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青中心》:江志釗神父世青訪問(慈幼會士)

本屆第11次參加世青的慈幼會士江志釗神父,帶領7位青年朝聖者前往巴拿馬世青。在世青前一個星期在當地進行生活體驗,主持人同身處巴拿馬的江志釗神父做了一個電話訪問。

更多資訊

聖母進教之佑大殿祝聖150週年

聖母進教之佑大殿位於意大利都靈市華道角,亦是整個慈幼會大家庭的核心所在。1875 年,首批傳教士是在這裡被派遣出外傳教的,直到今日,所有慈幼會的傳教士也在這裡受派遣到世界各個角落去的。

慈幼會會祖-聖若望‧鮑思高神父於 1844 年的夢境中預見大殿,鮑思高神父敘述自己的夢境說:

「我彷彿是在一塊很大的草地上。那裡有無數的青年:有的打架,有的咒罵。他們所投的石子像雨點似的在空中亂飛。我正想離開那個地方,忽然出現一位女人;她給我說:『你到那些青年們中間工作去吧!』我服從她的命令,朝著那些青年們那裡走去。可是,我能做些甚麼呢?沒有一個可收容他們的地方。

我就央求那位女人了。她對我說︰『看!這裡有地方。』說著她指給我看一塊草地。

我說:『這裡只有一塊草地。此外,甚麼都沒有。』

她回答說:『我的兒子和使徒們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啊!』

我就到那塊草地上去工作,講道理、聽告解,教導那些青年。但我發覺若無一處四周有圍牆的地方,和幾間房屋為收容那些無家可歸的青年,不管甚麼工作也沒有用。

那位女人便對我說:『你看!』

我望了望,只見一間又小又低的聖堂,一個小小的運動場和許多青年。我就繼續工作。但因為那間聖堂太小,我再向她請求。她又給我看一座比方才那間寬大得多的聖堂,旁邊還有一座房屋,我還看到一處種滿了玉米、馬鈴薯、捲心菜和其他疏菜的田園。

她又對我說:『都靈城的光榮殉道者亞文道雷和屋大維奧是在這裡壯烈成仁的。就在這塊被他們熱血濺濕和聖化的地方,我要天主受人特別的恭敬』。

在那一座宏偉的大聖堂裡面掛著一張橫額,上面用拉丁文寫著幾個大字: “Hic Domus mea, inde gloria mea”。意即:『這是我的家,從這裡將發顯我的光榮。』

我於是記著這塊種滿了馬鈴薯和玉米的地方。我很快就發現這正是青年中心外面的那塊田地,從此,我就稱它為「夢境之地」,即現在聖母進教之佑大殿所在的地方。」

就在1850年6月20日,鮑思高神父購買了那塊田,可是後來於1854年,由於急欲還債,而把它賣去。 直到1863年2月11日,他又再度獲得了那塊田的主權。

1862年,鮑思高神父認為當時所使用的聖堂太小了,容納不下所有的學生。所以,他要造一座更美更大的聖堂,要造得很壯麗。要給它取名為:聖母進教之佑堂。雖然,鮑思高神父沒有一文錢,也不知道什麼地方去找;可是,他認為這沒有關係;只要天主願意,一定會成功的。

正當教會面對「悲慘的時局」、「劇烈的衝突」的時刻,鮑思高神父亦做了「兩根大柱」的奇夢。在夢中,教會這艘巨艦由教宗掌舵著,在炮彈和波浪之中,安穩地前進。教宗最後把巨艦駛進兩根大柱中,找到安全的地方。而兩柱分別有耶穌聖體和無原罪聖母像,無原罪聖母像下則寫了「進教之佑」這個名稱。就是這樣,鮑思高神父就發動建造聖母進教之佑大殿的浩大工程。

鮑思高神父說:

「1862 年,我對賈理哀勞神父說:聖母希望我們以『進教之佑』的稱號來恭敬她。因為現在時勢不好、環境惡劣,我們十分需要聖母的幫助和保護公教的信仰。我們要在這裡建一座聖堂,那將是一座雄偉、敬禮聖母的聖堂。

我於是選了 Antonio Spezia 工程師來建設這座聖殿。他採用了威尼斯聖佐治大教堂的外牆設計;聖堂的圓頂上有聖母的雕像;兩座鐘樓;在外牆上有八位聖人,而在每個鐘樓上有天使;在外牆的中間有耶穌與兒童的塑像;在下面有聖若瑟和聖類斯。在鐘上面有都靈的主教、聖默示 (Maximus) 和聖方濟沙雷氏主教;外牆正上面,有都靈市的三位殉道者:Solutor, Adventor 和 Octavian。

政府官員批准了這個設計,但他們覺得稱它為「進教之佑」大殿卻有些不妥,我照樣讓他們去談論,但我仍堅持用這稱號。

我將建築的工程交託給 Charles Buzzetti,他是我在廿年前所遇到的一位磚匠,但現時已成了一位有名的建築商了。

財務長安琪‧沙維豪神父卻不希望我開始建這聖堂,因為我們沒有錢。但我對他說:『我們在哪個時候是因手上有錢才開始我們的工作呢?我們要讓上天去安排呀!』當 Buzzetti 向我索取首批的建築費時,我將我口袋內所有的錢、八毛錢,都放在他的手中!Buzzetti 驚愕地望著我,但我對他說:『不要怕,聖母會送錢給我的。』

她真的送錢給我。當這座宏偉的聖殿於 1868 年落成及祝聖的時候,我清楚地記著:這個聖殿內每一塊磚頭,都代表著聖母所給予的恩寵。當時都靈的報章這樣記載著:這座聖殿是由窮人所建,亦為窮人而建的。」

關於聖殿正中的那塊大壁畫,鮑思高神父描述:

「當進入大殿後,會立刻注意到聖殿正中的那塊大壁畫。我有著這樣的構思,邀請 Tommaso Lorenzoni 用了三年的時間將它繪畫成畫。讓我向你們解釋吧:

聖母站在光耀的雲彩中,她的四周有天使包圍著,尊敬她為母后。她的右手拿著權杖,代表著她的權威;左手抱著耶穌,而耶穌的手而向外伸出的,把恩寵賜給那些恭敬祂母親的人。在她的周圍有宗徒及聖吏們,他們都仰望著這位童貞女。在壁畫的一端繪畫了杜林市,特別見到聖母進教之佑大殿,和背景所見的 Superga 山崗。」

關於鮑思高神父的遺體安放處,鮑思高神父表示:

「這祭臺原來的地方,是特別為恭敬聖伯多祿、宗徒之長的。我每天早上都在那裡獻彌撒。但當我去世後,被立為真福品時,我的神子 ─ 慈幼會士便將它重建,特別為恭敬我,並將我的遺體安放在一個尊貴的水晶棺木內。你們見到我所穿的那件祭衣,是教宗本篤十五世數年前所送贈的。雕塑家 Cellini 用臘做了我的臉和手。現在,很多朝聖人士不斷繞過這祭臺的後面,靜靜地祈禱。」

來源:

鮑思高慈幼會聖母進教之佑中華會省

basilicamariaausiliatrice.it

教會透視:耶路撒冷慈幼會修院聖堂遭破壞

最新內容:
-教宗為拉斯維加斯槍擊事件受害者祈禱
-教宗宣布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
-耶路撒冷慈幼會修院聖堂遭破壞
-香港教區新增兩位副主教
-天主教輔仁大學附設醫院揭幕
-陝西周至教區西會舉行聖堂典禮
-山東濟南教區肥城小中泉教堂舉行隆重的聖堂彌撒
-河北肖留信堂口神父中秋探望修道人父母
-江西九江天主教會中秋前探望孤殘兒童與老人

烏仲納里爾神父現正在梵蒂岡休養

慈幼會士多默‧烏仲納里爾神父(Fr.Thomas Uzhunnalil)在2017年9月12日獲釋後,慈幼會副總會長Francesco Cereda神父表示:「慈幼會士多默·烏仲納里爾神父正前往羅馬的慈幼會會院進行身體檢查和護理。懷著極大的喜樂和興奮,我們感謝天主和所有在這在一年半協助神父獲釋的人。」

剛獲釋的慈幼會士多默·烏仲納里爾神父已抵達梵蒂岡。羅馬時間2017年9月12日下午6時左右,他與慈幼會副總會長Francesco Cereda神父、前印度班加羅爾慈幼會省省會長Thomas Anchukandam神父會面。烏仲納里爾神父是被Thomas Anchukandam神父派遣到也門的傳教士之一。

烏仲納里爾神父首先予以感謝,感謝天主和聖母瑪利亞。他第一件事要做的是在梵蒂岡慈幼會會院的小聖堂內祈禱。祈禱後,他也希望能舉行彌撒,但因要先進行身體檢查,所以稍後才舉行彌撒。此外,在醫護人員到來前,他請求領受修和聖事,因為在被俘虜期間他沒法子辦告解。

修會也設宴款待他,為他準備傳統的印度菜。烏仲納里爾神父表示,在他作為人質時,他每天都繼續精神上,憑著心中所記得的讀經和禮儀經文舉行彌撒。

烏仲納里爾神父表現平靜和樂意回答問題。他證實,當兇手綁架他時,他正在也門亞丁仁愛傳教女修會會院外被虜走。在被俘虜後,神父描述他從來沒有受到虐待,其後他體重迅速下降,綁匪也為他提供糖尿病所需的藥物。

在整個綁架期間,他沒有更換衣服,而綁匪是說阿拉伯語,他是用一點英文與他們溝通。期間,他也被轉換綁架的地點兩三次,但每次都是被蒙上眼睛。

烏仲納里爾神父回想在大屠殺之前的一個晚上(2016年3月3日),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被殺。」仁愛傳教女修會會院的院長曾經說過一起為基督而殉道是一件好事,然而,有一個在襲擊中倖存下來的青年會士回答:「我想為基督而生存。」

烏仲納里爾神父目前正住在梵蒂岡的慈幼會會院,慈幼會認為這是最適合的地方,以確保他得到合適的照顧,並讓他全面康復。

譯自:鹽與光電視

英語原文:Agenzia iNfo Salesiana-Fr Tom Uzhunnalil finally among confreres, in St. Peter shadow

圖片:Agenzia iNfo Salesiana

回味‧波蘭世青

2016年7月,《鹽與光》的攝製隊從加拿大遠赴波蘭的克拉科夫拍攝第31屆普世青年節。中文節目部的Rodney也隨隊出發,他在本節目跟你一起回顧2016年波蘭世青,為你帶來來自中、港、台、馬來西亞的神父、修女、青年及他們的導師的分享,再次感受在天主的慈悲!

受訪者:
-台灣嘉義教區-鍾安住主教
-中國教會-馬神父
-香港教區-甘寶維神父
-香港教區(方濟青年團)-譚錦榮神父
-慈幼會會士(台灣)-薛井然神父
-主徒會會士(馬來西亞)-黃大華神父
-瑪利諾女修會(香港)-包寶珠修女(Sr.Norma Pocasangre)
-耶穌孝女會(台灣)-蔡慈芬修女
-瑪利諾修院學校青年牧民工作者(香港)-Winnie Fung
-中國青年
-慈幼會青年(香港)
-瑪利諾修院學校青年(香港)

教會透視: 中國最高天主教堂開堂

blog_1463757327

最新內容:
-教宗出席意大利主教團全體會議
-教宗方濟各突訪智障人士團體
-約旦安曼「慈悲花園」正式開放
-失蹤的慈幼會會士多默神父仍然下落不明
-中國最高天主教堂開堂
-中國教會隆重慶祝聖神降臨節

教宗呼籲釋放所有在戰爭地區遭綁架的人

blog_1460396012

4月10日(復活期第三主日),教宗方濟各帶領信眾誦念天皇后喜樂經時,呼籲釋放在也門亞丁遭綁架的烏仲納里爾神父(Thomas Uzhunnalil)和所有在戰爭地區被劫掠的人。

教宗傷痛地說道:「在復活基督賜予我們的希望中,我再次呼籲,釋放那些在武裝衝突地區遭綁架的人。我特別掛念3月4日在也門亞丁被綁架的慈幼會士烏仲納里爾神父。」

主日福音記載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後,在加里肋亞海邊第三次向門徒顯現。門徒們一夜辛苦打魚,卻什麽也沒有捕到,他們非常疲倦和失望,以致沒有認出主耶穌。可是他們相信祂,再次撒網,結果奇跡般地捕到很多魚。

教宗說:「復活耶穌的臨在改變了一切事情,光明戰勝了黑暗;無用的勞作再次成為碩果累累和大有可為的工作;疲勞和被拋棄的感覺給新的動力和主耶穌與我們同在的堅定信念讓步。若只是以短淺的眼光觀看,我們有時可能會覺得邪惡的陰影和日常生活中的辛勞占了上風。但教會確信,在跟隨主耶穌的人身上彰顯著永不黯淡的復活之光。」

教宗解釋說:「這是因為復活的偉大宣報在信徒們心中注入了深刻的喜悅和必勝的希望。基督真的復活了!今天教會繼續使這歡樂的宣報發出迴響,喜悅和希望持續不斷地在人們心中、面容上、舉止和言語中蕩漾。我們基督徒蒙召向那些我們遇到的人通傳這復活的訊息,尤其是受苦者,孤獨的人,處於動盪不安的人、病患、難民和被邊緣化的人。我們要把復活基督的光芒帶給每個人,這光是祂慈悲力量的標記。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L’Osservatore Romano

中國殉道聖人: 聖雷鳴道主教及聖高惠黎神父

02253 blog

1930 年(民國十九年)2 月 25 日, 廣東韶關代牧雷鳴道主教(St. Luigi Versiglia, SDB), 由連縣的本堂主任高惠黎神父(St. Callisto Caravario, SDB)陪同, 在連江口搭乘一艘載客的木船, 要到連縣去。陪同兩位傳教士一起去的, 尚有傳道員、老師和學生共十餘人, 都希望和傳教士一起能躲避當時土匪的搶劫。

約中午時, 到達一個名叫犁頭明的地方, 一隊十餘人的土匪喝令他們靠岸, 一開口就要求傳教士付出一大筆他們無法支付的買路錢。當土匪發現船上有幾個女孩時, 就試圖抓走她們。兩位傳教士還想好言相勸, 懇求土匪不要搶走女孩, 但土匪終究就是土匪, 根本不可理喻, 立即跳上船, 動手來搶女孩。兩位傳教士用身子擋住船艙門, 不讓他們進入船艙。土匪老羞成怒, 用長槍的柄托猛打傳教士的身軀, 致使他們週身受傷流血, 直至暈倒在地, 仍伸長手臂拉住女孩的手, 但她們還是被強力拖離, 然後土匪又把受傷的傳教士拖上岸, 將他們捆綁在一起。 [Read more…]

梵蒂岡連線 – 全心的奉獻

blog_1448424892

本集的《梵蒂岡連線》會跟您一起看看奉獻生活的美麗之處,還有還有慈幼會會士江志釗神父晉鐸銀禧的分享。

教宗致函慈幼會: 不要使青年失望 , 聆聽他們的渴求

blog_1437070492

一個月後,8月16日是鮑思高神父誕辰200週年。教宗方濟各在7月16日致函慈幼會總會長范達民(Ángel Fernández Artime)神父,感謝天主賜予了我們這份「青年的聖人」的恩典。教宗指出鮑思高神父精神和牧靈遺產中的本質,勉勵慈幼會士勇敢地活出這些本質。

教宗表示:「鮑思高神父首先教導我們不要做旁觀者,而要身先士卒地為青年提供完整的教育經驗,這樣的教育涉及人的整體。」

教宗在信函中強調:「意大利和歐洲在最近兩個世紀發生很大變化,但青年人的心沒有變,因為今日的男女青年依然對生命開放,願意與天主和他人會晤。與此同時,也有許多青年面臨灰心喪志、精神貧乏和走向邊緣的危險。」

教宗指出:「鮑思高神父的教育學是親切和藹,而教育者的愛應該通過具體和有效的行為表現出來。」

教宗還說:「鮑思高神父將自己完全獻給天主,滿懷熱忱地拯救人靈,尤其是青年的靈魂。這些態度使得神父能『走出去』,作出勇敢的抉擇,決定為貧苦青年服務,立志發起一場轟轟烈烈、為了窮人的貧窮運動。」

教宗繼續說:「今天同樣如此,慈幼會大家庭投入教育和傳教使命的新陣線,走上社會傳播新媒體的道路,致力於為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民、為發展中國家的人民、為移民地區的人民提供跨文化教育。」

此外,教宗還說:「十九世紀在都靈出現的挑戰已經具有了全球的幅度,這些挑戰是金錢崇拜、滋生暴力的不公平,意識形態的殖民,以及與都市環境有關的文化挑戰。」

在此,教宗邀請慈幼會士:「在教育機構內外復興神恩的創造力,願鮑思高神父幫助你們不使青人的深切渴求落空。」

教宗交給慈幼會士兩項任務:

1.是按照基督徒的人類學、以深刻影響青年人文化特徵的新媒體和社交網絡的語言實施教育

2.是拒絕將市場與生產置於人類尊嚴和工作價值之前的意識形態。

教宗引用本篤十六世提出的「教育危機」的概念,勉勵慈幼會大家庭在各修會和平信徒機構之間建立有效的培育聯盟,帶著不同的神恩一同前行,以幫助世界各地的青年。這項工作也需要有家庭的參與,因為缺乏有效的家庭牧靈,也就缺乏有效的青年牧靈。因此,成年人蒙召耐心地聆聽青年,理解他們的焦慮或要求,學習用他們能夠理解的語言與他們交談。

最後,教宗寫道:「教會對青年培育的期望很高,因此你們要繼承你們修會創始人的遺志,與青年、為青年說話及行動。」

來源: 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