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與教廷第二場默想:濟貧和祈禱缺一不可

教宗方濟各與教廷各部門神長們於3月6日下午在羅馬附近的阿里恰小鎮進行四旬期避靜的第二場默想,反省了《瑪竇福音》記述的「耶穌臨別贈言及受難史的開端」。帶領默想的方濟各會會士米凱利尼(Giulio Michelini)神父強調,濟貧和祈禱缺一不可。

耶穌預言自己要被解送,被釘在十字架上後,遂「緘默不語」。米凱利尼神父以聖史瑪竇記述的受難史為基礎,談論耶穌在敵人面前的沉默。神父表示,言語有時毫無用處;比方說,對話者可能互相敵對,或者權力使人噤若寒蟬。亞西西的聖方濟各也建議他的會士們與非信友們相處的兩種方法:

一是盡量宣講福音;

二是以他們活潑而簡樸的臨在作出見證。

米凱利尼神父指出,言語有時甚至會帶來傷害,誠如猶太經師巴爾‧謝姆‧托夫(Baal Shem Tov)所言:「經師或祈禱者倘若僅以唇舌發出聲音,心靈卻不轉向高天,他的言語就無法上達天庭,只填滿房屋,從東牆到西牆,從地板到天花板。」

因此,耶穌面對那些認為祂是個瀆神者,想要摧毀祂的人,便選擇沉默以對。當耶穌高呼一聲,結束祂在塵世的生命,被長槍刺穿肋旁時,祂才打破沉默。

米凱利尼神父解釋道,沉默具有不同的類型:既有滿心怨恨,密謀報復的沉默,也有伊利‧威塞爾(Elie Wiesel)所說的「從不援助受害者」的沉默。耶穌受難時的沉默則是手無寸鐵的沉默,無力而從容。除了耶穌的沉默以外,「最熾熱的沉默是天主的沉默」,耶穌將自己託付於天父的沉默。

這位方濟各會會士勉勵在座人士反省,自己的沉默屬於哪種類型。他說:「當我想到耶穌的沉默時,我首先自問:我是否只靠言語通傳信仰,或者我也以生活見證傳揚福音?我接著自問:我的沉默屬於哪種類型?我在履行教會職務時,是否在不該沉默的時刻緘默不語,難辭其咎?」

《瑪竇福音》耶穌受難史中的要角有蓋法、司祭長和民間長老。他們議決要捉拿耶穌,但不可在慶節期內,免得民間發生暴動(26:3-5)。米凱利尼神父表示,這不是責難猶太人,因為這種宗教階級觀可能出現在各種形式的人類體制當中;這是一種自以為在事奉天主,卻失去正確展望的態度。

這段經文揭示耶穌和大司祭兩種截然不同的邏輯:耶穌是個準備慶祝逾越節的普通猶太人;而大司祭們卻預謀殺害無辜者,只關心慶節表面上的進展。因此,米凱利尼神父鼓勵眾人自問,是否自己為了維護顏面和制度而妥協,罔顧人的權利,成了「宗教事務的專業人士」。

福音隨後提及,一名婦人在伯達尼替耶穌的頭部塗抹珍貴的香液。四部福音書都記載了這個事跡,內容大同小異。耶穌為這婦人辯解說,她似乎是唯一預知耶穌苦難的人,因而作出如此富含象徵意義的舉動。塗抹香液可以解讀為君王的受傅或是葬禮的傅油。耶穌讚許這婦人的舉動,阻止門徒們繼續議論是否該以那購買昂貴香液的錢用來濟貧,因為當下是服事耶穌的時刻。

米凱利尼神父於是提起許多窮人,諸如無法參與禮儀的年長者和病患,以及敲響我們的大門,只求我們予以傾聽的人。「此外,還有很多沒有勇氣敲響我們大門的人,我們必須走向他們。我們如果誠懇地反躬自省,我們便不得不承認我們也身處窮人的行列:追根究底,每個人對他人而言都是窮人。耶穌表明,祂的使命並不止於祂在歷史中的生命,卻因信友團體對所有窮人的服務而不斷延續」。

米凱利尼神父最後總結道,我們必須愛天主也愛近人,常常自問:「我是否只選擇我最感興趣,或是最容易的一部分?換句話說,我是否僅透過禮儀和祈禱替耶穌的雙腳塗抹香液,卻忽視窮人;抑或是,我只服務窮人,卻遺忘祈禱,沒有歸光榮於天主?我是否同時愛天主也愛近人?」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首場四旬期避靜默想:我們要謙卑地彼此聆聽

2017年3月6日上午,教宗和教廷各部門神長們在首場默想中反省「伯多祿的宣認和耶穌朝向耶路撒冷的行程」(瑪16:13-24)。

米凱利尼神父的默想從每個人作出選擇的準則說起。他說,耶穌藉著祈禱作出自己的選擇,而不是像普魯塔克(Plutarchus)筆下的亞歷山大(Alessandro Magno)大帝那樣,依靠的是夢境或巫師。神父於是邀請在座的每個人詢問自己在一生中如何作出重大的決定。

「我依據什麽準則來進行分辨呢?我在作決定時是否衝動,隨從自己的習慣,將我自己和我個人利益放在天主國度和他人之上?或者,我願意聆聽天主的聲音,天主以極其謙卑的方式説話的聲音?」

神父接著把他的默想反省鎖定在伯多祿和經師傳統上。伯多祿憑藉啟示宣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由此可見,天父不僅藉著聖子發言,也經由伯多祿對聖子耶穌説了話。耶穌逐步揭示了自己的聖召,又在別人的請求下施展作為。納匝肋人耶穌在生活中常向相遇開放,這對他的使命產生了影響。

先知說預言的時代結束後,猶太傳統認為天主仍繼續以極其謙卑的方式説話,例如透過兒童和群眾的聲音説話。厄里亞先知就曾在曷勒布山上聽到天主在輕微細弱的風聲中對他説話(列上19:12)。

神父再次邀請在座人士進行反省。

他說:「耶穌在人性上和亞西西聖方濟各都懂得天主也向門徒,而且藉著最卑微的門徒啟示了自己。那麽,我們是否具有聆聽伯多祿的謙卑態度呢?我們是否具有彼此聆聽的態度,謹防自己的偏見,留意聆聽天主可能經由他人微弱的聲音而向我們說話呢?或者我們只是留意自己對他人説話的聲音?」

關於耶穌朝向耶路撒冷的行程,米凱利尼神父闡明,一些學者認為耶穌知道將要臨於祂身上的事。《瑪竇福音》提到耶穌「退避」到荒野地方。在古希臘文中,「退避」一詞表明軍隊面臨失敗或危險時的撤退行動。

耶穌聽聞洗者若翰被逮捕,以及知道法利塞人要謀害祂之後,似乎也退避,但祂這是策略性的退避,而非停滯不前。耶穌在退避之後卻作出具體行動:宣講天國和治癒病人。因此,耶穌的退避是為了繼續履行使命,總是承擔起新的責任,直到抵達耶路撒冷。

米凱利尼神父反省的最後一個内容是關於「我自己的策略性退避」。

「我要問問自己,我是否願意跟隨耶穌一直走到底,明知這會讓我背起十字架,正如西滿作出宣認後,耶穌立即對他和對門徒們所說的話:『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瑪16:24)。」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和教廷各部門神長們正在舉行四旬期避靜

教宗方濟各和教廷各部門神長們於3月5日下午至10日在羅馬附近的阿里恰小鎮舉行四旬期避靜。本次避靜由方濟各小兄弟會會士朱利奧‧米凱利尼(Giulio Michelini)神父帶領,默想主題為:「瑪竇福音記述的耶穌受難、死亡與復活」。

米凱利尼神父是亞西西神學院的教授,現年53歲,他計劃在避靜中通過默想瑪竇福音的相關章節,學會與耶穌同在。本次避靜共有九場默想。第一場默想將從伯多祿宣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開始;然後是耶穌預言上耶穌撒冷過逾越節、最後晚餐、在革責瑪尼山園祈禱、猶達斯出賣耶穌、在總督面前受審和耶穌的死亡與復活。

米凱利尼神父將在其中一場默想對比拉多的妻子試圖以自己的夢說服丈夫釋放耶穌展開省思,在這方面他得到了一對夫妻的協助。此外,有一位嘉辣會的修女也將幫助米凱利尼神父省思伯達尼的瑪利亞把一瓶貴重的香液倒在耶穌的頭上的事跡。門徒們見狀,非常不滿,認為這瓶香液原可賣得許多錢,用以施捨窮人。耶穌卻回答他們說:「你們常有窮人同你們在一起,至於我,你們卻不常有」。

米凱利尼神父表示,避靜非常重要,尤其是在現代緊張忙碌的生活中。我們有需要稍停下來,自我檢討一番,好能明白我們是否真的正在與耶穌同行。

按照慣例,教宗在避靜期間將暫停所有接見活動,包括週三公開接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四旬期避靜:默想瑪竇記述的耶穌受難、死亡與復活

教宗方濟各將於2017年3月5日至10日在羅馬附近的阿里恰(Ariccia)小鎮與聖座各部門的神長們舉行四旬期避靜。方濟各小兄弟會會士朱利奧‧米凱利尼(Giulio Michelini)神父應邀帶領這次避靜,默想「瑪竇記述的耶穌受難、死亡與復活」。

米凱利尼神父是亞西西神學院《新約》釋經學教授,專門研究《瑪竇福音》,尤其是耶穌受難史。神父接受教宗的邀請後,2月23日在《羅馬觀察報》的訪談中,説明他為何選擇耶穌受難作為這次避靜默想的主題。

朱利奧‧米凱利尼神父:「四旬期的開端已經把我們引向聖週,我們慶祝基督奧跡的核心,即耶穌受難、死亡與復活。這是其中一個理由。另外,我的培育、工作和深入研究都是關於瑪竇記述的耶穌受難史。我下了很大功夫研究這個主題,願意對此作一些有益的分享。」

談到這次默想主題的現實意義,米凱利尼神父表示將對比拉多的夫人展開反省,在這方面他得到了一對夫妻的協助,因此會加入關於家庭的課題。

「我也會談到窮人,因為耶穌在伯達尼被塗抹香液後,對門徒們的疑惑回答說:『你們常有窮人同你們在一起』(瑪26:11);我也會談到處於苦難中的人,他們如同耶穌在革責瑪尼山園那樣:那裡聚集了所有正在經受考驗的人,他們就像耶穌那樣在順從天主的旨意時偶爾會感到吃力。」

在默想取材方面,米凱利尼神父稱他的選擇將不局限於福音主題。

「我將談到卡雷爾(Emmanuel Carrère)的《天國》、奧玆(Amos Oz)的《猶達斯》,以及卡夫卡(Franz Kafka)的《變形》,透過這些作品來默想耶穌的復活。此外,斯蒂倫(William Styron)的《蘇菲的抉擇》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我將用它來論述耶穌和巴辣巴。」

在教會歷史上,教宗方濟各是擇取「方濟各」為牧職名號的首位教宗。關於教宗的這項選擇,米凱利尼神父談到他的感想說:「我立即直覺到這是跟隨伯多祿行走的一個特徵,這位教宗不僅以訓導,也藉著行動來宣講基督,效法亞西西聖方濟各的生活風範。我們方濟各會士都對教宗的這項選擇引以為榮,而且明白這是今日教會的一個機遇。換句話說,就是要像耶穌和聖方濟各那樣宣講福音,與人群打成一片。」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府將臨期默想:「飲用、節制和聖神的陶醉」(三)

2016年12月16日上午,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Raniero Cantalamessa)在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帶領聖座人員進行今年將臨期的第三次默想,教宗方濟各也在場出席。當天神父談到「聖神清醒的陶醉」,強調聖神降臨不是一項封閉的活動,而是教會時常保持開放的機會。

真福保祿六世教宗1975年在天主教神恩復興運動第一屆世界大會中表示,這是「教會的一次機遇」,他把這項教會運動的格言歸結為聖盎博羅削(Sant’Ambrogio)的一句話:「我們開懷清醒暢飲聖神的富饒。」

坎塔拉梅薩神父表明:「聖神的富饒在原本應該是聖神的陶醉,後來人們覺得這樣的表達太過放肆而改為聖神的富饒。關於『清醒的陶醉』這個主題,教父們從類比和對比的方式討論了物質的醉和精神的醉。」

「相似之處在於這兩種醉都能使人愉悅,忘記焦慮,獲得解脫。不同之處在於物質的醉,例如:酒精、毒品、性和成就所引起的醉,使人躊躇和不安;而精神的醉則使人堅定地向善。耶路撒冷的聖奇利祿曾寫道,那些譏笑宗徒們在五旬節喝醉酒的人不無道理,他們只是錯在把這種醉歸因於普通的酒,而不是那由『真正的生命』所釀制的『新酒』,即基督。」

我們該如何把「聖神清醒的陶醉」重新置於目前的歷史和教會狀況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答道:「過去,我們常常被教導要從清醒進入陶醉的境界。換言之,要努力達致精神上的陶醉或熱忱,認為人可以通過清醒,即禁止肉體的欲望,捨棄世俗和自己,也就是節制,就能進入了淨化和透徹的精神生活。人的心靈將以這種苦修的方式擺脫自然的習慣,準備好與天主結合,傳播祂的恩寵。」

教宗府講道神師繼續說:「我們繼承的靈修思想認為人必須走不斷完善自己的道路,但我們很可能會因此而把重心從恩寵轉移到人的力量。實際上,《新約聖經》表明了二者的循環關係:節制是走向神聖之醉的必要條件,神聖之醉是實踐節制的必要條件。」

「這第二條路,從陶醉到清醒的路,正是耶穌要求祂的門徒走的路。門徒們雖然擁有耶穌這位老師和靈修導師,但他們在五旬節前始終無法實踐任何福音精神。直到在五旬節他們接受聖神的洗禮後,我們才看到了他們的改觀,他們才有能力為基督忍受一切窘況,最終為祂殉道。聖神是他們熱忱的緣由,而不是其效果。」

我們需要「聖神清醒的陶醉」,比教父們更需要。但我們從哪裡獲得聖神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說:「除了傳統的場所—聖體聖事和《聖經》之外,我們順著聖盎博羅削的目光,看到了宗徒們早在五旬節那天就已體驗的第三種可能性。聖盎博羅削說:『還有另外一種陶醉是具有滲透力的神聖之雨所引起的』。」

坎塔拉梅薩神父列舉了神恩復興運動所使用的「神聖洗禮」的儀式,一種更新基督徒生命的恩寵經驗。坎塔拉梅薩神父也強調,但這不是唯一體驗五旬節恩寵的方式,許許多多基督徒通過一次避靜、一次會晤、一次讀經也得到了類似的經驗。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最後引用真福保祿六世的話:「教會需要永恆的五旬節;教會需要心中之火,口中之言,目中之先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帶領司鐸禧年活動首場避靜默想:從距離到宴席

Pope

教宗方濟各6月2日上午10點在聖若望拉特朗大殿帶領參加司鐸禧年活動的與會者作首場避靜默想,主題為「從距離到宴席」。教宗指出,天主的慈悲拉近我們與祂的距離,帶領我們進入祂的宴席。我們雖為自己的卑微感到羞恥,卻享有天主所賜的尊嚴。

教宗從福音中慈悲父親的比喻展開這次默想的內容(路十五11-31)。這位父親的小兒子在遠方把財產揮霍盡了,只好靠放豬維生。他自私自利,為所欲為,但他不只沒有尋獲自由,反而淪落為奴隸,因此開始思念故鄉。當這小兒子回到故鄉時,他的父親對他又親又抱,直接拿宴會的禮服給他穿上,不在乎他全身骯髒。教宗稱,「這就是帶著羞恥的尊嚴」。

教宗由此闡述「尊嚴和羞恥」這兩個極端。「在尊嚴和羞恥並存的地方,我們可以感受到我們天父的心跳」。慈悲有如鮮血那樣由天父的心中流出。「天父走出來尋找我們這些罪人,吸引我們到祂身邊,淨化我們,更新我們,並再次派遣我們到所有邊緣之地,把慈悲帶給眾人」。

上主不只淨化我們,更與我們相遇,賜給我們尊嚴。教宗以西滿伯多祿為例,闡述在牧職中尊嚴和羞恥的健康張力。西滿是個普通人,有自己的矛盾和軟弱,耶穌給他起名為伯多祿,使他成了磐石,掌握天國的鑰匙,領導其他人。耶穌剛誇獎了伯多祿的信德宣認來自天父,伯多祿卻要求耶穌遠離十字架,因而立即又受到耶穌的嚴厲斥責。伯多祿始終面對這兩個極端。

教宗表示,我們極度羞恥的卑微和至高的尊嚴同時存在。「當天主子民親吻我們的手,尊敬我們,而我們卻看到自己最深處的卑微時,我們作何感想?矛盾總是存在。我們必須置身於此,置身於我們極度羞恥的卑微和至高的尊嚴同時並存的空間內。骯髒、不潔、狹隘、虛榮、自私,虛榮是我們司鐸的罪,但我們同時被洗淨雙腳,被召叫和揀選去分派增加了的餅,受到子民的祝福、愛戴和照顧。唯有慈悲能使人承受那樣的處境」。

卑微與尊嚴之間的張力為何結實累累呢?教宗解釋道:「因為這張力的維繫源自於自由的決定。上主雖然在一切事上助佑我們,但祂施展作為時,主要還是尊重我們的自由。慈悲便是關乎自由的問題。」慈悲是一種觸動內心的情感,「當一個人體驗到慈悲時,便由直覺明白了許多事。舉例而言,我們明白別人處在絕境,他的遭遇並非出於他的罪過;我們也明白別人與自己一樣,因而能夠設身處地為人著想。我們最終會堅信,需要無盡的慈悲,如同基督聖心的慈悲,才能賠補人生中的許多罪和苦難。慈悲若是低於那層次,便無濟於事」。

慈悲會弄髒手,帶來危險;慈悲涉及的是人,而非案件。教宗告誡司鐸說:「我們要小心我們的措辭。有時我們會不經意地脫口說出:『我碰到一個案件。』請等一下,你最好說:『我碰到一個人。』『我碰到一個案件』的措辭太過教權主義。這種措辭貶低天主聖愛的具體程度,將人貶低為一個『案件』,並會使人置身事外,不弄髒手,作出一種乾淨、優雅,又沒有危險的牧靈工作。」

慈悲賜予尊嚴。天父要擺設宴席,把祂子女所喪失的尊嚴一次而全部地歸還。這讓人能以新的視野展望未來。教宗強調,「慈悲並不忽視罪所造成的客觀傷害,而是消除它對未來的影響力。這就是慈悲的力量。慈悲是生命的正確態度,相反於罪所帶來的死亡苦果。因此,慈悲顯然絕非天真爛漫,絕不忽視罪惡;慈悲考慮的是生命多麼短暫,以及仍有善事有待完成」。

教宗鼓勵眾人「全然寬恕,好使別人也能向前展望,不浪費時間內疚自責、自我感傷和惋惜所失去的一切。當我們開始照顧他人,也要省察自己的良知。一個人幫助別人越多,就越能補償他所犯下的錯誤。慈悲總是充滿希望,它是希望之母」。

圖/文: 梵蒂岡電台

教宗結束四旬期避靜並為受迫害的基督徒獻彌撒

0227

2月27日,教宗方濟各結束了四旬期的避靜,返回了梵蒂岡。在清晨時,教宗在阿里恰「神師之家」主持了彌撒,將敘利亞、伊拉克和全世界遭受迫害的基督徒作為彌撒的祈禱意向。在為期一週的避靜中,教宗與他的宗座部門合作者一同聆聽了加爾默羅會塞孔丁神父(Bruno Secondin)的默想。 [Read more…]

教宗四旬期避靜神師談「返回根源」

0223

2月22日下午至2月27日,教宗方濟各和教廷部門合作者們在羅馬附近的阿里恰「神師之家」舉行四旬期避靜,並請眾信徒為他們祈禱。本次避靜的主題為「永生天主的忠僕與先知」,由額我略大學講授現代靈修和靈修生活基礎的榮休教授加爾默羅會神父塞孔丁(Bruno Secondin)帶領。 [Read more…]

加爾默羅會神父為教宗帶領四旬期避靜

01303

教宗方濟各與聖座部門成員今年四旬期避靜將由加爾默羅會的塞孔丁(Bruno Secondin)神父帶領。避靜活動將從2月22日至27日在羅馬附近阿里恰的避靜院舉行,主題是「永生天主的忠僕與先知」。 [Read more…]

教宗和羅馬教廷前往阿里恰避靜

03104 blog

3月9日,教宗方濟各前往羅馬附近的阿里恰(Ariccia)小鎮,與羅馬教廷成員舉行四旬期避靜。羅馬卡比托利歐聖史馬爾谷大殿總鐸得多納蒂斯(Angelo De Donatis)神父帶領默想。

當天下午4點,教宗與教廷各部會成員80餘人乘巴士離開梵蒂岡。避靜活動在聖保祿修會的會院「神師之家」舉行,主題為「淨化心靈」。晚上6點,避靜以晚禱開始,之後是開場默想和朝拜聖體。避靜活動的日程安排為:早晨7:30舉行彌撒,9:30和下午4點聆聽默想講道,晚上6點誦念晚禱和朝拜聖體。避靜活動將於3月14日週五在上午的默想活動後結束。當天上午10:30,教宗和教廷成員將離開阿里恰,返回梵蒂岡。在避靜期間,教宗暫停一切接見活動,包括3月12日週三的公開接見活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