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主顯節

主日福音分享
「聖誕榮光」
撰文:張心銳神父
影片提供:慈幼會中華會省社會傳播辦公室

「主顯節」詞源來自希臘文的動詞「顯示」(φαίνειν),彰顯天主的臨在,使人朝拜祂。在意大利的聖誕節,其實引進了不少宗教傳統習俗;雖然,今年因疫症不能舉行。每逢主顯節,各個家庭都邀請神父舉行祝褔水和祝褔家庭的禮儀。在祝福家庭時,神父習慣先祝褔粉筆,然後用粉筆在房門上寫(20+C+M+B+21)今年的年份及三個拉丁字,暗指三賢士的名字。但後來有人將此三字解釋為;「基督降福此家」 (Chritus Mansionem Benedicat),此禮儀讓教友家庭,慶祝基督的光照耀整個家庭及世界,使信仰的奧跡更生活化,使家庭成為培育信仰的泉源。

一份謙卑的心

今日在福音中的幾位賢士,他們渴望找耶穌,不單憑他們的學識,而是一份謙卑的心,願意聆聽和觀察,留意星象。相反,身處在一個自我、冷漠的文化當中,耹聽上主的聲音,觀察祂的星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需要停一停,想一想。反省甚麼事情或關係是最值得我們重視,從而跟隨耶穌?

一份朝拜的心

第二,謙卑培養我們對天主有朝拜的心,中國人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如果我們相信上主,整個生活會清楚表達出對天主的敬意。我們生活的態度,自不然會舉心向上,而且關心別人的需要!聖紐曼樞機說:「人的良心是進入信仰的門。」所以,信仰是需要我們生活去回應,特別在這段時間,棄惡揚善,重視人性尊嚴,有助我們調整生活,顯耀主的榮光。

一份慷慨的心

第三,謙卑不是自卑,謙卑幫我們經驗內心的不足,使我們更有慷慨的心分享。賢士把他們擁有的黃金、乳香、歿藥,還有追尋過程之恆心與忍耐。他們學懂奉獻禮物時,也要把自己完全交付。從此,賢士們就由另一條路返回自己的家鄉去了(瑪2:12),用新的方式繼續往後的旅程。我們的家庭和社會經歷高低起跌,有時感到氣餒,或變得軟弱無力;但是仍需要學懂信賴和謙卑,用新的思維重新起行。

所以,在新的一年開始,我們祈求小耶穌幫助我們去懂得成為一個謙卑的人,在謙卑中我們有一份慷慨的心,留意別人的需要。

在羅馬永城,祝各位新年平安!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將臨期第二主日【悔改】

主日福音分享
將臨期第二主日(乙年)

「你們要預備上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徑。」(谷1:3)
作者:張心銳神父
影片提供: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以前我們有一位慈幼會修士,他在98歲時逝世。在殯葬彌撒中,省會長邀請他的院長講道,那位院長分享了一件事,他指出那位修士其實有很多病痛,有時候他會說出一些較負面的說話:「這麼年老又辛苦不如死去罷了,天主請你收回我的靈魂!」院長經常聽到那位年老修士的說話,都不以為然。

有一次修士又講類似的說話,這次院長比較認真地告訴他:「修士!請不要說這些負面的說話,我們是修道人,我們不要說死了吧,倒不如說把自己的痛苦奉獻給天主。」可能,這位院長的語氣比較重,修士覺得很不開心,一連幾日都沒有跟院長說話。

某個晚上,院長正睡得矇矇矓矓時,隔離房,即修士的房間有一些響聲,好似有人在敲打牆壁,而修士的房間正在院長房間的隔離,院長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之後再連忙去隔離房看看,院長進入修士的房間,那位修士告訴院長:「院長對不起!這幾天我很忿怒,因為你訓責我說了一些負面的說話,這幾天我也睡得不好,今晚我越想越不開心,我覺得不能夠再等了,又不能起床,只能敲房間的牆,希望你聽到,現在我鄭重向你道歉。」院長聽到之後覺得很感動,眼前的年長會士,能夠自我反省,而且又有這種認錯的勇氣。九十八歲的老修士,仍能夠檢討自己。

有一首唐詩:「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盛開的鮮花,要及時採摘,否則便會後悔。本主日的褔音主題,就是要我們把握時機,及時悔改。

將臨期的一位重要人物聖若翰洗者,今日主日福音中。他的任務是:「預備上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徑。」在依撒意亞書中有一個聲音喊說 :「你們要在曠野中預備上主的道路」,就是幫以色列民從流徙之地回歸祖家。二千年前,若翰在曠野宣講;如果今日若翰在香港,他會去哪裡宣講?

他會不會在政府總部?或者他會向香港社會大聲吶喊,你們要悔改,因為今時今日的香港是48 年來,堅尼系數最高,香港的貧富源殊是最嚴重。我們真需要,預備上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徑。仍有很多人食不飽,穿不暖,有些還住劏房。或者,聖若翰也會去教育局,勸這些制定政策的人悔改,老師入課室授課膽顫心驚,校園被政治化。我們的青年人看不到希望,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解決問題,他們是年青人,不是被病魔纏身的長者,自殺率仍不斷上升。我們看到他們都覺得很傷心、痛心。這不單止是他們的問題。不過,坊間很多人斥責年青人,說他們是「廢青」,視野狹窄。其實,他們是覺得孤獨,無力。鮑思高神父在十九世紀都面對同樣的問題,但是他從來沒有埋怨年青人,反而他與青年人建立關係,爭取青年工人權益,改變教會、社會的想法及制度。

所以,若翰洗者告訴我們要預備上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徑,就是要要求改變自己的生活,走出自己的思維及想法,不是要求別人改變或者為我做些什麼,而是由自己開始,不能夠在等待。連跟隨若翰洗者的人,都表示悔改。何況是我們看見了耶穌,為何仍然堅持自我沒有悔改的勇氣呢?所以,心靈的悔改是一切悔改的開始,教會都建議準備聖誕節,應領受修和聖事,或者在疫情期間真心地痛悔自己的罪過,祈求上主寬恕。這種悔改,不單只是個人,還有家庭,社會及教會。

第二點,我們對天主有信心,依撒意亞先知書中三次強調「已經」(奴役已經結束,罪債已經償清,罪過已經受懲罰),並大聲疾呼「天主來了」;伯多祿前書卻強調主的日子尚未來到,所以我們要「等候並期望」那日子的來臨。 其實,基督來了,但祂帶來的救恩,還要一步一步趨向圓滿的結局。我們見到社會出現很多不公義,失去言論自由,耶穌肯定隨時會光榮再來,重要的是我們在這等候的時間,要「勤奮努力」作出準備。正如教宗方濟各所說:「教會不需幫信友做倫理上的決定,但要培養他們正直的良心,在誡命、教會訓導幫助下,把仁愛和正義帶到這世界。」

此外,教會一定要大聲疾呼,宣認這位生於貧窮及為真理和仁愛死而復活的耶穌。 信德是通往天主必經的路。 亞巴郎離棄自己的家,踏上一條不知目的地,完全信賴天主的道路。 以色列民四十年在曠野裡行了一段漫長而曲折的道路。 耶穌行了十字架的苦路,但也是逾越的路:經過死亡,到達永生。

主,我相信是祢拯救了我們,救了全世界每一個人。 求祢現在把救恩的聖寵再次帶到我們心裡,讓我們體驗祢的臨在,並助我們在生活中為祢作出見證;更求祢使教會忠於她的本質,好能作出有效的見證,使我們的見證能體現教會大公及集體的面貌。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將臨期第一主日【警醒】

主日福音分享
將臨期第一主日

警醒
撰文:張心銳神父
影片提供:慈幼會中華會省社會傳播辦公室

各位主內的兄弟姊妹,本主日是新禮儀年(馬爾谷年)的開始,將臨期第一主日。

魯迅曾分享過一篇故事,有一群工人,被安排進入一間封密的鐵皮屋睡覺,返工後大家因為很攰,沒有發現原來這間鐵皮屋是密封的,工人很快便睡着了。

其中有一位工人,轉瞬之間扎醒,他覺得空氣很混濁,希望打開鐵皮屋的窗,讓新鮮空氣進來。但他最後發現,原來窗戶是封死的,不能打開。他開始想,我們會否在鐵皮屋內活活地焗死,他連忙叫醒兩位朋友,告訴他們這個情況,他說如果我們不馬上做一些事,我們便會活活地焗死了。這些被他叫醒的人,有些迷糊不太清醒。當他們知道這間鐵皮屋是封密,最後會被焗死的時候,大家便開始害怕,於是開始叫醒其他的朋友。大家議論紛紛,不約而同想找到出口,但這間鐵皮屋非常鞏固,也找不到任何出口。

大家於是更加驚慌,之後有些人便開始責罵第一位叫醒他們的人,為何要叫醒他們,我們不是瞓得很好嗎?叫醒就是希望大家能面對這個可怕的事實,就是各人最後會很驚慌地被焗死。

有些人開始罵甚至打這位叫醒人的人,認為他是製造事端,有人推撞他、拉扯他,而這位工人最後大聲怒吼:「我們為何不一齊合力,嘗試拆掉這個鐵皮屋,誰說我們如果大家同心協力,不能成事呢?就算到最後不能拆掉,至少我們也曾經努力過,我們不應該坐以待斃。」

各位主內的兄弟姊妹,我們不應該坐以待斃,我們要大家一起努力拆鐵皮屋,我們是否希望能醒過來,去改造這個污濁的世界?我們是否想改造自己的心呢?

我們不應該沉迷、留戀以往的安逸,也不應充滿慾望及邪念。教會安排將臨期,就是透過這四個星期,反思如何去衝破這些心靈的枷鎖,改造這個污濁的世界。

我相信我們可以做的,看看自己的良心,好像讀經一依撒意亞先知,我們的罪好似狂風一般地將我們捲去,到最後是死亡。每天找5至10分鐘祈禱,親近耶穌,我們回到自己的內心世界,檢視自己的心、社會有多少枷鎖,應該如何操作,讓我們一起善用將臨期,期待耶穌基督的聖誕。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

主日福音分享
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
團結關懷與公益
撰文:張心銳神父

兩個旅行中的天使到一個富有家庭借宿,但那家人對他們不友善,拒絕讓祂們在舒適的客房休息。當祂們鋪床時,較老的天使發現牆上有一個洞,就順手把它修補好了。翌日晚上,兩人又到了一個非常貧窮的農家借宿。主人夫婦倆對祂們非常熱情,把僅有的一點點食物拿出來款待祂們,然後又讓出自己的床鋪呢!第二天一早,天使們發現農夫和他的妻子在哭泣—原來他們唯一的生活來源,一頭奶牛死了。年輕的天使便憤怒,祂質問老天使為何會這樣:第一個家庭一無所缺,但老天使竟幫助他們修補牆洞,第二個家庭儘管貧窮仍熱情款待客人,而老天使卻沒有阻止奶牛的死亡。

「有些事並不像你的看法那樣呢!」老天使答道,「當我們在地下室過夜時,我從牆洞看到牆裡面堆滿了金塊。因為主人被貪慾所迷惑,不願意分享他的財富,所以我把牆洞填上了。「昨天晚上,死亡之神來召喚農夫的妻子,我讓奶牛代替了她。所以……」有些事情的表面並不是它實際應該的樣子。如果你有信念,你只需要堅信付出總會得到回報。你可能不會發現,直到後來……

讀經一是有名的葡萄園之歌,是上主向祂的愛人以色列所唱的。主人對葡萄園的悉心照顧,象徵天主對以色列家(祂鍾愛的幼苗)的恩情。可是,祂的配偶不忠於祂,傷了祂的心:「我為我的葡萄園所能做的,還有甚麼沒有做到?」被辜負的愛令人悲痛欲絕,祂放棄了它,變成任人踐踏的荒地,描寫出我們的忘恩負義。在主日的福音,同樣出現了另一悲慘的景象。主人派僕人去向園戶收葡萄園的果子,僕人卻被園戶殺害。最後,他派自己的兒子去,也被園戶推到園外殺害,主人終於「凶惡地消滅那些殘暴的人」。

福音的「園戶比喻」所針對的,是百姓的領導,強佔了本不屬於他們的葡萄園為己有。耶穌直指當時的司祭長和法利塞人,但為任何團體的領導,都是一個警告。所有領導人都應以愛心經營園戶,提倡平等、友愛,但是他們卻把園戶據為己有。

權力是為公益

無論在社會、宗教及家庭有權威的人要反省,在《教理》 1902條說:「權威並非從自身取得其道德的合法性。它不得專橫妄為,而應為公益服務」。可惜,做官的人所追求的不是公益而是私利,為了升官發財,把良心放在一邊。宗教的領導也會受私利誘惑,猶達斯不幸是代表人物。教會歷史中不乏悲痛的經驗。宗教領導犯這樣的罪,格外顯得醜陋。舊約厄則克耳先知(則卅四章)更形容他們如牧羊者,只知飲羊奶,穿羊毛衣,食羊肉,卻不牧養羊群。他們辜負了主人的愛心,是欺騙主人信任的園戶,到最後自必受到嚴厲的懲罰。

為慈母教會而言,公益不是個人利益的總和,而是涉及大家一起分享共同的資源,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清楚說明,公益是指為個人及團體得以充分和容易達到自身的滿全,而需具備的所有社會條件(26)。政府官員、教區主教、僱主及家長應具備對社會、教會及家庭具有團結關懷和公益的視野,在這友愛的關係中,不為追求自己的權利,而是先為別人著想;不斤斤計較,也願意跟其他兄弟姊妹分享。而且,不只滿足個人的利益,還需從文化、道德及精神產物中製造有利條件,使個人及團體得到完整的發展。

在疫情及社會運動的影響下,不同堂區及信仰團體,仍向有需要的人士捐贈口罩,或為正義與和平發聲,充分印證基督徒在世的角色。讓我們繼續努力,做應做的事,說應說的話。在我們的崗位,見證天主聖三的愛與共融,悉心栽培天主的葡萄園。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感謝張心銳神父提供講道分享。講道也刊於天主教香港教區週報《公教報》。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常年期第二十三主日

主日福音分享
常年期第二十三主日
談修和
撰文:張心銳神父

近年,年輕人走上街頭爭取訴求,從和平示威逐漸變成持續的警民暴力衝突。社會陷入撕裂,政見不同引發的罵戰或打鬥,不斷在多個社區或堂區出現。這些衝突和分裂,同樣困擾著香港許多家庭。據香港電台去年八月中報導,示威期間至少有約五十名青年與家人爭吵,結果被趕出住所。

社會衝突持續,找不到解決方法,作為基督徒該如何自處?本主日的讀經主題是規勸兄弟,談到修和的重要。

一、修和是天主極重視的事,否則祂何必派遣聖子到世上來?

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獻出生命,帶來和平,消弭仇恨,使人修和(弗二14)在聖子來以前,天主派遣先知,甚至嚴厲地要他們傳遞修和的信息。因此,修和不是甜言蜜語,若不獻出自己的生命就沒有修和。今日首篇讀經正提到上主對先知的要求:「你若不講話,也不警告惡人離開邪道,那惡人雖因自己的罪惡而喪亡,但我要由你手中追討他的血債。」(則三十三8)天主善惡分明,祂自己要來追討血債。然而,我們自然傾向把自己的短處放在背後,把他人的短處放在眼前。如果有人指出我們的短處,是一件好事,所謂旁觀者清。可惜,生活中這種規勸不多見,多見的卻是:在別人面前挖苦犯錯者,或在他背後搬弄是非,散播流言蜚語。這也是教會或團體經常出現的弊病,只會令人難堪及傷心,對現況毫無改善,不能達致修和。

二、勸人改過遷善是最好的愛德行動。

從整體的角度,個人規勸某兄弟而他不聽,我不可罷休,還應該用其他方式繼續勸告他,甚至警告他,這是出於對那位兄弟的愛,對整個團體的愛,絕非負面的說話。耶穌宣講福音時, 也曾嚴厲責備過人;祂宣講天國喜訊時,也明言有地獄的可能。凡不聽從天主,固執行惡的人,就是自我排除於天國之外。保祿也是跟隨耶穌勸人相愛:「任何誡命,都包含在這句話裡:就是『愛你的近人如你自己。』」(羅十三9)這包括對兄弟的勸諫。「愛不加害於人,所以愛就是法律的滿全。」(羅十三10)

三、應耐心聆聽及提問。

當然,若規勸者動機不純正,我們要警惕提防;如果是出於責任或愛德,便應謙虛地和他交流。我們應該要有同情心,並需明白一個基本假設:「除非有證據證明一個人有罪,否則法庭應該假設他無罪。」所以,耶穌教導我們解決方法:先要找出事的兄弟單獨交談,無效時便請兩或三個人去勸勉,若他堅持不聽從,便訴諸教會,到最後若依然無效,就要把事情帶到團體,公開處理。(瑪十八15-17)時至今日,這仍是規勸及修和最有效的方法。

社會及家庭的修和,有時在實踐中,未必時常順利。我們要互相鼓勵,活出真理與仁愛,但若能兩三個人,因主的名字聚在一起祈禱,讓主耶穌在我們中間,難道在天之父會不照顧?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感謝張心銳神父提供講道分享。講道也刊於天主教香港教區週報《公教報》。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

主日福音分享
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
「逆流而上的基督徒」
撰文:張心銳神父

各位主內的兄弟姊妹,大家好!

今天是常年期二十二主日,有一次我和我的小學同學分享。這位小學同學從事會計工作,他也是教友,當會計師需要定期為不同的公司進行核數工作。

有一次,他的部門負責人跟他說:「這公司的帳目不需要認真處理,隨便地完成了就算吧,令到那個帳目好看一點。」

我這位同學聽了之後感到詫異,心想:「怎能夠說謊呢? 而且我是一位教友,是要誠實地按真理去生活。耶穌也告訴我們『是就說是,非就說非』。」不過,他需要謀生,而且也正在儲錢準備結婚。

到最後這位同學做了一個簡單的祈禱,然後拿出勇氣跟負責人說:「如果你一定要我說謊,我會決定辭職!」

真的,這位同學最後選擇了辭職,不再做這份工作。

有時候,我們以為信仰只是給我們喜樂、平安,令我們生活一帆風順,不過,不只如此,信仰也要求我們生活和實踐出來。

就像本主日讀經一耶肋米亞先知一樣,他當時被天主揀選成為先知,提醒百姓要信賴天主,不要做一些離開天主的事。可是,到了最後他不被同族的人接受,甚至成為眾人的眼中釘。

在讀經二,聖保祿宗徒致羅馬人書,聖保祿提醒我們不可與此世同化。當然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我們身邊的人是我們的兄弟姊妹,不過,當這個世界有一種反對天主的勢力的時候,我們實在需要反抗,要離開。

這些勢力包括什麼? 威權、謊言、自私、貪心、色情,這些都是反對天主的勢力。我們應該要有一份信仰的力量去離開這些邪惡。

到了最後,耶穌在福音中同樣提醒伯多祿:「我這條路是十字架的路,十字架是需要為真理、為天主而犧牲。」

就讓我們祈求上主,幫助我們能像耶穌一樣,走上這條十字架的路。這條十字架的路是不容易的事,很困難的事,會令我們感到擔心,但依靠天主的力量,我們到最後都能夠逆流而上,通過十字架走向耶穌基督的復活。

讓我們一起祈求上主,跟隨耶穌、肖似耶穌、成為耶穌一樣,做一個逆流而上,為真理作證的基督徒!

天主保佑!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常年期第十八主日

主日福音分享
常年期第十八主日
成全祢聖意 我心足 不再計!
撰文:張心銳神父

今日香港, 饑餓問題似乎不存在,相比貧窮的國家,仍有人餓死。根據香港樂施會、扶貧委員會及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香港一百卅多萬人處於貧窮狀態,即每五個人中,便有一人活於貧窮線下。低收入家庭生活負擔沉重, 兒童難以得到三餐溫飽。八成兒童沒法享用營養食物,兩成兒童活於飢餓中, 七成二貧困兒童進食廚餘,更有一成五進食過期食品。三份一長者受健康問題困擾,超過三成長者活於貧窮當中,並掙扎於基本營養。社會及科學早已發展多年,加上政府的推動改善,早應把饑荒問題解決,可惜仍然有人不斷浪費, 仍然有人營養不良,貧富懸殊和資源分配不均仍然在香港社會存在。

饑餓是人類歷史中一個大難題, 本主日福音耶穌就是不忍跟隨他的人餓着肚子回家,用五餅二魚滿足他們的需要。這個比喻一方面表達救恩的整全性,天父關心我們肉體的需要,同時祂也樂意與眾人分享精神的食糧。

基督是人類的希望

讀經一引用依撒意亞先知的預言, 在充軍之地以色列回歸耶路撒冷,天主免費提供水、酒、奶及豐富的食物。這飲食就是天主的盛宴,因為精神的飢餓比肉體的飢餓更難忍受。孤獨、失望、沮喪, 使人找不到生命的意義, 最終便尋找刺激或不適當的方式,填補心靈上的空虛。

不過, 真正的幸福不靠堂皇的包裝,金錢、美色、權力都不能滿足內心的空虛,科技也不能解開人類生命的謎團。舊約中,默西亞時代的象徵, 就是使窮人得到飽飫。耶穌紆尊降貴,成為天降活糧。祂是新約的梅瑟,帶領人覓得自由, 走出幽谷, 達到福地。在祂身上,我們就算走遍曠野也不覺孤獨,在絕望中仍懷有希望。因為祂是黑暗中的明燈,使我們有勇氣活出生命及基督徒的使命。

主動實踐社會訓導

耶穌主動與我們建立關係, 不只是一篇講道或食飽一餐,而是天人的盟約。聖史瑪竇凸顯耶穌:「望天祝福」(瑪十四19 )。看出耶穌對天父的信賴,另一邊廂也反映宗徒們的無信( 17 )。我們不能否認,人類仍停留在病痛、飢餓和貧富不均中,五餅二魚奇跡所象徵的天人合一,尚未實現。基督徒仍有責任,積極地使世界與復活的基督,絕對完美地合而為一,透過我們實質上的慷慨和無私,關懷弱小,按公義原則營商,放棄不義的盈利方式,實踐教會的社會訓導,使增餅奇蹟所提醒我們的天人永恆盟約,完全地實現。

要付出更大的勇氣與慷慨

我們要明白, 在功利及世俗的社會,實踐福音的教導,絕不容易。增餅奇蹟也不是每日發生,但救主總會支持我們。就算面對各種困難,甚或魔鬼的威脅,我們也不用害怕。正如聖保祿宗徒在讀經二:「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是困苦、窘迫、迫害、饑餓、赤貧、危險、刀劍嗎?⋯⋯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羅八35 、37 )

信仰為我們帶來樂觀的精神, 但這份樂觀不是天真的,而是需要更大的信心、更多的慷慨,甚至付出昂貴的代價,才能滿全。

總結

其實, 我們所擁有的是很微小, 也不敢相信自己微小的力量可以帶來甚麼幫助。但是,我們今天每個正確的抉擇,為家庭、教會及社會都很重要。主耶穌就通過我們每人,成就祂愛的旨意,讓我們在喜樂中,懂得彼此扶持, 互相施與。

本文題目取自AMDG曲目《五餅二魚》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常年期第十四主日

主日福音分享
常年期第十四主日
「純真的心」
撰文:張心銳神父

有一個小鎮很久沒有下雨了,令當地農作物損失慘重,於是本堂神父把教友集合起來, 準備在聖堂裡開一個求雨的祈禱會。人群中有一個小女孩,因個子細小,幾乎沒有人看到她,但她也來參加。就在那時,神父注意到小女孩所帶來的東西,激動地在台上指著她: 「這位小妹妹讓我感動!」於是大家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神父接著說: 「我們今天來祈求上主降雨,可是整個聖堂中,只有她一個人帶著雨傘!」大家仔細一看, 果然, 她的座位旁掛了一把紅色的小雨傘; 那時大家沉寂下來,緊接而來的,是一陣掌聲與淚水交織的美景。有時我們不得不說: 小孩子其實一點都不「小」, 他們其實很「大」!他們的愛心很大!他們的信心很大!常年期第十四主日的讀經,是一些很親切的話:主耶穌介紹自己是良善心謙,「良善」是祂赤子之心、純真之道,心謙是神貧的精神,祂坦言自己一無所有,因祂所有的一切,全由天父而來。今天,主邀請我們成為純真、受教和平安的小孩子。

純真  但不被動

福音中提及對天主的認識,這是天主無條件賜給人的洞悉能力。自以為有智慧和明達的人,想用自己的方法,去獲取最高的學問,卻空手而回。天主「把這些事瞞住了智慧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瑪十一25 )。小孩子就是在於謙卑,受教和依賴。謙卑就是承認自己是不能自救的罪人,若想自救, 始終不會成功。相反,我們在謙虛自下中,依靠耶穌基督的犧牲,及祂所啟示的天父及聖神對我們的愛。讀經二(羅馬書)聖保祿默想父、子與聖神三位一體的天主之愛的奧秘所得的啟示。他提醒我們:「隨從肉性生活, 必要死亡」(羅八13 )。人單靠自己,無力對付「罪惡」這樣強大的敵人。要體會這種與罪惡和死亡對抗的新力量,需煥發我們內的聖神。因此,我們雖在生活中掙扎,但不孤獨,因為天主聖父親自全力相助,派遣了祂的聖子進入世界。在聖三和別人的友誼中,我們互相支持。

受教  不等同無知

生在思想混亂的世代, 信仰是一盞明燈,給我們穩固的指引,幫助我們辨別是非。小孩子受教的態度絕對不等於無知。信仰鼓勵我們對追求知識及真理,也指出世俗錯謬的所在,在錯誤中尋找真理。我們在學習中,要不斷自我反省。有時候,因生活繁忙而無暇抽空反省,最後,更會使靈魂枯竭;一面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來推辭,一面自覺可憐地在自嘆。一旦有點時間,卻寧願花在別的事情上。受教的精神是上主邀請我們,把天主和良知放在更優先的放置,在真理及信仰的光照下,不斷學習。

小孩子帶來平安

小孩子的精神帶來平安,耶穌沒有說:放下你們的擔子!祂說:「你們背起我的軛!」(瑪十一29 )「軛」要給兩頭牛拉貨的木樑,沉重的軛套在動物身上,表達人低頭謙下,平和地受約束聽指令的意思。耶穌的軛賜人平安, 因為祂良善心謙。沉重的軛來自頑固自我的沉重負荷,聖三的慈愛能夠化解困擾,使我們肩負的軛,在犁田翻耕時愈見輕鬆舒暢。

總結

有時我們感到前路茫茫, 人心惶惶,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要體會到,當人生路繼續走下去時,有甚麼寶貴價值要堅持,有甚麼虛假安全感要放下,有甚麼人和事要關心。無論前面是豐年還是荒年,是自由或困迫,是生還是死, 都學習主耶穌的溫和良善,懷著小孩子的心,繼續走下去。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天主聖三節(甲年讀經)

主日福音分享
天主聖三節(甲年讀經)
在聖三內共建教會共融
撰文:張心銳神父

從前, 有一個脾氣不好的男孩,他的父親給了他一袋釘子並告訴他,每當他發脾氣或與別人吵架時,他要在院裏的籬笆上釘上一顆釘子。第一天, 男孩釘了三十七顆,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學會了控制自己的脾氣,每天釘的數量逐漸減少。他發覺控制自己的脾氣,實際上比釘釘子容易得多。終於有一天,他沒有打上釘子,他高興地告訴了父親。爸爸對他說:「從今天開始, 如果你整天不發脾氣,那一天就可以拔除一顆釘子。」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最後,所有的釘子都被拔掉了。爸爸把他帶到籬笆的邊緣,對他說:「兒子,你幹得不錯,但是看看籬笆上的釘孔,它永遠無法恢復。就像你和一個人吵架, 並說了些令他感到不愉快的事,你在他的心裡留下了一個傷口, 就像這個釘孔。」

中國人是一個喜愛和平的民族,因此我們著重「和諧共融」。慈母教會對此也非常重視。不過,若把「和諧」政治化,作為扭曲人性的藉口,這絕非信仰的原意。本主日慶祝天主聖三節,是幫助我們從聖三的奧跡中,體會人類真正的和諧。

共融需要智慧

天主聖三參與人類救恩史,但每位各有特色。聖父是人類救恩的來源和終向。在舊約中,父藉著自己的「言」, 或自己的「智慧之神」,在救恩歷史中說話和行動。聖言與教會的關係密不可分,而且「言」實現基督死亡和復活的奥跡。

教會的共融以聖言為基礎,聖言就是主基督,教會作為分施基督奧跡的媒介,同時反映父與子為拯救世人之間的互動。這份互動,邀請我們懂得聆聽和回應,若果我們缺乏開放的心,盲目服從,人云亦云,便不能體會聖父賦予子的生命與自由。因此,共融需在自由及尊重生命的氛圍下,使救恩得以成全。

聖體建立教會共融

關於天主聖子,按照若望福音的說法(若三16 — 18 ), 天主為愛我們而甘願降生成人,實現了舊約中天主拯救人類的預象。天主的救恩由以色列民開始,藉著聖子降生, 擴展至全人類,並且建立教會。教會的禮儀成為天主聖言宣講、慶祝及實現的地方。每次舉行感恩祭,祝聖基督的體血,就是天主聖三臨現最明顯的記號。

教會舉行感恩祭,為天人及世界帶來修和。每次的感恩聖祭,就是救主以不流血的犧牲,臨現在祭台上,為人類帶來寬恕和救贖。我們要堅信主在聖體內的犧牲,才會走向共融。在現今喜歡偷換概念,搬弄是非黑白的社會,為換取暫時的和諧,放棄永恆的價值,到最後只帶來更大的分裂。耶穌在聖體聖事立下榜樣,要我們學習祂對父信賴和犧牲,才達到真正的共融。

共融依靠聖神的力量

在救恩史中,天主聖神具有創造與救贖的能力。聖神, 是聖父與聖子的愛情。我們與長兄基督, 分享同一聖神, 教會同樣因信徒的聚集, 成為聖神的宮殿。

教會的信眾, 因分享基督同一的妙身,接受聖神的派遣,實踐教會的使命。教會共融的使命就是宣傳褔音,關懷弱小,作正義與和平的工具,使世界走向合一。

總結

鮑思高神父重視天主聖三的要理, 他提醒青年人:「每次要妥當地劃十字聖號。假如不認真地劃, 就倒不如不劃,免得劃成好像『拍烏蠅』」。希望我們每次都有意識地劃十字聖號,想起天人的共融與愛情。天主聖三也反映, 共融教會及民主社會的體制。我們作為教會的肢體,以天主聖三為榜樣,使教會變得更熱愛聖體,勇於福傳,熱愛祈禱; 建設更人性化的社會, 在互相補足,尊重及共融氣氛中成長。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復活期第四主日(甲年讀經)

主日福音分享
復活期第四主日(甲年讀經)
再談推動「聖召」
撰文:張心銳神父

復活期第四主日是國際聖召節,教會很關心聖召問題,各地教區及修會都盡力宣傳聖召。本人有幸曾被前省會長斐林豐神父,委任負責中華會省的聖召策勵,在港澳台與會士、青年及使命伙伴一起推動「聖召文化」。「聖召文化」是梵二大公會議的成果。可惜, 梵二大公會議文件的中文翻譯,把原文「聖召」(拉丁原文VOCATIONE)誤譯作「使命」,(參閱《教會》教義憲章第五章 論教會內普遍的成聖使命,應譯作「論教會內普遍的成聖召叫」)。這說法,忽略了梵二更新的原意—— 對聖召的意識和視野,本來這是神職、修道及平信徒培育的基礎,繼而在教區及修會,發展出一套完整綜合、具聖召幅度的組織架構及培育計劃。感謝天主! 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一九九三年第十三屆聖召節文告中,重申這牧靈視野。

何為「聖召文化」?

聖召是指被天主召叫及人的回應; 文化是指一種演變,努力不懈,且不斷更新的推展方式。參閱《教會》教義憲章的附錄,梵二的教父們引用了大量聖方濟沙雷氏及聖若望鮑思高的思想,強化聖召文化的概念。聖方濟沙雷氏及聖若望鮑思高的精神,就是把聖德平民化,年青化,回應聖召就是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成聖。否則,若我們缺乏聖德,在實踐使命時便大打折扣。

推動聖召:良心的培養

讀經一記載伯多祿宣講時,竟受到猶太人醋意大發。教會初期,猶太人心胸狹窄,很難接受救恩的普遍性,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經過伯多祿多番解釋,他們終於了解,「凡接受他的話的人,都受了洗;在那一天約增添了三千人。」(宗二41 )耶穌的救恩否定任何的排斥或歧視;基督願為每個人甘心傾流祂的血。所以, 耶穌以十架的典範,培育宗徒具有作證的勇氣。同樣,聖召就是要培養人的良心,使之敏於倫理及神修的價值,從自身到社會,勇於維護並促進信仰所肯定的人性尊嚴、團結共融、人類一家等理想。本人贊同一些前輩的說法:「不懂得做人( 善人) , 就不懂做個好的基督徒!」善永遠是愛的基礎,是推動聖召的開始。

推動聖召:辨識及回應

聖召是天主的邀請,多次藉著人的說話與見證發出。答唱詠選自聖詠第二十三首,相信是最為人熟悉及流行的聖詠。上主派遣牧人, 牧人會給羊兒信心,讓羊兒知道上主在生命中,時常看守在側。我們應該謹慎,特別是家庭、教會、社會中的牧人,別因自己的私慾偏情,急功近利或阿諛奉承,立壞榜樣,相反, 應盡力身教言教。此外,教會、家庭及學校,應營造氛圍,讓年輕人易於聆聽天主的聲音,肯定自己內在的最深渴求,並且提供適當的支援,使他們懂得分辨及有勇氣去回應。

推動聖召:重視人心對主的渴望

基督徒就是回應天主的召叫,我們效法耶穌基督,活出祂真正的人性及愛。福音中:「我是羊的門…我就是門,誰若經過我進來,必得安全」(若十7,9);耶穌自喻是門,因為善牧希望所有的羊終歸一棧。在事事講求效率、成果的今天,人際關係變得支離破碎,每個人都承受著極大的孤獨感。正正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天主的召叫來得更為適切,回應人願意擺脫孤單,與主與人建立關係。聖召文化所鼓勵的,是由重建與天主關係開始,並在祂內聆聽主的召叫,肯定自己內在的最深渴求。現時新冠狀病毒肆虐,我們更需藉祈禱,陪伴與聆聽,去關懷身邊的人。

總結

其實,推動聖召不是個人能力可以承擔,而是大多數人不斷努力的結果; 要在教會內建立一種文化,絕非一朝一夕,或一小撮人的事。教會絕不該以功利而短視的眼光,去增加修道人數為目標,因為這樣完全相反聖召的本意。同時,信友也應意識,「聖召」不等同修道聖召;因為每個人及基督徒都是回應聖召(《教會》教義憲章40 )。我們要找到自己的聖召,在自己的崗位上建設教會。讓我們為修道及神職聖召祈禱, 也為所有牧者及獻身者祈禱;聖若望保祿二世教宗說:今日世界特別需要的是「見證」。慈母教會需要更多的好榜樣,才使聖召開花結果。

瑪利亞,聖召之母,為我等祈!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