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透視:《愛‧福傳-香港第一位聖人聖福若瑟神父傳》

《鹽與光》十分榮幸能與聖言會一起福傳,在12月份透過我們的電視頻道將聖福若瑟神父的成聖旅程在這聖誕中送給加國的觀眾、透過網上直播及至世界各地。

本集專訪:
《愛‧福傳》音樂舞台劇的出品人 – 聖言會談雷濤神父
《愛‧福傳》導演/編劇 – 顏麗娜女士
《愛‧福傳》聲音演繹 – 張衛健先生 (著名天主教藝人及歌手)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2集 彭保祿神父(方濟會士)

本集主持人Rodney請來全球海外華人牧傳處榮休主任,方濟會會士彭保祿神父跟我們探討「罪」、講解什麼是七罪宗及聖神七恩。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1集 張少麟神父(主徒會總會長)


1922年教宗碧岳十一世委任剛恆毅擔任第一任駐華宗座代表,真正落實《夫至大》通諭。宗座代表位份極高,其職權遍及全中國各教區,以教宗的名義統領一切在華的天主教教務。 2018年10月17日是剛樞機逝世六十週年。去年,主持人Rodney Leung邀請了主徒會會祖剛恆毅樞機的第十三任傳人,現任主徒會總會長張少麟神父與我們一起重溫剛樞機的中國教會觀。

多倫多首尊「拯救聖母,中華皇后」聖母像

位於天主教多倫多嘉模聖母堂-「拯救聖母,中華皇后」聖母像 (拍攝:Rodney Leung)

【鹽與光電視訊】2018年7月16日(加爾默羅聖母節),加拿大多倫多嘉模聖母堂可以說是三喜臨門。除了慶祝堂區主保瞻禮外,也在這特別的日子中祝聖遠由中華大地運到多倫多的聖母像和聖母展覽館。在該堂安放的身穿清朝服裝的聖母像就是「拯救聖母,中華皇后」(Our Lady of Deliverance, Empress of China)。其歷史背景是發生於1900年的義和團拳亂。

北堂(網上圖片)

樊國梁主教(網上圖片)

1900年前,天主教會在中國健康成長。當時有40位主教,大約800名歐洲傳教士,600名中國本地神父,全中國天主教徒的人數估計為70萬人。在1898-1900年期間,義和團起義,他們開始引發了對歐洲所有事物的敵意。「庚子拳亂」就是出於這種仇恨而誕生的。1900年6月,義和團圍攻北堂,北堂是當時的主教座堂。被圍攻期間負責指揮防禦的是來自法國的樊國梁主教(Pierre Favier),他是管治北京的北境宗座代牧主教,也是遣使會會士。該教堂是遣使會會士經常居住的地方,當時是被一萬名義和團拳民和來自正規軍的士兵圍困。在教堂的牆壁後面,有超過3000名中國天主教徒,30名法國海員,11名意大利士兵,還有眾多法國和中國的神父和修女。這次圍攻導致400多人死亡。在兩個月的圍攻中,天主教徒受持續的轟炸,地雷襲擊,火箭攻擊和餓死,許多孩子更死於天花。

 1901年,在巴黎的遣使會修院,樊國梁主教憶述這場圍攻的事件說:「在這兩個月的每一個晚上,義和團都在主教座堂的屋頂和圍繞它的欄杆上進行了猛烈的槍戰。為什麼呢?在那處是沒有保衛教堂的人。解放後,異教徒提供了這個謎團的關鍵,他們說「那是怎麼一回事,你什麼都沒看到嗎?每天晚上,一位白衣女子沿著屋頂走來走去,欄杆上佈滿了帶翅膀的白色士兵。」原來當時義和團拳民正在向顯現的白人女子開火。他們奇蹟般的生存歸功於一位穿白衣的白人女子,即「拯救聖母」。樊國梁主教為光榮聖母,他在北堂內為拯救聖母設了一個感恩小堂。堂內有一尊以中華皇后的形態抱著被描繪成太子的小耶穌的聖母畫像。

這尊全新的「拯救聖母,中華皇后」聖母像已安放於天主教多倫多嘉模聖母堂。聖母像旁也新設了一個聖母展覽館,展出不同形態的聖母像及堂區的歷史文物。歡迎大家前往祈禱及參觀。

多倫多嘉模聖母堂

地址:202 St. Patrick Street, Toronto, ON M5T 1V4

網頁:olmountcarmel.archtoronto.org

電話:1-416-598-3920

電郵:info@ourladyofmountcarmel.ca

星期六主日提前彌撒時間:

下午5時(廣東話)

主日彌撒時間:

早上11時(廣東話);下午2時30分(普通話)

每月第三個主日上午11時(英語)

祝聖「拯救聖母,中華皇后」聖母像和聖母展覽館相片集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11集 劉洪昌修士 (道明會)

教會內有不同的修會,當中有一個由創會至今已有800年歷史,它就是道明會。道明會創始於主曆1215年,會祖為聖道明,現已傳佈於世界五大洲。三百年前道明會士已來福建及台灣傳教,首位的中國國藉主教就是羅文藻主教是道明會士,在中國傳教首先殉道的聖劉方濟亦為道明會士。

今集主持人Rodney請來道明會的劉洪昌修士跟我們介紹道明會、也談到聖道明及分享他在道明會的獻身生活。

修會網頁
Dominican Friars
Province of the Most Holy Name of Jesus
(Western Dominican Province)
opwest.org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10集 朱立德神父

1955年9月8日發生的上海教難中,有不少基督徒受到迫害,他們因信仰而在監獄中飽受辛酸。其中一位遭受牢獄之苦的,就是耶穌會會士朱立德神父。他經歷了27年勞改。

在獄中,他是如何堅持自己的信仰? 而這些痛苦有沒有影響他對中國教會的希望?

今集主持人Rodney請來這一位85歲的朱立德神父,跟我們細說他的故事。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9集 顧光中蒙席(下集)

上海教難的倖存者顧光中蒙席,1988年晉鐸後不久就去了美國伊利諾州的芝加哥天主教神學院研讀神學。其後於1993年6月開始在聖荷西教區服務,任當地天主教華人社區司鐸。他的任職一直到2008年6月退休,由於中國教會的不穩定,顧蒙席尋求在聖荷西教區擔任神職工作,而由聖荷西教區杜緬主教授與其職,退休後的顧蒙席繼續在灣區和南加州為教友服務。2014年,聖荷西教區博德•麥格拉思主教宣布教宗方濟各已經回應他的請求榮升顧光中神父為俱有蒙席頭銜的聖教會司鐸。

今集顧蒙席會跟我們分享晉鐸後到美國的原因、講述三位教宗先後接見他的經過及對中國教會的願景。

重溫-顧光中蒙席(上集)

2月22日-建立聖伯多祿宗座慶日

一、歷史源流

「建立聖伯鐸宗座」的慶節歷史相當複雜,近代的研究才使人較清楚此慶節的源始與意義。此紀念日早於第四世紀中葉就已存在,可能源自古代羅馬一種追念亡者的禮俗。每年年終時(年初為三月一日),自二月十三日到二月二十二日為已亡親友舉行紀念禮;行禮時,空置一個座位,表示為某固定亡者保留。由於聖伯鐸殉道的實際日期並不為羅馬教友確知,因而定在二月二十二日,以追念他的逝世日。紀念禮時,也為他保留一個空座位(Cathedra)。以後,教友團體才把此座位解釋為:主教在教導教友時所坐的座位,並且把此慶節視為紀念伯鐸就職管理羅馬教會的日子。

古代時,高盧地區於一月十八日紀念伯鐸首席特權(見以上所述),羅馬教會以後也接納了此慶節,並在第七世紀時,視此日為伯鐸在羅馬建立宗座日,而二月二十二日則為伯鐸在安提約基(Antioch)建立宗座日。據歷史考證,伯鐸曾於安提約基居住七年之久。最初這兩慶節只是地方性的,直到一五五八年時,教宗保祿四世才把此兩日定為普世教會應遵行的慶節。1960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時修訂禮規,刪除了一月十八日的,而只保留了二月二十二日的慶節。所修訂的禮儀年曆也予以保留,稱之為「聖伯鐸建立宗座」,定為慶日。

此慶節的主要目的在尊敬伯鐸的宗座權威,強調他在教會中的地位職責,一如在本日彌撒經文中所表達的:「主對伯鐸說:『我已經為你祈禱,使你不致失去信德,等你回頭以後,要堅強你弟兄們的信心』。」

二、聖伯鐸宗徒介紹

伯鐸是耶穌十二位宗徒中最重要的一位,是宗徒之長,教會的最高首領。他原名西滿,是貝特塞達人,與兄長安德肋以捕魚為生。福音及宗徒大事錄中關於伯多祿生平的記載達一百六十一次之多,遠超過其他宗徒。耶穌第一次見伯多祿時,就給了他一個外號—「刻法」(磐石)(若1:42),從最初就同若望及雅各伯成了耶穌三位愛徒中的一位,成了耶穌的全能、光榮及受辱的見證人。

伯多祿生平最大的轉機應是在耶穌由伯多祿的船上向群眾講完道理之後,叫他下網捕魚。伯多祿雖已徒勞無獲地工作了一整夜,仍照耶穌所說,投網下海,那知竟捕得滿網大魚,不得不招呼捕魚的同伴,載伯德的兩個兒子,雅各伯和若望前來幫忙。伯多祿見此奇跡,驚慌失措地跪下說:「主,請你離開我,因為我是罪人。」耶穌卻對他說:「不要害怕,從今以後,你要作捕人的漁夫。」果然,伯多祿捨棄了一切,跟隨了耶穌(路5:4-11)。

百姓和門徒在聽到耶穌講論聖體的道理後,心中不服,滿口怨言,各自東走西散,離耶穌而去。此時耶穌問宗徒們:「難道你們也願意走嗎?」伯多祿挺身而出,代言答道:「主!惟有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我們相信而且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若6:60-69)之後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伯多祿代表其他門徒承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子」(瑪16:16,19)。耶穌見時機成熟,遂鄭重地將教會首長的權位預許給他:「約納的兒子西滿……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間決不能戰勝她。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束縛;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瑪16:17-19)

伯多祿在耶穌受難時曾三次背主,因此當耶穌復活後,第一個獲得顯現的宗徒就是伯多祿(路24:34),聽耶穌的指示,帶領其他宗徒回加里肋亞,重做漁夫。有一天,天色仍在朦朧之際,耶穌站在加里肋亞湖邊。若望立即認出耶穌,伯多祿滿腔熱火,迫不急待地跳下水去,游至岸上問候耶穌。就在這天早上,耶穌三次問伯多祿「愛不愛我」,伯多祿鑒於以往背主的愧疚,心中早已有所警惕,謙虛地回答:「主,是的,禰知道我愛禰。」耶穌見伯多祿的心理狀態已做好準備,於是將之前預許給祂的教會中最高的職權,正式委託給他。

伯多祿大約在64-67年,尼祿執政迫害教會時,倒懸十字架而死。教友解下他的遺體後,葬於現今的梵蒂岡丘嶺上,亦即現伯多祿大殿座落的地方。

三、教宗的職務與世界的關係

伯多祿是教會第一任教宗,這項傳統在天主公教內延續至今。教宗也身兼羅馬主教。1995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即於羅馬聖伯多祿大殿,發布《願他們合而為一》通諭,文中論及羅馬主教身負合一之職,雖經歷個人的軟弱與無助,然在這個職位上,他完全服務天主充慈悲的計劃,要把陷於罪惡與邪惡中的世界,在天主的慈悲中,轉化人心趨向合一,使人人進入祂的共融中。

這種合一的服務是根植於天主慈悲的行動上,在世界主教團裡,託付給了他們當中的一位。這一位從聖神手中接受這項任務,不是在人之上行使任務,如同外邦人的統治者和他們的大人物所做的一樣,而是帶領他們到寧靜的牧場上。教宗的職務是天主眾僕之僕,猶如主耶穌,教會的元首親自說:「我在你們中間,像似一個服務人的。」(路22:27),祂也曾說:「你們知道:在外邦人中,有尊為首領的主宰他們,有大臣管轄他們;但你們中間卻不可這樣:誰若願意在你們中間成為大的,就當作你們的僕役;誰若願意在你們中間為首,就當作眾人的奴僕,因為人子來不是來受服事,而是來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性命,為大眾作贖價。」(谷10:42-45)

聖奧斯曾指出基督就是唯一的牧人,在祂的至一中眾人合而為一。他繼續熱心勸說:「因此,願所有的牧人在至一的善牧中合而為一;願他們讓唯一牧人的聲音能被聽到;願群羊聽到這個聲音而跟隨他們的牧人,不是這個牧人或是那個牧人,而是唯一的牧人;在祂內,願眾人只聽到祂唯一的聲音,而不是嘮嘮叨叨的雜音……願羊群所聽到的聲音是免於所有分裂,從所有異端中得到淨化的聲音。」

羅馬主教在所有牧人團中的使命,正在於看顧(Episkopeina),如同一個哨兵,因此,藉著牧人們的努力,基督牧人的真實的聲音,可以在所有的個別教會中被聽到。以這個方式,在每一個託付給些牧人的個別教會中,這至一、至聖、至公和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就呈現出來了。所有的教會都在完全和可見的共融之中,因為所有的牧人都與伯多祿共融,而因此也都聯合在基督內。

如果沒有權力和權威,這樣的一種職務將成為虛幻不實。因此,羅馬主教(亦是教宗)必須以權力和權威,來保證所有教會的共融。為這個理由,他是合一的首要僕人。這一項首席權行使在不同的層面上,包括注意聖言的傳承、禮儀和聖事的舉行、教會的使命、風紀,和基督徒的生活。伯多祿繼承人的職責,就是要喚起注意教會公益的需求,是否有人企圖為個人的利益而忽視它。他有義務勸誡、警告,有時候,當某些與信仰合一互不相容的見解四處流傳時,他也要宣布、澄清。當環?需要時,他就以全體與他共融的牧人的名義說話。他也能在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所清楚訂下的明確條件下以宗座名義(EX Cathedral)宣布某些教義是屬於信仰的寶庫。以此對真理的見證,聖伯鐸的繼承人為合一服務。

來源:我靈讚頌主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8集 顧光中蒙席(上集)

顧光中蒙席:「勞動改造即勞動改造思想,他給我們要洗腦的,就是老一套我們都要聽到的,就是說馬列主義,但是就是他要教您接受新的思想,就是改變您的立場觀點,用政府的立場觀點來看,就是主要的問題是您接受與不接受,像我們天主教徒我們就沒有接受,那麼就要勞改……」

「……第一條最重要一條就是教您們認罪,承認自己對國家有罪,這是我們天主教無法解釋的了,這是對我們最大的困難……他給了我的的罪行是『反革命組織』,我不是反革命,我沒有罪,我們主教不是反革命份子,我的罪名就是這些……如果您承認自己有罪,承認自己是反革命,就沒事情了或者也減輕了好多事情……」

1955年9月8日是教會一個永不忘記的日子,天主教上海教區發生慘痛的教難。忠貞於教會和教宗的上海教區主教龔品梅樞機與大批神父、修道人員和近千位天主教友,同時在上海一夜之間被武裝人員抓捕入獄,尤其是公教青年,顧光中蒙席(Monsignor Matthew Koo)就是其中一人,他在中國大陸勞改營度過三十年之多。2017年12月,我們有幸認識到他,並邀請了顧蒙席為我們細說教難經歷。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7集 蘇耀文主教(台中教區)

近年來,在社會上關於道德方面的議題上,各界比較關注的有同性婚姻、安樂死、墮胎合法化、性教育,因此持有維護生命及家庭道德原則的天主教教育在社會中受到嚴重的衝擊。 今集主持人梁樂彥Rodney請來台中教區蘇耀文主教跟我們去談論在台灣的天主教教育狀況,他也會為我們介紹台灣教會的慈善工作及他服務窮人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