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 (第九部分)

10301 blog

人的自我認知

我接著問教宗,這個原則是否也適用於另一個重要的文化邊緣,即人類學的挑戰。教會在傳統上作為參照點的人類學及用人類學所表達的語言仍舊是牢固的,是智慧和現世經驗的結晶。然而,教會所面向的人類似乎不再理解這兩個要素或充分重視它們。我進而談論這一事實:「人現在用與過往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範疇上詮釋自己。這事實也是由於社會的巨大變遷以及人對自我意識有了更為廣泛的認知所造成的。」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七部分)

1018 blog

在一切事上尋求和找到天主

教宗方濟各關於今日挑戰的講話有獨到之處。多年前他寫過,看現實生活需要用信德眼光,否則所看到的只是支離破碎的現實。這個思想也是«信德之光»通諭的主題之一。我記起教宗方濟各在里約熱內盧世界青年節期間講的幾段話:「天主若在今天顯示出來,祂就是真實的。」「天主處處都在。」這兩句話附和依納爵的格言:「在一切事上尋求和找到天主。」

因此我問教宗:「聖父,如何才能在一切事上尋求和尋找到天主呢?」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六部分)

10113 blog

182年後的首位會士教宗

教宗方濟各是本篤會士額我略十六世於182年前的1831年當選後,首位出自修會的教宗。因此我問他:

「今天男女修會會士在教會中的獨特地位是什麼?」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五部分)

10081 blog

年輕教會和古老教會

我繼續關於教會的主題,以不久前的普世青年節為依據問教宗:「這項重大盛事令人更加關注青年人,同時也關注新近建立的教會,她們是『精神肺葉』。這些教會能給普世教會帶來什麼樣的希望呢?」

教宗:「年輕教會發揚了信仰、文化和成長中生命的精華,與較古老教會所發展出的不同。在我看來,古老教會和年輕教會之間的關係就好似社會上青年人與老年人的關係:他們一起建設未來,青年人用氣力,老年人用智慧。當然,風險總是有的:年輕教會容易自以為是,古老教會則願意將自己的文化模式強加給年輕教會。但是,我們需要一起建設未來。」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二部分)

0926 blog

「為何做耶穌會士?」

我(安東尼奧•斯帕達羅 Antonio Spadaro 神父)明白教宗方濟各接受當選的這句答話為他也是一張身份證。沒有別的需要補充了,我繼續問他我已選好的第一個問題:「聖父,是什麼促使您選擇加入耶穌會?耶穌會的哪些方面打動了您?」…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