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漢樞機呼籲香港政府應真正聆聽迷茫失望青年的心聲

湯漢樞機英語訪問內容:

儘管香港政府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香港社會緊張的局勢依然居高不下。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接受梵蒂岡新聞網的專訪,籲請香港市民懷著希望,避免暴力,努力重建和諧;同時,政府當局也應真正聆聽迷茫失望青年的心聲。

對於當前動蕩不安的局勢,湯漢樞機表示憂傷,並提出三點呼籲。

一、香港市民要懷著希望

樞機首先敦促民衆不要喪失希望,他說:「雖然對於今天發生的一切事似乎無法以常理來解釋,但是我信賴天主必會陪伴我們面對這些艱難的時刻。」關於許多教友問樞機除了祈禱還能做些什麽,他解釋說:「祈禱並非為了改變他人,而是能轉化我們的心,使我們能懷著希望面對危機。」在合理的訴求無法獲得接納時,樞機也鼓勵民衆切莫絕望,說:「因為絕望讓人無法看到未來,它會耗盡我們的生命。」

二、避免暴力

樞機提到的第二點是憤怒不平會引發仇恨,而人們分辨是非的能力及人性的美善會因此而喪失,隨而衍生暴力。樞機深信「以暴易暴,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只會招來更大的危機和傷害。」對此,樞機提及印度的甘地和南非的曼德拉,「他們因堅持以和平的方式反抗暴政,贏得全世界的稱譽」。

三、努力重建和諧

樞機的第三點呼籲是在差異中尋求和諧。樞機引用中國的古語:「『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表示這與基督信仰的價值相吻合,大家該當憑著良知彼此尊重,這也是香港過去幾年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為重建和諧,需要一個真誠回應民意的良策,首要的任務是政府與人民重建互信,使社會珍貴的和諧再次重現。」

樞機最後向社會的每個領域喊話,表示:「責任落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我們應該協助焦慮不安的年輕一代走出迷茫和失望的困境。政府當局也該當負起責任協助青年,並真正聆聽香港人民的心聲。此外,執法者也必須在他們的權限内以良知執法和守法,如此才能重建民衆對他們的信任和尊敬。」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天主教香港教區與香港基督教協進會聯合發出緊急呼籲

「對持續出現警民衝突的緊急呼籲」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引發警民衝突和暴力事件,且局面日益惡化,令全港市民萬分痛心憂慮。我們特此發出緊急呼籲如下:

1)    懇請行政長官盡速回應民間的強烈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定草案

2)    懇請政府盡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持平地查找真相。

3)    各方人士必須克制,避免挑釁。無論立場如何,要珍惜生命,切勿作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

4)    籲請政府主動與社會不同界別代表,共商化解目前的困境。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

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

2019年7月19日

下載中文PDF文件

 

“Urgent Appeal regarding the Ongoing Clashes Between the Police and Members of the Public”

The mass protests against the proposed amendment to the Fugitive Offenders Ordinance have resulted in clashes and violence between the Police and members of the public, and the situation is deteriorating.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deeply worried and distressed. Hereby we issue the following urgent appeal:

1) We urge the Chief Executive to respond as soon as possible to the strong demands of the public to withdraw the Bill of the proposed amendment to the Fugitive Offenders Ordinance.

2)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set up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as soon as possible to find out the truth in an impartial manner.

3) All parties must exercise restraint and avoid provocation. Regardless of one’s political stance, one should treasure life and refrain from doing anything that might harm oneself or others.

4)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take the initiative to confer with the representatives of different factions to seek a solution to the current impasse.

Rev. Dr. Eric So Shing-yit, Chairperson, Hong Kong Christian Council

Cardinal John Tong,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July 19th, 2019

下載英文PDF文件

來源: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

湯漢樞機呼籲香港政府與青年對話並聽取訴求

CNS photo/Athit Perawongmetha, Reuters

湯漢樞機的呼籲

近聞一些青年因在香港所發生的事件而陷於迷惘,甚至絕望,我們對此感到十分擔心。另一方面,有不少熱心人士,包括社福界,投入人力資源,為受困擾者提供適切的援助。

我們謹向社會各界人士誠懇呼籲:

1. 我們期望政府盡快與各界人士群策群力,尋求解決香港目前困局的良方,尤其要先與青年對話,聽取他們的心聲和訴求,並幫助他們重新找到生命的目標。

2. 我們呼籲社福界繼續在社群中發揮其紓緩角色,使迷惘者再找到生命的意義,發揮他們生命積極的一面。香港教區將盡棉力,支持社福界提供的服務。

 香港教區宗座署理

+湯漢樞機

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

AN APPEAL FROM CARDINAL JOHN TONG

We have learnt with much concern that some youngsters, in view of the recent social turmoils in Hong Kong, have become so confused and perplexed as to reach the point of despair.  On the other hand, we find much consolation in the fact that quite a lot of good-hearted people, among them social workers, have generously offered their resources in aid of those who are sore in need of care and comfort.

In all earnestly, therefore, we make the following appeal:

1. We call on the SAR Government and all sectors of society, with one mind and heart, to work together promptly to seek solutions to our current dilemma.  Above all, we call for a “reconnect” with our young people through dialogue, that we may attend to their aspirations and grievances, and help them to rediscover their goals in life.

2. We call on the social service sector to carry on its role of alleviating the pains and wounds of our young people, helping them to aim at a life that is fulfilling.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will avail of its resources to give support to social workers.

+Cardinal John TONG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Hong Kong

4 July 2019

來源:天主教香港教區

香港教區宗座署理及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聯合回應特首對「修例」事件的交代

圖片: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及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

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及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就「修例」事件的交代,作出回應。

對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昨午於記者會就「修例」事件的交代,我們有以下回應:

1. 行政長官向市民公開道歉,承認自己的不足,我們深表認同。

2. 我們呼籲特區政府從速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6.12警民衝突的真相,俾能鑑往知來。

3. 特區政府雖已表明「停止《引渡條例》立法程序」,我們仍呼籲政府考慮廣大市民的強烈要求,明確聲明「撤回法案」。

湯漢樞機
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
蘇成溢牧師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

2019年6月19日

We wish to make the following response to the Press Conference held yesterday afternoon by Chief Executive Mrs. Carrie Lam on the Extradition Bill:

1. We accept the personal, public apology of the Chief Executive, with the admission of her own inadequacies.

2. We appeal to the SAR Government to launch a thorough independent inquiry into the clashes between the police and the protesters on June 12, as a lesson for the future.

3. While the Government has made clear that the Extradition Bill has already been “suspended”, we still opt for it to make an explicit, public statement that the Bill has been “withdrawn”, to meet the strong demand of the general public.

Cardinal John Tong,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Rev. Eric So Shing-yit, Chairperson, Hong Kong Christian Council

19 June 2019

來源: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

下載PDF文件

湯漢樞機譴責暴力及請求信友為香港祈禱

CNS photo/Tyrone Siu, Reuters

隨著香港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行動加劇緊張,湯漢樞機請求天主教徒為這城市的情況祈禱,並呼籲政府和抗議人士之間要互相尊重和對話。

本週,在香港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動」,當時示威者包圍政府總部,以阻止立法會就關於修訂引渡條例的二讀辯論。

香港警方在星期三(6月12日)更向抗議人士發射150枚催淚彈、橡膠子彈,以及約20顆布袋彈。一共有81人受傷入院,包括57男、24女,年齡介乎15至66歲,其中包括21名警察。

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在週四接受梵蒂岡新聞網英語訪問時表示,暴力行為不應成為公民訴求的一部分。

他指出,「如果人們使用暴力,這些行為應該受到譴責。」

本週,湯漢樞機率領香港六大宗教領袖訪問團到訪梵蒂岡。他也提及香港六宗教領袖已就這情況作出討論,並發表了聯合呼籲。

呼籲互相尊重

湯漢樞機說,「首先,他們呼籲尊重個人自由。 如果抗議人士走出去表達他們的意見,他們應該受到尊重。」

其次,香港的宗教領袖遠離了在城市爆發的暴力。

樞機表示就他的個人意見是應該譴責暴力。

但他說,這個香港六大宗教領袖訪問團同意有必要反對暴力態度,包括「傷害他人,使用暴力,向警方投擲石塊」。

湯樞機請求香港人要「努力維護社會的穩定和秩序」。

第三,跨宗教團體 – 天主教,基督教,孔教,道教,佛教和伊斯蘭教的宗教間團體要求香港政府和抗議者坐下來談論這個問題「以便通過對話,我們去努力達成共識」。

穩定與和平

湯樞機說,目標是幫助香港「穩定」,讓人民「享受和平與安寧」。

湯漢樞機最後請求所有天主教徒為香港的局勢祈禱。

英語原文及湯漢樞機錄音訪問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編譯: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六宗教領袖座談會至誠呼籲

近日,香港社會因由政府提出,並交立法會討論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激烈爭議,香港宗教界深表關注,我們謹此向廣大市民發出至誠呼籲:

-市民大眾在合法情況下舉行遊行集會,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權利,應予以尊重。

-宗教教義均導人為善,主張不同意見人士和諧共融,理性地討論修例議題。我們呼籲特區政府和市民大眾以克制、和平的方式尋求解决之道。

-修訂「逃犯條例」發展至今,社會出現重大分歧,祈盼政府與市民大眾在不同的意見當中求同存異,以真誠態度溝通,相互理解,達致共識。

香港六宗教領袖座談會
香港佛教聯合會
天主教香港教區
孔教學院
中華回教博愛社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
香港道教聯合會 聯啟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

湯漢樞機出任香港教區宗座署理

2019年1月7日,香港教區主教公署秘書長辦公處發出通告,香港教區榮休主教湯漢樞機已被教廷獲任命為天主教香港教區的宗座署理。全文如下:

致:全體堂區主任司鐸、男女修會會長、使徒生活團及屬人監督團會院院長

湯漢樞機出任本港教區宗座署理

教區主教公署於本年一月五日(星期六)下午獲宗座萬民福音部通知,湯漢樞機業已獲任命為天主教香港教區的宗座署理 (Apostolic Administrator:參閱《天主教法典》368條、371條2項、381條2項),負責在教區主教出缺期間,治理本港教區,直至上述宗座部門另行通知。

秘書長
李亮 司鐸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

天主教法典

368 條 – 地區教會係由之並在其記憶體在的統一而唯一的天主教會。其中首要者為教區,與此類似者有自治監督區、自治會院區、宗座代牧區及宗座監牧區,以及固定建立的宗座署理區。

371 條 – 2 項 – 宗座署理區是天主子民的一部分,因為特殊而非常重大之理由,未經教宗成立為教區,而將牧養之事托給宗座署理照管,並以教宗名義治理之。

381 條 – 2 項 – 368 條所言其他信友團體的監理人,在法律上與教區主教相同,但事情本質或法律之規定另有所示者不在此限。

來源:天主教香港教區

湯漢樞機致香港信眾家書-離任之際 感恩無限

主內的兄弟姊妹:

願主的平安與你們同在!

三年前,在我七十五歲時,我按教律要求,向教宗方濟各呈辭主教職務,但教宗囑咐我延遲三年退休。今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七十八歲了,會正式離任,而香港教區主教職務由楊鳴章助理主教繼承。我藉著這封家書, 多謝這八年來與我共事的主教公署團隊、所有神父、執事、修女、教友和友好,你們的支持和鼓勵,求主厚報你們的勞苦和犧牲。

記得教宗方濟各在二零一五年「獻身生活年」書函說,我們要「以感恩心面對過去」; 「滿懷熱情,活在當下」;「秉持希望,擁抱未來」。我現循着這條思路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八年來當主教的經驗。

首先,以感恩心面對過去。感謝天主,賜予多位教會賢明領導,尤其是我所熟悉的胡振中樞機和陳日君樞機,他們為香港教區建立更穩固的基礎和制度,使信眾更好的服務他人, 正如耶穌所教導的,「人子來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瑪20:28)。

早於二十五年前,我開始在主教公署協助教務,期間經歷不少,而令我難忘的事件,莫過於香港回歸前的移民潮、二零零三年香港「沙士」疫潮、近年爭取普選事件。面對這些挑戰,我體會到要信靠天主。教會需要聆聽青年人的心聲;明白老年人及弱勢社群的需要;對於不公義要發聲表達訴求。我感受到教會與社會休戚相關,分享大眾的「喜樂與期望、愁苦和焦慮」(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1)。

其次,談到滿懷熱情,活在當下,以生命譜出信仰的見證。作為樞機,由於受委為教廷部委成員,包括萬民福音部、天主教教育部、宗教交談及經濟事務,故仍會繼續出席宗座部委會議,以示對普世教會的支持,彰顯教會的至一及至公的特性,並回報近代教宗,尤其是本篤十六世和方濟各對我們的厚望。

身為主教,我感謝所有神父、修女,尤其是在港服務的傳教士和其合作者,他們牧養天主子民,在牧民、靈修、培育等方面,辛勤服務,成為教區在堂區、學校和社會服務三根柱石的信仰見證。他們與堂區和團體,在福傳方面盡心盡力,使教區八年來,有近六萬人領洗,當中一半是成年人,他們在領洗前接受至少一年半慕道培訓。目前,本教區有約六十萬天主教徒,佔香港七百四十萬人口的百分之七。信眾當中,有不少非華裔教友。今天,喜見大部分堂區的主日,均安排至少一台英語或其他語言的彌撒,俾外籍教友能夠投入堂區團體活動和更積極地參與禮儀。

本教區的聖召較少,但感謝信友齊心祈禱。由夏志誠輔理主教領導的聖召委員會,培育青年探究人生並分辨召叫,加上關心聖召的信仰團體的努力,在聖神的帶領和感召下,有意加入修道行列者已漸露起色,希望聖召文化逐漸在本地教會建立起來。我的司鐸聖召源於傳教士的愛心和無私奉獻的精神,盼望自己和所有神職人員均能善度喜樂的司鐸生活,使教內外青年信眾,能在我們身上看到信仰的喜悅和希望。

在聖神光照下,陳志明副主教所領導的終身執事委員會,努力發展此項職務,在二十年間, 已有二十多位男教友被祝聖為終身執事,服務於教區、堂區和社會機構。我欣喜見到他們得到家人的鼓勵,也受到司鐸和教友們的愛戴和支持。

教區在教友培育方面,與時俱進。我高興見到男女教友非常活躍修讀神哲學、靈修和不同職務的課程,也有多位教友負笈海外深造,現已擔當神哲學院教授之職。希望在宗教教育方面,教區更多撒種灌溉,福傳碩果豐收。

近年,教宗訂立司鐸年、信德年、獻身生活年、慈悲禧年,及召開新福傳和家庭的世界主教會議。本教區幸能緊隨普世教會步伐,激勵大家深化靈修生活。教宗方濟各頒布了《福音的喜樂》、《願祢受讚頌》、《愛的喜樂》等通諭和勸諭,提供豐富的教會知識和信仰訓導。我閱讀這些文件後,受益良多,還望大家盡速閱讀,增加教會知識,擴闊靈修視野,更好服務他人。教區在準備相關文件的中譯本時,都與鄰近的台灣和澳門教區合作翻譯校正,期望這些努力繼續, 加強聯繫。另一方面,我們與內地教會保持接觸,促進友好交流。

最後,關於秉持希望,邁向將來,使教區的前景更絢麗奪目。我的牧徽「主為我牧」(詠23:1)提醒我,有上主的垂顧,必一無所缺,因祂認識我,賜予我所需要的恩寵去應付各種挑戰。我深信在新牧的英明領導下,教區同心同德,各項牧民計劃能夠圓滿達成,包括天主教大學的啟用,實踐二千禧年教區會議的牧民計劃。

各位鐸兄鐸弟、主內的弟兄姊妹:八年來, 多謝各位與我同行,在我有過失欠缺之處,我請求大家寬恕,繼續為我祈禱。我在退休之後,將繼續在聖神研究中心從事研究工作,與各方友好繼續交往,也鼓勵宗座循梵二精神推進中梵交談,並籲請大家多為此祈禱。我既自號聖神修院「金禧住客」,故會繼續居於修院,俾能持守祈禱生活,深化我與善牧基督的「我── 祢」關係;當然,亦少不了做點運動,鍛煉體魄!

主佑各位!
+湯漢樞機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聖伯多祿聖保祿宗徒節

來源:天主教香港教區

湯漢樞機撰文:從教會學角度展望中梵交談

從教會學角度展望中梵交談

文:湯漢樞機

轉載自公教報(第3808期)

來源:天主教香港教區

English Version(英語全文)

感謝天主,拙文《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自二零一六年八月在香港教區報刊發表後,獲得不少讀者積極回應,從而激發我向國內外關懷中國教會的有識之士請教,再多作神學探討。經過多月來的祈禱和反省後,我現從教會學角度就中梵交談有關的幾個重要問題提出一些看法,俾大家能多為中梵交談祈禱。

核心問題:主教任命

就各方面的消息所知,過去一年,中梵雙方代表頻有接觸,而且成立了工作小組,雙方試圖解決多年來累積的問題,其中首要解決的,就是主教任命問題;雙方經過多輪交談,已有初步成果,可望就主教任命的方式達成協議。根據天主教教義,教宗是決定主教人選的最後與最高當局。如果教宗在主教候選人的資格及合宜性上有最後的發言權,那麼地方教會的「選舉」就祇是「主教團」的「推薦」而已。

據聞,對於政府來說,祇要人選符合「愛國」標準,「愛教」與否不是政府最關切的問題。因此,我認為,這樣的主教任命協議,不會超出雙方目前正在有效實施的做法。

後續問題

中梵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是中梵之間最關鍵與最核心的問題,也是雙方關係正常化進程中的里程碑,然而絕不是終點。雙方還需要在取得互信的基礎上繼續對話,耐心地一一解決尚存的棘手問題。雙方幾十年來積累的問題,不可能奢望一夕之間就全部解決。雙方尚存的問題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項:第一,如何解決「愛國會」的問題;第二,如何處理違反教會法的七名「自選自聖主教」;第三,如何促使中國政府承認三十多位地下主教。中梵雙方的關注不同,中國政府關心的是政治層面上的問題,而梵蒂岡則更多關心宗教與牧靈層面上的問題,因此擺在雙方辦公桌上的問題排序也不同。可以說,上述三個問題的解決需要雙方在不相反自己原則及解決問題的誠意中協商。

「愛國會」的未來

不少關心中梵關係的人認為,如何處理「愛國會」將是一座立在雙方面前難以跨越的高山;亦有教會人士對此表示擔憂,指在中梵對話中沒有提及愛國會的處理問題,認為羅馬背棄了自己的信仰原則,其理由是愛國會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1]及這原則的具體執行措施——「自選自聖」主教[2]。因此,教宗本篤十六世指出這原則「與教會道理是無法調和的」,而該組織是「國家機構」與「天主教教義不相符」。[3]

我們或許可以將愛國會「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與「自選自聖」主教的關係表述為理論與實踐的關係:「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為理論,「自選自聖」為此理論的具體實踐。其實,「愛國會」及「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和「自選自聖」主教行為均屬於特殊政治環境與政治壓力下的產物,根本不屬於中國天主教會的本質與內在追求。中國天主教會中的兩個團體,無論地上教會還是地下教會,均積極尋求和表達與普世教會的完全共融合一,因此在未經教宗同意下被祝聖為主教,也都事後努力向教宗解釋原因並請求教宗的諒解與接納。當然,在滿足信仰的各種要求的情況下,教會也會以敞開的情懷,積極地寬免與接納,並且很可能賦予這些主教教區管理權。中梵雙方對話本身其實已經意味北京的天主教政策發生了改變,容許教宗在選聖中國主教職務上扮演決定性角色,沒有「自選自聖」的「愛國會」已經不是過往的「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愛國會,而是成為嚴格按照字面意義理解的「愛國會」:一個「由全國天主教神長教友自願結成的非營利性愛國愛教的群眾團體」。[4]

因此,我個人認為,愛國會的未來走向,可以專注於「鼓勵神長教友為社會公益事業獻愛心,積極開展社會服務,興辦社會公益事」。[5]

七位非法主教的處理

中梵雙方關係的另外一個障礙,是地上教會中七位自選自聖的主教(上文稱八位,其中一人於2017年初逝世)。按照教會法的規定,這七位當中,有三位經已由教廷宣布處於絕罰之中,另外四位亦處於「保留於宗座的絕罰狀態」。這七位主教既然是在政府官員的支持下不惜與聖座對抗而接受了自選自聖,甚至受到「絕罰」,對於教廷來說,接納這七位非法主教的困難,首先在於他們「自選自聖」的行為嚴重觸犯了《天主教法典》1382條的規定:「主教無教宗任命祝聖別人為主教,及被其祝聖為主教者,均處保留於宗座的自科絕罰。」而且,令教會處理這七位主教時更加棘手的是,七位非法主教中有人被指控有個人私德問題。

「自選自聖」與私德問題屬於教會法的不同罪行,而且罪行的確鑿性不等。「自選自聖」乃有目共睹的事件,罪行確定成立。而有私德問題的指控則需要更多顯明證據。在中梵雙方關係尚不穩定的情況下,教廷不可能派官員赴中國親自查證,而且在此種事件上可能有賴中國官方機構的審查與確證,無疑需要大量時間。倘若教廷與北京同意將七位非法主教可能觸犯教會法之行為分開處理,即首先處理非法祝聖的問題,之後再處理其他可能的違反教會法行為,這無疑是合適的。

赦免非法祝聖行為的前提條件乃非法祝聖參與者(祝聖者與被祝聖者)的「悔改」。由於非法祝聖行為本身是挑戰教宗作為地方主教人選的最高與最後決定者這一基本原則,因此赦免非法祝聖行為的前提,就要求觸犯法律者主動向教宗表達服從以及與普世教會共融的意願,並且請求教宗給予赦免。據報導,這七位非法主教已經全部向教宗寫信,表達對於教宗的無條件服從以及請求赦免非法祝聖行為所引發的處罰。由於有了這一基本悔改態度,教宗赦免非法祝聖之處罰的可能性非常高。不過有一點需要做出明確說明:赦免自選自聖行為帶來的處罰不等於追認其教區管理權。是否授予教區管理權,則需要解決其他有悖於這一職位的要求,比如該教區是否已經有教廷任命的主教,或上述某些主教是否有倫理道德上的問題。祇有在信仰、倫理、教會法等各方面都符合主教這一職位者,方可被授予教區管理權。七位非法主教在上述諸多方面的資格尚需要中梵雙方用更多時間與耐心進行鑑定。

促使地下主教被中方承認

中梵對話中尚需要處理的另一個重大問題,就是雙方如何處理中國三十多位地下主教被政府承認的議題,當然,也包括被監禁的主教的問題。中國天主教會主教團的合法性在於,要包括整個中國教會的全部合法主教,而不是祇有其中一部分。因此為了組成一個合法且有權威的主教團,必須將全部地下主教納入其中。這自然要求北京承認這些主教的主教身份及其對於教區的管理權。毫無疑問,羅馬一定會提出此要求,然而北京願意在多大範圍內承認地下主教的主教身份與教區管理權,尚不得知,預料這將是雙方今後對話的主要內容。

其實,地下主教議題並非是不可解決的死結,因為地下教會是特殊政治與歷史時期內的產物,由於羅馬與北京缺乏相互信任,因而間接使堅持教會原則的地下主教與政府之間缺乏互信。一旦中梵關於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則意味羅馬與北京的相互信任已經達到一定的階段,地下主教們將不再因為堅持信仰原則而被政府視為敵對者或不合作者,地下主教在政府眼中的整體印象將改觀。再者,中國地下教會的主教其實都是愛國的公民典範,祇是由於自己對於天主教教義的理解與要求而選擇了與地上主教不同的教會道路。近年來,政府對於地下教會的態度比八十年代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很多地下主教祇是不被承認其主教身份及教區管理權,大部分地下主教尚能從事基本的牧靈工作。相信隨羅馬與北京之間相互信任的加強,地下主教與政府之間的相互信任也會逐步建立起來。解決地下主教問題的關鍵在於地下主教本人與政府之間的互信,北京也許會要求地下主教明確表態遵守中國憲法、法律、政策等;祇要政府不再要求「獨立自主、自辦教會」以及「自選自聖」,這些對於地下主教來說絲毫沒有問題,因為地下主教都會是愛國的好公民,而且也教導自己的教友如此做。相互信任的建立需要時間、耐心,更需要用行動來表達,我們需要給予聖座、地下主教與北京足夠的時間來處理中梵關係中這一難題。

「等待全部的自由」抑或 「緊握必要的自由」?

經過多年的努力對話與交談,中梵雙方已經就主教任命這一關鍵問題達成共識;此協議是一個巨大的進步。前面分析指出,中梵關於主教任命之協議的達成,將是1951年之後雙方關係的里程碑,在此協議基礎之上將會逐步解決「愛國會的未來」、「地上非法主教的合法化」、「地下主教獲得北京政府承認」、「中國天主教會主教團的成立」等問題。自此之後,中國天主教會將不再有地上和地下兩個教會團體分庭抗禮;反之,這兩個教會團體將會逐步在法律、牧靈、情感等方面慢慢走向和解與共融。中國天主教會將齊心協力在中國大地上傳播基督的福音。

不過,對於中梵協議的達成,也有一種不樂觀的聲音。它指出,天主教問題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問題,而是和其他的民族和宗教問題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中國政府不會也不可能撇開其他民族和宗教的問題而單獨解決天主教問題,比如西藏問題、新疆問題、民族自治問題等等。如果中國政府沒有拿出全盤解決這些民族和宗教問題的方案,則很難單獨就天主教問題與梵蒂岡達成實質性的協議來保障天主教會的宗教自由,因此,中國目前社會環境及政治氣候似乎仍未能顯出保障和落實宗教自由的真正跡象,比如:信仰傳播的自由、興辦教育的自由、教產仍未徹底落實。即使中梵達成協議,這樣的協議也無多大意義,因此,宗座不必急於求成。

上述的說法有需要商榷的地方。首先,中國天主教信友的宗教自由的確與整個中國社會的自由與實踐有關,中國的普羅大眾所享有自由的提升的確有助於中國天主教會信仰自由空間的擴展,然而將天主教的問題與西藏、新疆等問題相提並論並不恰當。天主教會在中國遇到的問題與西藏和新疆問題有極大的不同。西藏與新疆並不是純粹的宗教自由問題,更多是某些分離主義者追求分離與獨立的問題,是對於國家領土和主權範圍的認知與民族關係的認知的問題。中國社會的民主化或許會在某種程度上讓某些分離主義者追求分離與獨立的願望減弱,然而並不會從根本上消失。西方國家如西班牙、蘇格蘭、北愛爾蘭等並沒有「自由」問題,然而同樣存在者民族分離主義,也同樣存在恐怖主義攻擊。天主教的問題並非領土與主權問題,中國的天主教信徒是愛國的好公民,沒有意願從事政治活動,不會威脅政治與社會穩定,中國的執政者對此也完全明白,因此不會將天主教的問題與西藏和新疆問題放在一個層面上處理。中國的天主教信徒也不應將自己與西藏和新疆等問題聯在一起。因此,斷言中國天主教會問題的解決取決於中國是否能夠解決西藏與新疆問題,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中國天主教會作為宗教團體,其旨趣並非是政治性的,沒有任何政治性抱負,無意代替政治社團來參與和推動中國社會的政治進程,其所追求的是在中華大地上生活與傳播自己的信仰,因此聖座與中國天主教會關心的乃是否有足夠的信仰自由空間以實踐自己的信仰。由於天主教會的特殊制度——聖統制,天主教會在中國面臨的問題與其他宗教相比,既有相似之處,也有不同之處。相似之處是中國所有宗教(包括天主教會)在信仰傳播的方式、興辦教育、落實教會財產等方面都缺少足夠的自由空間。然而,與中國的其他宗教相比,天主教會還面臨一個具有天主教特色的問題,即主教任命問題,但這個問題在其他宗教並不存在。在過去,由於北京對於聖座缺少信任,不允許聖座任命中國天主教會的地方主教,而推行了「自選自聖」主教政策。這一點是中國的其他宗教所沒有的問題。北京處理天主教的這個獨有問題並不會牽涉其他宗教,不會改變北京對於其他宗教的具體政策。這個問題正是教廷與中國的天主教會急切渴望解決而其他宗教卻毫不在意的問題。因此,將天主教的問題與其他宗教的問題混淆在一起,視之為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關係亦沒有道理。

與其他方面的「自由」相比,「教宗任命地方主教的自由」乃天主教從其基本教義出發而堅持的信仰自由內容,如果缺少這一點,中國天主教會將不是本質意義上的天主教會。至於傳播信仰方式的自由與興辦教育的自由的缺乏,以及落實教會產業的限制等,並不會對中國天主教會的本質造成威脅與傷害,更不會令中國天主教會不成為天主教。

現在北京願意與聖座在主教任命方面達成協議,讓中國天主教會雖然暫時沒有「全部的自由」,然而卻享有「必要的自由」,讓中國天主教會維持自己的天主教傳統,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天主教會。難道聖座任命主教的自由,不是「真正的宗教自由」?難道中國天主教會由於中國政治大環境的原因暫時不能在信仰傳播方式上享有全面的自由、不能興辦學校、教會的財產不能全部落實,就要中國天主教會再長時期等待下去,要聖座放棄與北京現在的協議?縱使放棄現在「必要的自由」,也不會讓我們擁有更多的自由,而帶給教會的結果會是全部自由的丟失。擺在我們面前的選擇是:或者我們現在擁抱「必要的自由」,成為一個不完美然而卻是真正的教會,然後在希望中爭取「全部的自由」,走向完美的教會;或者我們放棄「必要的自由」,然後一無所有,在希望中等待不知哪一天到來的「全部的自由」。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天主教會應該何去何從?教會的倫理原則其實已經告訴我們答案:兩權相害取其輕。因此,在教宗方濟各推崇的健康現實主義原則指導下,中國天主教會應該選擇的道路其實已經一目了然了。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   聖保祿宗徒歸化日

註 釋

註一:《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章程》(2004年7月中國天主教第七屆代表會議通過),第一章第三條,載於《國家宗教事務局》網站,2004年公布。
http://www.sara.gov.cn/zcfg/qgxzjttxgjgzd/6427.htm
註二:《主教團關於選聖主教的規定》,載於《中國天主教》網站,2013年公布。http://www.chinacatholic.cn/html1/report/1405/570-1.htm
註三:教宗本篤十六世,《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2007年,第7號。
註四:《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章程》(2004年7月中國天主教第七屆代表會議通過),第一章第二條,載於《國家宗教事務局》網站,2004年公布。
註五:《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章程》(2004年7月中國天主教第七屆代表會議通過),第二章第四條,載於《國家宗教事務局》網站,2004年公布。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2016年聖誕賀詞

各位朋友、兄弟姊妹:

教宗方濟各於今年發表了一份文件,名為《愛的喜樂》,藉此提醒我們:「婚姻與家庭是社會的根基,而信仰能幫助家庭面對一生的挑戰。」

社會的未來,有賴年輕一代。 如果作為社會棟樑的年輕人覺得沒有希望,社會便不知何去何從。 作為成年人,我們有責任聆聽年輕人的聲音;儘管我們不一定完全明白他們的觀點,我們還是要努力聆聽。 因為如果連聆聽這一步也做不到,那麼,交談就變得沒有可能。沒有對話,就無法溝通,無法共同努力,改變社會,令社會更平安、更進步。

回顧過去一年,香港社會經歷過不同程度的矛盾和傷痛,市民大眾都覺得疲倦了。 我鼓勵大家,趁著聖誕節,可以停下來,安靜一下,抽時間與家人共聚天倫。 如果你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在聖誕期間與家人共聚,那麼,就請你最少打個電話或發個信息給家人,表達對他們的關懷。

祝大家在聖誕節充滿耶穌基督的平安與喜樂!

[Read more…]

教會透視:湯漢樞機慈悲禧年分享

blog_john tong

最新內容:
﹣教宗和亞美尼亞宗主教簽署聯合聲明
﹣教宗在機上記者會回答多方面的問題
﹣泛正教會議閉幕
﹣教宗任命皮扎巴拉神父為耶路撒冷宗座署理
﹣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慈悲禧年分享
﹣北京修院前往廬山聖母升天堂朝聖
﹣香港德望學校歌詠團舉行夏日聖詠音樂會
﹣天主教華人堂區每年一度的大朝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