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會士朱育德神父細說瓜達盧佩聖母

網上圖片(真理電台):耶穌會士朱育德神父

撰文:耶穌會士朱育德神父

公曆2019年為我,主的卑微僕人,耶穌會神父朱育德,實為充滿主之恩典和美好回憶的一年。 在各種恩典中,對我這個89歲的高齡之人來說,還能遠涉萬里之行,飛越大西洋,圓了我親身去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朝聖之夢,這是天主借聖母媽媽的手恩賜我的最大恩典!到墨西哥瓜達盧佩朝聖,是我多年夢寐以求的夙願!雖然心裡很清楚,以我當年的處境和身體的狀況去墨西哥朝聖是一個不太切實的想法和奢望,但慈愛的天父為我做了在人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來安慰祂孩子日夜思念媽媽的心!

為我奇妙地安排了這次讓我永世難忘的朝聖之旅和在瓜達盧佩聖地與聖母媽媽相遇的驚喜和恩典。為了感謝讚美聖母媽媽,為了邀請和鼓勵主內的兄弟姐妹們與我一同敬愛聖母,藉此見證我在墨西哥瓜達盧佩聖地朝聖的喜樂與奇異恩典,來為慶賀瓜達盧佩聖母顯現490週年的盛典添上幾朵小玫瑰花。

2019年5月,我患中風已有(一年多了),雖然治療康復的還算不錯,但走路行動還是不太方便,只能勉強走上百十米。所以,為了這次朝聖,熱心的教友們只能全程為我配備了輪椅。我們的朝聖路線是:意大利的聖城羅馬- 亞西西- 佛羅倫薩- 威尼斯- 米蘭- 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聖地。整個朝聖途中,除了在飛機和大巴車上之外,我的有形護守天使金瑪竇弟兄和幾位熱心教友,輪流用輪椅一步步的推著我,直到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朝聖地。

5月20號,我們從上海啟程,飛行近13個小時,順利抵達聖城羅馬。在羅馬,我的耶穌會同會弟弟朱立德神父和我的哥哥朱建德,已經分別從台灣和美國舊金山提前趕到耶穌會總院等我,與我會合,準備陪伴我覲見聖父教宗方濟各。

5月22號,弟弟朱立德神父和我如期幸蒙與教宗方濟各共祭和接見。共祭彌撒後,聖父口親我手,安慰和鼓勵我勇敢地堅守我的牧職。那是如此激動人心的一刻,通過我的手,教宗親吻的是所有在中國大陸為主耶穌基督福音受苦和做見證的手……。覲見教宗和在羅馬朝聖的第二天,按照已定路線,我們朝聖團一行30多人,乘坐大巴車開往聖五傷方濟各和聖女佳辣的故鄉亞西西。

圖片:教宗方濟各親吻朱立德神父的手

亞西西這座美麗寧靜的小城是建在幾個山丘上的,如今依然到處散發著聖人聖德的迷人芬芳。 徒步穿越整個城市時,因為需要爬坡下坡,我很快發現推我輪椅的天使們臉上流淌著汗水,衣衫濕透,卻個個笑開了顏。 人生何嘗不是一次上坡下坡的朝聖之旅,有汗水有笑顏,有辛苦有安慰,有到達時的興奮也有離別時的留戀不捨,但心中的信念告訴我們必須往前走,因為我們的家還在前方。亞西西的聖人再次提醒我們,世界和教會需要和平與貧窮的精神,但更需要耶穌基督,因為祂才是真正的和平之王與和平的締造者,因著祂的貧窮,世人成為富有的。

圖片:意大利亞西西

離開亞西西,我們的朝聖大巴士,開往佛羅倫斯,這座在教會史上享有盛譽的鮮花之城,因為教會的數次大公會議都是在這裡召開的,她的美麗百花大教堂見證了佛羅倫薩信友對聖母的孝愛,當然也見證了15-16世紀意大利文藝的輝煌。

威尼斯,這座水上之城,讓我們每人體驗了數小時的「水上漂」仙境,但讓我感受最深的,還是她中心的那座宏偉壯觀的聖瑪爾谷大殿,在這裡虔供著聖史馬爾谷的聖遺骸。我們在聖人墓穴旁邊的側堂奉獻了感恩祭,祈求聖史馬爾谷幫助我們明了他筆傳給教會的天主聖言,在生活中忠實實踐天主聖言,勇於見證對天主子耶穌基督的信仰。

圖片:威尼斯聖瑪爾谷大殿

在意大利,迎接同時也是歡送我們的最後一個聖地是米蘭聖心主教座堂。 她是一座聞名世界的哥德式大教堂,規模僅次於梵蒂岡伯多祿大殿,整個教堂於1386年開工建造,到1965年才完工,歷時5個世紀。 我們能在這個神聖壯觀的大殿內舉行彌撒聖祭實在是一個很大的恩典。

圖片:米蘭聖心主教座堂

5月26日,清晨彌撒和早餐之後,我們的朝聖團分成兩隊,一隊從米蘭乘機飛回上海,結束了將近一周的意大利朝聖之旅,另一隊則繼續陪伴我,從米蘭飛往墨西哥城,飛越大西洋,開始我們一行七人的美洲墨西哥朝聖之旅。

5月27日,滿載聖父教宗的祝福和意大利聖人們的恩典,我們平安順利到達墨西哥城。 稍作休息,第二天,5月28日,我們就迫不及待地乘車趕往渴望已久的瓜達盧佩聖母聖地,媽媽住在這裡,我們終於到家了!

圖片:瓜達盧佩聖母聖地

由於聖母在世界不同地域中的施恩顯現,在教會內,天主之母瑪利亞於是有了許多不同的地域性的稱呼,如法國路德聖母,葡萄牙法蒂瑪聖母,中國佘山聖母等。 但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的稱呼成為我的最愛。 在我一生的歲月裡,聖母時刻陪伴和保護我:從家庭的兒時到入耶穌會修道的青年時,從漫長的牢獄中的中年到出獄後為教友們服務傳教時的中老年,直到今天,我每天每時都經驗到聖母媽媽的保守和照顧,包括我的衣食住行。我的聖召和我的司鐸生活都歸功於聖母的引導與垂愛,為了報答聖母的大恩,我渴望像她一樣愛她的聖子耶穌,每日祈禱忠於聖教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我在上海出生長大,也一直在上海工作,自然,佘山聖母一直是我祈禱和生命中最喜歡的親切稱呼。然而,一個偶然的歷史事件,影響了我對聖母媽媽的稱謂的個人喜好。從那個事件開始,瓜達盧佩聖母便成了我最喜愛的甜美稱呼。每每想到或聽到瓜達盧佩聖母的名字,我就由衷地覺得有力量,有喜樂,有希望。 雖說是個偶然事件,但在天主的上智安排中,沒有偶然事件,我認為那是天主給我,甚至給整個中國教會的一個記號。它似乎為我們指明了應該努力奮進的正確方向:依賴瓜達盧佩聖母,借她慈愛大能的手臂,為我們中華億兆人民打開迎接耶穌基督是主的信仰之門。

圖片:瓜達盧佩聖母

那個歷史事件的原委是這樣的:1900 年12月18日,到訪的墨西哥總統,作為國禮,送給了時任中國人民共和國主席兩幅瓜達盧佩聖母聖像,其中一張,保存在上海徐家匯主教座堂裡。這件事讓我記起,在1531年的冬天,瓜達盧佩聖母,藉著一個貧窮謙卑的印第安青年教友-胡安弟迭埃戈(Juan Diego Guahtlatoatzin),為整個墨西哥,開啟了基督信仰的大門。 為天主沒有不可能的事!

今天,天主派遣曾經在墨西哥大力施恩的聖母來到中國,來到上海,我相信這是天主給我們的一個記號:讓瓜達盧佩聖母打開中國信仰耶穌基督的大門。中國教友應該特別祈禱恭敬瓜達盧佩聖母。我認為這是天主讓我在上海,在中國,宣揚敬禮瓜達盧佩聖母的信號。從那時起,我心中逐漸地燃起了要到墨西哥瓜達盧佩朝拜聖母的熱願。雖然當時我根本沒有出國的希望,但我把這一隱藏在心底的渴望告訴了聖母,一切交託給她,如果是天主的聖意,為她沒有做不來的事。2019年5月28日,在我89歲的時候,還需要坐著輪椅被推著行走,我卻依然如奇蹟般地來到了瓜達盧佩聖母膝前。

這是我一生最遠的旅行朝聖,是我第一次來到,站在聖母曾經站在的地方。當我們的車接近瓜達盧佩時,透過車窗,從遠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宏偉的大教堂。這是一座壯觀的現代式圓形大教堂,建於1976年。 (由於地震造成的損壞,1706年建成的大教堂已經不被允許使用)。這座奉獻給聖母的大教堂最引人眼目的獨特地方,是它的蔚藍色的巨大圓形穹頂,從遠處觀望,它就像漂浮在空中的一位貴夫人身上穿的漂亮長裙,把整座大教堂和在裡面祈禱的信友掩蓋在她長衣的蔭蔽下。當朝聖者從遠處一步步走近這座聖母大教堂,抬頭仰視它的蔚藍穹頂時,就會油然而生一種能得到瓜達盧佩聖母保護的感覺。穹頂的頂端設有一頂皇冠,皇冠之上矗立著一尊十字架,就像主耶穌基督,天地的君王,正在為自己的母后加冕。

我在教友們的幫助下,下了車,又把我扶上輪椅,一直推進大教堂,裡面正在舉行彌撒聖祭,有許多青年教友參與彌撒,我們只好在人群後面靜靜地祈禱,感謝聖母。這裡全天每個小時都有彌撒在舉行。教堂的內部空間寬闊的驚人,也非常敞亮,一次能容納兩萬教友參與彌撒不成問題。此時,雖然我們不能靠近中央祭台,但從後面還是能一眼看到,祭台後面牆壁上有一副瓜達盧佩聖母像。在1531年12月,聖母以奇蹟的方式,借胡安弟的手,把自己的肖像畫展示給時任墨西哥城的主教蘇馬拉加(Juan de Zumarraga)時的原版像,就供奉保存在這個大教堂的中心祭台的背後牆壁的後面。 這幅經歷近500年曆史的天賜聖母畫像至今完好無損,二十一世紀的科學家們依然不能解釋其中的奧秘,而教會相信這幅非人手完成的畫像本身就是天主顯示給人的一個奇蹟,它邀請世人投奔聖母的懷抱和庇護,效法她做耶穌基督的忠實門徒。

圖片:瓜達盧佩聖母像

5月28日當天,由於做彌撒的時間已經排滿,因為我們沒能提前預定彌撒時間,聖地接待處秘書只能為我們安排在瓜達盧佩聖母大教堂主祭台對面的配堂小祭台上舉行感恩彌撒,但在這座小祭台上舉行彌撒時,站在主祭司鐸對面的教友,在彌撒中,卻能直面供奉在正對面的瓜達盧佩聖母的原像。弟弟朱立德神父讓我主祭彌撒。除了感謝聖母賜我們這次朝聖的大恩,這台彌撒聖祭是為整個中國教會奉獻的,因為我相信天主賜我來墨西哥瓜達盧佩朝聖是帶有重要使命的:我要懇求瓜達盧佩聖母為我們中國敞開信仰耶穌基督的大門。

從1531年瓜達盧佩聖母顯現,不到7年的時間內,800萬以上的印第安人歸信了天主聖教。490後,同一瓜達盧佩聖母同樣有能力做類似的事情,就看我們是否能有聖胡安第迭埃戈和當時墨西哥教會信徒們的信德和順服。 彌撒後,我們排隊到瓜達盧佩聖母原像前瞻仰聖母和祈禱,因為人多,教友不允許在此停留,只能站在一直循環移動的傳送帶上從聖母像前經過一兩分鐘。為了能和瓜達盧佩聖母多呆一會兒,我的聰明有形護守天使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反复排隊,重新登上傳送帶在瓜達盧佩聖母原像前多經過幾次,這樣有更多和聖母當面說話的時間;真是辛苦了他們。傍晚,我們又回到墨西哥城下榻的酒店休息,但我們的心和思想還留在瓜達盧佩聖母大教堂裡。

第二天,5月29日上午,我們又興奮地乘車返回瓜達盧佩聖母朝聖地。 這是一個讓我一生難忘的日子。 按照提前約定的時間,在上午11時,我們和一位墨西哥樞機,在聖母大教堂中心大祭台上,共祭彌撒。彌撒後,我們每位共祭的神父領受了一枝白色的鮮美玫瑰花,按照瓜達盧佩聖地的傳統,這朵鮮豔的白玫瑰花代表聖母親手賜給每位來瓜達盧佩聖地做彌撒的司鐸的禮物,就像在1531年寒冷的冬天,聖母賜給聖胡安第鮮活的玫瑰花一樣。

彌撒後,我們簡單吃過午餐,繼續我們的朝聖,聖地接待處秘書,一邊用英文給我們講解聖母顯現的經過和瓜達盧佩聖地的事蹟,一邊帶我們來到當年聖母與聖胡安第迭埃戈說話的地方。這裡也建成了一座小教堂,小教堂正門的前右邊,埋葬著聖胡安第和主教蘇馬拉加的遺體。在小聖堂內,我要求下輪椅,讓兩個教友攙扶著我跪倒在聖母與聖胡安第談話的地方祈禱,大約默默祈禱了十來分鐘,我毫不吃力地自己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旁的教友們驚得目瞪口呆,「神父自己能走路了,瓜達盧佩聖母媽媽治癒了我們的阿公」,(阿公是上海教友對神父的稱呼),站在一旁的許瑪利亞姊妹不由自主地驚呼起來。我感覺真的痊癒了,全身有一股力量,甚至能輕盈的跳起來。

當時,有點兒不敢相信自己,但我確實自己能走路了,還能輕盈的跳起了。接下來,我竟能自己爬上聖地一側的一座兩三百米高的小山丘,在山丘頂端建有一座小聖堂,這裡是聖胡安第,依照聖母的要求,採摘玫瑰花的地方。來時,我是坐在輪椅上被教友一路推著走,現在我自己能徒步上山下山了,這是瓜達盧佩聖母賜給我的何等大恩典。這時,我記起了耶穌曾經對被人用床抬到祂跟前的攤子說的話:祂對那癱瘓的人說: 「我吩咐你:起來! 拿起你的小床,回家去吧!」 那人立刻在他們面前站起來,一路讚美著天主,回家去了。大家震驚不已,且光榮讚美天主,滿懷對天主的敬畏,說: 「今天,我們看見了奇事」(路 5,24b-26)。

現在我不需要再坐在輪椅上被推回家,聖母讓我在人前重新站了起來,讓我一路讚美著天主回家,站立著繼續執行聖教會交託給我的使命。 天主借聖母的手對我施予的這一奇恩,可能只是暫時的,但很明顯這是用它來肯定和鼓勵我和中國教友們敬禮信靠瓜達盧佩聖母的信念是正確的:瓜達盧佩聖母願意幫助中國打開信仰耶穌基督的大門!不管這扇大門看似被關的如何牢不可破。因為聖母相信:「在天主前沒有不能的事」(路 1,37)。

瓜達盧佩聖母請賜我們妳「fiat —爾旨承行」的雙倍精神。

朱育德神父 (副主教),2021,12月10日於上海

教宗:仰望聖母,把我們的生命化為禮物

教會於12月12日慶祝拉丁美洲主保瓜達盧佩聖母瞻禮,以紀念童貞聖母瑪利亞於1531年12月9日至12日顯現給印地安人胡安‧迭戈(Juan Diego)的事跡。在慶祝瓜達盧佩聖母加冕125週年的機會上,教宗方濟各於12月12日上午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主持彌撒聖祭。教宗指出,仰望聖母的肖像,我們可以清楚看見三個事實,即:豐沛、讚美和禮物。

豐沛

教宗首先解釋道,天主始終沛降恩典,祂的賞賜豐沛至極。天主不會去計算份量,卻賜下豐厚的恩典。天主的「限度」就是慷慨大方,祂無法不豐富地給出去。

讚美

其次,聖母瑪利亞與聖婦依撒伯爾的相聚等同於讚美。教宗指出,讚美的意義是「口出善言」。天主的風格向來是說好話,因此說壞話是魔鬼、是敵人的作風。那是心胸狹隘的作態,不能全然奉獻自己。

禮物

再者,天主的恩典如同一份祝福賜予了我們。這是天主送給我們的禮物,祂渴望在整個啟示的過程中不斷激發人說出:「妳在婦女中受讚頌,因為妳帶給了我們受祝福的那位。」

教宗最後勉勵眾人默觀聖母的肖像,祈求天主恩賜我們上主的這種風格:豐富地給予,口出善言,絕不說壞話,並且把我們的生命化為一份禮物。

適逢瓜達盧佩聖母加冕125週年,宗座聖赦院在教宗方濟各的委託下頒布法令,讓世界各地在家裡慶祝瓜達盧佩聖母瞻禮的信友都有機會領受全大赦。由於當前新冠疫情的緣故,為了避免墨西哥瓜達盧佩聖母大殿像往年一樣人潮擁擠,這座聖殿現在暫時關閉,直到12月13日為止。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聖母瑪利亞的特質是女性、母親、混血兒

教宗方濟各自就任以來,在瓜達盧佩聖母慶日親自主持彌撒已成為慣例。2019年12月12日下午,在羅馬的拉丁美洲團體的許多信衆也一如往常地參加了教宗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的彌撒聖祭。

教宗在脫稿的講道中深刻地反思了聖母瑪利亞的三個特質:女性、母親和混血兒。

聖母瑪利亞是「女性」

對於第一個特質,教宗解釋到,瑪利亞是最傑出的女性,因為她是她聖子的門徒。教宗說:「雖然各個時代的基督徒給瑪利亞冠以許多榮銜來尊敬她,但卻沒有提到她作為女性門徒這一點。瑪利亞對她的導師、她的兒子、唯一的救贖者謙卑而忠信。」

聖母瑪利亞是「母親」

教宗接著反思作為母親的瑪利亞從未向她的兒子索取任何的東西,她從未以共同救贖者自居。教宗解釋說:「她是我們的母親,衆人的母親和我們心靈的母親。她不僅是教會的母親,也是教會的圖像。因此,少了這一層女性的幅度,我們無法想像教會的模樣,這對於理解婦女在教會中的角色至關重要,僅從職能了解婦女的角色是不完整的。」

聖母瑪利亞是「混血兒」

教宗繼續解釋道:「我們的母親瑪利亞不單以混血女性的模樣”顯現給胡安·迭戈,她也讓其他的子民看到這面容。她成為混血兒以表明她是所有人的母親。瑪利亞以慈母溫柔的情懷與我們每一位交談,就如同當年與胡安·迭戈講話一樣。教宗最後總結道,瑪利亞以一個混血女性的形象顯示給人類,為的是讓我們明白她的聖子也是混血兒,意即:祂是真天主也是真人。」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主持瓜達盧佩聖母慶日彌撒

2016年12月12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彌撒,紀念全美洲和菲律賓的主保瓜達盧佩聖母。許多樞機、主教、會士、聖座部門的成員,以及眾多移居羅馬的拉丁美洲和菲律賓信友參加了彌撒。教宗表示,在一個誇耀自己科技進步卻忽視弱勢群體的社會,瑪利亞的信德是一束光明,指引我們堅定信仰,樂於助人,陪伴那些受排斥和被遺棄的弟兄姐妹。

納瓦特爾語、克丘亞語和瓜拉尼語等不同印第安方言演唱的歌曲,以及聖伯多祿大殿內所有把瓜達盧佩聖母奉為本國主保的各國國旗,為當天的彌撒渲染了喜悅的氣氛。這是教宗方濟各第三次在聖伯多祿大殿舉行瓜達盧佩聖母瞻禮慶祝活動。

當天禮儀選讀的福音記述了聖母往見依撒伯爾的事跡(路1:39-48)。依撒伯爾向瑪利亞高聲喊說:「那信了由上主傳於她的話必要完成的,是有福的」(45節)。

教宗解釋道:「瑪利亞的信德照亮了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社會常常把許多人排斥在外,尤其是那些難以獲得生存所需的人。這樣的社會喜歡誇耀自己的科學和技術進步,然而面對無數在行程中掉隊和被少數人的盲目傲慢所排斥的人,卻視而不見、無動於衷。」

我們的社會建立的文化使得許多人失望和焦慮。

教宗感歎道:「我們似乎已經對不信任的社會習以為常。」

教宗進而例舉了一系列現實世界的苦難,例如:兒童沿街乞討,夜宿火車站和地鐵站,被迫打黑工,或者在十字路口幫人擦汽車玻璃而討一塊硬幣。

「許多孩子成了死亡商販的受害者,老年人生活在悲涼的孤獨之中,女性遭受不同形式的暴力,有些甚至從青少年開始。這些境況會使我們懷疑自己的信德。面對這些處境,我們都應該像依撒伯爾那樣說:『那相信的人是有福的』,應該學習我們的聖母瑪利亞所具有的那種堅定而樂於助人的信德。我們舉行聖母瑪利亞慶祝活動,首先要回想自己的母親,記住我們不是且永遠不是一個孤兒民族。我們擁有一位母親!哪裡有母親,哪裡就有家和家的味道。在有母親的地方,兄弟姐妹即使吵得再凶,合一的情感永遠能獲得勝利。」

教宗繼續說:「瑪利亞是第一位門徒和使徒,她走出家門,去照顧和陪伴她的表姐依撒伯爾。同樣地,她於1531年在墨西哥特佩亞克山顯現給胡安·迭戈,陪伴這個處於妊娠陣痛中的民族,做了該民族和我們各民族的母親。」

教宗勉勵我們學習聖母瑪利亞的信德,因為瑪利亞是使徒的聖像,她懂得在不同階段陪伴我們的信德。她的臨在促使我們走向修和,賜予我們在拉丁美洲這片福地上和睦相處的能力,擁抱生命,拒絕任何形式對民族或個人的冷漠、排斥和遺棄。

最後,教宗說:「我們不要害怕走出去,以她的目光注視他人。這樣的目光可以使我們成為弟兄姐妹。這是有可能實現的,因為我們都處在母親的懷抱之中。」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瓜達盧佩聖母瞻禮快樂!

1212

12月12日是瓜達盧佩聖母瞻禮日(The Feast of Our Lady of Guadalupe)。 [Read more…]

帕羅林樞機: 移民是受苦基督的面容

0716

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訪問墨西哥期間,於7月15日在瓜達盧佩聖母朝聖地主持彌撒聖祭。他在彌撒講道中指出,「移民在我們的時代往往是受苦基督的面容」。帕羅林樞機訪問墨西哥,是為了參加關於移民問題的研討會。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 在靜默中警醒聆聽天主

1212 blog

祝大家瓜達盧佩聖母瞻禮快樂!

12月12日(瓜達盧佩聖母瞻禮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講道中說,在我們為聖誕節做準備時,一點點的靜默對我們是有益處的,讓我們在靜默中聆聽天主,祂以父母親的溫柔向我們說話。

當天的讀經一取自依撒意亞先知書,教宗在講道中不僅強調了「上主說了什麼」,更強調了「上主如何說」。天主向我們說話,就如父母親向自己的孩子說話那​​樣。 [Read more…]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