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七一祈禱會:「主賜平安,不膽怯。」(若14:27)

圖片: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鹽與光天主教傳媒訊) 2020年7月1日,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香港基督徒學會、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普世合一運動社會牧職暑期實習計劃一起合辦「七一祈禱會」,主題是「主賜平安,不膽怯」(參若14:27)。

網上重溫

下載七.一祈禱會場刊

圖片: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祈禱會在香港灣仔聖母聖衣堂舉行,透過祈禱、讀經、見證分享、短誦及聖詠,再次提醒我們耶穌基督將平安留給我們,要我們不要膽怯,因祂與我們同行,讓我們一起向上主祈求,持守真理,實踐天國價值,穿越黑暗,等待光的來臨。

當晚的讀經選自若望/約翰福音第14章27節(和合本聖經):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

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是其中一位分享者,以下是夏主教分享全文,由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讓我們一起為香港社會祈禱,為香港教會祈禱。

圖片: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夏主教分享中文全文】

港版國安法剛於昨天通過了。23年前,有人說回歸不過是換一支旗而已,什麼都不會變的,到了今時今日,我們才明白換一支旗是什麼意思,50年不變,一國兩制,是可以怎樣解釋的。遠的不說,過去幾年,特別是由雨傘運動開始、反國教、反修例等等,香港社會經歷了一浪接一浪的衝擊,走到今天,面對前路,我們還有多少信心?還有多少勇氣呢?搜索枯腸,好像內裡只剩下不安,極度的不安。

剛才我們聽到主耶穌說,他要把平安留給我們,把他的平安賜給我們,這為我們是極大的安慰。當時他在晚餐廳,他完全體會門徒因意識到師傅將要蒙難,而心煩意亂、膽怯徬徨,即將要被捕的耶穌,反而安慰門徒。由此可見,耶穌有著多麼大的平安啊!耶穌說,他所賜的平安,不是這世界的平安,而是「他」的平安。耶穌當時身處羅馬帝國的盛世,歷史上稱為「羅馬和平」。在那時代,羅馬以完善的法律制度聞名,可惜,最終他們是以法律之名,來保障帝國政權的安穩;這樣的平安建立在操縱掌管之上,是有權勢者的平安,是無權勢者沾不上邊的平安。要保障這樣的平安,政權需要以強力攝服異見,消滅雜音,剷除一切認為可能製造麻煩、騷擾秩序的人,耶穌就是其中的一位。因此,世界的平安是一部分人犧牲了其他人而獲得的平安,而這一部分掌權的人自己卻是惶徨終日,擔心失去權力,所以,世界的平安是虛假的平安。

耶穌所應許的平安,並不是這樣的。他所恩賜的平安,是真正的平安。這種平安不會威脅其他人,犧牲其他人,甚至能夠與苦難並存。耶穌的平安建基於十字架上,因此,他能夠面對世間一切的痛苦。耶穌的平安是一種關係,是與天父的關係。在這關係裏,耶穌深深體會到自己是父所愛的。天父的愛,永恆不變,從不挽回,總不撤銷;有如在一個雷電交加的晚上,小孩子在睡覺中驚醒,發抖惶恐,呼叫:媽媽、爸爸!父母來到床邊,給他安慰,給他說:「不用害怕!爸媽在這裏。」這是什麼意思?雷電繼續在外面肆虐,但是小孩子不再害怕了,因為父母與他同在。耶穌應許的就是這樣的平安,這是他的平安,是他經歷十字架的苦難,仍然不失去的平安。各位兄弟姊妹,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在暴風巨浪之中的平安。

這份平安給我們勇氣,給我們力量。耶穌說,擁有這份平安,我們不會煩亂,不會膽怯;耶穌不是說說而已,他以自己的行動,印證他所說的。在他安慰門徒以後,雖然明知有苦難在前面,他從容的走出晚餐廳,一無所懼,走到將要在哪裏被捕的山園裏,坦然面對要來的一切,沒有逃避,沒有畏縮。當士兵來到山園要捉拿他時,他竟然主動上前對他們說:「我就是」;當在審判時被一個差役無理掌摑時,他毫無懼色的說:「我如果說得不對,你指出哪裏不對,如果對,你為什麼打我?」在耶穌之內,有著一份極深的平安,以致即使處於這樣的困境,他仍然有勇氣,有力量,維護自己的尊嚴,拒絕接受不公不義的對待。那是天主子女的尊嚴,因而也是每一個人的尊嚴,是因為天主的愛而享有的尊嚴,世界上沒有一種權勢可以將它奪去,也沒有一種武力可以將它剷除。按照天主教的社會訓導,所有人權的最終基礎,就是源自這一份人性的尊嚴。這份尊嚴告訴我們,我們不是奴隸,而是天主自由的子女。

的確,耶穌的平安給我們很大的力量,但很奇怪,這是一份被動的平安。耶穌說,他要把這樣的平安「留給」我們,將他的平安「賜給」我們。他沒有說,要我們去爭取,而只要我們接受。耶穌的平安是一份禮物,不是靠人力可以獲得或者成就的,因為它是來自天父無條件的愛。我們唯一所需要做的是相信,相信我們是他可愛的子女,相信在任何環境之中,都是他可愛的子女,都擁有一份無比的尊嚴。這份平安的被動性十分重要,因為我們是人,充滿各種限制,靠我們自己,我們會容易走上極端,或者因為恐懼不安而到做出非理性的事,或者怕到什麼都不敢做。在這些時候,讓我們不要忘記,主耶穌的平安是禮物,只要相信,在任何環境中我們都享有,不會失去。

任何環境,包括順境、逆境,各位兄弟姊妹,我們信仰的標記是十字架,讓我們記得,是十字架!十字架自然有痛苦、有迫害,不過,因著耶穌,十字架是痛苦也是喜樂,是軟弱也是力量,是罪過也是恩寵,是迫害也是煉淨,是死亡也是復活。主耶穌曾說過,作他的門徒,必須背上這樣的十字架,亦步亦趨的跟隨著他;也就是說,在任何環境中,要始終相信,自己是天主所愛的子女,如同耶穌一樣。憑著這份愛情,堅定於不移的平安之中,將苦難化為喜樂,在軟弱中彰顯力量,在失望中永不絕望,能夠穿越苦難,甚至死亡,到達復活、新生。

當然,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各位兄弟姊妹,如果昔日我們曾為在苦難中的兄弟姊妹祈禱,如果今天我們發現自己落在同樣的苦難之中,如果我們有主耶穌的平安,又有什麼值得害怕呢?讓我們感謝天主,因為我們終於能夠偕同我們在苦難中的兄弟姊妹,共負一軛,成為一體。

讓我們祈禱,求主恩賜我們平安,恩賜我們世界所不認識的平安,使我們面對一切,不會煩亂,也不會膽怯,因為已經得著他的平安!

來源: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夏主教分享英文全文】

“Conquer Fear and Know God’s Peace” Pray for Hong Kong, 2020.7.1 at Our Lady of Mount Carmel Church (Hong Kong)

Scripture Reading:

Peace I leave with you; my peace I give to you; not as the world gives do I give to you. Let not your hearts be troubled, neither let them be afraid. (Gospel of John 14:27)

Homily (an excerpt) given by Bishop Joseph Ha, Auxiliary Bishop of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Hong Kong’s national security law came into force overnight (June 30, 2020). Some may say the resumption of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by the PRC simply means raising another national flag. Today, how would we understand the policy of “one country-two systems”, and the promised “fifty years unchanged”? Hong Kong has gone through a difficult path during these recent years: the Umbrella movement, protests against Moral and National Education curriculum, and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 How much trust, strength and serenity remain in our hearts after all these blasts and clashes?

“Peace I leave with you; my peace I give to you”, Jesus promised us. In the farewell discourse at the cenacle, Jesus comforted the disciples by assuring them that He would give peace, a peace different from what “the world gives”.

By the time of Jesus, the Roman Empire was enforcing the “Pax Romana”, “Roman Peace” literally. It was a time of stability and order through the enactment of legislation, a peace enjoyed by the rulers of the Roman Empire, a peace maintained by eliminating voices of dissent. Jesus was one of such voices.

Jesus gives true peace, a peace that never threatens, never robs, but gets along with suffering. The true peace of Jesus is sourced from his crucifixion, thereby He can endure suffering of all kinds. The true peace of Jesus reflects a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God, and embraced by His love. God’s love never fails. He never withdraws His love. His love is eternal. His peace soothes during a thundering night and calms in the raging sea.

True peace gives us courage; true peace gives us strength. “Let not our hearts be troubled”, Jesus assures us. And Jesus demonstrates with examples: When Jesus knew that the Roman soldiers were preparing to arrest Him, he came forward with “I am” (John 18:5). When one of the officials slapped Jesus in the face, Jesus responded with, “If I have spoken wrongly, bear witness to the wrong; but if I have spoken rightly, why do you strike me?” (John 18:23) The real peace in Jesus exemplifies with inner strength and dignity, a dignity instilled with God’s love, a love that no one can rob of Him. The principles of the Church’s social teaching proclaim that human rights are rooted in the inherent dignity of each human person: We are not slaves but children of God. The real peace in Jesus is a gift: Never lose hope.

Jesus’ cross is a sign of the faith of Christians.
Jesus’ cross is a symbol of suffering, yet a symbol of joy;
a symbol of weakness, yet a symbol of strength;
a symbol of sins, yet a symbol of grace;
a symbol of persecution, yet a symbol of purification;
a symbol of death, yet a symbol of resurrection and eternal life.

Jesus said that to be His disciple, we have to take up our cross, to come after Him; with the unwavering faith that we will sustain in His real peace: our sorrows shall be turned into joys; in weaknesses then we are strong; amid all disappointments but never lose hope; and finally overcome death and have eternal life.

It would not be easy, for sure. But then, if we had prayed for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suffered intensely, and today, we find that we may have fallen into the same suffering. While the peace of Jesus dwells in our hearts, why should we fear? Let us give thanks to the Lord! Because finally we could share the same cross in communion with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rist.

May we unite ourselves in prayers, together we shall overcome fear and find peace in our hearts through Jesus Christ our Lord!

來源:沸點

《鹽與光》加拿大電視頻道4月19日起播放中文主日彌撒

疫症下的一份平安…

生活中的一份支持…

信仰上的一份盼望…

主基督是我們的希望!

鹽與光和您在家中與主相遇。

由2020年4月19日(救主慈悲主日)起,逢星期日,鹽與光天主教電視頻道將會播放「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中文主日彌撒」。我們會安排在電視播放直至加拿大取消緊急狀態令。在此,特別鳴謝天主教香港教區及香港教區視聽中心的錄製及提供。

《鹽與光》現在正提供電視免費收看服務至2020年6月30日
之後請按此向您的電視網絡供應商訂閱《鹽與光》頻道繼續收看

收看詳情如下:

時間: 下午1時30分 (東岸) / 上午10時30分 (西岸)

頻道: ROGERS 240 / BELL 654 / TELUS 873 

 

此外,您也可以在網上隨時收看:
點擊收看網上彌撒

請大家繼續為疫情早日消除祈禱,

也為前線的醫護人員及感染疫症的人們祈禱。
沒有您的慷慨捐助,不能成就《鹽與光天主教媒體》的福傳工作。
歡迎您的網上捐款: 一按入立刻捐款
謝謝您!

《愛‧福傳》於羅馬贏得Mirabile Dictu國際天主教電影節獎項

【《愛‧福傳》於羅馬贏得國際天主教電影節獎項】
榮獲第十屆「Mirabile Dictu 國際天主教電影節」福音電影獎
Capax Dei Foundation Award for Evangelization

2019年11月28日(星期四),香港音樂劇電影《愛‧福傳-香港第一位聖人聖福若瑟神父傳》於意大利羅馬舉行的第十屆「Mirabile Dictu 國際天主教電影節」上榮獲福音電影獎。在這個被譽為「天主教奧斯卡」的競賽中,該獎項是頒發給在今年所有決賽電影中最重要的天主教主題,而去年得主為羅馬主場(Rome Reports)製作的《本篤十六世:信守真理》(Benedict XVI, in honor of the truth)。

兩位代表聖言會總會的神父、導演顏麗娜女士和幾位劇組成員參加了在羅馬卡瓦列里‧沃爾多夫‧阿斯托里亞度假酒店舉行的頒獎典禮。顏導演從電影節主席手上接過獎座時說:「感謝天主!」。

《愛‧福傳》代表團向教廷文化部部長拉瓦西樞機、英國影星Rupert Wynne-James、來自世界各國的電影製作人以及各大媒體直接介紹《愛‧福傳》的製作過程及感想,引起他們對華語福傳電影的興趣,成功為中國天主教電影史上做了一次重要的嘗試。

今年超過1,500部作品報名參加,但只有12部作品能進入決賽爭奪「銀魚獎」。《愛‧福傳》獲提名最佳電影,該獎項由奧地利電影《奧圖‧內儒爾神父:黑暗中的希望》獲得。

音樂總監鄭汝森博士(右)和演員黃其幹先生(左)把《愛‧福傳》訊息帶到梵蒂岡 。

按圖觀看得獎作品

【Hong Kong’s musical “St. Joseph Freinademetz” Won Big at Catholic’s Oscar】
The film received Capax Dei Foundation Award for Evangelization
at the 10th Mirabile Dictu International Catholic Film Festival

Hong Kong’s musical film “St. Joseph Freinademetz: The First Saint to Ever Serve in Hong Kong” received the Capax Dei Foundation Award for Evangelization at Mirabile Dictu International Festival, the Catholic equivalent of the Academy Awards, in Rome, Italy on Thursday. This award is for the most significant Catholic subject among all the Films in this year’s final competition. Last year’s recipient of this award was documentary “Benedict XVI, in honor of the truth” by Rome Reports.

Fr. Jude Raymund Festin SVD and Fr. José Nicolás Espinosa SVD, representatives of SVD Curia in Rome, Ms. Lai-Nor Ngan, the musical’s director, and various crew members attended the event held in Rome Cavalieri, A Waldorf Astoria Resort. “Thanks God!” said Director Ngan after she received the “Silver Fish” award from the president of the film festival on the stage.

The film’s delegation was honored to meet Cardinal Gianfranco Ravasi, President of the Pontifical Council for Culture, British Movie Star Rupert Wynne-James, various film producer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l as major media outlets to introduce our film’s objectives. Interest in Chinese, evangelistic films has most certainly increased. The film successfully contributed to the history of Catholic films of China.

The festival received more than 1,500 movies this year, but there were only 12 titles vying for the “Silver Fish,” a sculpture that recalls the first Christian symbol. “St. Joseph Freinademetz” was also nominated for the Best Film, and the award was given to Austria’s “Otto Neururer, Hope Through Darkness.”

來源:《愛‧福傳-香港第一位聖人聖福若瑟神父傳》音樂劇主辨單位

圖片:facebook.com/sjf.musical

相關文章:

《愛‧福傳-香港第一位聖人聖福若瑟神父傳》舞台劇監製感想分享

湯漢樞機籲請各方為香港的和平努力

2019年11月25日下午,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在東京參與教宗方濟各主持的彌撒聖祭,梵蒂岡新聞網在彌撒開始前特別採訪了他。

湯樞機表示:「按照天主教社會訓導,如”DOCAT”,和平永遠來自於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内在的和平是最重要的。我們藉由祈禱來培育自己,之後為和平作見證,或透過我們的言行影響他人,為使和平得以傳遞開來。最後,那些在衝突中的人應該坐下來彼此交談。最終,我們可以實現修和,為使我們能夠實踐上主所要求我們的,即彼此相愛並寬恕他人的冒犯,這就是和平的果實。」

英語原文:

“Following the Social teaching of the Church, peace always comes from our Lord Jesus Christ, and peace should be internal first. We cultivate ourselves with our prayer, and then we witness peace, or we can be a peacemaker through our speech or through our behavior to influence others so that peace can be spread out. And then finally, those people in conflict should sit down and talk to each other. Finally we can achieve reconciliation so that we can implement what the Lord asks us to do: to love each other and to forgive other people’s offenses. So that is the result of peace.”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湯漢樞機呼籲香港政府應真正聆聽迷茫失望青年的心聲

湯漢樞機英語訪問內容:

儘管香港政府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香港社會緊張的局勢依然居高不下。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接受梵蒂岡新聞網的專訪,籲請香港市民懷著希望,避免暴力,努力重建和諧;同時,政府當局也應真正聆聽迷茫失望青年的心聲。

對於當前動蕩不安的局勢,湯漢樞機表示憂傷,並提出三點呼籲。

一、香港市民要懷著希望

樞機首先敦促民衆不要喪失希望,他說:「雖然對於今天發生的一切事似乎無法以常理來解釋,但是我信賴天主必會陪伴我們面對這些艱難的時刻。」關於許多教友問樞機除了祈禱還能做些什麽,他解釋說:「祈禱並非為了改變他人,而是能轉化我們的心,使我們能懷著希望面對危機。」在合理的訴求無法獲得接納時,樞機也鼓勵民衆切莫絕望,說:「因為絕望讓人無法看到未來,它會耗盡我們的生命。」

二、避免暴力

樞機提到的第二點是憤怒不平會引發仇恨,而人們分辨是非的能力及人性的美善會因此而喪失,隨而衍生暴力。樞機深信「以暴易暴,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只會招來更大的危機和傷害。」對此,樞機提及印度的甘地和南非的曼德拉,「他們因堅持以和平的方式反抗暴政,贏得全世界的稱譽」。

三、努力重建和諧

樞機的第三點呼籲是在差異中尋求和諧。樞機引用中國的古語:「『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表示這與基督信仰的價值相吻合,大家該當憑著良知彼此尊重,這也是香港過去幾年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為重建和諧,需要一個真誠回應民意的良策,首要的任務是政府與人民重建互信,使社會珍貴的和諧再次重現。」

樞機最後向社會的每個領域喊話,表示:「責任落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我們應該協助焦慮不安的年輕一代走出迷茫和失望的困境。政府當局也該當負起責任協助青年,並真正聆聽香港人民的心聲。此外,執法者也必須在他們的權限内以良知執法和守法,如此才能重建民衆對他們的信任和尊敬。」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曠野中的希望」祈禱會-張心銳神父分享

祈禱會全片:

香港時間2019年8月18日(主日),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及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聯合舉辦了「曠野中的希望」祈禱會。活動在當天下午2時於維多利亞公園音樂亭舉行,大會指出:「過去兩個月,香港人就像當年的以色列民一樣,為了自由人權,在曠野中艱苦前行。作為基督徒,我們在困苦中仍然懷著信德,深信無限仁慈的天主,必會引領我們,平安抵達那應許之地。」

讀經:申命紀1:29-31

梅瑟對人民說:「不要畏懼,不要害怕。因為上主你們的天主,走在你們前面,他必為你們作戰,正如他在埃及在你們眼前,為你們所做的一樣;並且在曠野裏,你也看出上主你的天主在你所走的長途中,攜帶你們,如同人攜帶自己的兒子一樣,直到你們來到這地方。」

當天也有神職人員與參加者同行,以下是慈幼會士張心銳神父的分享全文:

我們剛才聆聽的讀經,提醒我們天主永遠與我們一起,我們抱著希望去到天主預許的地方,就算有幾艱難,我們也不會輕易放棄。

我們要記住這個運動,不是追求一時三刻的勝利,而是一個長久的戰爭,就算政府不聆聽我們的訴求,我們亦需要在堂區、社區工作,朋友和家人,因為這些地方,才是我們長久真正的戰場。我們每人都有責任,讓大家醒覺。

我們面對這兩個多月的流血,示威者所受到的暴力對侍被捕,由6月開始警察濫用武力鎮壓,警方使用武力都違反安全守則及國際人權標準。7月21日警方縱容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市民、街坊、甚至路過的市民都受到催淚彈的攻擊,甚至被警察無理的拘捕。政府包庇警察,散播假新聞。現在,政府更利用抹黑、政治宣傳,甚至,每日的電視,記者會利用謊言,向市民洗腦,難道我們仍然願意受這些以圖假借「正義」之名的統戰工具所控制?難道我們沒有感覺?親愛的兄弟姊妹,我們的道德良知在哪裏呢?教會應該如何在道德判斷上給予應有的方向?今天,我們不單因為政治立場,而是面對一班被政府和警察不平等和無理的對待、拘捕,甚至律政司直接干預檢控小組,製造白色恐佈。我們作為基督徒,是否選擇平時滿口仁義,到世界需要的時候,我們收聲?

我們今天不只是祈禱,而是告訴政府,如果仍然堅持這種做法是不正確的。天主創造我們,是給予我們尊嚴和自由。正如舊約中,艾斯德爾的養父摩爾德開這樣向上主哀求說:「上主,全能的君王,萬事都屬你權下,若你願意拯救以色列,誰也不能反抗。上主,你知道我不叩拜蠻橫的哈曼並不是出於傲慢、自大。我這樣做是不願將人的光榮,置諸天主的光榮之上。上主,除了你以外,我決不叩拜任何人。」我們堅強維護的是人的尊嚴,天主子女的尊嚴!讓我們像艾斯德爾一樣,向天主祈禱說:「我的上主,只有你是我們的君王,求你援助我這孤苦無靠的人!除你以外,我沒有別的救援。」

我們不應受到政權無理的管制和打壓。我們今天還要保護我們的青年,保護我們的香港,保護我們的社會,保護受不公義審判的耶穌,使他不再受邪惡的審判。

1989年天安門六四殺害多名青年,今時今日的香港仍然會發生。所以我們會克制,我們不會為這個不公義的政權白白犧牲生命,青年人的抗爭運動,我們作為香港市民看不見他們使用真正的暴力,相反警察的暴力十分明顯。二百萬人上街要求撤回送中條例,中央不但沒有聆聽我們和青年人的呼聲,既然中央政府不聆聽,我們為何要責怪青年人。

求主祝福我們、青年人和香港。我們現在不是保護的戰爭,而是道德的戰爭,我們以和平,智慧和聰敏,讓大家醒覺,讓教會和天主子民醒覺,士氣高昂地走出來。

來源: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鹽+光今日焦點 2019年7月4日 阿根廷一堂區教友打開教堂大門時遭歹徒槍殺

是日教會焦點:

-湯漢樞機呼籲香港政府與青年對話並聽取訴求

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呼籲香港政府與青年對話並聽取訴求,湯樞機表示十分擔心青年因在香港所發生的事件而陷於迷惘,甚至絕望。他呼籲社福界繼續在社群中發揮其紓緩角色,使迷惘者再找到生命的意義。香港教區將盡棉力,支持社福界提供的服務。詳盡內容

-利比亞一所移民和難民收容中心遭到轟炸至少40人死亡

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附近的移民和難民收容中心遭到轟炸,至少40人死亡,35人受傷。意大利主教團移民事務委員會主席迪托拉主教指出這是一種該受譴責和沒有人性的行為。詳盡內容

-阿根廷一堂區教友打開教堂大門時遭歹徒槍殺

阿根廷莫龍教區主教發表聲明,沉痛哀悼日前被殺的八十歲聖莫尼加堂的教友恩內斯特‧卡瓦扎。該名教友在六月三十日主日,正在打開教堂大門時突然遭到企圖盜竊聖堂財物的三名歹徒的襲擊。恩內斯特作出了反抗,歹徒向他開槍射殺。教友們立即將恩內斯特送往當地醫院搶救,不幸的時,他在手術中停止了呼吸。

湯漢樞機譴責暴力及請求信友為香港祈禱

CNS photo/Tyrone Siu, Reuters

隨著香港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行動加劇緊張,湯漢樞機請求天主教徒為這城市的情況祈禱,並呼籲政府和抗議人士之間要互相尊重和對話。

本週,在香港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動」,當時示威者包圍政府總部,以阻止立法會就關於修訂引渡條例的二讀辯論。

香港警方在星期三(6月12日)更向抗議人士發射150枚催淚彈、橡膠子彈,以及約20顆布袋彈。一共有81人受傷入院,包括57男、24女,年齡介乎15至66歲,其中包括21名警察。

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在週四接受梵蒂岡新聞網英語訪問時表示,暴力行為不應成為公民訴求的一部分。

他指出,「如果人們使用暴力,這些行為應該受到譴責。」

本週,湯漢樞機率領香港六大宗教領袖訪問團到訪梵蒂岡。他也提及香港六宗教領袖已就這情況作出討論,並發表了聯合呼籲。

呼籲互相尊重

湯漢樞機說,「首先,他們呼籲尊重個人自由。 如果抗議人士走出去表達他們的意見,他們應該受到尊重。」

其次,香港的宗教領袖遠離了在城市爆發的暴力。

樞機表示就他的個人意見是應該譴責暴力。

但他說,這個香港六大宗教領袖訪問團同意有必要反對暴力態度,包括「傷害他人,使用暴力,向警方投擲石塊」。

湯樞機請求香港人要「努力維護社會的穩定和秩序」。

第三,跨宗教團體 – 天主教,基督教,孔教,道教,佛教和伊斯蘭教的宗教間團體要求香港政府和抗議者坐下來談論這個問題「以便通過對話,我們去努力達成共識」。

穩定與和平

湯樞機說,目標是幫助香港「穩定」,讓人民「享受和平與安寧」。

湯漢樞機最後請求所有天主教徒為香港的局勢祈禱。

英語原文及湯漢樞機錄音訪問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編譯: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六宗教領袖座談會至誠呼籲

近日,香港社會因由政府提出,並交立法會討論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激烈爭議,香港宗教界深表關注,我們謹此向廣大市民發出至誠呼籲:

-市民大眾在合法情況下舉行遊行集會,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權利,應予以尊重。

-宗教教義均導人為善,主張不同意見人士和諧共融,理性地討論修例議題。我們呼籲特區政府和市民大眾以克制、和平的方式尋求解决之道。

-修訂「逃犯條例」發展至今,社會出現重大分歧,祈盼政府與市民大眾在不同的意見當中求同存異,以真誠態度溝通,相互理解,達致共識。

香港六宗教領袖座談會
香港佛教聯合會
天主教香港教區
孔教學院
中華回教博愛社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
香港道教聯合會 聯啟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

談說天地:閻德龍神父(香港明愛行政總裁)

主持人梁樂彥Rodney請來香港明愛行政總裁閻德龍神父講述他在香港明愛的主要工作及分享明愛專上學院升格為香港第一間天主教大學的過程,而我們又怎樣去為幫助這項牧民的工程。

閻德龍神父: 「不是只是興建一所大學那麼簡單,是一個願景和去為這個社會去做一些事情,為現時的青年人提供一個平台……施恩莫望報,我們不希望他回報我們,而是他會用同樣的經驗去幫助那些與他有類同經驗的人,回饋社會。」

香港明愛網上捐款-籌建天主教大學

鹽與光專訪: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向教宗述職後感

【鹽與光電視訊】2018年6月23日,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輔理主教夏志誠和澳門教區主教李斌生在梵蒂岡向教宗方濟各述職。

按照天主教法典399條第1 項指出:

教區主教每五年應依宗座所定之格式和時間,將委託於自己之教區狀況向教宗報告。

兩地教區主教上一次的述職是在2008年。5年之後,2013年,因為教宗本篤十六世宣布辭職,隨即進行樞密會議選舉教宗等事宜,所以港澳教區主教無法如期進行述職。

就有關港澳教區主教與教宗方濟各的會面時有議題及內容,在他們述職後,本台《鹽與光》在2018年6月25日訪問了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

鹽與光:與教宗方濟各的會面了多少時間? 有什麼議題?

夏主教:與教宗方濟各的會面時間大約接近一個半小時,時間較我們想像中長。教宗有問及兩個教區的現況、福傳情況、牧民情況,他也特別關心聖召、青年,也提及到同內地教會有關教廷的做法。此外,教宗也很想了解香港和澳門教區如何協助內地教會培育方面的發展。

鹽與光:教宗對香港和澳門教區有何關注,是那一方面牧靈層面的關顧?

夏主教:正如剛才所說,教宗希望了解多些關於修院的情況。對於青年牧民,想知道教會如何回應香港青年所面對的處境。他也提及到來屆的世界主教會議,他自己的一些心願。對於家庭和婚姻,他也分享了對於今天社會人與人不重視婚姻,家庭受到衝擊的看法,也問到香港及澳門在這方面情況如何。聖職人員的持續培育,他都相當重視。

鹽與光:有關中梵關係,您認為教宗對中國教會的理解程度有多少? 他有何看法?

夏主教:的而且確,教宗在這方面是十分關心的。我會覺得他很理解中國教會和他也設法理解中國人的談判模式、思考模式。因為他牧民的心,所以他也很大的容忍,很大的耐力。事實上,他對中國教會那份談判的態度,在早前《路透社》有一個訪問,如果您在網上閱讀了,根本和那個訪問一樣,他是沒有什麼隱瞞的,他真的願意去交談,希望能夠為中國教友可以獲得一個更好的牧民環境,一個生活信仰的環境。這個是我與他傾談之中的體會。

鹽與光:教宗有否論及與中國對話有何底線?

夏主教:教宗沒有論及底線。不過我認為在我們教會傾談之中,這樣的一個環境下,很明顯是不會相反我們的信仰,加上教會是從宗徒傳下來的,這些也是底線,要與普世教會共融。這些都不是教宗所親述的。

鹽與光:送了什麼禮物給教宗? 有何意義?

夏主教:香港教區送了兩樣禮物。第一件是一套關於香港教區早期修會開教時候,不同修會在教區服務的歷史,修會的歷史,是跟香港教會有關的。這是一套書,還有一隻瓷碟,是由明愛核下一間學校的伊斯蘭教的學生為教宗所繪畫的。碟上畫上圖案花紋,有明愛的標誌,願意表達出有幾個意思:跨宗教、也有對邊緣人士的關顧、以及香港教區明愛也是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服務的範圍,所以送了兩樣禮物。

鹽與光: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主要討論什麼題目?

夏主教:主要都是說中梵的談判,因為他們是負責這方面事情的。

鹽與光:可否讓我們了解多些帕羅林樞機在中梵關係上的角色? 有否提到進展的情況?

夏主教:在我們的談話當中,他沒有說明自己的角色,但是事實上公開的是國務院就是梵蒂岡作為一個國家層面的一個外交官,所以他一定在這談判中有重要的角色,他和教宗的看法是一致的。他們是負責談判的,他們不是要怎樣去做栽培教友工作,栽培交友工作應該是我們(主教)去做的,但是在今次傾談中沒有特別提過我們要做些什麼。不過我們了解多些他們關心的是什麼,但是有什麼最新的消息,我就沒有聽到了。我想在《路透社》中的訪問有很多很實在的資料。

鹽與光:身為華人天主教徒,我們應如何看待中梵關係?我們應該要做什麼?

夏主教:首先我們要與教宗一起,因為這樣才是天主教。您可以簡單地說,無論教宗做什麼決定,我們都要相信他,此乃第一。因為這個是我們信仰的一部份,在伯多祿傳下來的磐石上,主耶穌建立了衪的教會,離開了教宗就沒有教會,所以這個行動、談判,將來會有什麼發展,甚至乎建交,主要是教宗認可的,我們都應該要支持。

另外,多些從牧民的角度,而不是從政治的角度去看事件。其實,教會要做這個談判的過程都是希望國內的兄弟姊妹可以有一個更加好的環境去生活信仰。當然,現在是相當困難,相當狹窄的空間,但是希望藉着談判,能夠找到多一點的空間,是這樣的意思,所以教會才去談判。如果不是,其實有什麼利益?為教宗或者為樞機或者為主教們,有什麼益處呢?為個人完全無益的,反之還會給人責罵。有什麼意義呢?沒有什麼意義。但是除了真的是為了牧民,希望福音能夠傳播在中華大地。

此外,我相信作為平信徒,都應該多些了解教會在中國內地在歷史上的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例如建立談判等等的事情。甚至乎,可以看看法國,法國政府曾經也類似想成立一些愛國會的組織,當時教會有怎樣面對呢?很多看起來看似屈辱,事實上教會願意承擔,就是為了有一個空間可以在生活信仰傳揚福音。教會對現世不要什麼光榮,也不怕受什麼屈辱,如果是能夠傳揚福音的話,如果能夠生活信仰的話,這個是我們要堅信和肯定的。

鹽與光:您同教宗是否首次這樣交談, 有何感受? 在這個耶穌會會士身上看到方濟精神?

夏主教:的而且確,這是第一次這樣坐下來大家一起傾談。當時我沒有想過什麼,或者到現在我也沒有想過我是方濟會士,他是耶穌會士。不過在與他的交談當中,非常感受到他那份的牧者心腸。他考慮多方面,很細心,也很謙卑,很開放,願意邀請我們有什麼批評他的,批評教廷的,他都願意我們開門見山。他也掌握到究竟發生的是什麼事情,他有他自己的立場及看法。我覺得他的立場是很堅定的,不過是溫和的,溫和而堅定,也是很清晰的,但也給予人空間的。是否很像方濟一樣?我想他也很有方濟精神,很親民、親切,也很有信德,相信天主掌管一切,但是我們都要在乎自己也要努力去回應天主的召請。我覺得是一個很有信德的人,一個非常生活信仰的人,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同時,也很慶幸能夠有這樣的人成為教宗。

圖片:Vatican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