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

CNS photo/Reuters

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大陸的主教們請求聖座就必須提交民事登記申請時所應採取的態度做出具體的指示。就這一點,眾所周知,許多牧人都深感困惑,因為這一登記方式—按照宗教活動的新規定是必需的,否則就不能從事牧靈活動—幾乎總是要簽署一份文件,聲明接受中國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儘管中國當局承諾也會尊重天主教教義。

中國現實的複雜性,加之在整個國家似乎不存在規範宗教事務的統一實施常規,也就特別難以對這一問題發表意見。一方面,聖座無意強迫任何人的良心。另一方面,考慮到秘密狀態的經驗並非教會生活的常規,且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時,牧人和信友們才會這樣做(參見《教宗本篤十六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8,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為此,聖座繼續要求神職人員的民事登記應保證尊重所涉及人員的良心及他們深刻的公教信念。事實上,只有這樣,才能既有助於教會的合一,也有助於天主教徒為中國社會的益處做貢獻。

至於評估在登記時必須簽署可能要作的聲明:

首先,有必要記住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正式聲明保護宗教自由(第36條)。其二,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的臨時協議承認伯多祿繼承人的特殊作用,從邏輯上講,也就讓聖座認為並解讀,在中國的天主教會的「獨立」不是絕對意義上的獨立—也就是說同教宗和普世教會分離,而僅相對於政治領域而言,就像世界各地教宗和一個地方教會之間的關係或者各地方教會之間關係中所發生的一樣。

此外,申明在公教身份中不能有與伯多祿繼承人的分離,並不意味著使一個地方教會成為其生活並開展活動的社會和文化中的一個異物。

其三,體現了雙方穩固對話特點的中國與聖座目前關係的背景,與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愛國組織剛產生時是不同的。

其四,再加上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多年來,許多未經教宗任命而被祝聖的主教們請求並獲得了與伯多祿繼承人的修和。

由此,所有的中國主教今天都與宗座共融,他們渴望與全世界的天主教主教們更加一體化。

在這些事實面前,期待每個人都有一個新的態度是合理的,包括在處理有關教會生活的實際問題時也是如此。就聖座而言,將繼續就主教和司鐸的民事登記問題同中國當局對話,以找到一個不僅尊重中國法律且尊重天主教教義的登記程式。

同時,鑒於上述情況,如果一位主教或司鐸決定進行民事登記,但登記的聲明文本似乎不尊重天主教信仰時,他在簽字時以書面的形式說明,他這樣做,沒有缺少對天主教教義原則所應有的忠誠。如果無法以書面形式作出這一說明,申請人也可以只在口頭上表達,如果可能的話在一位證人的見證下表達。總之,建議申請人隨後向自己的教區教長書面證明其登記的意向。事實上,始終應將這樣做的唯一目的理解為旨在促進教區團體的益處,及其在合一精神內的成長、適應中國社會新需求的福傳、負責任地管理教會財產。

同時,聖座理解並尊重那些在良心上決定不能在現有條件下登記的人的選擇。聖座與他們同在;求上主幫助他們保持與手足兄弟們在信仰內的共融,包括在他們每個人將要面臨的考驗前也要這樣做。

就主教而言:

「要尊重司鐸、公開地展示自己對司鐸的尊重,表現出對他們的信任,如果他們堪當的話,要讚揚他們;尊重他們的權力並使他們的權力得到尊重、保護他們免遭毫無根據的批評;及時地解決爭端以免延續的焦慮不安令手足間的愛德蒙羞、損害牧靈使命」(主教牧職指南《宗徒的繼承人》77,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二日)。

此外,重要的是教友們不但要理解上面所描述情況的複雜性,而且也要以寬闊的胸懷接受他們的牧人們所做出的痛苦決定,無論是什麼樣的決定。地方天主教團體要以信德精神、祈禱和愛陪伴牧人們,同時不要評判他人的選擇、保持合一的紐帶、用慈悲善待所有人。

總之,在等待雙方按照協定通過坦誠及建設性對話達成更加尊重天主教教義以及所涉及人士良心的神職人員民事登記方式時,聖座要求不要對「非官方」天主教團體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經不幸發生的那樣。

最後,聖座相信,所有人都能將這一牧靈指示視為一個工具,幫助那些要做出艱難抉擇的人本著信仰與合一的精神來完成這一選擇。在中國天主教會所經歷的這段既充滿了許多希望但也持續不斷地出現很多困難的歷程中,所有人—聖座、主教、司鐸、修會會士、修女和平信徒—蒙召耐心地、謙遜地辨別天主的聖意。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耶穌聖心瞻禮

自梵蒂岡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和教廷各部門神長將參加四旬期退省

教宗方濟各和教廷各部會神長將於2月18至23日在羅馬近郊阿里恰(Ariccia)小鎮參加四旬期退省,由葡萄牙里斯本天主教大學副校長,同時也是宗座文化委員會顧問的若澤·托倫蒂諾·德門多薩(José Tolentino de Mendonça)神父主講默想道理,共同反省「每個人心中的渴望:渴望愛,渴望尊嚴和渴望天主」。

托倫蒂諾神父2月8日接受梵蒂岡新聞網專訪表示:「以謙卑之情接納了教宗這一邀請,因為我是個普通神父,將以服事教會和教宗的精神來接受這項挑戰。教宗方濟各是一位牧人和父親,以他先知性的言行舉止和簡明扼要的交談,使我們重新體味到福音的清新和芳香。」

托倫蒂諾神父是個神學家,也是國際知名的詩人和作家。他在專訪中談到教宗方濟各的勇氣強調:「這是一種觸及每個人的勇氣,任何人都不能無動於衷。換句話說,教宗方濟各的確是聖神在今日教會和世界上的一個偉大見證。」

接著,神父列出這次默想道理的題目:

-驚嘆的學徒

-渴望的學問

-我覺察到自己口渴

-對虛無的渴望

-耶穌的口渴

-淚水道出的一種渴望

-從自己的口渴經驗汲水

-欲望的形式

-傾聽邊緣地區的口渴

-對真福八端的渴望

托倫蒂諾神父說:「我們的心靈有如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水庫。人人都有渴望。我們渴望愛,渴望得到認可,渴望建立關係,渴望尊嚴,渴望對話,渴望相遇,渴望仁慈,而且極其渴望天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最後的遺言正是『我渴』。『我渴』繼續成為耶穌託付於祂的教會的呼喊。耶穌要求教會參與天主和人類的口渴。我們首先必須發現這口渴,然後才能發現誰能滿足這渴望。」

「教宗方濟各要求我們牢記人類在精神、物質和道義上的渴望,要求我們内心牢記我們貧窮的弟兄姐妹,絕不丟棄任何人,絕不放棄任何人,絕不抛下任何人。」

托倫蒂諾神父遵循教宗的教導說:「基督徒必須在社會中成為先知性的驅動力,讓人看到我們生活的道德品質,尤其是對抗貧窮,以窮人為優先關注對象的表率。」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聖座新聞室就有關教宗及中國教會事宜發出聲明

2018年1月30日,聖座新聞室主任伯克(Greg Burke)針對近日有關教宗與教廷人員在中國問題上意見不一致的猜測消息發出以下聲明:

「在中國問題上,教宗一直與他的合作者們,尤其是聖座國務院保持聯繫,聽取他們對有關在中國的天主教會情況予以忠實詳盡的彙報,同時以極其關注的態度陪伴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展開的對話進程。因此,教會人士所斷定的相反情況造成了混亂和爭議,令人感到驚訝和遺憾。」

Greg Burke, Director of the Holy See Press Office, gav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China today in the Vatican.

With reference to widespread news on a presumed difference of thought and action between the Holy Father and his collaborators in the Roman Curia on issues relating to China, I am able to state the following:

“The Pope is in constant contact with his collaborators, in particular in the Secretariat of State, on Chinese issues, and is informed by them faithfully and in detail on the situation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and on the steps in the dialogue in progress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he follows with special attention. It is therefore surprising and regrettable that the contrary is affirmed by people in the Church, thus fostering confusion and controversy.”

 

來源:梵蒂岡電台

 

相關資訊

 

 

聖座傳播秘書處與耶穌會簽署新協定

2017年9月21日上午,聖座傳播秘書處與耶穌會簽署了新協定。根據這項協定,耶穌會將履行在傳播界的使徒使命,願意繼續在聖座新的傳播框架中服務。這項新協定的簽署也是教廷改革的一個階段,賦予耶穌會士在聖座傳播秘書處内的新角色。

傳播秘書處處長維加諾蒙席(Dario Edoardo Viganò)向梵蒂岡電台解釋道:「耶穌會士的角色就是至今他們所擔任的角色:他們是一個專業人員的團體,多數會士都擔任編輯,以天主的方式盡職盡業。換句話說,耶穌會士在一個團體内活出個人的成聖旅程及貢獻自己的專業,這個團體就是傳播秘書處的編輯人員團體,專業人員團體和技術人員團體。」

維加諾蒙席接著表示:「耶穌會士的角色實在很重要。有些耶穌會士已經擔任某些核心角色,正在規劃新的媒體傳播系統。因此,耶穌會在這方面的專業能力和透過信德經驗塑造出的人性一面將繼續受到重視。這些貢獻在一個工作團體中十分重要。」

出席簽署協定儀式的耶穌會總會長代表格雷羅神父(Juan Antonio Guerrero Alves)表示:「時代在改變。服事教會,回應教會的召叫是耶穌會聖召的一部分。我們在傳播領域的貢獻令我們感到快樂,因為我們也能夠對教宗企望的改革作出貢獻。」

來源: 梵蒂岡電台

聖座召回一名駐美外交人員,徹查有關未成年人色情圖片的案件

2017年9月15日,聖座新聞室的公告指出,美國國務院在8月21日透過外交途徑通知聖座國務院,「聖座駐美國華府的一名外交人員可能違反未成年人色情圖片的相關規範」。

聖座「按照主權國家的慣例召回了一名有關司鐸,他目前已在梵蒂岡城國內。聖座國務院接獲美國政府的信息後,將信息轉交給梵蒂岡法院的檢察員。檢察員已啟動調查,並展開國際合作,以便蒐集本案的相關材料」。

這份公告最後強調,「如同關於一切初步調查的現行法律所規定的,檢察員秉持徹查不公開的原則進行調查」。

來源: 梵蒂岡電台

聖座新聞室就上海馬達欽輔理主教在博客上的發表發出聲明

blog_1466698218

2016年6月12日,中國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在他的博客中,發表了題目為「他教導我們走愛國愛教的道路 – 寫於金魯賢主教誕辰一百週年之際」系列的第五篇文章。他在文章的言論引起了教會內外不同人士對事件的猜測,他說:

「有一段時期,我也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種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傷害了那些長期無私地關心我、幫助我的人,也破壞了金主教長久以來為上海天主教所構建的大好發展局面,這樣的錯誤本不應該發生在上海天主教這麼一個有著愛國愛教傳統的地方。為此,我內心深處一直感到不安和愧疚,希望能用實際的行動來彌補這些過錯。對上海天主教愛國會,我始終帶著很深的感情,這種感情既來自於對愛國會歷史上對教會健康發展作出的貢獻,比如恢復宗教活動時愛國會幫助落實政策,改革開放後愛國會協助教會開展牧靈事業等,更來自於我親身參與愛國會的各項大大小小的工作,愛國會並不是境外有些人所說的那樣,我相信現在上海大多數的司鐸、教友們都認同愛國會、信任愛國會。」

節錄自:《他教導我們走愛國愛教的道路-寫於金魯賢主教誕辰一百周年之際 (五)》-馬達欽主教

2016年6月22日,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也在其《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上表達了他對馬主教網上的那篇文章感到困擾,懇請梵蒂岡澄清及指示,消除全中國教會內的混亂和沮喪。

為回應來自不同人士的資詢,2016年6月23日,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就上海馬達欽輔理主教的的發表發出以下聲明:

「為回應來自不同記者的資詢,以下是我們能提供的答覆:

對於最近中國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的發表,聖座從他的博客和一些新聞機構關注得到。我們目前沒有直接的資料可提供。

任何有關假定聖座在此事上的角色猜測是不合適的。

對於馬達欽主教的個人和教會生活,像所有的中國天主教徒一樣,教宗也是時刻關愛,並每天為他們祈禱。」

譯自《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查看英語原文-Declaration by Fr. Federico Lombardi, S.J., 23.06.2016

請大家為中國教會,為馬達欽主教祈禱。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相關資料:

重溫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中國教會信函》

《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天主教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教友信函》

教宗宣布成立新宗座部門專責平信徒、家庭及生命工作

blog_1445623433

10月22日,教宗方濟各在本屆世界主教會議第15次大會上宣布,他將建立一個新宗座部門負責平信徒、家庭及生命工作,以此取代現有的宗座平信徒委員會和宗座家庭委員會。同時,宗座生命學院將附屬於這個新部門。教宗表示,他也要設立一個專門委員會,其任務是依照教會法典起草一份文件,規定新部會應有的權限。起草後的文件將呈交給樞機咨議會,使之能在今年12月的會議中予以討論。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聖座在聯合國組織中的臨在與使命

blog_1443014257

聖座自1964年4月2日起以觀察員國的身份加入聯合國,在參與聯合國事務上與其他成員國一樣,只是沒有投票權和參選聯合國大會主席的資格。聖座派遣一位宗座大使作為自己在聯合國中的代表,這位代表就是聖座常駐聯合國的觀察員;這一職務目前由貝爾納迪托·奧薩(Bernardito Auza)總主教擔任,他於2014年7月1日就任,是第七位聖座常駐聯合國觀察員。

以下是歷任聖座常駐聯合國觀察員是:

1964-1973 – 阿爾貝托·焦瓦內蒂總主教(Alberto Giovanetti);

1973-1986 – 若望·凱利樞機(Giovanni Cheli);

1986-2002 – 雷納托·拉斐爾·馬蒂諾樞機(Renato Raffaele Martino)

2002-2010 – 切萊斯蒂諾·米廖雷(Celestino Migliore)總主教;

2010-2014 – 方濟各•許利卡特(Francis Chullikatt)總主教。

聖座還有一位觀察員大使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目前由托馬西總主教(Silvano Maria Tomasi)擔任這一職位。在眾多聯合國系統機構中,例如糧農組織、教科文組織、國際原子能機構、世界旅遊組織、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等等,聖座均有一位常任觀察員,但並沒有主教頭銜。

2004年7月1日,聖座在聯合國常駐觀察員的身份再次得到肯定(大會第58/314 號決議)。這一年正值聖座進入聯合國的40週年。

一如本篤十六世教宗在接見天主教非政府組織時所說的:「聖座數十年來在聯合國的臨在與使命,完全出自對人性尊嚴的情有獨鍾。這份情有獨鍾不停地啟發聖座在不同國際機構中的行動。」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聖座和梵蒂岡城國2014年財政報告

blog_1437079678

7月16日,聖座新聞室發表的公告顯示: 聖座2014年的財政報告結算出約2562萬歐元的虧損,而梵蒂岡城國的財政報告則結算出約6352萬歐元的盈餘。

公告表示:「經濟秘書處處長佩爾樞機和該單位職員於7月14日在經濟委員會的會議上提交了聖座和梵蒂岡城國各別的2014年財務決算書。這兩份決算書均由聖座經濟事務局局長起草,經過聖座經濟秘書處、審計委員會和外部審計員的審查核實」。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為聖座與梵蒂岡城國在財務會計上的過渡期,實施了以國際公共部門會計準則(IPSAS)為基礎的新的財務管理政策。

聖座2014年的財政報告結算出約2562萬歐元的虧損。聖座2013年的財政報告原本結算出約2447萬歐元的虧損,但套用新的會計準則後,成了約3721萬歐元的虧損。與2013年的虧損相比,聖座2014年的財務狀況有所改善,這主要可歸因於聖座的有利投資。

梵蒂岡城國2014年的財政報告顯示出約6352萬歐元的盈餘,與2013年的盈餘3304萬歐元相比有長足的進步。這主要可歸因於文化活動,尤其是梵蒂岡博物館的收入和有利投資。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帕羅林樞機: 衝突受害者的鮮血要求我們尊重並促進每個人的尊嚴

09301

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9月29日在聯合國紐約總部出席第69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並在會上發言。帕羅林樞機的講話以世界上正在發生的衝突危機為主題,談及基督徒和少數族群受到的迫害。聖座國務卿強調,世界現實「需要氣象一新的聯合國努力促進並維護和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