月12日兩次核酸複檢陰性,其後在2月14日痊癒出院;

2020年5月7日逝世,享年98歲。

據天亞社報導,朱寶玉主教的殯葬禮儀將於兩天後舉行,由朱主教的繼任人靳祿崗主教主持。教區又爭取到為朱主教進行土葬。但當局表明因新冠肺炎疫情,不讓外地人參與。目前,朱主教的遺體已移往到靳主教所在的靳崗天主堂停放。

靳主教則是中梵於2018年9月就中國主教任命簽訂臨時協定後,首位地下主教公開就職,獲中國政府承認。不過當局只認可他是教區助理主教。為教廷而言,靳主教實際上是正權主教,而朱寶玉則是榮休主教。

現在朱主教離世,靳主教按理也應自動繼承官方教會認可的正權主教。

請大家為朱寶玉主教的靈魂祈禱。

 

 

中國上海教區及北京教區因新冠病毒疫情暫停五月份朝聖活動

CNS photo/Aly Song, Reuters

五月是聖教會特別恭敬聖母的月份,並稱之為「聖母月」。為中國教會,每年的五月份各地的信友也紛紛參與地方教會舉行的朝聖活動,當中上海教區的佘山每年更有成千上萬人前往向中國教會的主保佘山進教之佑聖母敬禮和祈禱。

可是,今年由於新冠病毒疫情,上海教區及北京教區決定暫停五月朝聖活動。

據《信德網》報導,2020年4月13日,據上海教區發布公告,由於新冠病毒疫情防控需要,暫停舉行今年五月佘山和浦東唐鎮的朝聖活動,並請教友居家為疫情早日結束祈禱。

另外,2020年4月19日,北京教區也發布了「關於暫停五月朝聖活動的決定」通知。

通知上表示,按照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的部署,結合後桑峪朝聖地的《關於後桑峪堂區五月份不安排朝聖活動的通知》,為切實保障神長教友們的生命安全及身體健康,北京天主教一區兩會經研究決定:北京教區及所屬各堂區,各祈禱所,各團體暫停組織今年的聖母月朝聖活動。同時,鼓勵神長教友「或居家,或行路,或臥或立」(申6:7),「用心神,以真理」(若4:23),聯同普世教會,銘記教宗的祈禱意向,一起效法耶穌跟隨耶穌,活出複活基督的新生命。

來源:信德網

教宗本篤十六世親撰《向佘山聖母誦》

至聖童貞瑪利亞, 降生聖言之母,

又是我們的母親,
您在佘山聖殿被尊稱為「進教之佑」,
整個在中國的教會滿懷熱愛瞻仰您,
今天我們投奔您台前,求您護佑。

請垂顧這天主子民, 並以母親的關懷

帶領他們,走上真理與仁愛的道路,
使他們在任何境況下,
都能成為促進全體人民和諧共處的酵素。

您在納匝肋順從主旨,說了「是」,

讓永生天主子在您貞潔的母胎中取得肉軀,
使救贖工程從此在歷史中展開,
您又懇摯地奉獻自己協助這工程,
讓痛苦的利刃刺透您的心靈,
直到最後的重要時刻,
在加爾瓦略山上,十字架下,
當您聖子犧牲自己,
使世人獲得生命時,
您佇立在祂身旁。

從那時開始,

為一切在信仰中追隨您聖子耶穌,
並跟著祂背起十字架的人,
您以一種嶄新的形式, 成了他們的母親。

希望之母, 您在聖週六的黑暗中,

仍懷著堅定不移的信心,

迎接復活節的黎明,
請將這分辨的能力賞給您的子女,
使他們在任何處境中,
即使是最黑暗的時刻,
仍能見到天主親臨的標記。

佘山聖母, 請援助那些在日常勞苦中,
仍繼續相信、希望、和實踐愛德的中國教友,
使他們永不懼怕向世界宣講耶穌,

並在耶穌跟前為世界祈禱。
您以塑像的形態, 矗立於佘山聖殿頂,
高舉張開雙臂的聖子,
向世界展示祂對世人的深愛。
請幫助天主教友常作這大愛的可信見證人,
並使他們與教會的磐石伯多祿結合在一起。
中國之母, 亞洲之母,
現在直到永遠, 請常為我們祈求。

亞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