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六部分)

10113 blog

182年後的首位會士教宗

教宗方濟各是本篤會士額我略十六世於182年前的1831年當選後,首位出自修會的教宗。因此我問他:

「今天男女修會會士在教會中的獨特地位是什麼?」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五部分)

10081 blog

年輕教會和古老教會

我繼續關於教會的主題,以不久前的普世青年節為依據問教宗:「這項重大盛事令人更加關注青年人,同時也關注新近建立的教會,她們是『精神肺葉』。這些教會能給普世教會帶來什麼樣的希望呢?」

教宗:「年輕教會發揚了信仰、文化和成長中生命的精華,與較古老教會所發展出的不同。在我看來,古老教會和年輕教會之間的關係就好似社會上青年人與老年人的關係:他們一起建設未來,青年人用氣力,老年人用智慧。當然,風險總是有的:年輕教會容易自以為是,古老教會則願意將自己的文化模式強加給年輕教會。但是,我們需要一起建設未來。」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 (第三部分)

0930 blog

論耶穌會

可見,教宗的靈修支柱是分辨。他的耶穌會士身份以獨特的方式在這方面表達出來。為此,我問他耶穌會如何能為今日教會提供服務,耶穌會的特色是什麼,以及可能冒的風險。 「耶穌會是個處在張力中的團體,它總是徹頭徹尾地處在張力中。耶穌會士是沒有自己的中心的人,耶穌會本身就沒有自己的中心:它的中心是基督和祂的教會。因此,耶穌會若將基督和教會置於中心,它就能為自己生活在邊緣地區找到平衡的兩個基本參照點。相反地,若過於注意自己,將自己當作牢不可破、裝備完好的結構置於中心,那麼就會有感到自信和自滿的危險了。耶穌會必須始終將’Deus semper maior’(天主永遠更大),將尋求天主的光榮作為最重要的事,將吾主基督的真淨配教會和博得我們愛戴的基督君王放在眼前,即使我們是不中用的瓦器,也要將整個人和全部勞苦奉獻給基督。這種張力不斷地將我們從自我提出來。令沒有自己的中心的耶穌會確實強健的,幫助修會更有成效地履行使命的,正是猶如父子和兄弟情誼般的’訴心’這一管道。」… …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二部分)

0926 blog

「為何做耶穌會士?」

我(安東尼奧•斯帕達羅 Antonio Spadaro 神父)明白教宗方濟各接受當選的這句答話為他也是一張身份證。沒有別的需要補充了,我繼續問他我已選好的第一個問題:「聖父,是什麼促使您選擇加入耶穌會?耶穌會的哪些方面打動了您?」…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