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我們信仰的寶藏》之「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

《鹽與光》全新系列節目
《生活故事:我們信仰的寶藏》

這是《鹽與光傳媒》全新的英語系列節目。節目會帶領觀眾前往世界各地的同天主教有關的博物館、朝聖地和歷史遺跡,從而發現我們信仰的寶藏。 從聖人和聖髑,到出現奇蹟和前所未有的故事,都在這新的紀錄片系列中,將我們教會的歷史帶進大家的生活。

「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

本集為大家介紹位於意大利都靈市的「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特別鳴謝《慈幼會中華會省-慈青牧民辦事處》及翻譯員范頌恩小姐的幫助下將本集翻譯成中文。

青年人的家

「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最初是在聖若望鮑思高神父的堅持下為有需要男孩們提供的第一個「家」。在那裡,鮑思高神父回應天主的召叫,在聖母的幫助下,創立了男修會「鮑思高慈幼會」,他培育了無數貧苦的青年,使他們安全地成長,成為有信仰且堅強的青年人,踏上成聖之路。

聖若望鮑思高神父是一個畢生致力於引領青年成聖的人。本集為大家介紹他所創立的修會「慈幼會」的發源地,透過參觀對鮑思高神父至關重要的歷史遺跡,來發現自己的成聖之路。

博物館的4個特質

我們在節目中特別為您介紹關於博物館的4個特質:

1.「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的官方標誌:每個形狀設計背後都有著特別的意義。

2. 博物館重建時保存了大部分的原有建築,並依然完好無損,包括:第一個餐房、廚房、酒窖,甚至鮑思高神父的睡房。

3. 存有三位聖人的一級聖髑,其中一位是聖若望鮑思高神父。另外兩位聖人是在鮑思高神父的牧職和使命中重要的人物。

4. 著名的慈幼會傳統晚訓的來由和鮑思高神父的母親「麗達媽媽」的關係。

「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副館長,慈幼會會士彌額爾‧佩斯神父(Fr. Michael Pace, SDB)表示:「如果沒有活生生的記憶,我們很容易忘記這個項目的魅力起源。我們需要世界上能向我們講述希望的地方。我們需要論及有效地進行慈善、改變和轉化生活的地方。我們需要一些地方,以具體的方式講述信仰,讓天主的愛讓人理解。」

讓我們一起透過參觀
對鮑思高神父至關重要的歷史遺跡,
來發現自己的成聖之路。

聖若望鮑思高,為我等祈。

聖多明我‧沙維豪,為我等祈。

聖瑪利亞‧瑪沙利羅,為我等祈。

按此收看所有“HISTORIA VITAE”節目

 

張心銳神父主日福音分享-四旬期第五主日

The Raising of Lazarus, by Duccio, 1310–11

主日福音分享
四旬期第五主日
「我們都是拉匝祿」
撰文:張心銳神父
影片提供:慈幼會中華會省社會傳播辦公室

各位主內的兄弟姊妹大家好!

本主日是四旬期第五主日,傳統也稱為「苦難主日」【根據傳統禮儀年曆(梵二前),復活節前最後兩星期(即新禮中嘅四旬期第五主日)就踏入「苦難期」(Passiontide),而第一主日係「基督苦難主日」,第二主日為「聖枝主日」】。聖堂中的十字架和聖像都會蓋上紫色的布,幫助我們好好地進入耶穌基督的逾越奧蹟。

跟大家說一個故事,有一個小女孩,在她生日的時候,父親送給她一份禮物,這份禮物是一粒種子。小女孩很開心,每天為這粒種子施肥和灌溉,放在太陽下,希望種子可以快點發芽生長。一天一天過去,種子慢慢地生長,長出了藤,這些藤越生越廣,但沒有長出花來,小女孩覺得很灰心。有一天早上,她為這植物灌溉時,突然有一位住在隔壁的婆婆走過來,感謝這個小女孩。感謝她什麼?原來那植物長了花,但是那些花不是長於小女孩的家,而是生長到鄰居那一邊,那些花長得又大又美麗,令到這一位原來很憂悶的婆婆非常開心,當她看到這美麗的花時,充滿了希望。

有時候我們會被自己的雙眼蒙蔽,有些事情我們看不到的,其實原來是有發生的。

在今天的福音中,耶穌去到拉匝祿的墓前,祂不怕黑暗和拉匝祿死後發臭。相反,耶穌去到墓穴前,並且進入墓中復活拉匝祿。

其實,當耶穌來到的時候,拉匝祿的姐姐瑪爾大和瑪利亞都批評耶穌,「我們等了祢很久,這麼久也不來,拉匝祿已經死了!」

回看現在的香港和這個世界,「耶穌,祢快點來拯救我們吧!我們有很多困難,不知如何去解決,疫症、戰爭……」。不過,我們要記得天主是有祂的時間表,我們向天主埋怨和投訴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們要知道天主是歷史的主宰,天主是有祂的計劃。

當耶穌去到墳墓的時候,有一件事值得我們留意,「耶穌哭了」,甚至耶穌流淚了。這是一個很美麗的畫面,耶穌體會到我們的痛苦,祂是有感情的。耶穌明白我們面對着黑暗是很辛苦,所以祂與我們一起哭。但是到最後,耶穌願意用祂的生命走進墳墓中,就如走進我們的內心,有時候我們內心也會有黑暗的地方,不想別人看見,不過耶穌有能力去化解,因為祂認識我們,祂愛我們,原來在我們與天主那份關係的最深處,就是我們是祂的子女,天主不會放棄我們,祂創造我們,派遣耶穌救贖我們,我們要深信這份關係,在這關係中,我們體會得到天主的偉大,同時,因為這份愛,我們看到希望和生命。

讓我們在四旬期和聖週中,能夠再次重新體會耶穌對我們最深的愛,在這份愛中,我們知道我們是天主的子女,天主永遠不會放棄我們,去到最後,祂會對我們說:「拉匝祿!起來!我會把你復活!」

天主保佑!

張心銳神父(慈幼會), 在1983年4月24日生於澳門,自小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在中學三年級時,與友人劉偉傑(現已是澳門教區神父),一起萌生當神父的念頭,最後一起在1997年加入慈幼會在香港的維豪備修院,回應聖召。他深受慈幼會士的影響,決心踏上成為聖若望鮑思高的神子,獻身服務於教會,特別是服務青年。張心銳神父於2014年6月21日,青年主保聖類斯公撒格的紀念日,領受執事聖職,並於2015年6月20日在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晉鐸,由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禮,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襄禮。其後,被委派往香港仔工業學校照顧寄宿生及備修生陪育工作。2021年在羅馬慈幼宗座大學畢業,攻讀教義神學,專研教會學。現在香港慈幼會會省辦事處工作。

聖方濟‧沙雷氏逝世400周年:聖方濟‧沙雷氏與聖若望‧鮑思高

聖方濟‧沙雷氏

聖若望‧鮑思高

撰文:梁保得
(慈幼會修生,現於輔仁聖博敏神學院攻讀神學)

20211228日,鮑思高慈幼會總會長范達文神父 (Don Ángel Fernández Artime, SDB,鮑思高神父第十任的繼任人),宣佈正式啟動「聖方濟.沙雷氏 年」,以紀念聖人逝世400周年 (聖人於16221228日逝世)。慈幼式神修經歷著不同時代的變遷,越見深入和穩固,皆因是建基並聯合於教會歷史當中兩位得天獨厚的聖者聖方濟.沙雷氏和聖若望.鮑思高。但這兩位都相差兩個世紀的人物是如何相遇的?為何鮑思高又會以這位聖人作為修會的主保呢?就讓我們一起去認識看看吧!

聖若瑟.賈法素神父

神修導師

聖若瑟.賈法素神父 (San Giuseppe Cafasso1811 – 1860) 是十九世紀意大利其中一位最重要的倫理神學家和聖職人員神師。賈法素神父是於18411860年間為鮑思高作神修指導,並協助和鼓勵他追隨聖召,使他成為貧苦和被棄青年的良師。賈法素神父於司鐸培養院 (Convitto Ecclesiastico di S. Francesco d’Assisi 是培育已晉鐸人員的牧民和倫理神學中心,設於杜林。) 工作共24年,先擔任學院監督,接任院長後,致力栽培年輕神職人員 (其中包括聖若望鮑思高),特別以聖方濟沙雷氏及聖亞豐索的理論來教授倫理神學,將成聖變成每日應做的事情,服務的精神、祈禱的生活和對天主的絕對開放。他深入了解聖方濟.沙雷氏的神修,也常介紹他為司鐸的學習模範,是一位為了靈魂的事工而孜孜不倦的牧者,他以整個的生命去追尋羊,為了拯救他們的靈魂。他常說:「主,為了愛祢,請給我所要拯救之靈魂。」鮑思高因此也被聖方濟.沙雷氏的神修深深吸引,也為他日後的使命帶來深厚的影響,形成他的神修。

『與我靈,取其餘』(Da mihi animas, cetera tolle) 成為了鮑思高的生活準則,甚至連他小小的辦公室入口處都寫上了這句話,是他生命的計劃,他的整個生命就是被聖方濟.沙雷氏的神修和風格,溫和良善和樂觀所引導著,帶領會士們和青年人走向聖德之路。「鮑思高神父嚮慕聖方濟各撒納爵 (現通譯沙雷氏)的溫良和熱心,因而命名本會為撒納爵會 (意譯:Salesiani;中譯稱慈幼會或鮑思高慈幼會),及以『與我靈,取其餘』(Da mihi animas, cetera tolle) 為座右銘,指明了我們生活的理想。」(慈幼會會憲 4)

晉鐸善志

184165日,天主聖三節的前一天,是鮑思高晉鐸的日子。於1841526日,在準備領受司鐸聖秩而避靜時,寫下以下的思想在他在日記簿上:「司鐸不會獨自升天堂,也不會獨自落地獄。如果他行善,將升天堂,帶着他以自己善表所救的靈魂一起升天……」他並立下九項的善志,而第四項是首次提及聖方濟.沙雷氏,「要以聖方濟.沙雷氏的愛心和溫良的態度作為生活指引。」鮑思高的性格其實與聖方濟.沙雷氏都很相似,可說是一種易怒型的,不算是溫和的。他於修院裡都被公認為最易動怒的,有些時候程度有如火山爆發般,但他效法聖方濟.沙雷氏,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氣,要以溫和良善來修德,也是生活的方向。

於慈幼會會憲中這樣寫著:「……常以溫良、尊重和忍耐的態度接待青少年。慈幼會會士具備一顆慈父、長兄和朋友的心,他會引起青少年的回應而建立友誼:這就是會祖敦囑會士要培養的『親切的愛』。」(慈幼會會憲 #15) 這份愛的分享、給予,絕不是來自於暴躁、不耐煩等等,而是出自於一份溫和溫柔的表達,良善心謙的陪伴同行。這份溫和良善而親切的愛,是鮑思高指導我們慈幼會會士的生活方向,一方面是受到聖方濟.沙雷氏的神修生活所啟發;另一方面,我們可以回到他於九歲時的一個預示未來的奇夢,「我九歲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在我心中留下一個很深刻的印象,終身難忘。我看見廣場上有許多孩子在玩耍,但有不少的是在咒罵天主,我便立即走過去,用拳頭和說話,叫他們住口。後來有位面孔發亮,衣服華貴,令人起敬的男子,使我不能注視。他叫我的名字,對我說:『不要打他們,卻要用溫良和愛德,去獲得他們的心。要給他們說明罪惡的醜陋和德行的美麗……』鮑思高的這第一個夢指示了他一生的奮鬥方向,也讓他明白自己使命的具體圖像,雖當時的他不甚明白,卻沒有忘記,天主就一步一步的啟示給他,引領他活出祂所交付給鮑思高的使命。

創立修會

1854126日的禱之後,在鮑思高神父那間小小的房子裡,他聚集了四位年輕的修生,分別是 十五歲的阿底利亞 (Giacomo Artiglia)、十六歲的彌格‧盧華 (Michele Rua,日後他成為了鮑思高神父首位繼任人) 和賈利哀勞 (Giovanni Cagliero,日後他被祝聖為主教,也是首批被鮑思高神父派遣的傳教士,派往南美洲),及十七歲的羅凱蒂 (Giuseppe Rocchietti),跟他們講話:「你們都看見,鮑思高神父盡其所能地工作;可是,他究竟只是一個人。如果你們能助我一臂之力,那麼我們就可以做許多善事。有成千成萬的窮苦孩子,正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助他們。我敢向你們保證,聖母將會賞賜我們許多廣大的青年中心、聖堂、房屋、學校、工房,以及許多準備幫助我們的司鐸。這樣的事,將在義大利、歐洲、甚至於也在美洲各地實現。我在你們中間,已經看到有人戴著主教的禮帽……」接著又說:「聖母願意我們開始成立一個修會。我想了很久,要給它取一個什麼名字。後來我決定了,我們名為『撒肋爵會士』。」(原文: Salesiani,奉聖方濟‧沙雷為主保。現已改為慈幼會會士。) 彌格‧盧華在他自己的日記也寫下了那晚的事情:「我們羅凱蒂、阿底利亞、賈利哀勞和盧華都聚集在鮑思高神父的小室裡。他向我們提示的,是仰賴上主的寵佑和聖方濟‧沙雷氏的援助,嘗試對別人實行愛德的工作。後來我們要許下一個承諾;如果可能的話,以後再向上主發願。凡是實行這個嘗試,並繼續實行的,將被稱為慈幼會士。」(摘錄自《青年良友》)

四位青年人都答應了,他們的愛德工作毫是在慶禮院中服務,鮑思高神父就以友愛交談、靈修陪伴、和好聖事來帶領他們,同時也接受哲學、神學的培育;幾年後,團體的人數增多了,有些在鮑思高神父的指導下宣發了個人聖願。約六年後,就在1859129日,鮑思高神父正式邀請有意的青年人 (共十八位) 和他一起組織一個修會團體,度聖願生活;並於1218日再次聚集各人,當中只有兩人缺席,他們都宣發了聖願,「聖方濟撒肋爵會」(即:慈幼會) 正式成立;1864年,獲教廷頒發成立修會的暫准令,並於1869年得到完全確認。

鮑思高神父當時身處的社會狀況極為不穩定,平民百姓生活艱苦,青年人同樣面對著種種生命各階段的考驗,他寄願慈幼會會士要懷著聖方濟沙雷氏的心火,以慈悲、溫和良善及牧者的愛德去陪伴、引領人們,特別是青年人,意識到他們生命中所經驗的,於他們的需要中帶來希望;這也是為各慶禮院、堂區、學校、會士團體,及其他機構,都同樣得到聖方濟沙雷氏的啟發,為人帶來希望,引領人走向聖善的道路。

……鮑思高神父恭奉聖母瑪利亞為本會首要的主保,他也將本會特別託付給聖若瑟及聖方濟沙雷氏後者是一位熱心的善牧和愛德的聖師……(慈幼會會憲 #9)

慈幼會在世界各地的分佈。(圖片:infoans.org)

步武鮑聖芳蹤

時至今日,鮑思高慈幼會在全世界有超過14,000的會士兄弟,其中包括主教和初學生。會士們遍布全球各大洲的 134 個國家,當中包括有 90 個會省分佈於各地,我們以「慈幼式臨在」親臨於青年中心、學校、宿舍、職業培育、堂區、社會工作、社會傳播、偏遠地區等等,以會祖的精神,及懷有聖方濟沙雷氏的心火,與青年人同行,攜手走上聖德之路。

鮑思高神父不僅創立了慈幼會,他也激勵了各界人士,在其不同的身份,以不同方式,分享同一神恩,活出鮑聖精神,陪伴及協助青年人,共同追尋生命的意義和價值。這些熱心人士就是我們慈幼大家庭的成員。全球的慈幼大家庭由超過 30 個不同的團體組成,有超過400,000名成員,鮑思高神父在生時也建立不同的慈幼大家庭成員:母佑會 (全稱:聖母進教之佑孝女會Figlie di Maria Ausiliatrice1872)、慈幼協進會 (Associazione Salesiani Cooperatori1876) 及聖母進教之佑善會 (Associazione di Maria Ausliatrice1869)。這些團體彼此共融,承蒙聖母瑪利亞的指導,按照鮑思高神父的風格和神恩而發展,於生活中將基督的愛,以「慈幼式臨在」分享給所有人,尤其是那些貧苦無告的青少年。

……在這大家庭內,會祖要我們負起特別的責任:就是保持精神合一,促進友愛的交談和合作,達致相得益彰的好處,並在使徒工作上產生豐美的果實……(慈幼會會憲 #5)

接下來的兩期,將會有於台灣服務和接受培育的慈幼會兄弟分享他們的聖召歷程喔!

天主保佑!

烏克蘭基輔慈幼會會士:在當前情況下從未停止做彌撒

圖片:攝於2019年/facebook

位於烏克蘭基輔東郊的聖母進教之佑慈幼會會院主任里亞布海神父(Maksym Ryabukha)在2022年2月28日接受梵蒂崗新聞網採訪,講述了當地目前的狀況。

收聽里亞布海神父意文訪問:

他說,在經過了2月26日和27日整整兩天的宵禁後,28日一早他就出去,並在基輔的街道上他遇到許多人。人們來到街上,是希望能夠買到一些麵包、牛奶和幾瓶水:這些是躲藏在地下室、防空洞,以及臨時改造成藏身處的地下停車場的維持生命的必需品。

里亞布海神父說:「我看到人們排著長隊,試圖購買各種產品,因為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轟炸沒有停止。目前,基輔的3個地方的情況最為艱難,即西北部的小城鎮、南部和哈爾科夫小鎮。」

一位司鐸在離基輔不到20公里的沃斯霍諾德市,在電燈的照明下在防空洞主持彌撒聖祭,這是明顯的標記和象徵,天主教希臘禮教會沒有遺棄她的信徒和子民。這也是希望的標記。里亞布海神父講述說:「儘管戰鬥很激烈,這位司鐸也於上個主日,在他的住宅的下邊,為聚在那裡的一些人舉行了彌撒。」

慈幼會會士里亞布海神父最後表示:「自戰爭開始以來,我們從未停止做彌撒,我們還通過社交網絡在線播放。此外,我們也從來沒有停止去探訪家庭、去關懷難民。每位司鐸都在各自堂區,盡一切可能向人們提供具體的幫助。」

圖片:在防空洞主持彌撒聖祭的司鐸/facebook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相關資訊

慈幼會烏克蘭會省及波蘭會省發電郵描述會士在烏克蘭的情況

圖片:https://www.facebook.com/saleziani.sk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225日,鮑思高慈幼會烏克蘭會省副省會長 Mykhaylo Chaban 神父發出電郵描述他們的情況。

他表示,他們直到最後一刻也會陪伴人民。他們努力成為那些失望的人帶來希望的人。他們的烏克蘭會省的建築物已成為難民的庇護所,為轟炸準備的庇護所。當天,他們期待著由慈幼會會士奧列格神父冒著生命危險從俄羅斯邊境附近戰鬥的地區帶來的第一批難民。

他們在利沃夫的孤兒院有70名兒童,其他來自烏克蘭東部孤兒院和困苦家庭的兒童將會被安置正在準備的場地。神父強調,他們還必須提供在臨時條件下生活所需的一切。最後,他說:「親愛的兄弟們,首先我請你們為烏克蘭祈禱,如果難民來到你們的國家,請保持開放。感謝您的所有幫助和支持。」

直到2月27日,該修會在Facebook發布的最新消息指出,他們在利沃夫慈幼會孤兒院的50名斯洛伐克男孩已乘坐旅遊巴士越過邊境到達斯洛伐克,並首先在位於德里尼察(Drienica)的麗達媽媽之家憩息。 

歡迎大家直接到慈幼會斯洛伐克會省網頁上進行網上捐款。善款也會向在基輔、利沃夫和敖德薩工作的烏克蘭慈幼會修女,還有一位在烏克蘭敖德薩市的斯洛伐克慈幼會傳教士Mária Reháková修女提供經濟援助。

圖片:進行援助的義工 (facebook.com/saleziani.sk)

圖片:facebook.com/saleziani.sk

圖片:facebook.com/saleziani.sk

2022225日,慈幼會波蘭克拉科夫會省省會Marcin Kaznowski神父也在電郵中表示:

烏克蘭戰爭的爆發是一場影響當地社會和整個歐洲的大悲劇。

我們的慈幼會會士正身處險境。克拉科夫省在烏克蘭有五個分支:3位弟兄在敖德薩市(Odessa)3位弟兄在科羅斯季希夫市(Korostyshiv)2位弟兄在日托米爾市(Zhytomyr)2位弟兄在佩列米甚拉尼市(Peremyshlany)4位弟兄在比布爾卡市(Bibrk)

會士們意識到可能存在的危險,但他們在上主的眷顧下仍保持平靜和有信心。他們都告訴我已準備留在那裡陪伴他們的信徒和在這個困難時期託付給他們的青年人。作為一個會省,我們與他們保持定期的聯繫,並獻上祈禱、提供後勤和物質的支援。

鑑於烏克蘭敵對行動的升級,我請求整個慈幼會家庭為這個國家的和平祈禱,並為那些讓自己成為主宰他人生死的人祈求悔改的恩典。

我們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記念在這些日子裡正在經歷戰爭的不幸的烏克蘭慈幼會家庭(羅馬和希臘天主教)。

願聖母進教之佑保護他們。

資訊來源:www.saleziani.sk

相關資訊

聖地慶祝聖鮑思高瞻禮

據《聖地基督徒傳媒》報導,耶路撒冷「拉蒂斯邦」修院(Salesian Monastery Ratisbonne)是個富有歷史的地方,原由熙雍聖母會建於1874年,幾經變動後,於2004年成了鮑思高慈幼會的神學院院址。 1月31日是聖鮑思高瞻禮,他向教會發出了熱愛青年人的信息。

他教育青年人所用的「預防教育法」,是建基於「理智、宗教與仁愛」。慈幼會的神恩尤其在於青年教育,但也著重以奉獻生活的方式與主與人建立關係。他們的會訓是「與我靈,取其餘」,是這神恩的完美撮要。

耶路撒冷拉蒂斯邦修院慈幼會會士 Gianluca Villa 修士表示:「若要用一句話來綜合本修會的神恩,那就是我們的會訓:『與我靈,取其餘』。這句話道出了本會生活的靈修精神,即專注救靈工作,亦即整個人的得救:這是本會生活的靈修,且是極其重要的。為了拯救青年人,我們放棄一切:舒適的生活、享受,以及所有無助於這個使命的東西。」

慈幼會會士每日設法追隨會祖聖鮑思高的訓導。

耶路撒冷拉蒂斯邦修院慈幼會會士 Edwar Gobran 修士說:「身為慈幼會會士,我們相信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能在所做的一切當中看到天主:在祈禱當中,在求學當中,與孩子們一起時,及與青年人相處時。我們日常生活中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們與天主連繫的時候。鮑思高神父教導我們,要以不尋常的方式,度我們的日常生活。今日作為一位慈幼會會士,就要生活淡薄,使人感到天主無時或刻地愛著我們。我們希望能帶領他人、青年人到天主那裡,使他們充滿自信心,像鮑思高神父一樣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的定位。這是每日要努力而為且並不容易的,但我們會設法做到。」

此外,慈幼會會士也明白到要改變他們與人交往的方式,好能接觸今日的青年人,使所有人都能接近天主。

Edwar Gobran 修士說:「我誠心感謝慈幼會,不僅因為修會給了我一切,它救了我的生命,但更因為他們不斷設法以新的方式,令人能接近天主。」

來源:聖地基督徒傳媒

教宗方濟各在聖若望鮑思高瞻禮前夕向慈幼家庭祝賀

圖片:Vatican Media

2022年1月30日,教宗方濟各在誦念三鐘經之後,他也念及在1月31日慶祝的聖若望鮑思高瞻禮和慈幼會大家庭,他表示:

「在聖若望鮑思高瞻禮前夕,我在此問候慈幼會會士和母佑會的修女,他們在教會中做了很多好事。我有收看慈幼會總會長范達文神父在意大利都靈市聖母進教之佑大殿舉行的彌撒,我為他,也為所有人祈禱。我們想到了這位偉大的聖人,這位青年慈父和導師。他沒有把自己關在祭衣房,他沒有把自己關在自己所想的事。他走上街頭尋找青年,創造力是他的標誌。 在此祝賀所有慈幼會會士和母佑會修女!」

來源:vatican.va

中文翻譯:梁樂彥 (協進慈幼會士)

按此閱覽聖若望鮑思高生平

立即收看
「鮑思高神父故居博物館」

更多相關資訊

教宗探望母佑會修女:謹防世俗化,魔鬼就是這樣進入修院

圖片:vatican.va

2021年10月22日,教宗方濟各乘車前往位於羅馬郊區的母佑會羅馬總院,探望正在那裡舉行第24屆修會大會的200位修女代表。這次修會大會的主題為「在當代世界做有生命力的團體」。修女們用一面藍白二色的阿根廷國旗、一杯巴拉圭茶水和一掛套在頸上的印度念珠歡迎了教宗。

圖片:vatican.va

教宗在歡迎的掌聲中,首先問候了新任總會長加辣·卡佐拉(Chiara Cazzuola)修女和任期已滿的總會長溫幗儀(Yvonne Reungoat)修女,預祝前者工作順利,感謝後者作出的貢獻。接著,教宗即席講話,鼓勵全世界的母佑會修女們在當前的多元文化社會中,尤其以緊張局勢和包括疫情在内的艱困挑戰為特徵的背景下,努力服務。

圖片:vatican.va

教宗提到:「目前的危機造成和增加了多種形式的貧窮現象,有的甚至是隱性貧困者。在這樣的情況下,修女們該當進入這種複雜的場景,始終在基督内扎根,不向形形色色的俗化讓步。」教宗說:「靈性上的俗化是能在教會内出現的最大邪惡,它是一種細微的精靈,佔據宣講的位置、信仰的位置,乃至聖神的位置。」

「這種靈性上的俗化如同有教養的魔鬼,很有禮貌地敲門進入我們的家門並向我們請安,我們卻未發覺它們正在進入。如此一來,那些放棄一切、放棄婚姻、子女和家庭的人最後竟然成了『老處女』(意文:zitellone),即世俗的人。」教宗叮囑修女們:「躲避靈性上的俗化,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做護身符,說『我是修道人』就以為平安無事。因為這樣,你就會慢慢地被除去力量,非但未成為奉獻給天主的女性,反而成了如此『有修養的女士』(意文:signorine educate)。」

教宗指出:「對度奉獻生活的女性而言,靈性上俗化的解藥是有創意地忠於神恩,這是一種活的現實,而非用防腐香料保存的遺物。因此,她們的重大責任是配合聖神的創造力,重新審視自己的神恩,讓它在今天仍充滿活力。此外,需要增進由代際關係、跨文化、兄弟情誼和親切往來組成的團體。 因為差異是訓練接納和聆聽的機會,將差異視為財富而予以珍惜。」

談到代際關係,教宗指出:「年輕人有義務照顧年長者,向他們學習,與他們交談。絕不可將年長者隔離開來,如果有年長者無法過正常生活的安老院,他們躺在床上……你們就應經常去那裡探望年長者……他們是歷史的寶藏!」

母佑會這次修會大會的主題是:「在當代世界做有生命力的團體」,教宗表示:「成為有生命力的團體是這個修會的修女們尤其在為窮人和青年服務中必須不斷做出的承諾。妳們應以母佑會頭一批修女們的熱忱,成為走出去的傳教團體,專注於向邊緣地區宣講福音。」

教宗最後勉勵修女們:「不要忘記初始的恩寵,起步時的謙卑和渺小,這些使天主在那些人生活中的行動變得顯而易見,令她們充滿驚奇,從而開始走上這段行程。今天,妳們要成為希望的女性,始終秉持慈幼會的風格,即聆聽、活躍的臨在,以及愛護青年。」

按此閱覽意大利原文

圖片:vatican.va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談說天地 家長應如何活用預防教育法 (嘉賓:吳多祿神父)

聖若望鮑思高神父為預防教育法加多了一股新的力量,新的認識和新的精神,以理智、宗教、仁愛去教育青年。作為家長,我們又如何活用這套教育法呢?家長和學校之間又怎樣好相輔相成呢? 本集繼續有前任香港聖類思中學校長,慈幼會會士吳多祿神父,與我們分享預防教育法的心得。

吳多祿神父語錄:

「我認為學校不需要堅持己見,家長也不需要堅持己見,大家也是為了那年青人,為了那些學生的成長,為何要堅持己見呢?只要那件事是為了學生有益的,那就採納。」

「預防教育法是以人為中心,以學生為中心。」

「若是天主教的家長,我認為要自小培育他們有祈禱的習慣。你不要說小朋友不明白,小朋友真的需要心靈教育,而這些心靈教育是向天的,向造物主……

按此收看《談說天地》其他集數

談說天地 鮑思高預防教育法 (嘉賓:吳多祿神父)

天主教辦學的重要性在哪?天主教教育又有哪些特點?此外,有很多學校,不論是天主教學校或是非天主教學校也會採用聖鮑思高神父的「預防教育法」,這套教育法又有什麼優點呢?今集我們請來香港前聖類思中學前校長慈幼會會士吳多祿神父與我們分享天主教辦學的理念和了解「預防教育法」。

吳多祿神父語錄:

「《聖經》的核心價值,在您孩子七老八十時,日後有了兒孫也是有用的。」

「生命有起起伏伏,當你的生命跌到谷底時,你如何支持你自己呢?支持你的家庭呢?有時宗教能幫助大家,幫助大家把生命提升回來。」

「現在是數碼的年代,數碼年代你還打電話找學生可能找不到的了。所以,我們陪伴年青人成長的方式好可能也要追上時代。」

按此收看《談說天地》其他集數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