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主持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彌撒:天主要求我們做真先知、締造合一

CNS photo/Paul Haring

羅馬時間2020年6月29日上午9時30分,教宗方濟各於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主持大禮彌撒。雖然參禮信友人數不多,但羅馬教區的信友得以與他們的主教共慶這座城市的主保瞻禮日。

CNS photo/Paul Haring

在禮儀開始之初,教宗降福了羊毛肩帶;這些羊毛肩帶是要給樞機團團長雷樞機,以及過去一年內任命的教省總主教,以示羊群與牧者之間的合一。隨後,樞機團團長雷(Giovanni Battista Re)樞機向教宗致詞,感謝教宗在防疫封城的艱難時刻以各種方式關懷基督徒團體,尤其是每天通過聖瑪爾大之家清晨彌撒的電視和網絡直播,關心所有的人,包括非信友和冷淡教友。雷樞機也感謝教宗藉由種種愛德舉措來支持失業者等群體。

圖片:Vatican Media

合一與先知之恩是教宗方濟各當天彌撒講道的重點。

教宗強調了聖伯多祿與聖保祿之間的差異:「前者是一名簡樸的漁夫,後者是受過教育的法利塞人。但是,他們之間不乏精彩的討論,兩人彼此視為兄弟、親如一家人。在這種團結的家庭裡,家人經常互相討論,而且總是彼此相愛。」

合一

「耶穌並未吩咐我們互相取悅,卻叮囑我們彼此相愛。祂使我們相結合,卻不要我們變得一模一樣。祂使我們在差異中相結合。那麼,合一從何而來?答案在當天的讀經一中呼之欲出:教會深受迫害的時刻,基督徒團體熱切祈禱。祈禱能確保合一,因為它讓聖神介入其中,拉近距離。」

教宗說:「團體彷彿群龍無首,人人自危。但在這悲慘時刻,沒有人逃走,沒有人想著保全自己,沒有人拋棄別人,而是所有的人同心祈禱,從祈禱中汲取勇氣。勝過各種危險的合一在祈禱時油然而生。」

「首個基督徒團體具備另一個重要元素:他們當中沒有人抱怨災難,沒有人辱罵黑落德;而我們卻習慣於辱罵相關負責人員。」教宗指出:「對基督徒而言,抱怨無濟於事,只是浪費時間。埋怨並不改變任何事。我們要記得,抱怨是向聖神關上第二扇門。」

此前,教宗曾在聖神降臨節大禮彌撒中闡述了向聖神關閉的三扇門,分別是:自戀心態、氣餒和悲觀主義。在慶祝羅馬主保瞻禮的感恩祭中,教宗再次解釋說:「自戀心態令你顧影自憐,持續凝視自己;氣餒使你抱怨;悲觀主義叫人陷入黑暗。這三種態度關閉了通往聖神的門。首批基督徒並未歸咎於他人,卻是祈禱。在那個團體裡,沒有人說:『要是伯多祿再小心謹慎一些,我們就不會陷入這種處境。』在人性的角度上,伯多祿有不少可批評之處,但是沒有人批評他,沒有人說他壞話。他們並非詆毀他,卻是為他祈禱。而我們今天可以自問:『我們是否以祈禱守護我們的合一、我們在教會內的合一?我們是否彼此代禱?』」

教宗問道:「倘若人們多祈禱、少抱怨,會發生什麼事呢?」

教宗答道:「會發生像伯多祿在監獄裡那樣的事:牢門敞開、手銬腳鐐斷裂。」

為此,教宗邀請眾人向上主祈求恩寵,好能懂得彼此代禱。「天主等著我們在祈禱時想到,別人跟我們的想法不同、有人向我們關閉大門,以及我們難以寬恕某些人。唯有祈禱能解開鎖鏈,唯有祈禱能鋪平通往合一的道路。」

關於合一,教宗也提到,在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當天,他降福羊毛肩帶,那是信友與他們牧者之間合一的象徵物。另外,教宗也以獨特的方式與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相結合。聖伯多祿與聖安德肋本來就是親兄弟,教宗身為伯多祿繼承人,與安德肋的傳人、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攜手同行,邁向上主盼望的圓滿合一。

教宗說:「由於新冠疫情的緣故,今年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代表團不克前來羅馬,但是我下樓敬禮伯多祿的聖髑時,心中感受到我親愛的弟兄巴爾多祿茂就在我身旁。他們在這裡與我同在。」

先知之恩

當天彌撒講道的第二個關鍵詞是先知之恩。

教宗指出:「耶穌激勵兩位宗徒,要求他們作出跟隨祂的個人抉擇。祂對伯多祿說:『你說我是誰?』至於保祿,上主使他內心激動,那激動之情大過於在大馬士革路上摔倒在地,因為上主打破了他自以為虔誠行善的信念。」

教宗闡述說:「當我們接受天主的激勵時,先知之恩遂由此而生。先知之恩並不萌生於我們心如止水、掌控一切的時刻,並不誕生於自己的想法、封閉的心靈。相反地,福音一旦推翻種種確信,先知之恩便會一湧而出。唯有向天主的驚喜開放的人,才能成為先知。」

教宗表示:「反觀今日,當代也需要先知之恩,而非嘮叨多話。我們需要見證出福音勸諭是可行的。我們不需要奇跡般的事件,卻需要以生命彰顯天主愛的奇跡。無須倚仗權勢,卻要言行合一;無須多言,卻要祈禱。重點不在於宣報,而在於服務。你希望教會充滿先知之恩嗎?那就從默默服務開始做起。無須搬出理論,卻要作出見證。我們無須成為富翁,卻要關愛窮人;無須為自己發財,卻要為他人付出;無須贊同世人,卻要與人人和睦共處。若不做到這一切,就稱不上是先知之恩。我們要滿心喜樂期盼未來的世界,卻不需要一堆牧靈計劃。這些計劃看似有效,但我們需要的是能獻出生命的牧者、熱愛天主的牧者。」

「聖伯多祿和聖保祿正是為宣講耶穌、不惜獻出生命的典範。此乃改變歷史的先知之恩。每個信友都蒙召成為建設教會及更新人類的活石。」

教宗最後總結道:「總是有人摧毀合一,有人撲滅先知之恩。但是上主相信我們,並對你說:『你是否渴望締造合一?你是否渴望預言我的天國臨於世間?』弟兄姊妹們,讓我們接受耶穌的激勵,找到對祂說『是,我願意』的勇氣。」

其後教宗方濟各於在三鐘經祈禱活動中反省了聖伯多祿的生平。當天彌撒的讀經一記載,天使釋放了坐監的伯多祿(參閱:宗十二1-11);然而,伯多祿日後卻在羅馬下獄並殉道。教宗比較了伯多祿生命中的這兩大事件,問道:「伯多祿怎麼會先是免於磨難,之後身受極刑呢?」

教宗闡明:「上主賜給聖伯多祿許多恩寵,救他免於兇惡;而上主也同樣善待我們。即使我們經常只在有需要的時刻尋求天主,但是天主看得更遠,並邀請我們走得更遠,不只尋求祂的恩典,更要尋求祂;不只把問題,更要把生命託付給祂。」

「如此一來,天主終能賜給我們最大的恩寵,即賜予生命,因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莫過於把生命化為禮物。天主渴望我們在付出中成長;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長大成熟。」

回到聖伯多祿的榜樣,教宗表示:「這位宗徒成了英雄,並不因為他逃離了牢獄之災,而是因為他在此獻出生命。聖伯多祿把刑場變成充滿希望的美麗場所。因此,我們不只要祈求天主賜予當下所需的恩寵,更要懇請祂廣施生命之恩。」

「在當天的福音中,耶穌詢問眾門徒:『你們說我是誰?』聖伯多祿的回答成了他生命的轉捩點。他答說:『祢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於是,耶穌說:『約納的兒子西滿,你是有福的。』(參閱:瑪十六13-19)」

教宗解釋道:「耶穌所說的『有福』,指的是『幸福快樂』。耶穌之所以說伯多祿有福,是因為伯多祿宣認了耶穌是永生天主。由此可知,幸福快樂的生活,秘訣在於承認耶穌是永生天主。從此以後,西滿改名為伯多祿,意即『磐石』,因為耶穌對他說:『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這並非由於伯多祿堅定可靠,而是因為耶穌本身是塊基石,而倚靠著耶穌這塊基石,西滿成了磐石。」

教宗強調:「知道耶穌在歷史中有多偉大,或者欣賞祂的所言所行,並不這麼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耶穌在我生命中的位置。」關於這點,教宗鼓勵我們自問:「我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我只想到當下的需求,或者我相信我真正需要的是耶穌?我如何營造生活,以我自己的能力為基礎,還是以永生天主為基石?」

教宗最後呼求聖母瑪利亞、這位把一切託付於天主的母親。願聖母助佑我們每天以天主為生活核心。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2月22日-建立聖伯多祿宗座慶日

一、歷史源流

「建立聖伯鐸宗座」的慶節歷史相當複雜,近代的研究才使人較清楚此慶節的源始與意義。此紀念日早於第四世紀中葉就已存在,可能源自古代羅馬一種追念亡者的禮俗。每年年終時(年初為三月一日),自二月十三日到二月二十二日為已亡親友舉行紀念禮;行禮時,空置一個座位,表示為某固定亡者保留。由於聖伯鐸殉道的實際日期並不為羅馬教友確知,因而定在二月二十二日,以追念他的逝世日。紀念禮時,也為他保留一個空座位(Cathedra)。以後,教友團體才把此座位解釋為:主教在教導教友時所坐的座位,並且把此慶節視為紀念伯鐸就職管理羅馬教會的日子。

古代時,高盧地區於一月十八日紀念伯鐸首席特權(見以上所述),羅馬教會以後也接納了此慶節,並在第七世紀時,視此日為伯鐸在羅馬建立宗座日,而二月二十二日則為伯鐸在安提約基(Antioch)建立宗座日。據歷史考證,伯鐸曾於安提約基居住七年之久。最初這兩慶節只是地方性的,直到一五五八年時,教宗保祿四世才把此兩日定為普世教會應遵行的慶節。1960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時修訂禮規,刪除了一月十八日的,而只保留了二月二十二日的慶節。所修訂的禮儀年曆也予以保留,稱之為「聖伯鐸建立宗座」,定為慶日。

此慶節的主要目的在尊敬伯鐸的宗座權威,強調他在教會中的地位職責,一如在本日彌撒經文中所表達的:「主對伯鐸說:『我已經為你祈禱,使你不致失去信德,等你回頭以後,要堅強你弟兄們的信心』。」

二、聖伯鐸宗徒介紹

伯鐸是耶穌十二位宗徒中最重要的一位,是宗徒之長,教會的最高首領。他原名西滿,是貝特塞達人,與兄長安德肋以捕魚為生。福音及宗徒大事錄中關於伯多祿生平的記載達一百六十一次之多,遠超過其他宗徒。耶穌第一次見伯多祿時,就給了他一個外號—「刻法」(磐石)(若1:42),從最初就同若望及雅各伯成了耶穌三位愛徒中的一位,成了耶穌的全能、光榮及受辱的見證人。

伯多祿生平最大的轉機應是在耶穌由伯多祿的船上向群眾講完道理之後,叫他下網捕魚。伯多祿雖已徒勞無獲地工作了一整夜,仍照耶穌所說,投網下海,那知竟捕得滿網大魚,不得不招呼捕魚的同伴,載伯德的兩個兒子,雅各伯和若望前來幫忙。伯多祿見此奇跡,驚慌失措地跪下說:「主,請你離開我,因為我是罪人。」耶穌卻對他說:「不要害怕,從今以後,你要作捕人的漁夫。」果然,伯多祿捨棄了一切,跟隨了耶穌(路5:4-11)。

百姓和門徒在聽到耶穌講論聖體的道理後,心中不服,滿口怨言,各自東走西散,離耶穌而去。此時耶穌問宗徒們:「難道你們也願意走嗎?」伯多祿挺身而出,代言答道:「主!惟有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我們相信而且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若6:60-69)之後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伯多祿代表其他門徒承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子」(瑪16:16,19)。耶穌見時機成熟,遂鄭重地將教會首長的權位預許給他:「約納的兒子西滿……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間決不能戰勝她。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束縛;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瑪16:17-19)

伯多祿在耶穌受難時曾三次背主,因此當耶穌復活後,第一個獲得顯現的宗徒就是伯多祿(路24:34),聽耶穌的指示,帶領其他宗徒回加里肋亞,重做漁夫。有一天,天色仍在朦朧之際,耶穌站在加里肋亞湖邊。若望立即認出耶穌,伯多祿滿腔熱火,迫不急待地跳下水去,游至岸上問候耶穌。就在這天早上,耶穌三次問伯多祿「愛不愛我」,伯多祿鑒於以往背主的愧疚,心中早已有所警惕,謙虛地回答:「主,是的,禰知道我愛禰。」耶穌見伯多祿的心理狀態已做好準備,於是將之前預許給祂的教會中最高的職權,正式委託給他。

伯多祿大約在64-67年,尼祿執政迫害教會時,倒懸十字架而死。教友解下他的遺體後,葬於現今的梵蒂岡丘嶺上,亦即現伯多祿大殿座落的地方。

三、教宗的職務與世界的關係

伯多祿是教會第一任教宗,這項傳統在天主公教內延續至今。教宗也身兼羅馬主教。1995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即於羅馬聖伯多祿大殿,發布《願他們合而為一》通諭,文中論及羅馬主教身負合一之職,雖經歷個人的軟弱與無助,然在這個職位上,他完全服務天主充慈悲的計劃,要把陷於罪惡與邪惡中的世界,在天主的慈悲中,轉化人心趨向合一,使人人進入祂的共融中。

這種合一的服務是根植於天主慈悲的行動上,在世界主教團裡,託付給了他們當中的一位。這一位從聖神手中接受這項任務,不是在人之上行使任務,如同外邦人的統治者和他們的大人物所做的一樣,而是帶領他們到寧靜的牧場上。教宗的職務是天主眾僕之僕,猶如主耶穌,教會的元首親自說:「我在你們中間,像似一個服務人的。」(路22:27),祂也曾說:「你們知道:在外邦人中,有尊為首領的主宰他們,有大臣管轄他們;但你們中間卻不可這樣:誰若願意在你們中間成為大的,就當作你們的僕役;誰若願意在你們中間為首,就當作眾人的奴僕,因為人子來不是來受服事,而是來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性命,為大眾作贖價。」(谷10:42-45)

聖奧斯曾指出基督就是唯一的牧人,在祂的至一中眾人合而為一。他繼續熱心勸說:「因此,願所有的牧人在至一的善牧中合而為一;願他們讓唯一牧人的聲音能被聽到;願群羊聽到這個聲音而跟隨他們的牧人,不是這個牧人或是那個牧人,而是唯一的牧人;在祂內,願眾人只聽到祂唯一的聲音,而不是嘮嘮叨叨的雜音……願羊群所聽到的聲音是免於所有分裂,從所有異端中得到淨化的聲音。」

羅馬主教在所有牧人團中的使命,正在於看顧(Episkopeina),如同一個哨兵,因此,藉著牧人們的努力,基督牧人的真實的聲音,可以在所有的個別教會中被聽到。以這個方式,在每一個託付給些牧人的個別教會中,這至一、至聖、至公和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就呈現出來了。所有的教會都在完全和可見的共融之中,因為所有的牧人都與伯多祿共融,而因此也都聯合在基督內。

如果沒有權力和權威,這樣的一種職務將成為虛幻不實。因此,羅馬主教(亦是教宗)必須以權力和權威,來保證所有教會的共融。為這個理由,他是合一的首要僕人。這一項首席權行使在不同的層面上,包括注意聖言的傳承、禮儀和聖事的舉行、教會的使命、風紀,和基督徒的生活。伯多祿繼承人的職責,就是要喚起注意教會公益的需求,是否有人企圖為個人的利益而忽視它。他有義務勸誡、警告,有時候,當某些與信仰合一互不相容的見解四處流傳時,他也要宣布、澄清。當環?需要時,他就以全體與他共融的牧人的名義說話。他也能在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所清楚訂下的明確條件下以宗座名義(EX Cathedral)宣布某些教義是屬於信仰的寶庫。以此對真理的見證,聖伯鐸的繼承人為合一服務。

來源:我靈讚頌主

教會透視:聖伯多祿廣場上的聖誕馬槽

最新內容:
-教宗主持彌撒慶祝80大壽
-中國陝西周至教區東會堂區隆重舉行天主堂落成典禮
-中國河北一座教堂失火燒毀
-山東周村教區博興堂區西高教會以愛的服務獻禮聖誕
-杭州教友開展愛心捐售活動
-台灣舉辦教宗方濟各「80歲生日音樂會」
-聖伯多祿廣場上的聖誕樹和聖誕馬槽正式揭幕

教宗主持封聖禮: 新聖人教導我們事奉天主和他人

1123

教宗方濟各于上個主日11月23日基督普世君王節,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大禮彌撒,將6位真福冊封為聖人。新聖人中,有4位意大利人:若望·安東尼奧·法裡納(Giovanni Antonio Farina)、盧多維科·達卡索利亞(Ludovico da Casoria)、尼古拉·達隆戈巴爾迪(Nicola da Longobardi)、阿馬托·龍科尼(Amato Ronconi)以及兩位印度人:聖家會的庫利亞克斯•埃利亞斯•查瓦拉(Kuriakose Elias Chavara)神父和聖心會的埃烏夫拉西亞•埃魯瓦辛加爾(Eufrasia Eluvathingal)修女。 大約5萬信友參加了封聖禮。 [Read more…]

教宗公開接見: 應在每日事務上邁向成聖

1119

11月19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公開接見活動,數以千計的朝聖信友前來會晤教宗。教宗的要理講授繼續以教會為主題,這一天他論及「教會–普遍成聖的聖召」。教宗強調,成聖是人人都能走的路。無論在任何地方,任何生活處境,只要為愛他人作出微小舉動,就能成聖。11月21日將是「聖母奉獻日」,教宗要求信友們以祈禱支援隱修院修女們的奉獻生活。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 復活不是一種觀念 , 而是信德的根基

11032

11月3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主持追思已亡彌撒,追念過去一年當中去世的樞機和主教們。他引述聖​​馬爾谷福音,強調我們基督徒都受邀來到耶穌的空墓前尋找答案,觸摸信德的「磐石」。這些去世的神長們,每一位都受到天父愛和仁慈的注視。 [Read more…]

教宗公開接見活動中講授真福八端及為中國雲南的地震災民祈禱

08061

8月6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主持了今年7月份假期後的第一場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他在要理講授中談到耶穌的山中聖訓,勉勵我們以《瑪竇福音》第5章和第25章反省自己的基督徒生活。公開接見結束時,教宗又再度邀請眾人為中東和平祈禱。 [Read more…]

教宗接見德語輔祭員: 善用自由, 見證基督

0806

8月5日傍晚,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接見了5萬多名操德語的輔祭員,與他們一起誦念晚禱。這些輔祭員近幾天在羅馬朝聖,他們的最大願望就是與教宗方濟各相會。

教宗在晚禱中作了簡短講道,重點談到輔祭員們這次朝聖之旅的格言「放心!許可行善」。他說:「上主願意人自由,感到自己如同一位慈父的子女,常受到保護。為實現這個計劃,天主只需要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將聖子帶給世界的母親。這女人就是童貞瑪利亞。聖母瑪利亞是徹底自由的人,她在自由中承行了天主的旨意。她始終行善,服事天主和眾人。我們若想知道天主對祂的子女有何期待,就該效法聖母瑪利亞。」

教宗結束講道後,又回答輔祭員們提出的幾個問題: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 向剝削人的經濟制度說不

0706

7月6日(主日),教宗方濟各於帶領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信友們誦念三鐘經。在念經祈禱前的簡短講話中,教宗譴責「剝削人的經濟制度」帶給人沉重不堪的「軛」,強調基督徒蒙召隨時隨地接近有需要的弟兄,克勝冷漠的邏輯。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 跟隨我,不在次要事物上停留!

0701

6月29日(聖伯多祿及聖保祿宗徒瞻禮),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隆重感恩祭。彌撒中,他為24位新的教省總主教授予象徵善牧的白羊毛肩帶。 3位新教省總主教未能前來羅馬參加慶典,他們將在自己的教省總主教區領受白羊毛肩帶。 [Read more…]