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女在烏克蘭的使命:我的祈禱是從天主那裡獲得幫助

Svitlana Matsiuk 修女 (圖片:Vatican Media)

戰爭改變了現實,也考驗著聖神傳教會修女的信仰。

「天主從不和我們開玩笑,如果祂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意味著祂知道我們會度過難關,祂將把我們抱在懷裡度過這一切。」

在羅馬求學的聖神傳教修女會(Congregation of the Missionary Servants of the Holy Spirit)的斯維特拉娜·馬修克(Svitlana Matsiuk)修女去年1月返回了烏克蘭,她本應在9月恢復學習,但此刻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做到這一點。斯維特拉娜修女對《羅馬觀察報》說:「戰爭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生活,並將繼續改變它。」戰前,她的團體生活在赫梅利尼茨基(Khmelnytskyj),她們自1995年以來一直在那裡,現在她們不得不搬到一個叫馬特基夫茨(Matkivtsi)的小村莊,借宿方濟各小兄弟會的地方,好能繼續幫助那些從受戰爭影響最嚴重地區逃出來的人們。

戰爭不僅擾亂了修女們的外在生活,「我在心理和精神上也發生了變化,這種情況給我與天主的關係以及我的信仰生活帶來問題」。2月24日,斯維特拉娜修女和其他修女在文尼察附近的一個小村莊,早上她們被爆炸聲驚醒。在片刻的困惑和慶倖之餘,不禁要問:「這怎麼可能?這真的發生了嗎?」。引起這些問題的「極度痛苦」揮之不去,當斯維特拉娜修女見到並傾聽那些曾經注視過死亡的人時,這樣的痛苦更為劇烈。她在軍事醫院探望過受傷的士兵和九死一生的難民。

「聆聽他們的述說,引發了很多對天主的問題,其中有關於惡的本質的問題。在戰爭之前,我知道惡的存在,但它並沒有像現在這樣觸及我們的生活。這是另一個現實,天主也臨在其中,祂在那裡受苦,被釘在十字架上。而天主回答我說:『你想和我一起進入這個現實嗎?』我不想為自己創造虛幻的世界而逃避現實,我想進入這個現實,在那裡做盡可能多的好事。」

在馬特基夫茨,聖神傳教會修女在花地瑪聖母朝聖地與方濟各住院會的會士們一起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在戰爭開始時的幾個星期,他們為難民組織了一個避難所。隨著時間的推移,國內流離失所者的人數減少了,所以修女們決定建立一個小型的人道主義援助中心:她們向難民分發衣服、食物和藥品,還花時間傾聽他們的心聲。斯維特拉娜修女說:「重要的是讓他們知道,他們可以來這裡,他們將得到幫助和傾聽。」

她的同會姊妹維多利亞(Victoria)修女也分享了自己的祈禱經驗。戰爭開始時,她在希臘,從2019年起她一直在耶穌會難民服務社(Jesuit Refugee Service)服務。

「第一週的時候我只會哭泣,看新聞,給我在烏克蘭的朋友和家人打電話,日夜祈禱。我告訴他們,如果他們處於危急情況下,可以寫信給我。我的一個朋友住在基輔地區的一個村莊,這些村莊在戰爭開始時被俄羅斯軍隊佔領。有一段時間,她和家人躲在一個地窖裡,他們不知道是該逃還是該留。她一直要求我祈禱。我祈求天主說:『拯救他們吧,幫助他們逃跑,並且不被發現。』當他們成功逃脫時,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在那些時刻,祈禱變得像呼吸一樣重要。所以她決定返回烏克蘭。她在赫梅利尼茨基的姐妹們都反對,因為全國各地都有爆炸的風險。維多利亞修女說:「但我來自克里米亞,我已經失去了一次祖國。這就是為什麼我決定要回到烏克蘭。我想與我的人民分享他們的恐懼、痛苦,同時也分享他們的信仰。」她坦言,看到馬特基夫齊的花地瑪聖母朝聖地每天都有這麼多祈禱和慶祝活動,她感到很驚訝。來到這裡的流離失所者經常要求修女們與他們一起祈禱,或為留在受災最嚴重地區的親人祈禱。

斯維特拉娜修女補充說:「過去的兩個月,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緊張的傳教時間,見證天主在這裡的臨在。過去我對天主的經歷給了我信心,儘管我們會經歷巨大的考驗和痛苦,儘管代價會很高,但回報也會很高。我的經驗告訴我,天主從不和我們開玩笑,如果祂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意味著祂知道我們會度過難關,祂將把我們抱在懷裡度過這一切。」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俄羅斯導彈襲擊烏克蘭一座古老的正教隱修院

圖片:svlavra.church.ua

位於烏克蘭頓涅茨克州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聖母安眠隱修院5月30日遭到俄羅斯的導彈襲擊。莫斯科正教宗主教區官方網站於6月1日宣布了這一消息,報導了頓涅茨克和馬里烏波爾大主教區的一份聲明:「我們痛心地宣布,5月30日,在衝突期間,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聖母安眠隱修院内第三和第四建築物遭到破壞。」

該聲明寫道,在襲擊中,隱修院院長、一位隱修士和一位修女遇難,另有三位隱修士受傷,平信徒死傷人數不詳。宗主教區籲請衆人「為遇難者安息和受傷者快速康復祈禱」。

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聖母安眠隱修院歷史悠久,它隸屬於莫斯科宗主教區管轄的烏克蘭正教會。據某些史料記載,該隱修院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3世紀,當時基輔石窟隱修院的隱修士因蒙古人的入侵而逃離,躲避到斯維亞托戈爾斯克建立了這所隱修院。

另據宗教新聞社(Sir)6月2日報導,在近一百天的戰爭中,儘管該隱修院曾多次遭到襲擊,但流離失所的平民在此找到了避難所。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教宗方濟各:不要把烏克蘭的小麥作為戰爭的武器

教宗方濟各在6月1日週三的公開接見活動結束前,呼籲國際社會,應努力解決因持續的戰爭使烏克蘭出口的小麥滯留在港口的問題。

教宗這樣説道:「烏克蘭出口的小麥被封鎖,這引起極大的擔憂,數百萬人的生命,尤其是最貧窮的國家,都依賴這些小麥生存。我痛心地呼籲有關方面,應盡一切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並保障享有糧食的普遍人權。請不要把小麥這基本的糧食作為戰爭的武器!」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帕羅林樞機:關懷陳樞機,希望不使聖座與中國的對話複雜化

CNS photo/Vatican Media

陳日君樞機最近在香港被捕和獲保釋事件、向烏克蘭運送武器問題、聖座為和平及撤離馬里烏波爾平民作出的嘗試,以及與莫斯科宗主教府的關係:這些是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近日在宗座額我略大學出席關於若望保祿一世教宗研討會之餘,向採訪記者談到的内容。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被捕

帕羅林樞機說,他對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被逮捕的事件「深感遺憾」:「我願意向陳樞機表達我的關懷,他獲得釋放和寬待。」帕羅林樞機認為,這個事件不應被看作是對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主教任命協議的“否定”。這項協議於2018年簽署,又延續了兩年。他表示,當然,「最實際的祝願是,這樣的事件不使已經複雜且不易的對話行程更加複雜。」

烏克蘭的戰爭

關於在烏克蘭的戰爭,聖座國務院與各國關係部門秘書長加拉格爾(Paul Richard Gallagher)總主教幾天後將啓程前往基輔。帕羅林樞機解釋說:「這項使命將有助於重申聖座國務院已經並正在盡可能努力去實現的目標,因為空間非常有限;因此,停火乃是一個基本的起點,而戰爭行動應結束。所抱的希望是,開始嚴肅認真、沒有先決條件的對話,尋找道路來解決這個問題。」

向烏克蘭運送武器

關於向烏克蘭運送武器的微妙問題,帕羅林樞機重申:「開戰近80天來已經表達的立場,即在受到侵略的情況下有武力自衛的權利,《天主教教理》也如此表示,但有一定的條件。首先是應取得平衡,然後是回擊造成的損害不能比入侵的損害更大。在這樣的情況下,才能稱作正義的戰爭。我知道在具體的情況中很難予以確定,但需要有一些明確的判斷標準,以盡可能更公正、更有節制的方式面對武器問題。」

關於俄烏戰爭的一篇評論

接著,帕羅林樞機引述關於俄烏戰爭的一篇評論,他本人也贊同其中的看法。樞機說:「最終該當找到一個解決方案,因為地理位置迫使它們雖然不是生活在一起,但彼此是近鄰,共有數千公里的邊界。很遺憾,我們仍然沒有明白這個教訓,即與其進行這些殘殺,製造這些廢墟,不如先找到解决辦法。這是聖座始終所祝願的。問題在於近幾十年來,多邊主義的議題式微,因此,自然是各方都專注於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觀點,不懂得如何分享和尋找共同的答案,最終釀成了這種結局。」

意大利政府提出的和平談判方案

對意大利政府提出的和平談判方案,帕羅林樞機表示:「應予以支持。對聖座而言,能使戰爭結束的任何嘗試都受歡迎。我們不願擔任主角,如果其他人能做聖座無法做到的,這非常好。聖座沒做到,是因為她提供的斡旋或介入沒有得到接納。」

被困在亞速鋼鐵廠的軍人的夫人與教宗會晤

記者們提到,被困在亞速鋼鐵廠的兩名軍人的夫人與教宗近日有過會晤。帕羅林樞機解釋說:「我們曾提出願意為撤離餘下的平民作擔保人,但沒有任何回應,至少我沒有聽到任何結果。在這幾個星期“有許多的嘗試,這是最近的一次。此前我們也表達過一個重大的意願,聖座大使甚至有過與扎波羅熱的總主教一起去那裡的想法,但再沒有下文,因為對這項使命沒有安全保障。」

與莫斯科宗主教府的關係

最後一個問題,談到與莫斯科宗主教府的關係,教宗方濟各本人在接受《晚郵報》的訪談中已經回答過了。帕羅林樞機對記者們說:「你們知道有關事件,知道教宗的立場,以及不去會晤基利爾的決定。我們處於困難時刻,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但這並不表明我們處在零點或在俄羅斯東正教會與天主教會之間存在著冰凍。渠道還是存在著,對話的嘗試也存在。當然,一切變得更困難,這正是最近的事件造成的。」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再次念到烏克蘭,也表示隨時願意去莫斯科會見普京

CNS photo/Alexander Ermochenko, Reuters

教宗方濟各於5月1日誦念《天皇后喜樂經》之後,談到從當天開始的聖母月,邀請「衆信友和基督徒團體在5月份每天都為和平誦念《玫瑰經》」。接著,教宗的思慮轉向烏克蘭的馬里烏波爾城,即「瑪利亞城」,她遭到了殘酷的轟炸和摧毀。教宗說:「此時此刻我再次要求,為困在那個城市鋼鐵廠的民衆開啓的人道走廊暢通無阻。」

「我痛苦悲傷,牽掛著烏克蘭人民的痛苦,尤其是最弱小、老年人和兒童。從那裡甚至傳來兒童被逐出和流放的可怕消息。在看到人性可怕倒退的同時,我與許多感到悲痛的人一起質問,人類是否真的在尋求和平;是否願意避免軍事和舌戰的不斷升級;是否在盡一切可能讓武器消聲。」

最後,教宗沉痛呼籲:「我們不要屈服於暴力和武器惡性循環的邏輯。應走上對話與和平的道路。」

CNS photo/Paul Haring

此外,意大利《晚郵報》5月3日發表了教宗方濟各與該報社長馮塔納(Luciano Fontana)和副社長薩爾扎尼尼(Fiorenza Sarzanini)進行的訪談,内容主要涉及烏克蘭戰爭。教宗簡述了聖座從2月24日至今為停止戰爭所盡的努力,並表示他向普京總統提出了願意立即前往莫斯科的意願。

教宗說:「開戰20天後,我請帕羅林樞機轉告普京,我願意前往莫斯科。當然,這需要克里姆林宮領導人允許敞開幾個門窗。我們還未得到答覆,我們仍繼續提出這要求,即使擔心普京無法也無意在此時進行這會晤。但這種暴行怎能不去制止呢?25年前,我們在盧旺達經歷了同樣的事。」

關於這場戰爭的原因和武器「貿易」,教宗指出,只有少數國家反對提供武器的醜聞。

至於引起戰爭的原因,教宗表示:「也許是北約在俄羅斯的門前叫囂,因而激起一種憤怒,導致克里姆林宮反應惡劣,引發衝突。」

關於向烏克蘭人供應武器是否正確,教宗說:「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離得太遠了。但明顯的是,那裡正在試驗武器。俄羅斯人現在知道裝甲車沒什麽用處,正在考慮其它的東西。戰爭的原因正在於此:測試人們所生産的武器。」

教宗現在不會去基輔,他認為必須先去莫斯科。在重申為停止暴力升級已作和能作的努力後,教宗表明:「現在我不去基輔。我感到不能去。我必須先去莫斯科,先與普京會晤。但我也是一個司鐸,我能做什麽?我盡我所能,如果普京敞開大門的話。」

關於去莫斯科的話題,教宗也著眼於與正教宗主教基利爾聯手行動的可能性。他談到3月15日與宗主教的40分鐘視頻通話、基利爾對這場戰爭的「辯解」,以及取消6月在耶路撒冷的會晤。

教宗表示:「我聽了他的述説,然後對他說:我對此一無所知。兄弟,我們不是國家的輔祭員,我們不能使用政治言辭,而應說耶穌的話語。我們是天主同一個聖潔子民的牧人,因此我們必須尋求和平的道路,讓武器停火。宗主教不能變成普京的輔祭員。我與他定於6月14日在耶路撒冷見面,這將是我們第二次面對面地相見,與戰爭毫無關係。但現在他也同意我們先停下來,免得成為曖昧的信號。」

教宗的視野進一步擴大,談到在一個有戰爭的世界中人民的權利,那是常被提起和令人擔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教宗表明:「這不是一個 警報,而是對事物的觀察:叙利亞、也門、伊拉克,以及在非洲一場又一場的戰爭。這裡面都有國際利益。一個自由國家能對另一個自由國家開戰,這不可思議。在烏克蘭似乎是其他人在製造衝突。唯一關乎烏克蘭人的,是他們在頓巴斯作出的反應,但這是十年前的事,是陳舊話題了。當然,他們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民族。」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更多烏克蘭資訊

教宗與聯合國共同呼籲烏克蘭戰爭在復活節停戰

2022年4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與烏克蘭難民會面時親吻來自遭俄軍屠殺平民的基輔西北方的小鎮布查(Bucha)的烏克蘭國旗。(CNS photo/Paul Haring)

聖座新聞室在4月21日發表公告,公告表示,羅馬聖座和教宗方濟各加入到聯合國的停戰呼籲中,根據儒略曆,復活節將在4月24日慶祝。該停戰呼籲是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Manuel de Oliveira Guterres)與烏克蘭東方天主教會大總主教舍夫丘克(Sviatoslav Shevchuk)於4月19日共同發出的。

聖座公告指出,「要祈求上主的護佑,讓那些被困在戰區的民衆能夠撤離,祈願和平很快恢復;並要求各個國家的領導人要傾聽人民和平的呼聲。」

烏克蘭資訊

烏克蘭的求救聲:教宗,求你救救掉入馬里烏波爾陷阱的人民

2022年4月20日,烏俄衝突期間,烏克蘭南部港口馬里烏波爾的撤離市民在等待登上公共汽車離開該市。(CNS photo/Alexander Ermochenko, Reuters)

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的局勢是個死亡陷阱。人民試圖讓求救聲盡量傳得又高又遠,甚至傳到教宗耳裡,因為對他們來說,教宗是「最後一個希望堡壘」。

切爾尼樞機在復活節八日慶期內向梵蒂岡新聞網表示,他接獲了一封由「馬里烏波爾捍衛者的母親和妻兒」聯合署名的求救信,信函的最終收件人是聖父教宗。樞機表示,這封信函凸顯出教宗「從一開始就表明的事」,即:「戰爭毫無理性可言」;教宗在今年度的復活節文告中再次強調了這點。

這封信函輾轉來到梵蒂岡,經由烏克蘭國家電視台一名記者的手、送到了宗座促進人類整體發展部臨時部長切爾尼樞機那裡。信中寫道:馬里烏波爾這座城市在一天廿四小時的襲擊下「化為灰燼」,成了「歐洲第廿一世紀未曾有過的人道主義災難」的中心。「圍城的不可接受性的問題勢必會再興起」,整座城市遭受「無差別攻擊」、毫無道理的毀滅和苦不堪言的磨難,而城裡的百姓理當得到國際人道法的保護。

雖然每天撐不下去的人數「與日俱增」,但是「聖父教宗仍然能幫助受苦者」。在馬里烏波爾奮勇抵抗的人們的妻小向教宗發出如此呼聲。這些婦女約有一百人,主要分成醫療組和膳食組。她們指出,現在有上百個受傷的平民和戰士得不到任何治療,因為藥品和消毒器材用完了。為此,「他們應該撤離戰場」。

信函中也描述了亞速鋼鐵廠的情況:那裡成了衝突前線,而在鋼鐵廠內除了烏克蘭軍隊以外,還有大約一千名平民。信函寫道:「從戰鬥之初,這些人就認為跟戰士生活在一起不僅能保障安全,而且有機會得到糧食、飲用水和醫藥治療。然而,對許多婦女和孩童來說,那裡現在似乎變成了一個『陷阱』,就連糧食和飲用水都無法送達。」

切爾尼樞機表明,「這個在絕望中發出的哀求也面向所有能通過人道走廊和停火來提供援助的人;此時此刻,如此局勢需要的正是停火」。值此復活節八日慶期,我們懷著堅信上主已經復活的信德和喜樂,同時也要「承擔起我們在烏克蘭和在世界其它地方忍受這個恐怖又不理性的戰爭的弟兄姊妹的磨難和痛苦」。

這封寫給教宗方濟各的求救信最後表示,婦女、孩童和傷員不該在世人眼中這麼死去。他們是「今天的殉道者」。「您幫助他們撤離馬里烏波爾的援助,將成為真正的父愛舉動、善牧的協助和真正的慈悲善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烏克蘭資訊

在烏克蘭的教宗特使:面對戰爭的摧殘,沒有言語,只有信仰

2022年4月15日(聖週五),在烏克蘭擔任教宗特使的克拉耶夫斯基樞機(Konrad Krajewski)在博羅江卡(Borodyanka)附近的一個亂葬崗上祈禱。(CNS photo/Vatican Media)

宗座賑濟所所長克拉耶夫斯基樞機(Cardinal Konrad Krajewski)繼續在烏克蘭探訪基輔和其它地方,將教宗方濟各和教會的臨在帶給因目前戰爭而受苦的人,並按照教宗的願望,與烏克蘭人分享逾越節三日慶典的重要時刻,直到復活主日。

克拉耶夫斯基樞機在4月14日聖週四主持了主的晚餐彌撒,並舉行了濯足禮。4月15日(聖週五),他與聖座大使庫爾伯卡斯(Visvaldas Kulbokas)總主教一起,在遭戰爭破壞最嚴重的一個地區博羅江卡,帶領了感人的公拜苦路。

樞機在回基輔時向梵蒂岡新聞網講述說:「現在,我與聖座大使,從這些對世界上每個人來說都很艱難的地方返回基輔。我們在那裡再次看到了許多死者和一個埋葬了至少有80人的墳墓,被埋葬的人連姓名都沒有。」克拉耶夫斯基樞機接著表示:「面對這情景,沒有眼淚,沒有言語,幸好有信仰。我們現在是在聖週,今天是聖週五,在這一天,我們可以與耶穌一起、與祂一起在十字架上,因為聖週五之後是復活主日。或許祂將用祂的愛向我們解釋一切,並將改變一切,也改變我們的心,改變這些天來我們承受的痛苦,尤其是在今天。」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烏克蘭資訊

烏克蘭基輔天主教修院被俄羅斯軍人洗劫一空

圖片:Bishop Vitalii Kryvytskyi, the bishop of the Latin Catholic diocese of Kyiv.

烏克蘭基輔地區沃爾澤利天主教修院近日遭到劫掠。該修院院長魯斯蘭(Ruslan Mykhalkiv)神父說:「我們分發糧食時,領糧食的百姓告訴我們,洗劫者是俄羅斯軍人。但當地居民也來拿了東西。他們絕望至極、飢腸轆轆,而這裡沒有店家開門,所以他們想到來拿我們的食物。至少他們得以果腹充飢。」魯斯蘭神父說這番話時,語氣不帶一絲的怨恨。事實上,「洗劫一空」這個詞毫不誇大,因為連若望保祿二世的聖爵和修院院長的舊鞋子都不翼而飛。

劫掠的消息在社交網絡上迅速傳開,因為天主教拉丁禮基輔教區維大理·克里維茨基(Vitalii Kryvytskyi)主教也在臉書上發布了若干照片。其中一張是聖母像頭部被打碎的景象。這是烏克蘭自2月24日陷入戰亂的後果之一。

俄羅斯襲擊的隔天,該修院院長就帶著修生和隔壁孤兒院的兩名修女和五名孩童踏上逃難之路。院長說:「我們意識到可能會發生的事,提早幾天做好準備。而這些事也的確發生。」軍隊占領修院一帶,院長一行人躲在數公里外的地方避難。該修院只有靈修指導神師伊戈爾(Igor)神父留守,因為他同時也是該堂區的本堂司鐸。即使遭到襲擊、窗戶破裂、隔壁用於接待訪客的房舍毀損,伊戈爾神父依然堅守修院。院長表示,「當時襲擊用的是輕型炮彈。我知道這件事,因為靈修指導神師發給我們照片」。

後來連伊戈爾神父也不得不離開,因為另一次襲擊修院用的是「重型武器」,造成建築物內外一塌糊塗。魯斯蘭神父說:「俄羅斯軍隊封鎖了地區的出入口。我們直到上週四(4月7日)才回得來,然後立刻發現修院大門敞開。」雖然修院缺水、斷電、沒瓦斯,院長和其他司鐸仍然堅持回去整理環境。院長說:「我們回家時發現門窗全開,一進門才知道,這裡不只遭到炸彈襲擊。」

修院的的確確被洗劫一空:鍋碗瓢盆、路由器、洗衣機、電腦、空調機和小型器材都沒了。院長表示:「就連不起眼的東西都變得值錢。他們偷走了很多禮儀器具,以及若望保祿二世2001年牧靈訪問烏克蘭時在彌撒中使用的銀製聖爵。我們把它看作聖髑,在重要慶典上使用。主教說,連我跑步用的舊球鞋也被拿走,這當然是不足掛齒的事。修生的鞋子和衣服也通通不見。」

糧食儲藏室也被一掃而空。院長說:「我們以前存了些生活必需品、馬鈴薯、麵條和其它保質期長的糧食。現在全空了。」不過,院長再三強調,這是不幸中的大幸。「我們知道劫掠修院的是俄羅斯人,因為我們分發糧食時,領糧食的百姓告訴了我們。他們說,俄羅斯人用了某個特殊技巧打開鐵柵欄,然後破門而入。但我認為,本地百姓也拿了我們的東西。少數生活困頓的人之前就會來我們這裡順走一些小型廚房用具,現在他們拿走了所有食物。我們這裡有糧食,而百姓餓著肚子。沒有店家開門,他們能去哪裡找吃的呢?他們興起這個念頭,或許良心有虧,但我們要理解戰爭的背景、占領的處境。他們知道這樣能果腹充飢。這舉動合情合理⋯⋯。」

然而,院長澄清,果腹充飢是合理的,但其餘的事絕非如此!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facebook.com/vitalii.kryvytskyi

facebook.com/vitalii.kryvytskyi

facebook.com/vitalii.kryvytskyi

facebook.com/vitalii.kryvytskyi

facebook.com/vitalii.kryvytskyi

facebook.com/vitalii.kryvytskyi

烏克蘭資訊

教宗公開接見:回顧在馬耳他的牧靈訪問及再次呼籲停止烏克蘭戰爭

圖片:vatican.va

2022年4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回顧了他在馬耳他的牧靈訪問。教宗再次引用聖史路加在《宗徒大事錄》裡的記述,指出保祿遭遇船難後,在馬耳他島受到「非常友善」的款待(參閱:宗廿八2)。教宗此行正是選擇了這句話作為格言,因為這番話「不僅為移民現象指示當走的道路」,更是普遍有助於「世界變得更友愛、更宜居」,從而拯救同在一艘船上的我們大家免於「船難」。

接著,教宗稱馬耳他是個關鍵地點,因為該國位於地中海中央,是不同民族與文化的交會處。「今天人們常談論『地緣政治』,但不幸的是,主流邏輯是各大強國為聲明自身利益而運用的策略邏輯,並拓展至經濟影響力、意識形態影響力或軍事影響力的領域。我們正在戰爭中看到這點」。

在此背景下,馬耳他代表了「弱小」、小國的權利和力量。這些國家雖然勢單力薄,但他們的歷史和文化底蘊深厚,應當推廣另一種邏輯:即「尊重和自由的邏輯、在差異中和睦共處的邏輯,並抵制強權的殖民」。「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人們試圖為新的和平歷史奠定基礎,而不幸推進了強權你爭我奪的歷史舊事。在當前的烏克蘭戰事中,我們目睹了聯合國無所助益」。

教宗由此談到移民潮現象,以及他在馬耳他的最後一項活動:與眾多安置在若望廿三世接待中心的移民相聚。該機構由一名高齡九十幾歲的方濟各會會士帶領,他在使徒熱忱和關愛移民方面樹立了榜樣。教宗表示,當天做見證的移民分享了他們的經歷、夢想和盼望。教宗強調,每個移民都是獨一無二的,如同我們每個人一樣都有自己的「人性尊嚴、根基和文化」,攜帶著無盡的財富。這財富大過於接納移民所會帶來的各種問題。

關於接納移民的事,教宗闡明,「當然,接納工作要妥善安排和管理,而且首要之務是在國際層面一起規劃。因為移民潮現象不能縮減成緊急危難,卻是我們時代的記號。移民現象該當如此解讀和詮釋。它會變成衝突的記號或是和平的記號,取決於我們如何應對」。

為此,教宗讚許馬耳他是個「和平的工作坊」。該國「倘若從其根基汲取手足情誼、憐憫和團結的活力,便能實踐這項使命」。馬耳他人民在領受福音時也建立了這些價值觀,並能因著福音把這些價值觀發揚光大。

談到這次訪問的牧靈層面,教宗解釋說,他前往馬耳他是為了堅定當地居民的「信德與共融」。就福傳的角度,馬耳他也是個關鍵地點。為數眾多的司鐸、修會會士和平信徒從該國的兩個教區出發,把他們的基督信仰見證傳到世界各地。因此,教宗稱其訪問也帶有感恩和讚賞的意涵。然而,教宗坦言,「世俗化的風,以及立基於消費主義、新資本主義和相對主義的偽文化之風」也在馬耳他吹起。因此,這是個「新福傳的時節」。教宗在聖保祿岩洞的朝聖「有如在泉源汲水,好讓福音能在馬耳他帶著泉源的清新一湧而出,重振其民眾虔誠情操的偉大瑰寶」。教宗尤其在戈佐島的塔皮努聖母朝聖地舉行祈禱聚會時,感受到當地人的虔誠情操。

教宗說:「我在那裡感受到馬耳他人民跳躍的心,他們對其母親、聖母瑪利亞深信不疑。聖母始終引領我們回歸本質,回到為我們被釘十字架、死而復活的基督那裡,回到祂的慈愛內。聖母幫助我們從聖神那裡引火來重燃信德之火。聖神世世代代啟發人們喜樂地宣講福音,因為教會的喜樂在於福傳!」

教宗最後再次感謝馬耳他共和國總統、第一家庭,以及該國總理和民政當局的款待,並向各位主教、整個教會團體、志願者和所有以祈禱陪伴他此行的人表達感激之情。

此外,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再次以嚴厲的語氣談到在烏克蘭的「大屠殺」:「要讓這場戰爭結束,要讓武器消聲,要停止製造大量的死亡和毀滅!這是向上天發出的呼喊。」

教宗說:「最近關於烏克蘭戰爭的消息非但沒有帶來安慰和希望,反而證實新的暴行,如布恰大屠殺。殘暴越來越令人毛骨悚然,甚至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婦女和兒童下手。這些無辜受害者的血向上天呼喊哀求:請讓這場戰爭結束,請讓武器消聲,請讓這大量的死亡和毀滅停下吧!」

接著,教宗邀請在場的衆人為停止戰爭祈禱。靜默片刻之後,教宗起身展示一面烏克蘭國旗,上面印有一個十字架,圍繞著十字架寫的烏克蘭文字是紀念2014年烏克蘭廣場革命。教宗拿著這面旗幟說:「昨天,正是從布恰人們給我帶來這面旗幟。這是來自戰爭、來自那飽受折磨的城市的旗幟。」

隨後,一些烏克蘭兒童在父母的陪同下來到教宗的面前。其中最小的一個還在媽媽的懷中,最大的一位男孩拿著一幅圖畫,圖畫中有揮動的白手附在烏克蘭國旗上,一顆心靠近接納他們的意大利的國旗上方。最後,教宗提醒在場的衆人說:「讓我們向他們致意,並與他們一起祈禱。這些孩子不得不逃離家園,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這就是戰爭的後果,我們不要忘記他們,不要忘記烏克蘭人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覽詳情

烏克蘭資訊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