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文明》期刊主編習安東神父簡述教宗接見馬耳他的耶穌會士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4月3日早上會見了在馬耳他的耶穌會士。教宗依循他在國際牧靈訪問期間的慣例,私下會見耶穌會同會弟兄。談話內容後來將刊登在《公教文明》期刊上。該期刊主編習安東(Antonio Spadaro)神父是教宗此行的隨員,他也出席了會見活動。事後,他接受梵蒂岡新聞網採訪時,講述了這次聚會。

習安東神父說:「在教宗所有的訪問中,只要有可能,他就會與他所訪問地區的耶穌會團體相聚。這次聚會就如往常那樣,是非常美好的會晤,是一次家庭式的會晤。在輕鬆的氣氛中,就很多議題進行了敞開心懷的交談。最好的事也許是在行程進行了一半時,聽教宗說出自己的感受,瞭解一些他接受款待的氣氛,以及教宗想說的話。」

這次會見中,有那些談話的內容?

《公教期刊》主編表示:「這是私下會晤,之後,如果教宗願意,我們將把談話内容刊登在《公教文明》期刊上。談話的基本內容是關於耶穌會的生活和今天福傳的意義。教宗再三提及福傳的喜樂,這也是他前一天多次提到的,教宗所渴望的是一個向重大挑戰開放的教會。馬耳他島本身就處在重大的挑戰中,它是地中海中部的交叉路口,所以是福傳的動力。」

教宗在馬耳他會見移民可能帶來的成果

教宗在馬耳他訪問的最後一項活動是會見移民,習安東神父談到教宗這次訪問可能帶來的成果。他說:「教宗會見耶穌會會士時也提到移民議題,他非常關心此事。至於這次訪問的深遠意義,這個位於地中海中心、處於交匯點的國家是文化和精神交流的中心,它能夠看到教宗的訊息從一個邊緣地區發出,其實也是面向全世界的。所以,這次在馬耳他的訪問實際上也關係到全世界。」

關於教宗將烏克蘭戰爭定義為「褻聖」的行為

教宗在三鐘經祈禱活動中特別提到烏克蘭戰爭,這是第三次將其定義為「褻聖」的行為。《公教期刊》主編說:「的確如此。這顯然是貫穿這次行程的一個主題,不能不提及。在彌撒中我們看到很多烏克蘭國旗。教宗在會見當局時也明確指出對發動戰爭做準備應承擔的責任,這不是從今天才開始,而是有一段時間了,通過重整軍備來準備戰爭。因此,教宗的訊息非常強烈。」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在機上記者會談及前往烏克蘭基輔的可能性

圖片:vatican.va

教宗方濟各結束了訪問馬耳他共和國的行程,於羅馬時間4月3日晚上8時30分回到羅馬。依照慣例,教宗在回程中回答了隨機記者們的提問,對受到馬耳他人民的盛情款待表達感激後,再次談到在烏克蘭的戰爭。教宗說:「我們沒有吸取教訓!願天主垂憐我們衆人,我們衆人都有責任!」

馬耳他的訪問

教宗首先談到在馬耳他的訪問,說他很高興看到了當地的現實,看到在戈佐、瓦萊塔和其它地方的人民的熱情。接著,他提到該國面對的移民問題,因為希臘、塞浦路斯、馬耳他、意大利和西班牙都是比較接近非洲和中東的國家,移民來到這裡總是被收容。但歐洲國家應達成共識,各國政府應説明能接受多少難民,這樣至少不讓全部負擔都壓在這些慷慨的鄰近國家身上,馬耳他就是其中之一。

會否訪問烏克蘭基輔

教宗訪問基輔的提議已經「放在桌面上」,記者提到當天來自臨近基輔一個小鎮的消息,俄軍從那裡撤走,在街道上留下數十具屍體,有些被捆綁著雙手,好似被就地處決那樣。在這種情況下,教宗的臨在似乎更有必要。

教宗答道,他剛聽到這個消息。教宗說:「我願做一切該做的事,聖座,尤其是外交方面,帕羅林樞機和加拉格爾總主教正在竭盡全力做一切。出於小心和謹慎,我們不能公布他們所做的一切,但我們的工作已經達到極限。在可能性中包括前去探訪。」

教宗提到兩個行程,首先是應波蘭總統邀請,派遣克拉耶夫斯基(Krajewski)樞機探訪在波蘭收容的烏克蘭人。樞機已經去了兩次,送去兩輛救護車,與他們在一起留在那裡,他還要再去一次,他也樂於再去。此外,不只一人要求教宗前往。教宗說:「我誠懇地告訴他們,我已經想到去那裡,我總是有這個意願,我隨時願意去。」

「關於這次行程,是這樣提出的:『我們聽說你考慮前去烏克蘭』,我說這事已『放在桌面上』,是收到的一項提議,但我不知道是否能做到,是否適合去,是否去了會最好,或者如果值得去,我就必須去,這一切都懸在空中。其實,一段時間以來我都在考慮與基利爾宗主教會面,且正在為這事努力,考慮在中東會面,這些是目前的情況。」

教宗想對普京總統說什麽?

記者想知道,戰爭爆發以來教宗是否與普京總統通話過,如果還沒有,今天想對他說什麽。

教宗答道,他對每個當權者說的話都公布出來了,他說的話無需保密。「我和宗主教通了話,他將我們所談的作了一項美好的聲明。俄羅斯總統去年年底給我打電話,向我表達祝賀。烏克蘭總統和我有過兩次通話。開戰的第一天,我認為我該去俄羅斯大使館與代表該國人民的大使談話,詢問並表達我對情況的感受。這些是我的官方接觸。」

教宗也提到與基輔大總主教舍夫丘克(Schevchuck)的通話,以及每隔兩三天與先是在利沃夫、目前在敖德薩的女記者皮凱(Elisabetta Piqué)通話,聽她講述當地的情況。此外,教宗也與那裡的修道院院長通過話。教宗為喪生的記者們表示哀悼,稱讚他們的勇敢,在報道消息時殉職。

教宗說,他不使用雙重言辭,說的總是同樣的話。「每個戰爭都出於不義,因為有戰爭的模式在作怪。這不是和平的模式。例如,投資是為了購買武器。他們說:我們需要自衛。這是戰爭的模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每個人都呼吸著『絕不要戰爭』而要和平的氣息。」

「70年後,我們已經忘記了這一切。戰爭的模式就這樣盛行開來。當時對聯合國的工作抱著這麽大的希望。但戰爭的模式再次稱霸。我們無法思考另一種模式,我們已經不習慣思考和平的模式。有一些偉人,如甘地和我在《眾位弟兄》通諭結尾提到的其他人,他們都投注在和平的模式上。但我們人類是固執的。我們喜愛上了戰爭,喜愛加音的精神。《聖經》的開頭就出現這樣的問題:殘殺的‘加音派’精神,而不是和平的精神,這絕非偶然。」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方濟各在馬耳他若望廿三和平工作坊會見移民

圖片:vatican.va

2022年4月3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馬耳他哈爾法爾移民中心與大約兩百名移民一起佇立在聖母像前,為許多離鄉背井、尋求希望的人獻上祈禱。接著,教宗點燃白色蠟燭。這蠟燭不僅象徵信德與望德,更要重燃歐洲的心火,使之擺脫手足相殘的陰霾。那是人性光輝的火焰。

這個聚會是教宗方濟各此行在馬耳他的最後一項活動。教宗在講話中指出:「人性中蘊含了人類在全球化世界的未來。具體而言,人性意味著不把人看作數字,卻要尊重他們是有面容、有經歷的男女,是弟兄姊妹。」教宗坦言,當他在電視或照片裡看到移民乘船而來或掉入海中時,常會想:如果那個人是我、是我的兒子或女兒⋯⋯。

就在這次聚會開始前幾個小時,利比亞外海又發生了一起海難事件:全船約有90人,卻只有4人獲救。為此,教宗邀請在場眾人一起「為我們這些命喪地中海的弟兄姊妹祈禱」,也祈願我們能免於「另一起同樣悲慘和危險的海難」,即:「文明的海難」。教宗解釋道:「文明的海難不單單威脅難民,也危及我們每一個人。我們能如何救自己免於這恐怕會使我們文明的船滅頂的海難呢?我們的舉止必須帶有人情味。」

移民的現實處境是「文明岌岌可危的時代記號」;為基督徒來說,「對福音的忠信也瀕臨危險」。教宗重申了他去年12月份在萊斯沃斯島發出的譴責,並談到現今在烏克蘭發生的「褻聖戰爭」,說:「你們的經歷令人想起這幾天由於不義且野蠻的戰爭而逃離烏克蘭的眾多百姓。」念及全世界所有遠走它鄉的移民,教宗表示:「我與你們同在。我在這裡,是為了看看你們的面容、注視你們的眼睛。打從我去蘭佩杜薩那天起,我就不曾忘記過你們。我一直心繫著你們,你們總是在我的祈禱裡。」

教宗方濟各這番溫柔的話語迴盪在以若望廿三世為名的機構裡。這個機構於1971年由方濟各會會士雕尼削(Dionysus Mintoff)所建。當天活動正是由這位垂垂老矣的雕尼削神父發表開場致詞。教宗短暫視察了移民們的住宿環境,並探訪若干居民。

提到教宗本次牧靈訪問的格言「他們待我們非常友善」(參閱:宗廿八2),教宗從聖保祿及其同伴遭遇船難後受到的款待談起,祝願「馬耳他始終如此善待所有登陸的人,真正成為他們的『安全港』」。

在會面活動中,教宗談論了移民離鄉背井時心懷的夢想。教宗觀察到,夢想「與嚴峻現實相衝突」。現實「往往危險四伏,有時恐怖又缺乏人性」。教宗讚許做見證的移民青年「為上百萬基本權利遭侵犯的移民發聲」。不幸地,在侵犯基本權利的問題上,有關當局時常難辭其咎。為此,教宗再次強調:移民「不是數字,而是有骨有肉的人,其夢想有時被壓碎」。

一切應該從「人和人的尊嚴」重新出發。教宗表明,我們不該輕信那些「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問題超過我們的能力範圍」、「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之類的話語。教宗說:「我們不可掉入這個陷阱。我們要帶著人情味來回應移民和難民的挑戰,點燃友愛之火。」

然後,教宗把目光放在現況上:「或許就在我們聚會的此刻,也有些船正在從南往北橫渡海洋。」因此,教宗邀請為所有「在海上冒著生命危險尋求希望的」弟兄姊妹祈禱。很多人、太多人「在尋找安全之地」,他們不得不「離開在亞洲、非洲和美洲的家園故土」。教宗由此念及羅興亞人。

教宗轉向在場的移民,說:「你們每個人都經歷了這斬斷自身根基、離開的經驗。這是一種撕裂,會留下痕跡的撕裂。它不只是一時情感上的疼痛,卻在青年男女成長的旅途中留下深深的傷痕。醫治這傷口需要時間;它需要時間,特別需要豐富的人性經驗:要與好客的人相遇,他們懂得聆聽、理解、陪伴;再者是要與旅途的其他同伴團聚,一起分享、背負重擔。這有助於傷口癒合。」

在此機會上,教宗也分享了他的夢想:移民在經歷了「富有人情味和友愛精神」的接納後,能成為「接納和友愛」的推動者。「撕裂、拔根的傷口一旦癒合,你們就能發揮你們內在的這份財富、寶貴至極的人性遺產,與接納你們的團體、與你們感到融入其中的環境一起分享。這是一條手足情誼、社會友愛的道路」。

為此,教宗呼籲所有接待中心成為「富有人情味的場所」。儘管形勢緊張又嚴峻,也要加強「社會友愛和相遇文化」。這要從移民中心這些地方做起,它們雖然不完美,卻是和平的工作坊。

教宗方濟各最後引用了若望廿三世教宗《和平於世》通諭,祈求上主護佑人心遠離那會使和平陷入危險的一切(參閱:《和平於世》通諭,第91號)。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在馬耳他拉巴特聖保祿岩洞朝聖

圖片:vatican.va

2022年4月3日早晨,教宗私下會晤馬耳他的耶穌會會士們後,隨即乘車前往拉巴特(Rabat)聖保祿岩洞朝聖祈禱。教宗在拉巴特的聖保祿大殿廣場停留了幾分鐘,在衆人的熱情陪同下進入聖保祿岩洞。

教宗先是在小岩洞内祈禱片刻,然後緩慢走到聖保祿態像前點燃一支祈願蠟燭,這支蠟燭的燭臺是教宗此次朝聖獻給聖保祿岩洞的禮物,燭臺上刻有教宗的牧徽,在底部基座刻有拉丁文“PAX”,意即「和平」。教宗再次靜默片刻之後,向天主獻上一個祈禱文

在祈禱結束之後,教宗在留言簿上寫道:「在這個紀念外邦人的使徒和這個民族的信仰之父聖保祿的神聖之地,我感謝上主,並祈禱祂永遠賜予馬耳他人民慰藉人心的聖神和宣講的熱忱。」留言之後,教宗獲贈了一幅由陶土創造的聖保祿浮雕像聖像,並戴上一個白色無邊圓帽,在帽上簽名,以紀念他的朝聖祈禱訪問。

接著,教宗步入聖保祿大殿内,與這裡迎候他的14位宗教領袖會面。隨後,教宗在大殿祭台前,親自邀請在場衆人與他一起誦念祈禱文:「啊,天主!祢慈悲無限,祢良善的寶藏無盡:願祢寬仁地加增奉獻於祢的子民的信德,好使所有人能以智慧領悟創造他們的愛、救贖他們的寳血和使他們重生的聖神。」

教宗在離開大殿前,接見了堂區的一些病患、無家可歸者以及大約30名吸毒成癮者,並與他們交談。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在馬耳他主持主日彌撒:跟隨耶穌,開始嶄新的生活

圖片:vatican.va

「跟隨耶穌,新的和不同的生活總是可能的。」

這是教宗方濟各在4月3日主日在馬耳他進行國際牧靈訪問的第二天,在弗洛里亞納(Floriana)主持彌撒聖祭的講道中所強調的。大約有2萬名信友和各基督信仰教會團體,以及其它宗教的代表參與了教宗主持的彌撒聖祭。教宗在講道中講解了當天主日福音關於罪婦人的内容(參閲:若八1-11)。

教宗說:「控告那婦女的人無視他們自己的過錯,反而非常操心他人的過錯。他們表現的正義和虔誠,他們想要在他們好名聲和虔誠的虛偽的面具内譴責和試探耶穌。」

於是,教宗提醒信友們:「時時要注意如何對待他人,或者是像耶穌今天所展示的那樣,以慈悲憐憫注視著我們;或是如同那控告者一樣,帶著審判甚至蔑視的眼光。為了了解我們是否是導師耶穌的真正門徒,我們需要思考我們是如何審視自己的。控告那婦女的人,他們自認為沒有什麽可學的。他們的外表無可挑剔,但他們缺乏内心的誠實。」

接著,教宗解釋:「對耶穌來説,真正重要的是對祂的開放和順從,認識到自己需要救贖。」教宗鼓勵道:「我們無論是在祈禱時,還是在參與美好的宗教禮儀時,要捫心自問是否真的與上主和諧相處。我們可以直接地問祂。耶穌,我現在和祢在一起,祢想要我為祢做什麽?祢想讓我在我的心裡、在我的生活中改變什麽?祢要我如何待人?」

教宗表示:「這樣的祈禱為我們有好處,因為導師(耶穌)不要人的外表;祂尋求人内心的真誠。一旦我們真誠地向祂敞開心扉,祂就能神奇地在我們身上工作。在人看來那個罪婦好像處於沒有希望的境況中,但耶穌在她面前開闢了一個新的、一個意想不到的視野。耶穌沒有譴責她,而是使她重獲希望。天主總是給人留下再次選擇的空間,祂總能找到通往解放和救贖的途徑。」

教宗強調說:「天主總是寬恕,但我們卻是倦於請求寬恕的人。」教宗補充道:「寬恕改變了那個婦女的生活。上主也希望我們這些被祂寬恕的人,成為不知疲倦的、修和的見證人。今天,那個在悲慘的境遇中得到憐憫並因耶穌的寬恕而被治癒的婦女邀請我們,作為教會,回歸到福音的課堂,向希望的天主學習,祂不停地帶給我們驚喜。」

最後,教宗總結道:「如果我們效法基督,我們就不會只聚焦於譴責罪過,而是帶著愛出發去尋找罪人;我們就不會再繼續指責,而是開始傾聽;我們就不會抛棄被輕視的人,而是把那被認為是最卑微的人視為首位。弟兄姐妹們,这就是耶穌今天以身作則給予我們的教導。願祂帶給我們驚喜,願我們喜樂地接納祂帶來的福音。」

圖片:Vatican Media

其後,教宗方濟各在主持三鐘經祈禱活動的講話中,教宗感謝馬耳他人民和教會給予的熱情歡迎及盛情款待。在結束講話時,也不忘繼續為飽受戰爭淩辱的烏克蘭祈禱,再次稱這場戰爭為褻聖的戰爭。

教宗在結束講話前的祈禱中把烏克蘭人民託付於聖母手中,並籲請衆人為和平祈禱。教宗祈禱說:「現在,我們為和平祈禱,想到飽受折磨的烏克蘭人道主義悲劇,他們仍在這場褻聖戰爭的狂轟濫炸中,讓我們不要倦於祈禱和幫助那些受苦的人。」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覽詳情

聖保祿在馬耳他經過的痕跡仍然活躍眼前

圖片:vatican.va

「我們得救以後,那時才知道這島名叫默里達」:聖史路加在《宗徒大事錄》第廿八章如此描述。保祿在搭船前往羅馬途中遭遇船難。外邦人的宗徒於公元60年在今天稱為聖保祿海灣的地方登陸。在塞爾穆內特島,亦即「沉船之島」,豎立了一座聖保祿雕像,並建立了一個可以舉行彌撒的祭台。

聖史路加寫道:「他們待我們非常友善,因為當時正在下雨,天又寒冷,他們就生起一堆火來款待我們眾人」(參閱:宗廿八2)。路加還講述了馬耳他人很快就對保祿萌生極大的敬意,因為他們看到保祿在拾柴來添火時被一條毒蛇咬了卻安然無恙,因而非常驚訝,認為他是一位非常特別的人。

在姆迪納,那裡的聖保祿主教座堂讓人想起這位宗徒受到頗里約首領和馬耳他人熱情接待的地方。在聖保祿米爾奇考古遺址中的小聖堂,應該是建在頗里約首領的別墅所在地,那裡是這位船難倖存者最初接受款待的地方。從路加的記載可以推測,聖保祿後來遷到了今天的拉巴特城。

一個人們非常虔誠敬禮的地方,就是聖保祿岩洞。外邦人的宗徒與同伴路加、阿黎斯塔奇和特洛斐摩,以及其他人一起,在島上停留期間在此生活了3個月。這岩洞後來改成一個小聖堂。以聖保祿宗徒命名的還有在附近修建、今天是乙級宗座聖殿的聖堂,以及一個地下墓穴,那裡保存著一些基督信仰記憶。保祿在馬耳他停留期間宣講基督的福音。

數個世紀以來,聖保祿岩洞成了朝聖的目的地、舉行禮儀和祈禱的場所。18世紀,為了紀念聖保祿在島上停留,人們在岩洞內安置了一尊保祿的白大理石雕像。今天,可以從聖保祿聖堂進入岩洞,那裡仍保留著岩石牆壁。若望保祿二世教宗於1990年5月27日、本篤十六世教宗在2010年4月17日紀念聖保祿遭遇船難1950週年的機會上也曾到過聖保祿岩洞。教宗方濟各4月3日主日早上來此祈禱,並點燃一盞祈願燈。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在馬耳他全國聖母朝聖地主持祈禱聚會

圖片:vatican.va

「回歸信仰的本質,這在於與耶穌的關係和喜樂地宣講福音。」

教宗方濟各4月2日傍晚在馬耳他戈佐島塔皮努全國聖母朝聖地的祈禱聚會中如此敦促在場眾人。教宗強調,教會的喜樂在於福傳。

教宗當天下午搭乘雙體船前往戈佐島,在船上能欣賞沿途美景。下午5點半左右,教宗登陸該島,改搭專用座車;民眾手持梵蒂岡國旗夾道歡迎。教宗抵達塔皮努全國朝聖地後,在小聖堂裡誦念三遍《聖母經》,然後問候大殿內的若干信友。接著,教宗來到大廣場,與大約三千名信眾會面。祈禱聚會在戈佐主教托伊馬(Anthony Teuma)的致詞中展開。

多明我(Domenico)等四位平信徒在眾人面前做了見證。隨後,信眾聆聽了《福音》: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祂的母親瑪利亞等人站在十字架下。「耶穌看見母親,又看見祂所愛的門徒站在旁邊,就對母親說:『女人,看,妳的兒子!』然後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那時起,那門徒把她接到自己家裡。」(參閱:若十九25-27)

教宗在講道中闡明,在耶穌的十字架下,「一切似乎都喪失,一切似乎永遠結束」。那一刻,連耶穌都感到被捨棄(參閱:瑪廿七46;谷十五34)。然而,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的時辰不是「歷史的終結,卻標誌出新生命的開端。事實上,我們在十字架前默觀基督的慈愛,祂向我們敞開雙臂,通過祂的聖死,為我們開啟永生的喜樂。在死亡時辰,生命的圓滿時辰由此展開:這是教會誕生的時刻」。

教宗邀請信眾回到泉源,這意味著重新發現信仰的本質。「回歸泉源的教會,並不意味著回頭看、複製基督信仰初期團體的教會模式。我們不能『跳過歷史』,彷彿在後續世代的教會生活裡上主既沒發過言,也沒行過大事一樣。這也不意味著要過度理想化,幻想著初期團體沒有困難。相反地,回到泉源意味著恢復基督信仰初期團體的精神,也就是回歸心靈,重新發現信仰的核心:與耶穌的關係,以及向全世界宣講祂的福音。這就是本質!這是教會的喜樂,即:福傳」。

十字架下首批門徒的痛苦「化為宣講的喜樂」。教宗指出,他們擔憂的不是「團體的聲望」或「敬禮的具體形式」,而是為福音做見證。教會生活是「有待建設的偉大未來」。「建構信仰的不能只有代代相傳的習俗、隆重慶典、美好民間活動和情緒高昂的時刻。我們需要的信仰是扎根於個人與基督的相遇、每天聆聽祂的聖言、積極參與教會生活,以及民間虔敬之心」,而且我們的信仰要在此根基內「日新又新」。

教宗強調,美好的宗教敬禮和實踐行動不一定會表達出活潑、開放的信德。因此,我們需要回到泉源,以「見證、而非宗教習俗」為教會的中心。教會渴望帶著福音點燃的燈,前去與所有人相遇,而非關在封閉的小圈子裡。教宗籲請眾人「不要害怕像先前所做的那樣,走上新的旅途,縱使會有危險,也要走觸動生命的福傳與宣講新旅途,因為教會的喜樂在於福傳」。

回顧聖母瑪利亞和若望在十字架下的景象,以及耶穌把他們互相託付的舉動,教宗表示,回到泉源也意味著「培養接納的藝術」。耶穌此舉「具體指示出」如何活出愛的誡命。「對天主的敬禮」也包括親近關懷弟兄姐妹。「在教會裡,手足相愛、接納近人是多麽重要!上主在十字架的時辰、在瑪利亞和若望的彼此接納中提醒我們這點,敦促各時代的基督徒團體不要混淆這優先事項。『看,妳的兒子』、『看,你的母親』,這有如說出:你們因同樣的聖血而得救,你們同屬唯一的家庭,因此你們要互相接納、彼此相愛,為彼此療傷,沒有猜忌、分裂、謠言、閒話和懷疑。」

互相接納為我們教會關係是一大挑戰,因為結果實的情況取決於我們的友愛共融,而且它「也是檢驗教會實際上充滿多少福音精神的石蕊試紙」。再者,接納不能只落實在我們之間。教宗表示,「我們不能只在我們美好的教會遮蔭下彼此接納,卻讓許多弟兄姊妹在外面受苦,因痛苦、不幸、貧困和暴力而飽嘗十字架的苦難。你們的地理位置非常關鍵,面向地中海,對許多在生命的暴風雨中顛簸的人來說,如同得救的上岸點。他們出於各種原因,來到你們的海岸。在這些貧困者的面容中,基督親自顯現給你們」。

聖保祿當年因船難在馬耳他登陸時,當地人生起了一堆火來款待落難者,給他們驅寒(參閱:宗廿八2)。因此,教會的任務是「在生命的寒冷侵襲受苦者時,生起溫柔的火」。教宗懷著感激之情念及許多傳教士、司鐸、男女會士和平信徒,他們持續傳揚保祿宗徒帶來這裡的福音。

教宗最後再次邀請眾人回歸本質、天主的愛。天主要我們走出去,喜樂地走遍世界的大街小巷。款待則是我們能在世界上做出的最單純又美好的見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圖片:vatican.va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會見馬耳他政界人士:民衆渴求和平,而不是幼稚的侵略行為

圖片:vatican.va

教宗方濟各於4月2日上午抵達馬耳他首都瓦萊塔之後的第一項重大活動,就是前往騎士團首領宮,即總統府拜會該國總統和總理,隨後會見政界人士和外交使團,並在這個機會上發表了此行的第一篇講話。教宗談到在歐洲颳起戰爭的寒風,以及他受到馬耳他人民的熱情接待,就如當初保祿宗徒和他的同伴們感受被「非常友善」相待那樣。

圖片:vatican.va

教宗的講話以羅盤方位圖的形象作為一條主軸,説明這個國家社會和政治生活受到的四個主要影響。首先是來自西北方向的風。教宗說:「北方使人想到歐洲,特別是歐盟的家園,它的建立是為讓一個團結的大家庭居住在那裡,守護著和平。團結與和平是馬耳他人民每次唱國歌時,向天主祈求的恩典。」

然而,為確保社會和睦共處,「僅僅鞏固歸屬感是不够的;還需要加固基於權利和法律的共同生活的基礎。誠信、公正、責任感和透明度是一個文明進步社會的基本支柱」。教宗解釋說:「歐洲家園在努力推動正義與社會公平價值的同時,也要站在第一線來保護更廣大的受造界家園。」

以保護環境為例,教宗説明:「環境保護和社會正義是在為將來做準備,是激發青年熱衷於良好政治的最佳途徑,使他們免於事不關己,不問世事的誘惑。此外,北方吹來的風常常與來自西方的風混合在一起。馬耳他,特別是該國的青年,也受到西方生活和思維模式的影響。」

「馬耳他是一個非凡的‘有機發展的實驗室’,那裡的進步並不表明要與過去斬斷根基,以利潤、消費主義的需求,以及擁有任何一項權利的名義來獲取虛假的繁榮。為促進健全的發展,重要的是守護記憶、以尊重的態度建立代際和諧,不被人為干預的同化和植入意識形態所吞沒。」

教宗勉勵馬耳他人民,繼續維護從出生到自然死亡的生命,也要在生命被丟棄和被疏忽的每個時刻,來守護它。

接著,教宗邀請馬耳他人民注視南方,「許多尋找希望的弟兄姐妹」都來自那裡。教宗感謝該國當局和人民因福音、人性和他們特有的好客意識對這些人的接待。根據腓尼基語源學,馬耳他有「安全港」之意。但面對近些年不斷湧來的人潮,「恐懼和沒有安全感促生了洩氣和挫敗感」。教宗指出:「為適當地解决複雜的移民問題,我們需要將其放在更廣泛的時間和空間願景中。」

「在時間方面:移民現象不是一時的情况,而是這個時代的標識。它背負的債務是過去的不公、大量的剝削、氣候變化和不幸的衝突,我們正在為這些後果買單。從貧窮和人口稠密的南方,大量的人群正在向較富裕的北方移動:這是一個事實,不能用不合時代的封閉來拒絕,因為孤立將不會有繁榮和融合。然後應考慮空間問題:移民緊急情况在擴大,我們想想來自現在飽受折磨的烏克蘭的難民,這種情況要求作出廣泛和共同的回應。不能是一些國家承擔全部問題,而另一些國家卻無所事事!」

談到聖保祿宗徒於公元60年在此發生的船難事件,教宗將這位宗徒的見證與今日馬耳他人民在款待和團結互助的標記中作出的見證聯繫起來。他說,「人性至上,凡事有報:這個國家教導了這一觀點,它的歷史得益於這位遇船難的使徒的絕望到來。他以福音之名生活和宣講,我們也應敞開心扉,重新發現服事有需要者的美好」。

「他人不是需要防禦的病毒,而是一個需要款待的人,『基督徒的理想總是召喚我們克服猜疑、慣性的不信任、失去隱私的害怕、以及今世強加在我們身上的防衛式態度。』(《福音的喜樂》勸諭,88號)我們不要讓冷漠熄滅共同生活的夢想!」

來自東部的風經常在晨曦吹起,正是從歐洲的東部泛起戰爭的黑雲。教宗說:「我們原以為,入侵他國、殘酷的巷戰和原子威脅已是一個遙遠過去的黑暗記憶。但只能帶來死亡、毀滅和仇恨的冰冷的戰爭之風,已經蠻橫地降落在許多人的生活和每個人的日子。一些强權者悲哀地禁錮在不合時宜的民族利益的動機中,再次挑起和煽動衝突,而普通百姓卻感到需要建設一個未來。這是一個要麽在一起,要麽就不會有的未來。眼下,在戰爭降臨於人類的夜晚,我們斷不可讓和平的夢想消逝。」

教宗提醒道,「和平創造福祉,戰爭只會帶來貧窮」。60多年前,當世界面臨毀滅的威脅時,喬治·拉皮拉(Giorgio La Pira)發出了反潮流的聲音。他說,「我們所處的歷史境遇、利益和意識形態的衝突,使人類陷入難以置信的幼稚心態而煩亂不安」。

教宗表示,「這些話仍合乎時宜:面對威脅我們的幼稚和摧毀性的侵略行為,面對能扼殺所有民族和世代生活的擴大的冷戰的危險,我們多麽需要一種人性尺度啊!今天很難以和平的思維來思考,人們已習慣於戰爭的邏輯。戰爭已經作了長時間的準備,在武器方面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和交易。因此,不僅是和平,許多重大問題,如抵抗饑餓和不平等,事實上已經從主要的政治議程中被偷換走。解决每一個危機的門路是顧及所有的危機,因為全球性問題需要全球性的解决之道。」

「我們要相互幫助,傾聽人們對和平的渴求,我們要努力為越來越廣泛的對話奠定基礎,我們要重返促進和平的國際會議,將裁軍議題作為核心,著眼於未來的世代!讓不斷用於軍備的巨額資金轉用於發展、健康和提供食物。」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方濟各抵達馬耳他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開始訪問地中海島國馬耳他,這是他的第36次國際牧靈之旅。教宗於4月2日早晨8點40分從羅馬達芬奇機場出發,9點50分抵達馬耳他國際機場。馬耳他共和國總統喬治·維拉及夫人到機場迎接教宗,歡迎人群揮動著紅白色的馬耳他國旗和黃白色的梵蒂岡國旗,兩國國歌隨即奏起。兩位兒童向教宗獻了鮮花。

教宗問候了總統伉儷和前來機場迎接的每個代表團,並停下來與馬耳他總主教希克盧納(Charles Scicluna)交談。維拉總統則擁抱了馬耳他樞機格雷奇(Mario Grech),他是戈佐教區的榮休主教,現在羅馬擔任世界主教會議秘書長。

教宗這次在馬耳他的訪問雖然不足48個小時,卻非常美好,就如他在前來馬耳他的途中向隨機記者們表達的那樣。教宗也在這個機會上告訴記者們,他前往基輔的可能性已被列入考慮範圍。

啓程前的4月1日下午,教宗依照慣例前往羅馬市區的聖母大殿,在羅馬人民救援之母像前祈禱,求她護佑這次在意大利境外進行的牧靈訪問。

在馬耳他的兩天訪問行程中,教宗將發表5篇講話,第一篇於4月2日星期六上午在瓦萊塔的騎士團首領宮,即總統府會見馬耳他當局和外交使團時發表。當天下午,他要前往這個群島的第二大島嶼戈佐島,在塔皮努(Ta’Pinu)全國聖母朝聖地主持祈禱聚會。

4月3日主日早晨,教宗將私下會晤馬耳他的耶穌會會士們。隨後,他將前往拉巴特的聖保祿岩洞祈禱。當天上午,教宗將在弗洛里亞納主持彌撒聖祭,隨後帶領信眾誦念三鐘經。下午,教宗將前往哈爾法爾的“若望廿三世和平工作坊”難民中心,會見那裡的大約200名難民,其中主要來自非洲。

教宗這次使徒之旅以「他們待我們非常友善」為座右銘,這句話出自聖保祿宗徒,他於公元60年在前往羅馬途中遇船難,受到馬耳他當地人的款待(參閱:宗廿八2)。教宗方濟各是訪問馬耳他的第三位伯多祿繼承人,此前聖若望保祿二世曾於1990年和2001年兩次到訪,本篤十六世則於2010年抵達。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將在馬耳他全國聖母朝聖地主持祈禱聚會

按此閱覽詳情

教宗方濟各於4月2至3日在馬耳他進行牧靈訪問。訪問期間,其中一項重要活動是在位於佐戈島的全國聖母朝聖地(Basilica of the National Shrine of the Blessed Virgin of Ta’ Pinu)主持祈禱聚會。該朝聖地的聖堂是哥德式聖堂,堂的左則聳立著一座鐘樓。16世紀時這裡已有一個小小的聖堂,因嚴重失修,當局決定於1575年將之拆除。

可是,當拆除工作開始時,一名工人折斷了一條胳膊,這一事故被看作是一個標記,拆除工作因此中斷了。很長時間,這座聖堂歸真蒂利家族所有,最後被一位名叫皮諾·高奇(Pino Gauci)的人買下,這便是今天眾所周知朝聖地的名字的來源。高奇修復並擴建了聖堂,也在堂内恭放了一幅特意請意大利畫家佩魯吉諾(Amedeo Perugino)繪製的聖母升天像。這幅像至今仍保存在那裡。

根據傳統的說法,1883年6月22日,一位名叫格里馬(Carmela Grima)的農婦經過聖堂時聽到一個聲音在叫她,並邀請她誦念三遍《聖母經》。這位婦人把此事告訴了她的一位朋友,波爾泰利(Francesco Portelli),後者透露說他在教堂附近也聽到同樣的聲音和同樣的要求。後來,兩人都奇跡般獲得病的痊癒,這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內傳遍整個島嶼。就這樣,此地成了朝聖的目的地,並在1887年得到主教的許可。同一年,佐戈島奇跡般地倖免於霍亂疫情。

現今的朝聖地聖堂建於上個世紀20年代。為了慶祝首次顯現百週年,1983年9月,在馬耳他召開了第九屆國際聖母學大會、第16屆國際聖母大會。馬耳他全國聖母朝聖地曾迎接過一位教宗,也就是若望保祿二世。他於1990年5月26日在朝聖堂前的廣場上主持了彌撒聖祭。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