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對中國一位主教不符合協議的「就職儀式」感到遺憾

CNS photo/Kim Kyung-Hoon, Reuters

中國江西餘江主教彭衛照(聖名:若望)成為「江西的輔理主教」的「就職儀式」於2022年11月24日在南昌舉行。聖座獲悉這個來自中國的消息後,感到「意外和遺憾」。「江西教區」未獲得聖座的承認。

教廷的聲明原文

2022年11月26日,聖座新聞室發表公告,指出「這個事件的實施沒有按照梵蒂岡與中國雙方現有的對話精神,以及2018年9月22日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此外,「根據得到的消息,在彭主教受到政府的承認之前,地方當局施加了長期和沉重的壓力」。

公告繼續表示:「聖座希望類似事件不再重複,同時期待有關當局就此予以適當的通告。聖座重申,完全樂於就所有共同關心的問題繼續進行相互尊重的對話。」

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於2018年9月22日由聖座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的代表簽署,規定試行期為兩年。2020年10月,協議的有效期又延續了兩年。今年10月22日,協議再次續約。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相關資訊:中國:天主教江西教區舉行輔理主教就職儀式

餘江教區資料:
1885年8月28日,羅馬教廷從江西北境代牧區分設江西東境代牧區。
1920年8月25日,江西東境代牧區更名撫州代牧區。 1921年6月1日,撫州代牧區更名餘江代牧區。
1932年11月29日,劃出餘江代牧區的南部新成立建昌府監牧區(後來升為南城教區)。
1946年4月11日,羅馬教廷宣佈在中國正式建立聖統制,余江代牧區升格為餘江教區,屬於南昌總教區。
2012年,曾景牧主教榮休。餘江教區由彭衛照主教負責管理,2012年任宗座署理,2014年晉牧。

餘江教區榮休主教曾景牧安息主懷,享年96歲

更多資訊

教宗接見新祝聖的主教們:做接近窮人的「牧者」

圖片:Vatican Media

200位在最近一年新被祝聖的主教於9月19日上午,在教廷主教部部長奧萊特(Marc Ouellet)樞機的帶領下前來梵蒂岡晉見教宗方濟各。會見活動在克萊孟廳舉行,屬於私人性質,使這些於9月12至19日在宗座宗徒之后大學參加第二批培訓的主教們能與教宗暢所欲言。

第一批的主教們則於9月1日至8日接受了培訓,以「在時代的變遷及疫情過後的福音宣講:主教的服務」為主題。不久前,教宗也是在克萊孟廳接見了他們。巴西聖保羅輔理主教梅薩里(Angelo Ademir Mezzari)告訴梵蒂岡新聞網,教宗告誡主教們不要忘記接近窮人。他也親自聆聽了主教們的分享、他們的需求和請求。

第二批培訓班的主教們是在「同道偕行」的氣氛中與教宗交談。即將領導巴西龍多諾波利斯-吉拉廷加教區的雅爾丁(Maurício da Silva Jardim)主教解釋說:「『同道偕行』也是這次培訓課程的氛圍,演講者依照教宗方濟各的訓導將之作為核心主題,學生們也能表達自己的意見,由此提出具體問題,例如飢餓、暴力、社會不平等、移民、政治和衛生危機,以及在全世界的道德和社會問題。」

為新祝聖的主教舉行培訓班的傳統始於2000年,時任教宗是聖若望保祿二世。關於今年的課程,雅爾丁主教補充說,他們深化了教宗方濟各的《愛的喜樂》、《衆位弟兄》和《願祢受讚頌》這3份文件,討論了其中的核心要點,例如透過人性的整體提升來促進家庭和普世友愛。

雅爾丁主教說:「培訓班是一次機會,有助於在不同方面一起行走、鼓勵我們做『子民的牧者』,並提供要素,根據教宗方濟各制定的一個傳教、衆議、共融及參與的教會的原則,在我們的教區行動起來。」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期許各地主教團展開對話,在同道偕行的旅程中前進

CNS photo/Paul Haring

為紀念聖保祿六世教宗頒布《某些職務》手諭50週年,教宗方濟各於8月15日發表訊息,表達他希望與各地主教團展開對話的願望,「以便能夠分享普世教會在這五十年中關於職務經驗的富饒,包括(讀經員、輔祭員和新近設立的要理傳道員)已有的職務、特殊的職務和事實上存在的職務」。

教宗解釋道:「其目的是能夠聆聽聖神的聲音,不停止進程,卻小心不要想強迫祂,不強加那些出於意識形態觀點的選擇。」因此,教宗認為「分享這些年的經驗是有益的,尤其是在同道偕行旅程的氣氛中更是有益。這些經驗可以提供寶貴的指示,從而在因洗禮而獲得的職務議題上達致和諧願景,繼續我們的旅程。」

在訊息中,教宗提醒道:「保祿六世的手諭不僅革新了小品級和副執事(傳統稱『五品』)的規則,而且為教會提供了一個能推動發展的視野。」在以亞馬遜為題的世界主教會議中,討論了進一步發展教會職務的可能性。之後,教宗方濟各發表了兩封有關教會職務的宗座牧函:第一封是2021年1月10日發表的《天主聖神》(Spiritus Domini)手諭,允許女性領受讀經與輔祭這兩個已有的職務;第二封是2021年5月10日發表的《古老的職務》(Antiquum ministerium)手諭,設立了要理傳道員職務。

教宗繼續寫道:「保祿六世手諭的主題為教會的生活至關重要,事實上,沒有一個基督徒團體是不身體力行各項職務的,正如聖保祿書信中所表達的那樣。《格林多人前書》表達出“職務的廣泛性,各種職務是在兩個確定的基礎上組織起來:每一個職務的起源總是來自天主藉著聖神在所有事物上所做的工程,以及每一個職務的目的都總是為共同福祉、團體的建立(參閱:格前十二4-7)。因此,每一個職務都是天主為團體的利益而發出的召喚。」

接著,教宗強調:「共融的教會學、教會的聖事性、普通司祭職與公務司祭職的互補,以及每個職務的禮儀可見性都是有教義根據的規則。這些規則在聖神行動的啓發下促使各式各樣的職務和諧融洽。」

教宗也特別提到:「因洗禮而獲得的職務議題涉及幾個當然需要考慮的方面:用來專門指示職務的術語、它們的教義基礎、各法律層面、各職務之間的區別與關係、它們的聖召價值、培育的途徑、授予職務的儀式,以及每個職務的禮儀幅度。」教宗解釋道:「這些都是複雜的課題,當然需要繼續深入探討,但不要“單單為了添加職務的特性,而硬生生地賦予定義、解決問題。如果以這種方式行事,我們就不會走長遠的路。」

最後,教宗在訊息中再次重複了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中的話(參閱:《福音的喜樂》,第231號到第233號),即「現實大於觀念,兩者之間必須建立持久的對話,避免觀念最終脫離現實」。教宗進一步表示:「時間大於空間(參閱:《福音的喜樂》,第222號)。因此,執著於立刻解決所有的緊張情形和釐清每個方面,就會有欲速則不達的危險,我們必須順從天主聖神的行動。」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尼加拉瓜有主教被當局限制人身自由

被當局軟禁的馬塔加爾帕教區主教阿爾瓦雷斯。(CNS photo/Maynor Valenzuela, Reuters)

「尼加拉瓜主教團的主教們感謝拉丁美洲主教團委員會(Celam)對此時處在困境中的尼加拉瓜教會,尤其對馬塔加爾帕教區主教阿爾瓦雷斯(Rolando Álvarez)表達的兄弟友愛和團結關懷。」

尼加拉瓜主教團主席埃雷拉(Carlos Enrique Herrera)主教近日致函拉丁美洲主教團委員會主席卡夫雷霍斯(Miguel Cabrejos)總主教,作了上述表示。

埃雷拉主教强調,該國主教們必會努力宣講和平的福音。他也在信中提到,在一些天主教廣播電台被關閉後,政府又取締了在人道主義領域運作的上百個非營利公民機構,理由是「沒有遵守立法機構規定的義務」。

8月9日,尼加拉瓜促進人權中心發表聲明,公開表明為馬塔加爾帕教區主教阿爾瓦雷斯擔憂,這位主教與協助他的幾個人繼續被限制人身自由。警方阻止主教出去舉行彌撒。該中心强調,局勢極緊張,正在「國民當中造成普遍的騷亂、憂慮及無法控制的集體情感發泄」。在這艱難的情況下,尼加拉瓜教會正在舉行全國聖母大會,討論不同議題。大會將於8月15日閉幕。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8月6日,警察阻止阿爾瓦雷斯步行前往主教座堂。(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為過去一年去世的樞機和主教舉行追思彌撒

圖片:vatican.va

「在考驗和困苦中學習期待上主的藝術很重要。順從和滿懷信賴地等待祂。」

2021年11月4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追思彌撒,紀念在過去的一年中去世的17位樞機和191位總主教和主教,在彌撒講道中强調了上述思想。教宗提到:「在這些亡者中有的死於新冠肺炎,艱難的處境加重了他們的痛苦。」

教宗對信賴天主進行了省思,他指出:「為增進這種信賴就需要一個長期的內心轉變,通過苦難的磨練,以致懂得在靜默中等待,懷有信賴的耐心和溫順的心境。我們就該這樣準備生命中最後,也是最大的考驗,即死亡。但在此之前還有些許一時的考驗,有我們現時的十字架。我們為此懇求上主賜予知道在那裡等待的恩寵,祂正是在那裡施展救援。」

教宗告誡道:「我們每個人需要在這方面走向成熟。在生命中的困難和問題面前,難以有耐心及保持平靜。惱怒蔓延開來,而且常常沮喪。如此一來,會受到悲觀和認命的強烈誘惑,看一切都是陰暗面,習慣使用氣餒和抱怨的語氣。甚至過去的美好回憶都無法撫慰我們,因為苦惱使心神停留在困苦時刻,於是苦澀便增長,人生好似一連串的災難。」

「然而,上主在此時卻做出一個轉折點。正是在這一刻,儘管我們繼續與祂交談,卻似乎觸到了底部。在深淵中,在看不到意義的苦悶中,天主走近我們,施與救援:就是在那個時刻。當痛苦達到頂峰時,希望卻意想不到地再次展現出來。」

此外,教宗還解釋說:「在極度的痛苦中,與上主親密契合的人會看到痛苦伸展開來。天主將痛苦轉變為一扇門,人的希望則通過它進入。如果幸運常使人盲目、膚淺和驕傲,那麽這個在信德中經過考驗的過程會使我們重生,使我們感到與過往不同,儘管它艱難和令人悲傷。因為考驗令人煥然一新,讓許多渣滓落下,教導人越過黑暗而看向遠處,親身感受上主的真正救援和祂的大能。」

教宗補充道:「上主改變一切,甚至是死亡。如果痛苦仍是一個奧秘,正是在這個奧秘中,能以新的方式發現天主慈父的愛,祂藉著磨練來探訪我們,因為在痛苦中,天主陪伴我們,就像一個父親,讓兒子健康成長,在困難中守在他身旁,而不是取代他。因此,面對蒙受救贖的死亡的奧秘,我們需要祈求以不同的眼光看待逆境的恩典。」

「我們要祈求獲得力量,知道在逆境中溫順和信賴地靜待上主的救援,不抱怨、不發牢騷、不讓自己陷於悲傷。那看似禍患的事將顯示一份恩寵,是天主愛我們的新明證。要懂得在靜默中等待,不閑談。靜待上主的救援是一門藝術,這就是走上了成聖的道路。我們要培養這門藝術。」

教宗接著指出:「等待天主的藝術在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更為寶貴,需要每個人以自己的生命來見證信仰,溫順和心懷希望地等待。」教宗並強調:「基督徒不低估痛苦的嚴重性,在考驗中仰望上主,對祂懷有依恃之心,也為受苦的人祈禱,舉目望天,雙手卻總是伸向大地,以便具體地為近人服務。」

最後,教宗方濟各將思念再次轉向過去一年去世的樞機和主教們,願他們感受到天國的喜樂。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浙江寧波教區舉行金仰科助理主教就職主教儀式

圖片:中國天主教

據《中國天主教》報導,2020年8月18日上午,經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同意並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天主教寧波教區舉行金仰科助理主教就職主教儀式。62歲的金主教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第六位公開就職的主教。

就職儀式由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昆明教區主教馬英林主持,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批准書。金仰科在就職儀式上莊嚴宣誓,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金仰科主教主祭彌撒。

參加本次活動的有浙江省天主教愛國會、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負責人和寧波教區教職人員、教友近200人。

金仰科主教個人簡介

金仰科主教,浙江慈溪人,1958年1月出生,畢業於上海佘山修院,1990年晉鐸後一直在寧波教區服務。金主教於2012年,由其前任寧波教區胡賢德主教秘密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2014年任浙江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副主任,2017年任寧波市天主教愛國會主任。

一、貧苦童年 空白信仰

1958年金仰科出生於浙江慈溪新浦鎮浦沿村的一個貧窮的家庭,一個姐姐,三個弟弟,他排行老二。父親在藥店裡幫忙配中藥,直到退休,工資不高。媽媽從年輕時就體弱多病,長年吃藥,一家人生活得很是艱難。因為全家是城市居民戶口,而城市居民戶口是沒有土地的,在當時來說,沒有土地,溫飽都可能成問題。對於金仰科一家來說更是如此,全家七口不僅沒有土地,父親又掙錢不多,再加上母親長年生病吃藥,是全村中最窮的一家。孩子們讀書時,學校同情他們家的處境,免去了全部的學費和書費。就連建房的土地也是教會幫忙找的,鑑於金神父一家的情形,老神父茹公跟管堂的胡歧先先生商量後,決定在教堂對面的一塊空地上給他們家蓋三間房子。

父母雖然是老教友,但在那個沒有信仰氛圍的年代,也只是自己做個祈禱,沒有聖事禮儀的滋養,金仰科雖然從小領了洗,但從來沒有進過教堂,很少聽到過信仰的道理,信仰為他來說幾乎是一片空白。

二、突遇事故 發現真神

雖然人人厭恨痛苦,但它往往會把人帶入生命的深處,引人尋求人生的意義,把人引向真理的思考。很多人是在痛苦中找到了天主,卻在狂歡中迷失了方向。聖依納爵就是藉著戰場上的一顆子彈走出了虛幻,歸依了天主,成為了聖人。金仰科也是在一場變故中發現了天主並跟隨了祂。

1974年金仰科高中畢業,在校期間成績不錯,深受老師的器重,一直是語文課代表。

1975年,他成了開花機(社辦廠)的一名機修工,工作非常出色。有一次,金仰科在工作中抬著齒筒機,不小心被尖銳的石頭割破了腳,腳底嚴重受傷,臥床將近三個月,一動都不能動。在這孤獨難熬、寂寞無聊的日子裡,如何打發時間成了金仰科的難題。

金仰科的姐姐是一位知青,自從落戶到六甲村以後,就非常熱心,在這個時候,她向王先寶老教友借了一本聖書《露德聖母與伯爾納德》,給弟弟送了過去。於是金仰科就靠看這本書打發時間,沒想到,就在這本書裡他發現了生命的根源,天主,並把他帶進了探索真理的道路。

他說:「看完此書之後,我就想這個世界上也許真的有一個神,否則很多奇蹟無法解釋。但這時也沒絕對的把握,於是我下定決心,繼續把這個問題探究下去,如果真的有神,我願意把自己完全獻給祂,如果沒有神,我就可以隨心所欲了,不需要約束自己了。」

隨後他找來了很多聖書,希望在這知識的海洋裡找到「神」的答案。其中聖奧斯定的《懺悔錄》這本書改變了他的命運,透過奧斯定的一生,他確定了天主的存在,奧斯定的歸依深深地打動了他,扭轉了他的人生方向。 「我也願意和奧斯定一樣歸依天主。」金神父回憶說。

當然,從認識天主到順服天主,金神父還有一段路要走,這是一個充滿了掙扎的過程。姐姐知道了弟弟的心願後,滿心歡喜,當弟弟可以下地走動的時候,便帶著他去六甲村的教堂參加祈禱。自從有人類以來,魔鬼就和天主爭奪人靈。當金仰科祈禱時,魔鬼也來搗亂,剛開始祈禱就汗流浹背,很累很艱難,他說:「當時我感覺有很多邪惡的東西跟著我,讓我放棄天主,誘惑很大,掙扎強烈,但同時我也感覺有另一種力量讓我不要放棄。」在這個時候金仰科開始默想耶穌的苦難,求主助佑他犧牲享受,跟主前行。慢慢地誘惑退去了,從這以後金仰科開始享受犧牲帶來的果實,他愛上了祈禱,喜歡在祈禱中與天主交往,汲取恩寵和力量。

病癒之後,金仰科回到了單位上班,工作之餘便和教友們一起祈禱。除了祈禱之外,聖書是他閒時的精神食糧,他看了很多的靈修書籍,藉著閱讀,他的信仰在不斷地成長,與天主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他說:「通過看聖書,我懂得了世界是暫時的,一切都要過去,人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注目永恆,生命最大的自由就是生活在天主的愛里。」

三、蒙主寵召 犧牲前程

1976年年底,茹公老神父在家裡做彌撒,彌撒後很慈祥地對金仰科說:「阿科!你可以去做神父了!」

金神父表示:「聽到老神父的這句話,我想,這是天主在藉著神父召叫我。當時我們教區教友多神父少,只有幾位老神父,我作為年輕人,願意擔負這個責任。」

就是在這一天,聖召的種子深深地埋在了金仰科的心田。

1977年12月,金仰科被招工到國營企業慈溪第一棉紡廠工作,一直到1985年離開,他工作勤奮,成績突出,倍受領導重視。這裡70%以上都是女員工,三班倒,工作很辛苦,然而不管多累,金仰科的祈禱堅持不輟,經常是邊工作邊祈禱,趕上歇班時便回家參加教友們的聚會;只要閒下來,聖書依然會捧在他的手上,為靈性汲取營養。他說:「透過我的經驗,我認為看聖書非常重要。」後來通過考試,金仰科進入到廠財務科,後來又被提升為副科長。

1983年,廠裡的書記派金仰科去上海參加培訓,為期一年。臨走之前,書記對他說:「好好接受培訓,回來後給你找個好對象。」同時也告訴了他那個女孩子的名字。然而金仰科說:「我不需要了。」

培訓期間,金仰科聽說教區的修道院,教會沒有認可,教區也沒有再往那裡送修生,看到這樣的情況,金仰科不知道自己的修道夢想要拖到什麼時候,開始有些動搖了,並有了結婚的念頭。後來,寧波的袁克凡老修女(平時經常給他做靈修輔導)知道了這事,寫信給他說:「我願意做莫尼加,哭著把你這個奧斯定給找回來。」聽到這句話金仰科哭了,藉著這句話,他肯定了自己的聖召,無論如何一定要繼續自己的聖召之路。

1984年培訓結束,他回到棉紡廠繼續工作。

1985年金仰科放棄一切準備,去了上海佘山修院讀書。但當他向領導提出辭職時,他們不肯放手,開會給他做思想工作。書記說:「上海的主教為信仰受了很多苦,坐了那麼多年的牢,你也願意走他的路嗎?如果你留在這裡你會有很好的發展前途。」在領導們看來,金仰科是放著幸福不享,主動去找罪受,簡直不可思議。保祿宗徒曾說:「我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其餘一切我都視為糞土。」同樣,對於金仰科來說,在天主面前,再好的前途也失去了亮色。他拒絕了挽留,毅然隨主召叫,離開了棉紡廠。面對金仰科的離去,領導們失望至極。

四、走進修院 再遭誘惑

1985年10月,金仰科來到了上海佘山修院,修道期間學習成績優異,每年都考第一,各科老師都非常喜歡他,曾經做了兩年班長,當時修院設了神修獎,由金仰科和邢文之兩位修士獲得。

1989年,馬上要祝聖執事的時候,魔鬼再次向金修士展開了猛烈攻擊。他說:「快要被祝聖為執事時,突然間我不想做神父了,感覺在我面前有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尤其是獨身方面我受不了,想到將來的挑戰,我對自己沒有了信心。」

這種掙扎和分辨持續了半年的時間,最後,金修士給教區呈上一封不想修道的信。教區的徐吉偉神父知道這事後鼓勵他說:「你這個是誘惑,在衝動中不能做決定,先靜下心來,找上海的陳雲棠老神父做個避靜,他很有經驗,相信對你會有幫助。」

金修士照神父的話做了,陳神父讓他把想法都寫下來,做靈修筆記,默想耶穌苦難和基督的召叫。在近一月的神操中,天主又從魔鬼手中把金修士奪了回來。從這以後,他的聖召再沒有動搖過。

1990年11月金修士被祝聖為執事。同年11月18日在上海佘山聖母大殿由金魯賢主教祝聖為神父。

五、堂區牧靈 帶病堅持

「基督第二」是神職人員的光榮稱號,要想相似基督,為救人靈,捨生致命的精神必須在牧靈行動中體現出來。犧牲自我是他們的信念,拯救人靈是他們的目標。

1991年,金神父被分配到了舟山市定海區天主堂擔任本堂。從修院來到堂區,金神父帶著滿腹學識和一腔熱火走上了牧靈崗位。他說:「我要把在修院裡所學的知識全都推廣出去。」

剛開始教友們對年輕神父的到來非常歡迎,神父在各方面的工作也很順利。首先為提高教友們的信仰素質,他想方設法辦培訓,廢寢忘食搞福傳。然而,當金神父推廣一些禮儀改革的時候,那些老教友們一時接受不了,不干了。當時教區要求手領聖體,老教友不接受,甚至強烈反對;按梵二要求把祭台上的聖體放到旁邊,教友們也接受不了。在這些事上,金神父的牧靈工作受到了很大的阻礙,他說:「感覺推廣點新的東西很難。」然而,在困難面前金神父沒有退縮,而是耐心地給教友們解釋,後來教友們也慢慢地接受了。

2001年,他著手修建大教堂,因原先的小教堂已無法滿足教友們的需要。為了讓教友們有一個參與禮儀的好環境,金神父不辭辛苦,無怨無悔,甘作奉獻。

長時間的奔波勞碌,再加上工作的壓力,金神父的身體漸漸地有些支撐不住,尤其是每天的彌撒講道,壓力很大。他說:「在修院學的東西都講完了,然而彌撒每天都在繼續,彌撒中的講道不能缺少,所以講道成了我的一大難題,非常焦慮,有時為了第二天的講道半夜都不能入睡,很是苦惱,雖然教友們都說講得不錯,但我自己覺得就跟炒冷飯一樣,很糟糕。」

神父的身體開始虛胖,渾身浮腫,肝臟也出現了問題,很是痛苦。在這種情況下,神父卻沒有因此而停止牧靈的腳步,工作依然在繼續,他說:「當時神父少,帶病也要工作,有時在去往堂口的路上,頭暈腦脹、噁心不止,但腳下的路還是要繼續。聽告解時,有時由於疲憊邊聽邊打磕睡,不管怎樣,我只有一個信念:天主召叫我做神父,我就要做個好神父!把一切奉獻給天主。」

後來不僅是自己的堂區,也去沈家門堂區、象山堂區幫忙。在壓力和病苦面前,天主成了金神父唯一的安慰、支持,神父祈禱和拜聖體的時間更多更長了,在祈禱中奉獻病痛,在奉獻中獲得安慰和力量。

1997年,金神父去河北獻縣教區參加一個神恩研討會,在這裡他領受了聖神的恩寵,充滿了活力,每天呼求聖神和他一起準備彌撒中的講道,焦慮竟然消失了。他說:「神恩對我很有幫助,使我在牧靈的勞累中也體驗到了做神父的輕鬆和喜樂。」

六、慈溪牧靈有特色 升任副主教

2004年,金神父被派到慈溪滸山服務。這裡的一個特色就是外地來打工的教友很多,這些人離開了家鄉,如果沒有教會的牧養,他們的信仰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出於對主內兄弟姐妹的愛護,為了讓他們能體驗到教會大家庭的溫暖,為了讓他們的靈性繼續得到滋養,金神父為他們成立了「教友之家」團體,把他們組織起來,在教堂裡給他們找地方,讓他們舉辦教會活動,例如:定期學聖經、家訪、朝聖等等,讓他們感受到了教會不分地域、不分種族的家庭溫暖。

不僅如此,每逢春節時,金神父犧牲與親人團聚的歡樂,去和那些回不了家的外來打工的教友們一起過年,這份大愛讓他們感動至極,雖然離開了家,但卻享受著一份無言的溫暖和感動。金神父說:「每年都和這些外來打工的教友們一起過年,我感到十分快樂。

2007年,金神父被選為教區副主教,「這完全是天主聖神的禮物,我知道自己無德無才,實不堪當,只有盡全力配合主教,做好我應做的工作。」在擔任副主教的同時,也兼任堂區本堂。談到堂區管理時他說:「在與副本堂合作時要考慮他們的感受,分配工作時以商量的口氣,不下命令,定期開堂區會議,邀請修女也參加,爭取大家的意見,不搞一言堂。」

堂區牧靈方面,注重培育教友們的福傳意識,尤其是把男教友組織起來,培育他們的信仰,成立佈道團體,在下面的堂口開展佈道會等等。在金神父的帶動和神父修女們的配合下,堂區的牧靈事業正邁著成熟穩健的步伐前進。

七、神職界面臨的挑戰

金神父說:「今度奉獻生活者的最大挑戰就是『世俗化』。今天是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媒體、電腦、網絡等,這些對神職人員衝擊力很大,在給人們帶來方便和知識的同時,也給度奉獻生活的人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很多神職人員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了網絡上,以致於忽略了自己的牧靈工作和自身的靈修。上網佔用了祈禱和拜聖體的時間,聊天佔用了讀聖經和聖書的時間,甚至有教友請終傅時都還捨不得放下手中的鼠標,這些都是神職人員非常危險的信號,如果長年累月地繼續下去,勢必會掉進時代的大染缸裡,讓天主的事業遭受損失。所有度奉獻生活的人都應該在網絡方面把握一個『度』。因為一位好神父會帶領很多的人升天堂,一位不好的神父也不會隻身一人下地獄。」

「現在神職人員在貞潔方面面臨著很多的誘惑,尤其是在網絡方面,有時一開電腦就會跳出一些『低級趣味』的畫面,所以有所選擇地上網非常重要,必須犧牲想看又不應該看的一些東西。既然完全奉獻給了天主,就需要時刻提醒自己,在這方面已經沒有了享受權力。作為一位度奉獻生活者,最重要的是與天主之間的關係,靈修第一,知識第二,沒有靈修,知識便是空殼。神父們自己要多看聖書和聖人傳記,並鼓勵大家也要多看,從中汲取靈性的營養。」

2020年11月18日,是金仰科神父晉鐸銀慶紀念日,他很喜樂地告訴大家:「現在回顧我的司鐸生涯,我很感恩,使我學會了對天主更深地信賴和交託。同時也感謝教區主教和司鐸團及修士、修女、教友們為我慶祝和感恩。願主恩賜本教區有更多地青年人回應修道的聖召。」

祈求天主恩寵的陽光撒滿金神父的每一步牧靈之路,願主之大愛陪伴他、護佑他生命的每一天!使他不斷地彰顯天主的光榮。

 

資料來源:

中國天主教

天主教信德網

神州佳音

鹽+光今日焦點 2019年7月24日 菲律賓有主教及神父因反對總統濫權而被控煽動叛亂罪

是日教會焦點:

-西班牙榮休隨軍總主教埃斯特帕樞機安息主懷

西班牙榮休隨軍總主教埃斯特帕‧廖倫斯樞機在7月21日安息主懷,享年93歲。教宗方濟各感謝他對教會的慷慨服務。他曾參與《天主教教理》和《天主教教理簡編》的編撰工作。隨著他的逝世,樞機團成員減少為218人,其中120位樞機有權選舉教宗。詳盡內容

-美國主教團移民委員會擔心政府打算取消難民重新安置計劃

美國《政治》雜誌發表一則新聞說,特朗普政府打算取消難民重新安置計劃。美國主教團移民委員會主席瓦斯克斯主教對此表示,這個消息令人不安,它違背了作為一個國家和人民所具有的原則,他強烈反對任何進一步消減難民重新安置計劃的政策。詳盡內容

-菲律賓有主教及神父因反對總統濫權而被控煽動叛亂罪

菲律賓警方控訴了約40名反對總統杜特爾特濫用職權的人士,當中包括指控四名主教和三位神父煽動叛亂,菲律賓主教團主席羅穆洛·巴列斯總主教表示這是讓人無法相信,並且是超乎常理的。這些都是熱愛祖國的人,並且他們為人正直。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教宗和主教在懺悔禮儀中承認過錯

2019年2月23日下午,教宗方濟各、世界各地將近2百位主教和其他教會領袖在懺悔禮儀中集體告明己罪說:「我們承認,教會內的主教、司鐸、執事和會士對兒童與青年施加暴力……我們包庇了犯罪者……我們沒能承認許多受害者的痛苦……我們作主教的沒有善盡職責。」

教宗方濟各與世界各地主教團主席於2月21日至23日在梵蒂岡出席了保護兒童會議。在會議的最後一天下午,神長們一同參加懺悔禮儀。教宗在禮儀開始之初,祈禱說:「仁慈的天主,求祢賜給我們說出真相的勇氣,以及承認罪過的智慧,讓我們充滿誠摯的懺悔,恩賜我們寬恕與平安。」

這次禮儀中的讀經選自《路加福音》,講述蕩子的比喻。隨後,加納塔馬利教區總主教納梅(Philip Naameh)對此進行了反思,向在場眾人說:「我們往往保持緘默,視若無睹,避免衝突。面對教會的陰暗面我們經常驕傲自大。我們辜負了別人對我們的信任。」

比喻中的蕩子失去了一切,包括「他的社會地位和名聲」。納梅總主教表示:「我們如果遭遇類似的命運,也別訝異……我們不該埋怨,卻要自問怎樣做才能有所不同呢?」納梅總主教指出:「教會領袖應當效法比喻中的蕩子,承認過錯,公開告明己罪,勇於承受後果。這次保護兒童會議只是第一步。福音中的蕩子回家後,一切尚未終了,至少他還得贏回親兄弟的心。同樣地,我們也要贏回修會和團體中弟兄姊妹的心,重獲他們的信任,重建他們與我們合作的意願,為建設天國作出貢獻。」

講道結束後,與會神長們再次聆聽了侵犯受害者的心聲。這位受害者談及侵犯造成的終身創傷,包括羞辱、困惑,以及渴望逃避,甚至是逃離自己。他說:「最令人感到傷痛的是,沒有人會了解你。」

受害者最後提到希望說:「我現在能比較好地應對這一切,努力把心思集中在天主所賜的生命權。我可以且應該站在這裡,這帶給我勇氣。」

《在教會内保護兒童會議》官方網頁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鹽與光專頁

更多相關資訊

教宗:主教是謙遜的僕人而非王子

十一月十二日 聖若撒法 彌撒

讀經一(照我所吩咐你的﹐設立長老。)
恭讀聖保祿宗徒致弟鐸書 1:1-9

天主的僕人,作耶穌基督宗徒的保祿,為引導天主所選的人去信從並認識合乎虔敬的真理,這虔敬是本於永生的希望,又是那不能說謊的天主在久遠的時代以前所預許的,他到了適當的時期就藉著宣講顯示了他的聖道;我就是照我們救主天主的命令,受委託盡這宣講職務。我保祿致書給在共同信仰內作我真子的弟鐸:願恩寵與平安,由天主父及我們的救主基督耶穌賜與你。
我留你在克里特,是要你整頓那些尚未完成的事,並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設立長老:長老應是無可指摘的,只做過一個妻子的丈夫,所有的子女都是信徒,又沒有被控告為放蕩不羈的,因為做監督的,既是天主的管家,就該是無可指摘的、不自負、不發怒、不嗜酒、不暴戾、不貪污;但該好客、樂善、慎重、公正、熱心、有節,堅持那合乎教理的真道,好能以健全的道理勸戒並駁斥抗辯的人。

福音(如果你的弟兄一天七次得罪了你,而又七次轉向你說:「我後悔了」,你也得寬恕他。)
恭讀聖路加福音 17:1-6

那時候,耶穌對門徒說:「引人跌倒的事是免不了的;但是,引人跌倒的人是有禍的。把一塊磨石套在他的頸上,投入海中,比讓他引誘這些小子中的一個跌倒,為他更好。你們要謹慎!如果你的兄弟犯了罪,你就得規勸他;他如果後悔了,你就得寬恕他。如果他一天七次得罪了你,而又七次轉向你說:我後悔了,你也得寬恕他。」宗徒們向主說:「請增加我們的信德吧!」主說:「如果你們有像芥子那樣大的信德,即使你們對這棵桑樹說:你連根拔出,移植到海中去!它也會服從你們的。」

2018年11月12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時強調,服務和謙卑是主教的主要特徵。

當天讀經一取自《弟鐸書》(1:1-9),教宗以這篇讀經展開他的彌撒講道。他說:「教會是在熱忱和混亂中誕生的,但也完成了令人讚賞的事。伴隨著聖神的大能,總是會有困惑與混亂,我們不應該害怕,因為這是一個美好的標誌。教會從未井然有序,一切正常,沒有問題,沒有混亂,從來沒有。她是在這種狀況中誕生的。這種混亂和無秩序需要得到整頓。這是事實,因為需要把事情整頓好。比如,我們想想第一次大公會議,即耶路撒冷大公會議。宗徒們針對猶太選民與外邦人的議題起了爭論,於是他們召開會議來解決當時的問題。」

教宗說:「為此,保祿留弟鐸在克里特,是要他整頓那些尚未完成的事,並提醒他說:『首先是信德』。與此同時,也提出了作為天主的管家”的主教的標準和指示。主教的定義是天主的管家,不是財物、權力和相互利益的管家。他要不斷地糾正自己,並反躬自問,我是天主的管家還是惟利是圖者呢?主教既是天主的管家,就該是無可指摘的:這句話也是天主對亞巴郎所說的:『你要起來,在我面前行走,做個無可指摘的人』。這是一位領導者的基本素質。」

教宗也談到:「主教不該具有的特質,也就是說不可自負、不可傲慢、不發怒、不嗜酒,這是保祿時代最常見的惡習之一,不惟利是圖和留戀金錢。一位主教若是有其中的一個缺點,這對教會是個災難。與之相反的,主教該好客、樂善、慎重、公正、有聖德、有節,堅持那合乎教理的真道:這些都是天主的僕人該當持守的特性。一位主教必須是謙遜、溫和的僕人,而非王子。」

最後,教宗總結道:「一位主教在天主面前,重要的不是給人好感和善於宣講,而是謙卑和服務。」

今天教會紀念殉道者聖約沙法特主教,教宗籲請信徒為主教們祈禱,願他們謙卑,並為他人服務,我們也該如此,就如保祿要求我們的那樣。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會晤秘魯主教

2018年1月21日主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利馬總主教府會晤了大約60位秘魯主教們,勉勵他們效法聖多利波(San Toribio di Mongrovejo)主教,在福傳中懂得使用天主子民的語言。

聖多利波原是西班牙人,1580年被派到利馬傳教,後來成為該教區的主教。教宗與秘魯主教們的談話持續35分鐘,深入省思了這位主教卓越的一生。他既是父親又是牧人,勇於抵達另一處海岸,觸摸當地人的心靈。聖人也被稱為「新梅瑟」,因為在描繪他越過大海的一幅油畫中,海水在他所經之處必會分開,為他開路。

教宗回顧聖多利波主教的一生,以這位聖人的芳表為主教牧職注入新活力。聖人擔任主教牧職22年,曾3次走遍他的轄區,深信福傳的首要見證在於牧人接近他的羊群。

教宗說:「這位主教磨破鞋底,前去會晤他人,為的是『在所有場合,不猶豫、不拖延、不畏懼地向所有人宣講福音。福音的喜樂是給所有百姓的,不可將任何人排除在外』(《福音的喜樂》勸諭,23號)。聖多利波多麽明白這個道理啊!他為了宣講福音進入我們的大陸,既不畏懼也不遲疑。」

在利馬第三次教區會議中,聖多利波提出應將要理講授翻譯成當地幾種語言。他也主張學習當地人的語言,因為只有這樣福音才能進入人的心靈。教宗表示:「今天的牧人也必須面對一項新挑戰,那就是學會數碼用語。對我們21世紀的牧人而言,這個觀點是多麽緊迫啊!牧人們應學習一種全新的言語,例如數碼語言。牧人需要懂得我們的青年、我們的家庭和兒童的言語。」

「此外,聖多利波在不義、濫用職權和貪腐面前敢於出聲,因為他相信,若不公布和譴責那些侵害我們的弟兄姐妹,尤其是脆弱者生命的各種過失,就不會是真正的福傳。主教們必須關心當地司鐸的培育,建立當地聖職班底。只有這樣,教會才能成為具有生育能力的母親。聖多利波主教也曾大力支持當地混血人晉鐸,做他們忠實的朋友,探望並照顧他們。今天的牧人應向他學習。」

「此外,聖多利波並不否認當時社會存在的張力、差異和衝突,教導人們以真誠懇切的態度進行對話,勿做分裂的囚徒,而要走上新道路。聖人的教導對今日教會具有重大意義。」

最後,教宗叮嚀秘魯主教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要為合一效勞,切莫受到分裂的禁錮。分裂貶抑且限制我們所蒙受的召叫,使之無法成為共融的聖事。請你們切莫忘記那在初期教會中具有吸引力的乃是彼此相愛。彼此相愛在昔日、今日及明天都是最好的福傳。」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