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與正權主教一同舉行祝聖聖油彌撒

2019年4月18日(聖週四)上午,中國福建省閩東教區郭希錦輔理主教與正權主教詹思祿一起舉行了祝聖聖油彌撒。這是教會合一的重要標記,也表明北京當局願意尊重去年9月與聖座簽署的臨時性協議。

在閩東教區,直到幾個月前,郭希錦原是教廷認可但政府不承認的正權主教,他領導著所謂的「地下」團體。為了促進教會的合一,羅馬承認了所謂的「官方」主教詹思祿,並委托郭希錦教區輔理主教的職務。

最近幾週,有報導指這位前任正權主教、現任輔理主教,似乎無法共祭聖週四上午舉行的祝聖聖油彌撒,這台彌撒中主教將全體司鐸祝聖一年中舉行聖事所使用的聖油。此外,有消息稱,郭希錦尚未得到宗教事務局認可,因此他被禁止佩戴主教標記參與共祭。

然而,正如公開照片所顯示的,一切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兩位主教,獲得教宗認可的正權主教詹思祿,和他的輔理主教郭希錦,一同舉行了祝聖聖油彌撒。對於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之間的對話而言,這則消息代表了一個積極和令人鼓舞的信號。

今年2月28日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接受梵蒂岡新聞網採訪時曾表示:「現在,重要的是執行聖座與中國關於任命主教的臨時性協議,並開始讓協議發揮實際作用。」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相關資訊:中國政府尚未承認福建省閩東教區郭希錦輔理主教的身份

教宗方濟各主持聖油彌撒:福傳應充滿喜樂

2017年4月13日聖週四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祝聖聖油彌撒(Chrism Mass),準備踏入逾越節三日慶典。羅馬教區的司鐸們圍繞著教宗,重發他們的司鐸誓願。教宗勉勵他們將福音的喜樂傳給世人,意識到福傳既不可是傲慢的,也不可是嚴苛的,因為真理已降生成人,成了柔情。

教宗向司鐸們提出諸多建言。他首先論及彌撒講道說:「司鐸在講道時要儘量言簡意賅,運用那觸動他子民心靈的喜樂,引用上主在他祈禱時感動他的天主聖言。如同每一個傳教的使徒那樣,司鐸以他全部的生命使宣講充滿喜樂。」

教宗表明:「最能令我們喜樂和傳達喜樂的正是那些最微小的細節。藉著這些微小細節,人們可感受到司鐸樂於幫忙,也敢佔用他的時間。福音在被宣講的行動中成了喜樂又慈悲的真理。但願沒有人會試圖將福音的這三大恩寵切割開來,它們分別是:福音沒得討價還價的真理;無條件施予所有罪人的慈悲;以及具有包容性的內在喜樂。」

「喜訊的真理絕不能只是抽象的真理;這種真理無法在人們的生活中圓滿實踐出來,因為書裡印的字句令他們覺得更為舒坦。喜訊的慈悲絕不能成為假憐憫,讓罪人陷於他的不幸,因為沒有人伸手扶他站起來,陪伴他推進他的使命。宣講絕不能是悲傷或是中性的,因為它是全然個人喜樂的表現:『喜訊是天父的喜樂,祂不願意失去祂的任何一名子女』(《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237號)。」

教宗接著提出新皮囊的三個圖像,解釋該如何妥善保存喜訊,以免它變酸。第一個圖像是加納婚宴上的石缸,它充分反映聖母瑪利亞這個完美的皮囊。

教宗對司鐸們說:「親愛的各位,缺少聖母瑪利亞,我們便無法在我們的司鐸生活中向前邁進!『她是天父卑微的婢女,喜樂歡躍地讚頌天主』(《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286號);她是樂於助人的聖母,她無玷的腹中剛懷了生命的聖言,便立即動身往見表姐依撒伯爾,服侍她。聖母富有感染力的圓滿,幫助我們克勝恐懼的誘惑:那誘惑使人不敢將自己裝滿,害怕再多裝一點,不是嗎?那膽怯讓人不敢走出去向他人傳揚喜樂。」

第二個圖像是撒瑪黎雅婦人用來給耶穌解渴的水罐。它是愛的「具體表現」,最佳代表人物是加爾各答的德肋撒修女。

教宗說:「她從具體事物出發,以她的笑容、她親手觸摸創傷的態度,把喜訊帶給了所有人。她親手觸摸創傷的態度就是司鐸對病人、對絕望者的撫慰。司鐸是柔情的人,具體而柔情。」

喜訊的第三個圖像是上主被刺傷的聖心的巨大皮囊。

教宗指出:「我們必須從祂身上學到,我們向赤貧者傳報大喜樂時,若不秉持尊重、謙遜,乃至於受辱的態度,就無法成功。福傳不可傲慢,它必須是具體、柔情且謙虛的:這樣福傳才會充滿喜樂。福傳不可傲慢,真理的正直絕不能嚴苛,因為真理取得肉軀,成了柔情,成了嬰孩,祂成了人,並在十字架上成了罪。」

教宗在這台彌撒中祝聖了候洗聖油、病人聖油和聖化聖油,以供未來一年施行聖事使用。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祝聖聖油彌撒: 司鐸的喜樂從天主而來,由子民守護

04171 blog

4月1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了祝聖聖油彌撒。全世界所有司鐸在這一天更新他們領受聖秩聖事時所發的誓願。教宗強調: 教會需要喜樂的司鐸、忠於基督和天主子民的司鐸。教宗在彌撒中降福了聖洗、堅振及病人傅油聖事所需的聖油。

司鐸的喜樂從何而來?這是教宗方濟各向全世界司鐸提出的問題。教宗說,司鐸的喜樂「對於他本人和天主忠信的子民而言,都應該是非常珍貴的」。司鐸「受召做天主子民的受傅者,被派遣去為他們傅油」。教宗告誡說,相對於聖秩聖事「恩寵的無量宏大,司鐸是個極其弱小的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