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對話(7)-做十足的天主教徒和真正的中國人

與中國對話(7)

「做十足的天主教徒和真正的中國人」

作者:Sergio Centofanti and Fr. Bernd Hagenkord, SJ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在中國有不合乎教會法典的主教,也有未得到政府承認的主教:這是該國兩個基督徒團體共存的現象。一旦本著對話精神開啟談判,其目的是要設法解決這些具體問題,克服這種局面,走向面目一新的積極前景。

眾所周知,根據國際慣例,國家之間的談判是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通常只公布最終結果。因此,沒有人知道聖座與中國當局對話的細節。然而,倘若最終達成共識,我們便可想像,這共識將使教會既能在兩個團體同時存在的教區重建牧靈領導上的合一,也能對長久缺乏主教的眾多教區採取措施,使每個教區都有一位受到教會和國家接納和承認的牧人。

我們不能期待這樣的行動是沒有傷痛的。不滿、痛苦、放棄、怨恨是不可避免的,甚至還會導致新的張力。然而,在中國的教會必須經歷這種「穿過針孔的過渡」,我們眾人期望這能起到淨化的作用並成為善的傳報者:沒有贏家和輸家,眾人的貢獻都將是寶貴的。

正如帕羅林樞機所言:「此處並非忘卻、忽略或幾乎奇妙般地抹去許多信友和牧人的痛苦歷程,而是在天主的助祐下,注入因許多考驗而來的人力和靈性資本,從而建設一個更祥和及更友愛的未來。」

如果在中國的天主教會能夠重啟一種更為友愛與共融的局面,同時尊重各方的情感,這將首先對信友的聖事和靈修生活產生積極反響,他們日益努力成為十足的天主教徒,同時也做真正的中國人。

此外,這樣也將能為教會的活動釋放新的能量,並在中國社會中實現更大的和諧。但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眾人的努力和善意。相對於全國總人口,在中國的天主教如果只憑數字會顯得頗為單薄,但素來活躍。儘管許多限制和監控依然存在,其中大部分出於恐懼,擔心宗教能受到“外來”利用而引起社會不安定,但一種面目一新的福傳事業會帶來豐碩果實。

如果一位主教獲得當局承認的路徑是關係到國家、國家法律及其程序的問題,那麼依照教會法典對一位主教合法地位的認可便與教會有關。為能明瞭這一點,有必要認識教會是如何形成的。早在公元第二世紀,聖依勒內(S. Ireneo)就稱教會為靈性共融的團體,她透過主教們連續不斷的繼承,宣講和傳遞由宗徒們建立的聖傳。

主教們的宗徒繼承乃是聖傳的保障,是教會組成的基礎。同時,藉著教宗的自由任命或他對合法選舉的認可,教會也對主教的宗徒繼承及其真實性提供了保障。

一位主教,即使有效地被祝聖,倘若不與伯多祿繼承人和其他在全世界履行牧職的主教們共融,就不能行使職務。只有羅馬主教、基督的在世代表及普世教會的牧人才能判斷他們是否適合,藉此承認他們的合法性,重新接納他們進入天主教的圓滿共融並託付他們一項牧職。至於中國的情況,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沒有獲得教宗任命而在中國新近祝聖的主教是非法有效的(極個別的情況除外)。

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始終是「唯一」的,雖然存在許多不合常規的痛苦情況,卻從來沒有以「脫離」羅馬而自居。此外,在中國的教會也從未提出一種拒絕首席職權的教義見解。

實際上,在此也需要補充另一個事實,那就是與教宗共融的熱切渴望一直存留在非法祝聖的中國主教們的心中。儘管這些主教的情況不合法規,意識到他們與教宗共融的願望也造成近些年來相互抵觸的兩種不同的觀點:有人認為這些非法主教有誠意,因此相信了他們的懺悔(儘管不接納若干主教不恰當的行為);另有人認為他們沒有誠意,並多次予以譴責。

正因為如此,就如帕羅林樞機所指出的那樣,任何人都不該沒完沒了地屈服於「那為給兄弟定罪的對立心態」,而是「每個人都應懷有信賴地展望教會的未來,超越各種人性限度」。

與中國對話(1)

與中國對話(2)

與中國對話(3)

與中國對話(4)

與中國對話(5)

與中國對話(6)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與中國對話(6)-中國與主教:為什麼特別針對這議題進行談判?

與中國對話(6)

「中國與主教:為什麼特別針對這議題進行談判?」

作者:Sergio Centofanti and Fr Bernd Hagenkord, SJ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在中國的教會生活所面臨的問題並不少,因此在聖座與中國當局的談判中選擇了其中至關重要的一點,也就是任命主教的問題;具體而言,是主教候選人的選擇,以及教宗親自予以任命的方式。

這個議題顯然與其它許多議題相關,諸如所謂的「地下」主教獲得政府承認、未經教宗委任就接受祝聖的主教在教會法層面合法化、建立中國主教團、修訂教區的邊界等等。這些議題應該是進一步探討與對話的內容。

本篤十六世教宗2007年寫給在中國的教會信函中詳細闡述了主教職的議題為何這麼重要:「正如你們所知道的,深深將中國各地方教會結合共融、並使她們與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地方教會之間密切共融合一的基礎,除了同一個信仰和同一個聖洗外,特別是以聖體聖事和主教的品位為其基礎。而主教的合一,則是以『羅馬教宗─伯多祿的繼承人為其永恆、有形可見的主因和基礎』。借助宗徒繼承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的傳承,也是各時代認識基督在伯多祿和其他宗徒身上奠定的教會身份的根據。」(5號)

現在,無庸置疑的是,在中國的天主教徒有同一個信仰、同一個聖洗、有效的感恩祭,以及保持由宗徒繼承的主教職。儘管如此,在中國的天主教會依然經歷了困難、磨難和不安,遭受了破裂,忍受了創傷與分裂的痛苦。然而,這些不是發生在聖事層面,聖事的根基始終有效;這一切發生在生活層面,在弟兄關係和團體歷程的層面。而對於活出信德與愛德的經驗、以及在世界上共同的使命與見證的成效,這些層面重要至極。

眾所周知,在某個時候,在中國,至一的天主教會內部出現了一個危機,導致在大部分的教區裡成立了兩個團體:一個是所謂的「非官方」或「地下」團體,另一個是所謂的「官方」或「愛國」團體,各有自己視為依據的牧者(主教和司鐸)。這種危機並非出自教會內部的選擇,而是受制於某種政治性的結構。

天主教會在她兩千年的歷史中,曾多次屈服於分裂的誘惑,而分裂的原因不盡相同。導致在中國形成兩個團體的特殊情況,既沒有與教義和道德密切相關的特性,不是教會最初幾個世紀發生的那種,以及之後,尤其是16世紀在基督信仰底蘊深厚的歐洲所發生的那樣;它也沒有禮儀和法律上的特性,有別於第一至第二個千年之間的情況。」

在中國的特殊情況屬於政治類型,所以是外在因素。對於過往的種種責任,切莫陷入簡單的修正;我們要自問:在中國的教會今天是否蒙召以新的方式詮釋自己在世界上的臨在與使命。這將在不同的情感也相融合時得以實現。各地方和各時代的教會內都存在著不同的情感:單是強調道成肉身的情感,會傾向於世俗化;僅注重精神靈修的情感,則傾向於抽象化。為了教會和福傳的益處,這些情感必須相互來往、交談、理解、同行。

除了各種精神上的情感以外,當然還曾有過具體的選擇,其基礎在於以迥異的方式活出重要的價值;這些價值包括忠於教宗、作出符合福音教導的見證、無私地尋求教會和人靈的益處。為此,或許得在這多重層面上尋找適當的方法來克服對立,並朝著教會處境更加正常的目標邁進。

面對在中國的教會目前的分裂處境,所有人肯定都承受痛苦,或至少感到不自在:教會當局、信友團體、或許連政府都是如此。任由種種誤會和不理解繼續拖延,對任何人都沒有益處。作為天主教徒卻繼續處於異常狀態:不僅人數稀少,而且分裂成兩個團體,互不尊重,可能無法相親相愛,難以力求修和;這又是一個痛苦。然而,那叫別人明白上主臨在於他們中間的,正是團體由內而發的愛。

不言而喻的是,在此背景下,主教的任命,特別是他們在情感與實質上的合一,都是關鍵的議題,因為這些議題觸及在中國的教會生活的核心。為了達成這合一,必須跨越一連串的阻礙,其中首要便是「中國的特殊情況」;就是,政治當局也以許多方式限制主教的牧民生活和使命。

它所造成的結果是:一方面有些主教在政府的支持下,未經教宗委派,意即沒有教宗批准,就接受祝聖;另一方面,聖座任命了主教,但他們的主教身分沒有受到政府的承認。若不啟動兩條截然不同的路線,分別促成在教會內合法與獲得政府承認,便無法挽救這個艱難的處境。

因此,針對這些要點在教會當局與政治當局之間達成共識,儘管這共識並不完美,但它卻未曾如此必要又迫切,以免造成更嚴重的對立及傷害。有鑒於此,近三任教宗的行動一脈相承:促進整個天主教團體的合一,協助「非法」主教恢復圓滿的共融,同時也支持已經共融的「官方」和「地下」主教保持忠貞。總而言之,要努力邁向教會的圓滿共融。

至於在中國的教會的處境,教宗本篤十六世曾這樣回答有關提問:「推動在中國的教會積極發展的因素很多:一方面非法接受祝聖的主教一直熱切渴望與教宗共融;這促使他們所有人走上合一之路,而他們每一個人都在這條路上得到耐心的陪伴。在這件事上,他們具備天主教的基本常識,意即唯有與教宗共融才是真正的主教。另一方面,秘密接受祝聖的主教,也就是國家當局不承認的主教,能得益於一個事實:即使單純就政治機會考量,天主教主教因為屬於羅馬而遭到監禁和剝奪自由,也是一件毫無益處的事。這既是個不可放棄的必要條件,也是個決定性的協助,以促成天主教兩個團體之間的圓滿合一。」(《世界之光:教宗、教會及時代的記號》2010年,第42頁、第136至137頁)

與中國對話(1)

與中國對話(2)

與中國對話(3)

與中國對話(4)

與中國對話(5)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與中國對話(5)-梵蒂岡與中國:對話與談判

與中國對話(5)

「梵蒂岡與中國:對話與談判」

作者:Sergio Centofanti and Fr Bernd Hagenkord, SJ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本著開放和互相尊重的態度進行對話能讓我們接受他人的差異,承認他人的身份及其使命;一同前行使我們彼此充實,相輔相成。為了對話,我們要堅持我們的身份並承認對方的身份。真正的對話有如「降生」的過程,在這過程中天主與人對話並尋找人,為了與人建立救恩的關係。

教宗方濟各認為,談判則是一個實際的過程,其中每個人都試圖從對方那裡獲得什麼:正如人們說的,談判永遠是「分蛋糕」的行為,但我們應當做的就是讓每個人都成為「贏家」。因此,每一場談判,以及隨之而來的每一項協議,總是不完美的、暫時的、正在進行中的,就像一段漫長進程中的諸多環節,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建成。

教宗方濟各秉持一貫的開放和尊重的溝通風格,本著接納他人之差異、承認每個人身份和使命的態度,繼續致力於促進和支持與中國政府的官方對話。如此,切實的談判重新啟動,然而談判向來不容易,並且出現過突然的中斷。事實上,曾經出現這樣的狀況:談判兩方,一方面重申對話和達成一致的良好意願,另一方面卻在相互理解的時候又因一些阻礙而停步。

在此,我們應當承認在中國的教會的大部分人士贊成已經展開的對話,不僅是官方團體,還有非官方團體。雖然我們談論百分比或許不妥當,但我們仍可引述中國主教的意見,包括政府承認和不承認的主教,他們都表明支持恢復對話,以及有可能達成的協議。

一位政府承認的主教獲悉中國與聖座恢復對話的消息時態度非常積極,他指出大多數天主教徒都支持教宗,以及中國和聖座的對話,並且熱切地祈禱,期望達成一項協議。

另外,也有一位官方不承認的主教表明恢復對話是好事,當然在言語之外還必須看到事實。然而,見面談話好過不見面,因為只有在見面交談後才有可能解決問題。

對話的進展及對話藝術的艱難即在於此:對話使彼此靠近,瞭解對方的身份認同,並讓對方瞭解自己的身份認同。如此,在對話中各自的意向得以表達,而不是只說些慣常的話。在對話的過程中,雙方有時產生距離也完全正常,因為覺得自己過於向對方讓步,放棄了自己的合理需求,願意更好地闡明自己的期待和主張。

但是,為了達成雙方都接受的解決方案,最終也必須更改自己過高的期望。對教會而言,這意味著她可以區分哪些是攸關基督信仰的,哪些不是。只有各方都接受對方,尊重對不同意見進行討論和交流的過程,試著瞭解在解決問題時提出不同意見的正當理由,嚴肅而真實的對話方可起作用。

所有這一切或許會非常艱難。只有秉持相互信任和慷慨的精神,才能在一場談判的一次又一次而且常常令人疲憊的會議中保持對話的節奏。雙方必須保持這種負責的態度,在共識似乎非常遙遠甚至無法實現的時候仍能保持鎮靜,鞏固已彼此走近的小步伐,始終保持積極態度,這樣才能增進對對方誠意的信任。

一如教宗方濟各所言,「現實總是高於想法」。

與中國對話(1)

與中國對話(2)

與中國對話(3)

與中國對話(4)

教會透視: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分享向教宗述職一事

最新內容:
﹣道明會李金輝神父因救人在羅馬不幸遇溺身亡
﹣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分享向教宗述職一事
﹣教宗方濟各接見法國總統馬克龍
﹣帕羅林、桑德里、奧萊特和斐洛尼成為主教級樞機
﹣中國湖北宜昌教區時隔十年再次祝聖執事
﹣2018天主教台灣國際青年日
﹣澳門教區慶祝聖施禮華紀念日

教宗接受《路透社》訪問中論及與中國對話

2018年6月20日,《路透社》公布了記者浦拉(Philip Pulella)上星期天與教宗方濟各進行的長篇訪談,其中的議題包括與中國的對話、女性在教會中的角色、智利司鐸的性侵犯,以及保護環境等問題。

與中國的對話

關於與中國的對話行程,教宗表示樂觀,並稱中國人是充滿智慧和富有文化,而且極有耐心的民族。

教宗強調:「在與中國的對話上我們進行得良好,但這種對話關係應遵循3個不同的途徑。首先是官方途徑,即中國代表團前來這裡且出席會議,然後梵蒂岡代表團前往中國。這是官方對話。我們還有第2個途徑,即以開放卻屬於周邊的管道與所有人對話,建立人際關係。」

談到第3條途徑,教宗表示:「這對我最重要,那就是文化上的對話。有些司鐸在中國的大學工作。然後還有文化交流,我們在梵蒂岡和在中國所做的就是明證:這是傳統的途徑,就如利瑪竇這樣的偉人所開闢的途徑。」

教宗承認:「對話總是一種冒險,但我寧願冒險,卻不會因為肯定失敗而不去對話。」

女性在教會中的角色

在這篇訪談中,教宗也提到女性在教會內的角色,以及女性在聖座部門擔任負責人的可能性。教宗說:「我贊成應讓女性負起更多的責任。為了讓一位女性擔任聖座新聞室副主任,我作出了很大的努力。無論是平信徒,還是奉獻生活者,女性的貢獻極其重要。女性善解人意,她們的生活觀和解決問題的方式都不容忽視。」

教宗解釋道:「女性懂得如何更好地解決紛爭,她們在這些事上較為出色。我認為在聖座內也該如此,也該有更多的女性,即使有人說這樣就會有更多的閒言閒語。我卻不這麼認為,因為男人也會說閒話。」

此外,教宗再次斷然否決了女性晉鐸的可能性。他說:「若望保祿二世的態度很明確。他關閉了這道門,而我也不再談這個問題。這是一件嚴肅的事,不能由著性子來。我們也不該把女性在教會內的臨在簡化為一種職務。在晚餐廳中聖母瑪利亞似乎比宗徒們更重要,對這點我們必須努力去了解,而不可持有一種女權主義的態度。」

智利司鐸的性侵犯

教宗方濟各沒有隱瞞他的痛苦。他說:「根據統計,絕大多數的性侵犯事件都是在家庭和社區、學校和健身房發生的,在教會內也有這樣的事。有人會說,司鐸人數很少,但如果只有一個司鐸做這樣的事,那將是個災難,因為那個司鐸有義務將那個人帶到天主面前,但他卻摧毀通往天主的道路。」

保護環境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並在與古巴的關係上走回頭路,教宗對此感到痛心。他表示:「站在主教們一邊,支持主教們有關的聲明,同時希望特朗普總統重新考慮對待氣候和環境的立場,因為這關係到人類的未來。」

特朗普政府收緊移民問題

此外,特朗普政府收緊在移民問題上的政策,約有2000名未成年人與家人和父母隔離,被關閉在與墨西哥邊界一帶的鐵籠內。教宗對此重申:「我與主教們站在一起,充分展現出他關懷弱小者的牧靈作風。」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會透視:聖地白冷方濟各會士因保護朝聖者遭攻擊

最新內容:
-教宗2018年6月祈禱意向
-教宗到奧斯蒂亞主持基督聖體聖血節彌撒
-教宗方濟各致唁電哀悼危地馬拉火山噴發遇難者
-薩科宗主教:教宗的這項任命為伊拉克是希望的動力
-聖地白冷方濟會士因保護朝聖者遭攻擊
-意大利聖安多尼聖髑到訪美、加、澳
-中國國家宗教局要求申請臨時宗教場所需接受「教務指導」
-陝西通遠堂區慶祝榮休宗懷德主教晉鐸69週年
-聖若望二十三世教宗遺體返鄉

教宗為高尚的中國人民奉獻彌撒

五月二十四日 聖母進教之佑  紀念日彌撒 

讀經一(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之間)

恭讀創世紀 3:1-6,13-15

在上主天主所造的一切野獸中,蛇是最狡猾的。蛇對女人說:「天主真說了,你們不可吃樂園中任何樹上的果子嗎?」女人對蛇說:「樂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吃;只有樂園中央那棵樹上的果子,天主說過,你們不可以吃,也不可摸,免得死亡。」蛇對女人說:「你們決不會死!因為天主知道,你們那天吃了這果子,你們的眼就會開了,將如同天主一樣知道善惡。」女人看那棵果樹實在好吃好看,令人羨慕,且能增加智慧,遂摘下一個果子吃了,又給了她的男人一個,他也吃了。上主天主遂對女人說:「你為什麼作了這事?」女人答說:「是蛇哄騙了我,我才吃了。」上主天主對蛇說:「因你做了這事,你在一切畜牲和野獸中,是可咒罵的;你要用肚子爬行,畢生日日吃土。「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你的後裔和她的後裔之間,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你要傷害他的腳跟。」

福音(耶穌初行奇蹟,他的母親也在場。)

恭讀聖若望福音 2:1-11

第三天,在加里肋亞加納有婚宴,耶穌的母親也在那裡;耶穌和他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婚宴。酒不夠了,耶穌的母親向他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回答說:「女人,這於我和你有什麼關係?我的時刻尚未來到。」他的母親給僕役說:「他無論吩咐你們什麼,你們就做什麼。」在那裡放著六口石缸,是為猶太人取潔禮用的;每口可容納兩三桶水。耶穌向僕役說:「你們把缸灌滿水罷!」他們就灌滿了,直到缸口。然後,耶穌給他們說:「現在你們舀出來,送給司席!」他們便送去了。司席一嘗已變成酒的水 ─ 他並不知道是從那裡來的,舀水的僕役卻知道 ─ 司席便叫了新郎來,向他說:「人人都先擺上好酒,當客人都喝夠了,纔擺上次等的;你卻把好酒保留到現在。」這是耶穌所行的第一個神蹟,是在加里肋亞加納行的;他顯示了自己的光榮,他的門徒就信從了他。

為中國教會的信友禱文

1. 請為教宗祈禱。願主賜他健康和智慧繼續領導普世教會,願他寫給中國教會的牧函,得到各方面的歡迎和欣賞。

2. 請為所謂「地下教會」的牧者和信徒祈禱。願主藉着教宗的鼓勵、支持他們,以耐心及愛心繼續為忠貞的信仰作出見證。

3. 請為所謂「地上教會」的牧者祈禱。他們既已絕大多數被接納與教宗共融,願他們勇敢地活出這身份。

4. 請為國內地上、地下教會的修和祈禱。分裂是外來因素造成的,讓同一的信仰、同一個福傳目標把牧者和信徒的心靈聯合在一起。

5. 請為中國政府祈禱。願主光照執政者開放心胸,接納教宗的邀請,以誠懇的對話達成信仰生活的正常化,使教會能參與建設和諧的社會。

2018年5月24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勸誡信眾遠離金錢,因為金錢能誘惑人,使我們成為奴隸。當天是上海佘山聖母進教之佑瞻禮,教宗特別為高尚的中國人民奉獻這台彌撒。

「我們要遠離金錢,因為天主將它賜予我們,是叫我們將金錢用於他人。第一篇讀經取自《雅各伯書》,宗徒警戒富人說,工人們被扣留的工資在喊冤,他們的呼聲已進入了上主的耳中。」

教宗解釋說:「宗徒的話毫不含糊,大力指出財產令人腐爛。耶穌也常常勉勵說:有錢的人有禍了!這是路加版真福八端後的第一個斥責。如果今天有人這樣講話,第二天報紙上就會登出:『那個神父是共產黨人!』然而,貧窮是福音的中心。宣講貧窮是耶穌宣講的核心。真福八端第一端就說窮人是有福的。耶穌回到祂家鄉納匝肋在猶太會堂正是用這張身份證介紹自己的,祂說:聖神臨到我身上,我被派去宣講福音,向窮人宣告喜訊。然而,在歷史上我們常常會軟弱地企圖去除關於貧困的宣講,認為貧窮是社會問題、政治問題。不!這是純粹的福音!」

教宗繼續反省:「為什麼這宣講如此生硬。原因在於金錢是偶像,它具有誘惑的能力。耶穌親口說過,你不能侍奉兩個主人:要麼侍奉天主,要麼侍奉金錢。金錢使你著迷,不讓你離開,它相悖於第一條誡命,即全心全意愛天主。」

教宗接著指出:「金錢也相悖於第二條誡命,因為它破壞我們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係,破壞生命,破壞靈魂。」

教宗回想起富翁與拉匝祿的比喻:「富人過著美好的生活,日日享受盛宴,穿著奢華的長袍;乞丐拉匝祿則什麼都沒有。這些金錢讓我們遠離兄弟的和諧,以及對近人的愛,讓我們變得自私。雅各伯對於工人們在富人田地裡收割莊稼卻被扣留工資的事提出抗議。有人可能會將雅各伯宗徒與工會主義者混為一談。然而,他的確是宗徒,他在聖神的啟示下說話。」

教宗也指出這個問題的現實意義。他說:「在意大利,為了拯救大的資本而讓工人失業。這違背了第二條誡命,這樣做的人是『有禍的』!這不是我說的,而是耶穌說的。剝削他人、剝削勞工、不為工人繳稅、不為工人繳納養老保險、不讓工人放假的,是有禍的!克扣應付工資是一種犯罪!『不,神父,我每個主日都參與彌撒,參與天主教會協會的活動,我是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我做這個九日敬禮。』但你不付錢?這種不義是大罪。你不在天主的寵愛之中。這不是我說的,而是耶穌說的,雅各伯宗徒說的。因此,金錢使你遠離第二條誡命,遠離對近人的愛。金錢使我們成為奴隸。

最後,教宗勉勵道:「我們要多祈禱、多做補贖,不是為窮人,而是為富人。若上主賜予你金錢,是叫你將金錢用於他人,以祂的聖名為他人多做善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公開接見:聖神賜予我們成為鹽與光的力量

路加福音

耶穌來到了納匝肋,自己曾受教養的地方;按他們的慣例,就在安息日那天進了會堂,並站起來要誦讀。有人把依撒意亞先知書遞給衪;衪遂展開書卷,找到了一處,上邊寫說:

「上主的神臨於我身上,因為衪給我傅了油,派遣我向貧窮人傳報喜訊。」

2018年5月23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大約15000名朝聖信友在場參加,其中也有許多兒童。教宗在前幾次的要理講授中對聖洗聖事進行了反省,從這一次開始進入堅振聖事的主題。

教宗指出:「我們稱這件聖事為堅振聖事,因為它堅固我們所領受的聖洗聖事。堅振聖事也稱為『傅油』,因為藉著塗抹聖化聖油,也就是主教祝聖過的加香料的油,我們便領受了聖神。這名稱源於基督本身,祂就是天主以聖神傅了的那位(《天主教要理》1289號)。」

教宗解釋道:「我們由聖洗聖事而重生,獲得神性生命,之後我們就要以天主子女的身份行事為人,這就需要藉著傅油而領受聖神。只有基督的神能使我們成為賦予味道的鹽和照亮世界的光。沒有聖神的力量,我們則一事無成:聖神賜予我們前行的力量。」

在要理講授前誦讀的《福音》中,記述了耶穌在納匝肋的會堂的自我表述:「上主的神臨於我身上,因為祂給我傅了油」(路4:18)。

教宗說:「耶穌說得真好,這就是耶穌在納匝肋會堂出示的身份證!;祂是被聖神傅了油的那一位。基督復活的夜晚和五旬節也是與聖神有關的兩個重要時刻。復活基督的氣息使教會的肺葉充滿生命,一如基督在約旦河領受了聖神的傅油,五旬節對教會而言乃是傳教的動力,為使眾人的聖化而鞠躬盡瘁,並光榮天主。主教在傅油禮上這樣說:『請藉此印記,領受天恩聖神』。可見,聖神是天主的極大恩賜。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聖神。聖神居於我們心中,我們的心靈內。聖神引領我們善度生活,使我們在眾人前成為恰當的鹽和適度的光。」

最後,教宗總結道:「在堅振聖事中,是基督使我們充滿祂的神,把我們祝聖為祂的見證人。領受堅振者的見證體現在是否活在聖神内並順從祂富於創造性的啟迪。因此,我們領受了聖神便能從我們是否履行聖神的作為,我們是否宣講聖神的教導看得出來。基督徒的見證在於唯有全力履行基督的神要求我們並賜予我們力量去完成的事。」

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時,教宗方濟各特別提到隔天5月24日是上海佘山聖母進教之佑瞻禮,籲請普世教會為中國天主教徒祈禱,願他們慷慨地活出信德,與伯多祿繼承人圓滿共融。

教宗說:「明天5月24日是進教之佑榮福童貞瑪利亞的年度瞻禮,這是中國上海佘山朝聖地特別敬禮的節日。該紀念日邀請我們在精神上與生活在中國的全體天主教徒同在。讓我們為他們祈求聖母,好使他們能慷慨和安寧地活出信德;也使他們能做出友愛、和諧與修和的具體行動,並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

教宗繼續說:「在中國跟隨上主的極可愛門徒們,普世教會偕同你們並為你們祈禱,讓你們即使身處困境依然能將自己託付於天主的聖意。聖母必會助佑你們,以她的母愛守護你們。」

佘山聖母是中國教會的主保,每年都有成千上萬人前往佘山向聖母敬禮和祈禱。2008年本篤十六世教宗親自撰寫了《佘山聖母禱文》,將中國教會的未來託付於佘山聖母。2007年,本篤教宗特別致函中國天主教會,欽定5月24日為普世教會為中國教會祈禱日。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與中國對話(2):有賴於微小卻重大的步伐

與中國對話系列(2)

「有賴於微小卻重大的步伐」

作者:Sergio Centofanti and Fr Bernd Hagenkord, SJ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為什麼要跟中國當局對話呢?在中國,天主教徒保持忠貞,儘管敵視宗教的政權造成了種種嚴峻的苦難。怎樣才能達致這種對話呢?

對話是教會生活的一個要素,在教會的行事模式中居於首位,不論是在教會內部,或是她與世界的互動關係上。對話意味著與社會、與各宗教、與各文化接觸……。梵二大公會議早已鼓勵採用對話作為牧靈行動的風格,不僅在教會成員之間實行,也如此對待非基督徒、政府當局和善心人士。《教會憲章》這樣寫道:「人無論有無信仰,都該有助於建設人人共同生活其間的世界。為此,絕對需要坦誠而明智地交換意見。」(21號)

關於對話,教宗保祿六世也在《祂的教會》通諭中清楚談論道:「聖教會應當與其本身生活於內的人類社會會談,在會談中,她本身就以語言,訊息和會談的形式出現。」(67號);天主教會「必須隨時準備與具有善意的各方人士磋商會談,不論他們是在教會圈內或圈外」。(97號)

在人與人之間、機構之間、人的團體之間,對話有益於互相理解,也能促成友誼。在各種情況下,對話都格外滋養信任。互相信任是在眾多機會上簡單而極其慎重地具體實踐許多小步伐、舉動和會晤的成果。如同聖父所言:「總會有些門沒有關閉。」(2017年5月13日)

聖座與中國達到現前的對話氣氛,也有賴於近幾任教宗邁出的微小卻重大的步伐;他們每個人都開闢了道路,給新建築添加了磚頭,啟發了充滿希望的思想和行動。讓我們想想保祿六世平穩的行動,以及本篤十六世和聖若望保祿二世有關主動與中國當局對話的明確指示。最後,讓我們想想,教宗方濟各以他的性格、舉止、訓導正在加快各民族、包括中華民族之間彼此接近和相遇的進程。

當然,教會選擇對話所尋求的並非方法本身,也非不計一切代價地追求妥協或放棄權益的態度,一如典型的甘願「出賣」自己原則的那種人;他們這麼做是為了不費吹灰之力地取得政治或外交成就,因而忘記天主教會團體的苦難旅程。對教會而言,對話必須不斷尋求真理與正義,力求人類完整的善,尊重各項基本權利。然而,教會,包括在中國的教會之使命,不是改變國家的體制或行政,抵抗那體現於政治生活的世俗權力。事實上,教會在實踐自身的使命時,如果只作政治性的戰鬥,就是背叛自己真正的本質,成為泛泛的政治角色,放棄自身的超性聖召,把自己的行動貶低到純粹的世俗層面。

反之,真切而誠懇的對話讓社會內部得以運作,以保護天主教徒的合理期待,促進人人共享的公益。在這種背景下,當天主教會發出批評聲音時,不是為了挑起爭端,作出無效的譴責,而是為了秉持建設性的精神促使社會更加正義。如此一來,批評也是牧靈愛德的具體實踐,因為它集結最弱小者受苦的哀號,他們往往沒有力氣或頭銜來讓人聆聽自己的聲音。

根據聖座的判斷,即使是在中國,開誠布公又互敬互重的對話方法,縱然辛苦且蘊藏著風險,但必將創造更加彼此信賴的氣氛,有助於互相認識,能逐漸克服過往和近期的嚴重誤解。

再者,今天從不同的訊號可以得知,中國愈加注重「軟實力」,也就是聖座在國際層級發揮的軟實力。在中國,歷史順其自然地發展,這要求在教會內肩負特殊使命的人們細心分辨。正因此,聖座運用了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時間,與中國當局對話,如今為那些渴望解讀時代的訊號並認出臨於歷史中的天主的人們,這對話呈現出真正牧靈職責的輪廓。天主上智的安排引領著歷史,祂也正在為中國天主教徒的將來具體地施展作為。

圖片: catholicnews.com

與中國對話(1)

教會透視:普世教會一起慶祝聖母月

最新內容:
-教宗為病童堅振
-以青年為主題的世界主教會議《工作文件》獲得通過
-教宗2018年5月祈禱意向
-多倫多嘉模聖母堂舉行第六屆聖母出遊活動
-江蘇蘇州教區設立敬禮聖母日並隆重舉行恭迎聖母活動
-上海教區舉行2018年佘山開聖母月彌撒
-安徽水東進教之佑朝聖地舉行聖母月開啟禮儀
-河北保定教區舉行聖母月開啟慶典活動
-廣西天主教熱烈慶祝主教府落成十週年
-澳門聖老楞佐堂舉行病人之痊聖母特敬彌撒
-臺灣地區主教團前往羅馬述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