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將冊封七位真福為聖人

2018年10月14日,教宗方濟各將冊封七位真福為聖人。七位聖人是: 聖保祿六世、聖羅梅洛總主教、聖斯帕內利神父、聖羅馬諾神父、聖卡斯帕修女、聖馬奇修女、聖農西奧·蘇爾普里齊奧。本台《鹽與光》將會在當天電視及網上直播封聖典禮。

播放日期:2018年10月14日(主日)
直播
凌晨3時30分(加東)
凌晨 12時30分(加西) 

重播:早上9時(加東)/早上 6時(加西)  

免費收看鹽與光電視頻道

網上直播

下載禮儀小冊子

真福保祿六世,原名洗者若翰·蒙蒂尼(Giovanni Battista Montini),1897年9月26日生於意大利布雷西亞省的孔切肖(Concesio)。1920年5月29日被祝聖為教區神父。1937年被任命為聖座國務卿的助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為那些受納粹法西斯主義迫害的人,特別是猶太人,提供愛德援助和款待。時任聖座國務院負責一般事務副國務卿,於1954年被任命為米蘭總主教。聖若望廿三世教宗於1958年擢升他為樞機。1963年6月21日他當選伯多祿繼承人,取名為保祿六世。在他無數的舉措中,最突出的包括他對梵二大公會議的延續和落實、多次國際牧靈訪問、大公和跨宗教的對話。在一次短暫的患病後,於1978年8月6日晚在岡道爾夫堡安息主懷。2014年他被册封為真福。

更多……

真福奧斯卡•阿努爾福•羅梅洛(Oscar Arnolfo Romero Galdámez)1917年8月15日生於薩爾瓦多共和國的巴里奧斯市(Ciudad Barrios)。1942年晉鐸。在聖米格爾教區擔任了20年的本堂神父。1970年他被任命為聖薩爾瓦多教區的輔理主教,1974年被任命為聖地亞哥德瑪麗亞教區的主教,1977年被任命為聖薩爾瓦多總主教。與此同時,該國爆發嚴重的政治危機並引發了內戰。羅梅洛總主教在查證針對弱小者的暴力和針對神父與傳道員的屠殺過程中,深感牧人有義務采取强硬態度。1980年3月24日,他在慶祝彌撒時遭到殺害。2015年,他被册封為真福。更多……

真福方濟各·斯帕內利(Francesco Spinelli)1853年4月14日生於米蘭。在完成培育後於1875年被祝聖為司鐸。他在羅馬時受到啓發,開始建立一個將自己奉獻於聖體的女青年團體。因此,在在與聖加大利納·科門索利(Caterina Comensoli)會面之後,成立了敬禮至聖聖體修女會。真福擔任創始人和長上的角色。他於1913年2月6日平靜地安息主懷。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92年將他列為真福。更多……

真福味增爵·羅馬諾(Vincenzo Romano)1751年6月3日生於那不勒斯附近的托雷德爾格雷科(Torre del Greco)。1775年晉鐸。他在家鄉的牧職工作特別關注弱小者和青少年兒童的培育。1794年6月15日,托雷德爾格雷科幾乎被維蘇威火山爆發的熔岩所摧毀。真福成為信友團體在物質、尤其是在宗教和道德上得以重生的靈魂人物。他於1831年12月20日去世。教宗保祿六世1963年冊封他為真福。更多……

真福瑪利亞·加大肋納·卡斯帕(Maria Caterina Kasper)修女1820年5月26日生於德國的德恩巴赫。她壯碩,外向,在農場的勞作中度過少年時光,甚至為建設道路而開闢石頭。在這種背景下,她産生了建立了一個為最卑微的社會階層服務的女修會。因此,1848年她成立了「耶穌基督貧窮婢女」之家,救助村裡的窮人。她的修會迅速傳播開來,甚至走出德國和歐洲的邊界,傳到美洲及印度。1898年2月2日她因血管梗塞而去世。1978年教宗保祿六世將她列為真福。更多……

真福納扎里亞·伊格納西亞·耶穌的聖德肋撒(Nazaria Ignazia di Santa Teresa di Gesù)1889年1月10日生於馬德里。她的全家移民至墨西哥後,與「孤寡老人女修會」相識,並於1908年進入該修會。1911年她發初願後被派往玻利維亞服務。納扎裡亞意識到她所面對的社會形勢越來越困難,於是成立了「教會的十字軍傳教女修會」,致力於救助窮人和提高婦女地位。在內戰期間(1936-1939),不論在玻利維亞還是在西班牙她的生命都處於危險之中。1942年她從西班牙去了布宜諾斯艾利斯,但她的健康狀况開始惡化。她於1943年7月6日去世。1992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册封她為真福。更多……

佩斯卡拉省的青年工人真福農西奧·蘇爾普里齊奧(Nunzio Sulprizio),他的一生是以信德和對天主聖意的順從經歷了巨大痛苦。他於1817年4月13日在意大利北部阿布魯佐行政區佩斯卡拉省出生,父親是名鞋匠,母親是紡紗工人。在他還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雙親,只留下他孤單一人。後來由他的一位叔叔來照顧,但是這位親屬隨即不讓他上學,把他送到自己的鐵匠鋪工作,在那裡受到了殘酷的剝削。蘇爾普里齊奧受到嚴厲對待,無論嚴寒酷暑,被迫搬運沉重的貨物走很遠的路。但是,只要情況許可,他就會來到聖體龕前陪伴耶穌。

在這種情況下,蘇爾普里齊奧很快就患病,腿部長了壞疽,後來被送到那不勒斯的一家醫院。他極為痛苦,但卻把這一切都奉獻給上主。他說:「耶穌為了我們遭受很多的痛苦,因著祂的功勞我們獲得永生。如果我們現在受一點苦,將來在天堂上必享永福。耶穌為我受了很多苦,我為什麼不能為祂受苦呢?」

有人問蘇爾普里齊奧:「是誰照顧你呢?」他答說:「因著天主的祝佑與眷顧。」事實果真如此。他在那不勒斯城遇到一位上校,這位上校猶如一位父親那樣接納他,以極大的愛恩待他如同自己的兒子一樣。蘇爾普里齊奧的健康狀況有所好轉後,他就致力於援助病患,試圖安慰他們。他說:「你們始終要與上主同在,因為每一件好事都來自祂。你們要喜悅的為天主的愛而受苦。」蘇爾普里齊奧渴望把自己奉獻於天主,但是他的健康狀況突然惡化,被確診為骨癌。這對他來說是無可言喻的痛苦。

1836年5月5日,蘇爾普里齊奧讓人把耶穌苦像拿來,並要求辦告解。他對告解司鐸說:「你們要喜樂,我將在天上一直關照你們。」蘇爾普里齊奧於同一天去世,年僅19歲。他的墓迅即成了朝聖地。1963年12月1日,教宗保祿六世在來自世界各地參加梵二大公會議的眾多主教面前宣布這位阿布魯佐的青年工人為真福。更多……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故事-英語專頁

 

教會透視:第十五屆世界主教會議普通會議常會

教宗方濟各召開主題為「青年、信德和聖召分辨」的第十五屆世界主教會議普通會議常會已由2018年10月3日展開直至10月28日。本集會與你一起更進會議的消息。

首次有兩名中國主教參與世界主教會議

(鹽與光電視報導)2018年10月1日,世界主教會議秘書長巴爾迪塞里(Lorenzo Baldisseri)樞機在聖座新聞發布會中表示,有266位獲委派參與在10月3日起舉行的世界主教會議第15屆常規會議,而今屆首次有兩名來自中國教會的主教參與。他們是由教宗邀請的,並即將前往羅馬。兩人分別是中國主教團秘書長郭金才(河北省承德),以及主教團副主席楊曉亭(延安教區)。

郭金才主教(Bishops Guo Jincai) ,生於1968年2月27日,聖名若瑟,河北承德人。畢業於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學院,1992年時晉鐸。他是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秘書長、中國天主教海外聯誼會副主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2010年11月,郭金才神父在政府人員的嚴密監控之下,自選自聖晉牧為華北河北省承德地區的首任主教。他沒有獲得教宗的任命。這也是2006年之後中國首次在教廷未批准下任命主教。當時共有八位與教宗共融的合法主教出席,主禮者是唐山教區方建平主教,襄禮者為聊城教區趙鳳昌主教及北京教區李山主教,參禮者有遼寧(瀋陽)教區裴軍民主教、呼和浩特教區孟青祿主教、衡水(景縣)教區封新卯主教、滄州(獻縣)教區李連貴主教,以及保定教區安樹新助理主教。而政府認可為唐山教區正權的劉景和主教,因堅持不去參加非法祝聖禮,於2010年11月17日被當局「罷免」。2010年12月9日,郭金才主教當選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主教團秘書長。2018年9月22日,在中梵簽署臨時協議下,獲教宗重新接納到教會的完全共融中。

楊曉亭主教 (Bishop John Baptist Yang Xiaoting) ,1964年4月9日生於陝西周至縣二曲鎮渭泉村。1991年8月28日由盩厔教區范宇飛主教在大營天主堂祝聖為神父。1993年10月去意大利深造,1999年在羅馬考獲神學博士學位。,其後在美國華盛頓取得社會宗教學碩士學位。自2002年回國後,他於陝西天主教神哲學院任教並兼任副院長。他也成立了一所培育中心和文化研究中心。2009年7月9日當選為助理主教。2010年7月15日獲教宗批准和政府認可之下由漢中教區余潤深主教祝聖為中國西北部陝西省延安(榆林)教區主教。2010年12月的中國天主教第八屆代表會議上,他獲選為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其中一位副主席,以及主教團神學委員會主任。2011年3月25日升任正權主教。

教會透視:非洲傳教會傳教士遭綁架

最新內容:
-教宗方濟各《主教共融》宗座憲令
-聖教宗將在波羅的海三國向受苦者致敬
-聖座公布本屆世界主教會議與會者名單
-本屆世界主教會議將有青年全程參與並發言
-教宗方濟各希望明年能訪問日本
-非洲傳教會傳教士遭綁架
-河北神學院第一屆畢業三十年後再相聚
-山西太原教區固碾堂區舉行新堂豎十字聖架禮

聖座公布本屆世界主教會議與會者名單

2018年9月15日,聖座新聞室公布了世界主教會議第15屆常規會議的與會者名單。本屆會議將於2018年10月3日至28日在梵蒂岡召開,主題為「青年、信德和聖召分辨」。

名單上的第一位是會議主席教宗方濟各,緊接著是秘書長巴爾迪塞里樞機、四位主席代表、總發言人和兩位特別秘書。此外,本次會議設立了新聞組和爭議協調組:新聞組組長是教廷傳播部部長魯菲尼,秘書是耶穌會《公教文明》期刊主編斯帕達羅神父;爭議協調組則在教育部部長威爾薩蒂樞機的領導下設有兩名主教成員。

最後,這份名單列出由教宗任命的世界各地神長代表,以及合作者、旁聽者、助理和其它兄弟教會的代表。

來自亞洲的主教中也包括台灣嘉義教區鍾安住主教馬來西亞古晉總教區傅雲生總主教,韓國及越南也各有兩位主教將到場參與。

本台《鹽與光天主教電視》也十分榮幸能參與這具歷史性的會議,當中包括參與主教會議工作的 Fr.Thomas Rosica,C.S.B.(羅思家神父,「鹽與光」行政總監)、Prevain Devendran、Allyson Kenny; 成為主教會議旁聽者之一的Emilie Callan、Julian Paparella。

與會者名單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第15屆世界主教常務會議《預備會議文件》【中文版】

第十五屆世界主教常務會議
青年、信仰與聖召辨明
預備會議文件

前言

「我對你們講論了這些事,為使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內,使你們的 喜樂圓滿無缺」(若 15:11)。這是天主在每一個世代,對所有男女的 計劃,包括第三個千年中的所有年輕男女,無一例外。

宣講福音的喜樂是天主託付給祂的教會的使命。以新福傳為主題 的世界主教會議及《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討論如何在現今世界去完 成這個使命。兩個有關家庭的世界主教會議以及會議後的《愛的喜樂》 宗座勸諭則集中於幫助家庭去尋求這份喜樂。

為與此使命一致,及透過以「青年、信仰與聖召辨明」為主題的 主教會議推出一個新的方式,教會決定反躬自問,可如何帶領青年人去 辨識及接受滿全生命和愛的召叫,並邀請青年人幫助教會去識別現今宣 揚喜訊的最有效方法。教會藉著聆聽青年人,將會再一次聽到上主在現 今世界的發言。好比撒慕耳先知(參閱撒上 3:1-21)和耶肋米亞先知 (參閱耶 1:4-10)的蒙召, 青年人在聖神的指引下,知道如何分辨時代 的徵兆。聆聽他們的渴望,教會可以瞥見世界的前景,以及她被召喚去 跟從的道路。

每一個人透過日常生活中一連串的選擇,具體實踐愛的召喚,透 過不同的身份(婚姻、聖秩、獻身生活等)、職業、各種社會及公民事 務的參與、生活方式、時間及財務管理等中表達出來。無論這些選擇是 刻意作出,或有意識地或無意識地單純接受,人人都無可避免地要作選 擇。聖召辨明的目的是要找出如何在信仰的光照下去轉化這些選擇,成 為邁向圓滿喜樂的步驟,達至圓滿的喜樂正是每個人的召喚。

教會認識「青年人的能力及美麗,即在面對新任務時能喜樂;全 身投入而絕不退縮;即使遇到挫折,亦能重新振作起來,尋找新的機 遇」(1965 年 12 月 8 日,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給青年人的信息)此 基礎。教會豐饒的靈修傳統提供了許多資源去帶領我們培育良心及真正 的自由。

考慮到這一點,此〈預備會議文件〉開啟世界主教會議向全體天 主子民徵詢意見的階段。這份給天主教東方禮自治教會的主教會議和宗 主教議會、主教團、羅馬教廷的聖部及總會長聯會的文件,以一系列問 題作結論。是次的諮詢對象亦包括所有的青年人,他們可透過互聯網 (網際網路)上的問卷,闡述他們的期望及生活情況。這兩個系列問題 3 的答案將會成為草擬「工作文件」(Instrumentum laboris)的基礎,而工作文件將用作與會神長們討論時的參考。

這份〈預備會議文件〉建議一個包括三個步驟的反省過程。首先 是從青年人成長及作出決定的世界裡,綜合地勾勒出一些社會及文化動 力,亦建議在信仰的光照下去理解這些動力。隨後文件重溯辨明過程的 基本步驟,教會認為這是她能提供予青年人的基本方法,好讓他們在信 仰的光照下能找到自己的聖召。最後,文件會處理為青年而設的聖召牧 靈計劃的關鍵要點。因此,文件不會詳盡無遺,而只是為鼓勵更多討論 的一份指引,其成果只有在主教會議的結束時才會知曉。

按此下載整份《預備會議文件》

來源: synod2018.va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會透視: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青年文化之夜

最新內容:
-教宗主持聖枝主日禮儀
-耶路撒冷聖枝主日遊行
-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公布會議總結文件
-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青年文化之夜

圖片提供:馮筱嵋

錄音訪問:梵蒂岡電台專訪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華人與會青年

在走向今年10月以青年為題的世界主教會議之際,教會願意多多聆聽青年的聲音,了解青年切身的挑戰,並鼓勵青年為同齡人的福傳貢獻己力。為此,教會於3月19日至24日舉行了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邀請300多位青年參與其中,表達他們的心聲。他們在25日參加了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上主持的聖枝主日彌撒,共同慶祝教區級的世界青年日。

梵蒂岡電台中文節目部邀請了來自兩岸三地的與會青年分享這次經驗,她們分別是中國大陸的任羅莎、香港的陳卓羚和台灣的馮筱嵋。以下是錄音訪問:

來源:梵蒂岡電台

教會透視:第15屆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會前會議


為了迎接今年10月以青年為主題的第15屆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世界主教會議總秘書處於2018年3月19日至24日在羅馬宗座教會之母公學召開了會前會議,邀請世界各地的青年前來與會。300位青年與會者中,來自大中華地區的青年代表有3位,他們分別是台灣的馮筱嵋、香港的陳卓羚、還有中國太原教區的的青年。我們非常榮幸邀請到香港和台灣的代表為我們分享會議的感受及首天會議的情況。

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台灣代表首天分享

(左)台灣代表-馮筱嵋 (Naomi) (右)香港代表-陳卓羚(Charlene) 圖片提供:陳卓羚Charlene

【鹽與光電視】世界主教會議總秘書處於2018年3月19日至24日在羅馬召開第15屆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的會前會議,邀請世界各地的青年前來與會。來自大中華地區的青年代表有3位,他們分別台灣的馮筱嵋、香港的陳卓羚、中國太原教區的 PengLi Ren。台灣代表馮筱嵋 (Naomi)在首天(3月19日)會議後向本台作了以下的分享:

問:是否第一次到羅馬,這次心情如何?

答:

這是我第一次到羅馬,我覺得心情有點緊張,但也覺得很幸福。幸福的部份是因為感覺自己可以有這個機會,然後來羅馬參加這個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這個機會很難得,而且可以跟全世界的年青人一起討論一些重要的議題,可以一齊參與教會很重要的會議,覺得很幸福。但是緊張的就是代表台灣的教會青年,身上也有一些責任,緊張害怕自己不管是用詞或者是不小心出錯之類,所以其實還是蠻緊張的。

圖片提供:馮筱嵋 Naomi

問:見到世界各地青年在同一地方,有什麼感想?

答:

其實我覺得蠻榮幸的,就是可以有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跟五大州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背景的年青人聚在一起。這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談論我們各自不同的生活,然後我們對於信仰或者是年青人的議題的一些看法,還有就是各地青年們要面對的挑戰。

雖然有這些不同的地方,但是我們也一樣的部份,例如我們有共同的信仰、彌撒。這裡的彌撒,我聽不懂意大利文,可是我知道我們是一起的,內容是一樣的,為我來說是一個很棒的共融機會。然後,因為有一些議題我覺得有普遍性的,就是其他國家有的問題我們台灣也有,所以我會覺得其實好像我們不孤單,我們一起來面對和討論這些問題,這個覺得有被陪伴的感覺。

問:第一天會議討論了什麼?

答:

第一天的會議早上就是教宗來演講,對我們說了一些鼓勵的話,歡迎我們的話。然後還有一些青年們的見證,就是青年人想問教宗的問題。下午就比較集中在「現代年青人的挑戰」或者是「青年的現況」。

我覺得我自己影響比較深刻的是伊拉克的代表。因為我們第一題是你覺得現在有哪些,例如說要怎樣的關係或特定的事件、或是有什麼元素是會影響年青人的人格或者是個性之類的,即是身份認同。然後又問了一些例如年青人有沒有夢想,或者是年青人就是關於新科技與青年的關係等等。但是在第一條中,伊拉克的代表就直接的說他們的年青人並不是活在一個很平安的環境之中,所以其實他們年青人都很沒有安全感,處於一種常常很緊張的狀態,所以這樣子生命在隨時隨地都會被威脅的情況下,他們其實也沒有什麼方法去思考後面幾個問題,就是夢想。

然後,討論了青年在不同人之間的關係,還有尋找生命的意義。伊拉克代表每一個回覆都讓我覺得很憂心,就是他有一句話影響很深,就是他說他們伊拉克說的問題都是跟生存有關,就是他們沒有辦法滿足我們的基本需求,沒有辦法去滿足的話,其實就很難談到有關精神層面的議題。他們正在面對這樣的迫切的困境,這對我影響很深刻。其他代表的回答,我覺得跟台灣很像,譬如說年青人很依賴社交媒體,或者說我們社交媒體只是顯示生活中美的部份,好的部份。可是那些美好的東西,好像只是讓我們可以逃避生活中痛苦的方法。

圖片提供:馮筱嵋 Naomi

問:與教宗會面,為最深刻是那個訊息,回家後,又如何為青年服務?

答:

關於我對於教宗給我們的幾句話,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我們年青人要勇敢地去發言,勇敢地去表達,我們的聲音必須要被聽到,所以我覺得很感動。聖父很尊重年青人的聲音,他也說我們在這次會議中要學習去聆聽,尤其是聆聽我們不喜歡的聲音或者是不喜歡的人,所以我覺得尤其是透過這樣子的方式,我們才有可能跟別人建立溝通的橋樑,所以在這之會議中也會學習去聆聽。最後,我覺得教宗說我們要去聆聽老年人,老年人有很豐富的生命經驗,這些都是寶藏,尤其是他們的夢。我覺得其實我們應該努力,不單單只是青年議題,而是我們應該細想如何一起在這個人的世界中努力,努力地活出天主的愛,然後努力的靠近天主。

我回去之後,會分享我這次的經驗,希望可以帶給人一些感動,希望他們也可以跟我一樣有一個這樣的夢,可以到世界各地聆聽不同的故事、接觸不一樣的人、看見更多不同的文化。我覺得這一次我們在會中討論了很多問題,其實也可以在我們自己的國家繼續討論,所以我覺得如果可以把不管是教宗給我們的信,或者是在這次會議中的問題翻譯成中文的話,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